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刘心武揭秘红楼梦2刘心武浮生若梦2:你是我的岛屿缪娟纯情恶总裁孟轩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大人物的克星 > 第五章

  红着脸,嘟着嘴,符青青气呼呼的把最后一盘菜端上桌。

  家里有两个食量超大,正处发育期的弟弟,她每次煮饭,都会顺便煮他们晚上要当消夜的量,所以此刻桌上的饭菜可说是非常丰盛。

  而今天,真是便宜了那个竟然敢放声大笑的可恶家伙了!

  哼!

  她后来回想,自己问那个问题时,心态可是十分认真的,这男人这么奇怪地一直要跟着她,难道不是对她有意思吗?她明明有这种感觉!

  可是这男人竟然在听到她的问话后,呆愣了两秒,接着用一连串「不可置信」的大笑来回应她,真是气死她了!

  气死了!气死了!气死了!

  不知道有多久没发过脾气的符青青,今天可是气得饱饱饱了。

  小餐桌旁,高大的男人正襟危坐,嘴角还带着那该死的笑意。

  她瞪他一眼,在他对面的椅子上落坐,「吃饭!」

  「可以吗?」他怕她在饭菜里下毒。

  一回想刚刚那个情景,他不禁哑然失笑。

  他可是个纯情到不行的男人啊!听到她那样赤裸裸的问话,他怎么好意思当面承认呢?

  可是,他也不想红着脸,装出一副纯情少男的样子,让她看扁他,所以只好选择以大笑来遮掩,但没想到这一笑,却把他今天起起落落的心情全笑出来了。

  他笑自己这次躲得好,躲到了有符青青在的地方;他笑符青青的冷静让人激赏,让他没错过认识她的好机会;他也笑自己不会洗碗不会扫地,让他受到她的照顾;更笑他终于能进了符青青的家门,还有……

  最后笑的是,他真的要娶这个女人回家,他决定了!

  虽然才认识短短的几个钟头,但这决定,他一点都不怀疑。

  他喜欢这个女人,符青青,就是她了!

  「可、以、吗、是、什、么、意、思?」她饭才送到嘴边,又放回碗里,抬眼看着坐在对面的他,一字一句,好像都是咬着牙齿迸出来的。

  「就是……嗯……请问这顿饭是免费的吗?」

  「哈!」既然他提起了,就别怪她无情,「五万!」这顿饭的饭钱,还有她的自尊心。

  他看着她,嘴角的笑意又开始往上扬。

  「再笑?再笑就十万!」

  她紧握筷子,压抑住想拿筷子戳他那双笑得好温柔的深眸的冲动。

  「好,不笑了,真的要五万?」

  「不用钱啦!」符青青从十七岁那年就开始训练自己要有的冷静,在面对他时,竟完全跑光光,而现在,她也不想再去找回自己的冷静,「你能吃完再说吧!」这里有两只大猪跟她的分量,她就不信他吃得完,虽然他颇高大,但他给人的感觉,不像是会吃很多的人。

  「等等!」她突然想到他中午在店里展现的食量。

  「嗯?」

  来不及了,他已经开始动筷子了。

  「别吃完喔!我还要留给我弟弟当消夜的。」她一说完,就发现自己这样说话很不礼貌,「我是说……」

  他放下筷子,不用她再度解释,就很认真的回答她:「我中午吃那么多,是因为我搭机时吃得很少,又很久没吃台湾小吃了.再加上-煮得非常好吃,不然,我平常没吃这么多的。」得知她在意自己的弟弟们,于是他在自己的计画中,又加入了安顿那对双胞胎的计画。

