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荒原上的阳光何顿奇中之奇克拉伦斯·克兰德就爱吃醋安彤太平洋探戈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高傲小公主 > 第十章

  一个月后——

  他偏头看着她,阳光穿透树叶,在她身上、脸庞,洒下金色辉芒,她看起来,就像个女神,充满了秘密光芒的女神。

  她……绝对有事情瞒着他,否则怎么可能这一个月以来都这么乖?一点也不像原来那个高傲任性的姬艾华。

  可是,这样的她对他来说,却也更神秘,更具有挑战性。

  忍不住地,他大手一揽,瞬间将她搂进怀中,狠狠地就给她一个缠绵深柔的长吻。

  “啊!唔……”

  三分钟后,她气喘吁吁的推开他。

  “你……”

  她瞪大了眼睛,就算过了快一个月,还是难以适应他这种三不五时的偷袭。

  “怎样?”

  看着她那俏嫩的双颊透着羞涩的红润,双唇因为亲吻而肿胀,兰斯轻笑。

  唯有这种时候,她那乖巧的假面具才会略微撤下。

  “没……没怎样!”

  姬艾华才想抗议,可是当她看向兰斯时,她发现,他的神情看起来镇定不已,难道说,只有她一个人才有那种浑身要焚烧起来的感觉吗?

  那个吻,让她几乎以为他是在爱抚她……

  可仔细想想,他的手除了在她的腰后把她搂紧外,似乎是没做其它的事。

  丢脸哪!她怎么会以为那感觉是做爱的前奏呢?

  再说,现在不但是大白天,而且是在德斯岛的都会公园里,他总不可能……

  “真的没有?”

  “对啦!”心不甘情不愿地回了两字后,她快速地走向前方,几乎要为自己的反应感到羞耻万分。

  今天,是她跟商祖悠约好要见面的日子。

  所以,她特地准备了不少好吃的东西,拐了刚好来德斯岛皇室作第三次谈判的兰斯来这里,陪她野餐。

  当然,她主要的目的是要甩掉兰斯。

  这里这么大,就算旁边那四、五个美其名是兰斯的保镳,实际上却是她专属的跟监者,一个比一个还要强悍,也不可能拦得住她。

  要在这个公园里消失,对她来说,不是难事!

  更别提祖悠也帮她准备好了逃走的路线图——这公园下方有着旧时的废矿坑,是个有趣而危险的迷宫。

  而那几乎是销声匿迹许久的女伯爵,此刻正飞往德斯岛,准备跟她见面。

  因为一切都有了计画,她很快就能了解兰斯的弱点,然后……

  不!先不要去想离开他后,她一个人会多孤单,她应该先奋斗,逃脱兰斯对她的掌控才行!

  “你怎么了?一下摇头,一下点头的。”

  兰斯的声音来到身后,让她吓了跳,随即又强自镇定,摆出可爱的笑脸。

  “没啊!来,你铺毯子,我来准备野餐盒。”

  兰斯一扬头,原本要挥手叫旁边那几个跟着的家伙上前,岂料,姬艾华抓住了他的手。

  “嗯?”

  “野餐是我亲手准备的,你铺一下毯子会怎样?”她当然不愿意其它的家伙接近他们,这样等下要搞定兰斯,难度就会增加。

  “啊……是的,老婆。”

  姬艾华都这么说了,他还能怎么样?

  而当那碗热气腾腾的酥皮海鲜浓汤,被精美的餐具盘盛装着,捧到他面前时,他本来还不觉得怎么样,可是,当他抬眼,一看到姬艾华那一脸在艳阳下绽放着璀璨光芒的笑容时……

  那几乎可媲美动物直觉的天生警觉心,顿时升起。

  这一切……实在是太诡异了。

  从那场对女人来说,可以算是个有点污辱的婚礼后,她表现得莫名的乖巧时,他就不太适应了,更何况,印象中,这么多年来,他从没见过她如此和善的笑容。

  “这也是……你做的?”

