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零的蜜月高木彬光麦克白莎士比亚相思已是不曾闲席绢紫诏天音步非烟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穿越 > 浮世繁华 > 第22——24章

  第22章

  露琪亚这天穿着一件白群色绣有洁白茶花的和服去给兄长请安。

  起得很早的朽木白哉已经结束了晨练,换上了队长服,坐在和室里等着露琪亚前来同自己一起用早餐。当那个女孩来开门低头行礼的时候,他的心不免抽痛了一下,为那张魂牵梦绕的容颜而迷茫困惑。好在随着女孩显然不够斯文的动作,把她同过去的那个影子轻易地区分了开来。

  “昨晚,休息得好吗?”淡淡地问。

  “是,兄长大人。谢谢您的关心。”这样回答就不会失礼了吧?

  “是吗?那坐下来一起用早餐吧。”

  露琪亚松了一口气。

  因为朽木白哉的沉默,露琪亚也乖乖闭上了嘴,安静吃东西。她昨天一整天都忙着应酬,晚上又睡得早,现在其实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不过同兄长大人一起用餐,注定了是拘束压抑的过程,露琪亚只能在尽量维持贵族式礼仪的情况下,多往嘴巴里塞一些东西。

  朽木白哉搁下了碗。露琪亚看了他一眼,也依依不舍地把碗搁了下来。

  真是的,一个大男人,怎么只吃那么点东西?

  朽木白哉瞟了她一眼,“你继续吃吧。”

  咦?

  朽木白哉已经站了起来。尽管有了吩咐,可是露琪亚也不敢再吃了。她赶紧俯身行礼,恭送家主大人出门。

  朽木白哉侧头看着俯身在地上的女孩。

  “你……这几天先在家里休息,常盘会带你熟悉一下环境,教你家族里的规矩。”

  “是,我知道了。”

  “有什么不习惯的,告诉常盘就行了。如果要出门,就叫桥本去准备。”

  这么自由?

  “是,谢谢兄长大人。”露琪亚显然愉悦了一些。

  朽木白哉看着她,皱起了眉头,“你起身吧。以后不用对我这么客套,你已经是朽木家的女儿了。”

  露琪亚咬着下唇,赶紧从榻榻米上站了起来。不过她还是没胆量抬头直视兄长,只好继续低着头。

  朽木白哉倒也没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他命令道:“把我的刀拿来吧?”

  露琪亚猛地抬起头。

  我吗?

  朽木白哉冷冰冰地盯着她。露琪亚像被抽了一鞭子一样轻跳起来,拔腿就跑向墙下的刀架。那里只搁了一把刀,是六番队队长的斩魄刀:千本樱。

  在真央读书的时候,就从老师和同学那里得知了所有队长的斩魄刀的名字和特色。记得每次提到六番队队长的斩魄刀的时候,女孩子们总是特别激动。

  “幻化为无数樱花的刀啊,那是多么美丽的光景呢!纵然死在这把刀下,也是值得的吧!”

  很多女孩子们都这么说。

  而如今露琪亚就捧着这无数片樱花,小心翼翼地走到兄长大人身前,恭敬地递了过去。

  朽木白哉接了过来,点了点头,把刀系在腰间。

  “你继续用早饭吧。”说完这句话,朽木白哉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露琪亚过了好久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她看着空落落的手,心里却是挺愉快的。

  能让她来服侍他佩刀,这已经是把她当作了可以信赖的家人了吧?

  黑发女孩天真单纯笑了笑,坐回位子上继续吃了起来。

  露琪亚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去剑道场打发一下白日的时光,但是她很快就发现自己实在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她用完了早饭,常盘就已经在门外等候着了,半押送地将她送回了自己的院子,等待着她的是摆放在榻榻米上的一摞线装书。

  “这是……”

  “这是《朽木家谱》。”常盘端坐在下方,把书摆开给露琪亚看,“这边的是《家训》,还有《女之戒》。”

  露琪亚头上冒汗,家谱和家训她都可以理解,可是那女之戒,“你不会真的要我学这个吧?”