  「是吗?」符青青没想到他竟然知道她心里的想法,顿时有点尴尬,怒气也随着他的善解人意而削减不少。

  「好吧!」瞄他一眼,虽然还是很不相信,但她选择暂时不予理会,开始吃自己碗里的饭。

  「-现在应该没有任何的男朋友或是心上人吧?」

  「噗……」

  符青青是个很爱干净的女孩,但是他的问题,却让她差点没把嘴里的饭喷出来。天啊!才吃不到两口饭,安静舒服的感觉还不到一分钟,他竟又问出这种问题。

  「怎么?」面对着那双凤眸的瞪视,他回以温柔的微笑,「我问错话了?」

  「你……既然对我没意思,问我这个干嘛?!」符青青没好气的说道,同时,心中感觉到小小的抽痛。

  「想跟-聊聊天啊!像-这么特别的女孩,一定有很多人追求吧?」

  「并没有!不用再问了。」断然拒绝的口气中,隐约带着一丝伤痛。

  蓝擎绅望着她,她的表情不是太难理解,她的心中有伤痕……

  「有人伤害过-吗?」

  「没有!」这回答太快也太急促,符青青撇开眼,不再看他,专心盯着桌面上的饭菜,然而,拿着筷子跟碗的手,却渐渐地停下动作,因为她已经了无食欲。

  「有人追过-,而且伤害过-……对吗?」

  她深深地一震,良久,才抬起眸光望着他,「你喜欢揭人疮疤吗?」

  「偶尔为了工作会这么做。」他据实以告,「但是对-……是因为我认为,无论事情发生的经过是什么、后果是什么,那都不该是-的错。我相信-不是个会伤害别人的女孩。」

  「你又知道了?」她愤怒地放下碗筷,「我伤害了他!我太冷静、太不依赖、太独立,所以伤害了他,还害得他跑进别的女人怀……」

  砰!好大一声的敲击,敲得桌上碗盘都跳了起来,让有些激动的符青青吓了一跳,停住话,望着他那-在桌面上的拳头。

  只见他抬眼,一双褐眸温柔又深情地看着她,「-现在还介意他?」

  「……」

  「还介意那个男人吗?」他又问。

  「并不会,我甚至没答应过他要交往。也许……也许是当初在青涩的少女时代,有些渴望爱情,也有点盲目迷恋那种看来高大英俊的白马王子而已。但是……我不觉得我现在还介意他。」

  「只是偶尔会觉得自己做错了?觉得自己当时应该选择当那种柔弱的女孩子,而不是做自己?」

  他剖析的话令她又深深一震,凤眸抬起,直直地看着他,好半晌,她才开口:「是……我是有这样想过,但我做不到……」

  「-只需要做自己!」他截断了她那种带着自责语气的话。「-很好,也很优秀,也许有些路会走得比别人辛苦,但那都不是-的错。」

  「……你是个心理医生吗?」

  他微笑摇头,「不是。怎么样?听了我说的话,好过一点了吗?」

  「嗯!」她点点头,坦然承认,清秀的脸蛋上漾起一个柔美的微笑,那微笑好迷人,让蓝擎绅忍不住直直地望着她。

  她也看着他,她这辈子还没看过这么清澈又澄净的眸子,虽然颜色很浅,但出乎意料的,他的眼睛却像是宇宙中的黑洞,有着一种会吸引住万物光彩的深沉魅力。

  铃……

  突如其来的电铃声,打断了这凝视中的淡淡情愫。

  符青青「啊」了一声,想起了跟人约好看房子的事情,她对他露出个歉意的微笑,随即匆匆地跑去开门。

  门外,有个看起来很清秀甜美的女孩。

  「那个……请问……我是黄荷柔,要来看房子的,请问……符青青小姐在吗?」

  「我就是。」符青青赫然发现自己的手里还拿着碗跟筷子,连忙放到一旁的柜子上,然后打开门,请对方进门,「要先进来看一下房子吗?」

  「啊?不用了。」那个叫黄荷柔的女孩丝毫没有要进门的迹象,她站在门口继续说:「其实,我是要来跟-说,我不租房子了。」

  「呃?!」符青青愣了下,「为……为什么呢?-……我伯母说……」

  黄荷柔是当年帮忙当他们三姊弟监护人的大伯母的侄女,说来也是亲戚关系,所以她才会一口答应用便宜的价钱租给对方,但没想到……对方现在竟然连房子看也不看,就说不租?!

  「我知道姑妈说什么,但没办法啊!我本来是打算跟-租的,因为-房租很便宜,可是我男朋友那边的房租贵,所以我得要帮他出一点,真的很抱歉!我本来真的要跟-租的,这样好让我爸妈北上时,有个样本屋看一看,安心一下,但是……啊!好帅……好帅的人……」

  那个黄荷柔自顾自的解释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讶异地看着在符青青身后出现的男人。

  天啊!有够迷人的,这男人是谁?长相像是那种外国的俊帅模特儿,却又带着东方人才有的清朗五官,好帅……好帅……帅到不行!

