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狂傲老公凯心南腔北调集鲁迅人生就是不停的战斗九把刀审计报告项俊波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高傲小公主 > 第八章

  姬艾华瞪着不远处那栋明亮豪华的旅馆,好象她跟它有仇似的,但其实,她只是随便看看,顺便发泄一下眼中的火气。

  可恶的兰斯!

  竟然这样公然地跟安莉调情,还做出那种污秽下流的动作,真可恶!

  她不懂自己心底那愤怒从哪里来,今晚自己明明就打算要逃走了。

  可是,她就是好气好气,气到她忍不住找来杰森,这个商祖悠特别安排来帮她的人,要他帮她上防晒油。

  但她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她自己也搞不懂。

  她又不打算要嫁给兰斯,他要干什么关她什么事?

  可是,为什么每次一看到兰斯跟安莉在一起时,她就忍不住会情绪失控?

  一咬牙,她故意道:“杰森,帮我把泳衣带子解开来擦好了。”

  “咦?你刚才不是说只要擦手臂……”

  杰森的话嘎然而止,可是瞪着前方,趴在躺椅上,气嘟嘟地想着事情的姬艾华,并没有发现。

  她只感觉到,有只大手,轻柔地解开了她比基尼上衣背后的勾扣,然后,几滴冰凉的防晒油,跟着滴流在她的背上,接着,是有力而宽大的手掌,感觉上极为小心,又极为温柔地,开始在她的背上把那些冰凉的防晒油抹开揉匀。

  蓦地,她心一震。啊!那肌肤上传来的感觉……

  不可能!不可能是杰森!

  他是祖悠口中的正人君子,怎么可能这样碰她?

  惊慌的感觉掠过心头,她连忙撑起上身,转头看向身侧那个帮她涂防晒油的男人。

  “兰斯……”她倒抽了口气,心猛然狂跳。

  “遮好你那发育不良的胸部。”

  兰斯的声音冷冷的,可是他的手,却依然温柔而有力地在她的裸背上游移着。

  “你……”

  姬艾华有些狼狈地把身体下的大毛巾拉起,遮住自己那32C,在西方人眼中仍算是发育不良的胸部,“你在干嘛?”

  “擦防晒油!”

  “我知道,我是说……”姬艾华突然止住话,深吸一口气,再开口,那声调就跟她这阵子每次对着他时的冰冷语气一般,丝毫不带情绪波动。

  “你怎么丢下你的安莉,过来帮我擦防晒油呢?”

  “我当然应该先帮我的准新娘服务。”兰斯理所当然的道。

  姬艾华转头瞪了他一眼。

  “是吗?可是你的准新娘不需要你的服务,因为我还有人帮我……”她伸出手,想指着杰森……

  杰森呢?

  去哪了?这家伙……

  “他跑了。”兰斯冷笑,大掌却相反地温柔地搓揉着她的背。

  “你还想怎么样?随便抓个路人甲,让他来帮我的准新娘抹防晒油吗?”

  姬艾华听着耳边冷冷的、却带着隐约的沙哑低腔传来,莫名地,一阵酸软的感觉袭向她的小腹。

  她的理智告诉她,她应该要推开他起来,可是身体却不听她的话。

  “我……我才不是那种人,不像你!”

  “哪种人?你以为我在说哪种人?嗯……难道我会找路人甲吗?”

  他压低身子,在她耳边轻轻地吹着气,他那独有的男人气息,轰得她面红耳赤。

  这一个月来,因为她的冷漠,他一直压抑着自己不要去碰她,但是……现在看来,她的身体一点也不讨厌他的碰触。

  “你就是想说我不对,不是吗?你明明自己跟安莉在那里……”

  她想起身,真的想,可是,偏偏她的身体背叛了她的理智,依然舒服地躺着,恋恋不舍地感受着那只在她背后游定的手掌。

  那按压在皮肤上,略显粗糙的掌心,此刻正温热又性感地揉着她的泳裤边缘,还数度勾起她的泳裤,在接近她臀部的地方,绵绵密密地将防晒油压揉在她敏感俏嫩的臀部上方。

  “干什么?你看到我跟安莉在做什么……”

  兰斯那双手,还有低沉性感的声音,加上这种-昧到极点的语调,让对男女关系仍懵懂的姬艾华几乎无法招架。

  “就是……是……”

  她想说些什么,好维持着她平日冷言的语气,可是,那只手却阻断了她脑神经里一向运作自如的言语功能。

  他的手到底在干嘛?为什么只是抹防晒油而已,却……却能这么地性感?

