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大爷好风流楼采凝恶人自有爱人磨冷玥妻妾成群苏童三口棺材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高傲小公主 > 第四章

  不久后——

  不负这几年来的努力,兰斯终于在法律跟英国女皇的认可下,继承了圣安德鲁伯爵大人的头衔,一报他对那个从来就瞧不起他的存在的父亲的仇恨。

  而现在,无论是事业跟名声都极高的他,却没想到在举行这辈子他最重要的晚宴前,竟然有人给他泼冷水。

  “不去!”姬艾华冷冷地瞥了来人一眼,随即又低下头去看她的书。

  “不去!?那怎么行?”来人名叫乔治,是兰斯的私人秘书之一,一脸愕然地看着她。

  “小声点!这里是图书馆。我说不去就是不去了,没别的事请你走人!”姬艾华道。

  自从那次跟任小瑷聊过,然后作了那个莫名其妙的梦后,她就开始不想见到兰斩。

  当然,包括他又要她出席的宴会。

  他真的拿到英女皇亲赐的伯爵爵位了!?

  该死!想到这里,她就不高兴,他要她去哪里找个比他头衔还大的职位来赢他啊?

  “可是这次的宴会真的很重要……”

  “哪次不重要?哼!去年帮女伯爵安莉举行的生日宴会也说很重要……但是……那女人关我什么事?”

  一想到那女人几乎整场宴会都黏在兰斯身上,她就忍不住一肚子火。

  “这……”乔治苦着一张脸,姬艾华这样说,他又能怎么办?总不能把这女孩绑架去宴会上吧?

  深深地叹口气,乔治只好道:“那……你介意自己直接告诉老板吗?”

  “介意!”

  “啊?”

  乔治愣着一双眼,苦哈哈地看着一脸高傲的姬艾华。介意……那就是说,他得肩负起这个去转达姬艾华的“拒绝”之意的任务-?

  唉!惨啊!惨啊……

  不顾乔治一脸的苦瓜样,姬艾华心底暗自得意。拒绝兰斯的感觉真爽!想必他听到后,定会很不高兴!但那又如何?

  现在她总算想通了,祖悠也在电话里跟她说过,兰斯不过是德斯岛皇室委托来照顾她的家伙而已,甚至,他还因为她而拿了德斯岛不少好处,所以,其实她根本不用怕他威胁说不养她,把她丢到非洲等话。

  怎么说,他也只不过是个出钱照顾她的人,她何必要事事都听他的呢?

  只是,她想赢过他,有朝一日……

  〓♀wwwnet♂〓〓♀wwwnet♂〓

  姬艾华不肯出席这件事,并没有让兰斯原本的宴会计画被破坏掉。

  虽然他很不高兴她不肯来,但是,让他亲自去学校找她的原因,却不是她未出席的这件事,而是她拿下了全欧洲高中组射击冠军。

  说真的,他没想到她会做到这种地步。

  她不是只是个娇生惯养的公主吗?但她的发展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她当真样样都想赢过他!?

  “你说哪个人是她?”

  “就是那个呀!离黑板最近的学生。唉呀!不是我们在说,她可是我们这届学生中,物理跟化学都最强的学生呢!不但有天分,更是比别人努力用功。

  可惜的是,她明明可以提前毕业,却都不肯。还说要等到赢到西洋剑冠军,才肯毕业。还说什么要去念军校!唉……真是可惜了她这么优秀的人材啊!”一旁的校长先生又是赞美、又是感叹地道。

  “念军校!?念什么……”他边驳斥着校长的说法,边眯着眼瞪着那个终于让他看到正面的姬艾华。

  她……一头短发!?再加上带着护目镜跟口罩,穿著实验用白袍的纤细背影,这……这跟他期待中的美丽娃娃模样,未免也相差的太远了吧!

  再说,她干嘛剪短头发?把自己的美丽给削减到这种地步?

  难不成,她……真的想去当兵,走他走过的路!?

