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轻易放火墨宝非宝最后诊断阿瑟·黑利巧夺死光表倪匡红蔷薇清风隐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高傲小公主 > 第七章

  心情沮丧的姬艾华,才回到她跟兰斯所住的豪华公寓楼下,就撞见了一个她一点也不想撞见的女人——安莉!

  该死的安莉,竟然在那暴露的小礼服外套着兰斯的西装!

  而更该死的,是她看起来就像刚跟人做爱过似的,一脸陶醉地在跟门房聊天。

  “啊?你回来啦?”见到她,安莉笑咪咪的。

  “我跟兰斯刚才在楼上一起等你,等了好久呢!我才正要走。”

  “那还不快走!”她冷冷地道。

  这么呛又没礼貌的话,让安莉一愣,随即又笑了起来。

  “呵呵!怎么?你以为你长得漂亮,就可以这么没礼貌吗?告诉你,兰斯刚才才跟我说,他对你的学习表现一点都不满意,你啊!还真是污辱了东方公主的名号。”

  “哼!”

  姬艾华一撇头,根本不想理她,迳自走向电梯。

  岂料,安莉竟然跟了过来。

  “你知道东方公主是什么吗?”

  “哼!能是什么?不过就是一个洋娃娃。”

  “对!但那却是兰斯曾经最恨的娃娃。”

  安莉轻笑,并且满意地看着姬艾华那张细致美丽的心形脸蛋上的神情,从冷傲瞬间转为错愕。

  “他……恨东方公主?”

  “是的!这秘密没多少人知道,但是我知道。告诉你,兰斯最恨的就是东方公主。那个东方公主的存在,造成兰斯多少的伤害啊……所以……”

  她故意伸出手来,勾住姬艾华的下巴,“你越像东方公主,对兰斯来说越好,因为,这样他不但可以玩弄你,而且还可以藉机发泄心底的仇恨。”

  “你胡说!我不信!”

  她拍开她的手,叫安莉吃痛的哼了声。

  “不信?哼!告诉你,我认识的兰斯,可比你所知道的多得多。不只他的身体,他做爱时的喜好……”

  “哼!”

  电梯来了,姬艾华拒绝再听下去,直接走进电梯里。

  “还有他为什么用尽心力培养你,只是为了找机会毁灭你……”

  随着电梯门关上,安莉的声音也消失在电梯外。

  姬艾华喘着气,不敢相信自己为何会如此气愤。

  那个该死的女人,还有该死的臭兰斯!

  难道,他带着她在身边这么多年,就是在等机会要毁了她?

  她上了楼,一进门,心跳还没稳定下来,就看到迎面走来,只穿著睡袍,刚洗完澡的兰斯。

  他是刚跟安莉做完爱吧!

  “你去哪里了?刚刚做了什么事?”

  “哼!怎么不说你刚才跟安莉做了什么事?”

  “你是在质问我?”

  “没!只是礼尚往来。”

  兰斯眯起眼,“什么礼尚往来?”

  “你问我啊!所以我就问你-!”她迳自走向自己的房间。

  跟兰斯住在一起的这几年来,她一直拥有一间配备完整舒适的卧房。

  “你那是跟我说话的态度吗?小姐!”

  忍不住地,兰斯摆出了许久不见的严肃神情。

  “怎么?不然我该怎么跟你说话?我已经满二十岁了,你还真的以为自己是我的监护人,可以管我的一切?连我的态度都管?哼!笑死人了。”

  “你就算满二十,还是在我的照养之下。”他跟着走到她房间门口,对着走进屋里的她道。

  “是吗?说真的!现在如果我转头要走,无论是法律或是道义上,你都拦不住我!”

  兰斯一震,因为她说中了这些日子以来,隐藏在他心底深处的莫名恐慌。

  他不想让她走!

  “是这样的吗?”他冷道,心里急速地转着念头。

  “当然!就算因为我离开,会让祖悠得多待几年,我想,她也不会介意。”因为她本来就是为了帮祖悠才会来的啊!

  再说,这些日子以来,姬艾华知道商祖悠当尼奥的助理,其实日子过得还不错。并没有像小时候她们想象的那样,是被卖了身、被虐待……

  所以,她继续道:“再说,德斯岛那两个笨蛋王子不是要你提前在我二十一岁时,送我回德斯岛吗?所以,再过几个月后,该照养我的也是德斯岛的人,关你什么事?我凭什么要样样都听你的?”

