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小气新娘艾佟高门席绢追梦行动岚云他杀的疑惑内田康夫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大人物的克星 > 第九章

  接下来那一星期,虽然她努力地维持着小吃店的运作,但是,熟客越来越少,来的反而是一些要凑热闹跟想上媒体的人。

  所以,她还是决定把小吃店先收起来。

  于是,她变卖了小吃店里的器具,唯一舍不得丢的是,那块从她父母还活着的时候就有的招牌,所以,她把招牌搬回家,搬回那个不久后就会没人住的家里。

  而她的毕业典礼,也正如她所料的,变成了镁光灯的焦点。

  许多的名人子女都跟她同一天毕业,但是,各大媒体新闻报导上,几乎全是她的消息,纷飞而至的各种褒贬,她没有一个在乎,因为,那些全部都是不客观的评论。

  但,唯一让她困扰的是,过去那票从丧礼后就几乎没见过的亲戚们,全都打来电话或登门拜访。

  很多人问她婚期什么时候,再不然就是暗示她,他们需要金钱上的帮助,而对于这些无论是明着或暗地里的要求,她都只回一句话──

  「抱歉!我还没打算跟他结婚,我目前也没能力可以帮忙。」

  她认为自己说的非常中肯,但是,那些亲戚却觉得她在故意刁难。

  「唉……」

  一想起这一个星期来,有如坐云霄飞车般的心情,她不免深叹口气。

  拿起了装着她少得可怜的衣物的旅行袋,她环顾着这间屋子的四周,里面有着她跟父母的回忆,甚至还有……她望向他坐坏的那张沙发……

  她摇摇头,轻笑。

  锁上家门后,她就要迈向全新的人生了!心情不自觉地飞扬起来。

  不管未来会如何,这一刻,她其实是很感激蓝擎绅的,因为,是他的出现,才让她此刻感觉到了这双可以展翅高飞的翅膀。

  她将要飞去纽约跟他相聚……不!是一起工作!

  他已经提前一个星期去了,他没有做到要陪她出席毕业典礼的承诺,不过,她不在乎,因为,更令她感动的是,他竟然请他的爸爸妈妈前来,陪着她的弟弟们,像家属一样见证她的毕业典礼……

  她看得出蓝妈妈是真心地喜欢她的两个弟弟,所以,把他们暂时放到蓝家去,她也很安心,只是,这样做真的好吗?

  她向来靠自己靠惯了,突然之间,不但把自己一个人丢到美国去,连弟弟们也被她暂时搁下……

  万一有一天,蓝擎绅也像其他那些受不了她这么理智又独立的人一样,决定要离开她,留下她一人独自奋斗呢?

  天啊!她在想什么?

  她现在比十七岁那年,更有能力照顾好自己跟弟弟们,她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除非是……

