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入鞘刀李亮厌了寂寞才爱你安靖钥匙谷崎润一郎我所知道的国美真相

返回顶部

  得知广告还有三个场景要拍,乐眉算了算,大约还需要几天的时间才能回去。

  “小伟,如果你在身边,妈咪就不会这么烦心了。”她躺在床上抱着枕头看着小伟的照片,喃喃自语着。

  “为什么拍支广告要这么久,而且还分这么天,一口气拍完不就好了?”就像今天不用开工,她却不知道要做什么,而她更不想面对昝立珩,继续听他说一些让她无法招架的话。

  不,她死都不要,如果他因为这样要炒她鱿鱼,她也认了。

  起身将照片收回皮包内,她打算出去走走,突然听见阿震在门外敲门说道:“乐眉,你在吗?”

  “我在,你等一下。”她整整衣服,将门打开,“请进。”

  “不进去了,快出来吧!咱们在中庭举办晚会喔!”阿震非常开心的说道:“搞不好还有营火呢!”

  “营火晚会?谁这么有兴致?”她失笑。

  “还有谁,当然是昝哥了。”阿震笑笑,“他怕我们太无聊,所以特意让我们开心一下。”

  “能不能不去?”她有点懒。

  “这怎么可以?我们才几个人,如果连你也不到,岂不是很冷清?”阿震叹了口气,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乐眉不忍心破坏大家的兴致,于是妥协了,“别这样,我去就是了。”

  “真的?那太好了,就在中庭,快来喔!”阿震说完就离开了。

  看他那像孩子的兴奋表情,乐眉忍不住笑了。

  换上轻便的T恤和牛仔裤,她走向中庭,才发现除了他们三人之外,还有其他拍摄广告的工作人员,连化妆师和燕柔都在场,唯独不见导演刘扬。

  昝立珩拉她在身旁坐下,让她极度不自在。

  “你今天一天都在干嘛?”他附在她耳边,故作亲暱。

  “睡觉。”她的身子突然一繃,不自在有往旁边挪去。

  “怎么了?故意逃开我?”他半眯着眸。

  “不是,只是热。”她找着籍口。

  昝立珩瞅了她一眼,随即转向大伙,“谁要唱歌炒热一下气氛?”

  “昝哥,你唱吧!”小渊起哄。

  “我?”他摇摇头,“我是演员不是歌星,还是阿震你来唱一首吧!”

  “我?”阿震站起,“好吧!那我就唱一首以前在救国团常唱的YMCA好了。”说完,他便又唱又跳的,气氛顿时被炒热,大家也都跟着比手划脚,与他合唱。

  当他唱完之后,便对昝立珩开起玩笑,“昝哥,我们都不曾听过你的歌声,你就献丑一下吧。”

  “你竟然要我‘献丑’?搞不好我一开口,你们惊为天籁呢!”昝立珩不悦的瞪他。

  “好呀好呀Q既然这样,那就来一曲吧!”大伙又开始催促着。

  “不,我的第一次要献给我最爱的女人,等她听过后,才轮得到你们。”昝立珩飒爽在笑。

  “这只是藉口吧!”没人相信他这番话。

  “要不这样吧!眉,你来一曲吧!”昝立珩将矛头转向乐眉。

  她吃了一惊,猛摇头,”我不会唱歌,还是你唱好了。“

  “那我独唱给你听好了。”他故意贴在她耳畔说得暧昧,“这可是很难得的机会喔!”

  “我不要。”她对他皱皱鼻子,闪得更远了。

  “真是个好玩的女人。”

  这时,度假村免费送上烤肉与水果、饮料、啤酒,众人边吃边聊,转眼间已经快要半夜十二点了。

  有了上次喝酒也糗的经验,乐眉今晚滴酒不沾,不管大伙怎么哄骗她、灌她,她就是拒绝到底。

  眼看大伙都醉得差不多了,她也准备回房时,又见燕柔朝她走来,“我有话想对你说,给我一点时间吧!”

  “你还是失败了吗?”乐眉与她走到一旁。

  “你为什么说他心里有我呢?”燕柔质问道。

  “因为因为我听说过你们的故事,他应该还爱着你才对,难道不是?”乐眉当初真是这么想的。

  “那是以前,现在他已经不爱我了。”她咬咬下唇,哭了出来,“那天他对我说,要我死心,他心里已经有了喜欢的女人。”

  “这样吗?”乐眉蹙起眉,“他还真善变。”

  “他已经是大明星了,多交几个女朋友并不算什么,我只希望他最爱的是我,但不是。”燕柔吸吸鼻子。

  “那他有说出对方是谁吗?”坦白说,乐眉也很想知道是谁。

  “他没说。”燕柔望着乐眉,“不过我大概猜到是谁了。”

  “谁?”乐眉回睇她,发现她看自己的眼神很犀利,“干嘛这么看着我?”

