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风声鹤唳林语堂胭脂宝盒忆文梅恋雄狮檀月乌龙新娘的嫁事阿蛮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都市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30章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30章

  黎初遥藐了他一眼,淡淡地开口道:“我觉得,应该是脸皮厚吧。”

  韩子墨笑了笑,对她的埋汰一点不适的反应也没有,抬起他们交握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轻轻吻了一下:“错了,是眼光好,能一眼就看中你这么好的女人。”

  黎初遥抿着嘴唇,心里挺高兴的,脸上却依然是一副不削的表情:“哼,还说自己脸皮不厚,夸奖我就夸奖我呗,还非要先夸自己眼光好…”

  她的话还没说完,眼前的阳光被忽然遮住,一个身影从右边凑了过来,她以为他又想像从前一般亲吻她的脸颊,只是没想到,这一次,他直接亲了亲她的嘴唇,当他的嘴唇碰到她的时候,在吵闹的噪音中,她居然听见了他心脏快速有力的跳动声,连带着她的心脏也加快了速度,跳的她有些微微晕眩,呼吸停顿,半天回不过神来。

  这个吻很突然,也很短暂,韩子墨在她嘴唇上轻轻碰了一下,他着迷的不想离开,可是又怕她生气反感,所有很快就结束了。

  黎初遥回过神来,瞪他一眼,扭过头,耳根通红地骂道:“臭流氓,下次再这样,就打断你的狗腿。”

  韩子墨连忙赶上去,搂着她的肩膀,贱贱地说:“不要嘛。人家忍不住了嘛,你都不知道你多惹人爱。”

  “走开走开。”习惯性的驱赶某只。

  “唔,好无情。”厚脸皮的某只依然紧紧的粘着她。

  他真的好喜欢她,喜欢到想使劲的将她揉进怀里,用力的轻吻她的嘴唇,然后那样那样再那样,那种渴望燃烧的他自己都害怕了,他真的害怕自己会伤害到她。

  可是大学的哥们曾经和他说过,男人渴望得到女人,是原始的冲动,不用压抑,直接推倒就好。

  但,如果他推倒黎初遥的话,说不定会被她打的全身骨折。

  又有个哥们曾经说过:如果你推不倒她的话,就被她推倒好了。

  韩子墨摸着下巴,考虑着要不要回去做个牌子,写上三个字:求推倒。

  幸运女神似乎又开始垂青韩家了,一切事情都在向好的地方发展,公司新聘了员工恢复运转,工程进度顺利,韩妈在国外脑壳权威的治疗下已经睁开了眼睛,虽然还不能动,但是意识已经清醒了,能对韩子墨说的话眨眨眼睛,示意听懂没听懂了。韩爸的情况比较严重,但是医生说也不是没救了,苏醒的希望还是很大的,现在换了一种进口药治疗,似乎有些效果。

  韩子墨特别开心,散财童子病发作,一下子给黎初遥买了好多奢侈品当礼物。

  可惜换来了黎初遥一顿臭骂:“你以为你身上那些钱是你的吗?那是我弟的,你拿我弟的钱买东西给我,就是等于拿我的钱买东西给我,你以为我会开心嘛?啊?你现在是负二代,是个超级负二代,你全身上下背着几个亿的债务。你居然还有脸去买奢侈品!”

  黎初遥忍不住河东狮吼了:“你搞清楚,你每个月光高利贷利息就要还七百多万,还有你父母的医药费,工程投入,员工工资,什么地方不要用钱?八千万够你花几个月啊?啊?啊?”

  黎初遥喷了韩子墨一脸的口水,韩子墨弱弱的缩着脖子,默默地拿手挡着他们两中间。

  “你就抱着佛主祈祷,工程中途不要出什么事吧!不然卖了你全家也要把我弟的钱还上!懂了吗?”

  “懂,懂。”韩子墨使劲点头,小声嘀咕道:“这家伙比高利贷还可怕。”

  “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去退货,去退货。”韩子墨迅速跑回去把礼物都退了,一副“我错了,我真的错了。”的模样回到黎初遥身边,那可怜巴巴地模样,正巧让林雨看见了,毫不客气的嘲笑他:“啧啧,韩子墨,你这辈子估计没啥前途了,就是个妻管严。”

  韩子墨腆着脸说:“我乐意,我乐意被初遥管着。”

  林雨点头:“我懂,你当这是情趣,她越打你你越开心,她越骂你你越得瑟,对吧?”

