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好悍的野男人安靖我所理解的生活韩寒三姊妹越狱狙击赤川次郎望月楼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穿越 > 浮世繁华 > 第10——12章

  第10章

  收养事件已经过去了七、八天了,露琪亚没有再见到朽木家的人。看来他们的确遵照先前说的,给她足够的时间考虑。

  樱花的开放已经进入最灿烂的阶段。校园里的樱花林下纷纷扬扬的昼夜不停地落着樱花雨。情侣们都成双成对地来到树下约会,享受这一年之春里最美好的时节。

  “露琪亚,真的没关系吗?”雏森担忧地问。

  露琪亚回过神来,不解地看着她,“什么?”

  “便当!”雏森没好气地指了指露琪亚手里的东西,“寿司都被你夹烂啦。”

  露琪亚低头一看,红了脸。

  雏森叹了一口气,“你同恋次是怎么了?以前你们拌嘴、生气从来不会过夜的。可是这次都好多天了还不说话呢。”

  露琪亚苦笑,“我们……不是吵架。”

  “那是什么?”

  露琪亚看着雏森率真坦诚的脸,笑着摇摇头,“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你放心,很快就会没事的。”

  “是不是和你第二次考试没过有关系?啊对不起!”雏森急忙捂住了嘴。

  露琪亚心里抽痛了一下。

  按照她的成绩和考试表现,即使不能得个优秀,通过第二次考试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如今,班里许多成绩没她好的也都轻松通过了,反而是她意外落选,让老师都很不理解。

  巧合吗?发挥失误吗?

  露琪亚都不敢去多想。

  “没关系的啦!”雏森安慰她,“实习是必修的,考不上五番队,学校会为你安排到别的番队实习的啊!”

  露琪亚冲她感激地笑了笑。

  “恋次最近心情也很不好呢,总是找人去剑道场比试。吉良说他都看不下去了。我说,露琪亚,你快点和他和解吧。然后我们四个再一起去吃烧烤,怎么样?”

  露琪亚笑着抬起头来,正要回答,目光却瞄到了一个她不想看到的身影。

  桥本管家一如既往地慈祥地笑着,站在不远处的樱花树下。见露琪亚看到了他,便朝她鞠躬致意。

  露琪亚脸上因为春日阳光照耀而浮现的红晕消退了下去。她放下便当,站了起来。

  “雏森,我离开一下。”

  雏森纳闷地看着露琪亚神情严肃地朝着一位衣着考究的老人走过去。

  “您好啊,露琪亚小姐。”桥本笑眯眯地说,“樱花真是美啊。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们和鲜花在一起,这景色永远都这么动人呢!”

  露琪亚开门见山道:“桥本桑,恕我失礼,您今天来,是想询问我关于上次一事的回答的吧?”

  桥本眼神一动,点了点头,“露琪亚小姐,您考虑得怎么样了?”

  露琪亚低垂着眼帘,深吸一口气,握紧了拳,抬头说:“实在非常抱歉!贵方的好意,我无以为报,但是恕我不能接受你们的提议!对不起了!”

  她深深鞠躬。

  过片刻,桥本的声音才响起:“啊呀!居然是这样的回答啊!真让我这个老人家很伤心呢!”

  “万分抱歉!”露琪亚一直没有起身,说话也用上了敬语,“朽木大人能看得起小女,是小女的荣幸。但是,小女对目前的生活已经非常满意了!只要能和朋友们在一起,通过自己的努力来生活,尽自己的力量去做一名合格的死神,小女就很高兴了!小女没有更高的乞求。所以,拒绝了朽木大人的好意思,实在是太抱歉了!请您和朽木大人原谅!”

  桥本伸手扶起了露琪亚,“傻孩子,不用这么担心啊!”老人温和慈爱,“我们不会强迫你的。朽木大人说过,会充分尊重您的意愿。如果你觉得这样的生活愉快,那么,就为此而继续努力吧。”

  露琪亚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了下来。她长长舒了一口气,露出欣喜的笑容。

  桥本拍了拍她的肩,“那么,我就先告辞了。如果你以后有什么困难,也可以随时来朽木家找大人。”

  绝对不会去的吧?露琪亚在心里想。

  雏森等到桥本走远了,才走到露琪亚身边。

  “露琪亚看起来似乎松了口气呢。困难解决了吗?”

  露琪亚开心地点了点头,“对了,恋次呢?在剑道场吗?”

  “哦,好像是的。”

  露琪亚笑着,拔腿就往剑道场跑去。

  等着把,恋次。等我告诉你这个消息,再让我好好嘲笑你一番吧!

