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儿女英雄传文康今夏菊开叶迷忍冬将军的蛊妾阿香爱神射错箭凌淑芬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大人物的克星 > 第二章

  蓝擎绅不是不知道自己这样有点没礼貌,也不是不知道店里人们对他的注目,不过,现在他满脑子想的,是要怎么样才能躲掉那群笨保镳。

  刚刚,他才在大街上走不到二十分钟,就看到他家的保镳骑着机车,明显的是在找他的身影。道些保镳的效率越来越高了,没枉费他花这么多钱请他们来保护他的父母。

  不过.他当初可没想到,有一天会反被这些人给追逐。

  现在,他之所以选了这间位在巷子口的小店躲藏身影,是因为这里人多又热闹,光是门口就排了一大堆人,遮蔽性很好。

  在这么热的天里,他想那些笨保镳不会想到,他会躲进这种没有冷气的地方。

  不过,说真的,他本来没打算要走到这么里面的,但是,这原本闹烘烘的店,因为他的出现而安静了下来,这转变太大,那群保镳虽笨,却也难保他们不会注意到。

  所以,他才会一踏进店门,就毫不犹豫地快步走向后门,先躲为上。

  唉!他长得这么引人注意,也不是他愿意的。

  平常他并不会介意这种好相貌带来的注目,不过,现在他最不需要的就是这种引人侧目的情况!

  只是,他没想到,当他打开那道门时,在他眼前出现的,却是一间跟店面陈旧的摆设完全不同,干净清爽到无可挑剔的厨房。

  这真是餐饮界的好榜样啊!他立刻想起自己曾经协助过的餐饮业者,那些人真该来这里考察一下。

  他边想着工作的事情,边往通往后面巷子的后门走去,但打开门后,才探了半个身子出去,就看到外面那几个穿着西装的熟悉身影,骑着摩托车在大街上张望。

  轻叹口气,他缩回身子,关上门,退回到那间干净的小厨房中。

  这些听命于他父母的忠心家伙,他到底是该开除他们,还是奖励他们呢?也不想想是谁在付他们薪水!

  他真的弄不懂,他母亲为何这么急着要他娶妻生子?!

  他现在才二十八岁,而他还有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们,也都还没结婚,她老人家干驴老是把楣亲的念头动到他的身上?

  是因为他一直没有女友,只有床伴,而不像哥哥们那样,每个女友一交就是好几年的关系吗?

  唉!他是忙啊!

  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了,更何况是交女友呢?他并不是对女人没兴趣,只是没遇到一个女人让他觉得比工作还有趣、还具有挑战性,甚至会让他想接近的……

  他边想边微笑,不料,却在眼神一转的同时,撞进了一双眼神清澈犀利、坦然亮丽的眸子。

  那是一双在白色干净口罩上的眸子,除了那双漂亮、炯炯有神的眼瞳,和一双细长柔美的柳眉之外,她脸上的其他五官,都被口罩给遮掩住了。

  「请问你进来做什么?」.

  那双漂亮眼睛的主人,有着好听悦耳,犹如夜莺鸣唱般的嗓音。

  「我……呃……」

  一时间,蓝擎绅从小就辩才无碍的口舌,竟然莫名的打结。

  「洗手间在这里!」符青青用手比了洗手间的位置,蓝擎绅这才注意到,她手上竟然还拿着一把亮晃晃的菜刀。

  深邃的褐眸里闪过一丝笑意,这个穿着围裙的纤瘦女孩,虽然声音冷静,但拿着刀的手却不停的发抖。

  她很紧张,而他觉得自己有义务安抚她,「我没有恶意,-……是这里卖面的……小姐吗?」叫她老板娘实在有点奇怪,因为对他来说,老板娘是他母亲专用的称呼。

  「当然!」符青青点点头,注视着他,「我是这里的老板娘,请问你走到后面来有什么事?」

  眼前这个无端闯进后面厨房的男子,真是好看得令人感到不安。

  他有着一张瘦削而深刻的脸庞,俊美刚毅的方下巴,还有着直挺得不像是东方人的鼻梁,粗浓有型的眉毛下,深邃却明亮的眼眸上方,竟然有着连女人都远不及的,两排又长又黑的漂亮睫毛。