  “是啊!喝喝看!”她殷勤地把餐盘放在他的大腿上,然后拿起叉子,卷了一大块酥香的面皮,泡进浓稠的汤里,然后捞起来送到他嘴边。

  “……”

  薄唇是紧闭的,兰斯向来不习惯让别有所图的女人喂食。

  见他这样,姬艾华的眼里闪过一丝怒意,但却依然堆起一脸亲切柔美的笑容。

  “来嘛!嘴巴张开,这汤要趁热喝。”

  兰斯的灰眸透着审慎的光芒看着姬艾华,然后,慢慢地下移,看向那碗汤。

  “嗯!边边烤的有点焦,我想我下次会进步。”

  见他看得仔细,姬艾华所幸自己招了。

  “没想到……你会做这个。”

  “当然!”

  “我不是有帮你请管家跟厨师吗?”两个人还都是一级的保镳。

  “嗯哼!所以-!这是我跟厨师学做的。你到底要不要喝呀?这是人家的一片好心呢!”

  “人家?好心?”浓眉扬起,憋出那想狂笑的嘴角,他从没听过她用这种小女人的口吻说话,“好吧!说实话吧!”

  “嗯?什么实话?”卷翘长睫下的黑瞳眨了眨,美丽的小脸蛋甚是无辜。

  “里面是农药还是砒霜?”

  “啊?”灿亮的美眸里闪着明显的失望与受伤。

  “你以为我想毒杀你?”就算要,也不会用这么简单的东西好不好?

  “难不成是迷药?你没管道拿那个东西的。”兰斯斜眼睨她。

  过去的这一个月以来,他几乎都在她身边;没在她身边时,也随时随地有五、六个保镳会轮流跟在她身旁。

  而且那个商祖悠也答应过,她再也不会帮助姬艾华逃走。

  那现在……姬艾华这种明显有企图的表现,为的又是什么?

  “你太过分了!竟然怀疑我。好!就算我下药,我走得了吗?光天化日之下,又这么多人在监视我……你……好!我苦心做出来的汤,你喝都不喝一口就怀疑我,太过分啦!”

  美丽的樱唇一瘪,姬艾华哭吼着说完,随即站起身,往前跑到了湖边。

  兰斯瞪着她的背影。

  老天!这个人是姬艾华吗?

  真不可思议!

  “喝不喝?”

  见他没反应,还一脸看戏的表情,姬艾华不高兴地回头,眼底水光闪烁地瞪着他道:

  “你不喝就表示你本来就没有诚意,连自己的妻子都要怀疑,你还能信任谁?”

  “……”

  兰斯难得地哑口无言。

  这该死的小女人,明明就有企图,还给他装得这么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他低头看了那碗汤一眼,摇摇头,轻叹……

  好吧!

  就算躺一下,她也不能做什么怪吧!

  手在背后悄悄地打了个手势,要四周的保镳注意着姬艾华的行踪,然后,他瞪着那碗汤,生平第一次,明明知道有陷阱,却还是往陷阱里跳下去……

  〓♀wwwnet♂〓〓♀wwwnet♂〓

  “祖悠……”

  姬艾华作梦也没想到,在闹烘烘的机场里,等着她的,竟然会是这一幕。

  她看到商祖悠走在女伯爵安莉的前方,可是,那姿态并不自然,两人之间的距离太近,而且,那女伯爵的皮包里显然有枪对着商祖悠。

  她有生命危险!

  姬艾华立刻发现这一点。

  黑色墨镜下那双漂亮的美眸左顾右盼,很快地发现附近某个男人身上的东西可用,她很快地假装走路不小心撞了过去。

  “小心走路嘿!”在那人用义大利文不高兴地叫嚣出来时,姬艾华已经摸到了他放在口袋中的小酒瓶。

  她打开酒瓶,滴了几滴在身上那件拿来掩护自己模样的大风衣上,顿时,她闻起来的味道就像个刚泡过酒缸的人。

  然后,她故意歪歪斜斜地走向商祖悠。

  “啊!”商祖悠突然被人撞倒,轻叫一声跌坐在地板上。

  “祖悠!”艾华连忙低声地在她耳旁叫着。

  “呃?你……艾……”