  “当然!”常盘斩钉截铁地答道,“作为尸魂界第一大名家当辈中唯一的的小姐,您理所当然地应该阅读学习这些。说实在的,因为家主大人吩咐过奴婢,小姐您将来是要做一名死神的,所以不用以贵族女子的那套标准来约束您。所以奴婢才选了这几样贵族教育里最最基础的东西让您学习。也正因如此,其他贵族女子修行,小姐您可以不学习,但是这几样,您是必须学好的!”

  露琪亚被常盘响亮的声音震得耳朵发麻,“好啦,我知道了。只学这三本吗?”

  常盘不悦地瞪着她,“除了这三本写在书上的,贵族的生活习惯和礼节,则将由奴婢我亲自教导您。”

  “可是……”

  “即使您将来是要拿着斩魄刀去砍杀大虚的死神,但是在这个家里,在宗室和其他贵族面前,您就是朽木家的小姐。严格遵守朽木家的行为准则,做一名无可挑剔的名门淑女,这是您的责任!”

  露琪亚被堵得好半天才说:“我知道了。我会好好学的……”

  常盘放缓了语气,“小姐,既然您已经入了朽木家,就请您,一定,一定,要将维护朽木家的名誉和尊严,为朽木家增添光彩为己任!请您以家主大人为榜样,好好学习吧。奴婢我,绝对会忠心地跟随在您的身后,辅佐着您,侍奉着您!”

  露琪亚被这番话说得不免十分惭愧。以她卑微的流民出身,跻身贵族之列已经十分勉强,被人这样供奉,更是让她受宠若惊。

  可是到口的推辞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大概是尴尬,大概是常盘严厉的眼神。总之,她最后只有含糊地点了点头。

  “好!”常盘很满意,“那么,今天,奴婢就来为小姐您讲解朽木家谱。同时,我会在生活中随时指点纠正您的行为和礼节。请您一定要专心对待。”

  “是,”露琪亚也不由打起了精神,“我知道了。”

  常盘眉头一皱,“小姐,您这个时候就应该说:劳你指教。”

  露琪亚脸一红,“是,请你多多指教。”

  常盘点了点头,把书放在露琪亚面前的架子上,翻了开来。

  “朽木家的历史,追溯渊源,要从第四代灵王,清河代王说起。清河代王是赤珠王的第八子,出生后受封德嘉亲王。一五四六年,著名的长平之乱爆发,赤珠王驾崩,七位皇子夺嫡,远在封地静岗的德嘉亲王也带军入京。经过十三年的征战,德嘉亲王终于扫清阻碍,得登大宝,是为清河代王。”

  露琪亚仔细听着,“是,在学院的时候,历史课都有详细地讲解尸魂界史。”

  常盘点了点头,“那小姐您应该还记得,当年拥护清河代王入京的四大贵族,都有哪些?”

  露琪亚说:“有四枫院,东条,平氏,以及朽木四位大名。”

  常盘很满意,“没错,就是这四大家族。最初四大名的排名顺序,朽木家位居第四。那时候的家老大人是朽木源义大人,也是一名身经百战的将军。也就是他,开创了朽木家以武修身之道!随着时光的推移,东条家,在二川王时代因为叛乱而被灭族;平家则在平盛代王时代因为王妃谋害皇嗣触怒灵王,全族被贬为庶人,赶去了流魂街。四枫院家则是出了一个叛徒公主,也在一百多年前被灵王责罚闭门思过,取消了族人觐见的资格。朽木家数代来一直谨小慎微,低调忠诚,独善其身,这才一直保全至今。如今朽木家有幸居于四大名之首,但位高地重,众目睽睽,更是容不得半点行差踏错!”

  露琪亚忽然想到那位红颜薄命的朽木夫人,不就是从流魂街迎娶而来的吗?这样惊世骇俗之举,灵王都没有责罚,是不是朽木家格外得宠爱呢?

