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迷迭藤萍在那遥远的地方(最心爱的歌)亦舒翠袖玉环卧龙生老公不卸任艾玟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高傲小公主 > 第三章

  被救回牧场的姬艾华,除了手脚很轻微的冻伤外,竟然连发烧或是失温的现象都没有,可说是完全地安然无恙,牧场人员还来不及感激山神对她的保佑,随即又忙着去准备着迎接贵客的动作。

  于是姬艾华一个人孤伶伶地躺在温暖的床上,看着窗外的天色逐渐暗沉下来,在高大的松树前,从屋里透出的灯光映出那纷落的雪花,正静静地在地上堆起白绵细致的雪堆。

  突然,她想起雪堆下方,是她在降雪前那天没铲完的稻草堆,现在被浸湿不能用了。

  唉!轻叹了口气:心里对于自己这段日子以来的任性,而给牧场人员造成麻烦感到抱歉。

  但是……十年耶!她还有好长的日子要熬喔!

  而且,她真的好想好想祖悠唷!

  这一切都得怪……

  美眸里霎时进出恨意。哼!一想到那个疯子、混蛋、长相俊美……不不!长相勉强可以看的恶魔,她就一肚子火!他别想她会乖乖地听他的话,等她伤好了,她就放把火,把他那些心爱的马……不!马太无辜了。该是把他那张笑得邪恶的脸给烧成……

  门被人一把推开,打断了她心底那些恶毒的念头。

  她从床上一跃而起,扑向那个刚进门的高大身影。

  “咦!?”

  甫进门的兰斯眼明手快地侧身躲过她的一脚,并拦截住她娇小的身躯。

  “啊……”

  她尖叫,作梦也没想到,师父说过她那可以出国比赛的凌空飞踢,竟然会这样就被人闪过,而闪过也就算了,他还抱住她。

  “老天!”低沉浑厚的声音忍不住笑,“我真是养了一只危险动物,不是吗?”

  “你……”突然感觉到耳朵被一阵热气吹抚过,姬艾华脸一红。这辈子,她还没被人这样抱过。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她挥手挥脚的,边吼叫边逮机会要攻击他。

  兰斯当然不是笨蛋,挡了她一次、两次的偷袭后,就把她丢回床上。

  砰地一声,她重重地摔在床垫上,但她很快又翻身弹起,做出一副防备跟准备进攻的姿态。

  “再攻击一次,后果你可得自行负责了!小野猫!”

  兰斯举起手掌,轻轻做了一个Stop的手势。

  脸庞的俊美被冷酷所取代,低沉的声音,叫人不敢轻匆他话里的威胁意味。

  姬艾华喘着气,瞪着他,好半晌,才不甘愿地把两只举起成刀状的手放下。

  “嗯!这样才对!”

  “哼!”她撇过头,像个落难的高傲公主,拒绝理他。

  “看来你很有精神!”兰斯点点头,“那现在跟我去搭飞机,走吧!”

  “搭飞机?搭飞机去哪里?”姬艾华突然发现不对劲。

  要她离开日本!?就在她好不容易适应了这里的美食、新鲜又超好喝的牛奶以后?

  “爱尔兰!”

  “爱尔兰?在哪里?”

  “英国旁边!”

  “英国……我不去!”预料中的怒吼,很快地响起。

  “去不去由不得你。爱尔兰是爱尔兰,不是英国,只是在旁边而已。”破天荒地,兰斯竟然不自觉地解释。

  “我管它在火星还是月亮上!什么叫做由不得我?我是人,我有人权,又不是皮球,随便你想踢到哪就踢到哪去。哼!莫名其妙地把我丢在日本做了一个月的苦工,好不容易我觉得可以接受了,现在又要把我丢去那个什么兰的小岛,那下次要把我丢去哪里?非洲吗?”