  「啊!是-啊!」突然,旁边有个女人的声音响起,打断了符青青的回想。

  「嗯?」原本闭着眼睛的符青青,睁开了双眼,不解地看着身旁的女人。

  她旁边本来没有人的,但现在,却有一个拿着酒杯的女人缓缓落坐。

  那女人看起来跟她差不了几岁,但是,她时髦的装扮,优雅的举止,连手指都完美无缺地上着法式指甲的雍容模样,看起来就好像是从杂志里走出来的模特儿一样。

  「抱歉……我……认识-吗?」

  「我是路馨真,-没看过电视吗?」对方显然有点不高兴。

  「嗯?路馨真?」

  「是啊,我常常上时尚节目啊!啊……抱歉!」

  那女人用一种很蔑视的眼光,从头到脚打量她后,才又说:「我想-一定没看那种节目吧!像在头等舱里,要找到-这种格调的人,还真不多呢。」

  那明显鄙视的语气,让符青青的眼神沉了下来。

  「是不多!抱歉,我要睡觉了,不陪-聊了。」她想结束两人的谈话,没想到路馨真却不死心。

  「不陪我聊是吗?告诉-,我认识蓝擎绅喔!」路馨真故意用一种很暧昧的语气说。

  「喔?是吗?真巧,我也认识他。」符青青现在连那种礼貌疏远的微笑,都不想挂在脸上了,她直接瞪着对方。

  「我当然知道-认识他……不过,我想电视上的那些八卦不会是真的啦!」

  「什么意思?」

  「意思是就算擎绅表面上说要娶-,一定也是为了故意气他那个养母的。」

  「养母?」

  「是啊!」路馨真故意挑起那漂亮的眉毛,「-不知道吗?唉呀……这种事如果是未婚妻的话,一定会知道的吧!」

  「……」符青青说不出话来了,心隐隐地抽痛了下。

  她不该有这种反应的,她本来就没把蓝擎绅说要娶她的话,当成一回事啊!可是……这个小姐说的话,为什么听起来叫人好不舒服。

  「所以说嘛!他才不可能真的想娶任何人呢!哼……笑死人了!-连他是私生子的这件事都不知道……唉!台湾的媒体啊!就是没事喜欢乱凑热闹,把没的事写得跟真的一样,无聊!」

  路馨真自顾自的说完,就起身离开了。

  符青青看着她走回自己的座位,然后好像跟旁边的人说了些什么,接着,她旁边那个女人抬起头来看着她,然后两人又一起窃笑。

  符青青闭上眼,深呼吸一口气。

  那个女人到底是来干嘛的?她给人的感觉,就像那天来她摊子前面示威的女人一样,专门以贬损别人为目的,真是无聊!

  不过……

  她沉思了下来,蓝擎绅是私生子?这件事为什么没人跟她说过呢?虽然蓝擎绅长得跟蓝妈妈很不像,但是,她从没想过,这是因为蓝擎绅是私生子的关系……难道……他真的像那个女人所说的,因为不把她当成一回事,所以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没跟她说?

  不……

  她猛摇头。

  她就是不希望蓝擎绅把自己当一回事啊!她希望这个可笑的婚约,最后还是可以取消的啊!

  「-真的这样希望吗?」突然,心底一个小小的声音冒了出来。

  「-不是很喜欢蓝家爸妈的热情吗?很高兴那天他们像自己的父母一样,见证-的毕业典礼,还帮-拍照,跟-合照……

  当-跟蓝妈妈承诺,说要与蓝擎绅培养更深的感情时,难道-不是也希望能更深地认识他吗?」

  唉……

  不知不觉地”她深深地叹了口气。

  心底这些小小的声音,她一个也无法反驳啊!

  美国,机场入境大厅内。

  符青青看到蓝擎绅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人群之中时,她才愕然地发现,原来在飞机上的自己,有多么地不安。

  而他,让她莫名地安心下来,就好像……回到家的感觉一样。

  他望着她的神情,看起来是这么地耀眼、充满活力,虽然脸上的胡渣有点多,但是,他依旧非常的帅!

  「-来了。」

  他走到她面前,难得看到她穿牛仔裤、T恤以外的服装,她今天穿的是一件活动方便的深色洋装,完全衬托出她纤细柔美的身绥。

  他微笑,忍着想把她揽进怀里的冲动,因为在符青青答应来这里一个月的时候,他早已答应她.绝对不做任何毫不告知,就自作主张的举动。

  「嗯!抱歉,打扰了。」

  看到眼前这个礼貌的蓝擎绅,她有点不习惯,因为他原本是这么地任性,这么地自以为是,但现在,因为对她的承诺,所以他改变了。

  莫名地,她心里一阵暖。

  「才不会!-的行李呢?」他看看她的脚边,只有两个行李袋。

  「就这些。」

  「就这些?来一个月只带这些?」蓝擎绅忍不住皱眉,他印象中女人出门都会带很多行头的。

  「是啊!我只有两套正式一点的套装,剩下的就是一些T恤跟牛仔裤。」她笑笑,自己提起行李,没想到,才拿到一半,就被人接手过去。

  「走吧!改天有空再帮-买衣服。」

  「不用了,我才来一个月而已。」符青青皱皱眉头,抗议他的浪费。

  「一个月也是天天要见人啊!-才两套套装怎么够?-到底想不想跟在我身边学东西?」说着说着,他的语气又回到了惯有的自作主张。

  「……」符青青板着脸,瞪着他。

  「……」蓝擎绅也瞪着她,嘴唇动了下,却没发出任何的声音。

  该死的!为什么老天要让他喜欢,这么麻烦的女人呢?!想宠她还被她嫌浪费!

