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武则天苏童上海堡垒江南鬼啊!师父应天鱼邪神外传柳残阳幽灵男

返回顶部

  五年后

  香喷喷的蛋香从厨房里飘出来,才六岁的小伟爬上椅子,在固定的位子坐好,抓起汤匙,「妈咪,吃蛋蛋。」

  「好,吃蛋蛋。」乐眉将半熟的蛋放在盘子里,旁边还有一条小伟最爱的热狗,以及营养又好喝的鲜奶,「来,慢慢吃。」

  「妈咪,等一下妳要带我去上幼儿园吗?」小伟眨着大眼问着从小将她当成妈咪的乐眉。

  「对,小伟一定要乖喔!妈咪送妳去学校后就要去上班了,中午张奶奶会去接你,你要乖乖听话知道吗?」她拍拍他的小脸,笑咪咪地说。

  「我不要张奶奶,我要妈咪来接我。」他嘟起小嘴儿。

  「妈咪上份工作辞掉后,好不容易才找到新工作,再不去的话我们会没钱钱买小伟最爱的鸡蛋和热狗喔!」身边带个孩子真的非常不容易生活,幸亏房东张奶奶很喜欢小伟,义务帮忙带他,否则她真不知道该如何支撑下去。

  「那……那……」小伟陷于两难中,小脸皱拢好久才说:「那就让妈咪去工作。」

  「呵!你这小子。」她笑睨他一眼。

  小伟不好意思的垂下小脑袋。

  「逗你的,快吃吧!否则我就赶不及上班了。」

  「好。」小伟立刻拿起汤匙,开心地一口口吃着。

  乐眉一手托着腮,笑看已经长大的小伟,内心满是感动。

  千瑜,妳也应该放心了,等小伟再大一点,我会告诉他他的亲生母亲是谁,带他去见妳。

  眼看时间差不多,小伟也吃饱了,她便将碗盘收到水槽冲了冲,「不管了,回来再洗了,小伟书包背上喔!」

  「好。」他跳下椅子,小小的手臂拿起书包,扭扭屁股背上。

  她见了忍不住一笑,上前牵着小伟走出家门,锁上门,两人边走边唱着儿歌下楼。

  来到停车场,坐进乐眉买了好几年的二手车,一大一小继续唱着歌,开心的笑着。

  到了幼儿园,她将小伟交给老师,而后便赶着去上班。

  「还好今天车子没出毛病,否则就真的来不及了。」一路上她稍稍加快速度,终于在指定时间前五分钟赶到了。

  车子在地下停车场停好后,她拉下整容镜补个唇蜜,今天是第一天上班,她得留给上司一个好印象才行。

  她再看看表,「糟了,剩下两分钟!」

  于是她连跑带跳的进入电梯间,直接按了要去的楼层。

  按了电铃后,就见大门自动开启,她赶紧走进去,看见为她面试的那位先生就坐在前方的办公桌,一边讲电话、一边望着她仓皇的模样。

  「天,丢死人了!」她羞愧的垂下脸,走到一旁等待着。

  在等待的这段时间,乐眉看看环境,发现这不像工作场所,倒像是住家,装潢和布置独树一帜。

  大约三分钟后,那位先生走了过来,「江小姐,欢迎妳来,上次面试时我忘了自我介绍,我姓严叫严峻,但我本人一点儿也不严峻,妳可以喊我严叔。」男子亲切的说道。

  「严叔你好。」她客气的朝他点点头,「我没来迟吧?」

  「第一天,没关系。」他笑了笑,打开手中的数据本,「我们今天的工作内容是……」

  他还没说完,就听见里面传来声响,「严叔,人到底来了没?」

  「呃,已经来了。」严叔回头对乐眉说:「江小姐,里面那位就是妳的老板,妳的工作是担任他的特别助理,也就是他会吩咐一些事给妳做,不管是公事还是私事。」

  「私事?!」她暗抽口气,「什么意思?」

  「哈……不要会错意,只是他一些私人的工作,像是买买三餐、记录他私人的约会事项。」严叔看着她惊诧的表情,不禁莞尔。

  「那我就放心了。」她甜甜一笑。

  「妳先进去,我们昝先生正在书房等着妳。」严叔往书房比了下。

  「好。」江乐眉怯怯地走了过去,敲了敲门。

  「进来。」

  虽然还没看见对方的脸,不过她觉得他的声音很好听,还有点耳熟。

  走进里面,见他站在窗前望着外面,于是她对着他的背影说:「我是江乐眉,严叔说以后就由我──」

  她的话才说一半,他已经转过身来,当下她被眼前的男人给吓了好大一跳!

