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都市妖奇谈可蕊有人喜欢冷冰冰林·拉德纳肉体派型男孟轩七世情戒白双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高傲小公主 > 第二章

  日本北海道

  “什么狗屁照顾!狗屁养育啊!?才怪!”

  姬艾华恨死那两个德斯岛的王子了……不!王子个屁!根本是两个怪叔叔,竟然可恨到把她跟商祖悠分开不说,还把她丢过大半个地球,到日本北海道的一间农场来。

  害得她每天除了要学习日语外,还要一大早五点多就被人挖起来,在这种阴暗的谷仓中,做着这种累死人的粗重工作。

  姬艾华恨恨地看着眼前的马匹,空气中弥漫着草的香气跟马匹特有的味道,她咬着牙,一耙耙的把新鲜的稻草送进马厩中,“竟然还叫我伺候你们这些畜牲,可恶!真可恶!”

  来这里已经好几个月了,她还是无法适应这种生活。

  其实,那些日本人对她不坏,可是他们却不让她好好地过日子,反而要她一起做这些农事,让她有种自己是被卖来当奴工的错觉。

  当然,她大可丢下这一切回台湾,继续当她的小公主,可是,一想到这样商祖悠就会被人绑住二十年的青春,所以咬了咬牙,她还是继续做!

  只是,没人不准她发脾气吧?

  “我觉得你不要这样想呀!”农场里,跟她一起,清晨四点就早起做事的,是个来打工的女大学生——宫本秋子,她也是农场里唯一会说中文,专属于姬艾华的语言老师。

  “什么叫不要这样想?”姬艾华用日语回道。

  她不但长得漂亮、有学武天分,智商更是高人一等,学什么都快!

  “就是你可以往光明的方面去想呀!做这些事,对身体很好呢!”虽然年纪大她九岁,可是秋子却常常有被她欺压的感觉。

  但是,她也曾看到过躲在马厩里,抱着自己曾经照顾过,隔天却要被处决的马儿,哭得像个泪人儿的姬艾华。

  所以,她一直知道,其实姬艾华并不像她外在表现出来的那般盛气凌人,她的心底也是善良而有义气的。当然,她不知道,就是这种义气书得她来这里做苦工!

  “好……才怪!臭都臭死了,这些马还会乱咬人!”

  “是吗?那上次是谁抱着脚骨折的公主二世哭了一整晚!?”秋子凉凉地道。

  姬艾华那粉嫩得有如上好白瓷的脸蛋一红,“那是……那是因为我想家啊!所以哭一哭而已,我才不是为了公主二世哭呢!”

  “是吗?”对她的倔强,秋子只是摇头无奈地笑着,“你啊!要是肯率直一点,把自己心底的善良表现出来的话,你一定会是个人见人爱的大美人。”

  “我才不要率直呢!率直有什么用?我还不是被丢到这里来了!那两个臭家伙……哼……”一想到恐怕会十年都见不到商祖悠,姬艾华心底一酸,泪水又不争气的冒了出来。

  秋子见她一哭,就更没力了,“你别这样说啊!想想看,你可以被兰斯-德尔克-圣安德鲁收养呢!他可是天底下最帅、最完美的男人了!比所有我见过的明星都还要帅、还要完美、还要有气质。而且啊!他现在虽然还没继承他家全部的产业,但是,他还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完美男人……唉……可惜我只是个小小的日本女人啊!”

  一说到这农场那一年出现不到一次的大老板,秋子的眼底就流露出标准怀春少女的崇拜眼神。

  “嗯!那家伙长什么样,我都没见过呢!什么大富豪?帅?告诉你!我在台湾可是个公主呢!那些什么偶像明星,想要来陪我吃饭,还要看我肯不肯呢!”姬艾华忿忿地道。

  那个什么德斯岛的臭王子,说他们的小岛养不起她这么娇贵的公主,所以就把她丢给一个……连富豪都称不上,只是富豪之家第二代的公子哥儿,然后……她就被逼来这个农场做苦工,真是气死人了!

  秋子听到她用这么猖狂的语气批评自己的偶像,有点不高兴了,所以就放弃要劝她别生气的念头,加紧手上的动作。

  “好啦!不说了,我们快一点把事情做完,听说今天大老板可是会来看马的呢!”

  又是大老板!那个收养她的可恶男人,到底有什么了不起?

  姬艾华忿忿地丢下手中的钉耙,“我不是来这里当工人的,要做你一个人做好了!”说完,她掉头就跑出谷仓。

  “啊?艾华……艾华……”

  秋子见她跑了出去,连忙追出谷仓,“艾华!天色很暗,不要乱跑……”

  “你管我!”已经跑远的姬艾华任性地吼着,随即,人往驯马场旁的树林一钻,就不见了踪影。

  “啊……糟了!”秋子见状,也顾不得工作没做完,丢下工具,就匆匆地往主屋里跑回去,想叫人开车去拦住她。

  北海道的冬天特别冷,气温都是在零度以下,而早上六点多的天空更是暗得像夜晚,更何况,艾华的外套还在谷仓里,她只穿著一件薄薄的毛衣跟工作裤呢!