  索性,他转身不再看她,用行动来拒绝她的拒绝,径自往前走,「反正我就是要买给-!」他边走边咕哝着。

  看着他提着她的行李,领着她往停车场走时,跟在他身后的符青青,终于忍不住笑了,原来,这就是被宠的感觉吗?这种感觉真好!

  可惜的是,这种感觉维持不到两秒。

  「擎绅,亲爱的!」一个有点熟悉又可恨的女人声音,在两人背后响了起来,符青青本能地感觉到了某种威胁出现。

  她看着他停下脚步、看着他的眸光越过她头顶,投向她身后,然后他放下她的行李,张开双臂,迎接着那个女人。

  她转眸,冷冷地看着那个路馨真,一脸笑得灿烂美丽,优雅地跑过她的身旁,投向蓝擎绅的怀里。

  「嗨!好久不见!」

  「是啊,小真,怎么这么巧?」蓝擎绅点头,然后放开路馨真。

  「这不是巧,是有缘分啊!人家这次是来当美国大学国际标准舞的评审,本来还想说要约你见个面、约个会……」

  说到这里时,路馨真攀上蓝擎绅宽阔的肩膀,在对上符青青的眼神后,还故意给了她不屑的一瞥。

  「但人家却没想到会一下飞机就看到你了,真高兴!」她边说边吻上他的脸颊,红红的印子,立刻留在蓝擎绅那俊美的侧脸上。

  「是吗?我也很高兴遇到。」

  蓝擎绅巧妙地推开路馨真,转头看向一脸冷沉的符青青,他接着向路馨真道:「我跟-介绍,这是我的未婚……」

  「我是他的员工,来美国实习的,路小姐。」符青青截断蓝擎绅的话,语气是冰冷的。

  发现这个现象的蓝擎绅,不禁眉头一扬。

  怎么回事?她怎么显得如此具敌意?还一副不想别人知道她是他未婚妻的样子?

  「喔……是吗?-叫什么名字?」

  路馨真的回答更让蓝擎绅觉得有趣。

  这个路馨真是他交往过众多女子当中的一个,但两人之间的关系,向来仅止于偶尔见面约会、上个床而已。

  但今天,路馨真突然会变得如此热情,想必是困为早就知道符青青与他的关系。

  只是为何……她要装作不知道呢?

  「我姓符。」她走到蓝擎绅身旁,拿起自己的行李,然后瞪着他脸上那个残留的口红印,「谢谢老板的帮忙,我自己提行李就好了。」

  她一说完,就拿起行李要往停车场的方向走。

  「等一下!青青……」

  「唉唷……别走啦!」路馨真拉住想追上符青青的蓝擎绅,「人家好不容易才遇到你……我好想你喔!」

  「小真。」蓝擎绅微笑地看着她。

  「嗯?」路馨真那性感天真的笑眸底下,闪过一丝得意的光芒。看!蓝擎绅还是在乎她的!什么未婚妻嘛!这么不入流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拐到蓝擎绅的心呢!

  「我没亏待过。」

  「咦?」

  「但是,我想……」他拉开她抓住他的手,然后轻声的说道:「我们各取所需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未来……-不会想当我的敌人的。」

  「啊?」路馨真讶然地看着蓝擎绅,他脸上虽然挂着微笑,但是眼底的寒意却叫人发抖──

  这是怎么回事?蓝擎绅不是向来都对她很好的吗?

  「就这样,好好保重自己。」蓝擎绅微笑地对她点头,接着,转身就跑向符青青离去的方向。

  路馨真呆呆地望着他离去,暗自懊恼……可恶!看来,她的男友名单又要少一个人了!