  他……他不就是红遍港台、内地和东南亚的当红炸子鸡昝立珩吗?

  「你……」她半天说不出话来。

  「妳不会不认识我吧?」昝立珩扯着抹笑痕。

  「我当然认识。」乐眉点点头,「你非常红。」

  「哈哈!妳的回答非常妙,清楚工作内容了吗?做我的助理很忙,杂务也很多,一定要有心理准备。」他回到前头的牛皮椅坐下,帅气的跷起二郎腿,一副惬意的模样。

  「很忙?」她听出他话里的意思,顿觉不安,「是不是还要加班?晚上得留下?」

  「没错,我会给妳准备一间房间。」她的工作几乎是等于他的「跟屁虫」了。

  「不行,我当初说过,我必须正常上下班。」她急着解释,「很抱歉,我没办法胜任这个工作。」

  「等等,妳这是什么意思?我只录取妳一个,现在妳跑掉要我怎么办?」昝立珩揉揉眉心。

  「可是我每天最晚六点半必须回到家,」她极力争辩,「我在履历表上也是这么写的。」为了小伟,她晚上从不兼差,都待在家里陪他。

  他点点头,「很好,严叔……」

  不一会儿严叔走了进来,「昝先生,什么事?」

  「这位小姐说她当初在履历上写着只能正常时间上下班,有没有这回事?」昝立珩半瞇起眸,一丝愠怒出现在脸上。

  严峻慢条斯理的翻开手中资料,走向乐眉,「这是妳的履历,完全没列出这一点,而且我提到上班时间不规律,妳也没意见。」

  她这一瞧,立刻铁青了脸色,「怎么会这样呢?可我以为你说的不规律是指有时要上班、有时不用上班。」

  「不好意思,如果要再找人还得花时间,我们昝先生现在就需要一名助理,在这之前请妳勉为其难帮个忙吧!接替人手我会尽量去找。」

  瞧严叔说得如此委婉,况且又是错在自己,她只好答应了,「好,我暂时接下,还请严叔尽快找人。」

  「那就这么办了。」严峻这才退出房间。

  「知不知道这份助理职务有多少人抢?」昝立珩站起身走近她,依他的名气,尽管无薪也有人愿意做呢!

  「我知道。」光从影视新闻里看见他一出门就被女影迷包围的情景,她就知道这份工作有多炙手可热了。

  「还有,我给妳的薪水可不低,严叔跟妳提过了吗?」他双手抱胸,勾视着她那张看起来挺顺眼的脸蛋。

  「我知道。」就是因为高薪,她一度还开心的想,过不了多久就可以买辆新车,不必每天都为了发动车子搞得满头大汗了。

  「好,既然愿意待下,那就开始做事吧!」他将外套穿上,「我要去录像,妳就跟在我身边,我要水、要任何东西都得随时递来。」

  「是的。」乐眉却在心底抱怨着:干嘛呀?大明星就非得这么跩吗?

