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霹雳天网云中岳满分二娘香弥生死遗言伊能静维纳斯的灵药凌淑芬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大人物的克星 > 第七章

  「那不是我计画的!」

  隔了七天没见面,一见面,就是这句话。

  符青青刚回到家,才关上铁门里面的木门,就听到电铃声,她一拉开木门,就看到那个在铁门后的俊颜,带着一抹无辜的微笑,说着这句话。

  顿时,凤眸里惯有的冷诤,被种种复杂的情绪所取代。

  不知道为什么,蓝擎绅的否认,让她胸口有点莫名的郁闷。

  这家伙之前先是说要娶她,还找人来搞了这么大的阵仗,让她成了新闻头条,现在却又一个人跑过来,对这一切全盘否认?!

  他到底是怎样?故意耍着她玩吗口

  符青青深吸口气后.尽量维持着惯有的声调,「我知道,那是你爸爸妈妈的杰作。」

  「很高兴-知道,开门吧!」蓝擎绅隔着铁门看着她的神情,她好像打算离他很远很远似的,他不喜欢」

  「不开。」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你可以回去了。」他只是要来告知,害她上新闻头条的人不是他而已,不是吗?

  虽然在今天下午,她才从那些包围着她的媒体口中,得知这个怪男人是个多么厉害又了不起的人物。

  他所涉入的事业体系,价值难以估计不说,还横跨了欧美中亚等国家,不但各国的商业界都非常尊敬他,甚至连各国的政府也非常的礼遇他。

  总之,除了是个会帮客户赚到大笔钞票的经营天才外,他还是各国国王跟总统心目中的准女婿人选。

  「我不能回去。」天才的俊脸上突然有一丝不悦。

  「咦?」

  「-家外面都是媒体。」他有一组能力超强的公关团队,最擅长帮他应付这种事,现在,应该在搭机来台湾的路上了。

  「那你怎么进来的?」

  「我在-回家之前就来了。」

  「啊?!」

  「我在楼顶等-回来,等了快一个钟头。」他瞪她的样子,好像他们之前已经约好了,而她迟到了似的。

  「我又没叫你来。」

  「-不开门吗?」他问。

  「你想干嘛?」她皱眉。

  「自己开。」

  「咦?!」符青青错愕地看着铁门内侧的拉扣,随着他的动作而移动。

  「你怎么有钥匙?!」

  「铁丝啦!」开了铁门,不等她反应,他闪身进门,然后又关上铁门,把指尖的铁丝秀给她看。

  突然意会到他就站在她面前,而且贴得十分近时,符青青脸一红,连忙往旁边退开好几大步。

  然后就看着他自在的走到上次他压坏,后来有修补过的小破沙发前,一屁股坐上去。

  符青青慌了,慌得自己不知道为什么而慌。

  「你不能这样……像个小偷一样开我家的门,然后进来,然后说……」

  「来者是客,先给我杯水吧!好渴!再说,为了表示尊重-,我可没有先偷跑进来。」

  他一口气回答了所有她说出来跟没说出来的事情。

  「你……好!」她转身进厨房,倒了一杯水出来,然后砰地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

  他抬头看她。

  她双手环在胸前,由上而下的俯视着他,「喝完水,然后请走人。」

  「为什么要赶我走?」

  「你来的目的已经达成了,我知道你没有弄那些可笑的花柬,一切都不是你的意思,这我都知道。虽然那些媒体会烦我两三天,但是那不要紧,我不在乎被打扰一阵子,但是,我不希望你再来了!我不想再看……看……到……」

  奇怪,最后那个「你」字怎么说不出口?!

  她瞪着他,脑袋一片混乱,自从那天中午遇到他开始,她彷佛再也找不回过去那个冷静的自己,脑袋越来越混乱。

  这明明只是一件好笑的事情,包括今天下午上演的求婚戏码,充其量都只不过是她眼中一些好笑又荒谬的事情而已。

  可是,现在看着他,她却说不出不想再见到他的话。

  困为,她知道那不是事实!

  那……事实到底是什么?!

  她那一向可以冷静分析所有状况,甚至在父母双亡时都没出过乱子,能应付一切的脑袋,为什么……在碰到这男人时,彷佛就会停摆?

  「-……」见她话说到一半,就停了好久,而且,她脸上还充满着各种复杂的情绪,他的心忽然有些慌,所以他立刻说:「我知道了,-是说不想再看到那些媒体吗?没问题!」

  他转头,一手就捞到了在客厅角落的电话,「电话借我,我马上解决掉那些人。」

  「我是说我不想再看到你!」她真是受够了这男人的自以为是!

