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好男人的诡计夏乔恩霸主凤情艾玛往事随风APPLE中国血石钟山屠艳游戏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穿越 > 浮世繁华 > 第25——27章

  第25章

  朽木家的一天平常得有点乏善可陈。朽木白哉政务繁忙,每天在和露琪亚一起用完早饭后,就动身前往六番队办公。露琪亚便在常盘的督促下,开始一天的学习。早上是礼仪和各种贵族女性必须的知识,下午则有专门的武师来继续传授中断的死神课程。

  到了傍晚,朽木白哉从队舍返回家里,接受露琪亚的迎接和问候,然后兄妹两人再在沉默的气氛中一起用餐。

  晚上的时间是自由的。朽木白哉大部分时候都选择继续处理文件。露琪亚会过来给他请晚安,同时也意味着一天的紧张情绪终于可以放松下来。

  主屋宽阔的空间里,只有御案上点着一盏灯。朽木白哉已经沐浴更衣,身着常服,背对着门伏案疾书。摘下牵星箍的头发柔软地披在肩上,让白日里看着严肃的背影多了几分亲近。

  可露琪亚只能在廊上止步,不能再近一步了。

  用敬畏的语气说着常盘教导的请安话语,往往得到的是白哉淡漠地一声“嗯”,和一句“退下吧”。只有偶尔,男人会多问一两句,却还是从不转过身来。

  一个是惯于发号施令,一个是惯于服从。这一程序一直进行得十分流畅。

  露琪亚动作优雅地合上了纸门,遮住了兄长兢兢业业的身影。然后,她带着略有失落,却又轻松的心情,回到自己的院子。

  常盘也只在这个时候,会比较纵容露琪亚,将侍女退下,让露琪亚随意地在长廊上坐上一阵。

  春日的夜晚,微醺的暖风里带着醉人的花香。若是晴朗的夜晚,月色皎洁,风过庭院,树影摇曳,池塘泛起清波,悬挂在屋檐上的风铃则发出悦耳清脆的声响。

  每到这个时候,露琪亚都会深深吸一口气,然后长长吐出来。

  她思念着恋次。

  穿着柔软舒适、花纹精美的居家和服,住在宽大优美的庭院里,被侍女仆从环绕,被人尊敬地称呼为殿下的露琪亚,总在这样的月夜,深深的怀念着过去赤脚在街上奔跑的日子。

  恋次,你知道吗?贵族的生活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都有标准,不能出错,不可以出错。每天都在拘束、小心地生活着。不能放声大笑,也不可以张腿奔跑。我就像呼吸不过来一样,快要窒息了,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恋次,你现在在做什么?

  一只紫色的蝴蝶有点吃力地从庭院飞进了长廊里,停在了地板上。

  “呀,小蝴蝶怎么了?”阿春惊讶地问。

  “快下雨了吧。”露琪亚望着笼罩着光圈的月亮,多年的流浪生活早就教会了她看天气了,“水汽凝结在翅膀上,飞不动了,是吗?”

  小蝴蝶似乎是能听懂她的话一般,扇动了一下翅膀。

  “不早了,殿下。”常盘说,“请歇息吧。”

  露琪亚顺从地站起来。小蝴蝶被惊动,振着翅膀又飞进了夜色里。

  即使风雨即将来临也不怕吗?露琪亚望着蝴蝶飞走的方向,怔了片刻,然后嘴角浮现出一抹释然的笑容。

  是的。自己选择的生活,就要坚持到底,奋勇直前。

  被选来教导露琪亚剑术和鬼道的老师,是朽木白哉从六番队里挑选出来的两名优秀的死神,野原和立山。他这一举动,也让外人纷纷猜测,朽木队长是否会走后门,让自己的妹妹将来进入六番队。

  看着是人类二十来岁的模样,实际年龄都在两百多岁的野原和立山,分别排名第九和第十席,在六番队也是有一定声望的队员了。可对于被自己的队长私下拜托前来教导队长大人新收养的妹妹,两人还是都有点惶恐不安。

  且不论外面的流言如何,教导一个贵族小姐需要吃苦才能取得成就的本事,本就十分麻烦。严厉了怕小姐吃不消,松懈了又怕队长不满意。这可真是两边讨不到好的活啊。

  好在朽木白哉看穿两人心思似的追加了一句:“你们尽力即可。若她不是可造之材,我也不会勉强。”

