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藏地密码8何马赢、输、死约翰·加德纳嗜血小护士寄秋我的魔主大人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高傲小公主 > 第九章

  就在距离酒吧不远处,一间破败的、多年来没举行过婚礼,只举行过丧礼的小教堂里——

  临时被从隔壁镇抓来的牧师,正手忙脚乱地念着结婚证词。

  因为,这是他碰过最疯狂的一场婚礼。

  “所以,兰斯-德尔克-圣安德鲁,你愿意娶姬艾华小姐为妻吗?愿意彼此扶持一生,无论生老病……”

  “愿意!”新郎官不耐烦地打断牧师。

  “呃……那……姬艾华小姐,你愿意嫁给兰斯-德尔克-圣安德鲁……”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穿著一身凌乱的、还略显泛黄的,刚从小镇某个老婆婆手中买下的破旧白纱礼服,嘴巴被贴上胶带,双手被反绑着的姬艾华,被扛在新郎肩上挣扎着。

  而在他们面前的牧师,则是一脸的尴尬火红。

  因为,虽然完全听不出新娘在说什么,但是那双喷火的美眸,却任谁看了,也知道她在骂脏话。

  这间教堂,堪称是这里最小、最破、最旧的教堂了。

  帮这位半夜突然来的不速之客举行婚礼,虽然有点违背良心,可是,看在他开出一张足以让他盖两间教堂的钜额支票,他相信,上帝也会答应他这么做的。

  再说,那个东方新娘浑身酒味,白纱下还隐约可见贴身性感的皮衣装扮。

  所以,牧师相信兰斯所说的,他的新娘是个酒鬼,婚礼举行到一半,突然跑掉,只为了喝酒,所以,找到她的他,只好带着她来这里继续举行未完的婚礼。

  “好了!她说愿意了。”见牧师迟迟没宣布最后的结果,兰斯不耐烦地催促着。

  “可是她只唔……”牧师还是有点良心的,因为,任谁也看得出这个火大到快要爆炸的新娘子,说的不会是“我愿意”。

  灰眸眯了下,心底低咒了声,该死的美国佬!这么循规蹈矩干嘛?

  他把肩上的新娘放下,没想到,才一放下她,她白纱裙下的脚就迅速抬起,往他的小腿踢来,他俐落地闪过,姿势有点狼狈,可是语声依旧低沉优雅。

  “你请等等!牧师。”

  兰斯一个矮身,闪过她又一个凌空飞踢,才从背后制住她,然后紧抓住她被手铐铐住的双手,逼她转身,同时紧贴在他的身侧,让她双腿不得不张开才能站稳,姿势暧昧地贴着他的下半身。

  他低声在她耳畔呢喃:“你可以选择说声愿意,当我的新娘,或是看我亲手毁了商祖悠!”

  “唔……”黑瞳睁大的喷出怒火瞪着他,但是,眼底却有一丝迟疑闪过。

  看到那丝迟疑,兰斯笑了,轻轻地撕去她嘴上的胶布。

  “说我愿意吧!我亲爱的。”

  “你……”

  美眸闪射着怒火,看着兰斯,才想说些愤恨激动的话时,突然,有丝在灰眸底下流转的情绪,打断了她狂乱的愤怒思绪。

  他在害怕?

  她愕然地看着近在眼前的兰斯。

  但是,他看起来依然镇定,也依然邪气得英俊逼人。

  是她看错了吧!

  兰斯怎么可能害怕?怕什么?怕她不嫁给他吗?

  为什么?

  “说我愿意。”兰斯低哑醇厚的嗓音诱惑着她。

  “为什……”

  她看着兰斯越来越近的脸庞,那双眼中的情绪,是她从来没见过的深浓,她说不出那是什么,但是,却让她有种错觉,好象……

  她窥见了他的灵魂。

  “说我愿意……”从没听过的哀求口吻,伴随着浓浓的热气,缓缓地在她耳畔响起。

  他竟然求她!?

  这一瞬间,姬艾华傻了。

  “我……”

  在她的大脑都还无法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话的时候,话已经脱口而出——

  “我愿意。”

  〓♀wwwnet♂〓〓♀wwwnet♂〓

  这就是他的报复!她知道。

  大眼滚着晶灿的泪水,可是她很有骨气地硬是眨下,不愿意在他面前示弱!

  新婚之夜,手铐还是在她手上耶!

  嘴巴从说完“我愿意”三个愚蠢到了极点,外带出卖自己一生的字眼后,她的嘴巴依然被封着胶布,也依然被铐在他身边,直到两人上了直升机,飞到纽约那个用来训练杀手的小岛上。

  一回到岛上,他立刻把她抓进房间里,丢在床上。

  没有解开她的手铐,也没有帮她撕开胶布,他只是从推车上倒了杯威士忌,然后坐在沙发椅上,一饮而尽。

  她躺在床上,动也不动。

  气氛,是僵凝着的。

  许久,低沉的声音才响起——

  “没有盛大的婚礼,你满意了?”

