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我们不是天使亦舒卧龙峡风云还珠楼主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玖月晞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大人物的克星 > 第三章

  好吧!她不收。

  但是,他没想到,事情会有出乎意料的进展,还令他这个智商高达两百的天才,面临到今天这种的惨状。

  他不但没看到她真正的容貌,而且,还被踢到后面的厨房来,清洗一堆堆在碗槽里的碗盘。

  这里怎么不用洗碗机呢?

  如果是洗碗机他就会用了!因为只要是需要逻辑的事情,从来就难不倒他。

  唉!轻叹一声,能让无数大企业集团起死回生的他,从来没想过,要拐个女人跟他在一起会如此困难,他本来是说要她跟着他去饭店换钱,他甚至愿意付双倍的价钱给她。

  但怎料,她说很简单──在这个店里吃白食,或者说忘记带台币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

  洗碗!

  好吧!洗碗……洗……唉唷!怎么这么滑……啊……

  匡当!他低头,看着那个盘子碎落在干净地板上的尸块,然后,又抬头,冀盼地看着那道该会出现她身影的门。

  一秒、两秒、三秒……

  门终于开了!在他「不小心」的摔破这么多次碗盘后,那扇挡住他跟她之间的门,终于开了。

  符青青站在门口,瞪着他那一脸无辜的微笑,牙齿有点过度用力的咬着,「这是你打破的第七个……」

  她望了地上一眼,「盘子!」这次是盘子……该死的!这个臭男人,到底是安什么心?

  先是要拐她去饭店,接着又故意一直打破她的碗盘,她心底的那股怒气,已经被他激到了顶点。

  「对不起!我真的不会洗……」他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凤眸-了下,「好吧!那你放着,先帮我把地上弄干净,等一下再去前面帮我扫……啊!你干什么?小心!」

  符青青说到一半,突然看到他蹲下来,徒手就开始拨那些碗盘碎片,她一愣,连忙走向他,「用扫的就可以……你流血了!」

  看着他的右手,流出了再明显不过的红色鲜血,染在她洁净无瑕、现在还有碗盘尸块的地板上时,她真的……真的快、疯、掉、了!

  这男人是哪里冒出来的啊?

  太莫名其妙了!

  最莫名其妙的是,为什么他连洗碗跟扫地都不会?!他难道不知道可以用扫把吗?

  「我没扫过地,我以为-要我用手收……」他小心地收敛着眸底的笑意,蹲在地上,摊着流血的双手,一脸无辜的看着她。

  顿时,符青青才发现,刚才她竟然把心底想的话讲出口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她平常的冷静到哪里去了?!

  「你……」她深吸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现在已经快要四点半了,她前面都还没收好,也还没拖过地。

  她得节省时间,同时,解决这个麻烦的男人。

  「你需要擦药,去洗手!这里我来清就好。」

  符青青强忍着翻白眼,还有往他那个颇好看的屁股踹一脚的冲动,然后认命的开始扫着那满地害他流血的碎片。

  他见状立刻起身让位,低头看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她,「抱歉,我从不做这种事情的。」

  「看得出来!」符青青真的是拿他没辙了,她只能直接下令:「你去把手洗干净,然后到前面找张桌子坐下等我。」她想他应该也不会自己擦药。

  「等-?」

  「对!我等等帮你擦药。」她拿掉遮住她面容的口罩,因为,她快被这个男人气到呼吸不顺了。

  蓝擎绅眼睛一亮,此刻的她,没有戴口罩,头上还包着头巾,那明显气呼呼的样子有点好笑,但是……她那张可爱清秀的脸蛋,却叫人移不开眼睛。

  在那直挺俏丽的鼻梁下方,是一张色泽嫩粉的薄唇,她的脸型是漂亮的瓜子脸,还有个小小的尖下巴,配上她的丹凤眼,充满了中国古典美。

  其实,她的容貌并不算很漂亮,但五官的搭配跟脸型,却非常的柔和有气质,而且她那迅速确实的动作,更是带着一股沉稳冷静,令人感觉很踏实。

  蓝擎绅忍不住着迷地看着她那俐落而熟练的一举一动,看她动作迅速地把地上的碎片扫干净,同时开始收拾那乱成一堆的碗盘,重新把它们放入水槽中,然后盖上塞子,开水龙头,加入洗碗精。

