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哪怕蓝鸟丢了翅膀乐小米肃王千岁裘梦痴心转流年唐纯神秘火焰斯蒂芬·金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高傲小公主 > 第五章

  “要我去骗祖悠?为什么?”

  姬艾华放下行李,没有去环顾她现在所在的位置,反而是眯起眼睛,不高兴地看着兰斯。

  她现在人在美国东北方,一座没几个人知道、被汹涌的暗潮跟礁岩所围绕的小岛上。

  在整座看起来很荒凉,几乎是只有杂草跟岩石的孤岛上,却有间十分漂亮跟造型超现代化的大别墅,听说这里是兰斯的秘密组织专门用来训练人的地方。

  “你告诉了商祖悠,接着又想告诉谁?你想让全世界都知道,我教你的那些事情?包括这种严重违法的事情?”

  “杀手的第一条件就是要闭上嘴巴。”

  “我只会跟商祖悠一个人说而已,我不会对少娜说!”她辩道。

  “算了,你不算是我旗下的一员,所以我大可教你一些不怎么样的技巧来应付你,让你永远都差我一大截,那会是你要的吗?”

  “你不会这样做!”

  “怎么不会?”

  “如果你敷衍我的话,我以后技术不好,要是被抓或是怎样的,就会抖出你这个专门在背后操控着政商名流生死的杀手组织。”她说。

  其实她不是没有想过,学了这种事的话,对她未来接下天义盟,会有更大的帮叻,因为,叔叔虽然有说会等她回去接掌天义盟,但是要让这么多兄弟服从她,要是她没有真本事,恐怕也很难。

  “呵呵……”他因为她的威胁笑了,可是,眸底却没有笑意,“没想到你平常聪明,现在却这么蠢。”

  姬艾华一愣,瞬间了解了他的意思。

  他的意思是,他会杀人灭口!

  “你不会,也不可能杀我。”

  “是不可能!但是,小公主……”灰蓝色的眸子进出猎豹般的深冷光芒,“我却可以让你变成真正的‘东方公主’。”

  “东方公主?那是什么东西?”

  “……”又用深冷的眼神瞪着姬艾华好半晌,兰斯才放弃,耸耸肩,“是一种非常昂贵,而且产量稀少的洋娃娃。”

  他一说出口,连自己都有些诧异,他干嘛这么多嘴地解释?

  “你是说叫东方公主的洋娃娃?哈!”姬艾华瞪大眼睛,不敢相信。

  “不好笑!那娃娃的漂亮脸庞被我摔得四分五裂,没有人黏得好。”他意有所指的看着她道。

  “嗯……是不好笑。”姬艾华吞了口口水,他的意思她懂。

  可是,她的眼角在笑。没想到眼前的兰斯也有童年……洋娃娃!?老天!真是难以联想在一起。

  “但是,目前我还算欣赏你的脸庞,所以不会那样做。我只是请你帮个小忙,瞒着那爱担心你的商祖悠而已,如果连这点你都做不到,那我如何能相信你能撑过我给你的训练呢?你是真的想学吧?”

  他要的是姬艾华愿意瞒骗祖悠的保证,可却没想到她的反应却是……

  “你……为什么会把东方公主给打破?”

  “你想知道?那你得自己来找答案。”

  破天荒的,他第一次感到真正的后悔,后悔自己刚才干嘛泄露那个世界上没几人知道的小秘密。

  “……”

  姬艾华瞪着他老半晌,终于在一片沉默中,开口道:“我会让祖悠不要这么担心的。还请多指教了。”

  〓♀wwwnet♂〓〓♀wwwnet♂〓

  三年后——

  风,危险地吹着那个单薄的、站在悬崖边缘的纤细身子。

  “危险是不会挑你觉得适当的时机来找你的,记住!”

  在断崖上,大西洋的狂猛海风阵阵地狂吹着,但在狂风中,那纤细的身子却一动也不动,只是一脸不悦。

  兰斯的大掌轻拍着她的脸颊,粗糙的皮肤透过她的柔细,传来阵阵温暖,可是她却打了个寒颤,“我想,你可能搞错了吧!”