  坐在椅子上的兰斯,说话时的神情,没有鄙夷,却有着深深的疲惫。

  “今天放了上千宾客的鸽子,让我成了社交圈的笑柄,相信你也满意了吧?”

  姬艾华瞪着他,连“唔”的抗议声都拒绝再发出。

  “在那种破旧的小教堂里,披着跟人临时买来的白纱,你应该是非常满意了吧?”

  姬艾华看着他,想说话反驳,却苦于无法说话,索性撇开头。

  兰斯猛然从椅子上起身,跨前一步,走到床边。

  “看着我!听我说话。”

  他想扭过她的头,可没料到她颈子却硬得很,硬是不转头,他又不敢用蛮力,大掌往下一扯一拉,满腔的怒气转为撕破她身上那件临时跟人高价买来,实际上却破旧简陋的白纱。

  这一撕,露出她原本穿的紧身黑色皮衣。

  原本只是单纯发泄怒气的行为,但在见到眼前的景象后,兰斯倒抽了口气,顿时后悔了自己这冲动的举动。

  姬艾华终于回头了,她瞪大眼看着他的动作,眼里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地涌出。

  他本来只是想给她个教训而已,现在却……

  该死的!他想要她!他的身体那前所未有的强大渴望,正在蠢蠢欲动着。

  “这太离谱了!”他猛然一喝。

  姬艾华眨眨眼,有些受到惊吓地看着他。

  “我可不是为了要跟你上床才娶你的,我是……”兰斯走到窗边,瞪着窗外清凉的夜色,“我只是……”

  只是什么?他要她!该死的他明明就要她!就算先前再怎么不愿意承认,可是在这一刻,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是想要她的!

  在他身后的姬艾华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什么,她只知道,趁着兰斯心神混乱的时候,她才有机会脱逃。

  而现在,兰斯正对着窗外发呆,她不趁现在摆脱手上的禁锢,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不到一分钟,她用藏在皮衣里,早就准备好的小工具,解开了那个普通的手铐。

  一等双手自由,她立刻撕掉嘴上的胶布。

  撕裂声,不!早在之前的开锁声就惊动了兰斯,只是,他没有回头。

  但是,胶布撕裂声这么大,姬艾华也不曾遮掩,显然她是正准备跟他硬碰硬。

  不知道为什么,兰斯的心底,竟然有丝恐慌,不想去面对这样的场面。

  “你这个该死的恶魔!”

  姬艾华扑了上来,攀上他的背,用脚夹住他的腰际,抬起手来就对着他的肩膀跟头部一阵狂乱猛打。

  而破天荒的,一向轻易就可以制住她的兰斯,竟然没有动,只是依然看着窗外,直到这阵狂打猛击过去。

  打完了,带着连自己也不知道的狂猛心跳,她气喘吁吁地半站半趴在蓝斯宽大的背上。

  她的胸部,紧贴着他的背,在她喘着气的同时,他全身都敏感了起来……

  “你……你为什么要这样毁了我……呜……”

  “嫁给我是毁了你吗?”兰斯的口吻里,有着一丝掩不住的心痛。

  “你又不是真的想娶我!”姬艾华怒吼,“你只是想毁掉我!因为我太像那个东方公主的关系!”

  兰斯深深一震,因为她提到了他的童年。

  “是谁说我想毁了你?”他缓缓回身,声音好低好沉,还带着她完全不解的压抑。

  “什么谁啦?”

  姬艾华猛吼着他,她的双眼盈泪,下半身还拖着破旧的婚纱,看来虽然狼狈万分,却依然美得动人。

  “你真的想知道东方公主在我心里的位置?”

  那双灰眸因为往事,阴暗得吓人,像是即将刮起大风雪之前的恐怖黯云。

  “我不想知道!我只要……要……”要知道他娶她是因为他爱她,而不是因为那个什么鬼东方公主。

  忍不住心情一激动,她抡起拳头,又捶向兰斯。

  只是这一次,兰斯没有站着让她打,反而轻轻一抓,便精准无比地扣住她的手腕。

  他缓缓地将她拉向他,贴近他。

  “你要什么?告诉我……”

  “我只是要……”

  要自由吗?不久前,以为自己就要有自由的她,并不快乐啊!