  接着,简直像是发生奇迹一般,一个个干净的碗盘从她手中出现,然后落在一旁的碗具柜上。

  「-……要教我怎么洗碗吗?」

  那低沉的嗓音突然出现,符青青一震,她太急着做事了,以至于没有注意到这男人还杵在这。

  「我没那个空闲再教你怎么洗碗或扫地了,我今天得提早收摊,晚上有人要来我家看房子。」符青青已经放弃了,虽然她通常不会放过吃白食的客人,但是……事情总有例外。

  除了她现在不能冒险让他打破更多的碗盘以外,他也已经受伤了,等于付出了代价,再说,事前没问这个人会不会洗碗,说来也是她的不对。

  「看房子?-有房子要卖?」他眼睛一亮,又是一个能接近她的好机会!

  他别的本事没有,随机应变,立刻策画,快速执行,然后达到目的,就是他唯一的好本事。

  虽然说刚才她打死不跟他去饭店这件事,害他第一个计画失败,让他好伤心,不过,他很高兴自己利用地上碎碗盘割伤自己,好软化她心防的计画很成功。

  从受了伤后,她对他的态度明显的软化了许多,甚至,还不自觉地告诉他一些她根本不用说出口的解释。

  「不是卖,是出租。」

  「出租?」蓝擎绅的眸光更亮了,脑子里已经在瞬间闪过上百个能赖在她身边的计画。

  「对!你快去洗手。」她不懂他干嘛问这些,「地板跟地板上的碎片都很脏,你会得破伤风的。所以快去洗手!」

  「-的房子想要租多少钱?」他不理会她的命令,继续问。

  「不知道,我希望能租到一个月七千,但是今天要来看房子的是个穷学生,我想能租到四千就要偷笑了。」说到这里,她顿了下,防备之色也渐渐地回到那双漂亮的凤眸里,她转头看着迟迟不肯去把伤口洗干净的他,「你……问这个想干嘛?」

  她有点懊恼,她干嘛跟他说这么多啊?

  那双漂亮的褐眸浅浅地弯了起来,「因为……我正好需要租房子!」

  「不行!」

  喔!这个答案他一点都不意外。

  计画A瞬间舍弃,换计画B──

  死缠烂打!

  「为什么不?」这是他第四次问,其间,她已经洗好碗,弄好一切,还催着他进厕所去用肥皂洗手。

  「不用再间了!反正就是不行!」

  这是她第五次回答这个答案了。

  要出租的是她家里的一个房间,厕所还要跟她还有弟弟们共用,当然不可能租给一个才刚认识的陌生人──更何况是个男人,还是个莫名其妙的男人!

  要嘛就租学生,不然就租给单身的女性上班族,这是她秉持的原则。

  她感到莫名的急躁,不论怎么踮脚,就是拿不到架子上的医药箱。

  「就是不行?!这种拒绝-不认为很伤人吗?起码-也该问问为何我需要租房子吧!」

  他站在她身后,贴得很近,近到她可以感觉到他宽阔胸膛传来的热气,那是跟她两个弟弟那种青少年的感觉完全不同的成熟男人味道,顿时,她全身警觉了起来,同时,还有种陌生又火热的感受,似乎从他的身体散发出来,透过衣物,然后穿过了空气,剌激着她的肌肤……

  「你为什么要……」她一顿,制止自己那好奇的口气,转成不耐回他:「你为什么要租房子不关我的事!」

  她才没那么笨!之前已经笨到说出租房子这件根本跟他不相关的事情,现在怎么可能再重蹈覆辙?!

