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大唐狄公案中短篇合集高罗佩北京往事孙睿密约缠绵颜依依尘镜蛛奁小椴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大人物的克星 > 第八章

  记者会口

  这是哪门子的记者会?

  她要的是澄清,而不是……

  她恶狠狠地瞪着眼前那几个斗大的字,上面写着──

  蓝擎绅符青青订婚记者发表会。

  难怪!

  难怪他吩咐别人给她穿的是这种连身的白洋装,还叫人帮她化妆弄头发,说什么在全国观众面前不能太难看……

  「姊!冷静点……」

  「对啊!姊,等下会有一堆记者来呢!而且啊,听说还是请那个超级名模来主持的呢!」

  早被蓝擎绅收买的双胞胎弟弟,两人都穿着一身临时订做出来的西装,紧张地拉着姊姊的手,现在距离记者会开始还有一个小时,他们只要负责让姊姊准时出现在会场就行了。

  「冷静?你们……难道你们是要帮蓝擎绅来监视我吗?」看着弟弟们脸上那有点心虚的表情,她突然懂了。

  难怪,当她从中午开始弄头发跟保养时,就没看到早上跟她打过招呼的弟弟们,原来──他们早就被收买了啊!

  「姊……我们是为了-的幸福着想啊!」

  青翔知道姊姊眼中的神情代表什么意思,他可没有出卖姊姊,他跟青岳是为了姊姊好。

  那个叫作蓝擎绅的,人长得帅、又聪明、又有钱,不但对姊姊这么好,也对他们两人很好,让他们生平第一次有机会,住到这种六星级大饭店的商务套房,还是一人一间耶!

  老天爷!这种好人,要到哪里去找啊?既然给姊姊碰上了,他们当然要帮姊姊拐住这个好野人。

  「幸福?你们以为会有什么幸福?」她的表情柔和,但是凤眸里犀利的光芒却没有减少。

  「就是-跟姊夫之间未来的幸福啊!」

  「姊夫?!」她差点怒咆出来,双眼瞪着两个弟弟,「你们喜欢被收买也就算了,干嘛连我一起卖掉啊?!」竟然还叫蓝擎绅姊夫?!

  「姊!冷静……」青岳始终只会说这一句话。

  「对啊!不冷静的话,等下会在电视媒体前丢脸耶!想想看,有多少人会盯着这一条新闻啊!万一-出丑的话,姊夫的面子不是很挂不住……」

  「我才不在乎他的面子呢!他出丑是他家的事,不行,我一定要跟那家伙说清楚,他怎么可以自称是你们的姊夫?!你们……」

  吼到一半,她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

  在记者会所在的翔龙厅外,华丽的走廊尽头,他,正站在那里。

  一袭黑色昂贵的名牌西装,让他看起来像子夜一般的神秘,那原本轻柔地垂在额头两侧的发丝,现在整齐而俐落地往后梳,露出了方正俊朗的前额,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除了原本的俊美、潇洒之外,更多了股神秘的尊贵气息,彷佛他来自另外一个世界,而非这个世间。

  而正如同符青青看到他时,说不出话来一样,当他看到她时,原本已经到口边的招呼声,也自动地消失在喉间。

  柔软昂贵的衣料,如流云般服贴在那纤瘦而凹凸有致的身躯,不过,华美打扮,却没办法遮去她那股天生独特的性格。

  她很柔,柔得像是中国古典画中走出的美人般,然而,在她的眼角眉稍,还有那紧抿着的唇角边,却隐隐地透出一股独属于她才有的刚毅气质。

  她一定不知道,此刻的她,看起来是多么地闪闪发亮,醉人心弦……

  她站在原地,而他,从走廊的尽头缓缓地走向她。

  两人的视线不曾分开过,彷佛被空气中某种强大的能量拉扯在一起,强烈的电流在两人之间劈里啪啦的作响。

  这一幕,看得一旁的双胞胎弟弟有点心慌意乱,因为,他们从来没见过姊姊脸上有过这么诡异的神情,他们互看了一眼,正想拉住姊姊的手时,突然──

  「慢着!你们要去哪?」蓝张美云跟儿子进来的同时,也拉住那两个可爱双胞胎的手。好可爱的小男孩喔!唉……她这喜欢帅哥的毛病,恐怕永远都治不好了!

  对于蓝擎绅的婚事,她很清楚自己现在也不可能干涉了,所以……嘿黑!不如把重点放在这两个小帅哥身上吧!她要把他们照顾大,然后叫他们娶老婆,接着生个漂亮的娃娃给她抱……

  啊?

  问她为什么会想这么远?当然是因为她对她那个聪明的儿子有信心的缘故啊!她相信,他一定会顺利地娶到符青青,然后让她跟这两个小帅哥有亲戚关系的!哈!

  「咦?」双胞胎有些微错愣,这老女人……不是那天那个……

  「唉啊!叫我蓝妈妈,来来来!」蓝张美云带着他们两个往厅里面走,想把走廊留给儿子跟符青青,「我们不要在这里碍眼。你们今年几岁啊?谁是哥哥?谁是弟弟啊?」

  「呃……」这老女人想干嘛啊?