  “你的意思是……你翅膀长硬了,所以要飞了?”

  知道要在她二十一岁时,就送她回去德斯岛这件事,已经让他很不舒服了,没想到,现在她竟然还说,自己本来就可以离开他?

  “当然!我翅膀够硬了。也许,要赢你还要费一番力,但是……哼!告诉你,等我回到台湾,壮大了天义盟,吃下整个东南亚的黑社会,再进军日本、俄罗斯,我就可以一步一步地接近你在欧洲的大本营……”

  “天义盟已经毁了。”

  “然后先弄个航运来抢你的生意,再……你刚才说什么?”

  说得正高兴的姬艾华,突然想到他刚才好象说了什么。

  “我说……”

  兰斯的灰眸里噙着一丝恶魔般的笑意,“天义盟已经被我毁了,早在一个月前。”

  “不!你骗我!”

  天义盟可是她老爸费尽了一生心血建立起来的。

  “是真的!我还算客气了,把它转成一般的航运跟旅游公司,你想回台湾当个小老板我不反对,但是你想吃下东南亚的整个黑社会?最后还想抢我的生意?哈哈!那你也得看你的那些天义盟的叔叔长辈们,会不会答应你。”

  他叫人毁掉天义盟,是把天义盟的黑道色彩洗去,转成正派的公司,而不愿意漂白的黑道死忠分子,他就让他们去吃牢饭;愿意乖乖漂白的家伙,他也没有不顾他们的生死,还是安排了工作。

  说真的,他从来没有毁掉哪个组织,毁得这么仁至义尽过。

  “你……你……”

  姬艾华瞪着他,好半晌,突然走向床头,拿起电话拨打。

  而兰斯,就站在一旁,冷冷地看着她。

  “谁啊?现在几点还打来!?找……”姬永正接起了电话,口气很差,因为这时台湾正值半夜。

  “是我!”

  姬艾华截住姬永正那个接在找字后面的“死”宇,用比姬永正更不爽的口气,让姬永正瞬间清醒。

  “啊……小公主!真难得!”

  “一点都不难得!我问你,天义盟是不是还在?”

  “啊……”

  “你还是盟主,等着我回去接位,对吧?”

  “这……”

  “说啊!”

  “小公主啊!你原谅我……现在台湾的环境,光靠黑道的生意,真的很难生存啊!改成天义航运股份有限公司以后,真的……大家的经济压力都减了不少。”

  “你……那我的盟主之位呢?”

  “这……”电话那一头,姬永正迟疑了下,才可怜兮兮地道:“我的董事长位置让给你坐好不好?小公主……”

  卡!姬艾华毫不留情地挂上电话。

  这该死的叔叔,跟她老爸的魄力比起来,实在是差太多了。可恶!

  一旁的兰斯,看着她咬牙切齿的模样,忍不住轻笑,走到了她面前,轻轻地抬起她的下巴,近距离地看着她那张因为愤怒,而光辉四射的丽颜。

  “怎么?翅膀断了?很痛吗?”他故作好心的问。

  姬艾华咬牙瞪着近在眼前的他。

  “你这样毁了我、玩弄我,很有趣?”

  她想起不久前安莉在楼下说过的话。

  “还好!是有点好玩!”

  兰斯承认,因为,看她气愤的模样是真的挺有趣的。

  他喜欢看着那双美眸生气勃勃的样子,也许从她在雪地里扑向他的那一刻起,就很喜欢。

  兰斯的毫不否认真的彻底地伤了她的心。

  “好玩……好!告诉你,你想毁了我的未来,没这么容易!我总有一天能离开你,再说,我就算不能自己弄个天义盟,我也可以去找个比你更强悍、更厉害的人嫁,嫁过去以后,我还是有机会可以赢……你……你想干嘛……”

  她的话说到一半,很没用的停了。

  因为,那双灰眸正在逼近她,那黯雾似的眸,看得人心惊胆跳。

  “你说呢?”兰斯低哑的道,灰眸紧锁着她的唇。

  “汁……晤!?”

  面对蓝斯那跟平日截然不同的黯眸,她作梦也没想到,突然袭来的会是一个吻!?

