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我不是聪明女生·终结版董晓磊谁都知道我爱你月下箫声下嫁蓝先生晓叁

返回顶部

  第二天,江乐眉与严峻联系后,再次来报到。

  严峻一看见她,立即笑开嘴,“江小姐,你来了。”

  “对。”她不好意思的垂下脸,将落在颊上的发拢到耳后。

  “快去里面做准备,昝先生今天要参加一个手机代言的活动。”他没问太多,立刻道出行程。

  “是。”乐眉朝他点点头,便转向房间。

  “对了,你是要帮忙几天,还是愿意接受这份工作?”严峻突然喊住她。

  “有件事我想先弄清楚,晚上加班可以,但是可有假日呢?”她得拨时间带小伟出去玩,享受该有的愉快童年。

  “当然有假日,虽然不一定是周休假日,但是一定有,昝先生也不是天天都要工作,有时他想休息一阵子,你也就跟着休息。”严峻笑着解释。

  “那就好,我先进去了。”她旋身推开门,走进那间她以为再也不会踏进的房间。

  躺在沙发上聆听音乐的昝立珩,闭着眼说道:“你还是回来了。”

  “对。”她赶紧进入正题,“听说今天昝先生有代言活动,是不是应该先挑衣服呢?”

  昨晚在家时,她将严峻白天给她的记事本好好看过一遍,已略有概念,不像昨天完全的懵懂无知。

  “你好像很喜欢转移话题?”他扯着笑起身,拿起遥控器将音乐关上。

  她没回应他的问话,越解释只会越麻烦,“不知道昝先生要去哪挑衣服?”

  昝立珩逸出一丝微笑,“我的更衣室在那里,你去帮我挑一套。”

  “我去挑?!”就怕她挑的不是他所满意的。

  “对,让我看看你的眼光如何?和我差距多少?”他瞅着她那张震惊的脸蛋。

  乐眉心忖,他这是在考验她吗?

  “好,那我就去挑了。”反正挑错了他也不可能穿。

  走进更衣室,她惊讶的发现里面少说也有十多坪,衣服的种类更是琳琅满目,她还真不知道该从哪儿挑起。

  突然,她看见旁边有一台电脑,点进去后,蓦然了解原来这些衣服全都有建档管理。

  于是她先从电脑里的类别挑出她觉得不错的几套衣服,然后依照编号找出衣服,再搭配成一套,把它拎了出来。

  “昝先生,你觉得这套如何?”乐眉将一套衣服展现在他面前。

  “你这是什么搭配?”昝立珩看着眼前这套——上衣是土黄色的西装外套,下面却是条复古牛仔裤的搭配。

  “不是手机代言吗?我觉得这样挺好的。”上面是代表都会上班族,下面是代表学生族群。

  “什么跟什么呀!那怎么没有女性族群?我是不是要穿裙子还是戴假发呢?”他没好气地睨着她。

  “这种穿法很新颖,而且不是很正式的西装,搭配牛仔裤我觉得挺帅气的呀!”她还是越看越觉得不错。

  “但不是我的STYLE。”他双手环胸,摇摇头。

  “好吧!那你就找你自己喜欢的衣服,何必要我挑呢?”乐眉真不明白他为何总爱找她麻烦?

  “我刚才说过,想看看你的眼光究竟和我差多少。”他幽黯精锐的眼直瞅着她,“果真,还差真多。”

  “这点我承认,我一向没空去注意时装的流行趋势,挑衣服全凭感觉和直觉,所以不合你的眼光是一定的。”她将衣服交给他,“请你去挑吧!时间差不多了。”

  “你还真是。”他眯起眸瞪了她一眼,可他还是勾走她手里的衣服,“算了,就穿这套吧!”

  “什么?你真要穿这个?”虽然一开始乐眉并不觉得自己的眼光有什么不对,但经他一说好像也挺奇怪的。

  “向你证明长得帅的人穿什么都好看。”对她眨眨眼,他便走进更衣室。

  乐眉嗤一声,想她活这么大,还没见过如此狂妄又自大的男人。

  数分钟后,昝立珩从更衣室里出来,虽然穿着这身不太搭调的衣服,但依旧是魅力四射。

  “怎么样?”他帅气的在她面前转了一圈。

  “很好看。”乐眉不得不承认。

  “看吧!我这身衣架子,就算地摊货穿在我身上都会变成名牌。”昝立珩双臂抱胸,飒爽一笑。

  乐眉低下头忍着笑,却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他蹙起眉,“你不是说好看吗?”