  她脸上那突如其来的花痴表情,让符青青头都不用转,就知道谁来了。「回去吃饭,这不关你的事!」

  「我想跟-一起吃。」他往她身后站,站得好近,近到她能感觉到他那高大身躯所散发的热度。

  「什么一起吃?又不是小孩,回去啦!」符青青大皱眉头,拒绝承认自己的一颗心,正因为背后的热气而坪抨跳。

  「好吧!」蓝擎绅说归说,却没动半分,害得她动也不敢动。

  「这……这位是……」

  「他是我的客人……我是说,朋友。」说客人怪怪的,她家又不是酒店,所以符青青改口。她没发现,当她这样说时,身后那男人的表情,可是笑得更灿烂迷人了。

  还好她没说他是「麻烦」!

  「只是……朋友吗?」黄荷柔的眼中发出花痴般的光芒。

  「是。」

  「不是!」

  轻柔的嗓音后,跟着的是男人再肯定不过的语气。

  她身子一震,本想先转头骂他,但又顾虑眼前这位小姐跟自己的大伯母有亲戚关系,所以只好先跟她解释:「他胡说的,我没交过男朋友!」

  「没交过?啊!对喔!姑妈说过-从来不交男朋友的,因为太顾着赚钱养弟弟,说-只喜欢钱,对男人没兴趣,是吗?呵呵……」那个黄荷柔掩嘴笑的模样,符青青再熟悉不过,她念的夜校里有太多这样装模作样,趁机贬损人的女孩,甚至包括……当年那个本来说要追她的男生,后来也是跟这样的女孩在一起。

  不知道为什么,早以为自己已经不介意被人贬损的她,今晚却有股想甩门的冲动!

  「她不是没兴趣,只是太忙着照顾弟弟们,而且,在我之前,又没遇到一个配得上她的人。」温和醇厚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她值得最好的男人……」就是我!

  他边说边轻轻地从她后方,卷起了她一束青丝,缠卷在自己的指间,柔柔的,轻轻的,越绕越紧……

  符青青脸一红,不动声色地扯回自己的发丝,「你快回去吃饭啦!」

  她的脸不知道是因为他的靠近,还是感动他刚才替她说话,而越来越烫。

  「好好,小姐,慢慢看啊!当自己家啊!」蓝擎绅故意拿出男主人的风范,笑嘻嘻的对黄荷柔说,临走前还不忘帮符青青把刚才搁在一旁的碗筷,拿回餐桌。

  「嗯……」看着这一幕,黄荷柔又忍不住怀疑了,「那个……真的不是-男朋友?!」

  「不是。」她摇头,却莫名地感到一丝忍不住的窃喜,他刚才那种肯定的语气,让她感觉有他这样一个男友,好像也不坏。

  「那……我想……我还是跟-租房子好了。」黄荷柔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

  「咦?」符青青一愣,「-刚才……不是说要去跟男朋友一起住吗?」

  「不了!我觉得既然我之前对-有过承诺,当然还是该来这里住……」她边说眼睛边往屋子里瞄,「对了……-那个朋友……叫什么名字啊?」

  死会都可以活标了,她好想抢这男人啊!这种超级上等的货色,抢到一个,抵得过她现在的男友上百个。

  「……」符青青瞪着她。

  她对蓝擎绅的企图实在是太明显了!

  这个女色狼……现在的年轻女孩都这么大胆又无耻吗?

  符青青压根儿忘了自己也是跟人家差不多年纪,了不起大个一、两岁而已。

  「对了,房间在哪儿?带我去看吧。」黄荷柔边说边准备踏进她屋子里。

  「不租!」她猛然爆出了这两个字。

  「咦?」黄荷柔呆掉。

  「我不租了!」符青青说,虽然她自己也有点吓到,怎么把到手的财源就这样往外推,而且,这还是她本来就答应大伯母的,但这女人……这女人……她受不了她那样看着蓝擎绅……

  这简直……简直就跟当年那个假装柔弱,抢走她的好友,同时也是追求者的女孩一样,她们只要想抢就抢,想爱就爱,想脚踏多条船就踏,甚至会明目张胆的宣告:「只要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

  难道,她们根本不在乎,这些举动会伤害到别人吗?

