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廉价的爱楼采凝不良老公阿蛮J.K.罗琳传康尼·安·柯克官路(我的官样年华)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大人物的克星 > 第六章

  又是一个星期六──

  下午两点半,叫弟弟们去后面洗碗收拾后,符青青一个人在前面弯身低头清洗着面摊,突然,她听到一个礼貌到不行的声音。

  「请问符青青小姐在吗?」

  低头清洗着大煮锅的符青青应声后,便抬起头来,「我是!请问你们是……」

  她的话声戛然而止,饶是她认为自己经过这些年来的训练,已经算是相当处变不惊了,但是,眼前这种情形,连在电影中都很少见,何况是现实?

  因此,她笃定眼前的一切只是某种可笑的幻象,起因于她最近太累了,所以,她又低下头,开始擦洗锅子的边缘。

  「不会吧?这种丑女人要当擎绅哥的老婆?!」一个来自左侧的年轻女人叫声。

  「擎绅哥?」在年轻女人的前方,俨然是领导者的蓝张美云,听到这句话时,忍不住扬起一侧眉头,看向刚才那个叫自己儿子擎绅哥的女人。

  奇怪,她好像还没见过擎绅吧!怎么会已经亲密到叫「擎绅哥」的地步了呢?

  「还不错啊!」说话的是蓝颖风,他望着面摊里的符青青,就唯一能看到的那双眼睛开始评论:「那双眼睛很有中国古典美,跟-是同一型的啊!老婆。」

  「是吗?」蓝张美云淡然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怀疑口吻。

  眼前这个面摊老板娘,为什么对门口这么一大群人视而不见?是故意拿乔吗?

  这时,又有人开始发难:「呸呸!她跟婆婆……我是说蓝妈妈才不像呢!蓝妈妈您绝对不会让您儿子去娶个面摊老板娘吧!」

  「是啊!是啊!谁知道口罩底下是不是歪鼻斜嘴啊?还这么没礼貌,连打个招呼都不会!」

  这些女人贬损符青青的话可真是毫不留情啊!蓝张美云皱着眉头,心想,她之前到底是在干什么啊?难道真的想让这些「名门闺秀」嫁入她家,当她的媳妇吗?她又看向低着头专心做事,额头上微微冒着汗的符青青,感受到认真的女人最美。

  突然间,她有点了解为什么擎绅打死都不肯参加相亲的原因了!的确……她带来的这些女人,实在没有半个能及得上现在正认真做事的符青青啊!