  “没关系!等你想起来,再告诉我吧!现在……”

  兰斯低头,灰眸里盛满着连自己也不知道的爱怜深情,他轻轻地勾起那巧润的小下巴,凝着她那红艳欲滴的双唇,缓缓俯身——

  “嗯……”

  看着兰斯那一脸阴暗与欲望交织而成的神情,她迷惑了,迷惑在他的眼中,迷惑在……

  连自己也不曾发现的深深痴恋中。

  〓♀wwwnet♂〓〓♀wwwnet♂〓

  清晨来临——

  这是第一次,姬艾华这么肆无忌惮地看着兰斯的脸庞。

  她的身体酸痛,心底却不觉得有任何的屈辱,只有甜蜜……

  她看着兰斯那沉睡的容颜,不像要毁掉她的恶魔,反而像等待被吻醒的王子。

  她,真的爱他啊!

  昨晚刚离开时的那种失落感,她现在终于了解。

  可是他呢?

  他到底……

  “嗯……”

  小小的一声轻叹,从兰斯那性感的双唇逸出。

  他要醒了!

  这错愕的想法第一个袭向姬艾华,随即,她想起自己该做的事情。

  迅速地翻身下床,捞向自己昨晚被一下就丢开的皮衣,她翻出小刀,才回身,“呃……”

  她瞪着眼前那抵着她额头的冰冷枪管。

  “现在才想到要对付我?”兰斯笑着,“早在昨晚,你累瘫时,就该提醒自己的。我的小艾华!”

  姬艾华瞪着他,突然,发现他一丝不挂。

  俏脸蛋迅速变红,黑圆的水眸往旁边瞥开,“我只是……先放你一马,对!我只是要先放你一马而已。”

  “放我一马?哼!”看着姬艾华裸着那性感的身体,蹲坐在床边的模样,兰斯的眼瞳又黯了下来。

  “你知道吗?我如果真的想毁了你,实在是太容易了。”

  他从没想过,自己昨天竟然会差点杀了一个几乎可以算是无辜的男人,毕竟那个叫做杰森的,只是效忠德斯岛皇室而已。

  “……”

  听到他那沉重的语气,姬艾华不自觉地一回头,又看到他裸露的身体,她慌忙地再把视线-开。

  “反正嫁都嫁了,毁也毁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

  “那你就错了!”

  兰斯突然倾身靠近她,抽走她手上那把锋利的小刀,然后拉住她的手腕,猛然一提——

  “啊!”被兰斯抓到大腿上的姬艾华,吓得倒抽一口气。

  这么……这么暧昧的……姿势……

  “我的小艾华!我才舍不得毁掉你……”

  “你!”姬艾华蓦地羞红了脸,感觉到他的欲望正在蠢蠢欲动,“你又要!?”

  “当然!留着你对我好处多多啊!”兰斯皮皮的一笑,扣住她的后脑勺,猛然就攫住了她的唇。

  “啊……唔……嗯……”姬艾华根本就来不及反抗。

  在被吻得七荤八素的同时,她也困惑了,到底……兰斯是在想什么!?

  〓♀wwwnet♂〓〓♀wwwnet♂〓

  七个小时后,兰斯把她一个人丢在岛上,就回到纽约去处理婚礼的善后事宜。

  他甚至还派人看管着岛的四周,以防止她逃脱,更说除非她乖乖的,否则就准备一辈子待在岛上。

  说真的!他的作法实在是多余了。

  因为现在的她,根本没力气逃脱!

  一想到上午,原本只是贪恋地多看沉睡中的兰斯两眼,没想到,竟然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他累翻她了,虽然不再疼痛,有的是更多的甜蜜,还有疯狂的迷乱,可是,清醒后,她却只是更深沉的厌恶自己。

  没想到一直不屑男女情事的自己,竟然会这么喜欢这档子事?

  不不不!她羞红着脸,猛摇头。

  她才不是喜欢呢!她是逼不得已……逼不得已沦陷在那恶魔的手中的。

  这样下去,怎么行呢?

  不行!她姬艾华怎么能这样任他欺负下去呢?

  绝对不行!

  她不会让他称心如意的这样掌控她,然后有机会毁掉她!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起码,她得知道,他过去跟那个东方公主,到底有什么渊源。

  而这一点,她唯一能问的,似乎只有……

  那个讨厌的女人了!

  〓♀wwwnet♂〓〓♀wwwnet♂〓

  没想到,当她还在苦思要脱离这个小岛的方法时,商祖悠却在四个小时后,被人用直升机送了过来。

  一问之下,她才知道,原来兰斯为了她,跟德斯岛皇室起了大冲突,现在就是故意不要让商祖悠回去,好解决他跟德斯岛之间的冲突。

  听完之后,姬艾华神情凝重。

  她没想到,兰斯竟然会为了她,而这样不惜跟德斯岛皇室作对,难怪兰斯能追到她。

  “他……没有伤害到你吧?”