  那种从肌肤上传来的感受,差点导致她脑袋变笨,也害她差点要问他为什么要租房子──他要租房子关她什么事?她干嘛要问?

  而更可恶的是……对于这位看起来很有钱的大帅哥,干嘛要租房子这件事,她发现自己竟然真的有一点点的想知道,但,只是一点点而已……

  「-要拿医药箱是吗?」

  「对!不然呢?」

  他微笑,伸长手,轻而易举地帮她把医药箱拿下来,然后退开,递给转过身面对他的她,褐眸里有着温和而纯净的笑意,「拿去。」

  「谢谢!」啊……她真想怒吼,虽然她从来不觉得那会有什么帮助,可是她平常习惯用的理性态度,显然不适用在这个男人身上!

  从他手里接过医药箱,她闻到他那双洗干净的大手,还洋溢着一股肥皂香,「去外面坐下。」

  她指着外面,因为这里是厨房通往前面店面的小走廊,两边都是摆满东西的大架子,空间实在是太狭窄,才会害得她对他身上的味道这么敏感!

  他出乎意料的听话,乖乖走到外面,坐在她指定的位置上,然后在她另外拉来一张椅子,坐在他对面时,他又开口了:「好吧!那换个问法,-打算把房子租给谁?」

  她、要、昏、倒、了!

  不行!她不能就这样败给这个「麻烦」!

  她还赶着回家呢!

  她抬起头,定定地看着他,双眸澄澈明亮,里面还有着一丝不为外力动弹的坚定意志,「这你不用知道,反正我的房子不租给男人。而你是男人,所以不能跟我租房子!」

  「啊?」他有点错愣,因为她这次的回答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她没被他的问题牵着跑,反而用自己的理智跟冷静下了他无法推翻的结论,也瞬间打败了他的计画B──死缠烂打。

  见他现在这模样,她那双澄净的黑眸里露出满意的神情,认为他应该不会再问了,所以她低下头,从医药箱里拿出酒精跟棉花,然后伸手握住他的手,把他的手摊开,开始在割伤的地方消毒。

  「为什么?」他低柔醇厚的声音突然问。

  「什么为什么?」她没抬头,专心地用沾了碘酒的棉花棒,轻轻地刷过他右手掌心上的每一道伤口。

  这掌心……好柔细!却这样凭添了许多小伤疤,不过,这些伤疤迟早会好,复原后仍然是一个摸起来很舒服的暖热掌心,而不像她那永远好不了的粗糙手掌……

  她边帮他上药,边想起了自己粗糙的双手,低垂的长睫下,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这男人显然从没做过租话,跟她是不同世界的人……

  没来由的,心底突然涌起了一股落寞的情绪,坚强的背后是寂寞,她比谁都清楚,这是她自己选择的。

  妃妃跟关关老是想帮她介绍有钱人,但她知道,自己这种个性不会有人喜欢的,所以……对于那个流传在她们之间的算命故事,她始终没有在乎过,更没有相信过……

  然而,她却无法否认,自己有小小的渴望过,渴望不再寂寞,渴望有副宽厚的肩膀,能来帮她分担一下她心底那些好沉、好重的压力,跟那从没来得及释放过的心伤……

  「我跟-买房子,然后免费租给-好吗?」

  他的话让她震了下,同时,他自己也吓呆了。

  他竟然说出了计画ABCDEFG……以外,他根本想都没想过的话!

  天!从他有记忆以来,他根本没说过任何不在他计画中的话语,直到现在──

  这是为什么?

  是因为那低垂的眼睫下,隐隐闪动的水光吗?还是因为那双凤眸里,那一闪即逝的落寞?

  他不知道!