  而低着头的符青青,只听到那些贬损的话语,却不知道自己已经在蓝擎绅的母亲心中,被彻底打量一番了。

  她只是——眼,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错觉,不要太在意。

  这一个星期以来,因为那天的事情,搞得她每个晚上都作恶梦,甚至连课都上得心不在焉,惹得教授频频问她是怎么了。

  而现在听门口那一大票诡异的人交谈声,显然是那个叫作蓝擎绅的人所带来的后续严重幻觉,只是,这幻觉是第一次在大白天出现而已。

  「符青青小姐,可以请-出来一下吗?」

  听到一开始那个有礼貌的声音又响起,她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唉……

  她缓缓地抬头,看着站在店门口那二、三十个人,他们还夸张地分成两边站。

  她所面对的右边,是以一个脸上挂着潇洒微笑的中年男人为主,在他身后,站着七个捧着超级大花束,穿着西装的男人,每个都看不到脸,因为那些花实在是多到遮住他们的脸了。

  左边则是一个贵气十足,保养得宜的中年妇女,在她身后,则是站了十几个长相美丽、气质娇贵,一看就知道是有钱人的年轻女子,每个女人脸上都是来意不善的神情。

  而这些人的后方……要是她没看错的话,是一堆拿着相机跟摄影机的媒体。

  符青青拆下手套,揉了揉眉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是这样的,符青青小姐。」

  那个有礼貌的声音,来自站在一旁的年轻男子,他露出一脸体谅她处境的微笑,「我们是代表蓝擎绅来跟-求婚的。」张笃圣今天难得的不当情圣,要当爱神,当然要有礼貌一点。

  「求婚?!」

  「慢着!笃圣,我还没答应呢!」蓝张美云赫然出声,站了出来,「看看她们哪一个会比不上她?为什么非她不可呢?」她用手比向身后那一群女人。

  「比不上!当然比不上!」

  突然,两个在变声中却难掩稚气的声音从店里响起,原本只是好奇前面发生什么事的符青翔,一脚跨出,逼得张笃圣不得不往店外退,然后,用手对着那群女人比过去,「这里没一个比得上我姊姊!她们只不过是穿得好看点,化了妆,又花了大钱保养而已,哪个人比得上我姊姊?!对不对,青岳?」

  「嗯!」

  符青岳从符青翔身后站了出来,两人就站在姊姊的身旁,一左一右,犹如门神一般,用充满杀气的眼神瞪着外面一群莫名其妙的人。

  向来保护他们的姊姊,终于,也面临到了这种需要他们保护的时候。

  「你们两个……」符青青不是不知道弟弟们的好意,但是,连她都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前,她当然不会让两个弟弟插手,所以,她说:「碗都洗好了吗?」

  「姊!」

  双胞胎兄弟原本充满杀气的眼神,顿时像是泄了气的轮胎,抗议的看向符青青。

  「去吧!这边我能处理。」不管来人是什么用意,她知道,只要她好好讲,事情总能解决的。

  「不行!姊,我才不会让这些人欺负-呢!」向来个性内敛的符青岳积极捍卫姊姊。

  一旁的青翔也跟着附和:「对嘛!那些丑女人,哪个比得上-啊?」

  「什么?!臭小子,敢说我们丑?」

  「对啊!我们哪点比-姊姊丑啊?说啊!」

  「拜托!她看起来根本像是欧巴桑好不好!」

  一群原本站在蓝张美云身后的美女们,顿时群起抗议。

  「当然丑!」符青翔骂道,一手同时扯开姊姊的口罩,「不然-来卖面看看,若-们从来不保养,还能像我姊姊有这张粉嫩的脸蛋吗?」

  「青翔!」符青青瞪着旁边的弟弟,他是不是不要命了,竟然敢这样扯开她的口罩?!

  「是啊!-们能边赚钱养家边念书,然后还保持这么好看的头发吗?」符青岳一说完,接着就一把抽掉姊姊罩着头发的头巾,也扯掉了发带,顿时,一片如丝般的黑瀑,直直洒落到腰间。

  啊……

  众人看傻了!

  好美……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宛如丝缎般的长发啊!没有刻意的烫直,而是天生飘柔的乌亮跟柔媚……

  两个双胞胎得意的瞪着其他人,虽然现在被姊姊瞪有点可怕,但没关系,赢了就好。

  「哇哈哈哈……长那德行……」

  「是啊!丢脸死了!」

  「我看也没哈身材啊!只是瘦了点。」

  「是啊!长得真的好普通喔!要不要我介绍整型医师给-啊?哈哈哈……」那群美女个个笑得东倒西歪,这个听说把她们心目中世界级的钻石单身汉拐走的女人,竟然长得这么貌不惊人?!充其量不过就是清秀了一点而已。

  从头到尾,了不起的只有那头头发令人嫉妒又羡慕罢了!