  “你的表情动作很好笑。”这一说,她居然肚子泛疼,因为憋笑得太难受了。

  “什么意思?”

  “在你脸上明显写着‘我是王子,我有病’这七个字。”乐眉掩住唇,偷觑了他一眼后又转首继续偷笑。

  “要笑就笑大声一点。”这女人怎么搞的?一会儿冷冰冰,一会儿又笑成这样,简直藐视他!

  不过她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美,平时冷冰冰的样子也很迷人,平日他身旁围拥着众多女人,她们对他多是奉承、拍马屁,久了他听了都烦,一看见女人就想跑,害他一度以为自己得了恐女症,但是她却不一样。

  她会顶撞他、激怒他,甚至不把他的名气看在眼中,这不禁让他想进一步认识她,也不由自主的想和她多聊聊。

  “我笑完了。”深吸口气后,她又转过身,以一副正经口吻问道:“你真的要穿这套衣服出席代言活动吗?”

  “这可是你选的。”他张开手臂,让她看得更清楚点。

  “好吧!就这一套。”

  既然他说地摊货穿在他身上都会变成名牌,她又何必在乎合不合宜呢?

  “喂!”他朝她一吼,“你好像凡事都事不关己耶!”

  “一切都是你决定的,我也不能说什么呀!”她一脸无辜的看着他。

  “好,你还真是个好助理。”以为他不敢这样穿吗?“那就走呀!”

  说着,他便大步走出房间,严峻听见脚步声,立刻从办公桌后站起,抬眼见到眼前的昝立珩,瞬间瞪大了眼,张开嘴说不出半个字。

  “怎么了,严叔?”他当然知道严峻惊讶的表情因何而来,“这身衣服可是咱们助理亲手挑的,如何呢?”

  “呃……是江小姐挑的?”严峻再确认一次。

  “对,但我说过不适合就不要穿,是他坚持……”唉!怎么好像错在她呢?真冤枉。

  “我觉得不错。”严峻说道。

  “真的吗?谢谢严叔。”乐眉开心一笑,赶紧拉开门,“两位请,我来锁门就行了。”

  昝立珩瞅着她那雀跃的表情,在严峻耳边小声说道:“你竟然会挑她做我的助理,看来你的眼光也有问题。”

  “昝先生不喜欢她吗?”严峻挑起眉,“那我再重新找人——”

  “不必了,哪里有那么多时间呀!顶多我牺牲一下吧!”说完,他便快步朝门外走去。

  严峻则是掩嘴偷偷笑了出来。

  新手机发表现场挤满人潮,乐眉不停看着手表,已经快十点了,为何还不结束呢?

  严峻发现她一直看表,于是走向她说道:“是不是有事?”

  “还好。”她不好意思地笑笑,毕竟之前答应过待晚一点也无妨,总不好现在反悔吧!

  “如果有急事可以跟我说。”

  “嗯,我会的。”严峻对她越好,她就越无法说出自己的要求。

  其实不赶着回去也没关系,但她就是放不下小伟,这时间他应该睡了,没她在身边陪着,不知他睡得好吗?

  再抬头,就看见昝立珩对着记者们的访问侃侃而谈着,她不禁欣赏起他应对问题的态度。虽然他有时看来很傲气又很流气,却是个聪明的男人,从他的回答中亦可以明白他非常有主见。

  不可讳言的,他真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男人,如果她不是对男人彻底失望,或许她会像其它女生一样迷恋上他吧?

  “请问你身上这套衣服的搭配是出于什么样的灵感?”突然,有记者这么问。

  乐眉听了神经一绷。

  “你们觉得好看吗?”昝立珩聪明的反问。

  “非常好看,虽然乍看有些奇特,但第二眼就可以接受了。”他们也道出心底的想法。

  “你还没告诉我们,怎会有这样的IDEA?”

  “这身衣服是被我的女助理强迫穿上的。”昝立珩扯着笑,魅惑的眸子赫然转向乐眉。

  “女助理?在哪里?”记者一有了八卦的题材,就开始找着他口中的女主角。

  乐眉惊慌地站了起来,趁还没让人发现之际躲到外面,一看见楼梯就往上爬,直到顶楼阳台才稍稍松了口气。

  “真可恶,干嘛把我拖下水?”乐眉碎念着。

  再仰首看着天上的星星,她才赫然发现自己不知有多久不曾悠闲地看星星了。自从千瑜去世后,她的人生全被小伟占满,可说是一该也不得闲。不过,这是她最甜蜜的负荷呀!

