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故事亦舒养妻这么难舒浅污名田中芳树风尘侠隐鹰爪王郑证因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高傲小公主 > 第六章

  刚醒来时,兰斯有一瞬间以为他在作梦。

  可那空气中隐约传来的香气,是清新诱人的,映入眼帘的那张睡颜,则美丽得有如一个睡着的维纳斯……

  蓝灰色的眸子静静地凝着她,心中又产生了无以名状的浅浅波动。

  她就半坐半趴地在他躺着的沙发上,睡了一夜,而他……却完全不知道!?

  怎么会?

  她和他何时变得如此自然,如此的贴近,竟会让他毫无防备之心?

  忍不住地,指尖穿过了她的发,那如云般的长发,丝柔滑顺,浅浅地溜过他的指尖,却缠上了他的心……

  “公主啊……”他低喃着。低哑的声音里,带着连自己也不知道的怜惜。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任由这高傲却善良的女孩,侵入他那向来没有人能靠近的私密领域,也不觉厌烦?

  一开始,他以为是因为她接受训练的韧性惊人,所以他才对她特别有感觉,但仔细回想,他不是没看过比她更有天分、更能吃苦的女特务。

  更甚者……

  他发现,自己竟然会心疼她受到的磨练。

  一想到她在不久之后,就会离开他,蓦地,心一紧。

  他不喜欢,也不愿意看到她说着,要回去振兴那个什么小帮派天义盟时的模样。

  她学了这么多,难道只想在台湾那个小地方,当个小小的女流氓,就心满意足了!?

  不!他无法想象,他的公主会沦落到那种地步!

  天义盟是吧……

  忍不住,他的指尖轻轻地划过她的睡颜,来到细致柔嫩的玉颈上。

  他可以毁了她的……让她无处可去,不管是几岁以后,让她都无法离开他!

  想到这里,他起身,将沉睡中的她留在一片金色的晨光之中,他走向书房,坐了下来,移动鼠标,联络着东南亚的负责人。

  俊美的唇角勾着不带笑意的浅笑,透过网际网路这种东西,他可以很轻易地就毁掉另外一个远在地球彼端的组织,更遑论只是一个小小的帮派……

  〓♀wwwnet♂〓〓♀wwwnet♂〓

  三个月后——

  姬艾华来到猎场,学习如何设定保全系统,还有如何解除保全系统的方式,就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有时候是帮客户设计保全系统,有时候是要她担任去模拟破坏保全系统的攻击者。

  反正,这里的训练,等于是在那座海岛上训练的延伸,只是,没以前这么残忍跟操体力,反而开始要训练动脑。

  现在的她开始跟着兰斯,他要她当他的随行保镳,跟着他去美国参观别人所设置的安全系统,甚至……

  她讶异的发现,连美国国防部最高机密的防卫机制,他竟然也能在负责将军的带领下,进去参观。

  兰斯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她发现,在他身上,永远是看到超乎一般人所能想象得到的能耐。一方面她觉得太可怕了,可另一方面……不知道为什么,她却有种骄傲、与有荣焉的感觉。

  她的工作很简单,除了跟着他到处走外,就是当他的司机。

  有时候,他要飞到国外去,她就会回到纽约的总公司,去见习各种防卫系统的设置,或是在兰斯在纽约的公寓中,看一堆有的没的东西,只是……

  这些东西全都是无关紧要的生活用品,包括兰斯的名牌衣服大多是黑色或是灰蓝色的、兰斯用的餐具全部都是最简单的白瓷、他的屋子布置的跟岛上的没两样,都是灰色跟暗蓝色调的现代家具、以及他偏好用跟他旗下公司相关的品牌家电。

  另外,还有他放在房间里那张大床旁,他偶尔会玩一下的电脑游戏“战争麻将”……

  但这些东西,却没有半个是关于兰斯过去的生活记录。

  而她越是了解兰斯的这些生活小细节,就越觉得他是个无趣的人。

  可奇怪的是,她明明觉得他这个人很无趣,可是有他在身边的日子,她却从来都不觉得无聊。

  倒是他离开去办事的时候,她过着光是去保全公司学东西跟上班的日子,简直就无聊的快死人了!

  所以,她索性开始上网找些有的没的。这天,竟在网路上发现一封来自任小瑷的求救信,说明天要来找她。

  她十分讶异,却还是拨了电话给任小瑷,不但让她知道自己那个只有兰斯、祖悠还有少娜,三个人知道的手机号码,还答应帮她的忙。

  反正,这种机会不多。

  因为她的朋友并不多,甚至可以说是少得可怜!