  昝立珩径自走出房间,问着严峻,「阿震和小渊他们呢?」

  「他们会到录像现场等你。」严峻站起,拿起公文包便要一块儿离开。

  「严叔,你也要一起去是吗?」见他一同前往,乐眉总算放了心。毕竟要她一个人面对这位「大牌」明星,她还真是无法招架。

  「当然,我是他秘书。」

  「哦~~原来是这样。」这位秘书人还真好。

  「你们两个在后面碎碎念什么,车在哪儿?」到了大楼外,昝立珩一回头就见他们开心地畅谈着。

  「左边那辆就是。」严叔上前指道。

  昝立珩走过去,上车后便瞅着江乐眉,「妳几岁?」

  「啊?」她没想到他会这么问,但还是回答了,「二十六,满老了。」

  「什么老?我都二十八了,也不觉得自己老呀!」突然,他转了个话题问道:「下班后忙着约会,所以连这份高薪的职务都不要了?」

  「约会?!」她不想解释,就让他这么想也好,「这是我的私事。」

  「看来是真的了。」他抠抠眉毛,冷嗤一声。

  江乐眉没有为自己做任何辩解,坦白说,自从千瑜为爱做了傻事后,她就不再相信任何男人,别说约会了,只要有人想要追她,她便会拿出小伟当挡箭牌,对方也会吓得立即打退堂鼓,屡试不爽。

  从此,她更确定男人是自私的,追求的时候可以甜言蜜语、说尽一切好话,但是当发现追求的女人居然有个孩子,就会很主动的消失,连赶都不必。

  「昝先生,我想你的约会也不会少,就不必说别人了。」这几年来,他的绯闻上过多次影剧版头条。

  「哈,真有趣,」他好笑的仰起脸,「这是一个助理会说的话吗?」

  「昝先生,到了。」眼看电视公司已在前方,严叔提醒他先做好准备。

  昝立珩拿出墨镜戴上,这才走出车外,顿时从四面八方涌来一大群影迷围绕着他,拥挤的情况可以用寸步难行来形容。

  头一次面对这情景的乐眉,还真的有点吓到了!

  她紧跟在昝立珩身后,看他偶尔停下来为粉丝签名,看着他所绽放的魔魅微笑……难怪他可以诱惑这么多小女生;不过,对她这种心如止水的女人而言,却一点也起不了作用。

  一到摄影棚,昝立珩便对她说:「我要喝桔茶,去帮我准备,要放进保温杯里。」

  「保温杯?!」

  「顺道去买,然后拿发票向严叔请款就行。」他一边化妆一边吩咐。

  「可是我要怎么去?」第一天工作,她可是完全状况外。

  「坐车、开车,随便妳。」这时,突然走近一位当红女星,她瞅着乐眉,语气微酸地说:「立珩,你是从哪找来这么迟钝的助理?阿玫呢?」

  「她爸生重病,她回乡下照顾去了。」昝立珩无奈地说。

  「看得出来应该很紧急,你才会找一个没经验的助理。」女星语带嘲讽,「看来这女的运气不错,才能捞到这份工作。」

  原本不想回应的乐眉,被她这几句话惹得生气,抬头道:「今天是我第一天接触助理的工作,我承认我什么都不懂,但我不会从批评别人中显示自己的无知。」

  「妳──」女星愤怒地举起手想要打人。

  「要打我吗?我可不会任人欺负。」乐眉瞇起眸,无畏地望着对方。

  「妳还真是──」

  「嘉芬,妳别闹了,她是我的助理还是妳的?」昝立珩发现这位新助理的与众不同,如果是一般人,应该早就吓哭了吧!

  「立珩,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说话?」刘嘉芬很意外,他竟然为了一个小小的助理开口责怪她。

  「不要吵了,我要去准备昝先生的东西。」

  乐眉已听不下去,一心只想脱离这种压迫的氛围。

  昝立珩望着她跑开的身影,眉眼漾出笑意,看来闲暇时逗逗这女人应该会挺有趣的。

  瞧她那副像冰一样的外表,就不知道内心是不是同样这么冰冷?