  “啊!是是!圣安德鲁先生,您说的是,只是……”

  “叫她出来。”莫名的不悦狂涌而起,兰斯的口吻突然暴躁了起来。

  “啊?可是,这堂实验课的老师,是我们为了资优生,特别从牛津大学聘请来的客座教授,他非常欣赏姬小姐……”

  “叫她出来!”

  又一次强调,兰斯的不悦让校长惊了一下,随即乖乖地噤声,点头,接着就推开教室的门,去替他叫姬艾华出来。

  姬艾华本来十分不愿意离开教室,但在校长一再的强调,跟教授承诺课后会再特别指导她的份上,她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跟在校长身后,出来面对兰斯。

  在会客室里,兰斯没说话,姬艾华也没说话,气氛很冷,冷到连校长都觉得不妙,只好假借有事而匆忙地告退。

  姬艾华瞪着兰斯那张又好几个月不见的脸孔,不高兴地发现,他的确是长得很帅很帅!而且比起过去看到的他,此刻的他更多了几分成熟优雅,又男人味十足的贵族气息。

  看来,冠个伯爵称号上去,人的确会有点不同。

  抿着唇,一脸沉怒地看着她的兰斯,则是在想,该死的!这剪了头发,照理说应该美丽削减几分的女孩,怎么会变得比他认知中的更完美、更漂亮呢?

  他一向没有轻匆过她。只是,她的成长,似乎远远地超过他所预期,甚至他所能承受的模样。

  他没想过,这个外表漂亮动人的小公主,竟然有颗这么好的脑袋,这真是出乎他意料之外。

  现在的这个她真的是太美了!美到把过去他印象中那个野蛮的、会往他身上扑来的模样完全推翻。

  她浑身上下散发出的那股坚强独立的气势,比起宴会上刻意装扮过后的冷艳,更耀眼动人了,只除了……她那头叫人碍眼到极点的短发以外。

  “给我把头发留长!”

  姬艾华没想到兰斯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句话!?

  她眯起漂亮动人的双眸,漂亮的菱形唇轻勾起一个笑弧,却不带笑意,“不要!”

  她本来是留长发的,可去年底,听任小瑷说了一晚的话后,不知怎地,其实还颇羡慕她的率直跟纯真,还有那种搞怪有理,听话无理的个性。

  所以,忍不住地,她也跑去剪了一头这种有点庞克味道的短发,只是,她没像小她三岁的任小瑷,还把头发染成各种颜色就是了。

  “我要你留你就留!”

  兰斯忍不住从沙发上站起身,高大的身子往姬艾华面前逼迫似的一站,使得大概有一六七公分左右的她,显得分外柔弱娇小。

  “我说不要!我在学校里要怎么做,是我的自由!”

  “自由?”兰斯双眸一瞪,“我要是让你连书都没得念,你就会开始了解什么叫做自由了。”

  “你……”姬艾华没想到他会拿念书这件事来威胁她。他不懂得念书对她来说有多重要吗?

  她之所以会当个资优生,更甚者,还借着学过几年的东方武术基础,去参加了跟附近的贵族学校联合举办的西洋剑,以及射击社团,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期望有一天她能够赢过他!

  “我怎么样?不管怎么说,你的学费是我缴的,我说你要留长发,就给我统留。”

  兰斯瞪着她那低着头,咬着下唇,一句话都不肯回的倔强模样,眼一沉,又补充了一句:“还有,给我立刻毕业!”

  “毕业?你是因为我没去那个无聊宴会,所以故意报复我的,是吗?”

  “不是!”虽然他的确有点不高兴她没来。

  “那是为什么?啊!我知道了,因为我拿到射击冠军,分数还破了世界纪录,包括你在十年前创下的纪录,对吧?”

  看着她那双美眸中流露出的得意神采,灰眸一黯,“你真以为赢过我?哼!我拿到冠军时比你年纪小不说,而且,那次比赛我感冒!”言下之意,就是他没用实力。

  “你……你骗我,你只是输不起!”