  这吻,来得快!去得更急!

  她看着已经后退的他,一脸错愕。

  兰斯眯了下眼,心里那一瞬间的震撼,因为这个简单的接触,甚至算不上吻的唇瓣接触,而引起的狂然震撼,让他脑袋一片空白,几乎无法思考。

  而她,脑袋自然也是一片空白。

  她没想过他会吻她!

  不过,兰斯当然回神的比较快。

  “你如果要缘人,那不如嫁给我。”

  “什么!?”

  “这好主意是你提出来的。”

  她刚才说要嫁给别人,叫他心一沉,可转念一想,这倒是个好主意,可以让她永远留在他身边。他之前怎么没想过?

  一想到这里,过去几个月来,从知道她二十一岁后要回德斯岛的事情,就一直累积在心底的抑郁角落,豁然开朗。

  “我哪有提!?”

  姬艾华不敢相信现在发生的事,她不知道是那个吻,还是现在这个听来像是命令的求婚叫她讶异。

  “你有!你既然要去追寻一个几乎是不可能存在、比我还强的男人,那不如直接嫁给我!”

  灰眸里噙着不自觉的笑意,想到娶她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留她在身边,他心满意足。

  “什么……你乱说,我才不……”

  “就这样决定,婚期就订在一个月后吧!”

  “等等,我又没说好……”

  “不好!?”兰斯的灰眸一沉。

  他决定要执行的事情,没人能阻挡!

  他语气坚决冰冷地道:“抱歉!这件事由不得你说不!”

  该死!嫁给他是件这么可怕的事吗?他又不是说要收她做情妇或者是奴隶,是妻子耶!让她成为圣安德鲁伯爵夫人,她有必要这么反对吗?

  刚才豁然开朗的心情,这会儿又开始不爽。

  “你怎么可以这么霸道!?”她才不要这样就嫁给他,她要浪漫的晚餐、浪漫的钻戒、浪漫的……

  呸呸呸!她才不要他的浪漫!他想毁了她,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刚才还跟别的女人上床,现在却说要娶她!?

  “我……我才不要嫁给你,不要就是不要!绝对不要!”

  她就差没怒吼出声。

  兰斯怎么能这样?该死的她又不是白痴,为什么要为了这种愚蠢的理由嫁给他呢?

  她宁愿听到他说“我爱你”……

  不不!她在想什么呀?

  “不嫁给我?那可想而知,你未来的生活会一片黑暗,处在还债地狱中。”

  “什么?”

  气到极点的姬艾华一愣,看着他。

  就见他轻笑,“因为,我训练一个人,通常需要花费掉上千万美金。”他故意转了语气,听起来像是公事公办。

  姬艾华背脊一僵。

  这……这是什么意思?

  “你……想跟我要钱?德斯岛明明给你很多的利益,要你照养我的!”

  姬艾华这些年来跟商祖悠一直有联络,也知道,当年德斯岛把她托给兰斯照顾时,答应给兰斯相当多的好处。

  “没错!”兰斯点点头,慢慢地退到门边,“所以,我才会照养你,小公主。但是,那可不包括‘训练’啊……呵呵……”

  “该死!”漆黑的美眸圆睁,姬艾华愤恨地看着他,“你不能这么做!你这小人……”

  哪有这样的,过了这么多年,突然要跟她收钱?

  “呵!”优雅一笑,他轻轻地关上门,挡住了她扑上前的攻势。

  卧室里,只剩下姬艾华满满的怒气,跟他留下的一句带笑话语回荡着——

  “我本来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wwwnet♂〓〓♀wwwnet♂〓

  “他真的这么说?要娶你?好浪漫喔!”

  圆圆的笑脸映着纽约午后的阳光,显得亮丽的刺眼。

  “才不有趣!你白痴啊?他想毁掉我耶!”瞪着远从台湾来访的古少娜,姬艾华气急败坏的用中文说。

  因为,自从兰斯说过要娶她后,就每天派着保镳寸步不离的跟着她,要是没有保镳的时候,就是他在身边,他甚至在屋子里设计了反保全设计,好防范她从屋子里逃脱。

  而且每天都换不同的系统,害得她前一天研究好,第二天遇到的又是一个全新的。

  这下,真是害得她连想逃亡,都不可能!

