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狼牙刘猛热风鲁迅恋恋青梅寄秋胡耀邦传奇齐鲁红顶记李凉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高傲小公主 > 第一章

  永远都会是个快乐的小公主……

  年幼的她,这个想法又维持了几年,然而,这个梦想却在一夕之间破碎——

  她十岁那年,她父亲在一次前往泰国的度假途中,被鳄鱼咬伤,回国后,伤口恶化感染,变成了蜂窝性组织炎,然后,因为黑道人物的气魄问题,他始终没去就医,等到不得不就医时,已经回天乏术……

  为了保住父亲的面子,只好说他是死于枪战。

  天义盟的人员得知消息后,立刻就协调好所有的大老,让盟主的弟弟,也就是姬艾华的叔叔——姬永正来担任盟主。

  所以,她的地位顿时从盟主的掌上明珠,变成了盟主的外甥女。

  但变成盟主的外甥女也就算了,她还是照样吃好的、过好的,周遭的人也依然对她敬畏有加,叔叔也很疼宠她,加上商祖悠也陪在她身旁,不曾离去。

  只是,没想到,两年后,在她刚满十二岁那年的暑假,他们帮派旗下的赌船“中华公主”号邮轮上,来了几个贵客,这从此改变了她的一生……当然,也包括她死忠的好友兼保镳——商祖悠的一生!

  〓♀wwwnet♂〓〓♀wwwnet♂〓

  公海上,海风清朗略带咸味,海面平静到叫人几乎以为是在湖面上,起码,在这艘“中华公主”号上,感觉不到什么波动。

  中华公主号在东南亚所有的赌船中,配备算是一等一的,这也是当年艾华的父亲所遗留下来的最大资产,所有天义盟的人员,要是其它的“生意”不好的话,光靠中华公主号,也可以撑上个几年不成问题。

  所以,中华公主号在某方面来说,也等于是天义盟的生钱船。

  这艘船跟一般的度假邮轮没两样,只除了它有一间在到达公海上后,才会开启,任由够资格的赌客进出,视野最好的龙厅,这也是专门用来赌博的地方。

  在龙厅中,有一间特等贵宾室,这间平常人难以进入的舱房,不只要有钱,还要有身分背景,才得以进入。

  而现在,舱房里的赌局,正杀到最精采的一幕。

  一个年轻俊朗,笑声粗犷豪迈的外国青年,正笑咪咪地看着浑身冒汗,脸色苍白的姬永正。

  “怎么样?”外国青年说着中文,带着优雅而轻扬的外国腔调,“你还有什么东西可以输?”

  “我……我……”姬永正突然腿一软,从豪华的法国椅上跌跪到地毯上。

  “嗯?”

  “求求你!不要跟我收这笔赌债,这艘船是我们天义盟的命脉,关系着上万人的生计啊!我其它的都能给你,你要什么都好啊……”姬永正几乎要冒出泪水了,只能频频求着眼前这个,听说是某个欧洲岛国的王子的年轻人。

  天义盟这两年来亏损连连,现在唯一能赚钱的,就只剩这艘船啦!

  要真把这艘输给人的话,那不要说他的天义盟盟主之位不保,他还会立刻被帮中大老们打成猪头……就算没被打成猪头,兄弟们一人吐一口口水,都可以把他给淹死了!

  “是喔……”俊朗的年轻人一皱浓眉,故作伤脑筋的说:“那……你给不出钱,还有什么能给的呢?”

  “这……什么都可以啊!就连……就连……唉啊!只要你看到的,除了这艘船以外,都可以给!”

  姬永正一看对方竟然答应不收这艘船了,一时高兴,想都没想就说了这番话。

  “那……”俊朗的外国帅哥露出一个微笑,轻轻地指着外面的某个方向,“我想要那个小女孩。”

  “咦?”姬永正愣了下,“小女孩?”他船上哪来的小……

  “那边那个!”

  姬永正顺着他的指尖方向一看过去,顿时,颤了下。

  他……他想要姬艾华!?姬永正呆掉了。

  真是好死不死!姬艾华一年也不过就上船来这么几天过暑假,竟然就被人给看上了!?

  “怎么样?那个穿著白衣服的小女孩是你们的人吧?给我用二十年就够了!抵你这个赌债,划算吧?”

  “啊?白衣服?”姬永正先是松了口气,随即又发现不对!穿白衣服的虽然是商祖悠,但是,她可是姬艾华最重视的人啊!

  “是啊!”

  外国帅哥叫做亚力斯,他微笑,想起前两天,他跟他哥哥在甲板上遇到那个小女孩,她那双清澈透析的眼神叫他难忘!

  这不禁让他想起,他以前跟尼奥开过的玩笑,说如果可以从小培养、训练一个人来用,那想必会很方便!省得皇宫里来来去去都是老人跟老面孔!

  可惜,德斯岛是个先进的、以人权跟民主为上的国家,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呢?

  不过,现在机会来了!

  他对那个叫做商祖悠的小女孩,第一眼印象非常深,深到他这两天有时在赌桌上,都会不自觉地想起她那清澈的眼神。

  所以……

  看这些台湾人这么可怜,而且这艘船说真的也不怎么样……那他不如就要了那个小女孩吧!

  “她……她……她……”

  姬永正迟疑了老半天,一咬牙,在心底下了决定,送走商祖悠,得罪姬艾华这个养尊处优的小公主,总比失去他们天义盟最重要的生钱工具好啊!

  “好吧!我答应你。”

  〓♀wwwnet♂〓〓♀wwwnet♂〓

  “你……你说什么?”