  太过分啦!

  「什么?-……」

  「不管我答应过什么,现在我不租了,请回吧!」她指着她后面,要她离开。

  「啊?-怎么这样?姑妈说过要-照顾我的……」黄荷柔跺脚,她才不想放弃认识大帅哥的机会!突然,她那双柔媚的眼睛一亮,神情突然从愤怒变成了咬唇,「唉,啊!-这样……不是会害人家流落街头吗?」

  「啊?」她不是还有男朋友吗?

  望着她突然转变的神情,符青青先是有点不解,直到听到身后传来了同情的低嗓──

  「啊?小姐要流落街头啊?」

  「是啊!她答应要租我房子,现在又不租了。」黄荷柔双眼发亮,一脸可怜兮兮的望着她身后的男人。

  「是喔……那……这样……」

  「你过来干嘛?!」发现是蓝擎绅在说话,符青青忍不住大皱眉头,可恶!这男人难道也跟其他人一样蠢,总是会被这种爱装模作样的女孩子骗吗?

  「小姐流落街头时要小心啊!我们要吃饭了,不送!」蓝擎绅把一脸错愕的符青青拉到身后,然后探出长手,拉上外面的铁门。「小心点喔!不要被铁门夹到了。」

  「啊?!」黄荷柔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大帅哥,然后瞧见他直接关上那道门,还逼得她不得不往后退。

  砰地一声,大门终于在符青青的眼前关上了,也把那个装模作样的女人关到了门外去。

  她呆呆地看着蓝擎绅,还是不敢相信。他怎么会这样做?把一个看起来对他有意思的可爱女孩,就这样往外推……

  「怎么样?」

  「……」

  「是不是开始觉得我还不错了呢?」

  符青青脸一红,从错愕中醒来。

  「吃饭啦!」她慌忙转身,走向屋子里的餐桌,却止不住一颗心怦怦地跳得好厉害。

  她觉得他不错吗?为他心动了吗?不,她现在这狂猛的心跳只是……只是什么?

  她真的慌了,也乱了……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低哑的笑声。

  她身形一顿,恶狠狠地转头瞪他,「有什么好笑的?」

  「没有。」他眨眨眼,表示无辜,但那抿着的唇角,却隐隐地抽动着。

  「哼!警告你,明天你一定要离开,因为我……我已经受不了了!」

  受不了什么?受不了她被他影响成这样怪异?还是受不了她的心跳为了他而狂乱跳动?抑或是受不了自己在这个奇怪的男人才出现短短的半天,就叫她变得完全不像自己了?

  天!她甚至把大伯母介绍来的房客给赶走……

  不行!她得冷静一下。

  「受不了了?」

  「对!你明天得走!我受不了……」「你」字都还没出口,突然被低沉的声音打断。

  「-受不了会爱上我,是吗?」

  低沉的嗓音突然传进她闹烘烘、几乎要爆炸的脑子里,她愣住,看着他。

  「什么?」

  「爱上我啊!-受不了自己会忍不住爱上我,对吧?其实-也不用去忍受,只要-坦然地接受自己的心情,喜欢我、爱上我都不是坏事……」他那修长的中指,比着自己那直挺好看的鼻梁,「-只要坦承,喜欢我这个『麻烦』就行啦!」

  看了刚才她对待那个女人的态度后,他几乎有十成的把握,这个叫他才认识一个下午就心醉神迷的女人,对他一定也有相同的感受!

  「我……喜欢……」她突然觉得天旋地转,不可置信地比着自己再比向他,「你?」

  「对啊!」那笑得灿烂,像是千万个太阳同时发出热力的超级笑容又出现了,「真高兴-喜欢我!因为我没什么时间谈恋爱,所以,-要不要考虑一下,找个时间直接嫁给我算了?」

  砰!

  她的答案是──

  送给他的脸一个纪念品!

  好吧!

  他错了!错得离谱!

