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祸根倪匡春阿氏谋夫案冷佛床上的月亮卫慧追爱小情人韦昕总裁万万岁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黑脸丑姑娘 > 第六章

  当天夜里,宋迟冬一直想对融雪开口。

  雪,我有话要跟你说。

  他在她手上写着,还来不及解释自己其实可以说话,而且现在就很想说话,眼睛上蒙着布的融雪已兴奋的再次开口打断他。

  “迟冬,你真的要把卖身契还我?”手里握着那纸卖身契,融雪高兴的间。

  半个时辰前,迟冬一进来,就拿出她进堡时签下的卖身契给她,说从此以后她不再是卖身进入人间堡,而是堡里的客人,替她弟弟治病的那些银子也不用退还,就当是人间堡先借给她的,等她以后有办法时再偿还就好。

  天啊,她觉得自己“定是在作梦!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好的事,而且还让她碰上了!

  是,以后不许再把自己卖了,缺什么跟我说,我都会帮你弄来。

  宋迟冬满意的瞧着她灿-的笑靥,接着在她手上继续写。

  要不要看一下卖身契,确定我不是在开玩笑?

  若是不让这个傻姑娘亲眼确认一下,她恐怕会一直绕着这个话题打转,兴奋的说到天亮。

  要是她现在就揭开眼睛上的布条,还会发现一个更令她吃惊的事。

  然后,他就可以不必再忍得如此辛苦,扮成不同的两个人,白天当大堡主带她逛人间堡,晚上当哑巴,装成另外一个人了,这样实在很累。

  “你说我可以拉下眼睛上的布看卖身契?”融雪愣了下,瞬间不敢置信的张大了嘴。

  是,难道你不想看吗?

  他又笑了,向来刚硬的面孔今天一整天已不知笑过几回。

  想到早上带她去马厩看马儿时,她一直笑着惊呼,害他还真有点担心她会笑得连下巴都掉下来。

  这样一个傻里傻气的姑娘,单纯得连怎么掩饰情绪都不知道,喜怒哀乐明显又直接的摆在脸上,让人看了忍不住就想笑。

  “我想,我好想!”

  融雪开心的将伸手到眼前,正要抓下布条时,却忽然想一件事。

  四爷他们说,迟冬过去跟着马帮走江湖时,某次为了营救让狼群袭击的马帮兄弟,在塞外大草原上和野狼奋战,脸让大狼抓伤了,留下难看的疤痕。

  虽然他总是装作不在意,但实际上很不希望让人看见。

  而且,要是有人见到他的脸吓得尖叫,即使他表面上看起来无所谓,心里却更受伤。

  她不知道他的脸到底伤成什么样子,更不晓得她若拉下眼睛上的布,看到他的长相时,会不会真像四爷说的当场吓得尖叫、昏倒。

  如果真是那样,迟冬一定很伤心吧!她不想让迟冬这样的好人难过,所以还是忍一忍,等明天天亮,迟冬走了后再看好了。

  融雪将小手缩回来,搁在腿上。

  为什么不看?你不是想看吗?他不解,握住她的手写道。

  她不止得看卖身契,还得看看“宋迟冬”的样子,不然他得辛苦扮哑巴扮到几时?

  “我明早再看就好。既然你都还给我了,早看晚看没什么差别。”她说着,睑上又露出傻傻的笑。

  为什么?现在确定不是比较安心?

  宋迟冬皱眉,在她掌心中写划的手用了点力。

  她现在不拉下蒙眼布,又怎么能看得到他?

  “没关系,有你在我身边,我已经很安心了,卖身契看不看都无所谓。”她摇头低语,脸上有着尴尬的热烫。

  是啊,有迟冬在身边,她莫名的就是觉得安心。

  她知道迟冬不会骗她,因为他是个非常好的人,对她好得不得了,还无条件的把卖身契还他。

  不行!现在就确定卖身契是不是真的,我希望你能开心。

  宋迟冬草草的写着,伸手就要摘她的蒙眼布。

  但他的手才刚碰到她的脸,立刻教她伸手压住。

  “不要!我真的不想看。”她紧张得小脸皱成一团,低声开旦只求。

  不能看,干万不能看,因为她不想让迟冬难过。

  这是怎么回事?宋迟冬停住动作,有些傻眼的看着她将他的手拉下,紧紧握住。

  为什么不要?你刚刚明明说很想看的。总有个理由,告诉我,是什么原因让你忽然改变主意?