  他一震。

  「不!」他那明显被打击的模样,莫名地揪住她的心,还没来得及思考,她已经开口补救,「我不是这意思,我是……我是……」

  她想解释,却又说不出她真正的意思是什么。

  「是什么?」那深邃的褐眸里,因为她之前的那句话,而显得难得地沉重,连那低柔的嗓音,在此刻听起来也是这么地小心翼翼。

  「我……」她看着他,只感觉到莫名的沮丧。

  该死!他为什么能问得这么理所当然?这一切发生在她身上的麻烦,不都是他惹出来的吗?

  而他,却还要她给个答案?!

  她就这样站在那里,无法回答他,好像也没了力气、没了光彩……

  「青青……」

  他从沙发上站起身,走向她,理所当然地握住她的柔荑,然后拉着她走到沙发旁坐下。

  因为,她看起来好累,累得需要他。

  他知道她此刻很混乱、很慌,他也知道她需要些什么,但是……他却不知道自己能帮她什么。

  所以,他拿起刚才那杯水,递给她。

  「谢谢!」她喝下了他递过来的那杯水。

  「不客气!很高兴能帮上-的忙。」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诚心诚意、不求回报的帮人。

  她看他一眼。

  她知道他说真的。奇怪,她竟然会知道?对这个才见过两次面的男人,她竟然感觉自己非常了解他?!这是怎么搞的?

  就某方面而言,遇到他的那段经历,其实看来相当的爆笑,但是……她却笑不出来。

  她知道他不是故意的,可是当时她还是被他气疯了,也被他气得印象深刻,深刻到……她不但生平第一次打人,而且,还连续好几天都梦到他。

  那天赶走他后,她就后悔了,她怕他真的会遇上麻烦,怕他遇到那些追他的人,直到……看到他站在远处的街角,自己招了计程车,坐上去后,她才黯然地回家。

  「我没有意思要让-难过,青青……我很抱歉。」

  见符青青一直不说话,他只好拉过她的手,让她靠向他的肩膀,因为她那张清秀脸蛋上,有着令人心疼的黑眼圈,她看起来好累,需要好好睡一觉……

  「真难得!」

  她的嘴角扯起了一个带点嘲讽的笑弧,但是,对于他的举动,她现在不想反抗,她靠在他宽阔的胸膛前,呼吸着一股好闻的气息,她累了……真的好累好累……

  「-看起来一直都没睡好。」温暖的掌心轻轻地抚上了她的发丝。

  「我不知道,想睡……又讨厌作梦……」眼皮好重,她是不是该防着他,因为……现在家里只有她跟他而已……

  「讨厌作梦?为什么?」

  他低柔的嗓音像是在梦里传来似的,让她完全失去了戒心。

  「我讨厌梦里都是自己无法控制的事情……有你……有爸爸妈妈……丧礼……弟弟的老师……还有那些亲戚……我怕我没办法做好……做好这一切……我讨厌失控……我不能出错……弟弟们还要靠我……」

  他低着头,轻抚着她的秀发,静静地听着她倾诉那些混乱的字眼。

  这几天,他找人查了她过去的资料,但是,那顶多让他知道,她有多么努力、多么坚强而已。

  但现在,听着她倾诉着这些关于梦的字句,他才知道,她只是把一切的恐惧跟压力,都隐藏在那个看似冷静坚强的外貌下而已。

  一种从未有过的心疼感,正悄悄地爬上他的心头。

  「-弟弟们呢?」听她说了好一会,见她越说越慢,慢到后来听不到她的声音,他才问。

  「去同学家住,媒体……讨厌……」她的声音听起来已经完全如同梦呓。

  「嗯。」

  「梦到你……不是都是坏事……只是觉得脑袋混乱……」她以为在作梦,缓缓地说出这句话。

  他的声音听起来好温暖,他的胸膛比梦里的感觉还要结实有力,他的体温贴在颊边的感觉很舒服……

  「是吗?我也很混乱,不过,梦到-,每次都是好事……」

  「你也会混乱?」

  她轻声地吐露出了连自己也不知道的心情。不是她一个人混乱就好,他这个能掌控世界经济的男人,也跟着她一起混乱呢!真好……

  「嗯!而且还是-造成的。对了!-想跟我一起作点好梦吗?」

  他低沉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带着什么奇怪的企图,不过,她好累,只想好好地睡一觉,作个好梦。

  「嗯……好啊……我想要好梦……」就让自己放松一次吧!

