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新武器倪匡平行世界的爱情故事东野圭吾此去经年庄羽世界之战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黑脸丑姑娘 > 第四章

  这一夜,融雪心慌不已。

  坐在床沿,她看看自己身上太过艳红的衣裙,再望了下桌前那对龙凤红烛,有种想哭的冲动。

  伸手拿起揭在腿上的长布条,她吸口气,认命的将布条拿起来,牢牢的将双眼缚住。

  他们说,那个名叫宋迟冬的男人不能说话,脸上有恐怖的疤痕,所以也不愿意让任何人见到他的脸,因此,只要夜晚一到,她就得遮住自己的眼睛,什么都不许看,等待他出现。

  那个男人会不会很可怕?听四爷形容,她觉得自己好像正坐在狼窟里,随时有可能让野兽一脚踩死或撕烂。

  但是,宋迟冬真有那么可怕吗?为什么每个姑娘家看到他都会昏倒?

  是不是因为他真的这么恐怖,没半个姑娘敢嫁给他,所以四爷他们才要用这种方式找个女人为他传宗接代?

  好可怕!真的好可怕!

  融雪紧扯着膝前的红裙,忽然听见房门让人推开的声音。

  他来了……真的来了……

  她瘦弱的身躯克制不住的开始发抖,抖得连她自己都听得见牙关格格作响的声音。

  宋迟冬关上门后转过身,错愕的望着屋内过于俗丽的摆设。

  满屋垂挂的红色布幔,纸窗上的红色双喜字,大红的织锦桌巾,红色的龙凤双烛,红色的杯壶,红色的碗碟……

  比青楼还像青楼的俗艳摆饰,恐怕是那个毫无美感的总管老酒的主意。

  先前知道终于有姑娘愿意替“宋迟冬”生孩子,老酒笑得嘴巴几乎咧到耳朵旁,然后便舆匆匆的为他张罗“婚事”。

  叹口气,无奈的走至床前,宋迟冬皱眉望着床上那个正襟危坐,一身红的融雪。

  她一直发抖,牙齿-得格格作响,让他原本要说出口的话全都吞了回去。

  她是在害怕吧?

  任何一个姑娘遇到这样情况,哪会不怕,尤其又经过宋卧春和年有余那两个混帐家伙几可乱真的鬼扯,肯定让她更加惊骇。

  如果这时候扯下她眼上的布巾,让她看见他的脸,不知她会不会尖叫、昏倒?

  一想到她极有可能同过去那些看见他的姑娘一样昏倒,或者连滚带爬的逃出去,他就觉得心里很不舒服,不愿意揭开她脸上的蒙眼布。

  宋迟冬在床沿坐了下来,伸手试探的轻拍她肩膀。

  不想看见她昏倒,更不愿让她吓得逃开,所以他选择顺着弟弟们的说词,在她面前当个哑巴。

  至少这样能多偷得一点时间,让他弄清楚为何像她这样说不上漂亮的姑娘,只是一个笑靥就能将他迷得心神不宁,还失控的在帐册上鬼画符。

  “谁?你是谁?”差点咬到舌头,融雪惊慌的弹了起来。

  由于分不青东南西北,她“头便往床柱撞去,若非宋迟冬及时伸掌护住她的脑袋,人间堡大概会多出一个让吃人堡主吓得撞柱子而死的姑娘。

  融雪紧张万分的转身,伸手胡乱的摸索,瘦弱如枝的手指不小心碰到宋迟冬身前的衣衫。

  “你……你是……”她大惊失色,立刻缩手,身躯直往后退。

  一定是他,四爷口中的宋迟冬……但是……他不会说话……这刹那,融雪想起宋卧春的话,于是颤抖着将手伸过去。

  “他们说,这间屋子不会有其他人敢进来,所以,如果你是“他”。就告诉我你的名字,如果不能说,可以写给我看。”她将手掌朝上,等宋迟冬回应。

  听见她的话,宋迟冬原本平静无波的面容掠过一抹错愕,片刻后,他轻握住她的手,写下几个字。

  你识得字?

