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风的旱冰鞋安房直子吻上变色龙楼采凝飘渺之旅萧潜淘气公主求爱记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黑脸丑姑娘 > 第三章

  一日午后,宋迟冬正站在自己的院落中,望着树上的枝叶沉思时,宋临秋悄悄走了进来。

  “大哥。”他脸上仍有着一贯的浅笑。

  “有事?”宋迟冬回过头,面无表情的问。

  “嗯,四弟和余弟准备了个“礼物”要送给大哥。”宋临秋开口,带笑的脸孔上有种极不自然的尴尬神情。不知道说了后,他会不会被大哥轰出去?被轰出去还好,就怕会像五年前,四弟把余弟踹进水池里,害余弟险些淹死,那一次,四弟被大哥打得躺在床上,十几天下不了床。

  “什么礼物?”宋迟冬依然没有什么表情,迳自走回屋里,顺手从桌上拿来一本帐册。

  “女人。”宋临秋跟着进屋,认命的把话说出口。

  一个女人,活生生的女人,是让四弟和余弟半哄半诱着进入人间堡的。

  “我说过了,我不要一看见我就尖叫昏倒的女人,也不要江湖女贼、青楼妓女,教他们立刻把人弄走。”宋迟冬冷冷望向宋临秋“眼,便低头继续翻帐册。

  “不,这次的女人不会尖叫昏倒。她不是江湖中人,也不是青楼女子,是普通的姑娘,而且还签了卖身契,捺了手印。”宋临秋僵硬的陪笑,勉强把话说完。

  待会儿若侥幸能直着走出这里,他铁定那两个偷溜出去揽了麻烦回堡,然后就躲进勤夜楼避难的家伙打成猪头。

  “还签下卖身契?你们几个这次是在搞什么鬼?马上把卖身契烧了,将人送走。我宋迟冬没那么不济事,需要用这种方式娶妻。”宋迟冬回头,眯起眼,向来沉静的面容多了愠怒。

  这究竟是哪个蠢蛋的主意?让他知道,非得先扒他一层皮!竟然这样胡搞,当他是青楼买姑娘,还要对方签卖身契?

  “大概没办法!他们都进了人间堡,现在已经安顿下来,而且酒叔也已经答应她,要替她找大夫……”

  宋临秋还没说完,宋迟冬已不耐烦的开口截断他的话。

  “她们?那两个蠢家伙这次找来了几个不怕死的姑娘?还要酒叔去找大夫,难不成已经等着见那些女人再次吓得昏过去?”宋迟冬走到窗边坐下,只觉自己乌云罩顶。

  这样的日子到底何时才能结束?这几个笨蛋弟弟,什么时候才愿意放弃替他寻妻的蠢念头?

  “不,大哥你误会了!这次四弟他们只找了一个姑娘,只是对方带了两个弟弟……”宋临秋偷望他一眼,心里有些忐忑。

  不晓得这次四弟是拍了马屁或是捋了虎须?他只知道自己和那两个笨蛋的皮都准备绷紧点。

  “两个弟弟?”宋迟冬总算抬头拿正眼看他。

  一个荒唐的想法忽然浮现脑海。

  他还记得七天前他在市集遇见的姑娘,她刚好就有两个弟弟。

  “嗯,年纪十岁的双生子。”宋临秋陪笑道,假装没看见大哥忽然变得阴沉的神情。

  “他们的脸不会刚好都黑得像戏台上的包大人,一个脸上有疤,另一个还病得赢弱?”宋迟冬扔下帐册起身,一步步朝宋临秋走去。

  “大哥说对了!”宋临秋赶紧闪身至门口。不住往后退。

  他也很错愕好吗?那两个笨蛋是将人带回来后才告知他的。

  “宋临秋。你带她回来做什么?想吓死她是不是?他们一家子有自己的生活要过,你却逼她签卖身契,要他们一辈子困在人间堡里?”宋迟冬一掌击了过去,在宋临秋惊骇的逃躲下,打中了湘木精雕的房门。

  轰的一声,整扇门往外倒下,门板中间还破了个手掌形状的大洞。

  “大哥,你先听我说,不是我带她回来的,我也没那个胆子敢逼她,整件事我发誓自己没有参与,也不知情!”宋临秋连忙澄清。

  “不是你告诉那两个家伙,他们怎么会知道?”难得发火的宋迟冬怒声问,再挥出一掌。

  现在可好,人都进了人间堡,还签了卖身契,事情弄成这样,他要怎么跟她解释?