  听到那些人的话,双胞胎气得脸都扭曲了,倒是当事人凤眸里依旧冷静的光芒,始终没变过地看着眼前的局势变化,彷佛那些人说的并不是她。

  那群女人笑了老半天,突然发现不对,因为,那个带领着她们的蓝张美云并没有一起笑,而且,她不但没有笑,那一向和蔼温柔的脸庞上,此刻变得严肃异常。

  于是,那些女人一个接一个用眼神暗示下去,很快地,整群女人都安静了下来。

  符青青虽然不懂她们为什么突然停止取笑她,不过,她倒是很高兴看到大家终于安静下来。

  虽然说,眼前这么一大群人都不说话的样子很诡异,但是,她决定以不变应万变。

  「抱歉,各位。」符青青重新拢起头发,包进头巾里,然后拿起口罩戴上,「我还要工作,不陪你们了。你们两个回去洗碗吧!这里没事的。」后面这两句话,她是对着弟弟们说的。

  「可是,姊……」

  「放心!不会有事的。」

  「等等!」突然,蓝张美云开口了,她走到面摊前,对着符青青,还有她身边那两个可爱的男孩,忍不住问:「这两个双胞胎……是-的弟弟吗?」看起来实在是太可爱了!尤其是刚才想保护姊姊时,那充满了介于男孩跟成熟男子之间的特殊气概,好可爱喔……

  「看来……」一旁没怎么说话的蓝颖风走上前来,笑笑地看着老婆,「-的部分是结束-?」

  两人早就说好,自己各带一票人马,要是这个叫作符青青的女孩,有任何一点比不上她带来的那群「准媳妇」的话,那他就直接认输,反之,就要听他的。

  接下来就换他为儿子表现一下了。

  「哼!我是看在她有两个这么可爱的弟弟份上。」蓝张美云故意抬高下巴,用鼻子喷气,让开位置给老公。但其实她心底知道,她过去认为条件非常好的那票「准媳妇」,实际上,却没半个此得上眼前这个叫作符青青的女孩。

  符青青三姊弟皱着眉头,脸上写满问号的看着他们。

  现在是怎样?戏还没演完吗?

  「既然这样,那就容我表现了。」蓝颖风优雅地对老婆一鞠躬,请她在一旁的小椅子落坐后,才转头看向符青青。

  「-好,符小姐。」

  「呃?您……您好。有什么事?」符青青面对这中年男子的微笑,突然有种无法招架的熟悉感,虽然,她很确定根本没见过这个人。

  「我的事情很简单,请问,-认识一个叫作蓝擎绅,很聪明也很不要脸的家伙吗?」

  「呃?」符青青一愣,原来,这中年男子的笑容,跟蓝擎绅一模一样,难怪她觉得熟悉。

  「啊!姊!是不是我那天在家里碰到的那个大帅哥?」符青青还来不及回答,符青岳就快嘴快语的说出来。

  「啊?就是害姊每天作恶梦的家伙啊?」符青翔跟着说。

  符青青一左一右地瞪向两个弟弟,真是的,都几岁了还不知道该闭嘴的时候要闭嘴!

  「看来……」蓝颖风的脸上闪过一丝得意之色,「-的确认识他-!既然这样……」

  「怎样?」符青青突然有种不妙的预感。

  「请答应……」蓝颖风边说,边对外面做手势。

  「答应什么?喔……老夭!」

  她不自觉地顺着蓝颖风的手看向外面,突然说不出话来。

  「这是……」

  那几个一直捧着花的男人,突然每个人都同时朝着她鞠躬,还错落的摆出花海阵仗。每束花都是用浅粉色跟浅红色的玫瑰当底,而中间则是用蓝色跟深紫色的玫瑰,技巧的拼凑成某个字,而这一连串的字合起来,刚好是──

  青青:

  谦-嫁给我!

  爱-的擎绅

  顿时,艳阳天下,一片静默。

  直到两秒后──

  「噗!哈……哈哈哈哈哈……」这是符青青那对双胞胎弟弟发出来的。

  「喔……好浪漫啊!」这叹息是旁边那一大票美女娘子军的声音。

  而女主角的反应是什么呢?