  他看过卖身契上的签名,她的字十分清丽,但是,家境十分贫困,连供弟弟上学堂都没办法的她。是如何学会写字的?

  “识得一些。你还没跟我说你是谁。”融雪忍着想闪躲的冲动,逼自己再开口问一次。

  宋迟冬。

  他写下名字后,抬头看了下她的脸,又继续在她小小的掌心里写着。

  是哪个笨蛋把你的脸涂得跟唱戏的一样?

  原本黑得有如抹了炭灰的脸,这会儿让人像粉墙般刷上一层白,也不知用了多少胭脂,怪异的雪白脸颊衬上圆圆的两块红晕,让他看了直想摇头。

  “啊?”融雪诧异的侧了下脑袋,没料到他会问她这种事。她还担心他一进门就说要跟她生孩子……

  跟我说是哪个笨蛋。宋迟冬又写,脸上有着强忍的笑意。

  “我的脸真的很丑吗?我也这么觉得。是总管大爷说要白一点才好看,然后又要人把我的脸颊涂得像猴于屁股,那时我盯着铜镜瞧,越看越觉得自己像送葬时烧给死人的纸扎入偶。”融雪懊恼的抱怨道,并拉起袖子胡乱往脸上抹。

  红红的胭脂晕了开来,她仍傻傻的继续搔抓,以为这样就可以将脸上的恐怖的粉妆擦掉,却不知道面前的宋迟冬正咬着唇,差点笑出声。

  烧给死人的纸扎入偶?哪有姑娘家这样形容自己!

  见她以粗鲁的手劲抹着脸,他怕她把肌肤弄疼了,于是快速拉下她的手,写了几个字。

  别擦了。等我。

  “什么意思?啊,你要去哪里?”察觉他放开她的手,之后面前扬过一阵衣袂飘动的凉风,融雪紧张的开口。

  他要离开了吗?不行啊!

  “大爷,你不能走,不可以走!我一定要跟你生孩子……我们得睡在同一张床上……”她顾不得其他,立刻站起身着急地道。

  忽然间砰一声,不知是什么东西撞上墙壁,然后是匡啷数声,某样东西在地上又弹又滚,发出好大的声响。

  宋迟冬手忙脚乱的扶回自己不慎挥倒的盆架,一脸错愕的拎着湿淋淋的素巾回头看着她,已顾不得洒了满地的水和滚到墙脚去的铜盆。

  她说什么?

  他何止是吓到,根本是让她大胆过头的说词震傻了。

  过去带着马帮行遍江湖时,他曾在青楼听花娘说过类似的话,虽然那些女人语气暧昧,也露骨许多,不过,他不否认,憨傻且直性子的她说起这些话来虽令人吃惊,但是动听多了。

  宋迟冬走过去握起她的手,在上头写下问句。

  是你自己的意思,还是有人告诉你,说我们得睡在同一张床上?

  不知道那两个笨蛋弟弟到底对她说了多少,又骗了她什么,否则她光是听见他开门走进来都吓得发抖了,怎还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要走了吗?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丑,不想要我?可是如果你离开,我弟弟就不能看大夫……他们不会给日丽找大夫……”没理会他的问句,融雪只是惊慌的抓住他手,急急地再道。

  她已经鼓起勇气将自己卖了,换得让弟弟们看病、读书的银两,她不能就这样什么也没做,天明后便让人赶出去。

  她真的需要银子,让两个弟弟过好日子啊!

  他们是谁?宋迟冬又写。

  “拜托大爷,请你不要赶我走,我一定会帮你生孩子,我不会逃,我会……“慌张得没法定下心感觉他写下的话,她哽咽着拚命求情。“我一定可以帮大爷生出孩子,只要大爷不嫌弃我,别赶我走……”

  迟冬。他拧眉写下自己的名字。

  “大爷……”她焦急地再次唤道。

  迟冬。他再写,脸色已经不悦。

  “大……”察觉出他似乎坚持着什么,她立即闭上嘴,仔细的感觉着他“笔”画写出的字句。

  不许再喊我大爷,再喊一次我就离开。你不丑,我并没有不要你,更不会赶你走。现在告诉我,是谁对你说,如果我离开,你弟弟就不能看大夫?

