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狼的诱惑可爱淘红线九把刀就是你了,驸马安琪无敌勇士司马紫烟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都市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29章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29章

  韩子墨有礼地招呼道:“两位叔叔来了。我这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真是招待不周啊。”

  “我们不需要你招待,我们对你就两个字,还钱。”中年男人中个子稍微矮一点的开口道。

  “钱自然是要还的,我请你们来,就是为了这事。”韩子墨依然笑着,无害中带着真诚:“叔叔们也知道的,我老爸为了新城区建设的工程借了不少的钱垫进去,现在工程做了一大半,你们的钱都套在里面,拿不出来。你们现在要我还,除了一条命真没什么好给你们的。”

  “你的意思是想赖账?”那矮个子的中年男子微微眯起了眼睛。

  “当然不是。我只是想请你们宽限一年,等一年后工程完了,公司收到了钱,我保证不但如数还你们本金,还按月息四分利还你们。”

  “小子,你别忽悠我们,你们家的资产都被银行冻结了,那工程没有后续资金注入,肯定得烂尾了,一年后别说利息了,老子连本都得打水漂。”

  “就是。老子知道你从姓田的老板那要了几百万,识相点今天交给我,不然有你好看的。”

  两个人说完都目漏凶光的看着,身后的打手们也蠢蠢欲动。

  韩子墨不慌不忙地说:“这几百万根本就是杯水车薪,不够你们分的。我既然能从姓田的哪里要到几百万,就还能从姓张姓李的那边继续要,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只要你们容我一个月,我借到钱盘活我们家的生意,还钱还不是一句话的事。你们现在把我们韩家逼进绝路,大不了一拍两散,反正我父母都那样了,没钱还不如一家子都死算。”

  韩子墨一字一句说的狠绝,让两位债主也不禁有些犹豫。

  两人互看一眼,矮个子的债主问:“你确定你能借到钱?”

  “你们看着好了,一个月后,工程肯定能继续开工。”

  “好!”矮个子的债主点头说:“我们就给你一个月,反正你爸妈都在医院,我不怕你跑掉,要是一个月后发现你骗我们,定有你好果子吃。”

  两人说完,带着自己的手下走了。

  那天下午,韩子墨就这样打发了三批这样的债主,一直到太阳快落山了,他才松了一口气,一手扯掉脖子上的领带,用力的呼出一大口气:“终于把他们都解决了。”

  “只是拖延了一个月而已。要启动被银行冻结的资产,你最少还需要八千万的流动资金。”黎初遥皱着眉头说:“这可不是小数目,你能借到吗?”

  韩子墨摇头:“我借不到。”

  “…”

  “但是你借的到。”

  “我?”

  “是的。我知道有一个人有钱,只要你开口,就会借。”

  黎初遥诧异地问:“我有这么有钱的朋友?”

  “有。”

  “谁啊?”

  “你弟”

  “…”

  旁晚,黎初遥下了公交车,缓步往家走,到家门口,习惯性的一边叫:“我回来了。”一边抬手敲门,

  没一会,门从里面打开,望着门内穿着简朴的T恤短裤,笑容清雅的弟弟,她忽然感觉一阵恍惚。

  她忘了,真的快忘记了,这孩子原先也是个富家公子啊。

  他父母死后,给他留下了高达八千万的巨额的遗产,只是要等到他十八岁以后才能从银行取出来。也就是因为这笔遗产,所以那么讨厌他的韩家妈妈才会收养他。

  “姐,你站门口发什么呆呢?快进来呀。”黎初晨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黎初遥回过神来,换了拖鞋走进屋去,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轻声说:“好累啊。”

  黎初晨笑着说:“累了就休息一会,冰箱里给你冰了水果沙拉,放的都是你喜欢吃的苹果和草莓哦。”

  “真哒,我去吃。”黎初遥一听就站起来,要去厨房拿,但黎初晨比她快一步说:“我去拿给你。”

  说完飞快的跑去厨房,端出一个大大的水晶玻璃碗,里面装着一碗自己做的水果沙拉,其实说是沙拉只是拿买好的酸奶拌了水果而已,这是他们大学时,黎初遥经常做给他吃的。

  “呐。”黎初晨递过去,黎初遥接过,一瓢一瓢的吃起来。

  “好吃吧?”