  “这次是你第二次溜人了。”突然,昝立珩出现在她身后。

  她吃惊的倏然转身,“你怎么来了?”

  该不会那些记者也跟着追来了吧?乐眉担心的直往他身后张望,如果有人追来,她又该逃到哪里去,该不会要她跳下围栏?

  “你在看什么?”他也往后面看了眼。

  “还好,没人跟来。”乐眉抚着胸,安下心。

  “怎么?害怕跟我传出绯闻?”他聪明的意会出她的担心。

  “什么绯闻?”她睨他一眼,“只是不想被误会,请你以后不要再让我挑衣服了。”

  “你就这么怕和我扯上关系?是怕你男友误会吗?”他将她逼到围栏旁,笑意不减的睥睨着她。

  “我从没说过我有男友,请你别瞎猜了,再说我也不希罕,能不能不要再提‘男朋友’三个字?”这个名词向来给她不可靠的感觉。

  “天,看样子你吃过男人的亏?”他恍然大悟的瞠大眸子,“所以我上次说你害怕男人是被我蒙对了?”

  “你……”她呼吸一窒,已说不出话来。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你不能以偏概全呀!”昝立珩勾起魅惑的唇角,“我可是个不错的男人。”

  “你是不是好男人与我无关。”她喘息的后退一步。

  “又来了!”他扯开嘴角,“你未免也太防备了吧!”

  “你只是付我薪水的人,没资格管我这么多吧?”她现在心好烦,尤其在他的盯视下显得更加慌乱。

  “谁说我没有资格?”他眉一挑。

  “你到底想怎么样?”他越来越靠近,乐眉的心跳也不由自主的加快了。

  “如果我说我想吻你呢?”他的热唇贴向她,就在要触及之前停下来。

  “你和女明星的热吻还不够吗?何必戏弄我这个小助理?”乐眉的腰紧靠在栏杆上,整个上半身往后仰,几乎快掉出栏杆外了。

  “那不一样,我对于像你这样受过伤的女人,忍不住会产生浓浓的保护欲。”就像他一样,因为也受过情伤,知道这种痛是难以磨灭的。

  “我不需要……”她发觉自己的嗓音已在发抖。

  “小心。”看她几乎要掉出去了,他立刻伸手揽住她的腰。当发现她眼底已出现水雾时,他的表情赫然一黯,“好了,不逗你了,下楼吧!严叔应该找我们找得快疯了!”

  “你先走。”她可不想和他一起出现又给自己惹麻烦。

  他轻逸出一丝笑痕,终于放开她,转身离开顶楼。

  乐眉直见他走远后,这才抚着胸口大大喘了口气,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她才缓缓朝楼梯间走去。

  到了楼下,果真看见着急的严峻问道:“你们上哪儿去了?不但记者找不到,连我都不知道你们的去向。”

  “对不起,严叔。我只是有点闷,去顶楼透透气。”乐眉不好意思地解释着。

  “我也是被那些记者给烦的,只好用尿遁法离开一下下。”昝立珩瞅着乐眉,顺着她的话说。

  “没关系。”严峻理解的点点头,“不过以后要跟我说一声,否则我留下也不是,离开也不是。”

  “对不起,严叔。”乐眉不好意思地垂下脸,其实是想隐藏住他带给她的颤意。

  “别这么说,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严峻转向昝立珩,“记者都离开了,我们也可以走了。”

  “OK,那回去吧!”昝立珩边走边问道:“明天还有行程吗?”

  “没有,接下来一个星期都没接任何工作,昝先生可以好好休息休息了。”严峻看着行事历说。

  “那么我是不是也可以休息了?”闻言,乐眉立即追问。

  “虽然昝先生没工作时,助理也要帮忙处理一些私人事务,但看在你真的很需要放假的份上,就放你假吧!”严峻对她一笑。

  “那么昝先生的私人事务呢?”她不想做个推卸责任的人。

  “我可以负责。”

  “严叔,你未免太宠她了。”昝立珩蹙眉望着乐眉,这女人太现实,有假可放就么兴奋?

  乐眉赶紧闪避他射来的目光,继续问着严峻,“那我哪时候回来比较好?”