  跌坐在地上的商祖悠,先是错愕地看着那突然撞倒自己的东方男人,随即会意这男人是姬艾华假扮的。

  她现在穿著大件牛仔裤跟宽T恤,外面还套了件大风衣,甚王故意绑胸,并把眉毛画的下垂,戴着黑色墨镜,脸上还画上痣和雀斑,貌似普通的东方男人。

  “嘘!别说话,假装要站起来又摔倒。”姬艾华迅速地道。

  “快走开!你这个醉汉!”一旁的女伯爵安莉已经不耐烦。

  安莉没意识到商祖悠跟那个醉汉认识,她只是用皮包挥了挥,那看不见的枪管威胁还在。

  姬艾华故意用着粗厚的嗓音道:“对不起!小姐!对不起……”

  她跌跌撞撞地站起身,还伸手拉了商祖悠一把。

  “你快走开!”安莉有点紧张了,因为她的枪指不到商祖悠,被那个看似醉汉的瘦小男人挡住了。

  “好好!不要这么凶……啊!”

  姬艾华假装扶起商祖悠,却又故意一个踉舱,身子不小心地往前。

  这一往前,商祖悠又跌坐下去,而姬艾华借着推商祖悠,反而让身子往后撞向安莉。

  “啊!”

  安莉惊叫,眼看姬艾华就要拿到她手上的皮包……

  突然……

  “安莉!”

  一个浑厚而又熟悉的声音响起,叫姬艾华一阵错愣,失去了最好的夺枪时机。

  “你这该死的醉汉!兰斯!帮帮我……这人好讨厌喔!”

  安莉一见是兰斯到来,连忙抓着兰斯的手臂,整个人贴了上去。

  商祖悠跌坐在地上,错愕地看着这一幕。

  “这东方人怎么了?”兰斯问,低沉的声音还带着不该有的沙哑。

  没办法!因为刚才才因为那种强力的安眠药而猛吐过。

  他看着那个瘦小的东方男人,眼底闪过一丝精光,但是,对着安莉的安抚微笑却显得温柔万分。

  可恶!

  看到这一幕,姬艾华眯了眯眼,站好身子,她胸口醋水狂涌。

  这对好夫淫妇在这么多人在看的机场也不避嫌,真可恶!

  “他喝醉了,乱撞人,恶心死了!”

  “是吗?别理他,你怎么会来德斯岛啊?”

  “我是来……”

  “她身上有枪。”

  商祖悠见状,连忙大喊。

  德斯岛的治安良好,机场是禁止带枪枝的,连警卫都只有强力麻醉枪而已。

  “什么?我才没有……”

  安莉见状,连忙想反驳,可是,兰斯却在同一时间开了口。

  “别乱说话,污辱这位南斯拉夫的女伯爵啊!祖悠小姐。”

  “什么……”

  商祖悠本人还没反应,一旁的东方醉汉倒是不可思议地用女人的声音大叫了起来。

  “你这该死的男人,这种时候还护着你的情妇?她刚才拿着枪胁迫商祖悠,这是我亲眼见到的。”

  “是吗?”兰斯笑笑,“先生……你是哪位?”

  “你……”姬艾华气得扯下自己的假面具,“竟然连我都不认得……”

  “啊!原来是我亲爱的老婆啊!”兰斯语带讥讽地说。

  姬艾华脸一红,可是,一旁的安莉那原本亲密地偎在兰斯身畔的娇柔神情,却愀然变色。

  她没想到那个看似醉汉的人,会是姬艾华,顿时,昂贵的皮包被她丢在地上,闪闪发亮的纯银枪管,则在她手中耀眼生辉。

  “可恶!你是故意的,你跟这女人还是有一腿,所以才袒护……呃……”

