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冥王的新娘纳兰月暗算麦家金瓶梅传奇郭戈别爱那么多凌淑芬风鸟花月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穿越 > 浮世繁华 > 第7——9章

  第7章

  夜已很深了,朽木家的佛堂里,长明灯照亮着一方榻榻米,还有佛龛上女子的遗像。

  男人散着发,披着灰色的浴衣,已经在遗像前坐了很久了。灯光在他身后勾勒出寂寥的影子。

  手搭在膝盖上,头低着,陷入沉思之中。上方的遗像里,女子温婉秀雅,笑意温柔,似乎正脉脉注视着他。

  “大人,”桥本管家在门外轻声唤道,“田村组长求见。”

  朽木白哉抬起头来,脸上带着浅浅的疲倦。

  “进来吧。”

  纸门拉开,一身黑紫色武士服的男子一闪而入,屈膝行礼。

  “打搅了,大人。”

  “如何?”朽木白哉眉间的疲倦已在一瞬间一扫而空,表情同往常一样清冷肃穆。

  “属下的人已经查清楚了。那位叫露琪亚的女学生,出生与南流魂街78区,戌吊。因为是流浪儿,出生时间不确切。她本人写在学生登记表上的日期是3025年1月14日。这个时间估计和她实际的出生时间相差不大。她在戌吊长大,八岁的时候就开始流浪,六年前考入真央灵学院,现在是六年级二班的学生。平时在学校成绩优良,和老师、同学也相处融洽。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还有,可以确定的是,露琪亚的左肩胛骨处,的确有一个浅粉色铜钱大的半圆形的胎记。”

  朽木白哉接过调查表,翻开来看。

  学生登记表上,相片里的女孩子还十分稚嫩,人类十三、四岁的模样。乌黑的短发,紫色的大眼睛,细短的眉毛,紧抿着的唇,透露着一股子坚韧和倔强。

  如果神情能再温婉几倍,大致就是绯真幼年的模样吧?

  戌吊,是吗?

  他转头看向佛龛上的遗像,女子依旧笑意盈盈。

  /白哉大人……请您务必找到我的妹妹……我将还是婴儿的她遗弃了,这让我永远都寝食难安!戌吊那种混乱的地方,即使能活下来,也不知会怎样长大啊!妹妹她,左边肩膀后面有一枚铜钱大的半圆形胎记,就像一片樱花瓣一样……/

  妹妹……是吗?

  朽木白哉合上资料夹。垂下眼帘,眸子里一片晦涩难懂的深沉。

  “桥本。”

  “是,大人。”

  “帮我准备一下,我明天要去三条所拜访雅子姑祖母。”

  第8章

  “大家,在这个温暖的春夜,在这个迈向成功的时刻,让我们用最豪迈的热情,举起你手中的酒杯,庆祝我们首战告捷吧!”

  在恋次激动得都变了调的开场发言后,阿信面馆里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今天这里全被真央的学生占据了,少男少女们个个满面红光,兴奋非常。大家都为自己顺利通过第一轮选拔考试而欢欣雀跃。

  “真是热闹啊。”

  露琪亚掏了掏被震得发麻的耳朵。

  雏森递过来一杯清酒,“来,露琪亚,我们俩也喝一杯吧!”

  露琪亚笑着接过酒,同雏森一起,仰头把酒干尽。

  “真是爽快啊!”

  “露琪亚,恭喜你啦!”

  “雏森,也恭喜你啦。”

  “真是太好了,这样保持下去的话,我们就真的可以共同进入五番队,将来一起工作呢!”

  露琪亚遥想将来,也露出充满憧憬的笑来。

  恋次在另一头力战群雄,和男生们拼酒,一坛子的酒很快就见了底。露琪亚起初还能很镇定地吃生鱼片,到后面她也看不下去了。

  “这样下去真的没问题吗?”她想过去劝一劝。

  “放心啦。”雏森拉住了她,“今天就让恋次喝个痛快吧。你不知道,你考白打的时候,他有多担心啊。在门口来回地走,说什么露琪亚体力不行,力量不够,万一不通过怎么办。出了一头的汗呢!”

  “是……吗?”露琪亚有点不好意思。

  恋次这个家伙,明明很担心的嘛,为什么她考试出来了他却嘲笑她肯定不过哦真是笨蛋这样的话。真不是一个直率的人呢!