  “我……我如果说了,你保证不生气?”融雪侧着脑袋,将脸转向他,嗫嚅着问。

  我保证不生气,现在告诉我原因。

  “好。四爷他们说,迟冬你的脸上有很大的伤疤,如果我拿下布时忽然尖叫,你一定很会伤心。你对我那么好,我不希望你伤心、难过,所以,我明早再看卖身契就好,反正没什么差别。”她诚实的说。

  她坦白又体贴的话语让他当场愣住,好半晌说不出话来。

  这世上竟然有这样的姑娘,如此真心为他着想,让他错愕又惊喜,差点不知要怎么接下去。

  临秋说得对,他真的挖到宝了。

  虽然在一般人眼中,他的珍宝可能长得不怎么样,但只有他知道,他真的挖到了一个内心闪耀着光芒的美丽宝石。

  没感觉到他有任何回应,融雪以为是自己说错话,赶紧开口解释。

  “迟冬,是不是我说的话你不喜欢听?我以后不会再说了。你放心,你不喜欢我看见你的样子,我就不看。虽然你把卖身契还给我,可是已经答应你的事我还是会做到,我会替你生孩子,帮你传宗接代。就算其他姑娘不懂你的好,但是我懂,我知道你是个好人,而且很温柔,很……”

  她话还没说完,人就忽然让他紧紧抱满怀。

  “迟冬,你……你怎么了?”她感到错愕,惊讶的伸手想推开他,却让他抱得更紧。

  融雪浑身僵硬的喘了几口气,然而在闻到他清爽、干净,带点松木香的男性气味后,原本惊得狂跳的心却变成另一种怪异的怦然。

  他为什么忽然抱住她?害她心儿怦怦跳,好像快要蹦出胸口。

  就算我长得跟鬼一样,恐怖又吓人,一辈子都只能在夜里出现,永远不能开口跟你说话,你也愿意替我生孩子,不后悔?

  搂着她,宋迟冬伸手在她背上轻轻写着,让她痒得直想笑,但她知道现在不是笑的时候,所以仔细的感受着他写了些什么。

  “嗯,我愿意。我长得也很丑,每个看见我笑的人都会跌倒,发生意外,迟冬你不也没嫌弃我?不过,如果你长得跟四爷一样,丑得像吊死鬼,那我还是不要看见你比较好,不然要是我真的被吓哭,你怎么办?到时就没人能帮你生孩子了。”

  她这些出乎人意料的话让他听了有些哭笑不得。

  原来四弟俊逸绝伦的长相。在她眼中却像个吊死鬼。

  唉!这个融雪到底是哪来里的傻姑娘,害他完全无法招架,心动的只想从此搂着她,再也不放手。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他再次在她背上写下问句。

  他是走了什么好运,找到这样一个没有美丑眼光的宝姑娘!

  “我没有对你好。是迟冬你对我好。“融雪再也忍不住,痒得直在他怀里轻扭,小手直抓着他的衣衫。

  “你和堡主大爷一样。都对我很好,不过堡主大爷比你幸福,像他那么好看又气宇轩昂的男人,一定有很多姑娘喜欢他,他可以挑他喜欢的漂亮姑娘替他生孩子,迟冬你比较倒楣,没得挑,只好接受我这个丑八怪了。”她笑着这么说,完全不在意把自己形容成丑女。

  你不丑,你笑起来很好看。他忍着笑,继续在她背上写。而且堡主长得并不好看,根本没有半个女人敢嫁给他。

  “谁说堡主大爷不好看?迟冬,你别跟四爷他们一样没眼光。我偷偷跟你说,你可别告诉四爷,我好久没看过像四爷那样丑得会吓死人的男人了,还有二爷,我知道他是好人,但他的脸白得像快要病死,余少爷也很奇怪,耳朵尖尖,嘴巴红红,长得好像狐妖。幸好堡主大爷长得好看,不然我会以为人间堡是妖怪窝,有白狐狸、大猪妖,还有吊死鬼……”融雪边笑边皱皱鼻子,扳着指头数道。

  就算以前村子里偶尔会有奇怪的人经过,但村里的百姓都长得很普通,没有人会让她吓得尖叫,可是,人间堡真的什么丑人都有,奇怪得要命!

  听了她的话,宋迟冬皱眉思索着。

  白狐狸?好像是指余弟,因为他的皮肤比女人还白。

  大猪妖?应该是说酒叔。他吃得太多了。

  吊死鬼?不用想,正是丹凤眼的卧春。

  符合她说法的人瞬间掠过宋迟冬的脑海,让他忍耐不住,当场将脸埋在她肩上,心中狂笑,差点受内伤。

  你说人间堡里都是妖怪,堡主他就不是吗?他暗笑着,连在她背上写字的手指都抖个不停。

  “堡主大爷当然不是,他是天人下凡,天下第一美男子。”融雪皱眉,很不悦的反驳他的话。

  她郑重的表情让他差点笑翻了。

  幸好房里只有他们两人,不然他现在这个蠢样,一点大堡主的威严都没有,弟弟们看到了铁定会笑死。

  天下第一美男子?怕是只有分不出美丑的她才会这么说吧?