  姬艾华对着兰斯的怒气发到一半,却发不下去了,因为,她再生气,多年来的训练,也让她了解到,一个在枪管下的人,是没资格发脾气的。

  “你们是联合起来要我的。”安莉气愤地大吼,拿枪指着姬艾华的头。

  违禁品的出现,顿时引起周遭人的注意,机场顿时一片骚动。

  “安莉!”兰斯沉声怒喝。

  他跟安莉交往了十多年,她向来就不是这么不理智的人。

  虽然说这一个多月来他都躲着安莉,几次的通话中,隐约可以感觉到她的不满,可他却没想到安莉竟然会不满到这种地步。

  “不要叫我!你这个叛徒,亏我花了这么多年的心血在你这杂种身上,你却还是去娶了一个跟你妈一样恶心的黄鬼,甚至还这样对我!?”

  “安莉!放下枪!”兰斯又道。

  这次,声音里,更是笼罩着寒霜,带着叫人心惊胆跳的怒意。

  “放下枪?好啊,等我先杀了这个小黄鬼!美丽又怎样?像那个该死的东方公主又怎样?她才没资格拥有你。”

  她本来就没打算来告诉姬艾华,关于东方公主的事情,她是纯心来复仇的。

  “只要我爱她,她就有这个资格。”兰斯沉声道。

  “什么!?”

  这两个字是发自安莉跟姬艾华口中的。

  错愕的两双美眸里,一双写满惊喜,另一双则写满恨意。

  “我不要!”安莉像是发了狂似的怒吼,美丽的脸庞变得狰狞,枪管的方向顿时朝向兰斯。

  “你不准爱她!不准!你这辈子唯一该爱的人只有我!”

  “抱歉!爱情这种事我也没办法控制。”

  “胡说八道!告诉我,你是说谎的,你其实是爱我的,对不对?对不对?”安莉的神情处于发狂跟崩溃边缘,扣着扳机的手指已经在颤抖。

  “照理说,我在枪管下不会说实话,但是,这次,很可惜……”

  在一旁听着兰斯的话语,姬艾华美丽的眸子闪着无法压抑的水光,可是,一双眼依然紧盯着安莉的动作,眼看安莉就要扔下扳机——

  她慌忙大叫,猛然扑向前,这一扑,没想到,身后却跟着传来三声枪响,一声,是安莉发出的,因为枪管被她一撞,射偏了。

  接着两声枪响,是机场里警卫用的强力麻醉枪声响。

  枪响过后,机场里的尖叫声四起。

  姬艾华愕然地看着兰斯,只见他那套深蓝色的西装上,满是血迹。

  她阻止不及,还是害死了他!?

  “不!兰斯!别……不要!”

  姬艾华的心底,只剩满满的恐惧感,随着兰斯那逐渐瘫软的身躯,她跟着他一起倒坐向地面,双手紧抱着他,拚命地想要压住他那血流如注的腹部。

  “不……别这样……别这样……”

  上苍怎么能在这时候叫她的世界崩溃?

  前几秒,她才听到兰斯说爱她,现在,竟然要逼着她失去她的爱?

  〓♀wwwnet♂〓〓♀wwwnet♂〓

  隔日,风光明媚,在德斯岛皇室专属的皇宫里,某个专门用来接待总统的贵宾房,此刻正放满了医疗器材。

  虽然兰斯的生命无虞,可是,姬艾华的心情却灰暗得不像话,因为造成这次事件的人,就是她。

  “我真没用……没用……好没用……竟然害你受伤了……”

  姬艾华忍不住掩面,遮去自己狂泛而出的泪水。

  她怎能害得自己生命里这最重要的两个人,接连的受伤呢?

  她真是太差劲了。

  “别哭了!”

  兰斯揉揉她的发,大手轻轻地一揽,将她揽进怀中。

  “这是意外,不是你的错!”

  很好的意外!

  他沉着表情,心底却在想,不然,这伤还受得真不值得!

  这小公主过往所受的训练不知道都受到哪里去了?

  她以为他躲不过这种子弹吗?

  呵……这样也好!