  所以,现在她当然也不会笨到用英文交谈,让保镳听进去,然后去跟兰斯告状。

  再说,古少娜的英文也不是很好。

  “可是,他是舍不得让你走啊!不然,他干嘛费尽心思留你下来?你不是说,连你家的天义盟都被他给吞了吗?”

  “……”

  姬艾华愣了下,丽颜一红。

  “胡……胡说八道!他只是看不惯我,想毁掉我而已,因为我很像他小时候讨厌的洋娃娃。”

  “为了毁掉你,所以要娶你?”

  古少娜皱皱圆圆的小鼻子,摇摇头。

  “现在是谁笨啊?他要娶你,那是要毁掉他自己吧?小姐!他今年二十九岁,快要三十,在网路上被称为世界上三大黄金单身汉之一耶!他干嘛要娶你啦……呵呵!他一定很爱你!”

  “……”

  “怎么样?说不出话来了吧?呵!”

  最爱看幸福的爱情结局的古少娜好乐。

  “我不跟你这种满脑子浪漫爱情白痴细胞的人说了,我要跟祖悠说,叫她想办法救我。”

  她才不信兰斯会爱上她!

  那是不可能的!

  那家伙除了激怒她跟命令她之外,没做过第三件事……

  “他有吻过你吧?”

  “呃!?”

  第三件事就这么被古少娜点出来,姬艾华那张俏白的脸蛋,顿时整个烧起来。

  “真的有啊!恭喜你、恭喜你,果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啊!”

  “古少娜!你差不多一点嘿!”

  姬艾华终于忍不住在这露天的咖啡座怒吼出声,还好,她说的是许久没用的中文,没有多引人侧目,只除了站在不远处的保镳看了她两眼以外。

  “嘿什么啦?喜欢就不要否认啦!你也喜欢他,对不对?”

  “古少娜,你再多说一个字,我就割下你的舌头。”她比了个手刀的姿势,神情凶狠。

  无奈,这对古少娜来说根本没用。

  “没关系啊!留手指头给我打电脑就好啦!哈哈哈……”

  这么浪漫的故事,她一定要写到小说里去。

  “可恶!”

  臭少娜!脑细胞都被浪漫给烧坏了。

  她还是去跟一向冷静的祖悠求救好了。

  起码,德斯岛皇室那边,对于她婚事的看法,是中立的。

  “好啦!别气啦!对了!既然都要结婚了,那是不是要举行一个婚前的小派对啊?”

  古少娜才敛起笑容,又出了个鬼主意。

  “什么婚前派对?跟你说我不要嫁……等等!你说那种……只有女生才能参加的婚前派对?”

  “对啊!那一定很好玩!还可以用这个当借口,让……亚力斯放祖悠的假。”

  古少娜圆圆笑脸上绽放着光辉。

  不过,姬艾华却没注意到,因为,她正在盘算着,这种派对……是那些一脸死人脸的随身保镳,或者是兰斯,都进不去的,这么说来……

  嘿嘿……

  她终于看到了一线曙光了。

  这下,只要拜托祖悠跟她配合一下,应该就可以了吧!

  〓♀wwwnet♂〓〓♀wwwnet♂〓

  她的运气真的算好!

  因为那个叫做亚力斯的人是兰斯的好朋友,他一帮忙说项,兰斯就不得不点头答应,让她在婚礼的前一天,在加州某知名的度假胜地饭店里,举办一场狂欢的婚前派对。

  所以,就在婚礼前一天,举行派对的时间还没到来前,知道今晚就可以自由的姬艾华,便尽情地在沙滩上玩耍,享受盛夏的阳光跟海浪。

  而在不远处,沙滩上那个充满着遮阳伞的酒吧区里,一双蓝灰的俊眸,正紧凝着那个在远处金黄色的沙滩上,跟人聊天说笑的身影,眸中不自觉地散发出阴沉的光芒。

  为什么她跟别人说说笑笑时,就像个无忧无虑、明艳动人的青春女郎?

  但是,这一阵子以来,她在面对他的时候,却总是冷着一张脸,说话不带任何表情,无论他怎么激,也激不出她的半点情绪。

  但现在对着别的男人说话的她,却显得风情万种、性感动人……

  该死的!要嫁给他是件这么痛苦的事吗!?