  〓♀wwwnet♂〓〓♀wwwnet♂〓

  “什么?”兰斯听着电话里传来的报告,皱眉问:“你把那个小女生给弄丢了?”

  “是的!”佐藤正人用焦急又懊恼的声音说道,“非常抱歉!我们已经通知自卫队跟山区救难队协助寻人了。”

  “嗯!”兰斯点点头。

  这些日本人做事向来迅速确实,不然他也不会让他们来照顾自己那批世界级的名驹了。

  但是,虽然没有理由责怪他们弄丢那个听说还蛮任性的东方小女孩,可是,那女孩却是德斯岛那两个好诈的双胞胎委托他照顾的人,要是把人弄丢了,他该怎么交代呢?

  真是麻烦!

  什么台湾的黑道公主?他看根本是蛮横千金,蛮横到连那对好诈的双胞胎都不想应付,才丢给他的吧!

  他本来还以为是什么动物呢!早知道就不该一口答应。

  “因为这件意外,所以我们今天原本安排好的参观行程,是否可以往后延呢?老板。”佐藤正人的声音又传出,扰断了兰斯的思绪。

  “怎么说?我的马因为一个人走丢,就会见不得人吗?”

  “当然不是!老板……只是……现在骑师都出去帮忙找人了。”

  那双深邃、蓝灰得近乎深黑的眸子,不悦地眯了起来,“让警察去找就好了,其它人召回牧场待命。”他低头看了一下表,“飞机再五分钟就会降落在机场,直升机安排好了吗?”

  “是的!安排好了……可是骑师们……”

  “召回来!”兰斯冷冷的下了命令,接着就关掉了卫星电话的萤幕。

  他管那个蛮横小公主会不会怎么样?一个小女孩在冬天的北海道能跑多远?他的马能不能找到好买主比较重要,哼!

  “怎么了?兰斯,你好象不太高兴的样子。”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从兰斯的后方传来,一回头,美艳高挑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没事!我亲爱的沙兰登女伯爵。”兰斯一笑,捧起美人的玉手,献上一吻,“只是牧场那里有点小状况。”

  “啊?状况?”

  年近三十,高贵优雅又性感的女伯爵安莉-荷缇-尼古拉斯,轻轻地皱起漂亮的浅色金眉,“什么状况?不会打扰到我们吧?要知道,这次我请来的这些金主,可是对你抱着无限的希望唷!”

  她会跟这个小了她快十岁的年轻男人交往,除了因为本来就认识他外,更因为他现在所拥有的野心跟魅力,与一般伯爵世家的第二代完全不同!

  她曾经以为他会熬不住那些苦恨而死去,但是,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熬过来了,而且不但熬过来了,还有魄力、有手腕,很多老企业家跟领导者都远远不及他的强悍能力。

  所以,她恋上了他,也深信,假以时日,他会有一番成就的。而到时候,一个像她这般如此完美而性感的女人,就会是他唯一的选择。

  “放心吧!”兰斯承诺道。

  “那就好……既然这样,还有两个钟头才到日本,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地把握一下时间呢?”

  安莉柔媚地勾起兰斯颈前那名牌领带,把那张年轻的俊美容颜,拉向自己半裸着的丰满胸脯。

  锐利的灰蓝色眸子抬起,性感的唇形轻浅一勾,对于眼前这个大了自己近十岁,在欧洲社交界有“荡妇”名声,甚至跟他父亲上过床的女人,兰斯知道,她渴望的就是他的年轻有力。

  而对他来说,在圣安德鲁集团的事业稳固下来的这几年,他少不了她。

  于是,眸里掠过一丝与他年纪完全不相称的深沉光芒,一张口,他狠狠地咬上了那雪白柔嫩的丰胸……

  “啊……”满足的呻吟声,紧接着回响在这架从爱尔兰直飞日本的私人飞机里。

  〓♀wwwnet♂〓〓♀wwwnet♂〓

  专机在北海道的札幌落地后,兰斯将女伯爵留在市区的五星级饭店里,等着接待后面即将到来的金主们,自己则先一步坐直升机飞抵牧场。

  一下直升机,就看到阴沉天空下的牧场,那警车跟警犭来来往往的繁忙景象。对着迎面而来的佐藤正人,他劈头就问:“找到人了吗?”