  他那褐色的圆眸闪动着纯真而充满魅力的光彩,彷佛太阳般亮丽耀眼,却又带着一抹属于大男孩才有的调皮笑意。

  「我……我习惯在吃面前先检查一下厨房,希望-不会介意。」

  蓝擎绅回神后,恢复了惯有的幽默感。

  「不会!」符青青知道他在说谎,但是来者是客,既然他要在这消费,她当然不会把人赶出去,「前面有位置了,你可以出来点菜了。」符青青说完,就转身走了出去。

  彷佛对他这个长得非常俊美、举止却非常怪异的男人,已经观察完毕。

  这个现象让蓝擎绅忍不住微笑,微笑中又带着一丝好奇,因为,他向来习惯别人对他的注目,不过,眼前这个只带着防备跟观察,却毫无倾慕之意的漂亮凤眸,还是他第一次见到。

  这些年来,他所碰过的女人,无论是矜持或是开放,眼底都免不了一丝对他俊帅皮相的饥渴。唯独这女孩,那一双清澈坦然,对他毫不另眼相看的眼神……令他莫名的舒服。

  所以,他决定冒着被那些蠢保镳发现的危险──

  去吃一碗面!

  时间刚过下午一点,店里的客人还是很多,但是外面排队等外带的客人已经变少了,所以符青青才有机会去后面一探究竟。

  只是,她没想到,那个人说他走到后面的理由竟然是要检查厨房?!

  说真的,她一点都不相信,但是,不相信又如何?反正不关她的事,只要这个帅哥点了面付了钱,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客人。

  普通?!

  不!他一点都不普通!

  起码,除了符青青以外的人,都是这样想的。

  他在浅米色的名牌POLO衫下,有着一副标准的倒三角宽肩跟厚实胸膛所组成的完美身材,再往下,则是修长完美的长腿,以及那被包裹在浅蓝色牛仔裤底下的性感臀部。而他手上拎着的,则是一件看起来就很昂贵的手工订制西装,脚上则是一双浅咖啡色的名牌休闲鞋。

  他这种打扮本来就很少见,更何况,这个人除了穿着那些贵得半死的衣物外,竟然还有一副让男人气得牙痒痒,女人看了会双眼发直的好面貌。

  英挺的浓眉,深邃的褐眸,直挺的鼻梁,性感丰厚的唇型,在一张线条略显刚毅而且英气逼人的脸庞上,显现上帝创造的完美。

  那很明显不像东方人,但却不会让人觉得突兀的深刻五官,完美的突显出他那既尊贵又随和的气质,而他那浅褐色,修剪得整齐有型的短发,更是让他整个人散发如阳光般灿烂耀眼的迷人风采。

  他对着大家所行的注目礼亲切的回以一笑后,就在她的带领下,坐到店的最里面,堆着她弟弟们功课跟书包的桌子旁,因为,这是店里现在唯一有空位的桌子,而且,一个座位刚刚好适合他。

  「吃什么面?」她间着,丝毫不管周遭其他客人好奇的眼光,还有那些赞叹般的吐气声。

  蓝擎绅先是露出好奇的神情,看了看眼前杂乱无章的桌子,接着,抬起头,对她露出一个灿烂到会令人感觉刺眼的俊美笑容。

  这个让一般女人着迷到昏倒的灿烂笑容,用在符青青身上,却意外的得到她一脸的疑惑,她那双漂亮的柳眉轻微地皱起,「只剩这里有位置,等等要是有人吃完,就可以帮你换位置。」她以为他的笑容是在嘲讽她,给的这个位置太烂。

  「都好!」蓝擎绅说,深眸底掠过一抹讶异,这女人对他刻意讨好的笑容竟然无动于衷,这可真是奇怪!