  走廊里,两人相对无言许久。

  他很想赞美她的模样,但是她脸上的神情,让他知道,现在不是说那些话的时候。

  「这是一场闹剧!」她比向记者会里的那几个大字。

  他-眼,看了一下她指的方向,又看了看她,「-……真的这么排斥嫁给我?」

  「当……然!」

  她的语气有一丝犹豫,自己没发现,但是蓝擎绅却发现了,褐眸底闪过一丝自信的光采。

  「能请-给我一个能说服我的理由吗?」他边说边拉着她的手肘,往记者会旁的休息室走去。

  「我们认识不够久。」她自然的跟着他走进去。

  「这我可以安排。」他像是英国绅士般帮她拉开休息室的椅子,而她毫不犹豫地坐下。

  坐下后,她才回眸看他,「咦?你说安排什么?」

  「关于时间的问题啊!」他边说边跟门口那两个,从刚才就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助理交代:「去把记者会往后挪一个月。」

  「啊?」门口旁的两个助理面有难色,记者会再几十分钟就要开始了耶!

  「什么?你别这样为难他们,都要开始了还延后,这不是整人吗?」

  听她这么一说,两个助理都对她投以感激的眼神,可是,那感激的眼神一碰到一旁蓝擎绅的冷眸时,立刻缩了回去。

  「那只能说他们两个无能!更何况,现在是-不要面对这场记者会的。」

  「什么?!」符青青咬牙切齿,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独断独行的男人,「你别胡说喔!一开始,我说的记者会就是要说明我跟你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所以记者会上唯一要做的,就是澄清我跟你之间什、么、都、没、有!」

  说到后面,她甚至一字一句说得好重,重得好像她的话里有把槌子,一字一句地打在他的心头上。

  说完后,她微喘着看着他,像是跑完一场马拉松大赛一样。

  「真的……没有吗?」他深深地望着她,低沉的语调故意拖长了语气。

  「……」

  明明就没有!但……为什么当那双闪烁着流光,有如上好琥珀般的眸子,那样望着她时,她却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昨晚睡得好吗?」他又问。

  「咦?」怎么突然问到这里来?她有些错愕地看着他。

  「嗯?」他靠近她,挑眉的神情像是要她快回答。

  「还不错,」她实话实说。

  「是很好吧!在我身边,-睡得很安心吧?」褐眸里闪过一丝得意的光芒。

  她懂了!昨晚太不设防,不但安稳地睡在他的怀抱中,还两人共度一夜──这件事,是他暗示两人有什么的意思!

  「所以,现在-要时间,我就给-时间,要是我们两人之间什么都没有,我有必要这样对-吗?」

  「我……我又没要你这样对我,再说……我对你认识又不深!」开玩笑!他们前后加起来,才见过几次面啊?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却觉得自己的心思,已经紧紧地跟随着他上上下下。

  「-讨厌我?」浓眉突然大大的皱起来,她觉得两人认识不深?他就差没把她的出生证明书,从医院里挖出来看了。他觉得自己已经够了解她,她怎么能这样就否定掉一切?

  「我……没、没讨厌你。」她本来想说「是的,我讨厌你」但他那双褐眸里,却有着她不了解的光芒,好像是害怕……怕她说讨厌他吗?

  但……这怎么可能?他是个天之骄子耶!会怕人讨厌他?

  「我想,这世界土没人会讨厌你吧!」她换了一个说词。

  「我说的是-,不是别人-真的讨厌我吗?」他又问。

  他的神情好认真,认真到她不得不投降。

  「好吧!」她叹一口气,「我是不讨厌你,但那也不代表我会答应就这样糊里糊涂的嫁给你。」说真的,他没出现前,她连谈恋爱都没想过了,更何况是结婚?!

  「……」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但不知道为什么,符青青却好像感受到他松了一口气,过了半晌,蓝擎绅才说:「好!那请-给我一个机会,给我一个月!让-用这一个月来了解我,了解了之后,看-要怎么做都行!」

  「真的?!只要一个月?」只要一个月就能摆脱他,回到正常的日子里去?

  「嗯!只要-还个月都跟在我身边,一个月之后,看-要怎么办都行!」

  「跟在你身边?啊……不行!我下星期要参加毕业典礼。」

  「毕业典礼我会排出时间来陪-去。」

  「……」她瞪他,这个该死的臭男人,总是把一切都说得这么理所当然!

  「还有吗?」

  「有!怎么没有?我还要开店,不然哪来的钱过日子?你总不会陪我去摆面摊吧?」

  他因为这句挑衅意味浓厚的句子,而挑起浓眉。

  她突然感觉有点不安,不会吧?他真的要跟她……

  「钱我有,可以给-用!」

  她松了口气,差点以为他说要跟她去摆面摊,不过,那也只是小小的松了口气而已,她还是有自己的立场要坚持。

  「我不要你的钱,既然是要跟你谈恋爱,我们就是一般的男女朋友,所以我不可能拿你的钱,不拿你的钱,那我们就不可能一个月天天腻在一起。」

  「……」他望着她,心中的情绪真是破天荒的复杂毙了!