  她感觉到他的手沿着脊椎上滑,轻柔地滑过她肩膀,又从她的腋下,那极为敏感的肌肤缓缓地下揉……莫名的热流,瞬间窜激在她的小腹深处。

  “是什么?是像这样让你舒服吗?”

  他低沉沙哑,带着不自觉挑逗的性感声音,伴随着清新却略带烟味的气息,轻喷在她的颈后,让她连想驳斥都很困难。

  “你……别……别这样!”

  “怎么样?嗯?”

  兰斯的灰眸因为欲望而黯沉下来,他俯身看着她那柔嫩美丽的脖子,散发着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的性感邀请……

  她的身体摸起来好柔软、好舒服,真难以想象,这么一个娇小柔嫩的身躯,竟然能熬过那些连一般男人都吃不太消的各种训练,莫名地,兰斯心底载满了深深的怜惜。

  “别这样……碰我。”她几乎是哀求了。他书她全身发软,好象什么力气都消失了。

  “我只是在帮你抹防晒油而已。”

  他的腔调有着故作无辜的性感,让姬艾华听了气得牙痒痒的,却也莫可奈何,更何况他的手,真的……压得她好舒服……又好难耐……

  “你……真的只想帮我抹防晒油而已?”

  “真的只想……是什么意思?”

  “如果只是抹防晒油,不需要一直帮我抹腋下的地方吧?很难过耶!”

  那根本是挑逗,要不是她还紧趴在躺椅上,她敢发誓,那两只手掌,一定早就跑到地胸前了。

  “呵!你是在暗示,我对你那两颗发育不良的小笼包会有兴趣?”他忍不住讽刺她。

  她为什么这么不诚实?她的身体明明就喜欢他的碰触!

  “讨厌!”她没想到,他竟然这样讽刺她。

  她当然知道自己比不过安莉那对巨乳,嫉妒像猛浪一样淹过她的理智,她猛然起身,抓紧大毛巾包住自己。

  “既然没兴趣,就不要这样挑逗我。”

  她边起身边对着兰斯大吼,不料,反而被兰斯一把抱入怀中。

  “我不用挑逗你!我亲爱的准新娘,过了今夜,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享受你了,不是吗?呵呵……”

  他轻笑着,然后放开了面红耳赤的她,看着她气到极点的脸庞。

  真好!

  他喜欢这个生气勃勃的她,而不是故作冰冷高傲的她。

  “你这……你不……算了!哼!”

  一咬牙,她本来是想跟他说他不会得逞的,但是姬艾华可没笨到去点醒他,说她今晚打算要逃走。

  所以,她只是起身,抬头挺胸,姿态有如尊贵的女皇一般,走出兰斯那紧紧地凝着她的视线,回到饭店里去。

  〓♀wwwnet♂〓〓♀wwwnet♂〓

  十个小时后,兰斯接到饭店人员的通知,前往那间姬艾华租来做婚前派对的总统套房,作梦也没想到,会看到这种情形。

  外面安排的保镳每个都被撂倒,一群人七荤八素地倒在房间里,里头甚至包括了姬艾华的好朋友,商祖悠跟古少娜,可是……

  就是不见姬艾华!

  “她……新娘不见了!被人绑走啦!”

  跟着兰斯前来的秘书乔治,看得是目瞪口呆,一意识到出了什么事,就手忙脚乱地叫道。

  “她是自己逃走的。”

  兰斯冷冷地开口,就叫乔治愣住。

  这房间的防卫系统是他前几天安装的,一看就知道,是从屋内被人破坏的。

  “啊?但……她们不是好朋友吗?”