  “嗯?”又跟他辩,这小女人可真是好辩!

  “如果我真的要去执行什么计画的话,当然是我去杀人,可不是要被人杀,危险来找我干嘛?”

  这可不是她在开玩笑!她回台湾后,可是要当黑道大姊大,她不去伤害别人就要偷笑了,还有人敢来威胁她?哼!

  说真的,这三年来,接受兰斯亲自的调教,她十分地感激,可是,那却不包括要在半夜三点,被人从床上用假子弹射醒,然后只穿著薄薄的T恤,被追杀到没有暖气,温度在摄氏十度以下的断崖旁。

  “喔?”浓眉一挑,“你是在质疑我的训练方式吗?”

  “我……”

  她想开口反驳,却又立刻压下自己那滚在喉头里,火热的抗议。

  她不会忘记违反他的后果是什么,更不会忘记,他这阵子以来,每次她不守命令,质疑他时,会有什么下场。

  “嗯……”

  俊美的脸庞上有抹淡笑,说不出是失望还是满意,他脱下身上的大衣,双手一抖,大衣飞展开来,瞬间包住了她那只穿著大T恤跟内裤,露出两条修长美腿的身躯。

  “不必要的麻烦永远会出现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明天到了公司,你就会懂。”

  “……”她不想说话,因为很冷。

  她争取过要去兰斯旗下的保全公司,学习关于各种世界上最先进的防范系统,因为那个保全公司的背后,就是兰斯旗下最神秘、最不为人所知的组织。

  她想,她必须找机会渗透,这样才能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而兰斯虽然知道她的企图,却也同意了。

  “再说,这种危险是永远不会停的,只要你杀过了人,懂了这些事,这危险就会一辈子跟随着你,你了解吗?”

  “……”

  低沉的嗓音,一反先前的冷酷,在海风中,蓦地沉柔了下来,再加上那件有着淡淡男人味跟酒香的大衣包裹着她所带来的温暖,让她说不出话来,心里那莫名窜出的一股诡异暖流,让她平时伶牙俐嘴的辩驳,此刻是半句也吐不出来。

  他凝着她那在海风吹击中,有些无助,又有些倔强的心形脸蛋,突然,他转身就走。

  她看着他定在前方,做出手势,要附近那些陪她训练,也就是稍早前攻击跟追杀她的特种部队队员回去休息时,她才完全松懈下来,抓紧着他那件裹着自己的大衣,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他身旁,企图跟手长脚长的他并肩齐步。

  在充满锐利碎石的小径上走着,那石头的尖锐常让她痛得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调整步伐,可诡异的是,走路速度极快的兰斯,竟然始终保持着让她追得上的速度。

  “你喝酒了?”

  兰斯今晚有点跟以往不同的态度反应,但是,她还是感觉出来了。

  “嗯!”他应了声,没有多说什么,却反常地突然握住她的小手。

  她吓了跳,脚步一个踉呛,但反应极快的又站稳,那烧热的大掌依然握着她的小手,等着她站稳后,又往前走。

  姬艾华的心脏怦怦跳。这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突然要握住她的手?

  可是,她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地跟着他进了那栋在小岛上,为了训练她专门设计的别墅里。

  兰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甚至,他没发现自己握着姬艾华的冰凉小手。

  他的确是心情不好。而导致他心情不好的原因,是午夜时,尼奥从德斯岛打来的一通电话。

  那个可恶的尼奥,竟然威胁他,要他在姬艾华二十一岁的时候让她自立!?

  自立……不就代表着让她拥有可以随时离开他的自由?这事实竟然让他生平第一次感到惶恐……

  不!并不是第一次了。其实,这种在心底隐隐翻搅的感觉,在多年前,尼奥说她会有自己的人生时,就已经有过了。

  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感受?他应该只当她是个“东方公主”,那个在他童年的悲惨记忆中,被他亲手毁掉的洋娃娃而已。要走,就让她走吧!有什么好在意的?

