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污名田中芳树恋文的技术森见登美彦沙漠青梅凌淑芬老虎不发威安安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黑脸丑姑娘 > 第五章

  隔天,宋迟冬坐在房里,翻看桌上的帐册。

  他提起笔,正要在帐目后头的空白处作注解,脑海里忽然浮现一张带笑的小脸蛋。

  昨晚,他在畅心院的客房睡了一夜,身边正是那个紧抓着他不放的傻姑娘。

  他明明已经保证没有人会赶他们姊弟走,但她还是不放心,不肯让他离开。

  即使拉着他衣裳的小手紧张的抖个不停,让他觉得自己的衣衫都快让她扯破了,但固执又坚持的融雪还是颤抖着将他拉到床边。

  在她的坚持下,他只好忍着笑和衣躺在她身边。听着她牙关格格作响的声音。

  最后,她终于累得放松身子睡着了,小小的身子主动靠了过来,像猫儿一样蜷缩在他身边,却害得他整夜都不敢翻身下床,就这么僵硬的平躺着,直到天亮。

  宋迟冬原本刚毅面无表情的脸庞缓缓扯动了下,这过于怪异的表情,让此刻正攀挂在窗外偷窥的两个家伙差点吓得脚下踩空,摔个狗吃屎。

  外头,年有余双手攀在窗边,脚抵着窗下的墙,惊讶的对身边那个也险些跌下去的家伙发出无声的唇语。

  老四,大哥他在笑,他竟然会笑!

  废话,我又不是瞎子,我看到啦!闭上嘴巴,想找死让大哥发现是吗?

  宋卧春恼怒的指指窗内,教他闭嘴不要再说。

  是你说要来看大哥在做什么的,被发现又不关我的事。

  年有余对宋卧春挤眉弄眼,然后很没义气的抬脚踩在他脸上,将他当成踏脚垫,准备踩着他爬回旁边的树上。

  死烂鱼——

  宋卧春俊脸被踩得歪向一边,气得也猛抬起脚,长腿一伸,重重的向着年有余的屁股踢去。

  该死的暖冬院,没事盖得这么高干啥,而且连个梯子都没有,害他这个玉树临风、人见人爱的俊帅宋四爷得这么狼狈的爬树,爬墙。

  他手扶着上头的树枝,半走半爬的移向大树,将年有余踩在脚下,正准备抢先飞身蹬回粗树干上时,年有余已撑不住他的重量,当场松手往下跌。

  还来不及发出惊呼声,年有余赶紧手忙脚乱的抓住宋卧春的衣裳,像猴子般紧紧攀着他。

  滚啦!臭烂鱼滚远点,不准拉我刚做的新衣裳!