  常盘继续说:“朽木家,数千年来,一直和王室血脉相通。朽木家出过七位皇后,十位弘徽殿女御,六位丽景殿女御,十五位王女御,八位藤壶女御……五位太政大臣,五位关白大臣,七位左大臣,六位右大臣……宇治王采取还政之策,建立四十六室以后,朽木家率先退出内朝,先后有七位家老大人担任过室长老一职。而王室也一直将皇女下嫁与朽木家。敬宫清子内亲王,端宫云上内亲王,秋篠宫葵子内亲王,桂宫明石内亲王,丽宫纪子内亲王……还有一位,您必须了解的,就是本代朽木家主,朽木白哉大人的母亲,肃宫和泉内亲王!”

  第23章

  朽木白哉走进屋里,桥本如往常一样紧跟在他身后,接过他摘下的千本樱,小心地放在了刀架上。侍女送奉上家居常服,白哉就把她们挥退了。桥本过来帮他更换衣服。

  “大人您今天是打算回来歇息吗?”

  “恩。”朽木白哉应了一声。

  “这可真难得呢。”桥本十分高兴,“您以前都只有月初和月中的时候才回来住几天,平时想见您的人都不容易。我这就吩咐厨子做您爱吃的菜。说实在的,您最近也太忙了,我看您都瘦了啊。”

  朽木白哉心平气和地听着老管家关切地唠叨。老管家看着自己长大,虽然是朽木家的仆人,但已和亲人没有什么两样了。

  “对了,为小姐定做的衣服和刀,下午都送过来了。我带去给小姐的时候,看到她正跟着常盘在学习呢。很认真,很努力的样子啊!”

  朽木白哉平静无波的表情终于有了一点变化。

  “在学习?”

  “是的。”桥本笑着说,“真难为她了。常盘那么严厉的,小姐她,肯定也觉得很难受吧。不过我看她还是很认真地在学着。和我说话,谈吐已经有了变化了。真是聪明的孩子啊。小姐她可是非常地喜欢那些刀呢,捧着爱不释手,还激动得差点挥舞了起来。后来是被常盘喝止了。可真是一位特立独行的小姐啊!”

  朽木白哉微微扬了一下眉,“常盘在教她些什么?”

  “哦,学习族谱和礼仪呢。”

  “是吗?”

  “告诉她朽木家的渊源,各代家主生平事迹,宗亲旁支的情况……总之要学的东西可不少啊。”

  朽木白哉已经换好了家居常服,头发上的牵星箍也取了下来。他理了理搭下来的头发,吩咐桥本说:“也叫厨房做点小姐爱吃的菜。”

  “是!”桥本应着,看着朽木家的家主朝着东边内眷居住的院落走去。

  朽木白哉老远就看到那个女孩孤零零地坐在走廊的地板上,靠着柱子,身上已经换了一套和服,温暖的橘黄色,在夕阳下更像一团跳跃的火焰。

  走近了,就见露琪亚正愁眉苦脸地捧着一本书在看。常盘不在,留下两个侍女在旁边伺候着。她们得了朽木白哉的手势,安静地闭着嘴。

  露琪亚正努力把族谱里几大分家的名称和关系记下来。常盘说过这非常关键,如果在宗室聚会上弄错了,那可是非常丢本家的脸的。她还说等她把这个背下来,就要背宗室各支的渊源表,要熟悉各家成员,姻亲,亲戚们的性格和喜好等等。

  总之,常盘每多说一句,露琪亚脑子里那种拔腿就跑逃离朽木家的想法就更加鲜明一分。要不是同时朽木白哉那张冷脸的威慑力更加强大,她没准就真的跳起来逃跑了——反正恋次是会欢迎她回去的。

  真是,听了整整一天的东家长西家短,真佩服常盘能把那么多琐碎的事记得如此牢固和清楚。她讲了没一刻钟,露琪亚就晕头转向了,只记清楚了和兄长大人有关的一些事。

  比如朽木白哉原本有一个妹妹的,叫朽木爱子,只在这个世界上呆了十三天就去世了,而五天后,朽木和泉夫人,也是原来的肃宫和泉内亲王殿下,也因产后病而离开了人世。在安葬了妻子和女儿后,朽木家第二十七代家主,朽木仁泽大人就落发出家了,留下年幼的孩子和祖父一起生活。