  刺眼的光线照了进来,但是,眼前的一切,却彷佛还是好梦的延续。

  昨晚,她记得,一反过去在梦里闹得她心绪不安的蓝擎绅,竟然意外地变成了好人,让她依靠着。

  夜里,听着他稳定的心跳声,那许久许久以来,不曾真正休息过的心情,第一次感觉到了可以休息、可以停下来……

  看!他现在甚至还端着看起来丰富可口的早餐,微笑地看着她说:「早安!」

  慢着!

  愕然,她双眼大睁,猛地从床上起身,瞪着眼前的男人。

  这……不是梦!她可没有累到搞不清楚梦与现实的不同!可是现在……

  「这……这是哪里?!」她忍不住提高了音量。

  「这是梦啊!」蓝擎绅对她眨眨眼,褐色的眸子里映转着金色的流光,笑得理所当然。

  凤眸紧紧地-起来,「我没时间陪你这个有钱人玩游戏!我还要去市场买菜!」她一说完,翻开身上的丝被就要下床,愕然她看到自己穿的还是昨晚的T恤跟牛仔裤。

  她顿了顿,凤眸抬起来看他一眼。

  他只是回以灿烂的笑容,「吃早餐吧!这边有两人份,我一人吃不完。」

  她叹口气,没办法拒绝他,她想昨晚她是睡死了,才会被他抬到这种豪华的地方来,却毫无感觉。

  她认命地坐回床上,看他把餐盘放在推车上,然后推到她面前,上面有各种丰富的西式料理,不仅看起来很可口,闻起来也很香。

  「这里是……」她抬起头,看着周遭华丽的装饰跟摆设,不禁好奇这里是什么地方?

  「不会让媒体进来的地方。」

  「那我大概也出不去吧?」这里是高级饭店吧?

  他激赏地看了她一眼,举一反三,不愧是他看上的女人!

  她叹口气,把盘子里的小圆面包放进嘴里,很高级的奶油加上很高级的面粉,由好师傅烘焙出来的,她直觉的开始分析放进嘴里的食物。

  「反正今天是星期天,-星期天不是都休息吗?」

  「今天我还是要到市场的猪肉摊采买。」

  「-今天要开店?」他以为自己记错了。

  「不!熬汤而已,我习惯星期日熬汤,熬二十个小时以上。」她解释着。

  「难怪-煮的面这么香。」他点点头,对于她煮的面,他可是念念不忘。

  「今天要是不熬汤,明天就不能开店了。」由于她牵挂着这件事,所以即使吃着丰盛又好吃的昂贵早餐,她却吃不出什么好味道来。

  他看了她一眼,嘴角微扬,拿出遥控器一按,一个宛如小型电影院的大萤幕,从天花板上缓缓地降下,而画面闪动的是新闻。

  她瞪大了眼,抢过遥控器,转台。

  不管是哪一台报的新闻,跑马灯上都一直跑着──

  现代灰姑娘传奇!面店老板娘符青青,夺走各国公主的最佳女婿人选!

  她转头看他,一双凤眸里,错综复杂的情绪一而再,再而三的闪过,最后剩下的──只是无奈。

  「看来……我店也不用开了。」

  「是啊!」他笑笑,很高兴她懂了。

  「要多久?」

  「什么要多久?」

  「要多久才能平息这个新闻呢?你打算什么时候帮我召开记者会,澄清没这回事?」

  从早上就一直闪着温暖笑意的褐眸,温度瞬间降了几度,「我为什么要帮-召开记者会澄清?」

  「咦?!」符青青愣了下,他怎么搞的?突然像个赌气的孩子似的。

  「为什么啊?」

  「因为是你带来的麻烦啊!」

  「我已经帮-解决啦!-只要躲在这里,就不会被媒体缠上。」

  「别开玩笑了!这算解决?那我弟弟怎么办?你……这是干嘛?」她差点想拍桌子站起来,却突然被一张按住她唇边的纸巾,给止住动作。

  「长白胡子了。」他拿着纸巾轻抹过那粉嫩红唇的边缘,突然希望在她唇上的不是纸巾,而是他的唇。

  「不要你管!」她抢过他上的纸巾,擦好嘴,然后泄愤似的把纸巾揉成一团,「我弟弟他们一定会担心我。」

  「我知道,所以我让人开车载-弟弟往这里来,我会安排他们到楼下住。」

  「我弟弟他们来了?」符青青讶然地看着他,「现在才七点,怎么可能?!」照理说,那两个小子去同学家过夜,开心都来不及了,不到晚上他们怎么可能会回家?