  “大哥冤枉啊!我真的没有跟其他人提过咱们那天见到融雪姑娘和她弟弟的事,是大哥自己泄漏的。”宋临秋举手发誓,狼狈的左闪右躲。

  “我泄漏的?我根本连半个字都没说!”宋迟冬眼中冒火,停住挥掌的动作。

  “大哥是没说,但你、你用笔写下了融雪姑娘的名字……”宋临秋从怀中掏出一本帐册,正是几天前宋迟冬看过的许多帐中的一本。

  “我写的?不可能,我绝对没有在帐册上写她……”

  宋迟冬眼一瞪,错愕的望着摊开的帐册,上头有着龙飞凤舞的数个大字。

  融雪、融雪、融雪……

  他不敢置信的再往后翻,这会儿连风和、日丽都出现了。

  然后,倒数的某一页上甚至还画了张女人的脸,那黑黑的小脸上有双大得发亮的跟睛。

  天啊,他竟然在帐册上写了这些东西,而且还一点都没发现,一路鬼昼符般的写到底!

  眼见“融雪”两个字大刺刺的横过帐册的页面,压在原先商行核算好的数字上头,宋迟冬头痛的合起帐册。

  “临秋,像这样的帐册,这七天来我总共看了几本?”

  “山北六百商行,大哥至少看了百来家。”宋临秋也很想叹气。

  为了那些帐册,他忙了几天几夜,能补救的就在后头作注解,救不了的就只好重抄。

  “所以,至少有百本帐册要重新整理。”宋迟冬面色铁青,不晓得自己这七天来都做了些什么。

  好吧!他承认他是有点想念那个笑起来像花儿般的姑娘,但也不该离谱到足以毁掉这么多本结算好的帐册吧?

  难怪卧春和余弟会知道融雪的名字,因为他看完的帐册都会送到勤夜楼去,让卧春整理。

  “我已经设法处理一半了,剩下的完全没法补救,只能让余弟重抄,大概得抄个两个月才能完成。”宋临秋道。

  如果能多一些人手来抄会快一点,但上头写的全是融雪姑娘的名字,若让外人看见,大哥颜面何存?所以只能委屈余弟了。

  “大哥,四弟和余弟是为了你好,如果大哥真对融雪姑娘有特别的感觉,就趁现在好好保握机会,至少在卖身契的约定实现前,她会一直待在堡里。”宋临秋再道,从怀里掏出一张纸张交给宋迟冬。

  若四弟和余弟不先这样做,不晓得最近发呆的状况十分严重的大哥会不会因而走火入魔?所以他也愿意替四弟和余弟报信,并替那两个自知会被大哥揍一顿的家伙求情。

  而且说实在的,他觉得自己已经说得很含蓄了,大哥何止对融雪姑娘有特别的感觉,他根本是一见钟情,痴念人家姑娘到差点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

  宋迟冬没有开口,接过那张纸,摊开后才发现是融雪签了名的卖身契。

  小女子融雪,愿以百两黄金之酬,替宋迟冬生下一子,无论男女,待孩子出世,即银货两讫,此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宋卧春竟然写这种鬼东西要她签字,她怎么可能愿意?”宋迟冬面色一变。

  “她当然不愿意,但听四弟说,就在他费了半天唇舌,融雪姑娘正打算拿扫帚将他赶出门时,双生子中的日丽忽然在学堂外头气虚昏厥。摔进大水沟里,差点送了小命。后来,为了医治日丽的病,也为了让风和不再饿肚子,她决定答应四弟的提议,签下卖身契。”宋临秋解释道。

  “都快没饭吃了,还识什么字?别去学堂,就不会摔进水沟里了。”宋迟冬恼怒的低咒,却不知自己气的是什么。

  或许他气的是那个笑起来像花儿一样美的姑娘,为了弟弟甘愿牺牲自己的幸福。

  如果今天去找她的不是四弟,而是其他居心不良的人,她也愿意签下卖身契吗?

  “大哥,双生子并没有上学堂,因为家里太穷,供不起师傅的束修,所以他们是在学堂外偷听,被人发现了就赶快跑。”

  什么,在学堂外偷听?他们想被抓到后让人打断腿吗?宋迟冬蹙起眉头。

  “他们的爹娘呢?怎么不照顾他们?”

  “都死了。融雪姑娘这两年来和两个弟弟相依为命,但一个姑娘家又没有什么谋生的本事,只好替人刺绣、洗衣,连养活三个人都已经很难,更别说为弟弟找大夫治病,送他们上学堂读书了。”

  “她的生活有这么苦?”宋迟冬眯着眼,脑海中忽然浮现那个黑脸姑娘笑着时的模样。

  她看来天真憨傻,无忧无虑,仿-天塌了也有人撑着,谁知她竟然得替两个弟弟撑起一片遮风挡雨的屋檐?一阵怜惜泛过宋迟冬心头。

  “不但苦,还得不让弟弟们知道她为了他们得卖了自己的事。听说她一直到进堡前都偷偷的请求四弟,别让双生子知道他们进堡来的真正原因,以免他们兄弟俩会伤心。”宋临秋接着间道:“大哥,你知道融雪姑娘今年多大了吗?”