  第11章

  剑道场里还是那么热闹。恋次正在和老对手森川拆招,旁边照旧围着一圈激动的女孩子们。

  “恋次君!加油啊!”

  “森川桑,一定不可以输哦!”

  被这样吵着,正在过招的两人也肯定很困惑吧。露琪亚笑着走了过去。

  她的心情实在是很好,所以看到恋次的视线投向她这边方向的时候,情不自禁地也学着那些女孩子们一样,握拳高喊了一声:“加油啊,恋次!”

  “啪”地一声,恋次又被打翻在地。他的头发一下散了开来。

  女孩子们发出惊呼声,露琪亚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森川这次气得跳了起来,“喂!阿散井!你又给我来这套!”

  “真啰嗦!”恋次脾气也很大,“你赢了不就成了?”

  “这怎么能算赢呢?你是在轻视我吗?”森川哇哇叫。

  “恋次!”露琪亚跑了过去,“你没事吧!”

  “又是你呀!”森川看到了露琪亚,小声嘀咕。

  露琪亚还没跑到跟前,恋次就一下跳了起来。

  “恋次……”露琪亚有点不知所措,“我……”

  “森川君,”恋次猛地打断了露琪亚的话,冲着森川大声嚷嚷,“我说,我们去吃烤肉怎么样?我知道西街上有一家新开张的烤肉店,又便宜味道又不错!”

  “啊?”森川愣了愣,“现在?”

  恋次大笑着勾住他的肩膀,“走啦!走啦!我请客哦!”

  森川被他拉着走了,还不时回头看一眼站在原地的露琪亚。

  露琪亚直直地望着恋次的背影,紧抿着唇,脸色苍白,眼睛里三分难过,三分埋怨,剩下的全是失望。

  恋次大步走着,并没有回头,自然也什么都没看到。

  “那个,阿散井君,那里……那个女孩子,真的没关系吗?”

  恋次的散发遮住了他大半边脸。

  “没关系的啦!”似乎很轻松的语气,“她可是,将要有很好的前途的人呢。怎么可以和我这种野狗一样的小子走在一起呢?”

  学生逐渐散去的剑道场里,只有露琪亚一个人站着没动。

  怎么办?她想。

  恋次应该是生气了!他大概以为她会抛下他跟着朽木家的人走吧。不原谅她的背叛,觉得她虚荣是吗?会不会又是自卑心里在作祟呢?

  露琪亚思绪一团乱。

  身子被猛地一撞,她没有反应过来,一个踉跄往地上跌去。身体在快要落到地上之前,人已经反应了过来,手在地板上一撑,灵敏地跳跃起来,如蝶一般,双脚安稳落在地上。

  “哟,对不起啊!这么重要的人居然都没看到。”三条理惠抱着手斜视着她,眼神里充满了厌恶和轻蔑。她身旁的几个贵族女孩子笑得十分猖狂。

  露琪亚没好气。不过三条这样的贵族女孩子主动来找她麻烦,倒是头一回。以前她们的眼里是从来不会有平民学生的存在的。

  露琪亚拍了拍衣服,转身要走。三条理惠尖着嗓子大声道:“这就要走了,露琪亚桑?不打算把你的好消息说出来让大家一起分享一下吗?”

  露琪亚站住,心里升起不详的预感。正要离去的其他学生都因为三条的这句话而停下了脚步,狐疑地打量着她们几个。

  “抱歉,我没有什么好消息。”露琪亚干巴巴地回道。

  三条呵呵笑起来,造作地摇了摇手,“露琪亚桑是不好意思吧?这怎么不是好消息呢?毕竟,以低微的流魂街的出身却破例被朽木家收养为义女,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啊!难道不是吗?露琪亚桑?”

  人群里爆炸出一片惊呼抽气声,大家都窃窃私语起来。

  “朽木家?难道是……”

  “义女?开什么玩笑?”

  “什么时候的事?”

