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兄弟连斯蒂芬·安布罗斯心机竹马香弥豢养佳人莫辰失落五百年的爱艾雪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大人物的克星 > 第十章

  「我住这里?!」

  符青青抬头,惊愕地仰望着那一栋在电影中才看过的高级大厦,楼下有穿着英国仆人制服的门房,帮忙开奢华的雕花木门,开了门以后,里面还有一脸恭敬地上来帮忙提行李的服务生。

  「是啊!我也住这里,公司的十个员工都住在这栋大厦里;这是我旗下的产业之一,所以别又跟我提到浪费,也不准因为要住这么好的地方而生气。」趁她还没说出口之前,蓝擎绅先堵住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自然而然地就会考虑到,要从符青青的角度去看事情,所以,安排她来住这时,他早想过她会为了来这种好地方住而生气。

  符青青瞄了他一眼,嘴角抽了下,但最后,终究是什么话都没说出口。

  「好啦!进来吧!」他拉着她的手,走过大厅,来到电梯前,电梯门开了后,一个年轻的美国人站在里面,「这是罗伯,这电梯的门房。」

  「您好!」符青青用英文跟那个服务生打招呼。

  「-好!美丽的小姐。」罗伯是个有点秃头的可爱年轻人,笑咪咪的样子,让人不由自主地对他产生好感。

  「咦?哇!好漂亮的椅子。」

  符青青讶异地发现,电梯里还放着两张维多利亚风格的古董椅。

  「那是给老人家用来歇脚的,有些人年纪大了,会有点行动上的障碍,这种椅子还蛮好坐的。」蓝擎绅说明着,不过,他当然不会让她知道,这两张椅子的价钱足以买下一栋小套房。因为这两张椅子可都是货真价实的古董!

  「给老人家坐的?你买的?」

  「嗯!」又是含糊地应了声。

  符青青笑了,因为她好感动,没想到他竟然是个如此贴心的人。

  除了知道他是个非常聪明、非常有才气,让全世界的大企业都渴望纳揽跟依靠的人才外,她想,或许他有一颗连自己都没发现的温暖的心……

  她想得出神,一点都没发现,自己歪着头打量着他的模样,全透过电梯的光滑镜面,映在他的眸底。

  「-在看什么?」她的凝视,令他开始觉得这个电梯升得好慢。

  老实说,在机场时,他就想把她抱进怀里,狠狠地吻个痛快!

  天啊!他现在好想接近她……

  「啊?」一听到他说话,她才发现他正透过镜面在看她,「没有!」她一脸镇静的否认,但是,那张粉嫩的脸蛋,却隐约地浮出一抹红晕。

  那红晕,看得那双褐色的眸光变暗沉了。

  一个星期没见到她,虽然每天都有通电话,可是……他还是觉得好想她。现在,他们两个这么靠近,电梯里还洋溢着她的发香,勾引得他心荡神驰……是哪种洗发精香味可以这么持久?久到她坐了这么久的飞机依然香气迷人?他也许该探一下这类的化学工业,好赚个大钱……

