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爱情,不必后悔惜之碧眼金雕萧瑟三小无猜亦舒七上九下(上)安思源

返回顶部

  乐眉提着行李来到约定的地点,发现昝立珩居然已经到了,而她是最慢的一个。

  “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她向阿震与小渊一鞠躬,他们也是昝立珩的助理,但不同的是她们负责对外协调的部分,而她则负责他的私人事务。

  “你的老板是我,跟他们道歉干嘛?”昝立珩忍不住开口,这女人好像从没把他视为顶头上司。

  “因为我来晚了,很多事他们得替我先做,我当然要表示歉意啦!”看他板着张脸,她可不想到了新加坡还要看他这种脸色,“那我向你道歉,对不起了。”

  昝立珩半眯起眸,直瞅着她好一会儿,便对其他人说:“时间差不多,我们也该走了。”

  乐眉左右看看,竟没有看到严叔,于是便问道:“严叔人呢?”

  “他家里临时有事,不能一起去新加坡,所以我和阿震都要一起去。”小渊解释着。

  “这样啊!”她点点头,又看看昝立珩孤傲的背影,总觉得他心里有事似的。

  “昝先生今天好像不大对劲?”以前他的话不少,今天却难得的数落她一句而已。

  “到了新加坡,他的心情会更复杂。”阿震小声说。

  “什么意思?”乐梅不懂。

  “你都不看新闻的吗?那件事两年前闹的可大了。”阿震像看怪物似的看着她,“你真不知道?”

  她怔怔地摇头,“我很少看电视。”

  “你还真是奇怪的女人。”他将乐眉拉到另一边,压下更低的声音说:“昝哥两年前曾和这次合作的导演在摄影棚大打出手,所以他从不接他的任何广告,而这次真的很奇怪。”

  “大打出手?!”她不解地又问:“他不像是会找人打架的人呀!”

  “还不是为了女人,相思长达五年的女友突然被抢走,有哪个男人可以接受呢?”阿震的话让乐眉莫名的心情沉重。原来不只男人会甩人,有些女人也是这么可恶。

  “不过昝哥真算是个好人,他终究为了那个女人的幸福,并没有说出出手打人的原因,而奇怪的是对方也没打算告他,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阿震又道。

  “原来是这样呀!”

  就在乐眉胡思乱想时,他们也来到停在外头的休旅车旁,几个人一起上车,往机场去。

  在车上,阿震与小渊坐在后排闲聊,乐眉就只好坐在昝立珩的旁边。或许是刚刚听到那番话让她对他起了丝好奇,一路上不时瞅着他,发现他有时闭目养神、有时又转向窗外若有所思。

  看来他心里一定充斥着「思念」,好歹也相恋了五年,时间再久,那份爱莲依然存在吧?

  “你今天怎么了?”他突然回头看她一眼。“从我上车后,你那双眼睛就一直盯着我,像个侦探似的,到底想知道什么?”他语气发沉。

  “我没有想知道什么。”她鼓起腮,找着借口,“只不过看着窗外,什么时候看你了?”

  “你那边没窗吗?”

  “呃,这边的风景比较不好看嘛!”乐眉徐徐往窗边挪了过去。算了,还是别对他产生好奇心,免得自找麻烦。

  “还真有你的。”昝立珩摇摇头,突然又想到什么说道:“对了,能不能别喊我昝先生?”

  “为什么?严叔都这么喊你。”

  “严叔因为比较年长,所以这样喊我,你可以像阿震他们喊我昝哥,这样比较有亲切感不是嘛?”他微眯双眸,瞳心带着抹狂野不羁的笑意。

  他的笑又一次撞进她心底,她赶紧低着头说:“已有不少人对你亲切了,又不差我一个。”

  “是不差你一个,可是你老在我耳边昝先生长、昝先生短的喊,听得我很不舒服。”他可能心情不好,忍不住挑剔。

  “好吧!昝哥就昝哥,”她还是少违逆他的意思好,“不过我有个疑问,我们这次去新加坡要停留多久?”