  “……她?……”

  露琪亚咬紧了牙关,深吸了一口气,“三条,你恐怕有所误会……”

  “露琪亚桑!”三条理惠截断了她的话,“恭喜你啦!能被第一大名的朽木家看中,收养为义女,这可真是天大的福分呢。那位朽木大人和我们三条家也有亲戚关系,算是我的表哥。他的这个喜好也是一直让家族里的老人很头疼呢,喜欢流魂街的女子哦,先前那位夫人不就是吗?露琪亚的流魂街出身,居然也有这么大的好处啊。”

  露琪亚脸色发青,眼里迸射出怒火。她得不停地深呼吸,才勉强可以控制住自己不上前揪住三条的领口。

  三条理惠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近过来,阴阴冷笑着大声说:“所以,还请要好好珍惜这次机会,可千万不要因为一点小细节,有损我朽木表哥的名誉哦?露琪亚桑——啊不对,应该是,公.主.殿.下?”(注:这里称呼为“姬样”)

  其他贵族女子刻薄地讥笑起来。其他人的议论声更加大了,各种各样的眼神都望着露琪亚。羡慕的,嫉妒的,疑惑的,同情的。

  露琪亚眼神锐利地迎上了三条理惠的挑衅,“三条,我想你是误会了。关于朽木家的提议,我已经谢绝了。”

  话音一落,剑道场里又安静了下来。

  “拒绝了?”三条皱起修剪得十分纤细的眉毛,“你在说什么呢?”

  露琪亚咬牙切齿地说:“正如你所说,我只是一名流魂街的女孩子,我是不会去过贵族的生活的。所以呢,我会继续留在学校里,和我的朋友在一起。”

  三条怔了一下,嗤笑起来,“说得倒大气凛然的。我看你如果不是傻子,就是太天真了。我告诉你,我们是贵族,你们这种贫民,是没有资格对我们说不的。三条家是,朽木家更会是这样!我会看着的,看结果到底会是怎么样!”

  三条理惠带着追随者仰着头从容离去。

  露琪亚在她们身后翻了一个白眼。那时候她以为收养风波真的会到此结束。

  第12章

  可是流言却如草原上的野火一样蔓延开来。

  似乎只是一觉醒来,全学院的人都知道了第一大名朽木家要收养六年级二班一个流魂街出身的叫露琪亚的女学生为养女。而关于露琪亚此人的八卦,更是传得沸沸扬扬。在学校里六年都普普通通的露琪亚,一夕之间名声大震。

  被目光围绕着的露琪亚显得十分地沉静。她依旧每天按时起床晨练,去上课,完成功课,去食堂吃饭,值日,倒垃圾。只是以前和她关系不错的同学都不再和她说话,包括同宿舍的女生,都疑惑而戒备地在一旁看着她。露琪亚最开始还尝试着和要好的几个同学交流,失败了几次以后,她也终于开始维持沉默。

  人们的议论声虽然刻意抑制,却总是不可避免地传入她的耳朵里。

  “真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想收养她?”

  “对啊,到底看中她哪点?”

  “模样一般,性格像个男生。而且成绩也不出众啊,听说连第二次选拔考试都没有通过呢!”

  “就是啊。如果像一班的班花伊藤里奈一样是个漂亮得花朵都要嫉妒的人,那还合情合理嘛。”

  “哈哈!真讨厌哦。明明是收养做义妹,又不是纳为填房夫人!”

  “可是你不觉得纳为夫人还合情理一点吗?”

  “那也要放在伊藤里奈身上才合理吧。露琪亚那个女生,完全就像一个清秀的男孩子嘛!”

  “哎呀,那些冲着朽木队长而想要进六番队的女生们,这下心都碎了吧?”

  “都说了,只是收养为义妹,又不是纳侧夫人嘛!”

  “可是能作为妹妹而亲近朽木队长,也会很招人嫉妒的哦。”

  “也是啊!朽木队长那么冷漠的人,不知道对待妹妹会是怎么样的模样呢!”

  “据说平日里越是严肃冷酷的人,私下越是温柔慈爱呢!”

  “真是同人不同命啊。同样都是流魂街出来的,偏偏就她被选中了……”

  露琪亚等到那些女生离去了,才打开卫生间的门走了出来。

  以上那些话,已经算是这些天来听到的最温和最厚道的闲言碎语了。其他那些充满了嫉妒的言论都恶心得让她不想去回忆。

  她被孤立了,毫无疑问。

  泼水打湿了脸,露琪亚使劲甩了甩头。

  打起精神来!流言总会过去的,误会也一定会解开的。恋次那家伙闹别扭也不会坚持太久的。到那时候,一切都会恢复到从前吧。以前再大的困难都坚持过来了,这点误会,根本就不算什么!

  走在学校的走廊上,一路上旁边的学生们都对她投以异样的目光。那些嗡嗡作响的讨论声总会在她走近时戛然而止,更显得不正常。

  “露琪亚!”