  “我输不起?输不起的是你吧?小公主!我走过的路比你想象中的艰难多了。”他真是受够了她这种跟他竞争的心态。

  眼睛一眯,高大的身子突然欺进她,她本能地后退,却没料到自己本来就在墙壁旁边,退一步而已,就退无可退。而他那张俊美的容颜,直直地逼向她的门面。

  “你真的以为自己有一天能赢过我吗?”他深沉的眸光,仿佛能透视她一般的紧盯着她。

  “你这混……”感觉到他那危险又诱惑的男性气息,比他的怒气更危险时,姬艾华腿一软,费了好大的力量才撑住自己。

  “别骂我……”粗糙的指尖,轻柔地压上她那双柔嫩诱人的唇瓣,“你以为你有权利对我说不吗?你真的以为……你这个公主吃得了我吃过的苦?

  告诉你!你如果真的要走我走过的路,你就会双手沾满血腥,连心都被臭掉的血染成黑色,即使是这样的话,你还是想赢过我吗?”

  “我……你不是说真的!你是故意吓唬我的。”

  “是不是吓唬你的,我希望……你一辈子也不要知道。”

  他的鼻尖处像是缭绕着他这辈子从没闻过的清柔香气……灰眸紧紧凝睇着那双柔美滑嫩的红唇,想吻上去的渴望,在瞬间几乎淹没了他。

  “一辈子……我可没打算跟你一辈子,有一天,我一定要赢过你!”

  姬艾华瞬间冷凝的声音,让几乎要吻上那双柔唇的兰斯顿时停住。

  他眯起眼,看着她的神情先是有丝错愕,接着,是某种叫人难以看穿的深沉。

  又过了两秒,他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赢过我?你真想赢过我?光用这种在小孩子社团才能学到的玩意?哈哈!我看根本是你暗恋我,一辈子都不想离开我吧?”

  “你——”

  他的笑声叫她难堪,多年来努力培养出来那种面对他时最需要的冷静,被他这鄙视到极点的笑声瞬间瓦解,她的手扬起来,跟小时候忍不住扑向他一样。

  没料到,他轻轻地反手一抓,就制住了她的手,还瞬间将她高高举起,压在门上,她举脚想踢,却被他用大腿紧紧地夹住,就这样,高大的身子用暧昧的姿态压住她,然后,他眯起眼,用几乎是贴着她嘴唇的距离道:

  “你真的想赢过我?这样吧!你来接受我给你的训练,要是你能过得了关,那就算我输了。如何?”

  突然之间,他竟然渴望弄脏她。既然她不想保持原有的纯真,那么,就跟他一起堕入地狱吧……

  “你……你这可恶的、差劲的……”

  她有些慌,是因为她原本以为自己能偷袭成功,却没想到他的力量比她记忆中更大了数倍,而更慌的是他那逼得太近,男人纯然的成熟气息,她该死的竟然……一点都不讨厌他的味道……

  “我可恶是吗?呵!你知道吗?从没有人敢当着面这样骂我……”兰斯轻轻地贴着她粉嫩的脸颊道,“因为……那些人都在能开口之前就死了!”

  “死……”她愕然地看着他,仿佛有一大团难以解释的迷雾,突然遮去了她的视线。

  她对兰斯的认知,一直在于他是个为了继承爵位,拚命扩展庞大家族企业的豪门第二代。难道她过去的这些认知,错了吗?

  她想起他刚才说的双手染满血腥……她突然了解到他说的都是真的,他的双手曾经沾满血腥,就连他的心……

  突然,一阵悲哀涌上心头,莫名的痛,绞紧了她的心。

  眼前这个俊美无俦,在世界上可以说是呼风唤雨,名望跟权势都是一般人望尘莫及的男人,心底真的有受过这么重的伤?

  〓♀wwwnet♂〓〓♀wwwnet♂〓

  “你在想什么?”

  面带着和善笑容的尼奥,出现在视讯萤幕上,金发、碧蓝的眼眸、俊俏斯文的面容,温文优雅的笑容,他浑身散发着属于王者才有的泱泱风范。

  另一边,则是正在看着堆起来超过两个人高,范围含括所有旗下产业的年度报表的男人——兰斯。

  “想什么?你在说哪件事?”

