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爱可以下载吗亦舒寻找张爱玲(时光隧道里的灵魂)西岭雪金盏花琼瑶七夜雪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大人物的克星 > 第四章

  「不可能!」她又一次的悍然拒绝。

  而他一点也不介意,因为这是她第六次拒绝他了。

  他望着她把椅子举起,倒放在桌面上时,他也跟着她做,只是他似乎是故意要越帮越忙。

  因为,他每张椅子都放不正,让符青青都会忍不住再走过来,重新移动一下他放过的椅子。

  对于她每次都上当,跑过来跟他擦身而过,放好这些椅子的动作,他都假装没看到,然后继续放歪。

  因为他想闻到那股香气,她那放开头巾,露出一头鸟黑如瀑的美丽发丝散发出的香气,所以他故意放歪椅子好让她接近他。

  当然,他也没忘记要继续装可怜,「-难道忍心看我被那些人抓到?」被抓去相亲宴,或者是被抓去看他妈妈声泪俱下的控诉,控诉这个不肯结婚的儿子不孝。

  「抓……他们抓你要干嘛?」她不该问的!一说出口,她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他故意用一脸压抑着痛苦的神情望着她,「-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我怕-知道后,会去拿菜刀砍我。

  「很严重?」啊,又问!符青青真的要咬掉自己的舌头了。

  「不严重我会花一万美金拜托-收留我一晚吗?况且我又没要-陪睡,再说就算是要陪睡,那种一晚要一万美金的暖床费,我也不会想出。」凭他的长相,怎么可能花钱叫女人陪睡?倒是他出一万美金叫女人从他床上闪开,还比较有可能。

  符青青看着他,这次,她不急着咬掉自己的舌头了,因为这男人──这个超级大麻烦,实在是太让她好奇了!

  他刚才说的话都没错,他不可能是贪图她的美色,毕竟,她又不美。

  那么……他是真的需要地方躲藏一晚吗?

  「你……好奇怪。」

  「是吗?-也很奇怪。」

  「咦?」

  「因为-明明很在乎小钱,但却把大钱推掉。」

  「……」

  她皱起小鼻子,那是她感到不满时的习惯性小动作,只是她从不自觉,而这不自觉的动作,落在那双温柔的褐眸里,是有多么的可爱。

  「-会细心而且温柔地帮人处理小伤口,但-却打算放任我流落街头,冒着可能丢掉一条命的危险,-说-不奇怪吗?」

  符青青瞪着他,「我不觉得我奇怪!」他跟她才认识几个小时而已耶!

  「-不管我死活!」他控诉。

  「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怎么管啊?!」她感到一阵火大,连声音都不自觉地提高。

  褐眸里带着忍不住的笑意,终于,给他等到这句话了,「我姓蓝,蓝天的蓝。」那俊美的脸庞上,有着光灿无比的笑容,正散发着此太阳还要炙热的光芒,直冲着她而来。

  「蓝擎绅,擎是引擎的擎,绅是绅士的绅。好了,-可不能见死不救了!」

  「什么意思?」她莫名心慌,他脸上那笑容……那笑容笑得她全身彷佛失去了力气……

  「-要救我啊!」他笑得好灿亮,却又好无赖,「-刚才说-知道我的名字后,就会管我啦!」

  凤眸里那清亮的黑眼珠儿直瞪着他,好久好久。

  「怎样?」被她看这么久,却听不到一句回答,蓝擎绅讶异地发现,自己那一向冷静,不知何谓恐惧的脑袋,第一次有了慌乱的感觉。

  「总共是一万美金加上三百二十五块,一毛都不能少!」破掉的碗盘跟用掉的OK绷就算她送他的吧!哼!

  蓝擎绅抿住嘴角得逞的笑意,但却也感觉到一丝丝的委屈。

  这女人……竟然连三百二十五块都要跟他算?!她真的是只要钱而已吗?难道……难道他对她真的一点吸引力也没有?

  对这样的女人一见钟情,实在是算他倒楣啊!

  这次回台湾只打算停留几天而已,他能在离开前让她喜欢上他吗?