  “露琪亚,”雏森凑过来说,“进预备队的话,据说姓名是一定要完整的呢。露琪亚这回恐怕逃不掉了,一定要给自己冠一个姓啦。”

  露琪亚苦恼道:“说起来就让人觉得烦呢。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办?”

  雏森狡猾地笑着,“露琪亚不如就跟着恋次姓吧!”

  “恋次?”露琪亚怪叫,“为什么要跟着他姓啊?又不是一家人,这多怪啊!”

  “怎么会呢?你们是这么多年的好朋友了,借他的姓氏又怎么样呢?我想,恋次绝对不介意的!”

  “我介意什么?”已经喝得半醉的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她们身后,突然发问。看到女孩子们惊吓的表情,他开心地哈哈大笑起来,“啊!肯定背着我说坏话呢!”

  “才不是呢!”雏森不顾露琪亚在使劲拉她的袖子,说,“我在劝露琪亚跟你姓呢!”

  “雏森!”露琪亚满头黑线,“不要胡说了。我才不要跟着恋次姓呢。阿散井露琪亚,多难听啊!”

  恋次眉毛一竖,被酒浇得有点糊涂的大脑完全凭借直觉行事。

  “难听?我还不想你跟我姓呢!万一人家将来以为你这家伙是我妹妹,那我多丢脸啊。”

  “你呀,真是喝糊涂了!”露琪亚倒没怎么生气,只是白了他一眼,“你放心好了,我反正是不会跟着你姓的,阿散井桑!你呀,就把你这宝贵的姓氏留着给将来哪位漂亮的小姐吧!”

  说完,灵巧地从人群里钻了出去,拉开店门走了出去。

  “大家,我先回去了!”

  “露琪亚,等等我!”雏森喊了一声,回头对恋次说,“恋次你也真不坦诚呢,小心将来后悔哦!我不管你们了,我也先+走了!”

  “喂!”恋次大喊,可是雏森头也不回地追露琪亚去了。

  两个女生的离去并没有影响到小店里热闹欢腾的气氛,男生们照样喝着酒,唱着歌,搭着肩膀跳舞。恋次本来还犹豫着是否要追过去,但是下一秒就被同学抓了过去,酒灌进嘴巴里,很快就把忧虑给冲淡了。

  等到恋次摇摇晃晃回到宿舍的时候,都已经快半夜了。稍微清醒一点的吉良把他丢在床上,自己也倒了下来。

  “露琪亚……”恋次呢喃着,“我们……一起……”

  月色正好,早春的樱花已经含苞待放。少年并不知道这个时候他和她的离别,已经进入倒计时了。

  随后十来天过得飞快。第二轮考试很快就来临了。更加难的考题,更加险峻的模拟试场,还有更加苛刻的考官。都让学生们大脑和身体绷得紧紧的,生怕稍微错了一步,就要同心爱的番队说再见了。

  露琪亚和恋次因为考试场次不同,时间碰不到一起,所以只是偶尔碰碰面,彼此互相鼓励祝福一番,又匆匆分别。

  考试结果公布的那个上午,露琪亚恰好因为一点事被理论课的老师留下来说话,好不容易从教室出去,她拔腿就往一楼公告栏跑去。

  学生部的宫本老师就是在这么一个紧急的时刻出现过道上,拦住了她的去路。

  “露琪亚,你随我来一下。”

  露琪亚很不情愿地停下了脚步,“是……老师,是不是考试出了问题?”

  宫本老师皱着眉头,尽量把语气放得温和了些,“不要胡思乱想了,跟我来吧。有人要见你。”

  见我?

  露琪亚纳闷,实在想不出她还能认识什么人。她的人际关系最简单不过,以前流浪的时候就和恋次最亲密,在学校里来往密切的朋友也就那么几个。谁会劳驾宫本老师亲自来找她去见面呢?

