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七年情债白双一夜情夜夜情楼采凝小坡的生日老舍爱你的十个理由席绢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大人物的克星 > 第一章

  六年后

  初夏时节,台湾的炙热,多了一股湿气,加上满街摩托车跟汽车的大阵仗,让甫回到台湾的蓝擎绅,不耐地皱起眉头,这种熟悉又陌生的景象,并不是他想看到的。

  蓝擎绅,这几年在欧美十分知名的经营顾问,那颗智商两百的脑袋,对经营跟赚钱非常有一套。

  他所开的经营顾问公司,虽然只有十个员工,但是员工个个是菁英,而且公司的营业额,让他每年在各国所缴交的税金,加起来高达上亿美金。

  他目前手头上的Case,光是资产上亿美金的集团,就有数十家之多,为了帮这些大集团管理他们的公司,他连睡眠的时间都非常有限了,何况是回台湾?

  不过,他还是回来了,因为没办法,这一次返台,是被朋友硬拗回来的。

  他那幼稚园同学兼邻居的好友──张笃圣,是乐胜集团的副总经理,而目前乐胜集团极需他的帮助,不然,他也不可能向国外那些大集团告假,特地回台湾来处理他好友公司的问题。

  所以,他只打算在台湾待个几天,直到了解乐胜集团的问题后,他就可以回美国,以遥控操作的方式,来帮助好友的公司。

  而当然……他想,既然人都回到了台湾,要不跟家人见一面,那也说不太过去。

  一想到他的家庭,唉!

  他忍不住轻叹了一口气,这次回台,他本来不想让家人知道的,无奈,张笃圣那个老实人,竟然乖乖地告诉了他的父母,然后他的父母又跟某个爱说八卦的邻居说,想当然尔,自己的父母也一定听到了风声,否则,今天不会这么准时的就派了司机前来中正机场接他。

  突然,他发现车子行进的方向,跟他要去的乐胜集团方向不同,而且,也跟他在阳明山帮父母买的别墅方向不同。

  深邃的褐眸-了下,他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不是往乐胜的方向。」

  在前方的老司机身子小小地震了下,随即陪着笑脸回道:「是这样的,老板娘说要先帮您接风洗尘,我们现在要去晶华酒店。」他口中的老板娘,就是蓝擎绅的母亲。

  事实上,她不是蓝擎绅的亲生母亲,褐发褐眼的他,其实是风流的父亲一夜情后所遗留的意外。

  而他现在的母亲,也就是大妈,偏偏是个热情过度、善良过头的女人,所以才会二话不说的,就把身为私生子的他接回台湾照顾。

  而说真的,他这个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大妈那种热情过度的爱护,所以,他立刻说:「我没那个闲时间,直接把车开到乐胜大楼去。」

  「可是……老板娘都准备好一切了……呃,我是说,连菜都订好了。」

  老司机那闪烁的言词,确定了蓝擎绅的猜测。

  「她这次请了几位小姐来?」

  「不多不多!只有八个……呃?!」老司机才回答,就发现不对──自己的回答已经露出马脚了。

  「唉!又来了!」蓝擎绅知道自己没猜错,只感到无奈。

  过去这几年来,每次只要自己跟大妈相隔的距离不超过飞机航程三小时的话,几乎都会被设计去那种面对一大堆名门闺秀的相亲宴,不管他人在哪一个国家,一样都躲不过。

  母亲现在一心希望他赶快结婚生小孩,从他满二十岁开始,就没停过这个盼望,到现在都八年了,她老人家依然不死心!

  「这……您就去露一下脸吧!反正有个交代就好了!」最重要的是,要让他能交差啊!

  虽然说老板娘之前还千交代万交代,千万不能让他知道他一下飞机后,第一个要面临的就是一场相亲宴,但现在,只要他能把人带进会场,也算尽了责任了。

  黑色的劳斯莱斯塞在车阵中,三线道的路上,前后左右都是车,感觉上几乎是动弹不得。

  「交代吗?好啊,不过……」蓝擎绅那双褐色的眸子里,轻轻地闪过了抹别有意圆的光芒,他把手轻轻地放在车门把手上,然后接着说:「等过几天再说吧!」

  一说完,他赫然打开车门──

  叭!

  一个想穿过车阵的摩托车骑士,被突然打开的车门吓到,连忙紧急煞车,然后猛按喇叭。

  老司机这也才发现,他得载去相亲宴的「重责大任」,竟然就这样落跑了?!

  「啊!少爷……」

  蓝擎绅动作迅速地窜入了台北紧塞着的车阵之中,还不忘对机车骑士礼貌的点头,表示歉意。

  而可怜的老司机,只能望着那个跑进一旁小巷的身影哀泣。

  「别这样……少爷啊!我……我会被骂的啊……呜……」

  老司机伤心归伤心,也不敢把劳斯莱斯就这么地丢下。

  看来,他只好通知老板娘,跟她老人家报告这个不幸的消息了……

  初夏那炙热的太阳,在人们的头顶肆无忌惮地散发着叫人难以抵挡的热度,所以只要是有冷气的餐饮店,在正午时分,几乎是家家客满,而没有冷气的地方,却是门可罗雀。

  但是,却有一间名唤「阿青小吃店」的面摊是例外的。

  那里虽然没有冷气,但是却有一堆人心甘情愿的挤在店里流汗吃东西。

  这天是星期六的中午,在这个距离大马路不远,位于小巷子口附近的面摊,照惯例挤满了要外带的家庭主妇们,就跟平常的日子塞满上班族一样,点菜的声音不绝于耳。

  「老板娘,一碗干面、一碗馄饨面,另外猪耳朵、泡菜、豆干、海带各切一份。」

  「好,请稍等一下。」

  轻快悦耳,还带着一丝沉静柔和的嗓音,在客人的点菜声后响起。

  那声音听起来像是无论现场有多忙多乱,也都有如平静的湖泊一般,令人感觉一阵凉爽,这个十七岁那年就痛失父母的女孩──符青青,已经做到了当年的承诺!