  姬艾华的日语说得如此流利,叫兰斯吃了一惊。可是,那张年轻俊美的脸上,还是一派的沉静,他故意露出仔细考虑的模样半晌,才开口:

  “嗯!如果你再继续野下去,非洲倒是蛮适合你的。”

  “……”美眸瞪大着,像看着某种怪物般地瞪着他。

  他说真的吗?真要把她丢到非洲去!?

  “怎么?怕了?敢一个人闯进气温冰点以下的北国森林,却不敢去蛮荒的非洲丛林?”兰斯的语气又是调侃、又是讽刺。

  “哼!”他的挑衅惹恼了姬艾华,圆润尖巧的可爱下巴一扬,“去就去,有什么好怕的,非洲又怎样?”

  以前在台北,家里的那几只大狼狗,还有水池里的鳄鱼,除了爸爸之外,就只听她的话,不过就是动物嘛!有什么好怕的。

  “喔!原来如此……”兰斯点点头,眼底含义深远地望着她,“原来你只怕去爱尔兰呀?”

  “哈!非洲都不怕了,会怕个小小的爱尔兰……嗯……”

  呛声呛到一半,姬艾华突然发现自己上当了,话再也说不下去,瞪着兰斯那笑得好得意的俊美脸孔,美眸眯了又眯。

  可恶!看来,要对付眼前这家伙,可不能再像以往一样掉以轻心了。

  这一个月来,面对那些老实的日本人,让她除了任性以外,几乎都忘记了以前商祖悠常常提醒她的,怎么防小人的基本技巧。

  “怎么样?说不出话了吗?舌头刚才被狐狸咬掉了?嗯?”

  忍不住地,兰斯就是想逗她。

  “说到舌头……”突然,她露出了一个许久不曾出现,甜美的有些刺眼的微笑,“我印象里,好象只被一个恶棍强吻过而已唷!”

  “嗯?”她的反击,叫兰斯愣了下。

  只见姬艾华优雅一笑,转过身,虽然只穿著普通的工作服跟工作裤,但她那举步轻盈优雅的背影,却好象是个被名牌衣物衬托出的亮眼模特儿般。

  她走向衣柜,一打开,里面全是她随身带着的名牌衣服。

  拿出两件后,见他还在房间里,她忍不住又开口道:“怎么?现在想参观我换衣服吗?恶棍先生。”

  “你要让我参观你那没肉的身体吗?这倒是挺新鲜的。”兰斯忍不住笑,这高傲的小女孩太好玩了。

  “……”

  姬艾华没想到讽刺不成功,还被反将一军,忍不住咬下贝齿,转身瞪向他,“老叔叔!对我可别要求太多!我才十二岁,还未成年!”

  “我二十一岁,你可以叫我兰斯。”就算是男人,也不想被人叫老!

  “老叔叔!”

  “看来……你想去的地方是非洲。”

  姬艾华瞪着他,紧咬贝齿。

  “如何?”兰斯轻笑,知道自己赢了。

  美丽嫩白的脸庞抽动着,半晌,她才开口,咬牙切齿:“兰斯!”

  “很好!”兰斯笑了,才转身想离去,突然,姬艾华叫住他。

  “兰斯!请问你一件事。”

  “嗯?”

  兰斯回头,愕然看到她巧笑倩兮的丽颜。怎么可能?天要下红雨了吗?

  “你真的想照顾我吗?”

  姬艾华的声音好温柔,当然,脑子里想的却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是,要在这男人的羽翼下生活,她要报仇可不容易。

  “不想!”

  “喔?”嫩白的脸庞散发出光彩,“那这样的话,你可以去骗德斯岛那两兄弟,说你有照顾我,然后让我回……”

  “我只说不想照顾你。”他轻扬嘴角,却不带笑意地打断了她还没出口的“台湾”两字。

  “啊?”姬艾华愕然地看着他。

  “但是,我很乐意养个漂亮的小公主来玩玩呢!”