  更想不到的是,他第一次体会了什么叫作「冲动」。

  她停下了帮他抹特制药膏的动作,抬起头看着他。

  他不自觉地停住呼吸,等待着她的回答。一秒、两秒、三秒、四秒……

  她的视线离开了他那双褐眸,低下头,继续处理他掌心的伤口。

  他愣愣的看着又低下头去的符青青,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想当作没听到吗?-以为我在发神经?」虽然连他自己都认为自己的确是在发神经。

  「对!」她抬眼望向他,凤眸扬起了一抹略带俏皮的笑意,「不错喔,没想到你终于懂我的意思了。」

  怦!怦!怦!胸口处传来强大的撞击声,让他那一向健康、保养得宜的身体突然感觉到晕眩,心脏彷佛在瞬间受到了猛烈的撞击……

  她给他的那一眼,像一道温暖的阳光,洒在全身冰冷,早已冻到没有知觉的路人身上,而他,就是那个原本以为春天不会降临的路人!

  他的脸颊,破天荒的竟然感到莫名发烫,隐隐泛红……

  他看着她低着头,细细地在他的伤口上贴着一块又一块的OK绷,突然有种冲动想要去拿刀子多割自己几刀,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享受到她这种细心的看顾。

  「也许……」他开口,愕然发现自己的嗓音有些太过低哑,于是顿了下,稍稍调整自己的心跳。

  「也许什么?好了!」她随口回答的同时,也贴上了最后一个OK绷,完美地处理完他掌心的伤口了。

  她放开他的手,开始收东西进医药箱。

  他看着自己那好像突然有点空虚的掌心,又看了眼前专心收东西的她一眼,「也许……我是认真的,用一千万跟-买,如何?」

  「啊?」符青青愣了下,转头看他,不懂他为何又说出这样的话。

  「你……破伤风菌侵入了你的脑细胞吗?我家房子的市值还不到四百万!」她家可是三十年的破旧老公寓耶!

  「那……一万块!美金一万块,请-今晚收容我!」

  凤眸-起来,警觉跟鄙视同时从那双眼发出射向他,「你想干嘛?」

  「我只是今晚需要地方住而已,我需要有个地方暂时待着,有个能吃晚餐,而不被发现的地方……」最重要的是,我想待在-身边!

  褐眸不自觉地「用力」告诉她,最后那一句没说出口的话。

  她脸不自觉地红了,「不行!」

  开玩笑!她房子不租给男人,当然也不会收容男人,就算一晚也不行!

  「既然这样……那……」蓝擎绅深深地吸了口气,决定再订定新计画。

  现在有了新方向,当然要有更好的计画。

  于是,温柔的褐眸中带着再明显不过的失落,一排美丽到连用假睫毛的女人都要惭愧的长睫,幽幽地跟着往下垂,展现一个俊美男人所能达到最哀怨的境界,「今晚就放任我露宿街头好了。」

  「露宿街头?」看着他的表演,符青青忍不住想笑,嫩粉的唇角弯起,给了那温柔褐眸的主人一记棒喝,戳破他完美的演技,「台湾的饭店几乎都接受刷卡啊!」她可没忘记他原本要带她去饭店换钱的事情。

  「是没错,不过,我刚才可是冒着危险要-陪我去饭店换钱的!-之前有注意到大街上有几个穿着黑西装,好像在找人的人吗?」.

  「……」符青青看着他,心底突然有了某种不妙的预感。

  他那双褐色的深眸,是这样的诚恳,还散发着一股叫人难以抗拒的温暖,以及一种毫无意图,只是想亲近人的善意。

  「有注意到吗?」他见她久久没回答,又问。

  「好像……有……」她迟疑着说。

  这明明是个简单的回答,却莫名地让她感觉到,自己好像作了一个影响一生,重大而错误的决定。

  「既然这样……-忍心见死不救?」

  「咦?!」她讶然地看着他,「见死不救?」这跟她刚才看到那些在找他的人有什么关系?

  「别咦了!」

  褐眸里闪过一丝狡诈的笑意,直勾勾地望着那双漂亮又茫然的凤眸,柔醇的低嗓缓缓地带着不容拒绝的魔力响起:「反正,说什么-今天一定要收容我一晚。」

  他,赖定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