  哼!

  由于停车场很大,所以符青青气归气,但也没笨到自己去停车场,她只是站在通往停车场的电梯前,就不动了。

  而她才站定没两分钟,那低沉中略带喘息的声音已经追了上来。

  「青青……」

  「……」符青青撇开头,故意看向跟他所在位置相反的另一侧。

  「生气了?」

  「没啊,有什么好生气的?」才说完这句话,符青青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因为,她现在听起来就跟那种小心眼、爱嫉妒的女人一样。

  不过,此刻耳边却传来低沉的笑声,教她忍不住转头瞪他,「笑什么?」

  「没有。」蓝擎绅很聪明地选择闭嘴。

  符青青眼一-,这男人脸上的口红印还真剌眼!

  「我告诉你,我这次来,是来帮你工作的,跟未婚妻的事情无关!」

  「好!」蓝擎绅点点头,很有风度地决定表面上同意她。

  「所以,我希望我们之间的关系,就是上司跟属下之间那种单纯的关系。」

  「嗯……」

  蓝擎绅含糊地应了声,然后接过她手中的行李,走向刚好开启的电梯门。

  符青青本来想抗议他的含糊应对,但是因为后面还有一大堆人,所以她只好先进电梯。

  等到上了车后,符青青才又开口:「你刚才嗯什么?好就好,不好就不好。」

  「嗯……」

  蓝擎绅调整后照镜,发现自己脸上有口红印时,毫不在乎地抽起车上的面纸就抹掉,然后开始倒车。

  「又嗯!我来这里单纯只是工作,我绝对不会管你跟那些莺莺燕燕的事情。所以,相对的也请你尊重我,让我专心在工作上学习可以吗?」

  她真的越来越不爽了,为什么这男人擦掉自己脸上的口红印时,连点心虚的表情都没有。

  「-也管不到。」

  「啊?」

  「-说的莺莺燕燕啊!」他把车子开上车道,然后才转头看她。

  「我管不到……对!我是管不到,我又不是你的谁!哼!」他的话激怒了她,一撇头,瞪着窗外,双手交又在胸前,方才在机场乍见到他时的喜悦,这会儿全变成蔓延在胸腔里的酸涩。

  「-是我的未婚妻啊!」

  「我不是!我是员工!」符青青瞪着窗外,原本美丽迷人的国外景色,现在全变得有些模糊。

  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这种鼻子酸酸、眼睛湿湿的感觉,是她非常陌生,也不允许自己有的。

  「如果真的需要管的话,也只有-能管。」蓝擎绅不理她的抗议,继续往下说:「不过……我已经没有任何莺莺燕燕的事情能让-管了,所以我才说-管不到。」

  蓝擎绅状似无辜的解释完后,又过了好几秒,符青青才慢慢地转头看向他。

  那双晶亮的凤眸里,浅浅地闪着水光。

  她疑惑地抬起柳眉,「可是刚才那个……」

  「路馨真是我以前约会过的女人之一,如此而已。我刚才已经告诉她,以后别再联络了。」

  「约会过的女人之一?」

  符青青的脸色有些黯然了下来,这件事提醒了她跟他之间的天差地别。

  蓝擎绅连约会的对象,都是那种连指尖也保持着完美无瑕的漂亮女人,但是,看看她,她虽然有一阵子没开店了,可是手上还是有着粗糙的茧……

  「难怪你会跟她约会,她很漂亮……」虽然她很不想承认,但是,她还是介意。

  「没错!这是我跟她约会的主因,但撇开这个,她根本没半点优点。」

  符青青看着他,一脸不相信。

  感觉到她的怀疑后,蓝擎绅心情有些许的烦闷。

  好不容易见面了,却得为这种事情闹不愉快。

  他认命地叹了口气,「我的助理都清楚我所有的约会对象,后来我有命令他们打电话给那些女人做个了结,叫她们不要再找我,但是路馨真不知道为什么没收到这讯息,我也觉得很奇怪。难道-认为我是那种喜欢上一个人之后,还会继续去跟别的女人交往的男人吗?」

