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食诱堡主夫艾林纽约呛美人吉儿正在消失的未来斯特林·冯奇门风云录龙人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都市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31章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31章

  “那,再来?”

  “你当我是你么?这种激将法也会上当?”

  “不上当也要再来。”

  “走开啦。”

  “再给我亲亲。”韩大少再一次发挥他狗皮膏药般死缠烂打的精神吻了上去。

  黎初遥只能翻着白眼,在心里骂了他一百遍臭不要脸的,只是也不知道为什么,越骂心里越甜。

  难道真被林雨说中了,他们两个当着打打骂骂是情趣了?

  那天,韩子墨把黎初遥按在沙发上吻了好久,在她觉得昏天地暗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人说:“黎初遥,嫁给我吧。”

  黎初遥睁着迷蒙的眼睛,只见韩子墨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枚钻戒,单膝跪在她的面前,轻声说:“这枚戒指,是我爸和我妈求婚时用的,我昨天问我妈了,愿不愿意把这枚戒指给她的儿媳妇,我妈眨了两下眼睛,表示她同意了。”

  “初遥,你可能也知道,我爸爸一辈子都疼我妈,即使我妈不是一个那么好的女人,他都愿意为她付出一切,包括生命。”

  “初遥,我也愿意。我也愿意为你付出一切,就像我爸对我妈那样。”

  “所以请你,给我机会。”

  韩子墨说这些话的时候,英俊的脸上满是郑重的承诺,他望着黎初遥的眼神是那么的认真和期待,甚至还有一些稍许的害怕,他怕她会拒绝。

  黎初遥望着这样的韩子墨自然是心动的,她也喜欢这个男子,善良又幽默,大度又聪慧,他总是变着法子对她好,逗她开心,不管她赶过他多少遍,都一直在她身边。

  她心里知道,她是喜欢他的。

  可是…

  “现在说结婚,是不是太早了?”黎初遥有些犹豫地问。

  韩子墨连忙回答:“你要觉得早,就先订婚,你什么时候准备好了,就什么时候结,反正我一直都在。”

  黎初遥笑了,她喜欢听这句,我一直都在。

  她这辈子最大的希望,就是自己喜欢的人,一直都在。

  于是,她望着他,轻轻地点了点头。

  十月,韩子墨和黎初遥订婚的不胫而走,同学们在班级群里纷纷恭喜韩子墨,五年抗战成功,终于把黎初遥追到手了。

  韩子墨发了一连串大笑,狂笑的表情,表示他的兴奋与激动。

  群里的男同学不禁打趣道:韩子墨,你娶了这么凶的老婆回家,至于那么开心么。

  韩子墨回答:我就喜欢她凶,凶起来最可爱了。

  林雨:看你贱的。

  韩子墨:遥遥就喜欢我贱,她说我贱起来最可爱了。

  林雨:…

  黎初遥:…

  某男同学:果然贱人都是成双成对出现的。

  韩子墨:喂,你骂我行,骂我媳妇不行,出来单挑。

  群里瞬间热闹起来,都叫着要去现场看他们单挑,林雨关了群聊天框,单Q了黎初遥道:你真决定嫁他了?

  黎初遥:嗯。

  林雨:哎,你不考虑考虑嘛?说不定你弟送你的粉水晶手链能给你招来更好的男人呢!

  黎初遥笑:更好的留给你不好吗?

  林雨:多谢承让!

  黎初遥:不客气。

  林雨:话说,你弟知道你订婚了吗?

  黎初遥:知道啊,我妈和他说了。

  林雨:真哒?那他什么反应?

  黎初遥:没什么反应。

  林雨:没反对?

  黎初遥摇头:没有啊。为什么要反对?

  林雨想了想,是啊,为什么要反对?她皱着眉头在键盘上输入:我就是觉得他会反对。

  黎初遥:不会的,我弟才不会管我嫁给谁。

  黎初遥话是这么说的,可是心里难免有些犯嘀咕,因为最近每天都要往家里打个电话的黎初晨忽然不再打电话回家了,总是妈妈等不到他的电话反过去打给他,而且就算打给他也不会聊很久,只是简单的报个平安就挂了,以前他都会先和妈妈聊聊,然后再要求妈妈把她叫过去和他聊聊才挂。

  妈妈猜测地,可能是黎初晨在学校交女朋友了吧,所以心思不在家里了。

  黎初遥却不这样想,因为弟弟这个人内敛又慢热,他上大一的时候,她和他同校了一年,那时候就发现他基本不太和人讲话,即使是同寝室的室友都是相处的很淡的。

  这孩子,到底怎么了?

  晚上,黎初晨又没打电话回家,黎妈唠叨了两句,便又主动打过去,黎初遥在边上等着,黎妈说就直接挂了电话。

  黎初遥睁大眼睛说:“你怎么挂了呀,我还没和弟弟说呢。”

  “你弟又没叫你听电话。”

  “没叫我就不能和他讲电话啦?”黎初遥有些不高兴。

  “你以前不是说你弟天天找你接电话很麻烦吗?怎么现在又要听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黎初遥不承认,翻了翻眼睛说:“不叫我接,我自己给他打。”

  说完她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拿手机给黎初晨拨电话,电话响了好几下才被接起来,黎初遥问:“你怎么回事?”