  他高兴她说要跟他谈恋爱,却又生气她不肯接受他的帮助,钱对他来说,就如同那天她贴在他手上的OK绷一样,根本无所谓。

  但是,他突然想到她的过去,想到她曾有过的遭遇,想到她的宁愿坚强也不哭泣?!……

  唉!该死……他想宠她有这么难吗?

  看蓝擎绅一直没说话,所以符青青又继续往下说:「我也知道你很忙,所以,今天的记者会,如果可以澄清一般大众对我们的误会,让我的生活平静下来,那也许我们可以慢慢通信,不管你人在哪里,我们可以用未来的几年……」

  几年?!不!他现在就想拥有她!

  「那如果我要聘-来工作呢?」他突然打断她。

  「工作?我……我在你旁边能做什么?」她知道他公司里的员工,不是博士就是通晓各国语书的天才。

  「我不知道,不过,-不是国贸系前三名毕业的吗?」他看着她,存心激她。

  「呵!」不料,她冷冷一笑,「亏你还是经营之神,你不知道乱用人会有什么后果吗?」真是的,有钱没地方花,也不是这种花法啊!

  「亏-还口口声声说要独立自主,但现在连个工作机会都不敢争取?」他见她没被激到,只好用更激烈的说法。

  凤眸轻轻地-了起来,「除非你说清楚工作内容,只要你说的有道理,我一定会表现给你看。」

  「是吗?既然这样,那我要-一毕业后,就到我身边来,除了帮我打杂,让-有机会跟我学东西外,-还得负责我的三餐,怎么样?」

  「听起来不错,但我要照顾弟弟……」

  凤眸里闪烁着渴望的光芒,她想去试试看,自己在学校这些年来学的东西,是不是有机会学以致用。

  「至于-的弟弟们,我想他们可以暂时搬去我家住,我想我妈妈会很乐意照顾他们,-觉得怎么样?」

  「……」

  「快点回答!」

  看她明明就一脸的渴望,却依然在迟疑,让他莫名地急躁。

  这女人实在是太难搞!如果不是为了她,他这个大忙人早就离开台湾了。

  「你为什么非要娶我不可呢?」

  她的答案不是他要听的,而且,他也没想过这个问题。

  这问题,对他来说,根本就不曾存在过。

  「……」

  「说啊!」见他不说话,她也故意催他,就像他之前对她的那样。

  褐眸-了一-,修长的身形,靠在桌子旁边,他故意露出睥睨的眼神说:「因为我是天才,所以我不会回答这么愚蠢的问题。」

  说真的,连他自己也不清楚这答案究竟是什么,他只知道……他要她!

  「你是在说我笨吗?你怎么可以……」符青青正想发火的时候,突然一个跑进休息室的身影,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儿子啊!为什么记者会要延后啊?」蓝张美云冲了进来,一脸惊慌地问着儿子,边问又边看向符青青,深怕事情出什么差错。

  「这是因为……」

  蓝擎绅才想解释,原本一直坐着的符青青却突然起身,对着蓝张美云深深地一鞠躬,「这都是因为我的任性。很抱歉!蓝伯母。」

  「啊?」蓝张美云皱皱眉,有点担忧地看着儿子,又看向符青青,「怎么?你们还没『乔』好?」

  「我希望能跟蓝先生培养更深的感情之后,再来对外发表这样的消息,所以,请他们先取消今天的记者会。」

  「咦?这……好好!我知道了。没关系,记者会不开就不开!等等我去应付那些记者就好了。」蓝张美云面对符青青的歉意,反而感到很不好意思。要不是一开始她跟老公两人帮儿子帮到人尽皆知,也不会弄到今天非开记者会不可。

  「谢谢-,蓝伯母。」

  「是啊,谢谢-,妈。」蓝擎绅边说,边用眸底那夹着讶异又赞赏的神情看向符青青,他作梦都没想到,她不但让他有台阶下,还说出「希望与他培养更深的感情」这种话。

  「别客气啦!谁叫我是你妈呢?」蓝张美云笑笑的说,「不过啊……我得说一句话,不管你们之间的结果如何,记得啊!一定要真心诚意去面对所有的事情,好吗?」

  「嗯!我懂了,妈。」

  「青青,-呢?」

  「我……」符青青先是用带着一点迟疑的眼神看向蓝擎绅,他望着她的眼神,既温暖又柔和,半晌后,凤眸眼底的迟疑不见了,她转眸看向蓝张美云,「我会尽量做到。」

  「嗯,那就好!」蓝张美云看着儿子又看看符青青,她感动到眼角开始闪出盈盈的水光。

  真好……

  儿子找到了媳妇,还顺便带进两个小帅哥。哈哈哈!她怎么这么好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