  一想到那双美丽深幽的清灵黑眸,老是在对着他的时候,就会染上一层幽暗,他就感觉到一股气积在胸中,不上不下的,难受极了。

  “你的小新娘看起来玩得很开心嘛!亲爱的。”

  一个娇软柔媚的女声,窜进了他的耳中。

  “是吗?”

  他冷冷地一瞥来人。

  是来凑热闹的安莉,她丰满性感的身材上,穿著几乎遮不住半点东西的小比基尼,可是,他却丝毫没有感觉。

  “别这样,明天就是你们的婚礼了,怎么你跟她之间还像是仇人一样啊?”

  安莉看到兰斯的情绪不好,其实很乐。

  因为,今天是她破坏这对准新人的最好机会,若放过了,圣安得鲁伯爵夫人的头衔,明天就会是姬艾华那个小贱人的。

  “不干你的事!”兰斯的脸始终是沉着的,只顾着看着远方的姬艾华。

  “好!不说不说……”

  他们之间相处的越差,对她来说就越好。呵呵……

  安莉挑了下漂亮的眉毛,故意挡在他的视线面前,然后拉着他的手。

  “亲爱的,别这么生气嘛!来,帮我擦点防晒油。”

  拿起身旁的瓶子,安莉优雅地交给他,然后将自己的比基尼上衣解开,顿时,两颗吨位不小,引人注目的裸乳,就这么地袒露在兰斯面前。

  兰斯冷着脸,想也没想的就转过身,在她旁边坐下来,粗鲁地把油倒了她全身,然后大掌一覆,就开始抹。

  这个动作对他来说没什么!

  因为,这些年来,他对安莉还是有朋友之情存在。

  安莉一直很支持他,当年要不是她的帮助,他要夺得家族的爵位继承权,也不是这么容易的事。

  “嗯……”安莉闭上双眼,陶醉地感觉着这略带怒气的掌力,在自己身上营造出来的快感。

  “不用嗯,我现在对女人没兴趣。”

  帮她擦防晒油,纯粹是朋友之间的帮忙而已。

  “别扫兴嘛!”

  安莉心一痛,脸上却故意维持着娇笑的表情,才睁开眼,却刚好看到朝他们走来的姬艾华身影一僵。

  “呵呵……嗯……你这样揉得我好舒服唷!”

  安莉故意说着,那不大不小的音量传出去,刚好传到姬艾华的耳中。

  “你没事吧?太久没见到男友,欲求不满吗?”

  兰斯皱起眉,虽然不解,但是帮她擦防晒油的动作却没停止。

  安莉浅眯着眼,看着姬艾华又转身离去,脸上那陶醉的淫荡神情瞬间露出了一抹邪恶。

  “你问人家欲求不满干嘛?今晚你会愿意陪我吗?说真的!我觉得准新郎也该来个婚前的狂欢派对呢!”

  “不……”

  兰斯才想回绝,突然,却听到身后有一声熟悉的娇笑传来——

  “杰森!帮人家擦防晒油嘛!”

  “当然!我非常乐意。”

  活力四射的男性年轻声音也跟着传来。

  兰斯身体一僵,灰眸紧眯,缓缓地回头。

  就看到不远处的遮洋伞底下,姬艾华正在躺椅上伸展四肢,像只猫咪一样,正在调着让自己最舒服的姿势趴着。

  而旁边那个带着他们潜水玩乐的那个名叫杰森的年轻导游,正拿起一罐防晒油,显然就要碰他的准新娘。

  “嗯!看起来你的准新娘也懂得自己找乐子呢!你还这么地为她守身,太可惜啦!今晚来吧!我会好好地为你准备一下,让你度过一个难忘的……啊……你去哪?”

  安莉原本要挑拨两人,想办法勾引兰斯晚上去她的房间里开派对,再弄个小手段让他明天无法结婚。

  但没想到兰斯却听都不想听,把防晒油丢给她,随即起身。

  “失陪一下。”

  “你……”安莉看着他毫不犹豫地走向姬艾华,忍不住咬了咬下唇,“可恶!”

  看来,她若要执行破坏婚礼的计画,得从姬艾华身上下手才行了,光是靠着挑拨,恐怕没办法让姬艾华那家伙在兰斯的眼中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