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哥哥爸爸真伟大古灵仙境倪匡生命的奇迹斯蒂芬·茨威格银币赐的婚礼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都市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34章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34章

  “够了!”黎初遥大声打断他:“你是不是想说你不是我亲弟弟?”

  黎初晨轻轻点头。

  黎初遥冷笑一声:“当初是你说要代替黎初晨当我亲弟弟的,在我完全把你当成我亲弟弟的时候,你却对我做这种事?原来你是抱着这种念头才接近我,去我家的。你伪装地可真好。”

  黎初晨紧紧地抓住黎初遥的手臂,急切地说:“不是,才不是伪装,我一开始是真心想当你亲弟弟的,可是姐,我越和你相处越喜欢你,你对我笑一下我可以开心半天,对我好一点我就觉得即便是当时死了也是愿意,我一开始也以为这只是对姐姐的喜欢,可是不行,不行啊姐,你离开我去上大学,我觉得整个世界都黑了,我总是说妈妈想你,其实是我在想你。那时候我就知道,我离不开你,一天也离不开。我爱你,真的很爱你。”

  “你够了。”黎初遥甩开他的手,缓缓地站起来,望着激励辩解的黎初晨说:“不要一边叫着我姐,一边说爱我,我承受不起。”

  黎初晨维持着被甩开手的姿势,抬着头,睁大眼睛,无措地望着黎初遥:“姐…”

  “不要叫我姐!”黎初遥像一只炸毛的猫一样跳起来:“初晨才不会爱上我!初晨才不会这样亲我!如果你不能当我弟弟,那一开始就别到我家里来啊,说来说去,你只是个和韩子墨一样的自私鬼!你只是想利用我弟弟的身份接近我,不管我对你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样的!说什么爱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爱让我觉得很恶心啊!这五年,我真的当你是黎初晨啊!你们为什么都要这样对我!为什么都骗我!我恨死你们了!”

  黎初遥崩溃地捂着耳朵尖叫:“你滚开!我再也不要看见你了!”

  这句话,瞬间将黎初晨打落地狱,小时候那些不好的记忆全部向他涌来,一次次被亲人抛弃,一次次被亲人嫌弃,没有人愿意收留,没有人愿意和他在一起。

  只有她,不是只有她收留了他吗?

  现在,连她也要赶他走吗?

  黎初晨连连摇头,半跪着挪步上前,扯住黎初遥裤子,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样,连忙认错:“对不起,对不起姐姐,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我以后再也不说这种话了!我会退回去,会退回去好好当黎初晨的,你别赶我走,姐,你别赶我走。”

  黎初遥一边摇头,一边往后退:“不可能了,说了这种话的你,还怎么当黎初晨。”

  “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说爱你了,我错了,我说错了,我不爱你,我不爱你!真的,我不爱你。姐,我错了,你不要走,不要离开我。”黎初晨伸手,想要抓住她,抓住自己这最后一缕阳光,一根稻草,可是,她却一直摇着头后退,一直后退…

  她要走了,要离开了,像所有人一样。

  “初遥姐…你原谅我一次,好不好?”李洛书望着她离开的背影哭了,这一刻,他换回了原来的称呼,双眼又像小时候那般充满乞求和期待,他那样可怜地求着她。

  而她,只是微微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往前走。

  他绝望地低下头,他知道自己无法打动她。

  是啊,李洛书怎么可能打动的了黎初遥,她疼爱的,她期待的,只有黎初晨而已。

  当他说爱她的时候,她就再也不会分给他一点点爱了。

  他不怪她,是他的错,他亲手为她做了一个梦,梦里她的弟弟没有死,梦里她的弟弟依然乖巧听话的在她身边,而今,他又亲手打碎它…

  他知道她要离开了,他知道她不会接受他的。

  可是,可是,黎初遥,我放弃一切,变成另外一个人,我只是想要和你在一起,只是想,每天都看见你,这样都不被允许吗?

  阴暗的小巷里,最终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他跪坐在那,像是一具坏掉的木偶娃娃,无法动弹,了无生趣。

  就在这时,静默的小巷里有脚步声响起,他竖起耳朵,睁大眼睛,扶着墙壁,直起了他已经僵硬地身体,是她回来了么?是她…想要原谅他,再给他一次机会么?