  女孩子跟在宫本老师的身后,一直走到剑道场。

  大门是关着的,但是露琪亚却明显感觉到一股有些熟悉的灵压从里面传了出来。这股刻意抑制却依旧显得沉稳而强大的灵压,绝对不是普通级别的死神所能拥有的。

  “客人就在里面。”宫本老师说,“我先和你说几句。这位客人身份尊贵,你务必拿出最恭敬的礼节,不要丢了学院的脸。”

  露琪亚这下除了疑惑,还多了几分紧张。

  “老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宫本老师闪烁其词,“你见了对方就知道了。”

  说着,他拉开了剑道场的门。

  第9章

  空旷的剑道场中央,站着几个人。最中间那个高挑的白服男子背对着门口,那股强大的灵压就是自他的身上传来。

  露琪亚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

  宫本老师在她身后轻叹了一声,推了她一下。她这才如梦初醒,继续往里面走。

  男人始终没有转过身来,倒是他身边一位白头发长胡子、面目慈祥的老人打量了露琪亚一番,然后冲她温和友善地笑了。

  露琪亚向老人鞠躬致礼。

  “就是这个孩子吧?”老人笑眯眯地开口。

  “是的,就是她。六年级二班的露琪亚。”宫本老师说,“人已经带到了。那么,在下就不多打搅了。告辞。”

  露琪亚有些不安地看着宫本老师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剑道教室,还仔细地关好了大门。

  如今这个状况实在有点超出她的理解范围了。眼前这两个人不论是从衣着还是气势上,显然都不是一般人。旁边站着的四个死神似乎是属下,神情严肃恭拘。

  老人转过去对男人说:“大人,你看看这个孩子吧。”

  男人转过身来。

  有些眼熟的清俊的容貌,造型独特的莹白色发箍,曾经被她恶意嘲笑过的刘海。露琪亚大脑深处的一段记忆被唤醒了过来。

  他是……

  男人上前一步,从窗户透下来的光芒中走到阴暗处。

  露琪亚仰着头看他。男人的眼帘依旧低垂着,幽深的眸子,视线似乎在看她,似乎又不在看她。明明没有什么表情,却让露琪亚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力自前方笼罩而来,让她不由自主地吸了一口气。

  下一秒,男人微侧过脸,视线彻底离开了露琪亚。

  露琪亚刚松一口气,就听到老人说:“看样子,是确认无疑了吧?”

  确认什么?

  男子表情淡漠,不过好歹终于开口了。

  “桥本,你同她详细解释一下吧。”

  低沉淳厚的嗓音,优雅的贵族氏的语调。只是不带感情。

  露琪亚疑惑地看向那个老人。

  老人笑盈盈地说:“露琪亚小姐,我是桥本,是朽木家本家的管家。这位,就是朽木白哉大人。”

  果真……

  露琪亚拽紧了袖口,弯腰鞠躬,“初次见面,请多指教。我是露琪亚。”

  老人对她的有礼似乎很满意,继续说:“贸然将露琪亚小姐您叫过来,实在非常失礼。不过我们是有很重要的事想同您商量。”

  “啊?请不要这么客气!”被一位白发老人用敬语,还真不安啊,“有什么事,请尽管吩咐。”

  老人笑得格外慈祥,“是这样子的。我们家的这位大人,对露琪亚小姐您十分中意,想收养您为朽木家的养女、白哉大人的义妹。”

  学校的午休钟声敲响了,外面的喧闹声更加大了。有人从剑道教室的门口匆匆跑过,哈哈大笑着,似乎是在代替露琪亚做出了回答。

  露琪亚咽了一口唾沫,滋润了一下因为惊愕和紧张变得干涸的喉咙。

  “收……养?”

  “是的!收养!”老人很肯定地点了点头,“通过正规的途径,会将您登记在宗族的牒谱上。您会成为朽木家第二十八代家主大人的妹妹。”

  长而正式的用词并没能帮助露琪亚更好地理清状况。而且朽木白哉这个当事人之一还站在旁边板着脸一言不发,仿佛正在谈论着的事和他半点关系都没有。

  露琪亚张嘴半天,才憋出第二句话:“为……为什么?”

  老人有条不紊地说:“大概就是缘分吧。家主大人见到你后,对你十分中意呢。”

  不带这么骗人的吧?这位烤鱿鱼须刘海大人此时此刻的表现,哪里看出他对我很中意了啊?

  露琪亚在心里大喊,跳着脚,喷鼻子瞪眼睛。可是表面上却服从于这个男人营造出来的巨大的无法抗拒的压力而循规蹈矩唯唯诺诺,做好一个有礼貌的真央高年级学生。

  老人摇头晃脑地继续说着:“露琪亚小姐,这个决定是经过慎重考虑的。您进了朽木家后,便可以提前从学校毕业。虽然我们是希望您能成为一名朽木家的大家闺秀,但是大人会充分尊重您的个人意志。如果你一心想要做死神的话,您将会接受私人性质的精英训练,然后大人会将您安□护庭十三番队里。”

  露琪亚觉得自己在做梦。可是朽木白哉所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又是这么地清晰,不断地提醒她此时此刻发生的事是现实。

  贵族的收养,提前毕业,成为死神。

  她露琪亚拼搏多年的努力,在这一刻得来得这么不费功夫。

  “我……”露琪亚好不容易才再度开口,“我不明白,桥本先生。为什么?为什么是我?”