  宋卧春以唇语低吼,双手圈挂在树枝上,伸脚猛踹下方的年有余。

  年有余丝毫不松手,但瘦小的身躯在上头某人狠心的踢踹下,逐渐无法支撑,不住的往下滑。

  不过他不甘示弱,仍紧抓着宋卧春已被撕裂的衣裳,一边抡拳往他腿上招呼。

  两个人像串肉粽悬挂在半空中,朝彼此又踢又打。

  宋卧春怎么也摆脱不了年有余的纠缠,气得一脚踹上年有余的脸,在上头留下大大的脚印。

  “你们还要打多久?”屋内忽然传出宋迟冬的声音。被吓到的两个家伙当场松开手,摔进大树下方的鱼池里。

  “大哥,这就是你执意要在大树下挖个鱼池的原因?”宋临秋走进暖冬院,笑问着面前负手站在长廊上,眼睛看着池子的宋迟冬。

  树下的鱼池里有两个笨蛋正不断相互拉扯、嘶吼,好像快溺死的那个,死命的往另一个身上爬,而被当成浮木的家伙,则没半点良心的直将他往水里踹。

  “两个只会打架的笨蛋。”宋迟冬冷冷的拧了下眉。

  “大哥,余弟溺水的恶梦似乎还没退去。”宋临秋无奈的一笑。

  或许是当年余弟被四弟踢进水池险些淹死,那可怕的经历让他极为难忘,所以后来只要一跌进水里,不管池子有多浅,余弟都会吓得要死,开始胡乱挣扎。

  偏偏他老爱跟着四弟胡闹,总和四弟一道攀在大哥暖冬院二楼的窗子上偷窥,即使受尽了教训仍乐此不疲。

  “在家里泼水,总比到外头丢人现眼得好。”宋迟冬淡然地道,瞪了下前方已经爬上岸,仍边走边打的两个笨弟弟。

  就是这样,他才要在这儿挖个鱼池。

  从小,为了窥看他在做什么,两个弟弟老是从窗边的那棵大树爬过来,然后摇摇晃晃的挂在半空中边吵边打,跟着就是摔断腿,扭到手、闪到脖子……

  那两个笨蛋为什么对他这个大哥如此有兴趣,他想都想不通,最后只好要人在树下挖个池子。

  反正掉进池里弄得一身湿,总比直接掉在地上摔烂了脑袋好。

  “要是他们两个能体会大哥的苦心就好了。”宋临秋摇头笑叹着。

  大哥其实是很关心他们的。

  而那两个笨弟弟,正是因为从小对大哥敬佩得要命,大哥的一举一动,正在做什么,他们都想知道,所以才会常往暖冬院跑。

  “你来这儿有事?”没有回应宋临秋的话,宋迟冬反问道。

  今儿个是怎么回事,除了在外带领着马帮的三弟外,所有兄弟全往他这里跑。他的暖冬院是镶了金还是飘出什么香味,这么吸引他们?

  “其实……”宋临秋笑了笑,正要说话,后头原本扭打成一团的家伙忽然开口插话。

  “大哥,融雪姑娘的脸黑得像包公,身体是不是也是黑的?”年有余干笑两声,快人快语地问道。

  他话才说完,立刻遭宋卧春白眼瞪视。

  “滚啦!狗嘴里永远吐不出象牙!大哥,昨晚花月良宵,今儿个怎还有力气下床?”宋卧春暧昧的朝兄长挑挑眼。

  一旁的宋临秋差点忍俊不住。原来大家关心的是同一件事。

  “卧春,你是不是对余弟说过,打架时不许打脸?”宋迟冬依旧面无表情,忽然问了句不相干的话。

  “是啊!我全身上下最帅的就是这张脸,要是打烂了,我拿什么跟姑娘们厮混……”宋卧春不正经的接话,眼睛溜转了下,看见一旁两个兄弟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他,这才发觉情况下对劲。

  他赶紧往后退。伸出一根手指拚命摇晃。

  “大哥,拜托,千万不要!昨天你已经打过了!”昨天打过了,今天就不能再打,尤其不准打他的脸!

  然而宋迟冬已一拳落在他的眼睛上,将他打飞,跌进后方的花丛里。

  “大哥。你好厉害!”年有余瞪大了眼,拚命鼓掌。

  不愧是大哥,一出手就是不一样!

  “你也想试试?我吩咐你们做的帐呢?几个月才能看完的分量,难不成你们两个一夜就做完,所以现在刚好有时间到暖冬院闲逛,外加说闲话?”宋迟冬一步跨上前问道。

  年有余吓得哀哀叫,赶紧躲到宋临秋身后去。

  “没有、没有!我马上回去!”

  他紧张的双手乱挥,正要拔腿走人,这时,暖冬院外头传来一阵孩童的歌唱声,以及女人的笑语。

  “什么东西水中央,圆圆绿绿随风摇?”

  “我没有要玩,你们别围着我呀!”

  “什么东西天上挂,白白黄黄像香蕉?”

  “喂,你们做什么?别这样……”

  听见融雪的笑声,宋迟冬脸色一柔,还来不及细想这是怎么回事,一群孩童已拉着眼睛上蒙着布条的融雪,往暖冬院走来。

  没注意到长廊上的那几个男人,六,七名下人的孩子彼此拉起小手,将融雪围在中间,继续边唱歌边转圈。

  “什么东西水中央,圆圆绿绿随风摇?什么东西地上躺,黄黄黑黑又臭臭?“

  “我不知道!你们快让我走呀!”融雪笑着想拉下眼前硬是被孩子们绑上的布条。

  “姊姊不可以把布条拿下来!”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大声制止她。

  “对,姊姊不能偷看!你刚刚问我们问题,我们已经回答了,所以现在换我们问你。”年约七、八岁的男童说着,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你们哪有回答我的问题,我问你们有没有看到迟冬,你们说不知道!”融雪皱眉,伸手在空中乱抓,眼看就要抓住一个小男孩,却让他尖叫着闪开。

  “不知道就是回答了呀!所以姊姊也要回答我们的问题。”另一个年纪较大的女孩嚷着,笑嘻嘻的拉过同伴们继续唱歌。

  “什么东西水中央,圆圆绿绿随风摇?什么东西地上躺,黄黄黑黑又臭臭?没回答的人不许过!”