  因为,这表示,姬艾华就算自己不愿意承认对他的情感与在乎,但实际上,她还是会为了他而忘记一切的。

  “不!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想要知道东方公主的事……才会书到商祖悠……又让你受伤……都是我……呜……”

  这个时候,偎在兰斯健壮宽阔的胸膛前,姬艾华已经忘记了任何的遮掩与瞒骗,她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

  “傻瓜……”兰斯静静地抱着她,嘴角噙着笑意,因为他知道,这一刻,她的脆弱与依赖,将会是永远的。

  “我……对!我是傻瓜……”姬艾华终于忍不住认输了,“我明明这么爱你,却老是骗自己要赢过你……我真蠢!蠢毙了!”

  “你爱我?呵……对了!你不是想知道关于东方公主的事情吗?”

  兰斯单手拥着她,空出一只手,在床旁翻找了下。

  “嗯!没关系,不知道也无所……”

  “谓”字还没出口,她就看到有本泛黄的、看似价值不菲的日记本被塞在自己的手里。

  “这是……”

  她不解地抬头看着兰斯,兰斯眼里盛满着温柔,跟一丝隐约的伤痛。

  “这里面有东方公主的秘密,还有……为什么那时安莉会在机场叫我杂种的原因。”

  “我不在乎那些了!”

  她看到他眼底的伤痛,心也跟着揪了起来。

  “我知道你不在乎,但是……身为我唯一的妻子,我希望你知道。我无法阻止安莉知道我的过去,因为,在她还是我父亲的情妇时,就一直在注意我,但是现在,我希望你能知道所有关于我的过……唔!?”

  生平第一次,兰斯错愕的睁大眼。

  作梦也没想到,她竟然会这样主动的吻他,他心满意足地闭上眼享受这难得的温柔……

  〓♀wwwnet♂〓〓♀wwwnet♂〓

  看完那本日记,姬艾华的心情沉重到难以言喻。

  不敢相信!竟然会有这种事……

  可怜的兰斯,难怪他对待那些亲戚时会如此的邪恶无情。要是今天被这样养大的人是她,她恐怕会更邪恶上数分吧?

  这本日记,是兰斯的父亲写的。

  严格来说,兰斯的父亲其实是个更邪恶的男人。

  他在中国,将兰斯的母亲从她的丈夫身边夺走后,带到了欧洲,让兰斯的母亲怀了孕。

  兰斯的母亲在怀孕后,就以死相逼,不让他碰。

  为此,兰斯的父亲深觉受辱,也因而讨厌起这个有东方血统的儿子。

  难怪,她总觉得他的容貌不是完全地像外国人。

  而且,兰斯的父亲甚至说他不该继承爵位。

  而他的母亲,因为思念前任的丈夫,也从来不在意他,将刚出生的他丢在一边,只爱那个自己跨洋带来、前任丈夫所送的东方公主。

  为此,一直在保母照顾下的兰斯受不了了,在七岁时,亲手毁了那个娃娃。

  但是,没想到,在他毁了那个娃娃以后,并没有如愿地得到母亲的关注,相反的,他母亲在那娃娃破碎之后,就疯了。

  在他让他的母亲疯掉了之后,他的父亲就更加恨他了。

  为了折磨他,他的父亲在他十二岁时,便送他进南美最残酷的军事部队,美其名是想训练他,实际上,却是想折磨他,还派人埋伏在军中,藉机杀害他,但是,每次都失败了!

  后来,他甚至逼兰斯以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年纪——十六岁,就去参与著名的非洲战事。

  他的父亲希望兰斯会就此死在战场上,这样他就可以保住家族名誉。

  但他没想到,兰斯却咬牙度过了一切,甚至还得了荣誉勋章回来。

  然后,在半年后,他进了贵族学校就读。第一年,他不但在所有的学科上都获得高分,甚至还得到欧洲高中组西洋剑的总冠军。

  也就是靠着那几年的历练,他才能在后来迅速地成立了那个黑暗组织。

  而他摆明了要用这个黑暗组织所能掌控的一切,来赶走父亲其它的儿子,夺得父亲最在意的伯爵继承权。

  为此,他父亲气到心脏病发,却依然拿他莫可奈何。

  所以,一直到日记的最后一页,他父亲写的依然是对他的恨……

  他恨他这儿子夺走了他的一切,甚至最后连他其它的儿子及亲戚的事业都不放过!