  她不但把面摊经营得很好,收入多到足以养活自己跟两个弟弟,而且,今年已经二十三岁的她,也即将从T大夜间部的国贸系毕业。不仅如此,教授还暗示她,说在三个星期后举行的毕业典礼上,以她的表现,应该可以得到全班前三名的荣誉。

  这六年来,「阿青小吃店」并没有因为符青青的父母过世,而导致生意不好,从符青青接手后,在用餐时间依然是人来人往,热闹不已。

  今天是周六,跟周一到周五不同的是,少了平常的欧巴桑,却多了两个可爱的工读生。

  其中一个是长相清秀俊美,一脸稚气的少年,是双胞胎之一,符青翔。

  十三岁的他,结实的身材目前还在成长中,他穿着时下青少年流行的破T恤跟宽大的滑板裤,穿梭在人潮中,帮忙递菜送汤。

  而站在放着小菜的柜台前,动作迅速而且安静地切着小菜的,则是个性比较沉稳的符青岳。

  符青青动作俐落地弄好七碗面,全端上台子,然后交代青翔:「六桌两碗牛肉汤面,四桌、五桌各一碗馄饨面,加卤蛋跟贡丸的干面是二桌的,另外一碗汤面是一桌的。」

  星期六是她放欧巴桑假的时候,所以,通常她会让两个弟弟来帮忙,而两个弟弟在她的训练下,个性比较沉稳内敛的符青岳,通常在内场帮她处理小菜、递送食材,而个性比较大方开朗的符青翔,则在外场帮忙收费跟端送食物。

  不过,真正在记客人及上菜顺序的,还是符青青。

  「喔!」符青翔俐落地端起那沉重的大盘子,谨慎而迅速地走向客人。

  「好乖喔!这么小就来帮忙做事喔!你们两个是双胞胎啊?谁是哥哥、谁是弟弟啊?」

  看到他端面上来,一个第一次来的女客人,指着柜台里切小菜的青岳,问着符青翔。

  「是啊!我们是双胞胎。」

  符青翔露出笑容,俊美的长相带着些许的孩子气,脸颊那朵若隐若现的酒窝,则是让一些年轻的女客人看得入迷。

  「不过别问我们谁先生出来的,因为连我们的妈妈都搞不清楚谁是哥哥、谁是弟弟呢!」

  「呵呵!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一开始从医院抱回来时,他们就忘了在两人身上做记号啦!」符青翔笑着说,「还有啊,-觉得我乖的话,要常来吃面喔!我姊姊煮的面很好吃吧?」

  符青翔笑嘻嘻说出的讨好话,引得客人又是一阵赞扬。

  而在柜台里一直沉默切菜的符青岳,这时候也说话了,「我姊姊弄的小菜也不错喔!还要来盘豆干吗?姊姊。」他望着面前已经有两盘小菜的女客人说。

  「好啊!」女客人笑嘻嘻的说,不只是她,所有的客人都很难拒绝这对可爱的双胞胎。

  而听到两个弟弟讲出这样讨好客人的话,在前头忙着的符青青,转头看了他们一眼,凤眸隐隐地泛出笑意。

  幸好有这两个懂事的乖弟弟,陪她度过这六年来的忙碌,再过几天,她就要大学毕业了,这样的忙碌,终于也可以暂时告一段落了……

  店里这么热闹,真好!

  其实她的钱早就赚够了,并不见得要继续开摊子,等她大学毕业后,她大可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来做,不用让自己这么累。

  但说真的,她喜欢看到客人吃她煮的面时,脸上那种赞扬的神情。

  所以,她还一直在挣扎,到底要不要在毕业之后,收掉这个从她父母那一代,就开到现在的小摊子──

  「欢迎光临!」

  低着头的她,听到了弟弟的声音,跟着抬头,「欢迎光临,抱歉,现在没有位子喔!要稍等……」

  符青青才说到一半,却发现自己是对着一个高大的背影说话,而这个刚进门的客人,正走进通往厨房的后门。

  她困惑地皱皱眉,突然又发现,店里原本热闹的声音都安静了下来,而且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不同的神色……有嫉妒、有羡慕、有仰慕、有好奇,不过都一致看着后门。

  奇怪!后面是厕所跟厨房,这个人进去那里干嘛?急着上厕所吗?还有,为什么大家的表情这么奇怪?刚才进来的是哪个明星吗?

  她想归想,却不能到后面一窥究竟,因为,面摊外面还有一堆排队外带的人等着点菜,两个弟弟也忙得半死,所以虽然三姊弟都注意到了这个奇怪的客人进来,但还是没人能放下手边的动作,去一探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