  “哎,怎么滴?”韩子墨毫无压力的应下。

  “咦咦真贱!”林雨指着他,嫌弃地说:“黎初遥你怎么就看上这货了,真没眼光。”

  黎初遥淡定地喝了一口咖啡道:“这话你平均一周说三次。”

  “没办法,有感而发嘛。”

  “我懂的。”

  “你们就这么不待见我呀。”

  两人同时地斩钉截铁道:“是的。”

  超好的默契让韩子墨状似泪奔而去,将自由的空间留给两个女人。

  “这家伙貌似复活了,那贱样真让人受不了。”林雨玩着黎初遥桌上的小摆设说。

  黎初遥浅笑道:“怎么都比一滩烂泥的样子好。”

  “那倒是。”林雨转身,坐到黎初遥床上说:“我刚进门的时候看见你弟了,他现在真是越长越好看了,对我笑的时候简直快秒杀我了。还好你有韩子墨,不然你怎么找到的对象,看完你弟再去看外面的那些男人,估计都和癞蛤蟆差不多了。”

  “我弟打小就好看,你又不是不知道。”黎初遥放下咖啡杯,拿起书桌上的账目文件翻看起来。

  “是啊,我当然知道。”林雨躺了下来,看着房顶上的天花板说:“初遥。”

  “嗯。”作者:籽月

  林雨缓缓地问:“你说初晨长大了,会比初晨还好看吗?”

  黎初遥停住所有地动作,甚至连呼吸都停住了。

  林雨抬手捂住眼睛,轻声说:“对不起,初遥,我知道你不喜欢这个话题。”

  “可是,我喜欢初晨,喜欢很久了。”林雨的声音有些哽咽:“我总是会梦见他长大后的样子,虽然我看不清,但是我知道,他比初晨还好看。”

  “初遥,你梦见过他吗?”

  这样一句轻轻的问话,让一向坚强的黎初遥,瞬间落泪。

  那天晚上,林雨走了很久后,黎初遥都没动一下,干净的账目本上,厚厚的纸张被泪水浸泡出一圈圈鼓起的痕迹。

  黎初遥缓缓低下头,用手心将纸上的水迹擦干,用力的深呼吸一口气,从抽屉里拿出一盒口香糖,倒出最后两粒,放进嘴里,用力地嚼着。好像这样,就能将所有的悲伤全部嚼碎一般。

  房门响起敲门的声音,黎初遥将账目本连续往前翻了几页,露出干净的页面,沉声道:“进来。”

  “姐。”身后那道清朗温和的声音,在现在听来似乎没有平日里的悦耳。

  黎初遥装作在看帐的样子问:“什么事?”

  “没什么事。”她感觉到他走到她身边,站在她的书桌边道:“我看林雨姐出去的时候脸色不太好,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没。”黎初遥淡淡地说。

  “哦。”他无话可接下去,只能静默的站在那里,房间里只剩下黎初遥嚼口香糖的声音。

  “姐,给我一粒吃吃。”黎初晨要道。

  “没了。”黎初遥头也不抬。

  黎初遥这忽然间的冷淡到极致的态度,刺伤了黎初晨,一向乖巧的他执拗了起来:“我不管,我也要吃,分我一半。”

  一直低着头的黎初遥忽然抬起头来,望着眼前的少年,脑子里闪出一道画面,一个六岁大的孩子,在教室门口抓住一个比他大几岁的女孩,用稚嫩的童音叫喊着:“我不管,我也要吃,我也要吃,分我一半。”

  那女孩郁闷的说:“口香糖怎么分?我都吃进去了。”

  “我不管,我也要吃,你吐出来,你吐出来给我吃。”

  “好啦!服了你了。”女孩妥协了,将嘴巴里的口香糖抿成长条形,吐出一半露在嘴唇外面,弯下腰靠近小男孩:“呐。”

  小男孩踮起脚尖一口将外面的那一半口香糖咬下来,两人一起往后一甩头,黏黏的口香糖拖了好长一丝才断开,男孩开心地嚼着糖说:“姐姐最好了,初晨最喜欢姐姐了。”

  女孩似乎最喜欢听见这句话,也开心的笑着,当时的她望着蹦蹦跳跳跑回教室的弟弟想,这个世界上除了黎初晨,再也不会有人这般不嫌弃她了。

  黎初遥缓过神来,忽然就像是着了魔一样,缓缓的将嘴里的口香糖抿成长条形,然后像从前一般,吐了一半露在外面,抬起头,望着眼前漂亮干净到极致的男孩说:“呐。”

  那男孩愣了一下,没想到她会这样做,他抿了抿嘴唇,似乎有些紧张,当他缓缓弯下腰来的时候,黎初遥听见了他的心跳声,就像那天韩子墨亲吻她的时候那样快速而有力的心跳声。

  她感觉到他的靠近,他的嘴唇有些颤抖,似乎碰到了她的,又好像没碰到的时候,就离开了,咬走了露在外面的那一半口香糖,慌忙退后一步,柔软的刘海在她脸上快速扫过,痒地她回过神来。

  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眼前的少年已经转过身去,像记忆中那道欢快的身影一般,快速地离开了她的视线。

  黎初遥抬手,大拇指按住嘴唇,精明地脑子里一片混乱,可是却又有一道清醒的声音告诉她:看吧,这个世界上只有黎初晨这般不嫌弃你。

  所以,他就是黎初晨,不是吗?