  你真是个宝。他伸手写下这几个字,脸埋在她肩上,高大的身躯因忍着笑而不住震动。

  “迟冬,你在说什么?为什么我……啊,你怎么了,为什么一直发抖?身子不舒服吗?”融雪开口,马上惊讶的发现他的身子摇晃得很厉害。

  没等他回话,她立刻推开他,并把手伸向前。

  柔软的小手碰到他的脸后,她紧张的直摸索,想知道他究竟怎么了,直到摸上他脸颊上突起的大片疤痕时,才错愕的停住。

  “迟冬,这是什么?是四爷说的那个让大狼抓伤的疤痕吗?还会疼吗?”融雪问道,忽然间有些呼吸困难,心头跟着紧揪了下。

  光用手摸,就觉得他的伤好大、好深……

  想必受伤时一定很痛吧!

  嗯。没有关系,已经过去了,我不在乎。

  看着她的小手捧着他的脸颊,担心的询问,他就觉得这个伤痕似乎没有想像中难看。

  想到过去还未发生意外,刚正的面容还颇受姑娘们青睐的那几年,他身边总不乏有美丽的姑娘围绕着,但受了伤以后,他看多了姑娘们失声尖叫时的疯狂模样,现在,就算再美的姑娘来到他面前,也跟平凡人没有两样。

  她们看见的都只是他外在的皮相,看不到他真正的好,所以,他一直告诉自己别在意,别把那些尖叫和抗拒放在心里。

  但是,就算不当一回事,听多了女人的尖叫声,自信心多少会受到打击。

  所以有时望着铜镜里自己脸上的疤痕,他常会觉得似乎真的很恐怖,不然那些姑娘见了干嘛叫得这么大声?

  可是,现在却有个傻姑娘说他好看,还捧着他的脸心疼得要命,害他高兴得真想冲到屋外,仰头对天大喊,他真喜欢这个傻姑娘,因为只有她懂得他的好!

  “喔!迟冬,你真的好有勇气,那么大的伤口,换作我早哭死了,可是你竟然还说不在乎。”融雪叹息着抚过他的伤疤,然后想都不想的将自己的脸靠过去,贴着他的脸颊来回摩挲,小手在他另一边的脸颊上轻轻抚揉。

  唉!好可怜的迟冬。

  你在做什么?宋迟冬僵硬的一顿,拉过她的手写着,向来刚硬冷然的面孔上浮现尴尬的红晕。

  “安慰你啊,弟弟们受伤时,我也是这样安慰他们。”

  她说得理所当然,他却听得好想叹气。

  安慰他?她当他是小娃儿还是小狗儿,摸摸拍拍的让他浑身不对劲!

  想他好歹也曾是意气风发的马帮头儿,现在更是人间堡的大主子,可她却把他当成奶娃来安慰?

  他的傻姑娘怎么那么宝!

  我是大男人,一个成年的男人要的不是这样的安慰。

  “啊?这样不对吗?那你要我怎么安慰你?”融雪不解的偏着小脑袋问。

  大男人要的安慰是什么?拍拍他还不行吗?

  傻瓜,你只要这样……

  他写到一半便停下,融雪还不懂他要的是什么,下一刻,她突然发现自己的下巴让人轻轻抬起。

  然后,还来不及询问发生了什么事,一个温暖且难以形容的东西忽然盖在她嘴上,来回轻触她的唇。

  错愕的顿了下,她下意识的伸手就想去摸。

  那个搁在她嘴上的到底是什么?好软、好柔,又着带点茶水味儿……

  融雪伸出的手触碰到他温热的脸庞,一路沿着斧凿般的侧脸往下移,直向那贴在她唇上的温热而去。

  她缓缓的摸索,打断了宋迟冬轻吻的动作。

  他拉过她的手指绕着自己的嘴绕了一圈,心动的看着她憨然傻笑又带点疑惑的摸样,之后再也忍不住将她纤细的手指放在嘴上,一根一根的吻着。

  知道我在做什么吗?他在她掌心里写道。

  “不知道。”融雪摇头,好奇的伸出手指轻触了他一下。软软热热的,有点像小狗的鼻子,原来他是用鼻子碰她的手啊。

  我正告诉你要怎么安慰我。

  “用鼻子吗?”她笨拙的拉来他的手,用自认为是他先前对她的方式,拿起他的手往自己的鼻尖摩挲。“我做得对吗?”