  “没有!老板……”

  “叫那些警察离开牧场,我不要客人来的时候,看到这些警察在这里来来去去。”严肃的语气一出口,让在场的牧场工作人员面面相觑。

  “这……”

  不等佐藤正人说话,一旁最关心姬艾华的秋子就出来发言了。

  她虽然欣赏年轻帅气的大老板,可是她更关心人的生命,“可是人命关天呀!这么冷的天气,艾华没有穿外套就跑出去了。”

  “……”兰斯瞪着秋子,灰眸里的神色,比暴风雨来前的阴暗更加吓人。

  “你不是说她很重要吗?老板!”佐藤正人这时也加入劝说的行列,虽然兰斯是他们的老板,可是毕竟是欧洲人,姬艾华再怎么任性,也跟他们一样黑发黑眼,所以他们虽然不喜欢姬艾华的个性,却还是比较倾向保护姬艾华。

  兰斯看着眼前这些固执的东方脸孔,眼睛眯了下。

  该死的!他们说的没错!

  姬艾华的存在,可以让他的航运业在德斯岛免税——这是他在知道竟然要帮那两个双胞胎养个“人”的时候,又去争取来的权益。

  所以,就钱这方面来说,这个来自台湾的小女娃,的确还有点重要。

  “她是重要没错……去帮我把马牵出来,我也去找!一个小时后,我要牧场恢复原状。”兰斯下了命令。

  越多人找就能越快解决这团混乱,再说,他知道自己的能力比在场所有的专业救难人员都强!因为年少时期的他,曾经受过非人的丛林野战训练。

  “啊?是的!是的!”

  佐藤正人为首的一票工作人员既是讶异又高兴,连忙点头。没想到这个年轻的西方老板,也会愿意帮忙寻找那个来自异乡的小女孩。

  当然,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是因为兰斯根本不相信他们,而且,他急着把牧场的名驹卖给那些对他事业有帮助的有钱人。

  〓♀wwwnet♂〓〓♀wwwnet♂〓

  十几分钟后——

  “找到人了。感谢上苍!我们真的找到了!我们的位置是……”

  一旁跟在他身边一起找人的佐藤正人,兴奋又不敢相信地以对讲机通知别人。

  兰斯则是静静站在那个有点半塌的小洞穴前,看着这个一个月前,被尼奥丢到日本的小女孩。

  听说她今年才十二岁,却有张绝色脸蛋,那细致完美的模样,隐隐地勾动着他沉静已久的心湖,让他想起从前……

  太像了!她太像那个被他亲手毁掉的那个叫什么……“东方公主”的洋娃娃。

  而在那双纤柔,宛如画笔雕画出的长睫毛下,又有着怎样的一双眼睛呢?

  忍不住想一窥那双眼睛的欲望,竟让兰斯抬起脚,就往那个沉睡的小女孩踹去。

  “啊!”

  伴随着惊醒的叫声,那个美丽得不像真人的孤单小女孩,睁开了眼。

  “这是哪里?”那有着两片如扇般的长睫毛,宛如上好黑曜石的美眸里,是全然的困惑。

  兰斯眯着眼看她,低沉的声音宛如上好的醇酒般醉人,“醒了?洋娃娃?”

  “啊?你是谁?”

  瞪大了双眸,姬艾华的神志回来了,她眼神满是戒备地看着那个在雪地里出现的高大人影。

  看着她那俏嫩的红唇,细致优雅的模样时,他心底突然有股强烈的冲动——

  “我是你的饲养者,兰斯-德尔克-圣安德鲁。”

  “你就是兰斯-德尔克-圣安德鲁?”姬艾华眯起美眸。

  “没错!”兰斯浅笑,突然有种像是得到了过去没有想过会得到,但在心底却暗地期望已久的礼物般,笑得甚是开怀。

  “你……”她黑亮的美眸中,霎时进出熊熊怒火,“就是你!你这混蛋!王八蛋!可恶的家伙!”

  从半躺在地上的状态,一跃而起,姬艾华扑向他,就像只野猴子般,对着诧异的兰斯又抓又咬。

  “是你害我得做苦力!还饲养我?你这混蛋!混蛋!混蛋!”

  她吼叫着,可是攻击的行动只有前一秒因为兰斯的错愕而成功。

  很快地,她的双臂就被两只温暖的大掌,给牢牢的钳制在温暖结实的胸膛前,动弹不得。

  兰斯感觉到她冰冷的体温,却十分讶异她在这般冰冷僵硬的状态,还可以这么地有行动力。

  “天呀!艾华,你冷静点。”

  在旁边刚跟救难人员结束通话的佐藤正人,看到姬艾华的野蛮举动,慌张地就想上前来劝说。

  “你滚开!”姬艾华对着佐藤正人怒吼着,“你要做这混蛋的奴隶,但我可不……唔!”

  姬艾华怒斥的言语,突然消音。

  因为有张温暖性感的唇,堵住了她想要出口的话。

  他吻她?

  这个混帐的西方人竟然吻她!?

  当姬艾华还无法回神时,兰斯放开了她的唇,然后把她打横抱在怀里,“呵呵!看来我终于找到一个好玩的东西了!”

  “呃!?”

  一旁,传来佐藤正人下巴落地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