  “我回房了。”

  幽然悦耳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他回头,刚好看着她抽回小手,并且把大风衣从身上脱下来,送到他面前。

  他愕然地看着自己的手,他刚才牵她?

  牵一个女人的手……

  在屋里黯淡的灯光下,姬艾华没注意到兰斯脸上情绪的不寻常,她转身走向起居室后方,直通二楼的小楼梯。

  灰眸缓缓地拾起,看着那一双修长的玉腿,就这样地*&%展现在他眼前,他突然开口:“等一下。”

  “嗯?什么事?”

  他看着她半晌,摇摇头,“没事!”说完这句话,兰斯走向客厅,将修长的身躯倒向沙发,屋里没亮灯,只有原来一盏昏黄的灯光,映照出他那慵懒中却带着一丝疲惫的模样。

  姬艾华看着他难得显露的疲态,又低头看着自己的掌心,她眉头轻皱,缓缓地走下楼梯,走向沙发上的他。

  他的眼闭着,浓褐色的长睫毛,叫人心动地轻掩在眼窝下方。

  她看得出他很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底突然涌出了一股深幽的轻怜,她走到他身边,在自己发觉以前,她的手已经轻柔地抚上他的额,感觉到他的褐发细细地纠缠过她的指尖,还有……

  一股不寻常的高热。

  “你发烧了!”她讶然轻呼。

  “嗯!似乎是……”

  闭着眼的他,在她走近时就察觉了,她那清凉而柔嫩的小手,触到他时,叫他深深一震。

  这是什么感觉?为什么……从来没有人的碰触,能叫他这么震撼……

  可是,他们相处了这么多年,她却从来没有这样碰过他。

  一股深深的失落,突然攫住了他,叫他困惑,也叫他茫然。

  然而,此刻的他已无力思考,只觉得好累,累得只能微微睁开眼,看进她那双不自觉地显露出紧张跟关怀的美眸中,“一点小烧,睡一下就好。”

  姬艾华皱起眉头,“你不能睡这,去房里睡。”

  俊美的脸庞有丝苍白,他扯起一边的唇角,“睡这就好。”他不想让她知道,现在他全身的骨头酸软得叫他起不了身。

  她看着他,抿抿唇,“我去倒水还有弄冰块。”

  “我要酒……”

  “不准!都什么时候了,还喝酒?”

  她定到空调的开关控制匣前,调高了暖气温度,开了小吧台的灯,俐落地敲起冰块,开始做冰枕,她手脚俐落,边做事边说道:

  “你一定是本来就发烧,刚才还把大衣给我穿,才会这样的。真是!”

  看着她俐落地穿梭在起居室里,弄冰块、包毛巾、清理水杯、倒水的模样,灰眸显得更幽黯了。

  是什么……让当年那个凡事只喜欢大吼大叫,抓到机会就偷袭他的小公主,变成如今这副模样的?

  “来!喝杯水,敷个冰枕,你会好过一点的。”

  走到沙发旁,姬艾华扶起他,先是喂他喝下了那杯水,然后又轻柔地扶着他的宽肩,就想让他的头枕上她那光裸的大腿上——

  这突如其来的亲密,叫兰斯有些不能适应,他的脖子僵挺着,不让自己的头靠向她的大腿。

  “你要干嘛?”

  “帮你敷冰枕啊!”

  “不需要。”兰斯硬是撑起身子,远离那个柔软的,即使经过一夜模拟的枪弹激战,香汗淋漓,却依然有股清新味道的身躯。

  漂亮的黑眸瞪向他,“你真是个惹人厌的病人耶!”

  “你也不是个很乖的养女。”言下之意,两相扯平,叫她不要再吵。

  她看着兰斯硬是撑起身体,往沙发另外一侧倒去,愤怒跟心疼两种情绪同时在心底上涌。

  “该死!你这男人睁眼仔细瞧瞧好不好?我哪里像你的养女了?吃你的、用你的,接受你的训练,不代表我一定什么都该听你的。”

  她火大地扑向他,却没有碰到他,只是将手臂撑在他头旁边,近距离和他脸对着脸,姿势看起来颇为暧昧。

  她在兰斯能挣扎着推开她前,硬是把冰枕给搁到他头上,“你别像个小孩子一样闹脾气了,我就要走了,你能停一下吗?现在生病的人是你耶!”