  乔治讶然地看着一脸看不出情绪的兰斯,没想到这么可爱漂亮的姬艾华,竟然会连自己的好朋友都不放过。

  当然,他一点也不知道,这是商祖悠故意安排的。

  因为兰斯的背景,连德斯岛皇室都会忌讳,现在要安排他的准新娘逃走,当然不能让他对德斯岛起疑心。

  “立刻安排救护车来送这些人去医院!”

  轻嗅着空气中残留的香味,他就可以知道,这是一种在非洲才有、极少见的迷香,一旦闻到,一定要进医院让人用氮气中和掉血液中的分子,否则就会昏迷致死!

  只是,他不懂的是,姬艾华几乎都在他的掌控之下,怎么可能会有人帮她弄到这种迷香呢?再说,她怎么可能舍得对商祖悠跟古少娜……

  他看着躺在地上的商祖悠,又看了看倒在沙发上的古少娜,心念电转,他冷冷一笑。

  姬艾华……

  她真是非惹恼他不可吗?

  还有这个商祖悠,难道不觉得自己倒地的姿势太夸张了吗?

  “乔治!”他又开口。

  “嗯?”

  “派人看住商祖悠,叫医生灌她双倍的氮气,我要她在第一时间醒来!”兰斯冷道。

  他也许威胁不了商祖悠说实话,但是,只要商祖悠在他的手中,那么……德斯岛上的亚力斯,应该会很愿意协助他逮到他的准新娘的。

  吩咐完后,他转身就走,打算在第一时间去联络亚力斯,可是,没想到却在电梯门一开时,看到了安莉。

  “看来……她不愿意嫁给你呢!亲爱的。”

  安莉一看到兰斯,忍不住就开了口。

  她一直有收买人盯他的行踪,所以,她才会在第一时间赶过来。

  “……”

  兰斯根本懒得理她,他现在没心情去应付朋友,他走进电梯里,按了往下的按钮,没想到,安莉竟然不出去。

  “怎么办?”

  见他不说话,安莉故意唉声叹气的道:“你的小新娘看起来不爱你也就算了,可能还很恨你呢!不然……干嘛这么大费周章的逃走,你说是吧?”

  “……”

  兰斯还是没说话,迳自地看着电梯灯。

  见他这样,安莉忍不住把自己的大胸部偎上了他粗壮的手臂,轻轻地摩擦着他。

  “没有人会想嫁给一个像你这样黑暗的人吧!”安莉用着怜惜的声音道。

  她是真的爱着兰斯的,这十几年来,不曾变过,从第一眼看到他从那非人的地狱中活着回来,她就被他眼中那精锐的光芒所深深地震撼了。

  而她这么无怨无悔地爱着他,怎么他就是不懂?

  兰斯还是没说话。

  “只有我是爱你的,兰斯。别理那个姬艾华了……”安莉忍不住道。

  突然,在电梯停下的同时,兰斯一挥手就甩开了她,害她跌坐在地上。

  “兰斯!?”

  她惊恐地看着从来没对她动粗的兰斯,作梦也没想到,兰斯会这样对待她。

  “不管她爱不爱我,我都不会爱上你!安莉,你该醒了。”

  兰斯说完这句话后,丢下一脸震惊的安莉,就踏出了电梯。

  这么多年来,他不是不懂安莉的痴想,他只是不想点破。

  但是,她说中的事实叫他太不好受。

  姬艾华不爱他?

  可恶!

  不管她爱不爱他,他都要逮到她!

  〓♀wwwnet♂〓〓♀wwwnet♂〓

  四个小时后,在美国西部一个破败的小镇酒吧里——

  一身火辣艳丽装扮,还顶着金色大卷发的姬艾华,坐在吧台边,跟身旁的男人聊着天,大快地畅饮着冰凉的啤酒。

  那雪白的肌肤,在紧绷的黑色皮衣搭配下,衬托出她那完美的性感身材。

  可是,在那双品灿美丽的大眼中,盈满的却是困惑与茫然。

  她知道在这里,兰斯绝对不可能追过来,因为,一个小时后,从纽约派来的小飞机,就会来到这个小镇接她。

  她不但不用嫁给他,而且,只要她一躲到德斯岛,等到过了她二十一岁的生日后,兰斯就再也不能控制她了。她将会彻底的胜利,而且赢得自由跟……孤单。

  唉……

  “嘿!快乐一点嘛!你就要自由了呀!”她身旁的护花使者是杰森。

  “谢谢!不用安慰我,我很快乐呀!我才没有不快乐呢!”姬艾华大口地把啤酒一仰而尽。

  “是吗……”杰森开了口,却欲言又止。

  “是什么?”