  ☆☆☆

  离开电视公司后,乐眉先去买了个保温杯,又去茶铺买热桔茶冲进杯里。

  说真的,如果不是愧对严叔,她真的不想回去面对那个大明星。

  「小伟,一定要给妈咪勇气,让妈咪不要被打倒喔!」回到电视公司外,她深吸口气才走进去。

  进入摄影棚,乐眉发现已经开拍了,严叔走了过来,「东西买来了?」

  「对。」

  「辛苦妳了,当初面试时因为很急,该交代的都没说清楚,辛苦妳了。」严叔其实也看见之前那一幕。

  「没关系。」乐眉笑笑,「反正我也做不久。」

  「妳真的不再考虑考虑?」严峻倒是觉得她非常适合这工作。

  「不是不愿意,而是真的没办法。」她歉然一笑。

  「好,不过在我找到人之前,还是希望妳能多考虑一下。」

  「嗯。」她又问:「对了,接下来我该做什么?」

  「只要待命就好,需要什么昝先生自然会叫妳。」严峻笑了笑,「不过妳不用担心,虽然很忙,但他不会随便命令或指挥助理的。」

  她点点头,视线再度调回片场里,才发现他正和刚刚那位傲慢女星拍热吻戏!瞧他们吻得难分难舍的,她倒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避开这火辣的一幕。

  偏偏这时候,热吻中的昝立珩那双烁亮的眸子正好瞟向她,发现她闪躲的双眼,不禁勾起一丝兴味的笑。

  经过一段时间,这场吻戏终于拍完了,昝立珩来到一旁休息,乐眉则在严峻的眼神示意下赶紧拿了保温杯过去,「这是你要的桔茶。」

  他笑着接过手,喝了口之后,双眉一扬地问道:「这桔茶不错,在哪儿买的?」

  「我以前常去的一家茶铺。」她照实回答。

  「以后我都要喝这间茶铺的茶。」他扯唇一笑,「对了,妳叫什么名字?」

  「乐眉,江乐眉。」难道他不看履历的吗?

  「乐眉!」昝立珩睇着她的眼,勾起嘴角,「名字满好听的,妳要我以后怎么喊妳呢?」

  「无所谓,反正过几天等你找到新助理我就会离开。」这男人跟每个女人都这么有话聊吗?

  「既然妳无所谓,那我就喊妳眉啰!」他逼向前,更靠近了她一点儿。

  乐眉不自在地往后一退,「难道你对每个女人都是这样?」

  「怎样?」他挑眉。

  「轻佻。」乐眉直言不讳。

  「哈……」他霍然大笑,「太有意思了,居然有女人这么说我,妳到底是不是正常女人呀?」

  「什么意思?」乐眉皱起眉。

  「妳不觉得我能够拥有这么多粉丝,一定是具备某种魅力?」昝立珩漆黑的眸心闪过一丝玩味。

  她承认他的确很有魅力,但她能附和他的话吗?这样岂不是让他更加得意忘形!

  「我年纪不小了,那种为偶像疯狂的岁月早就离我远去了。」她拉好椅子,「请坐,还要吃什么或喝什么吗?我去买。」

  「不用。」他猛地抓住她的手腕,「我又不是饭桶和水桶,妳何必故意找机会避开我?」

  「我没有。」乐眉慌张的摇摇头,「请别这么说,昝先生。你我可以说一点关系都没有。」

  「真的吗?」昝立珩若有所意的瞅着她,「这可不一定喔!」

  「难道你想追我?」乐眉不愿退缩,故意说道。

  「有何不可?」他向来喜欢征服的快感。

  她摇摇头,轻逸出抹无奈的笑容,「随你高兴。」

  她实在懒得理会他那副自诩情圣的嘴脸,难不成他连自己的助理也不放过?

  「请问我还要做什么?」她不想再和他斗嘴了。

  「好累,帮我按摩。」昝立珩比比肩膀。

  「什么?」她是助理可不是马杀鸡女郎!乐眉仰起下巴,「我不做,如果你坚持,我可以马上走人。」

  「妳要挟我?」他脸上轻漾笑影。

  乐眉原以为他会指着门口,对她破口大骂,嚷着要她滚,可没想到他竟然绽放笑容,笑容里还带着一抹深沉。

  「我完全没有要挟你的意思,只是希望你明白,虽然我是领你薪水的助理,但我也是有人格的,了解吗?」乐眉直逼视着他。

  「人格!」他笑望着她,「帮我按摩跟人格有什么关系?难道妳怕男人?」

  昝立珩这话刺进她心底,她一手抚着胸,什么话都不说地冲出摄影棚。

  他凭什么这么说她?凭什么管她的想法?凭什么让她在他面前手足无措?

