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骗局丹·布朗帝凤高中1:笨笨美少女雪儿我的野蛮搭档白螺哭泣的遗骨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穿越 > 浮世繁华 > 第13——15章

  第13章

  就在最后一轮选拔考试的前两天,露琪亚同往常一样吃了早饭去教室上课。今天的历史课是全年级一起上的大课,阶梯教室里已经来了不少人。

  还是老样子,露琪亚走进去后,说话声骤然静止,然后又轰地一声重新响起。

  这些天来,露琪亚都已经习惯这种场面。她面不改色地抱着课本往教室角落走过去,想找一个座位。

  “这里已经有人了!”女生啪地把课本丢在旁边的桌子上,厉声厉色道。

  露琪亚看了对方一眼,转身走开,重新找了一个位子。可是还没坐下,一个书包丢在了座位上。

  “这里也有人了!”男生没好气地嚷嚷。

  露琪亚抿了抿唇,一言不发地走开。

  “对不起,这里……也有人占了。”平民女学生带着抱歉的目光,怯怯地说。

  不论她走到哪里,空置着的位子上总会被堆放上课本或者书包。学生们,不论是平民还是贵族,或胆怯回避,或奚落讥讽,排斥的态度非常明确。

  “那位同学,”连老师也发话了,“麻烦你快点找个位子坐下来,你这样我们没法上课。”

  露琪亚像被扇了一耳光,脸立刻红了。四周带着指责的话语声立刻响起了来。

  “就是啊,耽误我们上课呢!”

  “还不赶快走开!”

  “真是讨厌啊……”

  “滚远一点吧!”

  露琪亚把牙一咬,转身就往教室大门走去。

  手突然被一把拉住。

  “恋次?”

  恋次拉着她,脸色一片铁青。他拽着她就往里面走,“过来,坐我身边!”

  大手按在肩上,露琪亚被摁在座位上。议论声更加大了。但是恋次全然不在乎,紧挨着露琪亚坐了下来,翻开课本,目不斜视,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老师清了清喉咙,开始讲课,学生们的骚动声渐渐平息了下去。露琪亚听到自己的心跳得很快,恋次握着的她的那只手,还一直没有松开,两人的手心里都是汗。

  那一刻,她的眼睛发热,有什么东西就要突破胸腔而出。

  然后变故很快就发生了。

  一个小东西出其不意地弹到她的脸上。因为走神,露琪亚没有反应过来,还被吓了一跳。

  一个小小纸团落到桌子上。

  露琪亚摸了摸脸,忽然又感觉后脑也被什么小东西砸了一下。她摸了摸,又摸到一个小纸团。

  她转过脸去,下一个小纸团准确地打中她的额头。后两排几个男生发出恶意的讥笑声来。

  “怎么了?”恋次也转过了头去。但是那几个男生丝毫没有收敛,甚至当着恋次的面朝露琪亚吹起了纸团。

  恋次敏捷地伸出手,把这个小纸团抓在了手里。他握紧了拳头,眼里冒出怒火、

  露琪亚看到周围的学生都转过头来看,便拉了拉恋次的袖子,“算了,还在上课呢!”

  恋次低头看到她恳求的目光,强行把怒火压抑了下去,重重转过身,将纸团狠狠丢在了地上。

  但是平静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在老师布置大家课堂讨论后,新轮的纸团袭击又开始了。这次连恋次也成了攻击目标。

  而恋次的反应也同露琪亚所估计的一样激烈。他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一把揪住了一个男生的领子。

  期待已久的学生们终于炸开了。男生们兴奋地起哄叫喊起来。

  “阿散井!你们在干什么?”老师气急败坏地大喊。

  “恋次,别这样!”露琪亚使劲拉着恋次。

  “是呀!”那个男生嚣张地笑着,“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人,滚回你们的流魂街去吧!”

  下一秒,他就被揍倒在地上。

  教室里哄地一声炸开了锅。女生们发出尖叫,男生则冲了上来把恋次和露琪亚围住了。

  露琪亚死命抓住恋次,“够了!住手!你想把事情闹大吗?”