  「我们……是不是到了?」

  符青青突然出声,打断了他的遐想。

  他一回神,才发现罗伯正带着有点错愕的眼光,看着他刚才发呆失神的样子。

  褐眸一-,俊美的脸上浮起了一丝羞赧的浅红,他领着她走出电梯,「行李放着,我自己提进去就好了,罗伯。」他说。

  「那个小姐……也要一起住这里吗?」罗伯很讶异的问,因为,在这之前,蓝擎绅从来没带女人回来过。

  这栋大厦里住的每个人,除了蓝擎绅这个老板以外,其他人都是携家带眷的住在这里。

  「没错!」

  「可是,您不是规定只有家属才能住同一层……」

  「罗伯!」他温和而坚定地打断他的话。

  「是!」

  「下楼去!」原本温和的眼眸,瞬间幻化出杀人的光芒,表情也跟着狰狞起来。

  蓝擎绅这一变脸,吓得罗伯立刻按下按钮,关上电梯门。

  等到电梯门一关上,他立刻转头看着她。

  原本以为她又会问,刚才罗伯说酌话是什么意思?但没想到,符青青却没在他身后听他们的谈话,反而是走到前方,忙着看那漂亮的走廊。

  走廊的尽头两端,各有一道门,一边是希腊女神浮雕的门,另一边则是罗马战神。

  「我住哪一间啊?」符青青问。

  「那间,我给-磁卡开门。」他指着希腊女神的那一端,拿着磁卡的手,握得紧紧的,好压抑住现在就想把她按到一旁墙上,好吻个痛快的冲动。

  「谢谢!那行李我自己提过去就……」

  她弯身提行李,同时想接过他手上的磁卡,可是,她却发现没办法把磁卡从他手中抽出来。

  她只好仰起头看他,突然间,她脸上那感激的微笑僵住了,因为,她看到的是一双深沉得不见边际的眸子,彷佛要吞噬了她,吞噬远整个空间……

  他的眼睛锁着她的,她移不开,也不想移开。

  她很害怕……但是,却又莫名地期待着,期待着一种连自己也不清楚的事情发生。

  蓝擎绅深深-凝视着她,缓缓低下头,离她越来越近,就连呼吸的气息,都几乎要交融在一起时,突然间,一阵伍佰的「爱情限时批」的音乐声,让嘴唇快要碰触在一起的两个人,仓皇分开。

  「唉啊!是我的手机……」符青青的脸颊红通通的,全身的血液都不安分地窜流着,她慌忙地从随身的小手提袋中,拿出年代有点久远的手机,「是我弟打的!真是的!跟他们说国际电话很贵,不要随便乱……咦?你干嘛?」

  她正要接听手机时,却突然被他接了过去。

  「喂!」低沉沙哑的声音带着浓厚的不悦,「她已经平安抵达,我们在忙!不要来吵!」简单地说完话,他就挂了电话。

  「啊?」符青青错愕地看着他,没想到他竟然抢过电话,还说这种话,「你怎么这么霸……」

  突然间,她被一股不轻不重,却坚决不已的力道压往墙上。

  凤眸愕然的圆睁着,然后眨了眨,又眨了眨,想要看清楚这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的俊美脸庞,还有,那离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的薄唇……

  终于,凤眸浅浅地微闭了起来,她认输了,对那温暖而紧贴着自己的唇的感觉认输了。

  那种淡淡的男人气息是这么的好闻,他的拥抱是这么的温暖,而他的亲吻是这么的霸道,又令人难以拒绝……

  他用温柔的力道贴着她的身体,将她压在墙壁跟他的中间,一波波欢愉的暖流,从两人接触的地方,散流到全身各处,让她浑身发软、口干舌燥……原本紧闭着、只是让他的唇贴住的双唇,这会儿已经不自觉地微张。

  这是个邀请!他无法拒绝的邀请!这辈子他从来没有过如此激昂、兴奋过……

  管她先前什么工作约定!任何狗屁该死的约定,都不会比这一刻的感觉更对!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用湿润的舌尖,舔开了她那甜美温润的粉唇,他要更多的她……

  而她,也是处于意乱情迷中。

  只不过,过了几分钟后──

  「等等!」她突然推开他,然后低头看着自己那件已经被褪到腰间的洋装,她顿时不知所措。

  「不!求-……」现在要他停,除非打昏他!

  「这样不对!我不该……」她慌张,又渴望……矛盾的感觉扯得她几乎要撕裂了。

  「-不喜欢吗?我想要-!-不想要我吗?」

  他用单手紧紧地抱住她,将自己的温度化为一波波性感的电流,不停的震撼着她。同时,也无法压抑的,轮流用另一只手跟舌头,不停地爱抚与舔吻着她,这刺激让她更忍不住在他的怀里拱起身子,想要更多的贴近。

  「我喜欢……但……这不该……我是来工……」

  「工作并不会影响谈恋爱,不是吗?」他停止吻她的动作,抬起眸来看着她。

  「但是……」凤眸底下,闪过一抹心慌。

  「但是什么?-在怕什么?怕我吗?」

  「不……没有……」

  她想推开他,但是他不肯放手,「不行!除非-告诉我,-在怕什么?」

  「我……不懂得谈恋爱……」

  「嗯?」他怀里那原本柔软性感的身躯,渐渐地僵硬起来。

  「我不懂谈恋爱……我只知道赚钱、照顾弟弟……恋爱这种事情,对我这么理智的人来说,根本就很难……」

  「-认为自己对弟弟们没感情吗?照顾他们不是-心甘情愿的,只是-不得不做的工作?」

  「当然不是!我爱他们,他们是我的家人啊!」她瞪着他,「你怎么能说我只当那是工作呢?」这简直是一种侮辱!