  「他们很关心-!-不是这样说的吗?他们如果知道-这么辛苦,一定会更想陪着-的。」想起昨晚她说的话,心中一阵怜惜,他不由得伸出手,轻轻地抚过她那一头微乱的发丝。

  她震住,没想到他竟然会突然说出这种话。

  符青青脸一红,「我……」她连忙与他拉开距离,「我要借一下洗手间。」一说完,她转身就跑向浴室。

  她从昨天到现在都还没洗澡呢!

  刚才只顾着吃东西,直到现在才发现自己一身脏,甚至忘了洗脸也没刷牙,真是丢脸死了!

  等她踏进浴室,关上门后,她整个人忍不住靠着门轻喘……

  他的指尖、他的抚触……

  天!她不只觉得喘,甚至连胸膛里的那颗心,都怦怦!怦怦!怦怦地跳得好厉害!

  靠着门休息了一会儿后,她才战战兢兢地走向前方的淋浴间,突然,纤细的身影在偌大的镜子前停下了脚步,她缓缓转头,看着镜中那个陌生的自己。

  那是……她吗?!

  她被镜中的自己震住了。

  那是什么神情?!为什么这么地柔美?黑眸里还充满着恋慕的光芒……

  不!符青青猛地摇头。

  那不是她!她不会恋慕蓝擎绅,她也配不上蓝擎绅的!不要作梦了吧!

  她还有责任,还得赚钱,还要照顾弟弟们……呜……为什么……为什么她得做这么多的事?为什么她总是得把时间排得满满的?为什么她只能念书、赚钱、念书、赚钱?

  她边走向淋浴间,边开始脱衣服,然后打开热水,当第一滴水溅上她的脸庞时,她再也忍不住地流出了泪。

  她也想跟别人一样,出去玩、出去看电影;她也想跟别人一样,周末假日跟男友一起度过……

  不知不觉地,她泪流满面,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心底竟然有着这么多这么多的渴望……渴望平凡,渴望自己也能有机会,过过属于年轻人的生活……

  「别哭了!」

  低哑温暖的嗓音从旁边传来,低着头的她一愣,缓缓地转头。

  只见蓝擎绅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站在淋浴间的玻璃门外,「-别哭了!有什么好哭的?好吧!-要开记者会就开记者会,-要做什么我就让-做什么,不要这样躲起来偷偷的哭好不好?」他既生气又心疼,她不是个冷静有趣的女人吗?怎么现在会变成这样呢?

  是他害的吗?

  他最讨厌看到女人哭,总想把那种哭得淅沥哗啦的女人踹到天边去,但是,她的哭泣,却让他只想紧紧地抱住她。

  不过,他还是不会忘记该欣赏的美景。

  从他注意到她在浴室太久,帮她拿浴袍进来时,他就饱览了眼前所见的一切春光。

  虽然玻璃门上有点雾气挡住,不过,从他身体里所产生的那股激烈反应看来,他知道,她再这样哭下去,后果一定会是她无法承受的!

  他不是圣人,他绝对会趁着她情绪这么不稳时诱惑她的。天知道,他昨天晚上已经忍得够久了!

  透过泪眼,她愣愣地看着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啊!」她蓦地大叫一聋,慌张地左看右看,然后,瞬间打开玻璃门,抢走他手上的浴袍,慌乱地遮住自己的身体。

  「你……」她瞪他。

  「不客气!」他微笑,然后等待。

  接着,就看到她原本哭得都快要皱掉的小脸蛋,这会儿像是要爆炸一样整个涨红,然后,她深深吸气、吐气,才缓缓开口:

  「可以请你出去了吗?」

  她还没穿好呢!只是用大浴袍遮住部分身子而已。

  「我如果真的想看的话,昨天晚上就可以看光光了!」他不禁莞尔一笑。

  符青青瞪着他,拒绝说话,只用凤眸里那犀利的光芒射向他。

  「好好!」他双手一摊,认命的转回身走向浴室门外,「外面更衣室有准备-的衣服,-要开记者会的话,我下午就帮-举行。别再偷哭了喔!」

  「好啦!」

  她生气的回了他后,却忍不住笑了。

  至于为什么笑?

  因为……他叫她别偷哭了呢!

  好可爱的用语喔……呵呵!没想到,他这个天才竟然在安慰人方面,这么的笨拙!

  此时,她发现自己的泪水止住了,也发现自己的心情不再难过了……

  看来,天才果然是天才,方法虽然笨拙,但对她却挺有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