  “短则一个星期,长的话可能要半个月。”

  “为什么要这么久?”她以为三至五天就可以解决了,“广告不是十几二十秒的东西吗?”

  “就是因为才几秒的东西,所以才要做到最好,别以为我是靠名气,凡事都可以随意带过。”他撇了撇冷峻的嘴角。

  “是是是,我好像怎么说都不对,对不起了。”她微微噘起唇,心底无由的烦闷。

  圣淘沙是新加坡最著名的旅游景点,是座位在新加坡南端的小岛,岛上有许多游乐设施,非常适合全家人同游。

  许多人漫步在沙滩上,享受着热带阳光的洗礼,而单车专用道上,不时可以看见情侣和父母带着孩子骑着双人协力车,到处是优闲欢乐的景象。因为此行只有乐眉一个女孩子,她独自拥有一间面海的房间,不像阿震和小渊得合住一间房,让她觉得十分自在。

  据刚才得知的消息,广告明天下午才开拍,所以从现在到明天,都是属于她的自由时间。

  当然,由于严叔没来她还是得尽到做助理的本分。

  她先去洗了个澡,换上轻便的衣服来到外面休闲区到处找着昝立珩的身影,就不知道他有没有事要吩咐她做?

  找了好几个地方后她遇见了小渊,“你知不知道昝先生在哪儿?”

  “我不知道,会不会在房间?”

  “不会吧!他刚刚明明说要到外面走走的。”乐眉不希望被他误会偷懒。

  “你还是去他房间看看好了,昝哥做事都是不按拍理出牌的。”小渊以过来人的身分对她说。

  “好,我这就过去。”乐眉朝他笑笑,往高级套房的方向走去。她一边走,一边看着房间号码,就在快接近时,突然听见昝立珩说话的声音从椰子林内传来。

  “没想到你会接这只广告,真的谢谢你。”一个女人站在他面前说道。

  “别和我说谢,我这么做不是为了你。”昝立珩淡漠的说道。

  “我知道五年前离开你是我的不对,现在也很后悔,可——”

  “不要说了,我说过我来这里不是为了你,你不需要这么说。”

  乐眉听着昝立珩所说的话,大致猜出那女人是谁,垂下眼,她立即转身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间。

  千里迢迢来到新加坡,他究竟是为了拍广告还是解决自己的感情问题?而目睹他与心爱的女人在一块儿,她的胸口又为何会这么闷疼,甚至心里还有股微微的酸涩?!

  不该这样,他和谁见面都与她无关,她没有必要出现这种反应,可是她愈这么想,脑子里也愈纷乱……想的竟全都是他。

  江乐眉,说好了不再为男人动心,而你却毁了对自己的承诺,难不成也被他俊逸的外表给迷惑了?老天爷,该怎么办才好?她要如何收拾起这颗已不像自己的心?

  回到房间,她从行李箱中拿出她带来的书,坐在窗台上慢慢翻阅起来,打算转移注意力。

  约莫半个小时后,房间里的电话想起,她立刻接起,“喂。”

  “眉吗?你怎么还不过来?以为自己是来度假的?”昝立珩慵懒的嗓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我……”乐眉没说出她刚刚已经去找过他了。

  “马上过来我这里。”他以命令的口吻道。

  “好,我马上过去。”

  乐眉放下书本,立刻赶到他的房间。一入内,她忍不住找着刚才那女人的身影,却什么都没发现。

  “有事吗?”她走到他面前,“需要我做什么呢?”

  “我要你陪我聊聊天。”他一手搭在椅背上,一手端着红酒,绝魅地笑望着她。

  她皱眉看着他好一会儿,坐了下来,“也给我一个杯子好不好?”

  “你的酒量好吗?”他挑起眉。

  “不好。”乐眉回答的很诚实。

  “那你还喝,不怕自找麻烦?”虽然昝立珩问了这么多,但还是拿了只空杯,为她倒了半杯酒。

  “我会适可而止。”乐眉勾唇一笑,接过酒杯小啜了一口,“啊……好辣!”