  亮丽的美眸大睁着,瞪着一脸心虚的叔叔,姬艾华那排漂亮的贝齿在红唇里打颤,“你……你……把商祖悠卖掉了!?”

  “不……不是卖!小公主!是不小心……不小心输掉了……呜……”

  他也不愿意这种事发生啊!怎么说,他也还是很疼爱过世大哥的这个宝贝女儿的,可是,他如果不答应的话,得清偿十八亿九千六百七十九万新台币的赌债耶!就算他卖了女儿、儿子和他自己,也还不起的。

  “你……”

  “拜托你答应啊!他们保证不会对商祖悠做出任何不该做的事情,他们会好好地对待她的,只要二十年就好,搞不好比在这里的日子还好啊!

  再说……如果她能活着回来……不不!我是说,等到二十年后,她自由了,随时都可以回来啊!”

  “别想!我绝对不答应!她是我的人!”

  姬艾华气愤地大吼,年方十二的她,出落得细致美丽,不说话的时候,简直就像是一个天才艺术家才雕刻得出来的完美人像。

  她一发起脾气来,更像个愤怒的女神,可以叫天地动容。

  可是,为了自己的人头,姬永正只好鼓起勇气来说服她。

  “公主啊!别这样啦……大家都是这么地疼爱你……这次是真的需要你的帮助,要是你不肯让她去,这艘船就得送人了!

  送走了这艘船,天义盟少了金钱的支柱,我看很快就会四分五裂了。这是你父亲花了大半辈子心血打下的江山,还有这么多人靠着它吃饭过日子,为了天义盟的未来,真的……请你成全啊!这样吧!叔叔我跟你下跪。”

  说着,姬永正当真跪了下来。

  姬艾华站在原地,瞪着姬永正。

  她……能说不吗?

  她能看着父亲的江山瓦解?看着这么多兄弟失去依靠?

  可是,商祖悠是她最好的姊妹啊……

  商祖悠在一旁看出艾华的不甘愿,也看出她因天义盟其它弟兄将面临贫困下场而感到于心不忍,她道:“没关系!艾华!我去。”

  “咦!?”姬艾华讶异地看着商祖悠,“不可以!祖悠,我不要你离开……”

  “艾华!当初你父亲肯收养我,就是因为要我对天义盟有所贡献,现在如果有机会救天义盟,我当然该去。”

  “但是那是这个白痴惹的祸,干嘛要赔上你啊?”姬艾华愤怒地指着叔叔的鼻子骂。

  “艾华,别这么生气!”

  “你……”姬艾华看着商祖悠老半天,看得出她神情坚决,一时怒气攻心!

  “可恶!那我跟你一起去!”

  “啊!?”

  〓♀wwwnet♂〓〓♀wwwnet♂〓

  看到两个小女孩一起来,还坚持说不可以去二十年,只能去十年,亚力斯虽然为她们之间的友谊感到有点惊讶,却没说什么。

  因为,他有的是方法应付这种场面。

  他有个好朋友兰斯,向来不爱跟他赌钱,只喜欢赌条件。现在,是他可以用到那些条件的时候了!

  他立刻拨电话给远在美国的兰斯。

  “你说什么?你说有什么东西要给我养?”兰斯皱起了那双粗犷的浓眉。

  但是,他那浓眉不是为了亚力斯的话而皱起的,而是为了眼前电脑萤幕上的数据。

  他那坐在大皮椅上的高大身躯,动也不动,眼睛紧瞪着面前的电脑,看着上一季亏损连连的报表。

  那个该死的堂哥是怎么弄的?可以把原来应该有百分之两百的利益,弄成亏损?

  “因为……所以……就是要放在你那里养个十年!”

  亚力斯说了一串话,但是兰斯听不太清楚,因为他正专注在思考上,想着要怎么整垮他堂哥,接收他的石油产业,把事业扶上正轨。

  而要整垮他堂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毕竟,在圣安德鲁家族中,堂哥跟他,还有他其它的兄弟一样,都是有资格继承伯爵爵位的人。

  现在年方二十一岁的他,进入圣安德鲁的家族企业不过才一年,却已经使用了不少手段,才能慢慢地接近权力中枢,甚至把原来几个西欧的企业财团,并入他们的事业版图。

  而现在,他要筹措更多的资金,好拓展出更大的事业版图,并且想办法铲除圣安德鲁集团中的腐败势力。

  他的目标就是要夺取权力,让那些因为瞧不起他母亲,连带着就瞧不起他的人,知道他的厉害!

  他不但要稳固,并且扩充圣安德鲁在欧洲的各项产业,更要让这些人承认他才是唯一有资格、有头脑,也有权力去继承圣安德鲁伯爵爵位的男人。

  他会让这辈子都瞧不起他、利用自身权力为所欲为,甚至害他母亲的父亲,看着他是怎么从英国女皇的手中,接过他那守了一辈子,给谁都可以,就是不肯给他的伯爵爵位!

  “……你帮我养个十年,就当作是还上次那场牌局的赌债!”亚力斯又说。

  “算还清吗?才养十年?好!那你把它寄到北海道牧场吧!我会叫人照顾它的!”兰斯毫不在意地说着,直觉地以为那是某种动物。

  “啊?牧场……嗯……无所谓!就这样好了。”

  “好!再见!”

  兰斯说着,心神又回到了面前的资料上,丝毫不清楚刚才他替自己找来了一个什么样的……“动物”。

  而就这样,原本是南台湾黑道小公主的姬艾华,地位从此一落千丈,被人家踢来踢去不说,竟然还被当成动物,送去了北海道的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