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风野七咒刘建良沧桑正道黄立轩药师寺凉子怪奇事件簿田中芳树生死平衡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都市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33章

  安静的教室里,黑暗密密匝匝地笼罩在她的周围,她的一寸视线,一缕呼吸,一腔悲愤,一声悲泣,都被完全隐埋在这里,无人知晓,无人听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似乎睡着了,忽然感觉有人坐在她前面的位置上,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

  黎初遥抬起头来,黑暗中,她看不清那人的样子,却感觉到熟悉的气息,那么地温和沉静。

  她有些不敢相信地问:“你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应该在清大上学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下午接了林雨姐的电话,就马上坐飞机回来了。”

  “哦。”黎初遥又无力地趴回桌上,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我不知道。”黎初晨低下头,轻声说:“就是来找找看。”

  黎初遥没说话,一直趴着没动,她现在不知道要和他说些什么,跟没有脸面对他,她真的不懂,为什么他还能这样淡定平和,他都不生气吗?他都不着急吗?也不怪她?

  黎初遥紧紧地咬着嘴唇,不知道从何问起,也不知道要怎么道歉才好。

  “回家吧。”

  她听见他还和往常一样,温柔地对她说:“很晚了,妈妈会担心的。”

  “嗯。”黎初遥点点头,他从对面的位置上站起来,伸手去扶她起来,黎初遥要用力扶着他的手臂,才能站稳。他搀着她走出教室,黎初遥在门口的时候缓缓回头,望着第一组靠窗的那个位置,似乎想起窗户里那张带着一脸羡慕的小男孩。

  一路上,黎初遥和黎初晨都没有主动提起韩子墨的事,黎初遥是不知道从何说起,而黎初晨则是一惯的体贴,她不说,他自然也不会问。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黎初遥低着头轻声说:“那八千万…”

  “姐,你饿不饿,要不要买点东西回家吃?”

  “…不用了。”她现在什么也吃不下。

  “还是买点吧,我饿了。你在这等我,我马上回来。”黎初晨说完,转身穿过马路,走进对面的一家24小时超市,超市的门面是玻璃的,她从外面可以清楚的看见他在走在货架之间,低着头,认真的挑选东西,偶尔会向她的方向看一眼。

  她知道,他是为了躲避那八千万的话题,他不愿意让她为难,不愿意让她觉得自己亏欠他很多很多。

  他永远是这样,体贴的让人想哭。

  可是,他越是这样她越是内疚的想哭,黎初遥垂下头,双手用力地按住额头,她觉得很累,非常累。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人用力地拽住了她的胳膊,黎初遥转头一看,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六七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将她团团围在中间。

  “你们想干什么?”黎初遥冷声问。

  “跟我们走。”拽住她手臂的男人使劲地将她往前拖,身后两个男人半架着将她往前推,黎初遥刚想叫救命,可嘴巴却被人捂住,她挣扎着往身后的超市看去,只看见黎初晨那张大惊失色的脸,他丢下手里所有地东西,往这边冲过来,可过马路的时候,一辆辆汽车却挡住他的去路,有一辆差点撞在他身上,很快,她便看不到他的身影。

  他们并没有将她绑到很远的地方,只是在附近一条阴暗的小巷子里就将自己放开。

  一个身材粗壮,剃着光头,脖子上还纹着蛟龙纹身的男人一把拽过黎初遥的头发,恶狠狠的问:“说,你未婚夫在哪里?”

  黎初遥摇摇头道:“我不知道。”

  男人毫不留情地一个巴掌甩过去,黎初遥被打的脸一歪,嘴角流下一条血丝,火辣地疼痛在脸颊边烧开。

  “我警告你!你最好老实告诉我他在哪里!要不然你未婚夫欠我那四千万,你就得给我还,不还我就烧死你全家!”

  黎初遥擦了一下嘴角上的血丝,抬眼直视着他说:“你也说他是我的未婚夫了。未婚就是还没结婚,没结婚就没有法律义务承担他的债务,您叫我还钱是没道理的。”

  “老子不和你讲法律!韩子墨这小子带着全家都跑了!老子不找你找谁。”

  黎初遥冷笑道:“您看,您也清楚,韩子墨带着他全家跑了,就是没带我,这说明了什么,他压根没把我当家人,所以我更没有替他还债的义务!”

  “老子不管你义务不义务!你就只有两条路!第一帮他把债还了!第二把他找出来交给我们!第三老子现在就剁了你!”

  “第一,我不是他借债的担保人,也不是家人,更不是他的妻子,他欠你们的债不管在法律还是道义上压根和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第二,韩子墨现在跑去了美国,至于到底在哪里我也不知道,如果你们知道的话,麻烦你们带上他欠我的八千万借条,帮我也把债一起要了。我愿意付四千万给你们当佣金。第三公司剩下的钱都被韩子墨卷跑了,你剁了我也没用。”

  “妈的!你这个死女人!嘴巴能讲是不是!”要债的大汉被她反驳的哑口无言,气急之又一巴掌打了过去,力道大的将黎初遥初遥掀翻在地。

  黎初遥扶着墙壁,缓缓站起来,垂着头说:“你生气也没用,你心里清楚,我说的都是实话。”

  “啪”的一声,又一个巴掌,黎初遥闷哼了一声,缓缓抬起头来望着他说:“你们这么多男人打一个女人,有意思吗?”