  符青青严肃的表情始终没变,使得蓝擎绅忍不住越说越生气。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了解你!我甚至连你是私生子都不知道!」

  蓝擎绅一愣,顿时火气全消。

  「谁告诉-这件事的?」

  「路馨真啊!那个抱着你亲的女人啊!」一想到这里,符青青忍不住又提高了声线。

  「喔!所以在飞机上-们见过了。」

  「对!见过了,她说如果是未婚妻怎么可能不知道这种事呢?听到那句话时,我真的好气、好气……」

  「为什么气?」

  「气你不告诉我这种重要的事情。」

  「我的员工也不知道啊!」他故意拿她刚才在机场说过的话来回堵她。

  符青青一愣,一张脸涨得通红,再也说不出半句话。

  「别生气,我只是开开玩笑,这件事我没想过要瞒-,我以为我妈或我爸会告诉-,但看来他们没说。很多人都怀疑我不是我妈妈生的,因为我跟她长得一点都不像。大部分人都会有疑问,而我们家向来也不会隐瞒这种事情,不过你似乎没问。」

  「我不是没注意到,但我没想到要问。」她总觉得这种事情是别人家的隐私,没仟么好问的。

  再说,有些台湾人本来就会有荷兰等外国人的混血基因啊!隔代遗传也没什么好惊讶的。

  「为什么不问?」蓝擎绅突然转头望着她,表情好认真,「-不在乎我?」

  「没有!我只是觉得这种事情是隐私,而且我以为你只是隔代遗传。」

  「但是-问都不问!」蓝擎绅的神情中带着一抹伤心,语气也带着一丝控诉,但实际上,那双褐眸底下却闪现着得意的光芒。

  她没否认在乎他!没有否认喔!

  「我……对不起啦!我不知道事情有这么严重,你爸妈看起来很恩爱,我没想过你们家也有过这种……事情。」

  「什么事情?-瞧不起私生子吗?没错!我是我爸爸在外面偷吃留下的种,就这样,没什么好说的。」

  蓝擎绅突然放大了音量,吓了符青青一跳。

  她望着蓝擎绅那看似冷酷的侧颜,一颗心七上八下,惴惴不安,「你别生气……我怎么会瞧不起私生子,孩子没有罪啊!更何况,蓝妈妈这么爱你……」

  蓝擎绅把车子停在路边,然后转头,一脸严肃的看着她,「既然我没有罪,-也不会生气了吧?」

  「咦?」

  「因为我没告诉-这件事而生气啊!」蓝擎绅原本紧抿着的严肃嘴角,开始有点不受控制的往上扬起。

  「啊!」符青青恍然大悟,「你骗我!我以为你真的生气了……讨厌!」忍不住地,她抡起拳头就往他的臂膀-去。

  「嘿嘿……」

  蓝擎绅顺势抓住她的小手,「谁叫-要说那种话惹我生气。」

  「我哪有说话惹你生气?」

  「有啊!-一直说-来只是为了工作,甚至还说-只是我的员工。」他把她拉向自己,定定地望着她的眼,低沉的声音像是带着魔力似的说着:「告诉我,-真的只是为了这么简单的原因,大老远地跑来美国吗?」

  符青青望着他。

  那从在机场开始就不曾平稳过的心跳,再次地急速跳动起来。

  她没有自欺欺人的习惯,她想告诉他──

  她想他、思念他、感激他,在机场看到他时,更渴望能奔向他……

  「青青?」见她一直没说话,只是盯着自己看时,蓝擎绅又出声问。

  「我想……不是!不是只有这么简单的原因。」

  凤眸闪着清澈诚恳的光芒,给了一个让他心情雀跃的答案。

  「太好了!」

  他紧紧地拥了她一下后,接着道:「这样的话我就不用担心了。」

  「担心什么?」她困惑地问。

  他没有回答,只是眨眨眼,「下车吧!我们到家了。」

  「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