  “嗯嗯。”

  黎初晨笑了,好看的像是漫画里的美少年笑起来一样,四周都被点亮了闪烁的星光。

  黎初遥眨眨眼睛,心道,这孩子越长越好看了,再这么下去怎么得了。

  啊,要迷死人了。

  就在这时,黎妈从房间里走出来,指着黎初遥数落道:“黎初遥,我看你是越大越活回去了。小的时候还会照顾弟弟,现在还要弟弟照顾,你好意思啊?赶快给我烧饭去,一回来就往沙发上一躺,像什么样。”

  “是是是,我烧饭。”黎初遥叹气道,老妈才是吧,越来越重男轻女了。

  黎初晨连忙说:“妈,姐姐上班上了一天好累了,我去烧饭,菜都洗好了,很快就能做好的。”

  黎妈切了一声,不削地说:“那个快倒闭的公司有什么去头,不是说工资都发不出来,员工都扛着椅子走了吗?”

  “妈,你怎么知道的?”黎初遥惊奇的望着老妈,她有时候都怀疑老妈到底有没有病。

  “我怎么不知道,那么大一公司倒了谁不知道。”黎妈天天在公园散步,天天和老头老太太们聊天,家长里短的事她知道的最快,黎妈走过去往沙发上一坐说:“我看啊,你也赶快重新找份工作吧。”

  黎初遥啧了一声,舀了个草莓吃下道:“没外面流传的那么可怕,公司也就是资金断链了,只要借到启动资金,就能起死回生的。”

  “那要借多少钱啊?”黎妈问。

  “八千万吧。”

  “切,谁有那么多钱借给你哦。”

  黎初遥叹了口气,有些疲倦地说:“总会有办法的。”

  黎初遥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偷偷看了弟弟黎初晨一眼,黎初晨并无反应,他拿来了个勺子,递给黎妈,让她和黎初遥一起享用那盘水果沙拉,黎妈接过勺子,慈爱地夸奖道:“真乖。”

  得到夸奖的黎初晨笑了,黎初遥也笑了,心里真心喜欢这个弟弟。

  晚饭最终还是黎初遥做的,黎妈自然是舍不得让她的宝贝儿子被油烟熏到。吃完饭,妈妈叫黎初晨去给值班的爸爸送饭,让黎初遥洗碗。

  黎初遥一晚上都心不在焉的,她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开口问黎初晨借钱,她心里自然是想帮韩子墨的,可是这毕竟是弟弟全部的财产,万一出现什么意外可怎么办。

  黎初遥打开水龙头,让干净的水流将盘子上的污垢冲洗干净,洗好碗用布将盘子上的水迹擦干,放进碗橱,把厨房全部收拾干净之后才回到房间。

  打开房间的灯,走到书桌边坐下,电脑键盘上一本金色的存折和一块小小的玉石印章吸引住了她的目光,眨眨眼打开来一看,里面居然有八千万,开户人的名字赫然写着:李洛书。

  李洛书,这个名字在现在看来是那么的陌生,可是即使过了这么多年,她依然能清楚的想起,那孩子的眼睛,总是压抑着满满的期待。

  黎初遥用力的将玉石印章握入手心,玉石上用工整的楷书刻着“李想”。

  黎初遥猜,这应该是李洛书父亲的名字。凭这枚印章和存折上写的秘密,就能把里面的钱都取出来。

  这孩子,是什么意思?

  不声不响就要把钱都借给她吗?

  知道她不好意思开口,所以直接送到她的面前吗?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体贴的人。体贴的让人心都痛了。

  隐约中,听见外面黎初晨已经回来的声音,她连忙站起来,走出去,只见他已经回了房间,刚要关门,她一把抵住,侧身钻了进去,反手将门关上。

  黎初晨愣在门边,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姐,有事吗?”

  黎初遥点头,抬眼望了望黎初晨的房间,因为是租来的房子,房间里还只有房东留下的旧家具,一张单人木床,床上铺着凉席,放着几本厚厚地专业书,一米五的书桌上摆着一台台式电脑和一排茂盛的盆栽。整个房间简单、干净、陈旧。

  而他,守着巨大的财富,却心甘情愿地在这样的房间里住了五年。

  这里,到底有什么值得他留恋?