  “你真的不喜欢那个伯爵吗?我看你很在意他啊!这样逃婚好吗?”杰森老实地道。

  上午在沙滩上,谁也看得出来这两个人彼此在乎,在乎到要喷火的地步。

  姬艾华一听,俏白的脸蛋蓦地一红。

  “谁……谁喜欢那个臭男人了?”

  “不在意?唉!你以为我的眼睛瞎了吗?那个兰斯先生一来,你的情绪就变得高亢起来,他跟那个什么女伯爵在一起的时候,你的模样,简直就像头打翻了醋坛子的小母狮。”

  “哼!那个自以为胸部大就了不起的老花痴,我才不会在意她呢!”

  姬艾华偏过头,硬是装作不在乎,可是,脸蛋上的霞晕,却始终不曾退去。

  现在,她不见了!

  那个安莉一定会趁机霸住兰斯身边的位置吧!那讨厌的女人……

  忍不住地,一抬手,她又叫来更多的酒喝。

  “别喝了!你又不是失恋,还说自己很开心?”杰森忍不住拿开她手里的酒杯。

  “失恋?”迷蒙的水瞳赫然大睁,她转头瞪向杰森,“胡说八道!我哪有失恋?我要自由了!庆祝一下不可以吗?我是要庆祝!庆祝!庆祝!”

  高举起手,她才移到嘴边,却突然发现没有杯子,更没有清凉的啤酒。

  “庆祝什么啦?等下就要坐飞机,你还这样喝……”

  杰森猛摇头,眼前这个美丽又气质高贵的女人,怎么会为了爱情蠢到这种地步?

  “不管!给我酒……什么都好……给我酒……”

  “要酒是吗?”

  冷冷的声音突然在两人身后响起。

  姬艾华那朦胧的眼神还来不及清醒,就当头被泼了一身的冰水,而她身边的杰森,也同时应声倒地。

  “啊!”

  那水的冰冷,跟那个冷冷的声音,就像针一样,尖锐地刺穿了她脑袋里已昏沉的理智。

  她转头瞪向来人,本该还在酒醉状态的姬艾华,此刻的眼神却是一片火红。

  她瞪向在酒吧灯光之下,脸庞看起来阴暗到极点的兰斯。

  “我绝不跟你回去……”

  她怒吼着,瞬间,像只发狂的母狮,就朝他扑了过去。

  兰斯机警地闪过,同时反手制住她。

  “由得你吗?不要忘记,你好友的安危也在你的承诺之中。”

  姬艾华一震,她没想到……该死的!

  昏沉的脑袋里,浮出商祖悠的容貌,她总是关心着她,而她……

  在策画逃离时,几乎都忘记了他会对商祖悠不利!

  “还有……这个杰森竟敢帮你!?看来,他是活得不耐烦了。”锐利的灰眸精光一闪,冰冷的枪管瞬间指着刚被打昏在地上的杰森。

  “不要!”

  姬艾华在他的指尖要扣下扳机的那一瞬间,惊恐的大喊。

  她虽然跟杰森认识不深,但这杰森不是坏人。

  而更叫她心痛的是,她不信兰斯真的会想杀他。

  “不要?”兰斯挑眉,冷笑地看着她,“为了你这次不理智的行为,我连亚力斯那多年来的朋友都得罪到底了,我还有什么不会做的?”

  他拿商祖悠的安危去胁迫亚力斯说出这次的计画,才能在最快的时间赶到这个小镇来。

  为此,连尼奥那向来没啥感情的家伙,都对他的威胁感到不满。

  为了姬艾华,他可以说是得罪了世界上他原本最忌讳的两个人!

  “你……你这个阴险的家伙,除了会用我的朋友威胁我之外,你还会做什么?”

  “做什么?”深邃的灰眸一黯,浓眉轻挑,“我会绑架你直接上礼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