  “没有!我用迷香用过头了,他还救了我一命,只是……他请我留下来陪你几天,但是我担心,他现在不让我回去,反而会制造跟皇室之间更大的冲突。”

  “我……我去叫他送你回去。”

  她不想让兰斯得罪更多人。

  “没关系!”

  祖悠拦住她,还对她眨了下凤眸。

  “我也想休息一下啊!有这机会不是刚好。”

  “祖悠……”

  看着商祖悠那隐约透着沉重,却故作轻快的笑容,姬艾华只觉得心里好抱歉。

  “没关系。对了!你刚才本来要跟我说什么?你说想怎样来对抗兰斯?”

  “喔!就是啊……”

  商祖悠都这样说了,姬艾华当然也不能说什么,而一说到她想探听的事情,姬艾华的精神立刻就来了,她开始对商祖悠说那个关于东方公主的事情。

  “什么东方公主?那是什么?”

  “就是一种洋娃娃啊!听说是很古老的型,跟我长得很像!你可以帮我找到那个女伯爵问问看吗?”

  “你是说安莉-荷缇-尼古拉斯?那个兰斯跟他父亲的情……”有点心不在焉的商祖悠,不小心就把秘密说出口。

  “啊……什么情?情什么?”姬艾华讶然地看着商祖悠,商祖悠的眼神则有丝回避。

  “你瞒着我……那女伯爵是……”

  看到姬艾华这样,商祖悠也无法隐瞒下去,就算她发誓过不说。

  轻叹口气,她道:“我是听尼奥说的。那个女伯爵过去曾是他父亲的情妇,后来,他父亲死后,那女伯爵就跟了兰斯,说起来,他们也算是认识了几十年了吧。”

  “是……”说不上来心底那夹杂着震惊跟彷徨的感觉是什么,姬艾华只是愣愣地看着商祖悠,“是这样的吗?”

  “嗯!你真的要找她问吗?照你这样说来,如果是发生在兰斯小时候的事情,那女伯爵应该会知道,要我帮你跟她牵线见面,当然没问题!但是,我伯……”

  “怕什么?”

  “怕她会对你不利!”

  “对我不利?”

  “嗯。她毕竟是个女人,也在兰斯身上花了这么多心血,结果兰斯却娶了你,她一定很不甘心。”商祖悠推论道。

  这一听,姬艾华立刻驳斥:“我才不怕她!有什么好怕的?我可是……”

  “可是什么?兰斯的正牌妻子,是吗?”商祖悠眼角含笑地看着她。

  姬艾华粉嫩的俏脸一红,“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说的也是!”见她不承认,商祖悠点点头,“现在很多情妇都比妻子嚣张。”

  “她敢?我没允许,谁也别想碰兰斯。”

  “咦?”商祖悠故作讶异地看着姬艾华。

  “咦什么?”姬艾华不解。

  “我以为你要去找那个女人,是因为你想离开兰斯。可是……现在听起来,你却像个标准的妻子,你如果真的喜欢兰斯,为什么要离开他呢?”

  “我……”

  “兰斯为了你,不惜得罪有多年交情的德斯岛皇室,你真的认为,他这么大费周章的,就是想毁掉你吗?”商祖悠套用着之前姬艾华的说词。

  “祖悠!我……但是他亲口说,想毁掉我……”

  “真是他亲口对你说的?”祖悠皱起眉头。

  她所遇见的兰斯,也许冷酷沉静,却怎么也不像是姬艾华口中所说那样的人。

  “他……”姬艾华努力地回想,却想不出来他真的有自己说出口,一直以来,好象都是她在说而已,想了老半天,她只好放弃,换个说法,“他没有否认过!”

  “老天!”商祖悠一拍额头,“你这小公主还真是任性得可以。”

  “祖悠!”姬艾华抗议。

  “好好!不管怎么说,你答应我,你反正都已经嫁了,虽然过程有点难看,但是……拜托你!先不要去故意惹恼兰斯,我想……可能要一个月左右吧!等到兰斯跟德斯岛皇室的关系比较没这么僵后,我一定会立刻帮你安排跟女伯爵见面,好吗?”

  商祖悠也很伤脑筋啊!

  兰斯跟亚力斯在这次逃脱行动中,已经从好友变成仇人。现在,她当然不想姬艾华冒险再去惹恼兰斯。

  她不希望德斯岛跟兰斯的关系弄得更僵啊,就算是帮助姬艾华也不行!

  而姬艾华当然也懂商祖悠说的,于是她点点头。

  要先暂时当个乖乖的小妻子吗?

  那应该不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