  不该再继续,不能再待下,她要立刻离职。

  ☆☆☆

  搭了公车回到她停车的地方,乐眉开车回到住处。

  看看时间,她来到一楼按了门铃,不一会儿一名年约六十的老太太前来应门。

  张奶奶一见是乐眉,立刻笑开嘴,「妳怎么这么早回来,不是说第一天上班,下班时间不太一定吗?」

  「因为是第一天,老板让我早点走。」乐眉傻笑着,不好意思告诉张奶奶是她自己开溜的。

  「原来如此。」张奶奶拉着她的手,「快来看看小伟,他刚刚把在幼儿园学来的舞蹈跳给我看,好逗人哪!」

  「真的吗?」乐眉快步走了进去,「小伟要不要跳给妈咪看?」

  「好呀!」小伟跳上沙发,又蹦又跳的。

  「不行这样,张奶奶的沙发会被你给跳坏。」乐眉立刻阻止。

  「没关系,他喜欢就好。」张奶奶疼死了小伟,可说是拿他当亲孙子般对待。

  不过小伟还是听话的跃下沙发,在地板上跳着,那可爱的模样让乐眉乐在心底,所有的烦忧都一扫而空。

  「好棒好棒。」小伟跳完后,她直拍着手。

  「妈咪今天上班也好棒吗?」他稚气地问:「妳说可以换大车车,是真的吗?」

  瞬间,乐眉竟不知如何回应了。

  而她身上的手机也适时响起,接起才知道是严峻打来的,「严叔你好,我是乐眉。」

  「妳怎么突然跑了呢?」严叔关心地问。

  「我……」

  「一定是昝先生说了什么吧?妳该体谅一下,他向来如天子骄子般,所以傲气一定有的,但他不是坏人。」他为昝立珩说话。

  「可是我还是觉得不行,晚上我绝不能加班,连这几天也不行。」她无奈地说。

  「就不能考虑一下吗?」

  「真的没办法,我──」

  乐眉的话还没说完,张奶奶便替她说了,「我可以帮妳。」

  「张奶奶!」她愕然地抬头。

  「反正妳就听我的,跟人家说妳愿意,不要白白损失一份工作呀!」从乐眉的言谈中,张奶奶已能猜出她遇到了困难。

  「江小姐,是谁在说话?」严峻听见有人插嘴。

  「呃,没什么。」乐眉抿紧唇想了想,「这样好不好,让我考虑一下,我会尽快回复你。」

  「好,希望不要让我等太久。」其实要找昝立珩的助理并不难,不过乐眉却是最适合的人选,唯有像乐眉这种不理睬他的女人,才治得了昝立珩的霸气。

  「明天我就会给你答案。」她知道他们目前真的缺少一位助理,也不好让严叔等太久。

  「那我等妳的好消息。」严叔这才挂了电话。

  「是谁打来的?那间公司吗?」张奶奶瞠大眸子问道。

  「对。」她点点头。

  「妳放心吧!尽管去加班,反正家里只有我和小慧,她白天也要上班,留我一个人在家可无聊了,小伟就交给我吧!」张奶奶口中的小慧是她的孙女。

  「这样好吗?我或许连假日都得工作,妳年纪大了,让妳照顾调皮的小伟,我怎安心?」做昝立珩的助理一定很忙,她心里明白。

  「妳把我看扁了吧?虽然我已经六十几,但身体还很硬朗呢!」张奶奶走向小伟,一把抱起他。

  「谢谢妳,张奶奶。」虽然有张奶奶的帮助让她可以放心,但她仍有另一个困扰。

  是不是要继续做那个男人的助理呢?才不过一天,她已被他激怒好几次,若回去的话肯定会受到他的嘲笑。

  但是,再看看小伟天真的笑颜,她是该给他好一点的生活才是,所以再有压力、再难熬,她都该撑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