  可是事情已经闹大了。被打倒的贵族男生抹着嘴角的血丝,赖在地上怎么也不肯起来。恋次浑身僵硬,如果不是露琪亚一个劲拉着他,他恐怕早就冲上去打起来了。

  老师怒气冲冲地赶了过来,将所有人都一通大骂,然后冲着恋次说:“阿散井,你,给我闭门思过三天!我的课你不用上了!”

  第14章

  山田次郎疑惑地看着不远处那个穿着真央校服的女孩子。她在那里站了有两刻钟了,明显是来六番队有事,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让她欲言又止,一直没胆量上前来。

  如果不是因为对方看上去年纪实在不大,山田还以为是哪位队友的女朋友呢。他努力回忆着,或许是哪个队友正在真央读书的妹妹吧?

  “喂!”

  露琪亚猛地被叫到,不安地看了过去。门卫正在冲她招手,看上去还挺和善的。她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过去。

  “你是真央的学生?”山田低头看这个黑发紫眸的小妹妹,长得真可爱啊,就是满脸焦虑,看上去很疲倦,“你是来找人的吗?你的兄长还是朋友在六番队?”

  露琪亚的脸涨得通红。在她的记忆里,自己长这么大,这还是头一次觉得这么窘迫又羞愧。

  是的,当初明明大言不惭地拒绝了人家,现在却又还得硬着头皮回来恳求对方的帮忙。明天就是选拔考试的最后一轮了,但是恋次还关在禁闭室里。从昨天到刚才,她和雏森他们一直在奔走,恳求老师,恳求同学。她甚至给那位被恋次打了的男生下跪道歉了,但是换来的还是奚落和嘲笑,老师们也一改往常对恋次这个好学生的关爱态度,强硬地要求他必须关禁闭。

  虽然恋次口头上说不介意,还开玩笑地说这样以来就可以和露琪亚一起分配了。可是他眼里的失望,语气里的落寞,都是掩饰不住的。

  她再怎么样都无所谓,却不能让恋次为了她而毁了大好的前途!

  可是计划着容易,到实施的时候却实在困难。人都走到了六番队门前,却实在没有勇气进去。露琪亚她长这么大,和恋次相依为命,从来不依靠他人。两个孩子性格都好强,也绝不乞求他人的施舍。所以到如今这个关头,她也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向朽木白哉开口求助。

  以什么立场呢?

  人家的确曾经屈尊降贵地要收养她为义妹,可是她不是拒绝了吗?

  这样找上门来,是不是太厚颜无耻了?

  恋次关在禁闭室里落寞的脸从脑海里一闪而过。

  那又如何?露琪亚在心底呐喊。自己再厚颜无耻又如何?自己再卑贱又如何?为了恋次……为了他……

  “我……”露琪亚抬头对那个门卫说,“我想求见朽木队长!”

  朽木白哉正在和席官们开会。早上从一队的队首议会回来,也带回来了山本总队长关于静灵庭新一轮边防换岗的指示。从下半年起,六番队将接替十番队负责边境四十三区到八十一区的守护。这一段区域向来是事故高发地,对六番队也是一个重大考验。六番队上一次负责这段区域,都要追述到朽木白哉的爷爷,朽木银岭老队长了。老队长自然出色地完成了守卫任务。对于朽木白哉来说,这次任务无疑也是他任职队长期间的一次重要挑战。

  会议一直从午饭后开到傍晚。饥肠辘辘的席官们在告别了队长后都迫不及待地朝着食堂奔去。副队长津村彦平却留了下来。

  “队长,属下还有一事。先前下面人来报,说有一名叫露琪亚的真央女学生想要求见您。”

  朽木白哉翻阅会议记录的手在听到了“露琪亚”三个字的时候,停顿了一下。

  “露琪亚……是吗?”

  “是的。”津村点头,“因为属下知道之前那件事……所以擅自让她留了下来。她一直在会客室等待您的传唤。如果您觉得不方便的话,我这就……”

  “请她去飞云阁吧。”

  “啊?”津村愣了一下,飞云阁是队长留宿队舍时私人休息的地方。

  朽木白哉没看到副队长吃惊的表情,他抬头看了看窗外的天色,似乎是自言自语地说:“也不早了,该用晚饭了吧?”