  他给了她一个吻,「傻瓜!」

  「啊?」

  「-是个傻瓜!照顾弟弟是-发自内心的感觉,谈恋爱也一样啊!如果-不会谈恋爱,那我教-就好啦!」

  「擎绅……我……」符青青看着他,心底有一股跟欲望完全不同的澎湃……可是,感动归感动,她还是害怕,害怕旧事重演,害怕他最后还是跟别的比较会谈恋爱的女孩子在一起……

  「万一我都教不会呢?万一我很笨……真的不懂得如何谈恋爱呢?那你会……」会去找像是路馨真那样的女孩子吗?

  他从她的眼底,看出她的疑问。

  「没有人会别人的谈恋爱方式,青青,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是-表达感情的方式,就是我要的!」

  「可是……」

  「所以现在,-先闭上嘴……不对!不要闭……」他的唇贴近她的,「只要-用心感受,那就是我要的了……」

  这个伴随着真挚告白的吻,终于吻去了符青青脑中仅存的理智,再多的害怕、再多的恐惧,也无法阻止她接受他……

  她投降了!

  彻底投降在他的任性霸道跟温存里……更也许,还有其他什么让她投降了,只不过是她没有察觉。

  现在,只要有他这样的承诺……就够了!

  「很痛!」她抱怨的声音里面,有着愉悦的笑意,凤眸亮晶晶地睁着,望着身处的地方。

  这是一间用淡粉跟深蓝色系,以欧美现代风跟希腊地中海风格为主的大客厅。

  他说要带她到床上的,但是,两人却只来得及到希腊女神的客厅,当他们看到那铺在湛蓝地砖上,纯白色的长毛地毯时,就再也没有能力走到卧室里去了。

  而希腊女神的门开着,她的行李还在外面的走廊上。

  「抱歉!等一下会温柔一点。」

  躺在她身旁,低沉的声音微带着欲望的沙哑,刚才,他经历的又是一次破天荒的感觉,这女人……到底可以带给他多少次的破天荒呢?

  「等一下!」

  不管身子再酸再痛,她还是忍不住要从地毯上坐起身,「你……你太过分了!在我来纽约之前,你还答应过我,绝对不会做任何我不愿意的事情。」

  「-刚才不愿意吗?」深沉的褐眸凝着她。

  「我……」

  她看着躺在地毯上,慵懒地舒展着四肢的他,老天!他是这么的健美、优雅……还有那双眼,闪烁着如上好琥珀般的光辉,映着落地窗外的阳光,成为耀眼的流金,而他还用这种目光凝视着她……

  天!他好迷人啊!迷人到叫她害怕……怕自己根本不够资格拥有他!

  「嗯……这里好像皇宫。」她突然抬头,凤眸眨了眨,故意看向四周,答非所问。

  「想逃?」

  褐眸里闪出笑意,他随即握住她的手往下拉,强健的身躯反过来压住了全身赤裸妁地。

  老天!符青青竟然有这种个性?不敢承认对他的欲望,还选择当缩头乌龟转移话题。

  「啊!讨厌……」

  「胆小鬼!」

  他低下头,吻住她,而她又轻易地陷在他的吻中。

  等到她终于可以去拿自己的行李,同时好好地打量自己即将要暂住一个月的新家时,已经又是一个钟头以后的事了。

  而他,还赖在客厅里不肯走。

  修长健美的身躯上,只挂着一条性感四角内裤的他,坐在那里看着他刚才从自己家里,拿来的几本没拆封的杂志。

  而在开放式的厨房里,用冰箱里原本就准备好的一堆食材,煮着大卤面的她,好几次忍不住偷偷地看向他。

  慢慢地,她的眼神从崇拜变成了困惑。

  「你……杂志翻这么快,真的有在看吗?」

  在端面上桌时,她忍不住提出疑问。那几本都不像有很多图片的杂志,可是,他却翻得很快,而且还常常会在某几页中停下来一会,接着又继续翻。

  「嗯!」他点点头,起身走向餐桌。

  闻着面香看杂志的感觉挺不错的,他打量了一下四周,也许他该考虑把办公室移到这边来。

  当初在设计罗马战神那间房子时,他坚决不要厨房,偶尔有厨师来他住的地方帮他做饭时,都是用这间希腊女神里的厨房,但现在……他有点后悔了!