  “走……”身躯一僵,她知道了?知道尼奥说要还她自由的事情了吗?

  “是啊!”姬艾华把冰枕-开一点点,不解地看着下面那张距离她不到三十公分的英俊脸庞,“我明天要去纽约啊!不是要我去公司报到了吗?不然你以为我能走去哪里?”

  “啊?对……嗯!对!”

  灰眸重新疲惫的闭上。天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紧张成这样,就算她要离去,那又如何呢?他不懂自己的反应。这一切,是因为发烧引起的吗?

  “你今晚真的有点怪怪的耶!”

  姬艾华重新调整姿势,坐在他身旁,不自觉地,温柔的指尖轻轻地攀上他的脸颊,流连在他那紧皱的眉头间,“你看起来比我印象中,老了一点呢!”

  这三年来,他总是习惯板着一张脸,站在那个有如军中教官的位置上指挥她、训练她,曾几何时,那个过去老是轻蔑她、爱惹怒她的他,已经完全地消失了?

  “嗯?”许久,闭着眼的兰斯,才轻轻地吐出一句:“我才大你九岁而已。”

  “对啊!九岁,一个不吉利的数字。”

  “什么不吉利?”近乎梦呓般,低沉沙哑的声音,跟平日对她的严苛讥讽相比之下,简直温柔的像是天使。

  忍不住地,姬艾华心头一阵甜,让她不由自主地沉浸在他这少有的温柔中,连说话也失了平日惯有的防备:“就是中国人的说法,差三、六、九岁的姻……嗯……没什么啦!”

  差点把姻缘两字说出来,她连忙闭上嘴,那原本流连在他脸上的手,也跟着紧急撤回。

  一种恍惚缥缈的感觉袭向她,她倏然心头一惊。

  她刚才不自觉地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心底有种呼之欲出的感觉,让她又慌又害怕。

  失去了那轻柔的抚触,灰眸疲惫地睁开,浅浅地看了她一眼,又闭上。

  “别走……”

  他低喃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梦呓。

  “我在这陪你,不会走!”

  屋里的暖气够暖,高级的长毛地毯温暖着她裸裎着的腿,她不会冷,可以在这儿睡。

  “别走……我的娃娃……公主……”在深刻眼窝里,那闭紧的眼皮紧抽了下,随即又放松。

  “娃娃?”

  姬艾华看着兰斯,笑了。

  他小时候真的有在玩洋娃娃耶!

  她到现在只找到网路上有张东方公主的老照片,模糊的暗色系,看不出来那娃娃跟她哪里像了。

  但是,莫名地,她心底就会有股不自觉的暖意。

  真是的,她都几岁了,他还把她当成娃娃,有没有搞错呀?就算兰斯那一八七的身高跟她有段大落差,也不至于真把她当成洋娃娃吧!

  其实,这三年来,她是很感激他的,他教会她的,是原本她一辈子可能也学不会的事情,比起来,小时候听过的那些帮派中的逞凶斗狠、打打杀杀,跟她现在受过的训练比起来,可真是小巫见大巫啊!

  那一年,当他说要训练她时,她没想到,会是这种想都想不到的魔鬼训练。

  但奇怪的是,在身体上几乎可以说是受尽折磨时,她却开始慢慢地习惯了跟兰斯相处。

  他……不能说是个好人,对她也不怎么好。可是在某些地方,她却感受到一股叫她怦然心动的关怀。

  心里的思绪流转时,昏迷中的男人还在呓语。

  “娃娃……别走!哪里也不准去……”

  “我会在这里陪你啦!”笑笑地压住他那轻轻扬起的手掌,她安慰着他。

  他当病人,跟平日那个魔鬼教练比起来,显然要好相处的太多了。

  这一夜,这种温暖的感受是从未有过的。

  忍不住地,姬艾华就这样凝着他的睡颜,看了一整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