  飞云阁虽然名字优美,但是在这军事化管理、戒备森严的地方,也不可能是一个什么精美华丽的建筑。它只是一栋独立的二层楼房,和办公楼有走廊连接,建筑风格也和队舍统一,只是楼下多种了两株樱花树。和真央学院里的樱花一样,也都快开尽了。

  朽木白哉就在樱花飘落中看着那个黑发女孩在队员的带领下走了过来。低着头,谨慎中带着不安,双眼盯着脚前的地面,却眨个不停。女孩脸色苍白,真央量身制作的校服穿在她身上却还显得有点宽大,袖子里伸出来的手腕细得仿佛轻轻一握就会断似的。

  朽木白哉回忆着。即使绯真重病弥留之际,看上去都比这个小姑娘要结实一些啊。也不知道是学习压力太重,还是真央的伙食不怎么好。

  “请进吧,朽木队长在里面等着你呢。”

  “非常谢谢。”低低的,语气里有种天生的优雅。

  和式门拉开了,露琪亚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向着朽木白哉的方向跪下,双手指尖并拢扣席,俯身低头,规规矩矩地施了一礼。

  “冒然前来拜访,打搅了您,实在万分抱歉。”

  不像一般女孩子那样娇嫩动听的嗓音,直爽的,很有几分男孩子气。不过话语里的惶恐和忧虑,也是非常明显的。

  朽木白哉把视线移到斜下方的坐垫上。

  “请坐吧。如果不介意,就陪我一同用晚饭吧。”明明用的是有礼的语句,但是冰冷生硬的语气让好好一句邀请变成了命令。

  露琪亚不解地飞快瞟了他一眼,又立刻垂下头,“是!失礼了!”

  她起身,走到侧席上坐下。

  第15章

  勤务队员很快就将晚饭端了上来。烤得金黄香酥的海鱼,生鱼片寿司,腌制入味的酱菜。在朽木白哉眼里很普通的一份晚餐,在露琪亚看来已经是十分丰盛了。别说在流魂街那三餐不继的日子,就是在免学费包食宿的真央学院里,也从来都吃不到这么可口的饭菜。

  只是再好的饭菜,在主人家持续散发着的低沉压抑又冰冷的气氛中,也免不了让客人食不知味。露琪亚怕吃太多很丢脸,又觉得剩饭不礼貌,又担心自己吃相不雅,再加上朽木白哉自己低头吃饭不言不语,让露琪亚真是觉得每一粒都像石头一样难以下咽。一顿饭吃下来,味道全不记得,背后却是出了一层汗。

  真是受罪啊。露琪亚暗暗心想。

  终于熬到饭菜撤了下去,小点心端了上来,朽木家的家主身前也摆上了清茶,话题才终于开始。

  “我听桥本说,最近在学校里,有些关于你的不好的流言。”朽木白哉的嗓音沉沉的,并不带感情,像是在陈述一件既定的事实。

  露琪亚觉得像是被针刺了一下。

  “是的……”

  朽木白哉看了看她低垂着的侧面。女孩子鼻子小巧,很像她的姐姐。

  他的声音稍微柔和了一点,“那你今天就是为此事而来吗?”

  露琪亚抿了抿唇,转过身去,面对朽木白哉,深深伏下身子。

  “朽木大人,小女这次来,是另外有事冒昧相求!”

  女孩子瘦弱的肩膀在微微发抖,一头浓密的黑发顺着姿势滑落下来,遮住她大半张脸。

  朽木白哉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个架势,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是他在以势欺人吧?明明什么都没有做。

  不过,也许就是因为什么都没有做,才会发生那些事。

  人心和闲言,真是奇妙的东西。

  他站了起来,拉开了面向走廊的门。外面已经是夜晚,月色皎洁,一树樱花就在廊外,绽放着今春最后的繁华。每一片花瓣都反射着月光,晶莹光亮,飘落下来,像是落了一地清辉。

  朽木白哉转过头去,似乎看到绯真同往常一样跪坐在身后不远处,微笑着说:“今天的月色真好啊,白哉大人……”

  他眨了一下眼,眼前的景色回归到了现世。

  露琪亚跪坐在原地,抬头看着他,脸上带着不解和焦虑。月色映在她紫色的大眼睛里,一样璀璨生辉。女孩子稚嫩的面孔却在诉说着她对朽木家主的心事一无所知。

  “说吧,什么事?”