  在朽木家宽敞的剑道场,野原和立山见到了一身劲装、恭敬地等待他们的朽木家的公主。虽然早就知道她的年纪和在真央就读的情况,可眼前黑发少女瘦弱娇小的身形还是让两人有点意外。

  露琪亚按照礼节行了拜师之礼,然后才略微打量了一下自己的两个老师。身材健壮的野原脸盘方正,皮肤黯黑,面带凶像,可听说是白打的好手。高瘦白皙、尖脸单眼皮的立山则将向露琪亚传授鬼道技巧。

  野原他们原本按照惯例,称呼露琪亚为“公主殿下”。可是露琪亚这次却不顾常盘的眼色,委婉却坚决地表示,老师和学生之间,没有等级之分,请两位老师直接称呼她的名字就好。

  朽木家的公主殿下这么一番爽快直言,让野原和立山面面相觑。不过看在朽木队长的份上,两人虽然退让了一步,可还是选择客气地称呼露琪亚为朽木小姐。

  告别了“姬樣”的露琪亚顿时觉得轻松了不少,很完美地完成了两个老师的初次考试。

  露琪亚的白打素来是弱项。可在她勤奋刻苦之下,她白打的招式和技巧是非常标准的。野原立刻就根据露琪亚身材瘦小,力量较弱这一缺点,制订了新的教学计划,将重心从常规剑道转移到技巧的教学上。

  比起白打,露琪亚的鬼道让立山露出了赞许的目光。少女的功底非常扎实,灵力聚集稳定,释放有力,而且悟性很高,就算在真央的六年毕业生里,也该是十分优秀的。这样一来,立山就可以放心地向露琪亚传授正规死神要掌握的高阶段鬼道了。

  野原和立山对露琪亚的资质评估在第二日的时候,就出现在了朽木白哉的办公桌上。

  虽然对于私事打乱了公事的举动有点不满,不过朽木白哉的注意力很快就被报告内容转移开了。

  “这么说来,她的身体条件本身限制了她更好的发展?”朽木白哉借着午休的时间召见了野原和立山。

  “是的,队长。不过,朽木小姐她还年幼。将来身体强健了,力量增强,一定能在白打上取得进步的。”野原选择了一个比较温和的说法。

  朽木白哉神情淡然,心里却不可抑制地对这个结论很满意。

  身体素质受限制,无法取得更大的成就,就不能取得高职位,那么,也会离危险远一步吧。

  只要将绯真的妹妹好好的保护起来,抚养长大,将来嫁给一个好男人。这就无愧于对绯真的承诺了吧。

  朽木白哉为免去将来的麻烦而暗自松了口气。

  当然,他并不知道自己这口气,松得未免太早了点。

  第26章

  一场突如其来的春雨将路上的行人驱散。真央灵术院里,刚下课的学生们们头顶着课本,匆匆奔跑在路上。

  恋次刚洗了澡,就被这场雨浇得半湿。他大步冲到教学楼的走廊下,将挤在屋檐下的低年级生撞开。

  “干什么?”恋次反而是凶巴巴的那一个,“好好的干吗站在这里?”

  “对……对不起,前辈……”那两个被撞开的低年级生露出气恼又胆怯的表情来。

  “啊呀,恋次!”吉良急忙过来将两次恋次一把拉了过去,“我说你呀,怎么大的脾气是做什么?”

  “你说什么呢?”恋次没好气道,“我这没什么吧。”

  “好啦。”吉良拍着恋次的肩膀,和气地笑道,“都是要毕业的人了,冲晚辈发火像什么样子?心情不好就找我们出来喝酒嘛。”

  “谁说我心情不好了?”恋次不满地嚷嚷起来,纹路怪异的眉毛紧拧着,“我就要以优秀的成绩毕业进入五番队了。”

  “是是。”吉良附和道,却还是忍不住抱怨,“真是的,自从露琪亚走了后,你的脾气可是一天比一天暴躁了。”

  恋次就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吉良!你是想找我打架吗?”

  “啊呀!好啦,我不说就是了!”吉良好脾气地笑着,“雏森正在食堂等我们呢,说是有好消息要说。”

  恋次勉为其难地压抑住内心的狂躁,问:“是什么事啊?”