  放下手里这一年关于美国四个油井的石油产量报表,兰斯转过头,看着萤幕里的人,深眸里看不出任何情绪。

  “听说你打算让姬艾华那个女孩,知道你的真正背景。”

  “呵!”兰斯轻笑一声,低沉的语调带着嘲讽,“你真正想说的是,我干嘛要教地杀人吧?”

  萤幕上的尼奥耸耸肩,不置可否。

  兰斯旗下的产业颇多,横跨航运、空运、石油产业以及电子业,而最知名,而且让他用来经营良好政商关系的,莫过于那间全美洲营业规模最大的保全顾问公司——“猎场人身暨产业安全系统顾问公司”。

  虽然美其名是顾问公司,但实际上,这间公司内部所拥有的人才,除了一流的保全系统设计师以外,还有一个秘密组织,里头有最顶级的佣兵,跟各种特殊人才所组合成的保镳群,这些保镳负责帮兰斯“搞定”各种难题或是不合作的人,当然,这组织也秘密地跟许多国家的谍报组织合作,而现在,他就是要让这批人来帮忙训练姬艾华。

  “我只是遵照殿下你当年的指示,让她做她想做的事情而已。”兰斯故意用尊称称呼这个他多年来的好友。

  她想赢他,走他走过的路?很好!他倒要看看,她的能耐到哪里。

  “是这样的啊!”尼奥点点头,脸上温文的笑容依旧,“可是对一个像她这样能衬托伯爵大人的小美人做出这种事,会不会太浪费你的精力了?”

  “你是在说宁愿让我在宴会上,把她当成漂亮的公主展示,也别教她那些技巧?”这样拐弯抹角的说话,不嫌累吗?

  “这不是我说的,是……”

  “我!”萤幕上,突然又出现亚力斯的脸孔。

  “亚力斯,我的好兄弟,好久不见。”

  “会吗?”

  “是啊!听说你上次在到达我的宴会之前,就被我的贵宾苏菲-奥雅拖走了,不是吗?”

  “那是八卦!你说话别学尼奥这样拐弯抹角的可不可以?现在苏菲那女人不是重点。重点是商祖悠很担心,担心你让她的宝贝朋友变坏。”亚力斯的口吻中带着一丝莫名的不悦。

  “祖悠?嗯!想也知道是那女孩跟你们说这件事的。”兰斯顿了下,眼睛突然闪出好奇,“亚力斯,祖悠是尼奥的助理,不是吗?她的担心关你什么事啊?”

  亚力斯脸一沉,“反正不关你的事!”

  面对亚力斯那隐约带着恼羞成怒的模样,兰斯忍不住说:“啊!原来如此,看不出你也会担心……”

  “你够了!”亚力斯瞪着萤幕上远在地球另一端的兰斯,“反正你要把那个姓姬的女孩当成洋娃娃还是公主,我都不反对!可是,别让她知道你那些黑暗得可以的背景,害得祖悠担心就对了,然后……对!另外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

  “我答应过祖悠,要先让姬艾华去念大学,你得让她去。”

  兰斯的脸终于跟亚力斯的脸一样沉了下来,“这不关你们的事。”

  “什么叫不关我们的事?别忘了,当初是因为你答应要照养姬艾华,我们才会让你能在欧洲这么快速地就吃下大片产业,不然,你少说还要奋斗个三年。”

  “也许两年。”一直在旁边的尼奥这时开口子,重新回到萤幕前,“我相信你能有今日的天下,并非全是我们的帮助,亚力斯现在只希望不要让祖悠担心而已。

  如果你的小美人能不让她担心,就太好了。可以吗?”他的婉转说词,总是能操控一切。

  兰斯有点不甘愿的道:“我会跟她说说,让她去安抚那个叫做祖悠的,但回学校念书这件事……”

  “你总不会想养这小美人一辈子吧?她还是会有自己的人生的。就这样了,言尽于此,再会!”尼奥一说完,萤幕就瞬间关闭。

  而这一头,只剩兰斯诧异地看着那漆黑一片的萤幕。

  她有自己的人生……

  灰眸突然十分不悦地眯了起来。

  他不喜欢听到这种说法。更不喜欢现在心底那隐约在翻搅,有点混乱,叫人不知所以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