  再加上她那种不喜欢浪费心神与人亲近的个性,没想到这个在学校有过一面之缘,还让她作过“恶梦”的学妹会来找她。

  想起了那个恶梦,她的脸蓦地一红。

  明天,兰斯要搭傍晚的飞机回来,因为他的私人座机正在欧洲保养,所以他要等保养完才会回来。

  为此,他还特别地打电话告诉她,解释为何延迟行程的原因。

  一想到这里,她就忍不住心底一股甜,因为兰斯不是会跟任何人解释的人啊!

  不知不觉地,过去那个她觉得是巨大谜团的兰斯,已经越来越透明,她也越来越了解他了。

  只是,莫名地期待着兰斯返家的她,作梦也没想到,会在机场接人时,看到这一幕……

  “你好啊!”

  破天荒的,他身边竟然有个成熟又性感的红发美女,那女人穿著CD最新的小礼服,露出大半的乳沟,跟一双修长的美腿,脚下还踩着性感美丽的名牌高跟鞋。

  反观她,因为这几年来的训练,习惯了白衬衫跟牛仔裤加上球鞋的装扮……

  呜!女人爱美跟嫉妒的本能,全在这一刻冒了出来。

  “还好!”

  她的声音冷,表情更冷,看也不看那美女一眼,反而瞪向兰斯。

  这臭男人!他已经很久都没有传过任何绯闻了,自从……

  开始帮她训练的那一年。而在那之前,她就算不想注意,跟她同在女子学园里的那些八卦女生,也或多或少会对她说一些有的没的。

  而她,可是今天才遇上。

  闷闷的,她开车上路,一路上,都尽量避免从照后镜看到后座的状况,可是,她的耳朵却关不起来。

  “嘿!你的小司机长得好漂亮啊!有点眼熟呢!”女伯爵安莉几乎是半个人部贴在兰斯身上。

  多年来,她一直跟兰斯保持着联系,这次两人在英国巧遇,一时兴起,她干脆搭兰斯的私人飞机,前来纽约逛一逛。

  “眼熟?”在前面开车的姬艾华皱皱眉头。听那女人这么一说,她也想起,这个美女有点眼熟。

  “啊!是你那个很像东方公主的小养女嘛!没想到真是女大十八变,现在不但看起来漂亮,也更像个人啦!”

  姬艾华一愣,随即皱起眉头。

  这个女人知道东方公主!?不足很少人知道吗?

  领悟到了这一点后,她想到这女人跟兰斯一定很熟,莫名地,心底就仿佛有一大缸子的醋翻倒。

  “你怎么还留着她啊?对了!你说过你得养她十年的,对吧?呵呵……这么麻烦的事情,为什么不交给我就好了呢?

  瞧她天生缓质,却穿著这么丑的衣服,唉呀!在你手下真是糟蹋了。”

  对于安莉反常的热心,兰斯冷冷地回应:“她不需要美丽。”

  她已经够美丽的。

  可是,这句话听在姬艾华的耳中,却好受伤,他不愿意她美丽,是因为不喜欢看到她吗?

  从来没有过的自我怀疑,在这一刻,让她胡思乱想了起来。

  “谁说的!”安莉听兰斯那样说,呵呵笑的更高兴了,还倾身向前,拍拍姬艾华的背说:“只要是女人,都想要美丽的,不是吗?小司机……”

  小司机?

  这女人竟然用这么轻蔑的语气对她说话!?

  姬艾华开口,冷冷地道:“我穿不出你那种性感,我没有会下垂的大乳房。”

  “啊……”

  安莉脸一白,没想到,这丫头竟然敢这样说她!?

  而更过分的是,她身边的兰斯嘴角竟然勾起了嘲笑的弧度。

  “哼!”她忿忿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只是个养女跟司机,也敢跟人顶嘴,你养的手下真是好嚣张啊!”

  兰斯淡淡地瞥了安莉一眼,低沉地道:“她不是我的养女,她是我的东方公主!你忘记了吗?安莉。”

  “啊……”

  安莉没想到,这个多年前靠她拉拔起来的男人,竟然会这样跟她说话,只为了一个长相漂亮了点的小女孩……

  可是,兰斯没理会安莉脸上诧异的神情,反而开口对姬艾华说:“你等等开到奥思古餐厅就可以回去了,我明天再陪你去买几件你喜欢的衣服。”

  刚才听安莉那样说,他也发现,虽然他眼中的姬艾华是越来越美丽,但是比起早期那个喜欢穿著名牌的青春少女,她现在的装扮的确是朴实许多。

  “随便!”