  符青青扬起眉,「什么都好?」

  「面啊!我吃什么面都好。」蓝擎绅说,「我好多年没吃到台湾道地的面了,给我来一大碗吧!另外,黑白切跟卤味都要,我的食量很大的。」毕竟,坐了这么久的飞机,又在路上躲人躲了快一个小时的他,肚子真的是饿得咕噜噜的叫。

  而且,他还瞄到其他客人桌上的餐点,每一样看起来都很好吃,每个人脸上除了对他的好奇外,还有那种酒足饭饱的满足感。

  他很期待,也很好奇,眼前这个年轻的,有着一双澄澈凤眸的女人,会煮出多么好吃的东西?

  「嗯,好。」

  符青青点点头,他点菜道么爽快,她也不好怠慢,所以,她就回头去弄东西了。

  之后,端菜来的是对他一脸好奇,长相清秀俊朗的小男生。另外,在放小菜的柜台后面,也有个一直在切菜,长得一模一样的小男生在看他。

  而这对双胞胎对他注视的次数,频繁到让他忍不住怀疑,自己的脸上是不是长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不过,由于眼前刚端上来的小菜跟面,看起来都太好吃了,所以,他决定先好好吃一顿,假装没看到那两个双胞胎一直看着他,还不时交头接耳谈论的模样。

  「岳,你觉得……会是那家伙吗?」

  在柜台旁边,符青翔一逮到机会,就开始跟符青岳两人窃窃私语。

  「嗯!有可能。」符青岳手里切豆干的动作没停,却很有默契的点点头,他知道他在问什么。

  「是不是跟关关姊的老公,还有妃妃姊的老公是同一类型的啊?」

  「应该吧!感觉很像。」

  「那如果是的话,这应该就是大姊的机会也来了……」符青翔说着,同时,稚气的眸子里露出了期待跟幻想的神情。

  关于以前算命仙说过的事情,他们都知道,因为秦爷爷跟萧奶奶都有跟他们说过,而且他们还说大姊的姻缘应该快到了。

  可这句「快到了」,转眼也过了快三年了。

  而且早在三年前,秦关关跟萧妃妃就已碰到了大富大贵的另一半,只剩他们这个可怜的大姊,始终没下文。

  所以,这两个深受大姊教导,感念在心的双胞胎,十分希望大姊能赶快遇到一个有钱人,这样他们才会有好处,就像当年那个关关姊夫为了要追关关姊,还送他们两人一人一辆超正点的脚踏车一样。

  「有可能吗?」符青岳个性比较像大姊,他知道青翔在想什么。

  不过,那次得到脚踏车后,被大姊骂到臭头的情景,他记得可比青翔还清楚。

  「我不知道,但是,算命的都说以后姊姊一定会嫁给有钱人呢!你看我们要不要来当爱神邱……唉唷!」

  说到一半,当头而下的一掌,让他不得不闭上嘴。

  「死小子!你们两个在干嘛?!你姊叫你去收桌子叫了这么多次,你是有听没有到啊?」

  这大剌剌的嗓音传来,吓得两兄弟猛抬头。

  赫然,一张活力四射的漂亮脸孔出现在他们眼前。

  「唉唷……妃妃姊,很痛耶!」会这么暴力的女人,不用说,当然就是萧妃妃了。

  「知道痛还不去干活!」她又敲了符青翔的头一下。

  「-虐待童工!」

  符青翔嘟起嘴巴,认命的走到桌子旁,开始收着桌上的杯盘狼藉。

  没办法,谁叫妃妃姊有个好老公,不仅有钱,还会偷偷地送些不错的好东西给他们兄弟俩,看在她老公,东方集团的前总裁──东方墨森的面子上,他们只好努力地学着不要跟这个暴力姊姊计较。