  “你说的对,打你确实没意思,那哥们几个就陪你玩玩,玩过了之后再传出去,让所有人都知道,韩子墨丢下自己的未婚妻逃走,最后被仇人玩烂了,让他一辈子带着绿帽子,抬不起头来!”

  “就是啊。”

  “哈哈哈哈。”

  身边的六个男人恶心地笑着往她靠拢过来,黎初遥身子贴着墙壁,冷静锐利的面容再也保持不住,害怕地往墙里缩着,声音颤抖着说:“你们…你们最好不要过来!不然我让你们一分钱债都要不到。”

  “喂,有事好商量,钱的话,我会想办法的,不要过来!不要!”黎初遥紧闭上眼睛,抬手挡在面前,她真的慌神了,害怕了,心中在这一刻恨急了韩子墨!

  都是他!都是他!自己才会被这样侮辱!

  都怪他!都怪他!

  不…

  也怪自己,怪自己瞎了眼,看上那种男人!

  “这小妞虽然长的不漂亮,却俊的别有一番风味啊。我喜欢。”

  “我也喜欢。”

  “哈哈哈哈”

  “走开!”黎初遥一把推开离她最近的男人:“不要碰我!”

  “我们偏要碰你。哈哈哈哈!”

  忽然,阴暗的巷子里窜出一条火龙,火龙砸在一个男人的身上,男人惨叫一声:“好烫!”

  火龙掉在地上,啪的一声碎了,一股白酒味扩散开了!地上迅速被点着了一片!接着又是几个燃烧瓶丢过来,每个都砸在他们身上,而黎初遥却因为被围在中间,而没受伤,被烧着的男人们尖叫着到处乱跳。

  火海中,黎初遥似乎听见了有谁再叫:“姐!快跳过来!”

  是初晨!

  “初晨!”黎初遥激动地叫着他的名字,这一刻,她想也没想,便顺着他的声音,从炙热滚烫地火焰上跳过去!身边有个男人想抓住她,一个燃烧瓶又飞了过来,正好砸在他手上,白酒撒了出来,烧着他的手臂,他惨叫着收回手,在地上打滚。

  黎初遥很快跑到了安全地带,在浓浓的烟雾和火光中,她看见了黎初晨对着她张开双手,黎初遥飞扑过去,紧紧的抱住了他。

  “初晨,初晨。”黎初遥一声声地叫着他的名字,声音里带着惊慌,像是一个被吓坏了的孩子。

  “姐,别怕,别怕。我在这呢。”黎初晨紧紧地抱了一下黎初遥,然后将她推到身后,从脚下的篮子里拿出剩下的两个燃烧瓶一起丢了出去,挡住了那些男人追赶的道路,转身,一把拉起黎初遥就跑。

  他们沿着巷子不知道跑了多久,一直到身后再也没有追赶的声音,一直到黎初遥真的一步都走不动了的时候,他们才停了下来。

  黎初遥摊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却因有一口气呛住,而剧烈咳嗽起来。

  “姐,姐,你没事吧?”黎初晨蹲下来,紧紧的拉着她的手,满眼都是担心。

  “我没事。”黎初遥用力地喘着气说。

  黎初晨听她这样说,才微微放下心来:“你没事就好了,你不知道我有多着急,急的差点就没头没脑地就冲去救你了。”

  黎初遥抬头,望着他笑道:“还好你聪明,知道做足准备来,不然我们俩都要悲剧了。”

  混暗的灯光下,黎初遥的脸上,嘴角上,满是伤痕,黎初晨皱着眉头,凑到她的眼前,抬手用衣袖轻轻按住她脸颊上被划伤的地方。漂亮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心疼和紧张:“姐,你的脸伤了。”

  “嗯。没事的。”黎初遥闭上眼睛说。

  “骗人,都肿了,一定很疼吧。”黎初晨用双手轻揉地捧起她的脸颊,像是对待珍宝一般,轻轻对着伤口上吹着气。

  黎初遥望着眼前离她只有一指距离的少年,他的睫毛长的快要触碰到她的脸颊,他的皮肤在皎洁的月光下散发着淡淡的光晕,他靠近时身上那清新的花草香,让人闭上眼睛就像看见了一片美丽的草原。

  黎初遥就这样望着他,微微地出神,过了一会,才轻轻握起双手,艰难地开口问:“你为什么还对我这么好?”

  黎初晨轻轻眨了眨眼睛,诧异地望着她,似乎不解她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你是我姐姐,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呢?”