  “似乎是和她那个叫冬狮郎的朋友有关的事。”

  两个少年议论着,走到了食堂。

  红光满面的雏森大老远就冲他们兴奋地挥舞着双手,“恋次,吉良,这里,这里!”

  “什么呀,”恋次依旧板着脸,“大呼小叫的,真不像你的作风呢。”

  雏森的脸微红了一下,露出羞怯又兴奋的表情,“我今天很高兴嘛。”

  面对朋友的喜悦,恋次的情绪反而更加低落了几分。

  “不是说有好消息要告诉我们吗?”吉良干脆把脸色难看的恋次挡在了身后,“是什么好事啊?”

  雏眉飞色舞道:“是冬狮郎,他终于决定要成为死神了!”

  “你的那个小朋友,叫日番谷的那个孩子?”

  “人家不是孩子啦!”雏森急忙叫道,“虽然看着还一脸稚气,可是和我差不多大的。”

  “是,是!”吉良笑眯眯道,“不过话说回来,那孩子没问题吗?参加了入学考试了吗?”

  “我已经为他报名了。”雏森说,“冬狮郎他,非常有天分呢。我想他肯定会被录取,没准还会跳级吧。”

  “那雏森你可要努力啦。”吉良笑道,“别没过两年就被人家超越过去啦。那未免太丢脸了吧!”

  “吉良也太瞧不起人啦!”雏森叫起来。

  就在好友说笑的时候,恋次一直沉默地坐着,闷头吃着自己的那份炒饭。

  终于把视线转移到恋次身上的雏森无奈地叹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说,恋次,你怎么还是这副样子啊?”

  女孩转头问吉良,“这些天来他都这样吗?”

  “一点都没变呢。”吉良也无奈道,“而且都快由优良生成为暴力生了。昨天森川君还来找我哭诉,说和他比试的时候,被打得落花流水。”

  “白痴啊,不要当着人的面议论别人好不好。”恋次意兴阑珊地丢下筷子,“森川那个胆小鬼,比试不过,就来告状吗?”

  “人家说,那已经不是比试,是你单方面的屠杀了吧!”吉良吐槽。

  “那森川君没事吧?”雏森关切地问。

  “没事啦。”吉良摆了摆手,“我已经告诫他以后离恋次远一点啦。我说:这个家伙正处在失恋期,情绪非常暴躁不稳。在路上碰到他,一定要逃,死命地逃哟!”

  “吉良!”恋次揪住吉良的衣襟。

  雏森忍不住大笑起来,“真是的,恋次你也别怪吉良了。你自己也要振作起来嘛。露琪亚离开都半个多月了,你还没习惯吗?”

  恋次颓废地松开手,坐了下来,嚣张的红发耷拉着,像极了一只垂头丧气的狼狗。

  “笨蛋,这怎么能习惯得了?”他低声呢喃。

  没有听到他低语的雏森继续说:“再说了,你和露琪亚又不是以后再也见不到了。等将来大家进入廷护十三队,见面的机会应该还是很多的吧。”

  “雏森,”吉良提醒道,“不同了吧。露琪亚现在可是贵族了。将来我们再见她,大概要称呼她为朽木桑了。”

  恋次被“朽木”这三个发音刺激得浑身一抽,头皮发麻。

  真是别扭啊。朽木露琪亚……

  她本来叫露琪亚不是好好的吗?为什么要加个朽木?

  或者,她应该叫……

  “朽木桑?”雏森也跟着念了这个称呼,“不对,如果按照贵族的礼节,我们得称呼她朽木阁下才是吧?”

  恋次只觉得耳膜开始发痛。

  “可是在十三番队里,大家的关系只有上级和下级而已。例外的称呼会给露琪亚,啊不,朽木桑带来不便吧。”吉良说。

  “说得有道理呢。”雏森点头,“可是叫朽木桑真的很别扭呀。朽木桑……”

  “‘朽木桑’叫习惯了就好了。”吉良丝毫没有发觉恋次的异常,“以后‘朽木桑’‘朽木桑’地多叫几次就会适应的。”

  雏森学着念:“‘朽木桑’……”

  “啊!————”恋次终于抱头大叫起来,“拜托你们不要再念这个名字了————!!!”