  说得越多。描述得越清楚,不知道大哥会不会同情心更为-滥,愿意收留那个姑娘一辈子?

  “多大?看她的样子顶多十五、六岁吧。”宋迟冬皱眉道。

  那样瘦弱的身子和尖尖的下巴,他觉得她根本未到十五岁。

  “十九,过完年就二十了。你看,哪有姑娘家可怜到这地步,都这个年纪了还待字闺中,连个可以替她做主的长辈都没有,若不是四弟将她带进堡里,搞不好她会一辈于蹉跎下去,为那对双生子做牛做马,直到老死。”

  “是吗……”宋迟冬走出长廊,站在庭院里的那棵老树下,皱眉喃喃地道。

  那个瘦弱得连年龄都让人看错的姑娘,却有个笑起来会让百花失色的俏颜。那灿-的笑容,害得他才看过她一眼,这几天来就不断失神,脑中浑沌,完全没发觉自己竟然会在重要的帐册里写下她的名字。

  真是栽了!

  过去走逻大江南北,带着马帮的弟兄们闯荡多年,不知见过多少姿色各异的美丽女子。却没想到会到了三十岁,才在一个皮肤黝黑得看不清五官,但笑容像星光般亮眼的姑娘面前跌了那么大的跟头,连自己何时失了魂都不晓得,还让弟弟出马把人找来。

  他是傻了吧!

  也罢,既然如此,他就好好的仔细看看那个姑娘,看她到底是哪里特别,可以让他魂不守舍的干出这堆蠢事。

  “她此刻人在哪里?”宋迟冬问道。

  “和双生子一起待在招待宾客的畅心院。”

  “差人好好伺候她,双生子也让人看顾着。该怎么做,你自己拿捏,反正好好照顾他们就是了。”宋迟冬说完,转身往外走。

  “大哥,你现在就要去见她吗?”宋临秋赶紧追上他。

  “怎么,有问题?”宋迟冬停下脚步。

  “不,只是有件事得先向大哥禀报。四弟和余弟因为不认识融雪姑娘,不晓得她的性子,担心她又会在见到大哥时尖叫昏倒,所以他们没告诉她说宋迟冬和人间堡堡主是同一个人……”宋临秋笑得非常勉强。

  人间堡堡主杀人啃尸的流言刚传遍天下的时候,外头还有许多人听过宋迟冬的名字,但或许是怕自己被吃掉,最近几年,几乎再也没人敢提这个名字,现在,百姓们似乎已经忘了有宋迟冬这个人,只晓得人间堡有个会吃人的堡主。

  听见宋临秋的话,宋迟冬转过身,眼里有着愠怒的冷芒。

  “大哥,还有件事。因为担心融雪姑娘会吓得逃走,所以四弟跟她说,宋迟冬只会在黑夜里出现,教她不许用眼睛看,也别多说话……”在兄长冷厉的目光下,宋临秋笑得更加不自然。

  “很好,不看也别说?”宋迟冬挑起眉。这是什么意思?宋卧春那小于在打什么鬼主意?

  “因为四弟告诉她,宋迟冬是个哑巴,不会说话,脸上被野兽抓伤过,所以性子怪异、孤僻,不喜欢跟人交谈,融雪姑娘只要能替他生下孩子,传宗接代延续香火就好。”宋临秋话一说完,连忙往后退,闪避过兄长忽然挥来的拳头。

  “宋临秋,这种鬼话你也敢转述给我听?”宋迟冬身子一弹,抬腿扫了过去,然后击出数掌,震得老树上的绿叶齐飞,射向宋临秋。

  “我只是负责传话呀!”宋临秋双脚一蹬,飞身逃上屋檐,赶紧向兄长合掌道歉。“大哥,饶了我,我发誓自己先前真的完全不知情!”

  开玩笑,要他这个握笔管比拿刀剑的时候多的书生跟曾经统领马帮七十二舵,走遍大江南北的大哥动手,不如直接拿把刀要他自刎,至少死得比较干脆!

  “好!那两个家伙在勤夜楼是吗?”宋迟冬冷冷的收手,抬眼望着逃到屋檐上的弟弟一眼,转身疾步走出院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