  在兰斯父亲的眼中看来,兰斯简直就是个从地狱里出来,专门来找他复仇的恶魔,他后悔没在他还是个婴儿时就毁了他。

  这样的父亲真恶劣!

  害得年幼的他,甚至连想要一点点的爱都没有,只能用毁灭娃娃这种变相的方式,来夺得母亲的注意……

  娃娃……

  毁灭娃娃……

  这念头在姬艾华的脑海中流转着。

  她愕然抬头,看向兰斯。

  兰斯知道她看到了最后一页,点点头。

  “问吧!”

  他大概能猜到她想问什么。

  “你……会像当年毁掉那娃娃一样的……想毁掉我吗?”

  毕竟,她跟那东方娃娃长得这么像……

  越想,水盈的黑眸就越是黯然。

  看着她那模样,坐在床上的兰斯摇摇头,深深地叹口气,拉住她的手。

  “说真的!这件事……我……我本来不愿意承认……”

  “咦……”姬艾华诧异地拾起头,从床旁边的椅子上站起来,看着他。

  “一开始,我告诉母亲,我讨厌那个娃娃,也真的想拿来打破!可是,在第一次摸到那娃娃时,我就迷恋上了她的美丽。

  我喜欢她!所以……其实……我是偷玩她,偷玩过好几次后,有一次不小心打破的。”

  “啊?”

  “只是,我都让别人以为我讨厌那个娃娃……母亲会因此而疯掉,我是连作梦都想不到!”

  “兰斯!”

  姬艾华忍不住上前将他紧紧地拥在胸前。

  “那不是你的错,绝不是!”

  “我知道。”虽然恋恋不舍她那柔软的胸部摩擦着脸庞的感觉,可是,有些事还是得解释清楚,所以兰斯抬起头来看着她。

  “所以……当我第一次看到你时,我只是想珍惜你,想弥补那次失手打碎东方公主的歉意。”

  “啊……”怎么……从一开始就跟她想的完全相反!?

  “但后来,我发现……比起那个娃娃,我对你更是爱上数万倍……”

  看着她那精致美丽的脸蛋,露出了一脸目瞪口呆的蠢样,他柔情地抚摸上她那有些乱的黑色长发。

  这头发,从他不准她剪后,就没有停止留长过,这一点,不知道她自己有没有发现?

  “我从来没想毁过你……所以,从今以后,不要做那种甜的迷汤给我喝好吗?”

  “喔……”

  呆呆的,姬艾华还是没有办法消化掉刚才兰斯所说的那些话。

  她任由他拉着,整个人跌进他的怀里。

  他说什么?他一开始就爱她?喜欢她?

  可是,怎么她感觉到的都不像呢?

  心底、脑里、身体中,有一股满满的、狂然的情感在冲撞着她、激荡着她,让她再也忍不住……

  “兰斯!”

  “嗯?”

  “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做甜的迷汤?”兰斯挑眉,有点好笑地看着她。

  从没看过姬艾华的脸上有着现在这样可爱的神情,这一天,实在是太值得纪念了。

  “不!是我从没跟你说过……”

  “说什么?”

  “我从很久以前就爱上你了,只是我都不愿意承认而已。”

  “真的吗?”兰斯有点惊喜的看着她。

  从一个高傲小公主口中听到这种话,可不容易。

  “嗯!是真的,从那次的圣诞节……”

  是啊!

  其实在那次的恶梦里,她就发现了——

  原来,光是思念,就可以叫一个人不知不觉地爱上另外一个人……

  编注:欲知黑翊与任小瑷的精采情事,请翻阅草莓系列035“教养小情人系列”三之一《叛逆小养女》。

  请继续锁定“教养小情人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