  “你……”

  姬艾华龇牙咧嘴,再次扑向兰斯——

  〓♀wwwnet♂〓〓♀wwwnet♂〓

  到了爱尔兰的第一天,连续两天,七场拚斗全没赢过的姬艾华,终于打通电话,找到了商祖悠的人,她现在跟着尼奥那两兄弟,好象跑到……法国吧!

  “艾华?你还好吧?”

  听着商祖悠的声音,姬艾华眨了眨眼,不争气的泪水差点掉了出来。

  “我好想你……”

  “……”电话的那一头,传来一阵沉寂,良久,又响起的,是商祖悠那一贯冷静的声音,“我可以做二十年的,但你比较自由,可以先回去台湾。”

  “不行!我答应过,要帮你抵掉十年的。”抹去眼泪,姬艾华坚强地道。

  “我知道,可是……”

  “所有的事情都是磨练。”姬艾华道,“虽然那个人有够差劲……但是,起码这几天我的拳脚越练越快了!”

  “是吗?”电话另外一头的商祖悠十分讶异,没想到姬艾华会说出这种乐观的话。

  “当然!我一定要打倒他!”姬艾华发誓。

  “啊……那……要不要我帮你找兰斯的资料。”

  “你可以吗?”

  “德斯岛皇室这里好象跟他蛮熟的,我可以从网路试试看。”

  “那好!”

  姬艾华很高兴,她对语文学得很快,拳脚功夫也学得很快,但就是电脑……只要是跟电有关的东西,她都是一碰就头晕,连个最基本的电视都不爱看!

  不像商祖悠,小学二年级,就会用电脑上网了。

  “可是,我找到的话,要怎么拿给你?”

  “啊……”

  “最快的方法是用E-mail。”

  “什么妹……我不想懂那东西啦!你想办法寄信来好了。这里的地址是……等我确认后再跟你说!”

  她想到自己刚来这个死气沉沉的欧洲小镇,唯一在房间里找到的先进东西就是电话。

  “艾华……”商祖悠的声音突然沉重了起来。

  “嗯?”

  “十年的日子不算短,若真有心要学,什么都可以弄得懂的,更何况你比我聪明,也比我有天分。”

  “祖悠……”艾华不高兴地嘟起嘴巴,她以前就最讨厌商祖悠老是盯着她,要她把书念完才能出去玩。

  “你不喜欢那个叫做兰斯的,也不打算自己学东西,那十年过后呢?你要用什么来掌控天义盟?”商祖悠的声音沉沉静静,好听悦耳,却带着一股叫人无法反驳的力量。

  “……”

  “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你想赢那个兰斯对吧?”

  “……”

  “我会帮你尽量查出关于兰斯的资料,找出他的弱点,但是,你得学会用电脑。”

  “……”

  “艾华!?”见姬艾华一直没出声,商祖悠忍不唤了声。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尽量学就是了。”她心不甘情不愿的答应。

  “那太好了!”商祖悠的声音满载欢喜。

  “才不好!”姬艾华忍不住任性的道,“要不是你被人看上,我们也不用这样,还要我学电脑!?这都是你害的。”

  “我……”

  “我不是在说我要回台湾!没有你一起走,我绝对不回去!但是,你还叫我学东学西,你太过分了!学习功课本来就是你的事情!”

  “抱歉!艾华……”

  “别抱歉啦!我学!我好好学就是了。”她猛然地把电话挂上。

  气死人了!笨祖悠!干嘛叫她去念书?她只要有机会打得过那男人就……

  “在发公主脾气吗?”

  冷冷的声音,突然从她的背后传来,她一震,随即吸气,然后转头面对兰斯。

  “不关你的事!”要比傲,哼!她姬艾华会输他吗?

  “不关我的事?这样说对吗?小公主!”

  兰斯冷冷一笑,“德斯岛皇室就是不想要你这种野蛮小公主,才会把你塞给我养的,没想到,你不但野蛮,连脑子也笨!”