  “我不知道,你们跟我说好了。”

  融雪摇头,耍赖傻笑的模样让长廊上的宋迟冬看了又气又想笑。

  都教她别随便对人笑了,她却把他的话当耳边风,完全不记得他的交代。

  宋迟冬凝望着她,眼里有着少见的温柔,让一旁的三个弟弟看得有些呆愣。

  “大姊姊你好笨喔,圆圆绿绿随风飘的是荷叶,地上黄黄臭臭的是狗屎,姊姊怎么都不知道?”孩童们叫了起来,围着她又笑又跳。

  “好、好,我很笨,可不可以让我走了?”融雪讨饶的问,忽然间冷不防的弯下身,作势耍抓人。

  “哇——鬼来了!不可以被姊姊捉到,捉到的要蒙住眼睛当鬼!”所有的孩童瞬间四散,往树下、草丛或大石头后方躲藏。

  “喂,我要走了,你们自己玩!”她笑着朝四面八方喊道,伸手就要拿下眼睛上的布条。

  “不行!姊姊不跟我们玩,我们就不告诉你迟冬在哪里。”草丛里传来男孩的声音。

  “什么?哪有这样的!”融雪失笑,停住动作,咕哝了几声,终于认命的摸索着往前走。

  这群孩子最好别骗她,不然待会让她抓到,一人打一下屁股。

  “大哥……”长廊这头,宋临秋转头朝宋迟冬低语。“她在找你,要不要过去?”

  听到宋临秋的问话,宋迟冬恍然一惊,抬起头,这才想到她要找的是迟冬。是那个夜晚才出现的迟冬,而不是现在这个脸上有着恐怖疤痕的他。他担心,见到了这样一张有着狰狞疤痕的脸,她会吓得转身就跑。就算她是多年来第一个即使听说过那些流言,在面对他时也不会尖叫的姑娘,但是,他那时戴着斗笠,此刻他脸上什么遮掩都没有,就这么露出真面目站在她面前,她不会害怕吗?所以,还是别让她看见得好。

  宋迟冬狠下心转过身,决定在她发现他之前先离开。

  融雪循着孩童们的叫声,“路摸索着来到通往长廊的台阶前,由于不晓得前方有台阶,当场脚下踩空,身子直挺挺的往前摔。

  “姊姊跌倒了!”孩童们尖叫声四起。

  宋迟冬下意识的立刻转过身,跨出脚步扶住她往下跌的身子。

  “你没摔到吧?”顾不得那么多,他开口问,嗓音里有着担心和紧张。

  “我没事……你、你是堡主大爷!”融雪先是一惊,直觉就要抽身往后退,但又因为忽然记起他的声音而扬起惊喜的笑容。她很快的扯下蒙眼的布条,急急开口问:“堡主大爷,我要找迟冬,你知道他在……”

  宋迟冬还来不及制止她的动作,下一瞬间就发现她忽然没了声音,愣愣看着他。

  他的心瞬间跌落谷底。

  她应该被他吓着了吧,就像每个见到他这张脸的女人,都会露出这样的表情。瞧他把她吓成了什么样。他不应该期待什么的,更不应该以为这次或许会不一样。

  他的心拧了起来,因为她错愕的表情所带来的失望而心痛。

  “你……”宋迟冬深吸口气,一咬牙,决定放开她。

  “你真的是堡主大爷?”融雪清亮的眼睛瞬间睁得又大又圆,嘴角逐渐扬起笑意。“原来堡主大爷你是这模样。”

  她越来越灿烂的笑容让宋迟冬惊愕得接不了话。

  她不是该尖叫,然后逃跑吗?怎么反而抓着他,还愣愣的笑着?

  宋迟冬低头看了下自己被她紧紧抓住的衣袖,难得傻眼的再次盯着她看,心里有种不确定又不敢置信的惊讶。

  现在是什么情形?她竟然没有尖叫,也没有昏倒。

  “我……长得什么模样?”见她一直笑,笑得越来越像个呆瓜,他嗓音沙哑的低声问。

  “嗯!很、很好看。”她抿了抿唇,忸怩了下后忽然一脸正经地道:“堡主大爷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了。”

  她话一出口,宋迟冬完全呆住了,后头的那几个男人们更是当场吓得张大了嘴。

  “我……我好看?”宋迟冬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后方,宋卧春不由得将头狠狠的撞向廊柱,想将自己敲醒些。

  大哥这样的长相叫好看?而且还是她所见过最好看的人?