  他该打通这两间房子的,把办公室移来,把主卧房弄在两间房子的正中央,然后每天跟她一起睡……

  他迅速地动着脑筋,不仅是想着纽约这里的房子要怎么改,同时也在想自己在各国的那十几间房子,要怎么增建厨房,弄成适合他跟她一起居住时该有的模样。

  「你都记得吗?」

  她坐在他对面,翻着他刚刚看的杂志,发现自己都看不懂!除了一本英文的商业周刊外。

  「嗯!」心不在焉的应着她的话,他的心思已经全然被嘴里的美味所占据。

  他请来的是什么笨大厨啊?一样是中国城买来的食材,为什么她弄得就这么好吃,而那大厨还只会怪材料不好?!

  「那……」符青青随手翻到一页她还算看得懂的商业新闻,「第六十页的芝加哥大记事是什么?」

  「索安气化工程宣布倒闭的消息,今年八月二十六日法院会宣布它的厂房招标,主事者罗伯.安维尔现在正积极的跟几家公司洽谈收购事宜。

  不过那几块地没有用,因为已经被污染得很彻底,除非有金主愿意接受低于百分之二的获利,把那几块地标下来,丢给我来重建,否则,买下那些地产的公司一定不久后会倒闭……-这样看我干嘛?」说到一半,他发现她停下吃面的动作,像呆掉一样看着他。

  「你……没事!」她惶然地摇摇头。

  天啊!他说的前面两句是那则新闻的重点没错!而后面的话,则是他已经想好该如何处理这件事的过程……

  她第一次深切的体认到,他的确是个天才没错!是个自己远远所不及的天才没错!她……真的配得上他吗?

  褐色眸子不高兴地-了起来,他感觉到了,感觉到她才敞开不久的心,正在慢慢地退缩中。

  「什么叫没事?-想说我真是个天才,对不对?」

  「啊?」她脸上有被说中心事的羞窘。

  「-也是啊!这种面不是普通人可以煮得出来的,说实话,要我背下所有的食谱不是问题,但要我煮出这样一碗面……」

  说到这里,他停下,呼噜噜地把最后的面汤全吞进嘴里,然后满意的舔舔嘴,才又继续说下去:「算了吧!我想我煮一辈子也煮不出来,所以,这等重责大任,还是交给-吧!」他说着说着,突然发现,她用一种很诡异的眼神看着自己。

  「-……这样看我干嘛?」

  「没有,只是没想到,你也懂得赞美。」她含蓄的说着,但是,凤眸里的笑意却满满地快要溢出来了,连那勉强抿着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朵边了。

  真是没想到,他的认可竟然让她听了这么高兴心旭么快乐!

  「-取笑我?」他皱眉,绕过桌子,缓缓地靠近她。

  「没有没有!你干嘛……」

  「俗话说的好,饱暖思淫欲,接下来,当然就是……」他笑了,在她坐着的椅子旁边半跪下来,然后俯身向她,用舌尖轻轻地舔去,她那粉嫩红唇旁的汤渍。

  「不要!我还要吃面……我没吃鲍……啊……」

  又来不及了!

  她老是来不及在他进攻她之前,坚定自己的心意,更别提来美国之前,她还千交代万交代自己,要用一个月的时间,来打消他想娶她的念头!

  可现在,她却在来这里的第一天,就这样赔了身心……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为了他,她已经变得不像自己了,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半个月后的曼哈顿慈善舞会举行时,-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你说什么?」

  收着碗筷的符青青愣了下,回头看那个坐在大办公桌前,一脸认真的盯着电脑,还边吃面的人。

  她在这里跟着蓝擎绅做事,已经快要一个月了。

  她白天当实习助理,跟在蓝擎绅身旁,和他那些横跨各种专业领域的菁英们学习着,而夜里──

  每当剩下蓝擎绅一个人时,她就帮他煮点消夜,做点非助理……而是女友该做的事情。

  她也曾经想过,要帮熬夜加班的大家煮消夜,但是被蓝擎绅拒绝了,他只准她煮给他吃,这种任性的霸道,让她在又气又恼之余,更无法自拔地爱上了他……

  没错,她真的已经爱上了他!