  让他知道是谁敢这样威胁她,他肯定要对方好看。

  “可是大爷……”融雪习惯性的喊着,正要说明,然而掌心忽然让他拍了下。

  叫错了,该打。

  他不快的连打三下,没有用力,却让她尴尬得好想缩回手。

  “迟……迟冬……”她低头改口道,觉得脸颊一片热烫,心想幸好她脸黑,所以才没让他看出她的不自然。

  这样直接叫一个男人的名字,她觉得好奇怪,心头忽然怦怦狂跳。

  眼前的男人似乎没有四爷他们说的那般可怕,竟然会轻轻打她手心作为惩罚,好像当她是个小娃儿似的。

  以后都得这样叫,不要再叫我大爷了,我不喜欢。

  看着她越垂越低的脑袋,小巧的嘴边有朵浅浅的笑,他有些失了神。

  为什么一个看似平凡的姑娘,笑起来会像花儿忽然绽放,让人瞬间忘记她的长相,跟里只见着她的笑容?

  不管其他人就了什么,你只要记得,我不会赶你走,更不会嫌弃你,除非你自己想走,否则你和弟弟们可以一直住在这,到你们腻了为止,没有人会赶走你们。

  瞧,他真的是瘟了!她仅是一个笑容,就让他失了心的写出这些话。

  “真的吗?”融雪不敢置信的张大嘴,又哭又笑的连连道谢。“原来你这么好,我一定会告诉风和、日丽,说我遇见了好人,谢谢大……”想起他的交代,她忽然顿住,有些不好意思的改口道:“迟冬……”

  宋迟冬没有回应,只是一向线条刚硬的脸孔多了抹不协调的红。

  他拿起拧干的素巾,手抬起她的下巴,轻轻抹去她脸上糊得乱七八糟的胭脂水粉,刚硬如冰的面孔上有着从未出现过的柔情。

  “四爷他们说,如果我没把你留在房里,没让你跟我睡在同一张床上,就要跟我取消约定,不替日丽找大夫了,所以我刚刚好怕你会不喜欢我,要赶我走。”她脸上有抹释然后的放心,便一古脑的把所担心的事全说出来。

  幸好他说不讨厌她,还保证了不会赶她走,

  你一向都这么直接的把心里话对其他男人说?

  宋迟冬忽然停下动作,拉着她的手写道。

  不知为何,他忽然想起之前在市集见到她时,她对着他毫无防备的憨傻笑容。

  那是只对他一人,还是对每个男人都一样?

  如果只针对当时戴着斗笠,身分是大堡主的他如此,那么,对于现在这个名叫宋迟冬的他,她怎能也笑得如此毫无防备?

  虽然这样的想法很愚蠢,但在心底深处,他是真的介意这件事。

  “你说什么?我不懂。”融雪摇摇头,一脸疑惑。

  你会对每个陌生男人笑吗?

  他终于把在意的问题问出来。

  要是她一直对每个人这样笑,笑得像朵美譬的牡丹,那不就表示街上每个男人都能看见她的笑了?他不禁拧眉。

  “不。风和说我笑起来像呆子,不许我随便乱笑,只能笑给自己相信的人看。”她诚实的道,脸上笑意更深。

  所以你对我笑是因为你相信我?

  看见她忙不迭的点头,他僵硬的脸孔这才放松些。

  你这辈子除了家人外,对几个男人这样笑过?

  好吧!他知道自己这个问题更蠢,但是,看着她灿烂的笑容,他开始贪心的想要从此独自拥有这朵带笑的花儿。

  不如从现在开始规定不许她乱笑,得对除了他以外的人摆出臭脸。

  “对谁笑过啊……”融雪习惯性的侧着脑袋,仔细思考。“有张老爹、张大哥、小东、小宝……”她扳着指头一个个数道。

  宋迟冬听着,脸色越来越铁青。

  张老爹、张大哥是谁?小东、小宝又是做什么的?