  这个时候还能这样直爽地呼喊她的,也只有雏森桃了。

  雏森跑了过来,运动过后的脸颊粉嘟嘟的十分可爱,“那个,露琪亚,一起去吃饭吧?”

  露琪亚看到走廊上别的学生都在看着她们俩,眼神怪怪的。

  她小声问:“真的没问题吗?”

  “当然没问题啦!”雏森挽住了她的手,“走吧,今天食堂有烤鱼哦!”

  不过当露琪亚捧着盘子看着里面那块依旧烤糊了的鱿鱼须,彻底没了胃口。

  雏森倒吃得很欢乐,嘴巴里含着东西说:“露琪亚,你真的拒绝了朽木家了?”

  露琪亚点了点头,“那家人也真是会开玩笑呢。莫名其妙地说要收养我……我又不是流魂街上风餐露宿就快要饿死的孩子。”

  “的确很奇怪呢。他们家说了要收养你的原因了吗?”

  “说是朽木大人很中意我。”

  “你们以前认识?”

  露琪亚严肃地摇了摇头,“至少就我来说,之前从来不认识!”

  “不过,你这样拒绝了,没问题吗?对方可是贵族呢!”

  露琪亚笑起来,“即使是贵族,也不会有人为此要把我抓过去,强制让我成为朽木家的小姐吧?这对他们也没有任何好处啊。”

  雏森还是有点担忧,“只是现在学院里的流言对你真的很不利呢。如果你真的成为了朽木家的公主殿下的话……”

  “雏森!”露琪亚抱着脑袋,“拜托别再说‘姬样’这两个字了。我这几天一听到这两个字,就感觉被针扎了一样。你不觉得这和我一点都不搭配吗?”

  雏森呵呵笑着,“可是我们一直都觉得露琪亚其实有一种高贵的气质啊。所以都不觉得这个称呼突兀哦。”

  “你们?”

  “很早以前恋次就说过啦。我和吉良也都同意呢。”

  露琪亚扶着额头,“我说雏森,你不是故意嘲笑我的?”

  “哎呀呀!对自己要有信心嘛。‘姬样’!”

  露琪亚满头黑线,“我都已经明确拒绝了朽木家了。这样的玩笑,就不要再开了。我不是什么姬。”

  雏森收敛了嬉笑,认真地说:“露琪亚你……是真的想留下来和我们在一起的吧?”

  “那是当然的!”露琪亚十分坚定地说,“我从来没有想过去做什么贵族小姐。如今能和朋友在一起,吃饱饭,将来一起做死神,我觉得生活就足够幸福的了。雏森,我觉得这样才幸福,留下来和你们在一起才幸福!”

  雏森感动地握住了露琪亚的手,“我明白了!我会去和恋次好好谈谈的。他是时候成熟理智一点了。要不然,露琪亚你也太委屈,太辛苦了啊!”

  “谢谢你,雏森……”

  留言的内容在不知不觉中也发生了变化。再最初的“朽木家要领养露琪亚”的震惊过后,人们又渐渐注意到了下文,那就是“露琪亚拒绝了朽木家的提议”。但是这个后续只是让人们的惊讶和不解更加深了。

  “为什么拒绝?这可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好事呢!”

  “是啊,真是不明白。难道是故意做作吗?”

  “那这样的性格未免太讨厌了吧?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出身,反而还拿乔。”

  “我说,你们知道吗……”

  “什么?”

  “我听那些贵族学生说,其实呀,朽木家根本就没有想要收养她呢!”

  “什么!”

  “听说呀,只是朽木队长在学校里遇到了她,和她说了几句话而已。”

  “这么说来,难道之前的谣言……”

  “没错,都是那个露琪亚自己捏造出来的!”

  “天啊!居然有这么虚伪的人!”

  “真让人觉得恶心……”

  卫生间的门唰地一下拉开,说长道短的几个女生惊骇地发现门后站着的就是话题的女主角。瘦小却气场强大的女孩子,紫色的眼睛里一片冰霜,隐隐有骇人的杀气。

  那几个女生吓得急忙跑走了。

  “无聊。”露琪亚低声道。

  她朝着教室走过去。一路上,就像旋风的中心一样,走到哪里,周围就引起一阵骚乱。众人议论着她,却又忌讳回避着她。想要打探她,却又不敢靠近她。

  我难道是虚吗?露琪亚没好气地想。

  不过偶尔从正在说她闲话的人身边突然路过,看着对方吓一跳的样子,也算是这灰色的日子里唯一的消遣了。

  她走到储物柜前,掏出钥匙,打开自己的那个柜子。

  “哗啦”一声,柜子里掉出一堆破碎的东西。露琪亚睁大眼睛一看,竟然是她的课本和校服!