  “呵,你还真的不会喝酒,”昝立珩朝她举起杯子,“来,把这杯都给干了。”

  “你想灌醉我吗?”乐眉看着酒杯,又看看他。

  “你以为我对你有什么企图吗?”昝立珩仰首大笑,“哈……那也得看你够不够格,我可是宁缺毋滥。”

  “宁缺毋滥!”这话还真刺耳,她气得拿起酒瓶将酒杯倒满,猛地往口中一灌,瞬间,她的小脸皱的像小笼包一样。她忍不住顶他一句,“就……就这么信任自己的眼光?”

  “我的眼光当然好了。”他悠然弯起嘴角。

  她瞪了他一眼,又倒了杯酒喝下,或许是习惯了酒的刺激,竟愈喝愈顺口。

  几杯下肚之后,乐眉的双颊红通通,脑袋也昏沉沉的无法思考,“知不知道,我……我相信你的眼光不错。”

  “怎么说?”

  “我看见那女人了,身材好,长得也很美。”她有点恍神了。

  “你看见了?”他的眸子倏然眯起。

  “对,来找你时看见的,我猜应该是她。”乐眉眼前的昝立珩已出现了数个幻影。

  “她?你知道些什么?”他坐直了身子。

  “该……该知道的都知道。”她咧嘴一笑。

  “真该死!”他又盯着她问:“你听见我们之间的谈话了?”

  “没……看到后我就走了。”她拿起酒瓶,又想为自己倒酒,却被他制止了。“别喝了,你已经醉了。”

  “我没醉,我从不知道自己的酒量居然这么好,可能天生就是个酒鬼吧!”乐眉嘻嘻笑着。

  “的确是个酒鬼,说什么会适可而止,你知不知道现在这样子有多丑?”这女人的酒量可能连只蚂蚁都不如。

  “丑就丑吧!反正我又不需要男人来爱我。”乐眉嘻嘻一笑,“懂吗?我讨厌男人,非、常、讨、厌。”

  “我知道你讨厌男人。”他没忘了她上次说的话。

  “你知道?”她半眯起醉眸,“你什么都不知道。”

  “你可以说说看我不知道什么事?”他试图问道。

  “你不知道我没办法讨厌你,明明告诉自己……你是个自大的高傲男人,但我却没办法……没办法打从心底讨厌你……”乐眉半合着眼,喃语着。

  “哦?”他眸心一亮,“这么说你是爱上我了?”

  “爱是什么?我不相信爱情。”她咧开嘴说:“男人的爱……全是狗屁!”

  “你对男人的误解真深。”他轻叹。

  “是吗?我就说太了解了,才会这么痛苦……”痛苦必须每天面对他,却要克制自己不能爱上他。

  “痛苦?!你到底在说什么?”昝立珩关心的扶住她,“别说了,我送你回房好好睡一觉。”

  “不要,我不想回去。”她借酒装疯。

  “你怎么可以……喂,你赶紧醒醒,喂……”他的话才说一半,就看见她倒在沙发上睡着,“老天,真有你的。”

  昝立珩走近她,望着她紧闭的眼,“我课没有灌醉你的意思,是你自己搞成这副样子。”他抱起她走向床榻,将她放在舒服的大床上,轻抚着她的发,“到底是哪个男人伤害了你,让你对男人如此失望?知不知道见你这样,会让我想起曾经被爱所伤的痛。”

  同样说过情伤的人,最能了解其中的滋味。

  灿烂的阳光射入屋内,乐眉翻了翻身,缓缓张开双眼——窗子、方桌、方椅、电视柜、电视、两盏漂亮的立灯、沙发座、床头音箱……她环顾一圈后,才赫然想起自己身在何处。

  新加坡、圣淘沙、度假山庄……酒……天,这里是他的房间!