  雏森和吉良面面相觑,疑惑又想笑,看着红发少年苦恼不堪地发泄着情绪。

  “呐,恋次,你听说了吗?”雏森说,“朽……那家的祭典。”

  “哦。”恋次含糊地应了一声。

  “惠子不是以优秀的成绩进入六番队的预选了吗?她托前辈的关系以队员的身份参加了,远远地看了几眼。她和我说,仪式非常隆重呢,朽木家宗亲全都来了。还说露琪亚的和服真漂亮啊,是非常优雅的紫色……”

  “雏森。”吉良急忙打断女孩子对美丽衣服的遐想。

  “哦,对不起。”雏森红了脸,“总之,朽木队长很看重露琪亚呢,完全把她当亲生的妹妹一样对待。所以恋次你,也不用为露琪亚担心啦。”

  朽木家的家主带着新进门的义妹参加十年一度的家族祭典,这在尸魂界来说是个不大不小的新闻。众人议论纷纷的主题还是围绕着朽木白哉这一举动是更进一步确认了义妹的朽木家小姐的身份。

  这事一出,羡慕的人更加羡慕,嫉妒的人更加嫉妒。而略微知道恋次和露琪亚关系的人,这段时候看着恋次的目光也总是带着同情。这点其实才是恋次恼怒的根源。

  他阿散井恋次,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而不是一个被女孩子抛弃后沉沦堕落的可怜虫,他才不需要这些同情的目光!

  梦里总是黑发女孩失落离去的背影,像只翩飞的紫色蝴蝶,越飞越高,越飞越远。他伸出手,总是抓着一片空气。

  女孩发间淡淡的馨香变得淡薄,就如同她的身影一样,从他的身边消失。

  他在心里对自己说:会追上去的。露琪亚,我会追上你的。

  即使野狗够不着天上的星星。它也会朝着星星闪耀的方向,去努力奔跑的。

  第27章

  露琪亚抹去糊了眼睛的汗水,把木刀捡起来,紧握在手中。她扎稳马步,对准前面的人。

  “很好。”野原赞许地点了点头,“虽然力量还有欠缺,可是能在第六次的尝试中打到我的头发,已经很有进步了。看来你已经领悟了‘挑翎’的诀窍了。”

  “老师过奖了。”原本就因剧烈运动而潮红的面颊似乎更红了,露琪亚羞赧道,“请野原老师多多指教。”

  “休息一下吧。”野原拍了拍女孩的肩膀,“练习了两个小时了,该喘口气了。然后我们练习一下瞬步。今天立山有任务不能来,我们时间充足,还可以多教你一条口诀。”

  “是,老师。”露琪亚一直保持着恭敬的姿态。

  看着短发女孩奔去倒茶的身影,野原不禁发出“虽然是贵族,可是教养真是好啊”的感叹。然后他又想到,这个瘦小的女孩子,似乎才进入朽木家,不到两个月呢。

  师徒两人捧着清甜冰凉的饮料,坐在道场外的走廊里。

  朽木家的训练场座落于庭院湖畔的南侧,由两个剑道馆,一个室内鬼道场和两个室外鬼道场,一个藏书阁组成,规模委实算不得小。而且设备先进精良,比起真央的训练场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朽木白哉接任了家主和队长之职后,大部分的训练都在队舍进行了,每日晨练也只会在院子里活动,不会越过半个后院来这么偏僻的训练场。如今露琪亚的来临,才让这个被闲置依旧的训练场重新发挥了作用。

  虽然几年来一直乏人问津,可是训练场被保持得很好。而且因为座落在庭院里,四周景色非常优美。

  现在已是初夏,庭院里的花都已经谢了,樱树上也已经挂着青色的小果实。郁郁葱葱的松树林和远处主屋的亭台楼阁倒映在碧绿的湖面上,一只白翅小鸟从水面掠过。粼粼波光折射着天光,午后的温暖的风吹着脸颊边的发丝。

  “朽木家的庭院果真很美呀。”野原用羡慕的口吻说道,“我们早就听闻队长家以景色优美而闻名尸魂界,可是若不是这次能来教导朽木小姐您,我和立山都没机会亲眼目睹呢。”

  “是吗?”露琪亚并不是很了解,“我虽然不清楚,不过朽木家庭院这么大,还真出乎我意料呢。”

  “朽木小姐在这里生活也快两个月了,还没有适应吗?”