  黎初遥转头,望着眼前这个漂亮的少年,她好久没有认真看过他了,他长高了很多,应该已经有1米83了吧。

  “你睡这张床,会不会太小了。”黎初遥走到床边,望着那不到一米二宽的床问。

  黎初晨摇头:“不会啊,我睡觉又不乱动,所以无所谓大小,躺的下就好。”

  黎初遥笑了:“你真的很好养活哎,吃也无所谓,穿也无所谓,住也无所谓,连这么多钱都随随便便借给别人,你这样无欲无求真的好吗?”

  黎初晨笑了,没答话。

  其实,他又怎么可能真的无欲无求呢?

  黎初遥走过去,在离他一步远的地方停住,抬头望着他,扬起手里的存折问:“这么随便就借给我,也不要我给你打个借条么?”

  黎初晨摇头:“我们是一家人,我的钱就是你的。”

  财迷的黎初遥眨眨眼,有些不敢相信地问:“你的钱就是我的?”

  黎初晨点头,毫不犹豫。

  黎初遥睁大眼睛,她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上最视金钱如粪土的家伙就是韩子墨了,没想到这里有一个更加视金钱如粪土的家伙。这么简单地放弃了八千万的遗产。

  “也就是说,这是我的钱咯。”黎初遥舍不得地捂着存折道:“怎么办,忽然不想借给韩子墨了。”

  “姐。”黎初晨对他这个财迷姐姐都无奈了。

  “开完笑的啦。”黎初遥将存折收进口袋,望着他严肃地说:“我会还你的。”

  “给利息么?”

  “当然”黎初遥肯定地点头。

  黎初晨低下头,腼腆一笑:“那,利息给姐姐买衣服。”

  黎初遥望着他的笑容,瞬间觉得心都被这一笑融化掉了,她伸出双手,上前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拍着他的后背感动地说:“好乖好乖,爱死你了。”

  黎初晨安静地被她抱着,这样的拥抱他已经得到过好几次了,可每一次都让他觉得那么的温暖,那么的安宁。他愿意用他所有的资产去换取这样一个拥抱。

  自从他改名之后,就已经决定放弃了这笔遗产了,这虽然是爸爸妈妈留给他的,但是他不会用,他不需要这笔财富。他想要的,只是当个穷人家的孩子,可以为了一件妈妈亲手缝补过的衣服而感动,为爸爸一句赞扬而开心,为她偶尔的一个拥抱而欢欣雀跃,为这生活里点点滴滴的小事觉得幸福。

  这就是他的欲望,他所想要的,他所想求的。

  黎初晨默默地睁着眼睛,眼神不似平日一般清冷温顺,而是带着执念和一丝连他自己也没察觉到的疯狂。

  他颤抖地抬起手,像是鼓起了很大勇气一般,用力地回抱了黎初遥。

  他的手臂是僵硬的,他的心是颤抖的…

  人呐,总是贪心的,欲望就像是个无底洞一般,得到了就想要更多,更多…

  更多的拥抱,更多的爱,他愿意用他的一切去换,他的姓名,他的财产,他的生命。

  只为她,多看他一眼,多温暖他一下…

  黎初遥将八千万的存折给了韩子墨,并让他写了借条给黎初晨,韩子墨一拿到钱,马上转进公司账户,激活公司资产,快马加鞭地去银行办理了各种手续,还上了欠缴的贷款和违约金,银行解冻了韩家的资产,韩子墨又低价抛售了家里的几套不动产业,套现了四千多万,安月息还了几百万的债务,其余的全部用于工程开工事宜,经过一系列的资金周转,韩家的工程终于又继续进行了下去。

  听着工地上再次响起的建造声,看着辛勤劳作的工人们,韩子墨终于松了一口气。第一关,算是平安度过了,只要后期不要再出什么问题,工程能够顺利完工的话,他们家就能顺利度过这次危机。

  韩子墨转头,望着这一个月一直陪在他身边的黎初遥,他忍不住伸出手去,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只要牵着她,就感觉能得到无穷的力量与智慧一般。

  韩子墨忽然开口问:“黎初遥。你知道我最大的优点是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