  “笨?谁说的?我很聪明的,我的智商测验有一百七十九。”

  “但不用心啊!不是吗?看得出来……小公主只是仗着自己有张漂亮脸蛋,就以为不用学东西?连电脑都不会?哈!笑死人了!”

  刚才才开完视讯会议,一走到客厅,就听到她在讲国际电话。

  他的中文虽然不是很好,但起码可以听出来,这小公主是很讨厌念书的那种人。

  姬艾华的美眸一睁,狠狠地瞪他一眼,“谁说我不会?给我三天,我就能学会!”

  “喔?三天?包括组装电脑?”

  “什么组装?”姬艾华皱起眉头。

  兰斯无奈地摇头,“一个电脑白痴敢说自己三天能学会电脑?”

  “谁……谁说我是白痴,我学给你看!你会什么,给我时间,我就会都学给你看!而且要比你更好。要是做不到,我就一辈子都卖给你!哼!”

  她被讽刺的昏了头,连说完了一串会陷自己于死地的话,却毫不自觉。

  “喔?”兰斯双眼灿亮。没想到她竟然敢说这种话,他的成长经历,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

  “好吧!既然这样……那……你先给我待在贵族学校里,年年拿第一给我看吧!”

  “啊!?”

  姬艾华直到此刻才发现,她白痴的……又说了什么该死的话!

  〓♀wwwnet♂〓〓♀wwwnet♂〓

  几年后,爱尔兰,都柏林,圣德斯贵族女子学园——

  又是圣诞节了,一个该全家团圆的日子。

  可是,她却没有回到“家”,唯一有的,只是少娜远从台湾,跟祖悠从德斯岛寄来的两个小礼物而已。

  自从四年前,姬艾华提了那个白痴的赌约后,就立刻被兰斯派人安排住进了在首都都柏林近郊,一所当地有名的贵族寄宿学校——圣德斯贵族女子学园里。

  她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不在乎这些挑战。但是,她却无法否认,自己一个人过日子,尤其是在这种逢年过节,到处洋溢着团圆气氛的时候,她的心底真的很难受!

  因为,她总是会不自觉地想起在台湾,父亲还在世,祖悠也在,大家都在的时候……

  可现在,她却哪儿也不能去,只能一个人孤伶伶的。

  当然,兰斯不是没有叫她回去,可是,她才不要回到那个有他的地方,接受他的冷嘲热讽呢!

  姬艾华走向学生平日交谊用的休憩厅,平常,她不爱来这里的,因为这里总是围绕着一群叽叽呱呱的女学生,她宁愿把时间花在课本跟社团上。

  可今天,她知道这里是安静的、寂寥的,最适合让她度过一个人的圣诞节。

  还好!没人陪就没人陪,起码,她还有电视就可以了。

  可没想到,一进了休憩厅,竟然有个人先占据了电视。

  那是一个染了一头红发,五官细致俏皮的东方女孩。

  她比她小了几届吧!

  对这种搞叛逆的小孩,她并没有和她聊天的兴致,可是,见她一样是在这种该合家团圆的日子,霸占了她想看的电视,她就忍不住开口:

  “你也没有要回去过节?”

  “咦?”

  那一头红毛的叛逆丫头一回头,先是讶异,接着一脸灿笑,“是啊!我跟你一样,从来就没有人会想到要接我回去过节的。”

  她冷冷地看着她,这红毛丫头的脸上没有像别的同学一样的神情,那种对她表面上又敬又怕,暗地里却对她的容貌跟那一等一的课业表现,显得又嫉妒又冷嘲热讽的模样。

  反而,她的笑容真诚得叫人不习惯。

  而这种完全不怕她的神情,不知怎地,竟然让她感觉到有点熟悉。

  是跟少娜有点像吧!少娜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不过,眼前这女孩看来不像少娜那个天兵一样迟钝就是了。

  突然,姬艾华想起前几天去收包裹时,有看到关于这个女孩的东西,于是,她冷冷地开口:

  “你骗我!两天前我在收宿舍包裹时,看到有个叫做伊莉莎的,在包裹外写说叫你今年一定要回家过节。”

  “那又不是我的家人!”红毛女孩任小瑷脸一沉,“没想到资优生也有偷看别人信的习惯?”