  只要她愿意,只要她愿意原谅他,那他一定会好好做的,好好做她的弟弟,再也不敢有非分之想。

  黎初晨扶着墙壁往外走着,他想早一点见到她,他怕她走到巷口的时候又后悔了,而离开。他愿意多往前走一千步,一万步去接她,只要她愿意回头看一眼。

  可是,脚步声却重叠起来,听起来不像是一个人的脚步声,李洛书走道巷口往外看,只见刚才追债的六个人刚从小巷口路过,背对着他,往黎初遥离开的方向追去。

  是他们!

  不可以!不可以让他们伤害姐姐!不可以!

  “喂!我在这呢!”黎初晨对着他们大喊了一声,追债的六个男人回过头来,望向发出声音的地方,那是一个偏僻的巷子,如果那个男孩不出声的话,他们根本发现不了。

  “是那个拿燃烧瓶烧我们的小子!”

  “是他!”

  “抓住他!”

  六个男人转身就堵住了巷口,而那巷子是个死胡同,黎初晨退到墙角处,已经无处可逃了…

  那剃着光头,纹着纹身的男人,咧着嘴凶狠地阴笑着:“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非要闯!那女人呢?交出来我们就放过你。”

  黎初晨一如既往地安静,他垂着双眼想地狱么?

  从她离开的那刻起,他的世界就已经是地狱了。

  还有什么地狱,是比这个更可怕的呢?

  没有了吧…应该。

  即使是这般猛烈地暴打,即使是死亡,也不会比她给的地狱更可怕的…

  “这小子是不是傻的?老子下手这么狠他连哼也不哼一声!”

  “看来你还是不够大力啊!”

  “妈的,让我来!”

  “好了,别搞出人们来。”

  “妈的,你们谁用刀子捅他了。”

  “我不是看他不叫么?”

  “妈的,你当是和女人上床呢!非要叫你他妈的才爽!”

  “操,快跑吧,出人命了!”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小巷里,又剩下了他一个人,他知道,他的胸口一直不停地往外流血,口袋里明明装着手机,却动也不想动。

  他像是一个被打烂的破布娃娃一般躺在那里,他缓缓的抬起手,借着昏暗地灯光看着自己手心的掌纹,命里说,天煞孤星的归宿是暴尸荒野。

  他苦笑了一下,闭上眼睛,似乎又回到小时候,那座他们留恋的小学,那个教室,那个窗户。

  窗户外面又一个俊俏的小女孩,对着窗户里面喊:“黎初晨,快出来,给你好吃的。”

  他笑了,站起来想跑过去,却听见身后传来一道欢快的声音:“哎!”

  一个小男孩从他面前跑过,灿烂的笑容像春日的晨光一样温暖,他跑到女孩面前,从她手心拿走了一袋零食,笑眯了眼,用清脆的声音说:“姐姐最好了!”

  他眨眨眼睛,低下头,也跟着轻声说:“是啊,姐姐最好了。”

  他歪着头笑了,缓缓张口,和记忆里的声音同声到:“我最喜欢姐姐了。”

  离巷子不远的拐弯处,黎初遥扶着墙壁缓缓往前走着,李洛书的哀求声依然在脑子里回响,她在犹豫,她在挣扎,她知道他对她好,她知道他和韩子墨不一样,她不该说那么过分的话。

  可是…可是她真的没办法接受这种近乎乱伦的感情。

  一想到他哭泣着哀求她的样子,他伤心绝望地样子,她就忍不住哭了,她也不忍心伤害他呀,只是,她接受不了,真的接受不了。

  初晨,你为什么要说这种话呢?

  我们当亲人不好吗?

  亲人是可以一辈子的呀…

  爱情,那都是骗人的,都是可以转身就丢的东西。就像韩子墨那样,想也不想,毫不犹豫地就背叛了。

  初晨,不要对我说爱,我不要你爱我,我只想你当我的亲人,我的弟弟,一辈子都可以在一起地存在。

  初晨,明天见面,我们重新再来好么?

  黎初遥留着眼泪,扶着墙蹒跚地往前走着,与她只有一墙之隔的地方,安静地躺着一个少年。他独自躺在小巷里,眼睁睁地望着自己地暗鲜血缓缓的往外流着,流成一道小溪,流成一汪浅滩

  他的眼神如一潭死水,毫无求生之意…

  而她,就这样,就这样,扶着墙壁,往前走,往前走。

  离开那阴暗的小巷,做下了此生第二件最后悔的事,第二件,她想用生命去改写的事…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