  露琪亚惭愧地笑了两声,“那个,也没有不适应啦。这里的生活可是非常好的,我以前做梦也想不到呢。”

  朽木小姐流魂街的出身并不是什么秘密,野原自然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大大咧咧的野原笑道:“不用太在意。人生总不可能一成不变。只要新生活是越来越好,那就勇敢宽容地去适应它吧。朽木小姐的努力,也是有目共睹的啊。”

  “谢谢您了,野原老师。”露琪亚红了脸,“对了,老师,您做死神有多久了啊?”

  “都快一百年咯。”野原一副老人家的口气,“我原来在流魂街,是个人人谈起就皱眉头的坏小子。后来在朋友的鼓励下考入真央,毕业后就一直在六番队了。”

  “这么久了啊。”露琪亚说,“那您当初一定是以优等生毕业的吧?”

  野原哈哈大笑起来,“说起来太惭愧了,可是我那时候的确算不上优秀呀!”

  “啊?”

  “我那个时候,还一副小混混的习气,只想着能混日子就行了。那个时候的六番队队长,还是朽木大人的祖父,朽木银蛉大人。老人家选取队员的标准并没有朽木白哉队长那么严格。我大概也是运气好吧,居然被选上了。”

  “是这样的啊。”露琪亚抓了抓头发,“那你现在怎么……”

  “我说了,人是不可能一成不变的。死神的生活,队友们的努力,还有队长的领导,让我改变了呀。说到死神的能力。朽木小姐虽然没有参加毕业考试,可是你现在的实力,也算是毕业生里的优良生了。可是尽管这样,队长还是要我们来为您训练,就是因为,你们在真央接受的只是比较基础的教育,而真正的磨练和提升,必须要等到成为死神,有了实战经验后,才能做到。所以,在你成为正式的死神前,接受越多的训练,将来的死神生涯,也就会轻松一点。”

  “死神的工作,真的那么艰苦?”

  “怎么说呢?”野原竖起食指,“大部分新任死神的头几年,可都是漏洞百出的啊,受伤、殉职的机率也很高。所以成为死神后,个人的修炼是永不停歇的。就连队长,也一直在追求更高的武学境界吧。所以朽木小姐你的基础越牢固,将来就能在修为上取得更大的进步。我觉得,朽木队长为你考虑了很多呢。”

  露琪亚的脸微微发烫。眼里一闪而过朽木白哉冷漠的背影,脸上的温度又降了下来。

  “对了,朽木小姐,”野原问,“你还没有斩魄刀吧?”

  “啊,没有呢。”露琪亚说,“毕业生会在学校的主持下参加‘刀祭’,选取自己的斩魄刀,成为正式的死神。可是我因为提前毕业,所以……”

  “没关系的。”野原不以为意,“身为朽木家小姐的你,怎么可能会没有一个仪式呢?队长他肯定会为你单独举办一个‘刀祭’的。朽木家的‘刀祭’也一直是传说中非常令人向往的活动啊。或许我这次能借着你的机会,旁观一回吧。”

  在男人豪迈的笑声中,短发女孩却露出尴尬犹豫的表情。那是出于对校园生活的怀念,和对同伙伴们一起参加“刀祭”的向往。

  初考入真央的时候,露琪亚和恋次一起旁观过高年级学长们的“刀祭”。那磅礴的气势,学长们干练矫健的身影,还有通过仪式的新任死神们捧着自己的斩魄刀时的喜悦表情,无一不让才一年级的露琪亚和恋次羡慕到双目通红。

  初学斩术和白打的两个孩子还只能使用木刀。学长们手里的每一把斩魄刀都在这两人的眼睛里绽放着光芒。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拥有一把自己的斩魄刀啊?”露琪亚记得自己当时不停地感叹。

  “只要努力学习,保持优良的成绩。五年之后,‘刀祭’上也会有我们成功的身影的。”恋次的声音总是充满了活力,“喂,露琪亚,我们约好了。将来一起参加‘刀祭’哦!”

  “嗯!”女孩子微笑着用力点头,“约定好了,一起捧着刀,从祭台上走下来哦!”

  我们明明约定好了的……

  欢快的回忆却让女孩陷入了深深的遗憾之中。

  野原狐疑地看着学生落寞的侧脸,还以为自己哪句话说错了,于是只好安慰道:“朽木小姐,不用担心啦。以你现在的实力,顺利通过‘刀祭’是不成问题的。”

  露琪亚勉为其难地笑了一下,“谢谢您,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