  母亲早逝,父亲出家,祖父又据说是个严厉的人。这样长大,难怪是那么一个臭脾气啊……

  朽木白哉就看着那个女孩一下疲倦地打呵欠,挠头发,然后一下皱眉一下暗笑,表情生动活泼,非常恣意,显然常盘一整天的教育并没有起什么实际的作用。

  她并不是那么像绯真。

  朽木白哉低垂下眼帘。

  那个安静如水的女子,柔和如月光,没有半点棱角。温顺的,娇弱的……

  “啊!”露琪亚终于看到了朽木白哉,她手忙脚乱地爬了起来,又慌慌张张地跪了下来,结结巴巴地说:“兄……兄……兄长大人,您回来了!”

  女孩子胀红了脸,忐忑不安。

  “起来吧。”朽木白哉说。

  露琪亚站了起来,还是低着头。她努力地保持着最恭敬顺从的姿势,无奈头发挠得后颈有点痒,她一时没控制住,伸手抓了抓。

  “都看得明白吗?”朽木白哉的声音很突然地响起。

  露琪亚忙缩回了爪子,“啊,是!小女正在努力地学习着,会尽早把书上的东西背下来。”

  真是比死神战役历史还复杂的东西啊。女孩在心里哀号。

  “背不下来就算了。”

  “是……啊?什么?”露琪亚瞪大眼睛望着眼前的男子。

  朽木白哉俊逸的面容上还是一片平静之色。没有了牵星箍约束的头发更加彻底地遮掩住他的眼睛,也忠实地掩盖着他的真实情绪。

  他似乎是漫不经心地说:“记不住就算了。反正族人聚会,你也不需要去应酬什么。再说,常盘会跟在你身边,有她提示你就够了。你只需要记个大概,然后把礼仪练习熟练就可以了。下个月初八,你将要跟着我去宗祠祭祀。”

  说完这番话,朽木家主转过了身去,把新上任的朽木家二小姐凉在那里。

  “收拾好了就来吃晚饭吧。”朽木白哉最后说了一句,然后朝先前就赶来,一直站在一旁的常盘点了点头,扬长而去。

  露琪亚一直看着兄长走出了院门,这才想到按照礼节,她还没恭送他呢。常盘知道了又要念叨了。

  不过常盘虽然脸色不怎么好,却十分难得地没有说什么。

  “大人既然叫了小姐您一道用晚饭,那就请您准备一下就过去吧。奴婢今天教您的用餐礼节,您还没忘吧?”

  “当然!当然不会忘!”露琪亚忙保证。

  常盘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是不信任露琪亚,还是为朽木白哉方才的一番话而无奈。

  第24章

  朽木家的晚饭并不如外界传说的那般丰盛奢华,但是也足可以算是色香味俱全了。文火煎成金黄色的鱼肥美鲜嫩,清淡可口的味噌汤,热腾腾地香米饭,还有好几盘腌制入味的酸菜。

  充足的分量终于让露琪亚因为运动和长身体而空虚的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而可口的味道也让她第一次体会到了贵族之家的饮食和学院食堂的不同。要知道,昨天繁荣复杂的仪式和今天一整天的学习,都让她食之无味。

  晚饭依旧是在沉默的气氛中进行的。朽木白哉并没有像普通兄长那样对妹妹说些“多吃点”的话,只是在露琪亚吃得欢快的时候,抬眼看了看她,然后继续端着碗,慢条斯理地吃着纳豆。

  因为家主大人一直没有搁下碗筷,露琪亚放心地一直吃到饱。要不是有常盘那凌厉的训诫声时刻在脑中徘徊,她没准还会和往常一样,满足地打一个嗝呢。

  朽木白哉看着露琪亚脸上露出来的满足的表情,眉头轻皱了一下。

  露琪亚敏锐地察觉。她立刻放下碗,恭敬又有点惭愧地低下头。

  不小心又露出了那副野孩子的举止。兄长大人大概觉得太失礼了吧?