  “融雪姑娘,麻烦你看一下我二哥,他好不好看?”宋卧春将一脸尴尬的宋临秋推了过去,正经的问着。

  如果脸上有条狰狞疤痕的大哥是最好看的,那斯文俊秀的二哥是什么?天人下凡吗?

  “二爷他……”融雪面有难色的躲开,站到宋迟冬的另一边去,迟疑着不敢说。

  “没关系,你说,想说什么都没关系。”宋迟冬道,也想知道外人眼中风采出众的人间堡二堡主在她看来是什么样子。

  “二爷……还好,就一般……”融雪满脸尴尬,嗫嚅了好半晌才怯怯的接话。

  脸白得跟鬼一样又一直笑的二爷,其实比一般人丑了些,但她不敢说,怕说了会让二爷难堪。

  “二哥只是一般?那我呢?我这张脸在所有姑娘面前都无往不利,你说我长得怎么样?”宋卧春不敢置信的嚷了起来。

  融雪一惊,直往宋迟冬身后躲。

  “快说,我长得如何?够好看了吧?”宋卧春干脆将自己的俊脸凑过去,骄傲的扬起下巴,等着接受赞美。

  要是他这种一走出去,女人见了都会尖叫的脸还入不了她的眼,那他可以很肯定的说,这个黑脸姑娘岂止是个笨蛋,根本是没眼睛的白痴!

  “你……你不要过来!你好丑,丑得跟鬼一样!”融雪吓得尖叫,惊慌的往后跑,眼眶里蓄满泪水。

  第一次见到四爷时,她就觉得他长得好奇怪,眉毛斜斜,眼儿翘翘,跟吊死鬼一样恐怖,现在靠那么近,她发现他真是丑得让人想吐!

  “别怕。”宋迟冬拉回她,大手紧握住她的手哄着。

  原来她真的不怕他。

  只是,他不得不承认,她的眼光的确跟一般人完全不同。

  “大哥,她是个笨蛋!”宋卧春气得指着融雪,欲哭无泪。

  现在他终于明白,大哥这么多年来见着一堆女人在他面前尖叫,昏倒,是什么样的心情了!

  他才经历一次,就觉得天崩地裂,生不如死,自尊心大受打击,只想找棵树上吊,可是大哥还撑了这么多年,任由他们几个找了堆笨女人来摧残他。

  真不愧是大哥,忍耐力极佳,换作是他,早从山崖上跳下去了!

  “我不是笨蛋!”融雪生气,瞪了下宋卧春。

  “天啊,世上竟然会有比那条死笨鱼还笨的家伙!”宋卧春捂着脸哀叫。

  “宋卧春,闭嘴!你想在勤夜楼里关到过年吗?”要不是手里牵着融雪,宋迟冬恐怕会当场挥出一掌。

  死小子,平常老爱骂余弟笨就算了,现在连融雪都不放过。

  “大哥,关死他好了,我不介意把自己的工作都贡献给他!”年有余靠着廊柱,恶劣的落井下石。

  “大哥,恭喜你,你找到宝了。”宋临秋笑着上前,对宋迟冬点点头,然后一手一个将两个笨蛋弟弟拉走,并要躲在四处的孩童们到别的地方玩。

  看着众人陆续离开,融雪不解的抬头问:“堡主大爷,二爷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没什么,别理他们。你逛过人间堡了吗?”宋迟冬难得露出笑容。

  “没有。总管大爷说会教稻花带我四处走走,但是要等稻花把差事做完。”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因为他的笑容而红了脸。

  “酒叔教稻花带你四处走走?”

  那个胖丫头自己都常常在堡里迷路,然后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等着人来救,这样还有本事带她逛人间堡?只怕到时两人会一块走丢了。

  “不如我现在就带你去吧,想不想看看人间堡最自豪的骏马?”他问道。

  “真的吗?可是堡主大爷你不是很忙?”她满脸惊喜,眼睛瞬间一亮。

  “你要不要去?你不去,我就自己走了。”宋迟冬存心逗她,于是转身就走。

  “要去,要去!我们马上去!”忘了自己最初是想找人,融雪兴高采烈的跟上他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