  桥本侧头看了看家主大人。朽木白哉淡淡地点了点头。

  桥本对露琪亚说:“因为小姐您,长得非常像我们去世不久的夫人。”

  居然是这个理由!露琪亚瞠目结舌。

  她本来以为自己会听到十分狗血但是会更加合理的说法。比如你的父亲/母亲其实是我们家的熟人/恩人,临终嘱托家主大人照顾您;或者我们有收养义子女的传统大人在学生中抽签刚好抽中你了;甚至是你在学校表现突出我们朽木家有意栽培你这种露琪亚自己也觉得最不可能的情况。

  因为她长得像去世的夫人?

  露琪亚还记得这桩八卦。是去年去世的,来自流魂街的美丽夫人吧?已经成为了一段传奇呢。贫贱的女子和贵族男子的爱情故事,总是最能打动人心的。

  她下意识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露琪亚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自己容貌还稚嫩,身量也未长成。这么些年,只有人说过她可爱,从没人说过她美。

  长得像他的亡妻?

  就因为这个理由,才要把她收养为义妹的吗?

  露琪亚抬头看向朽木白哉。

  男人的目光同她的有短暂一瞬的接触,又立刻闪开了。

  依旧不说什么吗?

  露琪亚觉得有点热,背上出了一层汗。她抬手抹了一下鼻尖的汗,“那个……桥本先生,我……”

  “露琪亚!我通过第二次考试了!”恋次活力四射的声音随着大门地拉开而传了进来,“太棒了!只要再通过一次考试,我就可以……”

  这个莽撞的家伙终于看到还有其他人在,闭上了嘴。

  “看来有人来打搅啦。”桥本怪是遗憾地叹了一声。

  朽木白哉忽然动身往大门走去。

  是要离去了吗?这就放过她了?

  “露琪亚小姐,”桥本的话给出了答案,“请您相信,我们是很认真的。那么,这就告辞了,静候您的佳音!”

  一行人从容地离去。

  忽然的,朽木白哉释放出了之前一直压抑着的灵压。这股强大的力量不但将露琪亚峥摄住,也让站在门口惊讶地看着他们的恋次完全无法动弹。还没毕业的真央的学生在六番队队长面前虚弱渺小得就像一粒尘埃。

  朽木白哉步伐平稳地走出了剑道教室,那股迫人的灵压随即又被抑制住了。他们渐渐走远。

  恋次回过神来,赶忙走上前。

  “露琪亚,怎么回事?那是……贵族吧?他们找你有什么事……”

  露琪亚心乱如麻,而且对于她来说,和恋次之间并没有什么秘密。她斟酌了一下,便如实相告,说:“那是朽木家的家主大人。他们说要收养我做养女。恋次,我……”

  我不想去……

  “这太好啦!”恋次激动的声音在头顶爆炸开来。露琪亚头一次觉得这个家伙的嗓门居然这么大。

  “朽木家那可是贵族啊!你被他们收养了,也就成了贵族了啊~!你多好啊!以后可以吃好多好东西了……”

  恋次的喋喋不休中,露琪亚有一种一拳头把他打飞出尸魂界的冲动。

  这个浮浅、单纯、心口不一的白痴,他的大脑里,理智到底占了多少分量?

  露琪亚觉得失望,更加觉得愤怒和委屈。她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被轻视被误解的小女孩,得不到申述的机会,也找不到辩护的语言。一切的一切都在恋次不自然的激动中显得那么无力又多余。

  澎湃的情绪在胸腔里翻涌着,露琪亚两眼发热,鼻子发酸。她很想踹恋次一脚,或者朝他的下巴上来一拳头。但是她只是抬起了手,扣住了恋次的手腕。

  她把恋次搭在她肩上的手拿了下来,双手握了一下,感受着男孩子微烫的紧实的皮肤和下面蕴含着力量的肌肉。这双手,其实一直保护着她、为了她而成长的手。她,是不是,永远都握不住呢?

  “是吗?”找不出其他的话可说了,“……谢谢……”

  真讨厌,眼角都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