  忐忑不安中,听到男人搁下碗筷的声音,然后低沉平板的话语响起:“若是吃饱了,就跟我来一下。”

  说完,朽木白哉迳自站了起来。

  露琪亚来不及思考,服从命令般紧跟着站起来,随着男人高挑的背影走了出去。

  朽木白哉一直朝着宅院的西南侧走去。露琪亚一路都谨慎地跟在他身后。路边的仆从见到家主,纷纷行礼。

  朽木白哉一路沉默,步履沉稳,背影仿若一座岿然耸立的高山。

  暮色渐浓。尸魂界的四季和现世是对应的。现下是春天,白日一天比一天长了。而暮色下的朽木家庭院褪去了白日里的拘束,增添了几分轻柔。牙白色的茶花被红纱一般的霞光也染成了娇嫩的粉红色。

  比起朽木白哉的淡漠,露琪亚以一个客人的目光和心态一路欣赏着和式庭院的美丽。但她也始终将步伐保持得和朽木白哉一致,且恭敬地落后一步。

  近似饭后散步一般慢慢走了近一刻,终于来到朽木府西南侧的静堂。

  当露琪亚看到那座在晚霞和红梅的掩映下显得格外幽静美丽的房屋时,就隐约明白了朽木白哉的意图。

  空气中已经飘着淡雅的香火的气息。从敞开的门往里望,满眼所见,是数排整洁的牌位,明亮的星星点点的烛火,缭绕的香烟,以及仿佛才摘采下来的洁白菊花。

  祭典不是在十五日后吗?露琪亚隐约回想起白日里常盘和自己说的话。那今天就来这里祭拜,她可还完全不知道贵族的那套规矩啊。

  苦恼的当口,朽木白哉已经走了进去。

  多年流浪的敏锐让露琪亚察觉,男人从一踏入静室,周身的气质就产生了明显的变化。

  冰冷的气息转为温和,一直紧绷的肩膀似乎都放松了下来。男人背对着露琪亚,直视前方,过了片刻,他才微微侧过脸来。

  “走近点。”依旧是平淡无波的,近乎命令的口气。

  露琪亚忐忑地走上前去,站在朽木白哉让出来的那个位置上。现在,她可以一眼望见方才朽木白哉所注视着的那个牌位了。

  跳耀的烛光后面,是一张不大的照片。照片里一个年轻的和服女子正笑得温柔婉约,仿佛一朵沐浴着春风的粉梅。

  忽略年龄,近乎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容貌还是让已经有心理准备的露琪亚受到深深的震撼。她吃惊地瞪着照片上女子清秀雅致的面容,心里除了想到“啊呀没准我长大了也能这么漂亮”外,更多的还是“居然真的这么像呀”的感叹,其中还夹杂着一点“这个场面是不是太诡异了”的疑问。

  复杂的情绪让露琪亚发起了呆。朽木白哉却是很有耐心地站在一边。他的目光从少女稚气的面容转向照片里的亡妻,目光霎时变得柔和起来。

  /绯真,我终于将她给你带来了……/

  室内无风,烛光却飘闪了一下。

  露琪亚的思绪猛地中断,尴尬地转头望向白哉。

  朽木白哉低垂下眼帘,跪坐在软垫上。露琪亚立刻跟着跪在他身后的榻榻米上。

  这个男人已经是自己的义兄,那已亡故的绯真夫人,就是自己的大嫂吧。露琪亚在心里梳理着人际关系。

  钟声响起,露琪亚跟着兄长一起,双手合时,低头静祷。

  说点什么呢?露琪亚有点苦恼。

  绯真夫人,我是露琪亚……朽木露琪亚。我会努力做一名合格的朽木家成员的。

  不知道这样行不行?露琪亚紧闭着眼,拧着眉头。

  朽木白哉回头看到少女皱眉挤眼的表情,不知怎么,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相似的容貌,却是完全相反的性情。

  绯真,这就是你日思夜念,寻寻觅觅的妹妹吗?

  现在,你可以安息了。

  没有招呼,朽木白哉站了起来,转身向外走去。

  露琪亚再度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跳起来,跟上他的脚步。

  走出静室的那一刹那,露琪亚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香火和烛光之中,朽木绯真那盈盈的目光,似乎正望向自己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