  听了他的话,姬艾华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应了声,因为多年前,还是少女的她,就会拉兰斯上街买衣服;可在一旁听到的安莉,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

  兰斯……高高在上的兰斯……竟然会陪女人去逛街买衣服!?

  “另外,今天晚上我要陪安莉去听歌剧,所以晚点才会回去。”不知道为什么,兰斯不想让她误会。

  他跟安莉,从他当上伯爵,不需要再利用安莉的人脉后,就没有上过床。

  “好啊!反正我晚上也有事。”

  “晚上你有事?”兰斯的口吻带着一丝讶异。

  “是啊!一个久没见的朋友来找我。”

  “找你干什么?”兰斯的口吻变成了不悦。

  “干什么?有需要跟你报备吗?”姬艾华不高兴地回他,“反正我不一定会比你早回去,你们看完歌剧,要去干嘛我也不在乎!”她的口吻酸溜溜的。

  陪安莉去看歌剧?

  上次他带她去看歌剧,根本没买票,因为是去后台看保安系统……哼!差别待遇。

  “……”

  兰斯没有再开口说任何话,只是,整张俊颜都冷了下来,车厢里的温度,顿时也跟着下降了不少。

  安莉那妆点过浓的美眸,来来回回地看着前座的姬艾华跟身旁的兰斯,眸底,闪过了一丝怨恨的光芒……

  奇怪了!这个多年前被丢在日本的小女孩,兰斯不是不屑养吗?后来,也不过是在宴会上亮过几次相,可现在两人之间怎么会……

  这么像是一对在冷战的情侣呢?

  不行!这绝对不行!

  兰斯应该是她的,她都花了这么多年的心血了,不能付之一炬……

  〓♀wwwnet♂〓〓♀wwwnet♂〓

  说真的,任小瑷要她帮忙的事情,对现在的她来说并不难,那不过是去破坏一个等级还算严密的保全系统,好让任小瑷可以顺利潜入。

  但是,任小瑷说出来的动机,却叫她心底起了莫名的思绪。

  原本,她是不想答应她的,但是,她一拗再拗,却说服了她,去做出……生平第一件真正算是犯法的事情。

  这样做,却只是为了任小瑷的爱情,还是一个可能无疾而终的计画……

  她要去献身给她暗恋多年的养育者——那个叫做黑翊的企业家。

  唉……真是羡慕她的纯真啊!

  那一晚,在目送任小瑷进了黑翊的家后,她转身离去时:心里不觉地发出感叹的声音。

  哪像她,就算自己很想,却也……

  蓦地,她一愣。

  她很想?很想什么?

  脑海中瞬间浮现出兰斯的俊颜、兰斯的冷笑、兰斯的微笑、兰斯的冷酷,甚至……还有两人住在一起时,兰斯那半夜偶尔会出现在客厅或是厨房,那个裸露着,只穿著内裤的精壮身躯……

  天啊!

  她的脸瞬间红热了起来。

  她到底在想什么啊?

  就算她这几年来越来越欣赏兰斯,可是那并不代表……不代表……她这样就会……就会喜欢……

  噢!不!

  喜欢他!?

  她愕然又茫然地把车开回公寓,一路上,脑子里都是在想……她真的喜欢他!?

  惨了!

  这怎么行?

  她这么多年来,跟在他身边的目的,除了照养以外的关系,该是她想赢过他,而不是喜欢他啊!

  但……

  怎么,心,还是这样就莫名地遗落在他身上呢?

  他是尊贵的,是欧洲的贵族,他还富可敌国,在暗地里,他更是各国谍报组织都仰仗的秘密组织之首,一个能操控着世界局势的暗杀组织的首领。

  而她……

  不过是他眼中的一个洋娃娃,一个他因为好玩,才训练起来的女杀手罢了!

  她花了这么多年磨练自己,本来为的只是要赢过他,但是学得越多,越认清自己跟兰斯后,她才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赢过他!

  就算她再厉害,过两年回台湾接掌天义盟后,把天义盟壮大成东南亚最大的黑道组织……

  她还是该死的差他一大截啊!

  赢不了他已经够糟糕的了!

  现在竟然还……喜欢上他……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