  黎初遥倔强地抿着嘴唇继续说:“可是我骗走了你所有的钱,害的你血本无归!你不生气吗?为什么你连一句都不责怪我?你倒是骂我一句啊!”

  黎初遥说道后面几乎是喊出来的。

  “我骂你,你心理就会舒服了吗?”黎初晨轻声问:“我骂你,你就不内疚了么?”

  黎初遥闭上眼睛,抿着嘴唇忏悔道:“对不起,对不起初晨,对不起,我不应该这么做。”

  “姐。你不要难过。”黎初晨连忙出声打断她:“我真不在乎那些钱,没了就没了。你用的时候我就说过了,我们是一家人,我的钱就是你的钱,你不要难过了。”

  黎初遥摇着头说:“可是初晨,那可是八千万啊!不是八千,也不是八万啊!等你以后大学毕业,走上社会,要创业成家的时候,你会需要那些钱,到那时候,你会怪我的,你一定会怪我的。”

  “不会!姐,我不怪你的。”黎初晨紧紧地拉住她的双手说:“我发誓我这辈子都不会怪你。”

  “真的吗?”

  “真的。”黎初晨点头,抬手为黎初遥理了理头发,轻声说:“姐,别想那些钱了,我真的不在乎。我们回家吧。好不好?”

  黎初遥紧紧闭上眼睛,然后慢慢睁开,眼里满满的全是恨意:“你不在乎,我在乎。”

  “韩子墨也在乎,他为了不声不响地卷走公司最后的两千万,就这样背叛我!抛弃我!就这样把我留在水深火热里!”黎初遥咬牙切齿地说:“初晨,你说,他怎么可以这么自私呢?”

  “你说,他真的爱我吗?他口口声声说的爱,就只是这样吗?”

  “初晨…”黎初遥紧紧的抓住黎初晨胸口的衣服,将头埋进他的胸膛,哭泣道:“我的心好痛。”

  黎初晨望着哭泣的黎初遥,心也沉沉地痛了起来,眼里的眼泪也不由自主地流出来,他手足无措地扶着黎初遥的肩膀,着急地说:“姐,你别哭了,求求你,别哭了。”

  你知道吗?你这样哭,把我的心都哭地揪起来了。

  “初晨,你说他为什么这么对我?”黎初遥哭着问:“那么多年了,他对我的好,难道都是假的吗?”

  “姐,你别难过,为了那种人,不值得。”黎初晨抬手笨拙的为她擦着眼泪。

  “我知道,为韩子墨这种人渣,我不值得。”黎初遥虽然这样说着,可是还是忍不住眼泪一直流:“可是初晨,我真的以为他很爱我,我真的以为他很爱很爱我,我真的以为他离不开我的。可是…这些都是我自以为是啊,我黎初遥一向自以为聪明,却连一个人是不是真的爱我都看不透,我根本就是一个白痴,是个白痴啊!”

  “姐,你别这样,别这样。你这样哭我真的好心痛。他不值得你这样哭的,他不值得,他那才不叫爱,才不叫。”黎初晨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看着她哭泣的样子,身子好像自己会动一般,双手捧起她的脸颊,缓缓的凑上去,像是着了魔一样,一下一下的亲吻着她面颊上的泪珠和伤口。

  他像是捧着珍宝,动作轻轻的,缓缓的,像是羽毛飘落在她的脸上。

  他的吻里满是疼爱与怜惜,他的爱是那么是深沉而浓烈。

  那些深深压抑的感情,再也,再也掩盖不住…

  “他才不爱你,他才不爱你。”

  真正爱你爱到骨髓,爱到全身血液里的人,是我,是我啊。

  他爱她,爱了好久好久。一直一直,像是仰望着星星一般,仰望着她。

  黎初遥睁大眼睛,眼泪停在面颊上,呆呆地望着他,她的双手正好放在他的胸口,能感觉到他心脏地剧烈跳动,像是要从胸膛跳出来一般。他的吻,那么地小心,那么地轻柔,他的嘴唇和捧着她脸颊的双手都在微微颤抖着,他半垂着双眸,轻轻地吻着她的脸颊,她的鼻梁,接着到了她的嘴唇,他像是陷入魔障了一般,不愿清醒,先是一下,再一下,无法满足地用牙齿轻轻咬开她地唇瓣,舌头缓缓探入,由浅到深,辗转反侧。

  黎初遥终于被他惊醒,猛的推开她,往后退了一些,抬手一个巴掌打在了黎初晨的脸上:“你在干什么!好恶心知不知道!”

  黎初晨从那甜蜜的吻中清醒过来,整个人笔直地僵住,心一点一点地往下沉,他像是从梦中惊醒一般问:“恶心?”

  “难道不恶心吗?我不是你亲姐姐吗?你这是在对我做什么?”黎初遥使劲地擦着嘴唇,满脸羞愤地说:“这跟乱伦有什么两样啊!”

  “可是,我们没有血缘关系。”黎初晨轻声说:“我不是你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