  “要我别看,就叫那个伊莉莎下次绑好包裹,别老是掉纸条出来,害我还要帮忙塞回去。”

  “喂!你这女生讲话口气真不客气耶!”

  红毛女孩突然呛她,让她有点讶异,她知道学园里有很多人看不惯她,可是,却从没有人会这样当面地对她表达不满。

  她漂亮的眸里闪着隐隐笑意,但是,口气却依然冰冷,“哼!对你需要客气什么?我对兰靳都不会客气了!”

  这些年来,她努力地在课业上拿到第一,甚至去这个小镇的学校联合社团,参加兰斯过去在旁边的男子贵族学校念书时,曾经参加过的社团,她样样都想赢过他留下的纪录!

  “兰斯……”

  一听到这名字,任小瑷眼睛一亮,突然一脸感兴趣的问:“是你那个很帅很帅的监护人吗?”

  “帅?他哪……”姬艾华漂亮的嫩白脸蛋一红,皱起柳眉。该死的!虽然她不想承认,可是兰斯的确是帅到有点没天理的地步。

  这几年来,有过几次被他硬是找去参加一堆莫名其妙的宴会,她都有注意到,在会场上,几乎所有的女人目光都黏在他身上。

  讨厌!她干嘛觉得他帅啊!他帅干她什么事!?

  “我不想跟你谈他,我要看HBO。”她索性直接拿走任小瑷放在一旁的遥控器,按下了转台键,可脑海里却还是不由自主地浮出兰斯那张过于俊美,充满着东方神秘与西方深邃的脸庞。

  一想到那家伙在一年中总有几次,动不动就要她穿著全身名牌,像个装扮过度的洋娃娃,出现在他的宴席上,让人评头论足,她就火大!

  可更火大的是,那些眼光看起来就是想剥掉兰斯身上衣眼的女人,更是恶心……

  奇怪!她突然发现自己的矛盾,既然她讨厌兰斯,讨厌那些女人,干嘛每次自己还是都会乖乖地去那些宴会啊?

  是为了那些昂贵的名牌礼服吧!她立刻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毕竟……每次去兰斯身边,她都会故意刷他给的卡,去买一堆名牌衣服。

  她知道这种小小的报复对兰斯来说,根本无伤大雅。

  可是,买衣服是女人的原罪,而且,血拚是她现在唯一能赢过兰斯的地方,虽然,兰斯根本没想过要跟她比这个。

  “是喔……”

  没顾姬艾华不想理她,一旁的任小瑷开始傻笑,“告诉你一个秘密喔!我的监护人,也是个超级大帅哥耶!我好喜欢……好喜欢他喔……”

  “嗯!是吗?”

  她的话让姬艾华把心神抽回,同时还得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把眼神专注在电视上,希望这样的话,任小瑷就可以闭上嘴巴。

  就这样,可怜的姬艾华,看了三个小时HBO的特别节目,却完全记不起来电视上在演什么!只知道……这个不怕她冰冷态度的任小瑷,对某个出钱养她的家伙,非常非常的痴情,痴情到简直是愚蠢的地步。

  所以,那一晚,姬艾华作了恶梦。梦到她竟然跑去跟兰斯说,我喜欢你!?

  她因此吓醒了,接着狂笑。

  那怎么可能?她才不会去喜欢那种没心没肝没肺,对她毫不客气又不尊重的家伙呢!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底却开始有了种隐约的、不妙的感觉在隐隐骚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