  「去!你又不是我家的童工,我甩你咧!青青,帮我包二十碗干面,还有所有剩下的小菜,晚点我派人来拿。」

  萧妃妃自从嫁了好野人老公后,就理所当然的每天都来把符青青的食材给包光光,让她可以早点回去休息。

  反正,她老公的弟弟,也就是现任的东方集团总裁──东方谦和,有一堆可怜的高级主管可以消化这些东西。

  「等等……妃妃……留点小菜给我,我要六碗馄饨面、三碗牛肉面、七碗大卤面……」一个悦耳、说话节奏颇慢的嗓音跟着响起。

  面摊前,出现一个长相清秀细致的孕妇,同时,她身后还有两个男保镳跟一个女保镳跟着。

  秦关关一脸笑容地看着好友萧妃妃,还有在面摊里忙着的符青青,她好久没看到这两个好友了。

  今天难得地可以被那个保护欲过度旺盛的老公,也就是秋氏集团的总裁秋堂磷放出来,她才能够来「阿青小吃店」看看符青青。

  「-们全部都买光,是想让我明天跟着休息不要做生意啊?」明天市场休息,她们今天就把她的东西都买光了,她明天怎么做生意?

  「-……本来……今天晚上不是就要休息……的吗?」秦关关用她慢节奏的说话声调问。

  「是啊!既然这样,明天不如也休息,我们三个一起找个地方好好地聊一聊!」萧妃妃在一旁凑热闹的说。

  「我明天早上要大扫除,每个星期店里都要消……消毒一次。」说到一半,符青青的话突然顿了下,她彷佛感觉到有一股奇怪的视线从店里射过来,于是她转头,看了看店里的客人们,并没有人在注意她啊!

  「很扫兴耶!」萧妃妃抱怨着。

  「不要紧……那下次吧!对了,我跟-们说喔……」

  趁着现在店里的客人越来越少,秦关关跟萧妃妃索性在这儿跟符青青聊起天来。

  很久没见到符青青了,她们两人挺想念、也挺担心她的。

  因为她总是太过独立、太过冷静、太过……怎么说,她从来不表现出自己脆弱的一面。

  而她越是这样,自己就越是疲累,秦关关跟萧妃妃自从有了有钱的另一半后,两人其实都十分想要帮她的忙,帮她一起照顾弟弟。

  但是,符青青却从来不肯接受她们的帮助,最多就是接受她们派人来这里买东西而已。

  三个女人谈话的声音,偶尔夹杂着熟客插进来的笑语,让「阿青小吃店」越显熟闹。

  而店里,蓝擎绅正好奇的观察着这一幕。

  那两个看起来十分有钱的女人,他认识!

  因为身为经营顾问,他要掌握的就是财经界的各种动态,对于台湾所有的跨国大集团,和其中重要人物的家世背景,他也一清二楚。

  不过,叫他讶异的是,那个面摊的年轻老板娘,那一脸泰然自若的神色,彷佛有钱人在她眼中不是有钱人,穷人在她眼中也不是穷人……就连他……

  他突然感觉到有点莫名的气闷,因为刚才她也没放太多的注意力在他身上。

  但这是为什么呢?她为什么跟平常人这么的不一样呢?

  在她那冷静的神态中,他彷佛看到生平最大的谜团,而他,解开她这个大谜团!

  这念头一起,蓝擎绅自己都吓了一跳。

  他竟然……对着工作之外的事情,起了莫大的兴趣?!

  她知道那道视线是从哪里来的了!是那个长得很好看,不像东方人的男人那双漂亮的褐色俊眸里传来的!

  她知道很久了,但是她并不想理会。

  不过,现在……

  下午三点半,当萧妃妃跟秦关关离开,所有的客人也都走光光,甚至连她两个弟弟都被她赶回去写功课后,整个店就只剩他还坐在店里,因此她想不理会他那直勾勾望着自己的目光都不行!