  这是从未有过的感觉──

  他竟然……感觉到很不安……很不安……

  「慢着!」

  当符青青正想打开自家外面那层大铁门时,她突然停下动作,转头看着站在她身后的他。

  而她一点也没发现,自己正好被夹在他高大的身躯跟自家的铁门中间。

  「慢什么?-答应要收容我一晚的,不准反悔!」他指着她那可爱翘挺的小鼻子道。

  「什么话?我只是要跟你说,晚上等我弟弟他们回来后,你可不准乱说话,一切都由我来开口解释,听懂了吗?」

  她先下但书,省得这个怪男人教坏她的宝贝弟弟们。

  「什么叫作乱说话?」

  「就是任何有诡异企图的话都算乱说话!反正我先警告你,我那两个弟弟一天到晚巴不得我赶快嫁出去。他们总是喜欢幻想,每个男人都说是我的真命天子,为了不要引起他们的误会,所以,你绝对不能乱说话!」

  「真命天子?」浓眉突然不着痕迹的一拢,他诧异的发现,自己之前竟然没考虑到这个问题,「-有吗?男朋友?心上人?」

  「都没有!我才不要男人!干嘛替自己找麻烦,还是靠自己最实在!」

  连有血缘关系的人,都会遗弃才七岁的双胞胎跟十七岁的她了,在这世界上,还有什么能比自己更靠得住?!

  「-受过伤?有男人伤过-?」

  从那双凤眸里捕捉到一丝难以察觉的伤痛时,褐色的眸底顿时涌出柔情。再加上楼梯间黯淡的昏黄灯光,增添了罗曼蒂克的气氛,让他忍不住低下头,直直地望着她。

  「没有,我才不会自找麻烦呢!」

  早在国中时期,她就懂这事实,尤其是……那件事发生之后,她更是认为,自己这种人根本不适合交男朋友。

  「-觉得男人是麻烦吗?」他问得认真。

  「当然!」

  「可是,有些男人之所以会想麻烦女人,那是因为……这个女人值得他当个麻烦。」

  这女人难道不知道,她越是拒绝「麻烦」,只会让「麻烦」更渴望她吗?

  「啊?!」符青青不懂他在想什么。

  还有他那张越来越近的俊美脸庞,让她感到极度的不自在,所以她小手往前一推,想推开他,好转身开铁门,但他却动也不动。

  她的掌心碰到他温热的胸膛时,瞬间点燃了空气里一股隐隐的暧昧火光。

  「你……你想干嘛?」面对他那越来越接近的俊美脸庞,符青青慌了。她慌得想后退,但却被铁门挡住退路。

  「青青……」蓝擎绅伸出右手,慢慢地靠近她那张略显红润的嫩颊,他想吻她,好想……好想……

  「-姓什么?今年几岁了?」他等不及想拥有她的一切。不过,他知道自己现在该退开,让她开铁门,好让他的计画顺利进行下去。

  但是……他却舍不得放弃这个近距离看着她的机会,这个有双晶亮凤眼的女人,明明不特别美丽,但为什么……她那生气的样子,却让他感到一阵莫名的心跳加速?

  他真想……真想低下头去,紧紧地吻住那粉嫩的红唇,吻上她那因为怒气而发红的粉颊,更想舔吻她那在说话时,总会不经意地露出有如上好玉贝般的皓齿……

  「你不能叫我青青!我姓符,符咒的符,你可以叫我符小姐!我二十三……你问这些干嘛啦?」这个前不久还看似路边可怜小狗,乞求她收容一晚的男人,怎么突然变得如此霸道?!

  「我不能叫?!」蓝擎绅挑起一侧浓眉,语气中夹杂着些许的不悦与嫉妒,「我下午在面店里,就听到-朋友跟店里的客人都叫-青青。」

  他嫉妒那些认识符青青这么久的人,嫉妒那些人被符青青如此温柔沉静的照顾过,还煮这么好吃的面给他们吃……

  「你又不是我的谁,怎么可以叫我青青?」

  明明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很危险,但是她就是忍不下这口气。

  为什么才遇到这男人几个小时而已,她就觉得自己已经快要不认识自己了?!