  乐眉倏然坐起身,掀开被子看看自己,幸好……幸好什么都没发生……她稍微松了口气。

  “你在害怕什么?怕我乘虚而入吗?”昝立珩的声音从旁边的小客厅传来,吓得她差点翻落在地上。

  “你怎么在那里?”她抚着胸。

  “这是我的房间,我当然在这里。”他惬意的坐在沙发上,笑望着她,“睡饱了吗?”

  “对不起……”她垂下脸,不好意思的说:“我可能真的不能喝酒,也不知道这一喝会变成这样。”

  “以后还要这么喝吗?”他用警告的语气问道。

  “当然不敢了。”乐眉知道他生气了,也明白自己的错,哪有脸再待下去?“我回去准备一下,等会广告就要开拍了……”边说边冲向门口,才将门打开,就看见阿震和小渊站在门外。

  两人惊愕的瞪着大眼,指着乐眉,“你……”

  她同样惊愕的捂住嘴,心想完了,他们会怎么想呢?

  “乐眉,你怎么会和昝哥在一起?”他们又看看她略显凌乱的头发,“难道你昨晚在这里过夜?”

  “不行吗?”昝立珩走过来说道。

  “你别胡说。”乐眉瞪了昝立珩一眼,“我昨晚和昝哥喝酒,不小心喝醉了,并不是你们所想的那样。”

  “你们昨晚喝酒,怎么不找我们?”小渊看着房间里的桌上有一堆空酒瓶。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要先回房了。”

  阿震转向昝立珩,“昝哥,你没对她怎么样吧?”

  “我能对一个不省人事的女人怎么样?”昝立珩轻声一笑。

  “昝哥,乐眉是个非常单纯的女孩子,你可不要玩弄人家的感情哦!”阿震知道昝立珩自从失恋之后,便开始游戏人间,女友一个换一个,不但伤了自己,也伤了对方的心。

  “你为什么要替她说话?难不成你喜欢上她了?”他眉一挑,直勾勾望着阿震。

  阿震吃了一惊,“这怎么可能?”

  “那就不要说这么多话,她是我的助理,我自有分寸。”她冷硬的说。

  阿震转向小渊,跟着摇摇头,“好吧!既然昝哥这么说,我们当然相信你了。”

  “你们来是为了讨论等一下的广告吗?”昝立珩技巧的将话题转向正事,“剧本在桌上,我已经看过了,你们可以给点意见。”

  阿震走过去,拿起剧本一看,“什么,完全没有台词?这怎么行!”

  “有些广告连一句台词也没有,反应一样热烈呀!”小渊并不觉得有何不妥。

  “话是没错,如果是拍摄太阳眼镜等较静态的背景,只要将帅性不羁的气质表现出来就好,但这可是运动饮料的广告,连一句台词都没有不是很怪吗?”阿震说出自己的感觉。

  “没关系,其实我也不想说话,就让旁白去说吧!”昝立珩意兴阑珊的说着。

  “昝哥,如果不想拍,我们就别拍了。”阿震和小渊都知道他压根就不愿接这只广告,不想和那导演合作,只是,为何突然改变了心意,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约都签了,怎么可以反悔呢?”昝立珩立刻站起来,“看过后没问题的话,我们就走吧!”

  “是。”

  三人一起前往海滩,看见工作人员已在清场,不多见,已梳洗完毕的乐眉也赶了过来。

  她来到阿震的身旁,气喘吁吁的问:“开始了吗?”

  “还没,真正做准备。”

  “昝哥呢?”她刚刚泡了他最爱的桔茶,心想他一定很需要,只是为何不见他的身影?