  “什么?”黎初晨似乎有些不解,她的语气为什么这么冲。

  “为什么最近打电话都不找我接?”

  “哦,妈妈说你公司很忙,我不想打扰你,反正我也没什么事。”

  “真的是因为这样吗?”黎初遥不信地问。

  “嗯。”黎初晨的声音听着有些无力。

  “不是因为我和韩子墨订婚,你不高兴?”黎初遥问。

  电话那头好久没有声音,诡异地静默,黎初遥捏紧手机,认真的听着,过了好久,电话那头的黎初晨说:“如果我说我不高兴,你能不订婚吗?”

  黎初遥眨了下眼睛问:“那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不高兴吗?”

  “不为什么,就是不喜欢。”

  “不喜欢韩子墨?”

  “不是。”

  “那为什么?”黎初遥逼问道。

  黎初晨那边没说话,话筒里静默一片,过了好久,才听见他用很低沉地声音说:“因为我觉得很难过。”

  “真的很难过。”黎初晨的声音越来越轻,像是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一般低吟:“姐,你可不可以不要结婚?”

  黎初遥紧紧握着电话,想了想说:“初晨,你可能是舍不得姐姐出嫁,所以才觉得难过,对不对。”

  “嗯,是舍不得。”

  “没关系的,只是订婚而已,结婚还要过好几年呢,到时候就适应了,也就不会觉得难过了?”黎初遥轻声安慰道。

  黎初晨没有回答,第一次,主动挂了黎初遥地电话。

  他沉默的从床上坐起来,寝室的灯已经熄了,室友们似乎都睡了,他坐了半天爬起来,到座位上翻找着什么,不小的动静让上铺的男生醒了过来,他揉揉眼睛问:“黎初晨,大半夜不睡觉找什么呢?”

  “绍强,你的烟呢?”

  “烟?在书柜的第二层。”绍强打了个哈欠回道。

  黎初晨抬手就摸到了冰凉的烟盒,烟盒上放着打火机,他一起拿在手里,转身对他说:“借我抽一根。”

  “拿去抽吧。”绍强翻了个身继续睡。

  黎初遥打开阳台门,靠着扶手站着,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点上,学着同学的样子吸了一口,苦涩和刺鼻的味道让呛的他一直咳嗽,咳的眼泪都出来了,可即使这样,他还是一大口一大口地用力抽着。

  绍强在屋里听见了,睡意朦胧地嘀咕道:“不会抽抽什么呀。”

  第二天,绍强起来,到阳台上一看,满地的烟头,昨天才开头的一包香烟被抽的一根不剩,而那个被全校女生捧为校草的男生,坐在地上,靠着冰冷地墙壁睡着了,像一个刚刚被剥去翅膀的天使,带着迷人的破碎美,好看的连他都有些心疼了。

  绍强连忙摇摇头,开什么玩笑,他可是有女朋友的,再好看的男人他也没兴趣!

  第十六章:初晨,到底什么才叫爱

  黎初遥和韩子墨也没办订婚仪式,就是在韩子墨的强烈要求下,黎初遥带上了那枚钻石戒指,韩子墨特别满足的拉着她的手说:“你总算愿意带着我送的首饰了,虽然不是手链。”

  黎初遥笑:“说到你送的那些手链,我一直忘了告诉你,已经全部被我卖掉了。”

  韩子墨一僵:“卖…卖掉了?”

  “嗯,你爸妈病重的时候,我借给你的医疗费都是卖手链的钱。”

  韩子墨望着黎初遥手上那条粉水晶手链,愤愤不平地说:“你怎么不把这条也卖掉。”

  黎初遥摸着手链笑:“这条不值钱。”

  “我懂了,下次我也送便宜的,让你想卖都卖不掉。”韩子墨笑着搂过她,捏着她的脸颊说。

  最近,他越来越喜欢做这些小动作了,整个人总是忍不住往她身上粘,他想他的恋爱粘粘症好像更严重了。

  而她似乎也习惯了他这样,接受着他的亲近,这一点让他觉得无比的幸福。

  又过了一个月,龙翔的工程已经完成大半,母亲也能开口说话了,父亲也能动动手指了,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恢复原样,韩子墨想着,等工程完了之后,就把黎初晨的钱还上,他不愿意欠他的。等父亲醒来了,就把公司还给他,自己和黎初遥一起开一个小的,黎初遥当老板,他当打工仔,她怎么说,他就怎么做,他喜欢看她指点江山的模样。

  他觉得那样的她,又认真,又聪明,又好看,让他欣赏一辈子也不嫌久。

  当然,这些都只是自己的小计划,但是他又信心全部实现。想到这,他忍不住傻笑了起来。

  黎初遥捣捣他的脸颊:“傻笑什么呀。”

  韩子墨抱着她说:“我在想我们的未来。”

  “哦?是怎么样的?”偶尔一次,她乖巧的任他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