  “我看看——”

  “就放你两天假,大后天回来上班,我正打算接一支广告,会在新加坡圣淘沙拍摄。”昝立珩此话一出立刻将她震住。

  “昝先生,你不是一直不肯接这支广告,为什么突然改变心意了?”严峻也感到意外,因为这支广告的导演和他很不对盘,他向来不接他所导的广告。

  “没有为什么,觉得休息一个星期太无聊了,有钱可赚何必往外推呢?”昝立珩转向乐眉,“怎么样?眉。”

  他故意叫得亲密,让乐眉的心猛地一震,但她还是故意装作一副抖落鸡皮疙瘩的样子,“拜托,好恶。”

  “喂——江……”

  趁他发飙之前,她赶紧对两人说:“我回去了,再见!”

  说完,她便拎起皮包往外溜,才眨个眼就不见人影了。

  “真可以让她去参加奥运短跑,跑这么快。”昝立珩忍不住发起牢骚。

  严峻清清喉咙,看了他一眼后,低头道:“我们是不是也该回去了?”

  “要笑就笑吧!强忍着小心得内伤。”昝立珩没好气的睨了他一眼后,也加快脚步离开了。

  “乐眉姊,你要去圣淘沙呀?”张奶奶的孙女小慧问着正在整理行李的乐眉。

  “对。”她无精打彩的,还真不想去。

  “去玩玩很不错,你怎么好像不太高兴呢?”从没出过国的小慧可是羡慕死她了,没想到乐眉能到这么棒的工作,而她却只能在间小公司当会计。

  “我的确不想去。”乐眉叹口气,如果有一星期的假日,她就可以好好陪陪小伟,甚至去幼稚园替他请几天假,带他四处玩玩。

  “为什么?是为了小伟吗?”小慧和奶奶都知道乐眉的心里只有小伟一人。

  “嗯。”乐眉点点头。

  “小伟有奶奶和我照顾,你尽管放一百二十个心吧!我们都好爱他呢!他的嘴巴好甜,就不知道是不是像他爸?”小慧随意说道,却让乐眉一震。

  “他一点都不像他爸。”乐眉立刻反驳。

  “怎么了?不想提他,那我不说就是了。”小慧噘起嘴儿。

  乐眉闭上眼叹了口气,“对不起,只是我真的不愿再想起那个人,这辈子都不会想再见到他。”

  除了张奶奶之外,其他人都以为小伟是她的亲生小孩,她也不想多做解释,因为她早把小伟视如己出。

  “我知道,他一定很不好,以后我不会再乱说话了。”小慧抱歉一笑。

  “嗯,以后要记得喔!”乐眉弯起嘴角。

  “对了,乐眉姊,你是做什么工作呀?为什么可以出国呢?”她非常好奇,但奶奶一直要她别多问。

  “助理,因为我的老板要去那里拍广告,我非去不可。”乐眉无奈的解释。

  “拍广告!”小慧的眸子一亮,“这么说他是明星啰?我认不认识?是哪一位呀?”她好奇极了。

  本来乐眉不想说,但见她这么感兴趣,只好老实回答,“是昝立珩。”

  “什么?昝……昝……”小慧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真的是他吗?”

  “是呀!怎么了?”是他有必要这么兴奋吗?

  “好棒喔!我能不能去看看他?”小慧直抓着乐眉的手央求道。

  “这……你这样会让他更骄傲,这样我就更难应付他了耶!”乐眉非常为难,但看见小慧那双发亮的眼睛,如果拒绝她又显得她太狠心。

  “可是我真的很想见他一面,合照一张也好。”小慧恳求道。

  “那好吧!不过要等我们从圣淘沙回来,到时我再问问他的意思。”乐眉看着小慧,恍然想起她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孩,会崇拜偶像也是无可厚非。

  “那真是太好了,谢谢乐眉姊。”小慧这才笑出来,“你放心,以后只要你加班的时候我在家,我一定会陪小伟玩的。”

  “那么小伟就交给你啰!”

  好不容易将东西整理好,她伸了伸懒腰,“好累,也不知道要去几天,需要带多少衣服。”

  “如果我不是要上班,真想跟你一起去。”小慧很惋惜。

  “别难过了,我不是答应过你,一定带你去见他?”乐眉看看这只皮箱,“这是六年前我和千瑜一起去买的,只用过一次。”

  “难怪还这么新。”小慧眨眨眼,“千瑜是谁?”

  “我最好的朋友。”

  “她现在人呢?”

  “在天国,我想她应该很快乐才是。”乐眉露出牵强的笑容,“好了,我也该下楼接小伟了。”

  “明天你不是一早就要出发了,早早叫醒他不太好,就让他睡在我们家吧!也该让他习惯。”小慧说道。

  “好,那我下去看看他。”乐眉牵起小慧的手,对她温柔一笑,“我们一起下去。”

  “嗯。”小慧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