  “他真正化妆。”阿震指着化妆间。

  “那我把这杯茶拿去给他。”乐眉对阿震笑了笑,快步走向化妆间。

  一入内,果真看见昝立珩正在让化妆师化妆,瞧他优雅地翻阅杂志的模样,还真是迷人,难怪有那么多粉丝迷恋他。

  “其实昝先生的肤色很健康,只需擦一层防晒粉底就好,连粉都不必扑呢!”化妆师夸奖道。

  “让你作主把!觉得怎么好就怎么做。”此趟来这里,他连计较的心情都没有。

  “没想到像你这么红的明星居然这么随和,我好意外。”化妆师一直找机会与他攀谈,还不时露出如花的笑颜,让一旁的乐眉不知道该不该走过去。

  “你站在那里做什么?”他早看见她了。

  “我送桔茶过来。”乐眉将保温杯递上。

  “你去哪里卖的桔茶?”他很意外。

  “我出国前向茶铺老板娘买了一瓶桔茶酱,冲泡很方便,滋味也是一模一样,你喝喝看。”想起昨晚喝醉的事,她仍觉得难堪,连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原来是这样。”他拿过杯子喝了口,然后闭上眼睛,“嗯,很好喝,谢谢你。”

  谢谢?!乐眉瞠大眸子,难以想象他会对她说出这两个字!

  “不客气,那你还需要……”乐眉正要说什么,一个人匆匆从外头走了进来。

  “立珩,我有话对你说。”又是那个女人!

  一听闻这声音,昝立珩转过身,“燕柔,我已经不想再听你说,你走吧!”

  “我不走。”齐燕柔看看在场的人,“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我想单独跟你说几句话?”

  “不必。”他皱起眉。

  “就一下下,十分钟就好。”她继续恳求道。

  “呼!”昝立珩重吐口气,随即道:“化妆师,请你先出去一下。”

  “好。”化妆师看了齐燕柔一眼,才走了出去。

  乐眉见状,也跟着说:“那我也先立刻了。”

  “等等,你别走。”昝立珩叫住她。

  “可是……”乐眉不知道自己留下能做什么。

  “你就留着,什么话都别说,听着就好。”昝立珩站起来走向燕柔,“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不是说想和你单独相处?为什么要留下她?”燕柔不满地指着乐眉。

  “因为她的身分不同。”他双臂环胸,惬意地说。

  “她是什么身分,不过是你的助理而已。”她的口气愈来愈激动,原本强行抱持的冷静,顿时消逸无踪。

  “你知道她是我的助理?”他意外的挑起眉,“你调查过我?”

  “我这不是调查,而是关心你。”她辩驳。

  他双手叉腰,突然将乐眉揽进怀里,“那么……她是我的女朋友这一点,你调查清楚了吗?”

  “你说什么?”燕柔倒吸口气。

  乐眉的表情同时一僵,随即扯开他的手,“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这种事有什么好隐瞒的,你就不要不好意思了。”他漾起笑。

  “我……”她皱起眉,“你怎么可以这样子?”

  “虽然我们曾经有过共识,等时机成熟再公布我俩的关系,但是现在也差不多是时候了,你别怪我呀!眉。”昝立珩故意叫得亲昵。

  “你——”

  她才开口,他已用力将她转向自己,霸气的吻上她的红唇,孟浪地吸吮着她柔嫩的红唇。

  乐眉瞪大眼,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怔怔的望着他,可是他的双眼却慢慢闭上,像是沉浸在这个热吻中。

  突然间,乐眉恍然醒悟过来,使尽吃奶的力气推开他,但是燕柔早已哭着跑掉了!

  她捂着唇,受辱的望着他,“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看着她,没有回答她的话,吊儿郎当地反问:“刚刚这个吻你不喜欢吗?”

  “你以为我是谁?”泪水突然飙出她的眼眶,“你刚刚这么做是要逼她走还是要激起她对你的爱?”

  “你在说什么?”昝立珩皱起眉。

  “我说你根本还爱着她,又为何故意吻我?该诚实表达出你对她的爱意呀!”她吸吸鼻子又说:“就算她结婚了,但如果你们还是爱着彼此的话,还是可以想办法复合的呀!”

  说完这些话,她便冲出化妆间,留下一脸怔忡的昝立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