  从那天晚上,晚餐吃到一半,带着个完全在计画之外的「黑眼圈」,离开符青青的老公寓后,他就开始用那过去只针对「经营」、「赚钱」两件事的头脑,开始来思考其他的事情。

  例如,怎么样让符青青嫁给他?

  例如,怎么样谈远距离的恋爱?

  例如,怎么样让符青青爱上自己?

  例如,怎么样让符青青重新认识他、喜欢上他?

  「你的顺序完全相反了吧?」

  张笃圣听着他这几天来喃喃的抱怨,虽然很佩服他在这么恍惚的状态下,还可以把他公司内部的问题整理得这么完美,但是……

  这家伙对女人的态度,实在是太需要改进啦!

  身为蓝擎绅的好友,同时也是在台湾小开界颇有名气的情圣张笃圣,忍不住摇头、再摇头啊!

  「相反?」

  正用着阿拉伯语跟中东的某个小国国王说话说到一半,他停下来,左耳听着阿拉伯语,右耳却朝向张笃圣。

  「是啊!女人这种事情,是急不得的,要按步骤慢慢来,什么样的女人就需要什么样的步骤,起码……正常先是约会、再来上床、再来才论及婚嫁,这是追女人的必要程序。」张笃圣说出最简单的步骤。

  「我可以帮你打个电话跟国务卿谈谈看,不过我想他会需要那拉达的授权,你可以给我这个授权吧?是,我知道这有点困难,但是如果你想要抬高价格的话,就必须给我这个方便……」阿拉伯语说到一半,趁着对方说话的空档,蓝擎绅-着话筒,对张笃圣说:「你把追女人的方式给我写下来,我等一下研究,看看能不能把步骤缩短。」

  他从不吝于讨教,而且他总是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对于追女人这档子事,他坚信也该是如此。

  「啊?缩短步骤?这步骤已经是最短的啦!唉唷!你只要肯出席一下相亲宴,那里一大堆美女,都等着要立刻嫁给你……」张笃圣说到这里,突然有点嫉妒,说起来,这家伙还真有女人缘!「所以啊,何必为了一个给你黑眼圈的蠢女人……」他的话突然停住,因为,他好久没看到蓝擎绅那双深邃的眸子里,褐色的圆瞳颜色,转为深沉的如同子夜般的黑。

  张笃圣打了个冷颤,那是他发怒的前兆,认识他这么多年来,他只有在十岁那一年,为了维护自己亲生的母亲,跟自己的三个哥哥打架时,才有过这样的神情!

  那神情,代表着他为达目的,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狠决!

  「你到底……写不写?」他的声调沉柔,他不喜欢听到张笃圣刚才用来形容符青青的字句。

  「啊……」张笃圣真的被吓到了,慌忙地点头,「好!我写我写……」

  他连忙找来纸笔,坐在高级的地毯上,趴在一旁也满是文件的茶几上,开始写起来。

  他边写边偷瞄着埋首在公事中的蓝擎绅,这下糟糕啦!他本来以为他是开玩笑的,只是想气他妈妈,所以才冒出一个什么在开小吃摊的女人,但现在看来,情况好像没这么单纯。

  他是认真的!

  这下可糟了!

  这几天来,蓝妈妈每天都在自家别墅举行小宴会,她老人家千交代万交代,要他想办法把蓝擎绅给拐回家去相亲。别说他费了几天工夫都拐不动,现在还……还对一个根本完全配不上他的面摊老板娘如此认真?!

  唉啊!

  这下蓝妈妈那边他可难交代了!

  台北市近郊,地价最昂贵的地段上,有一栋豪华、标榜着给顶级上流社会人士住的豪宅大厦。

  在大厦最高的三层楼里,占地约六百坪,由六间独立豪宅所打通,成为顶级豪宅中的预级,而这正是蓝家。

  在那个气派高贵的大厅里,正回荡着蓝家妈妈的尖叫声。

  另一头的豪华餐厅里,一群庆幸自己没当保镳的人,正安静的吃着晚餐,听着大厅每次在蓝擎绅回国时,必定上演的戏码。

  「他到底要不要回来啊?!」蓝家妈妈──蓝张美云疯了似的尖叫着,对着话筒另一边的张笃圣咆哮,「你知道我帮他办了几场没有主角的宴会吗?九场!七天来办了九场!该死的你一次都没把他拐过来过!」