  旁边有人幸灾乐祸地嗤笑了起来。是三条理惠她们。

  露琪亚冷冷扫了那几个女生一眼,弯腰去捡自己的东西。

  忽然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伸过来,抢先帮她捡起了破得不成样子的课本。

  露琪亚抬起头,瞳孔一下子放大。

  “恋……恋次!”

  红头发的男生依旧臭着一张脸,把课本和校服一股脑塞到露琪亚怀里。“你这表情真是难看死了!怎么啦?几天不见,就不认识我啦?”

  露琪亚笑了,“你的脾气还是这么臭啊!”

  恋次嘀咕道:“你才是呢,笨蛋!被人欺负成这样还笑得出来。若是以前还在流魂街的时候,你早就冲上去揍人了吧?”

  露琪亚不以为然,“那个时候我们还是野孩子,现在我们都是真央的学生了。再说了,又不知道是谁干的,即使打架也没对象嘛。”

  恋次冷笑,“对象还不好找吗?”

  他傲然地环视四周,目光触及到的学生都纷纷心虚地退避开来,连三条理惠也转过了头去。

  “算啦。”露琪亚拉了拉恋次的袖子,“你还嫌我现在的麻烦不够多吗?”

  红发男生终于被那个比她矮两个头的黑发女孩子拉着走了。

  傍晚温暖的春风和煦温柔,夕阳把一切都染上了一层梦幻的橘红色,空气里充满了花香,蓝色的蝴蝶震着翅膀从路人眼前翩翩非过。

  露琪亚他们两个在日光余晖里沉默地走着,身后的影子同过去一样被拖得老长老长。恋次偶尔回首,望见身后连在一起的阴影,原本心里盘旋了多日的焦躁恐慌也在这一刻奇迹般地平复了下来。

  阿信面馆的角落里,两人面对面地坐着。

  “两位好久没有来了呢!”老板娘还是那么热情,端上来的面也还是加了一些分量。

  道过谢,露琪亚照旧把碗里的肉夹给了恋次。只是这次恋次没有推拒,接过来就吃了。

  露琪亚笑了一下,似乎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两人心照不宣地丝毫都没有提之前的事,仿佛朽木家从来就没有出现过,更没有什么收养事件。恋次仍旧是那个急躁的男孩子,露琪亚也仍旧是那个爽朗的女生。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恋次喝完碗里的汤,抬头抹嘴,这才看到露琪亚正咬着筷子冲着他傻笑,碗里还剩大半碗面没吃。

  “白痴呀?”他伸手敲她的头,却没发觉自己也笑得傻傻的,“我有什么好看的?面你吃不吃?不吃给我吃,别浪费了!”

  “哎呀!谁说我不吃了!不许抢,你这个家伙!”

  从店里出来,天已经黑了,一轮明月悬挂在天空中。学校里很安静,只有樱花还在不断飞落着。春天就快要过去了,花也快落尽了。

  恋次的目光追随着飘落的樱花瓣,看着它停留在了露琪亚的头发上。少女紫色的双眸在月中显得清亮,就像两块打磨得光滑无比的紫水晶,倒映着这世间的颜色。

  “恋次,”露琪亚问,“那个,第三轮的考试,你准备得怎么样了?最后一轮全都是理论课考试呢,是你的弱项啊。”

  恋次头疼地挠了挠头发,“唉,只有死命背书了。我现在看到课本就想吐,那些东西真是怎么都记不住呢。不过没办法啊,为了进入五番队,再困难也一定要克服的。”

  露琪亚十分高兴,“恋次要坚持住哦!我会为你好好祈祷的呢!”

  “你自己也……”恋次忽然想起来露琪亚并没有通过第二次考试,神色黯然。

  露琪亚知道他的心思,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没关系的。进不了五番队,但是,总算是可以一起做死神嘛。”

  恋次伸手覆盖住了她的手,抓住,握在手里。

  露琪亚微微觉得有点不大自在,不过她很快就释然了。总之,能和好如初,就再好不过了啊!

  最后一轮的考试的逼近从一定程度抑制了关于露琪亚的流言。毕竟再怎么都是别人的事,考试才是最重要的。专心准备考试的人和没有通过二次考试而开始关心最后的分配的学生都把注意力从露琪亚那里转了回来。

  就在露琪亚隐隐松了一口气,觉得这次风波即将过去的时候,却爆发了那件事。几乎是,再度改变她命运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