  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领悟的,这领悟来得就像白天与黑夜的交替,是这么的自然……

  对于他以前一直挂在口中,说要娶她的事情,远不及现在每天相处的感觉来得真实!从她父母死后,她第一次感觉到,原来在这世界上,也有她能放松的地方,也有……她可以停靠的港湾……

  「曼哈顿慈善舞会啊……」她那有点脱轨的思绪,回到了他的问题上,她忍不住皱着眉头说:「我那时候应该已经回到台湾去了啊……」

  她边说,边偷观着他的表情,可惜,什么都看不到,他像是鸵鸟把头埋在沙子里一样,把自己的头埋在文件堆里。

  唉!轻轻地在心底叹口气,她知道自己该走了,没有理由可以留下来了!

  他没开口要她留下,她也不敢留,虽然……她的心在这里、在纽约、在他的身边……

  「是啊!-还是急着回台湾去开记者会,澄清我们之间的关系,对吧?」

  他埋首在文件中,始终没有抬头。但那勉强装着镇定,实际上却紧张不已的语气,听在符青青的耳中,却让她忍不住泛出笑意,给了她一丝希望。

  如果他不愿开口,是否该由她来开口呢?

  「澄清关系?啊!你是说……我要澄清我们之间并没有婚约这件事啊?」

  「嗯……」从文件堆中回应的低嗓,闷闷的、又懊又恼的……

  他感到一股气无处可发。可恶!他还是无法打动她吗?

  他一直试图驾驭她,试图控制两人之间的关系走向,但是……他做不到!

  跟煮出那世界一级美味的面一样,他这天才另一件做不到的事情,就是驾驭两人之间的关系!

  「那本来就是要澄清的啊!」

  她理所当然的话,让他身子一震,明明有心理准备,但还是被重重地打击了一下。

  「不过……」她压抑着笑意的声音传来,「现在要是否认我们两个之间有男女关系的话,实在又太假了,再说……」

  「再说什么?」低嗓里满是紧张跟害怕,他怕她又再度想离去。

  过去他的霸道能留下她,但是经过这一个月来的相处,越是了解她,就越是知道自己不该掌控她,她的美丽正是来自于她的独立自主、有思想、有个性……

  他爱上的……就是那样的她!

  就是因为爱,所以,让他再也无法这么任性的想要控制她。

  而等了半晌,他才听到她似乎在用一种刻意表现无奈的语气,继续往下说:「再说……我现在又想嫁给你了!唉!怎么办呢?像我这样去开记者会,还硬说我们之间没关系的话,那不就是欺骗……」

  「真的?!」

  花了老半天时间,才消化掉她话里意思的蓝擎绅,猛地抬头,大动作地弄翻了一桌文件。

  写着各国文字的纸张,在空中飘着,他那高大的身躯,转眼间已经冲到她的面前。

  「-……」不期然的,他激动地有点打颤,「真的想嫁给我?」

  「是啊!」她笑意盎然,满面春风,看着他那带着喜悦的失措模样,不禁感到可惜,要是手边有摄影机或相机,拍下他这一瞬间的表情就好了!

  她会一辈子回味无穷的。

  「太好了!」他紧紧地抱起了她,无法免俗的让她的身子在空中转起圈圈。

  「我爱-!符青青!我爱-!我爱-!我爱-……」

  他像个任性的大孩子,得到最喜爱的玩具一般,高兴地让自己的声音在办公室里狂热地回响着,而在他的声音之外,有个轻柔悦耳的嗓音,用近乎耳语般的声调说着:

  「我也是──绅……我也爱你……」

  她感觉到他的身子深深地一震,随即,搂她搂得更紧了。

  好紧好紧,紧到她几乎无法呼吸了。不过,没关系,她不在乎……一点也不在乎了!

  只要他还在,只要还能看到他……

  她……非他不嫁了!

  这爱情,她知道,一辈子都不会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