  她天真的小脸惹得他差点笑出声。

  做得很好,不过不对,我刚刚是这样做。这是我的嘴。

  拉着她的手,他让她摸摸他温热的唇,然后再次在她的手指上吻了起来。

  “啊?”融雪傻眼,身子僵了下,热烫的红潮瞬间爬上脸颊,蔓延至耳边。原来迟冬是这样做的……

  她忸怩着缩回手,小脸上满是羞涩。

  不止这样,先前我还这样做。

  宋迟冬将她的双手摆在他脸上,然后缓缓捧来她的脸,轻吻着她的唇。

  这下融雪才知道,原来先前那软软的东西是他的嘴。

  她曾看过村里一些相恋的男女在隐密的大树后头嘴贴着嘴。

  隔壁的路大嫂说,只有互相喜欢的情人或夫妻才会嘴贴嘴的靠在一块。

  如果把张老爹、张大哥、小宝、小东、四爷、二爷、余少爷、堡主大爷还有迟冬等等所有她认识的男人拉来摆在她面前,她最喜欢的就是迟冬了……嗯,如果堡主大爷不算进去的话。

  所以,她应该可以和迟冬嘴碰着嘴吧。

  但是,迟冬喜不喜欢她呢?

  他应该也是喜欢她的吧,不然干嘛黏着她的嘴巴又吃又咬?

  一想到这儿,她的脸忽然变得好烫,脑子糊成一团,傻傻的张着小嘴任宋迟冬一亲再亲。

  拉开睑,宋迟冬失笑看着她因为屏住呼吸而浑身僵硬,当下赶紧拍拍她的脸。

  呼吸!傻瓜,你要呼吸。

  “啊?”猛地深吸口气,回过神后,融雪像发现什么重要的事一般急急扯着他。“迟冬,你喜欢我,所以才碰我的嘴,对不对?”她小脸上有着羞涩,还有更多控制不住的惊喜。

  对,我喜欢你。

  没有多想,更毫不隐藏,他坦白的在她的手上写下自己的心意。

  我很喜欢你,越来越喜欢你,要是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喜欢得再也不想让你走,你可愿意为我留下?

  即使问的这一刻心里仍有些忐忑,他还是屏气凝神的再往下写。

  你喜欢我吗?可以为了我一辈子不走吗?愿意,永远留在人间堡陪我吗?

  每写完一个间句,宋迟冬便抬头看她一眼,当他发现她一直点头,而且越点越用力,几乎把脖子摇断,他感动得忍不住抱紧她。

  你不后悔?他忍着激动再写。

  “我为什么要后悔?你对我这么好,我也很喜欢你啊,当然愿意为了你留在这里,只是你不能哄我,说了喜欢,就要永远喜欢下去,你一直喜欢我,我也会一直喜欢你……”

  看着融雪脸上傻傻的笑,他开心极了,差点欢呼出声。

  她说喜欢,她真的说她也喜欢他!

  天啊!他好想找个东西敲敲脑袋,看自己是不是身在梦中。竟然会有姑娘说喜欢他!

  横抱起她,宋迟冬动作温柔的将她往床榻上放。

  替她脱去鞋子后,他跟着爬上床,气息有些不稳的凝视着她。

  雪,我可不可以……

  他在她掌心中写着,手抖得有些狼狈。

  虽然他的傻姑娘瘦弱得没有一丝成熟女人的圆润,需要好好调养身子,但她却能用那花一般的笑靥掳走他的心神,所以,他何止是心动,根本是好想亲她、抱她,做尽一个男人想对喜爱的女人所做的事。

  “可不可以什么?”融雪不解的开口,心儿怦怦跳,感觉他的手从她的袖子里伸了进去,在她手臂上缓缓抚摸。

  我可不可以更喜欢你,更爱你一些?

  他写着,怕她摇头拒绝,克制的只敢在她手臂上轻轻游移。

  “嗯。”不懂他的意思,她傻笑着点头,然后忽然发现在袖中移动的那只手瞬间滑至她胸前,腰间的衣带也跟着被扯了开来。

  她脸一红,羞得拉住他探索的大掌。

  她现在晓得他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隔壁的路大嫂也说过,相爱的男女除了嘴贴着嘴,还会情不自禁的褪去对方的衣衫。做那种很亲密的事。

  那时,她不晓得“很亲密”是什么意思,因为每次说到这里,路大嫂就会脸红得赶忙转移话题,不过无妨,她很快就会知道了。

  但是,在这之前还有一件事她很在意。

  “迟冬,桌上的烛火……我……”她红着脸,结结巴巴的不知该怎么说出口。

  她不想让他看见她没穿衣服的样于,因为她很丑……

  我马上灭了它。

  晓得她怕羞,他挥了下衣袖,熄灭烛火,然后小心的压下身子,将她整个人一寸寸的吞下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