  「不是-的谁?」褐眸-起来,他的怒火瞬间被点燃。

  此刻在他的眸里、脑袋里,愤怒开始浅浅地泛开,「那-为什么不先试着把我当成-的……」

  后面的话还来不及说,突然,铁门后面的木门被人一把拉开,「姊,-在干嘛?怎么这么久都不进来?我好早之前就听到-的声音!」说话的人,是原本该在补习班补英文的符青岳。

  「呃?!」符青青愣住,「你怎么在家呢?!」

  「怎么……哇!姊,-带男朋友……啊!是中午那个大帅哥喔!」符青岳看到姊姊脸上那难得一见到的惊讶表情时,先是不解,随即发现旁边还有一个高大的身影,原来是下午那个他跟青翔瞄了很久的英俊家伙!

  「呸呸呸!胡说什么!」符青青红了脸,只想叫弟弟闭嘴。

  「我哪有胡说?交男朋友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为了我们两个,老是不肯接触男人,让我们两个很过意不去呢!」符青岳故意这么说,然后发现符青青脸红了。

  这可是天大的奇迹啊!除了发烧以外,他从没见过老姊脸红耶!

  他忙不迭地开了门,拉着还在错愕中的符青青跟一脸惊喜的蓝擎绅进门,「请进请进。我要出门了,刚刚睡过头,现在正要去补习。姊!好好把握机会啊!不要错过这个看起来像是极品的家伙啊!」说到后面,他小小声的向姊姊说着。

  但是,蓝擎绅还是听到了,并且颇为受用。

  看来,这个弟弟可以用来帮助实行他的计画,但另外一个双胞胎,就不知道能不能了。

  「你还说!」她作势举起手要打弟弟。

  「好好好!不说!我赶着去上课了……你们慢慢享受啊!BYE!」

  符青岳瞬间就跑掉,还顺便将两道门都关上,把符青青跟蓝擎绅关在屋子里。

  「真是的!气死我了!这臭小子!」

  符青青走到门边,恨恨地踹了门一脚,总有一天,她会被这两个笨弟弟害死。就好比现在……

  现在?!

  她突然一僵,清楚地意识到,现在整个房子里,只剩她跟蓝擎绅两个人。

  她那个笨弟弟引狼入室了啦!还把自己的姊姊一起关在里面,这什么弟弟啊?还有没有良心、有没有智商啊?

  简直是天下第一大白痴!

  「-弟弟很开朗,但是这样好像太不顾-的安危了。」

  低沉的嗓音响起,让符青青忍不住讶异地回头看着他,没想到,蓝擎绅竟然说中了她心里所想的事情。

  「你……我可没请你坐下。」

  她本来也想过,回家后剩两个人会很尴尬,但她没想过会这么尴尬,尤其……刚刚在门前,他看起来……好像很想吻她的样子……

  「-还是想把我赶出去?」蓝擎绅突然想到,她那个弟弟急着把姊姊推镝出去的心态,好像不太好,因为,万一今天进来的人不是他呢?

  一想到这里,他不觉有点火气。

  可是,他外在的表现跟他那深沉的心思,却是完全的相反。

  漂亮褐眼上的长睫眨了眨,高大的身躯有点不自在的窝在她家小小的沙发上,看起来一副无害的模样,彷佛刚才在门前的他是个错觉。

  不行!符青青摇头,她不能心软,「你为什么一定要花这么多钱来我家住呢?」她得试着跟他讲道理。

  「-为什么又怕我住进来呢?我不会对-怎么样的。」虽然我超级无敌想……他在心底默默地补上了这几个字。

  这样一直装可怜实在很累,但是他知道,符青青这种人只会吃这一套,所以他只好暂时委屈自己。

  符青青看着他,告诉自己──

  她得先远离这个男人才行!

  她去煮点东西好了!煮晚餐,对!煮晚餐……

  做点熟悉的事情,让自己那颗抨悴跳、乱了节奏的心安定点比较重要。

  「青青?」他看着她,她手足无措的样子也是挺美丽的。

  听到他的声音,符青青深吸一口气后,然后又低头看着他。

  「你……」

  「嗯?」他挑眉望着她,等待着。

  符青青深吸口气后,才说:「该不会是对我有兴趣吧?」

  啊?!她要把自己的舌头剪掉啦!

  她是要问他肚子饿不饿的,怎么会问出那种话来呢?!

  老天!看着他此刻脸上错愕到极点的表情,她简直是丢脸丢到家了啦……

  等等!

  等等!

  那是什么声音?!

  笑?他竟然在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