  门外,黎初晨捂着心脏,满面通红地站着,他觉得刚才,刚才心都快跳出来了,那种激烈的跳动,让他觉得自己就要死去了,到现在都不能平静。他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感觉,热烈地,狂喜地,从未有过的激动和兴奋!这是他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

  也许她只是单纯的…

  但是,但是,对他来说,却是奢侈的。

  而另一边,黎家门外,黎妈刚刚散步回来,望着和雕像一样站在家门口的男人问:“韩子墨,你不进去站在这干嘛?”

  韩子墨像是被从梦中惊醒一般,转头望着黎妈,很用力的挤出一个爽朗地笑容说:“哦,我刚出来,现在要回去了,阿姨再见。”

  “再见,明天再来玩啊。”黎妈妈热情的招呼

  “嗯。”韩子墨答应了一声,转头走回车里,双手用力地握紧了方向盘。

  九月中旬,学校开学了,黎初晨拖着箱子坐火车回Q大上学,依然每天打电话回来报平安,黎初遥继续帮助韩子墨打理着公司,没过两个月,大家都知道韩家现在掌权拍板的根本不是韩子墨,而是他身边的这个女人。很多难题韩子墨拿不出主意,就直接和员工说:“你去找我媳妇解决。”

  要债的上门,他也是往隔壁办公室一指:“钱都在我媳妇那,找她要去。”

  久而久之,大家都知道,没用的韩大少娶了个能干的媳妇儿。

  “韩子墨,你再说我是你媳妇试试?我撕烂你的嘴。”黎初遥推开韩子墨的办公室,恶狠狠的警告道。

  这家伙,以前在学校就一直和别人说她是他女朋友,结果被人叫的多了,她就莫名其妙真的变成他女朋友了。好吧,现在又来这一套,他以为别人叫的多了,她就能变成他媳妇儿吗?

  “媳妇儿,什么事这么大火?”韩子墨坐在椅子上,笑嘻嘻地问。

  “什么事什么事,公司配台破投影仪也来问我要钱,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够忙啊?”黎初遥撑着他的办公桌对他吼。

  韩子墨无辜地说:“上次不是你说的么,用一分钱都要你同意才行啊。媳妇儿,你把我的车卖了,好歹给我办张公交车卡吧。”

  黎初遥深呼吸一口气,上次和他说用每一分钱都要她同意是因为这家伙重建办公楼居然准备给每个员工都配一台全新的苹果笔记本,被她一巴掌拍死在案板上,全部换成从电脑维修店淘汰的二手电脑了。

  黎初遥哼了一声:“办什么公交车卡?多走走路才能让大少爷你体会一下人间疾苦。”

  “好吧,媳妇叫我走我就走,媳妇叫我跑我就跑…”

  “你再说一句媳妇试试。”黎初遥眯着眼睛威胁道。

  韩子墨眯着眼睛笑道:“媳妇。”

  “我看你皮又痒痒了!”黎初遥袖子一摞就要上去抽他,韩子墨连忙站起来,绕着办公桌一边躲一边叫:“哎呦,来人啊,救命啊!家暴啦!家暴啦!”

  “家暴你妹啊。”

  办公室外,龙翔公司的员工们都淡定地用着破旧的二手电脑,对老板的呼救声充耳不闻,反正他每天都要被老板娘家暴好几遍的。

  他们都习惯了,嗯。

  办公室里,黎初遥终于逮住了韩子墨,把他按在沙发上,挥舞着拳头在他背上敲了好几下,韩子墨也非常配合地惨叫着,黎初遥暴虐的情绪得到发泄后,爽的吐出一口气,放话道:“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叫我媳妇!”

  说完放开了他,被释放了的韩子墨乘黎初遥没注意,一把把已经离开的黎初遥拉回来,跌坐在沙发里,然后整个人压上去,脸对脸的凑近她说:“你就是打死我,我也是要叫的。媳妇”

  “你!”黎初遥气呼呼地瞪着他:“放开我。”

  韩子墨又靠近了一些,额头抵住她的额头,低声道:“不放。”

  他的嘴唇缓缓压过来,黎初遥有些心慌慌的,心跳加速起来,忍不住闭上了眼睛,温热的嘴唇覆盖住了她的,他这次吻的很深入,辗转反侧的用唇瓣磨蹭着她的,用牙齿轻轻的咬着她的嘴唇,像是不知满足的充吸着。他的双臂使劲的抱着她,抱的她都有些疼了,她轻轻皱眉,抗议了一声,而他抓住机会,舌尖探进了她的嘴里,一寸寸侵占她的地盘,搅动着她的心弦。

  这个吻的时间很长,长到黎初遥都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被他夺走了,她实在忍不住了才推开他,用力的大口喘着气。

  韩子墨抱着她,用脸颊磨蹭着她的脸颊笑:“高材生不会接吻呐。”

  “谁说我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