  蓝家爸爸,蓝颖风,这个年过五十,依旧英俊潇洒的中年男子,则是在一旁的沙发上看着报纸,对老婆的怒吼充耳不闻。

  「我没办法啊……」

  「什么叫没办法?你说过,你不会给他这么多公事的!」

  「本来是不会啊!他该做的事情前天就做完了,可是,他对我们公司一年只获利百分之二十的状况不满意啊!他觉得至少可以再提升百分之五,所以……我也没办法跟他说不啊!」谁会把钱往外推?

  「什么?!他不是后天就要回美国了?你还让他继续工作?你这死小子,枉费蓝妈妈我过去对你这么好,上次你得罪王家大小姐时,还是我帮你去说情的,你……你忘恩负义啊!」

  「蓝妈妈,冷静啦……冷静一下……-听我说,擎绅不愿意回家,其实是因为……因为他碰到了一个女人啦!而且,他好像打算在最短的时间内娶到那个女人……」

  「什么?!什么女人?你说他遇上了他要娶的女人?!」

  蓝张美云错愕的叫声,让一旁原本安静看报纸的蓝颖风,抬起粗俊的灰眉,露出疑问。

  「是啊!只是……对方好像还没打算嫁给他……甚至……甚至……」电话里传来一声闷笑后,他才又开日:「他说他第一次求婚时,对方的回答是给他一个黑眼圈呢!」

  「什么?!」蓝张美云尖叫,「她……她打我儿子?不肯嫁就算了,还打我儿子?」

  听到老婆的尖叫声,蓝颖风这次不只抬眉了。

  「擎绅被打?!」蓝颖风既讶然又惊喜,他一脸兴味地走向老婆,直接把话筒从怒吼的女暴龙手中抢来。

  那个只要一眼就会让女人拜倒,虽然他不想承认,但的确比他帅很多倍的天才儿子,竟然会被女人打?嘿……这下可有趣了!

  「老公,你干嘛抢我电…….」

  「笃圣啊,我看这样吧!你等等过来一趟,把事情跟我们说清楚,然后,我们来讨论看看,这次事情该怎么做,才能让擎绅早点如了他妈妈的意。」

  蓝颖风对老婆眨眨眼,露出迷人的微笑,示意老婆不要这么生气。

  「咦?!」听了他的话,蓝张美云露出讶异的神情。

  接着,看他寒暄了几句把电话挂上后,蓝张美云迫不及待的问:「老公啊,你怎么啦?你不是一向不赞成我干涉擎绅的事情吗?」

  「是不赞成啊!但是……这次可不一样了!我猜,他这次遇上的可不是那些会乖乖听他话的娇娇女,-看,我们的天才小子甚至让自己被打?-不好奇是什么样的女人能打他吗?」

  「是……是蛮好奇的!」蓝张美云无法否认──因为,蓝擎绅这辈子从来没有激怒过任何人,他的聪明不但能让他赚进大把银子,甚至还让他在人际关系上,周旋的极好,连她这个做母亲的,也常常觉得让他耍得团团转,却又无法生气。

  「所以-……我猜,我们的天才儿子,这次遇上了克星了。」

  「克星?」

  「对啊!那个无往不利,甚至故意激得我们另外那三个笨儿子都跑去念哈佛的聪明家伙,竟然会被女人打?我猜,要不是他突然变笨了,就是那个女人让他变笨了,-说……我们去看看擎绅的克星是何方神圣如何?!」蓝颖风微笑,将中年男子所能表现最俊美潇洒的极致神情,发挥得无可挑剔。

  蓝张美云痴情地看着自己的老公……唉!说来她这个女人,唯一的弱点就是太爱帅哥了啦!

  这也就是为什么原本会讨厌老公私生子的她,会这么喜爱蓝擎绅的原因,因为他实在是……太帅啦!帅得无可挑剔啊!

  所以,这也是她一直想要他结婚的原因,因为她想要他生个小帅哥孙子给她玩啊……

  只是,不知道这个敢打擎绅的女人,生得如何啊?要是长相不及格,气质不及格的话……哼!那她可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