  他打断她的话,不悦的在她掌中飞快的这么写。

  “啊?”她不解的愣了下,但还是乖乖的回答,“张老爹住在我们家隔壁,他是卖鱼的,每次没卖完的鱼,他都会要狗儿送来给我们。张大哥是卖猪肉的,他对我和风和、日丽很好,只要我走过他的肉摊,他总会送点碎肉给我。他跟小东、小宝一样,老是看着我发呆……”

  融雪越说越有兴致,最后完全离题,开始滔滔不绝。

  “我知道是因为我长得丑,笑起来像傻瓜,所以风和才教我别随便乱笑,会吓到别人。迟冬,你知道吗?欢喜楼的大掌柜都曾经让我吓到呢。有天他正要开店,我刚好走过去,笑得像个呆子,然后大掌柜就撞上了门,小二哥们也跌成一团。连街角的乞丐伯伯,也曾经让我吓得摔进大水沟里。我们村子里的男女老少也都让我吓着过,对面的孙婆婆还曾经吓得跌倒,扭伤了脚。我好像真的很丑,应该听风和的话不要笑的,可是,要是心里很高兴,却不许笑,那不是很痛苦吗?”她瘪起嘴自言自语,最后皱着眉把双手摆在嘴边,将嘴角往下拉。

  嗯,为免连迟冬也发生像邻居们的那些惨事,她还是忍着别笑好了。

  宋迟冬紧紧握住她的手,然后在她的掌心写下他的要求。

  以后想笑时只许对着我笑,尤其不准再在其他男人面前笑。

  不然要是有一天又有哪个识货的看见她的笑,将她拐走,到时他找谁讨人去?

  “啊?”融雪懊恼的-了下唇,迟疑的开口:“可是风和、日丽是我弟弟,我也不能对他们笑吗?”

  他们两个例外。

  “那二爷、四爷、余少爷还有总管大爷呢?虽然我有些怕他们,但和他们打个招呼时笑一下也不行?”她苦恼的问。

  虽然她不太喜欢接近陌生人,可是和人家相处久了总会熟悉,那时她也不能对他们笑吗?

  不行,尤其是你口中的四爷,绝对不许对他笑,一点点都不准!

  宋卧春那个家伙,只要看到哪个姑娘好看就会上前纠缠,而她花开般的笑颜若不藏好一点,总有一天会让他那个混蛋弟弟看见的。

  融雪想了想,忽然间道:“那……堡主大爷可以吗?”

  宋迟冬听了差点失笑。她这个问题,其他人若是听见了,一定会跌倒。

  都怪他没事要配合白痴弟弟们的谎言。扮起哑巴来,才会让她以为堡主和宋迟冬是两个人。

  你为什么要对堡主笑?

  他写着,手不禁渗出薄汗,因为他十分在意她的答案。

  “咦,堡主大爷不是你的哥哥吗?四爷他们都叫你哥哥,说你是他们的兄长,堡主大爷也是他们的兄长,所以你不是也应该叫堡主大爷哥哥?”她不解的问道。

  迟冬直接称呼他哥哥堡主,感觉好像兄弟失和似的。

  听见她的问题,宋迟冬顿了下,连忙草草的蒙混过去。

  你为什么帮他说话?又为什么要对他笑?

  “我没有帮他说话,我只是觉得堡主是个大好人,而且我不会怕他。所以,我不能对他笑吗?”融雪摸索着拉过宋迟冬的衣袖,疑惑的问,完全没发现他刻意转移话题。

  她觉得堡主大爷的声音很好听,只要听见他的声音,她就会忍不住放松,然后就笑了开来。

  现在她进了人间堡,往后有可能常常见到堡主大爷,这么一来,当他开口对她说话,她不就得赶紧捂着耳朵跑掉?不然她一定会控制不住的又笑出来。

  除了他,他和我不算,见到其他男人,你都不许对他们笑!记住,不许随便乱笑。

  宋迟冬拉超她的手写着,眼中有种从来未曾出现过的感动光芒。

  竟然世上会有这样的女人,明白的说不怕他,而且想对他笑?

  这个姑娘真的不一样。

  或许,属于他的春天就要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