  生硬的语气让露琪亚免不了有种气馁的感觉,可是为了恋次她已经觉得把一切都豁出去了。一点廉耻之心,一点颜面,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就算被拒绝,甚至被斥责讥讽,她也不会在乎。

  “是这样的,朽木大人。因为学校里流言的关系,我的一位朋友为了维护我,和同学起了冲突,被老师惩罚关了禁闭。我知道学校有学校的规矩,但是那只是一次很小的冲突,而且最重要的是,我的朋友会赶不上明天的最后一轮选拔考试!”

  “朽木大人!”露琪亚近乎哀求地望着朽木白哉,眼神悲切绝望中又有着一种磐石般的坚定,“我知道我这样前来请求您相当地冒昧。以您的身份地位,并没有义务去帮助我的朋友。只是……只是我实在没有其他办法了。恳求了老师和同学,都没有一个人能帮助我们。我自己倒无所谓了,可是我那位朋友,他是相当优秀的学生,也是有着光明大好前途的人。不能因为我……因为我这样的人,而前途尽毁啊……”

  露琪亚又伏下身去,单薄的肩膀颤抖着,“之前发生了那样的事,拒绝了您的好意,我现在却还厚着脸皮找上门来,您或许还会觉得我这样非常没有廉耻之心。实在是非常抱歉!我只是……”

  朽木家主走了过来,脚步停在她的眼前……

  露琪亚死死咬住下唇,把已经到眼角的眼泪逼了回去。从小到大,她一直最清楚,眼泪是最没有用的东西。残酷的现世并不会因为女人的几滴眼泪而改变。所以她一直很努力,很努力,就是想亲手抓住自己的命运,不再像浮萍一样随波逐流,也不再被别人把握在手里。可是现在她却迟疑了。也许自己真的无能,真的不够强大。所以她才会跪在这里恳求别人的帮助。

  “你……起来吧。”朽木白哉低声说,“我都知道了。”

  露琪亚迟疑着直起身,慢慢抬起了头。

  视线不期然地和男人对上。深沉的眸子,锐利的目光,仿佛一把利剑直直刺进人心,洞穿一切,万事皆了然于心。

  露琪□不自禁抽了一口气。

  对于朽木白哉来说,他倒觉得自己这目光应该已经足够温和的了。所以他心平气和地坐了下来,直视那个惶恐不安的小姑娘。

  “那个朋友,对你很重要吧?”

  “啊?是的!我是和他一起长大的!”

  朽木白哉看着露琪亚紧握着的拳头,关节都泛白了。很紧张是吗?对未来恐惧是吗?可是却仍然鼓足勇气前来找他。倔强的孩子,跪在地上恳求他。在这个世上,没有其他可以依靠的人。

  虽然他迟早都要教会这女孩子什么叫面对现世低头,但是今天这幕,并不是他乐意看到的。

  “你回去吧。”朽木家的家主斟酌着开了口,“你的请求,我都知道了。”

  然后呢?

  朽木白哉并没有说。

  露琪亚怀着绝望又期待的复杂心情慎重地施了一礼,退了出去。朽木白哉提出要属下送她回学校,也被她礼貌地拒绝了。

  “大人不必如此麻烦了。回去的路我都认识,静灵庭也很安全。今天打搅您一场,实在万分抱歉。十分感激大人您的接见和招待。告辞了,请您保重!”

  这么礼貌,可见真央的礼仪教育十分到位。

  瘦小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走廊尽头。朽木白哉坐在廊下,手里端着一盏清酒,就着月下樱,却久久没有凑到唇边。

  “桥本。”

  桥本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房间里,“对不起,在下并没有向您及时汇报露琪亚小姐的事。”

  朽木白哉望着天上一轮明月。一瓣樱花飞落到手中酒盏里。

  他仰头一口饮尽。辛辣苦涩下腹后,竟还慢慢回味出了一丝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