  符青青先是呆了几秒后,随即皱起眉头,接着看向蓝颖风,「我认为……你这样子很浪费。」

  「呃?!」蓝颖风错愕,想都没想到对方会是这种反应。

  「标点符号可以不要用的,光惊叹号那两束花就不少钱了吧?」

  「……」

  「不过,我想,你们这样应该给了媒体很好的题材。」她指着外面正疯狂对着她跟这间小店拍照的媒体。

  「-……-对我儿子……没……没感觉吗?」见她这种好像事不关己的态度,蓝颖风跟太太都觉得很奇怪。

  事情好像跟他们之前想的不太一样。

  张笃圣明明是说,他们的儿子很在乎对方,而且还一直问男女交往的事情,可是……为什么她却只是一脸好像在看一场她并不欣赏的闹剧一样?

  「感觉?」符青青挑起单侧漂亮的柳眉,凤眸里射出了一道精光,悦耳的嗓音轻轻吐出:「才认识一个下午的男人,我该有什么感觉?」

  「你!你跑去跟才认识一个下午的女人求婚?!」

  蓝家两老在媒体前丢了大脸,砍完了那个张笃圣后,直接杀到张笃圣的公司,找那个还埋首在文件堆中的始作俑者算帐。

  「为什么?!」蓝张美云快疯掉了,「我帮你精挑细选了这么多好女人,你不喜欢就算了,你……你也不该随随便便,就对一个才认识一下午的女人求婚啊!」真是有够难堪的。

  「认识一下午?」听到这句话,那张隐隐闪着不耐神情的俊脸,从文件堆中抬头,「谁告诉-,我才认识她一个下午的?」他从头到尾都没跟任何人说过。

  「是她自己说的啊!」

  「对啊!你害我们在媒体面前有够丢脸!笃圣那小子告诉我们,那个女的打你……而你怎么可能让一个女人打?所以我们才会认为她跟你应该有很深的感情,结果……她竟然只认识你一个下……儿子你……你在笑什么?」

  他笑起来很恐怖耶!

  不要说蓝张美云,连蓝颖风看了都觉得可怕。

  认识自己儿子这么多年来,几乎从来没看过蓝擎绅笑得如此天真开怀的模样,唯一有这样笑过的时候,是在一岁半之前,从那以后,就没人看过他笑成这副模样了!

  「我是笑我终于搞懂了她不肯接受我的原因。」他突然拿起遥控器,关掉了一旁一直播着新闻的电视。他埋首在文件堆中,却没漏掉任何一点新闻画面传出的讯息,当然他主要是想知道,今天符青青被求婚的相关讯息。

  「咦?」

  「因为,在她眼中,原来我只是个她才认识一下午的男人啊!」

  「呃?!」两老的资质驽钝,依然一脸茫然跟困惑地看着他。

  「我还一直想该怎么缩短这些恋爱跟求婚的流程,看来……只要把时间这个问题解决就行了嘛!」

  蓝擎绅自言自语完后,霍地从那文件堆中起身,反手抓了自己的西装外套,就要往外走。

  「慢着!儿子!你到底在说什么?!」

  高挺的身形停下脚步,回眸,看着父亲的眼色里有着一丝不耐。

  「我知道爸爸很笨。」唉!这就是有个超级天才儿子的悲哀啊!「所以你就解释给我听嘛!」

  「对我这个把一天二十四小时当成一个月来用的人来说,我跟她相处的时间已经足够,但是,对她来说,她一定以为我是在开玩笑,所以,我现在要去告诉她,她是我唯一要的女人。」

  这几天没见面,他眼睛一闭,脑海都是她的身影,所有他批阅的文件上,一定都写有「青」这个字的各国文字,那些都是他不知不觉中写下的。

  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只知道,她那双沉静的凤眸,她那双略带小茧的掌心,她那低头在他面前专注地处理伤口的模样,还有那气呼呼赶走那个女房客的模样……都深深吸引着他。

  这一切的一切,虽然都只发生在短短的一个下午。

  但是,符青青,这二个字,已经转化成他骨血里的一部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