  他吃完了,早就吃完了,可是却坐着不走,只是一直一直地看着她。

  不但看着她,也看着她这间老旧的小店面,时而皱眉,时而微笑,彷佛在打量着什么一样,害得她连口罩都不敢拿下来!

  但是,眼看时间就要来不及,她还要清洗碗盘,收拾面摊,还有一大堆要清洁的杂物得赶在傍晚以前做完,因为她今晚已经跟人有约。

  所以,她深吸口气,走向他.走向那个好看到很刺眼的男人,「先生,现在只剩下你一个人了……」

  当她说出这句话时,蓝擎绅的笑容里带着浅浅的诧异,「我以为-永远不会跟我说话呢!」

  那双深邃的褐色眼眸里,有着某种挑动人心的光芒。

  莫名地,口罩后面的嫩颊一热,她竟然答不出话来。

  她愕然发现,的确,自己竟然在无意间一直躲着这个人,不然……为什么她都没来跟他结帐赶人呢?

  这疑惑.在瞬间,如同一道春风,轻轻地吹皱了那平静多年的心湖。

  那感觉,好陌生……

  「嗯?」

  看她迟迟没回答,他挑眉,望着她的眼神专注的叫人窒息,「-是不是该说点什么?」不然,告白怎么能成呢?

  他在她那双漂亮的凤眼里,看见了许多情绪闪过,但是……他想看的是除去口罩、除去头巾后的她。

  他已经知道,她有本事维持一个连清洁公司都不见得能维持好的干净厨房,也知道她看人不分贵贱,更知道她有副好听的嗓音,跟一双沉静温柔的凤眸,但是,他不知道她的嘴唇长得如何,她的鼻子又生得什么模样?

  看她两个弟弟是这么俊朗可爱,他想,她的长相是相当值得他期待。

  「是,我该说……」

  说了几个字后,符青青一顿,突然觉得有点可笑。

  她向来是个让人依赖,具有独立性,对什么都见怪不怪的人,但现在,她竟然为了一个陌生男子的眼神,而感觉惴惴不安,慌乱失措?!

  她深吸口气,让自己恢复了平时的冷静后,轻轻道:「你吃的东西总共三百二十五块,麻烦您结帐,我今天要提早打烊了。」

  「-是在赶我走?」

  蓝擎绅有点讶异,她不是来跟他告白的?他看得出她对他有点感觉,不然刚才那双眼睛里不会闪过这么多的情绪,可是现在,她怎么……

  而且说真的,从来都是他赶女人,还没女人赶过他呢!

  「客、人!我开的是面店,只让客人吃面的!」言下之意是,不然你还想怎样?

  「这……嗯,说的是。」

  「你要付钱吗?」符青青问,这男人真是太奇怪了!

  「当然!」奇怪,为什么面对她时,他那精明的脑袋和敏锐的观察力都不管用了?竟然会发生这么可笑的失误。

  俊朗的褐眸里闪过一丝自嘲的眼神,好吧!他得承认,原来他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这么有魅力,不过……

  话说回来,因为她这种冷静到不把他放在眼底的态度,反而让他更想留下来了,留在她身边。

  所以,他才碰到皮夹的手,突然顿了下。

  「糟了!」他说。

  符青青皱起眉头看着他,「怎么了?」她不喜欢他此刻眸底的那种神情,那种神情通常代表麻烦,而她,最讨厌的就是任何会带来麻烦的事情。

  「我……」

  蓝擎绅抬头望着她,露出了一个无辜却灿烂的浅笑,「没钱!」

  「没钱?!」符青青错愕的看着他,有一度晃神,因为,他的笑容好像会放电电……电个头!

  符青青在他的笑容里迷失不到一秒后,立刻回神,「你是故意的?」她不太相信,因为他看起来怎么也不像吃白食的人。

  「当然不是,但是我真的没有台币……」他从他的西装口袋中翻出他的皮夹,技巧性地翻给她看一整迭的美金,「除非……」

  他又对她露出那种好像带电,让她想转头就跑的笑容说:「-收美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