  “因为我怀疑那女人就是你。”

  乐眉诧异的直摇头,“不要乱猜了,我跟他才认识不久。”燕柔这句话将她心中好不容易筑起的墙又轻易的击跨。

  “时间长短不是问题,也有人一见钟情呀。”燕柔睥着她说。

  “反正与我无关,他就只会胡说八道,寻我开心罢了。”乐眉赶紧回开眼神,“我累了,想回房休息。”

  “我已经死心了。”燕柔突然又道:“其实我老公真的对我不错,今天我才了解他早已知道我还爱着昝立珩,还有我这次坚持陪他过来拍广告的目的,但他什么话都不说,只对自己生闷气。是我是我的心一直不定,如今我已经徹底放弃了,我要好好的珍惜现在拥有的。”

  乐眉对她点点头,“有这么好的老公,的确该珍惜呀!”如果千瑜当初遇到这样的男人,就不会走上不归路了。

  “如果你们相爱,你就好好的去爱他吧!”说完,燕柔便垂头丧气的离开了。

  乐眉紧锁双眉,忍不住自言自语,“可是我没把握他是真心的,我真的没把握”

  拍广告的最后一天,他们一行人离开圣淘沙,来到花柏山。

  趁着广告拍摄时间,乐眉到附近拍照,打算带回去给小伟看。

  这座滨海的小山丘,视野开阔,可以将所有美景尽收眼底,远方则是山岚围绕,美极了。

  拍好照片,乐眉心满意足的转过身,惊见昝立珩站在她面前,“你怎么老是神出鬼没,出个声不行吗?”

  “因为为样比较有趣。”昝立珩瞅着她,“看你一路都在拍照,拍了很多了?”

  “是啊!只是拍得不好。”她不好意思地道,“不过,可以洗好几本相簿了。”

  “让我看看。”他笑着走向她。

  乐眉紧抓着相机,迟疑道:“对不起,我拍的技术不是很好,你还是不要看的好了。”

  “我又不会嫌弃,就看一眼。”他伸长脖子。

  “干嘛这么好奇?”乐眉见他那发亮的眼,只好将相机给他,“拍得真不错,你挺会取景的。”

  “真的吗?”乐眉瞅见他嘴角的弧度,“你该不会是在挖苦我吧?”

  “我不会说反话,你当我是什么呀?”他将她推到前方。“站好,我来帮你拍一张。”

  “不要啦。”

  “用你自己的相机拍,怕什么?”他对眨眨眼。

  “好吧。”她站在那儿,以手遮去阳光,“好刺眼,不能换个方向吗?”

  “总比背光拍出一团黑好吧?何况后面的风景真的很棒。”他对她扯开嘴角,“摆个POSE吧!”

  “才不要,你快点。”她眼睛闭着,“要拍时跟我说一声。”

  “好一、二、三,CHEESE。”闻言,她张开眼,也配合的微笑。

  可不对,他不是用她的相机拍,而是他的插秧机!

  “你怎么可以这样?把手机给我。”她急着要把他的手机抢过来删掉,可是昝立珩人高马大,抬起手就让她构不到。

  情急之下,她不停踌躇抢夺,一个不慎右脚啃进坑洞,拐伤肢踝,疼得她大叫,“啊!”

  “怎么了?”昝立珩立刻蹲下察看。

  “没、没什么”他一碰到她的肢踝,她就痛得缩了回来。

  “扭伤了?”他拧起眉,“让我看看,我会轻一点。”

  “这样不好。”怎么可以让他摸到她的脚?多糗呀!

  “你是古代人吗?还介意男人看你的脚。”昝立珩没好气的看着她。

  “好啦!给你看就是了。”她垂下脸。

  “坐这里。”他将她扶到一旁的大石坐定。

  乐眉坐了下来,看着他脱下她的球鞋、短袜,观察着她的脚踝,“都肿起来了,一定很疼吧?”

  “还不是你害的。”看着他仔细检查她伤势的认真模样,她的心又控制不住地悸动。

  “对不起!”他是真心忏悔,看着她红红的眼眶,于是道:“我送你去医院。”

  “好。”她也知道肿成这样,不去医院是不行的,可是一站起来,她又痛得猛掉泪。

  昝立珩转过身,蹲了下来,“来,我背你。”

  她猛地摇头,“不必了,我可以试着走走看。”

  “不让我背,我就用抱的。”这女人是不是都得用威胁的,才会变乖呢?

  “你怎么老是用这招。”乐眉咬咬下唇,“真的很讨厌。”

  “呵!偏偏你就吃我这套。”英挺的眉一撩,他笑了笑。

  “算了,那就随你的意思了。”迟疑了会儿,她往他背上趴下,可当他的手抚上腿时,让她的身子猛地颤了下。

  “别紧张。”

  他取笑她,而后背起她,一步步往山下走。

  “喂,你该不会没接过吻吧?每次吻你都生涩得要命。”他忍不住问。

  “谁说谈恋爱就一定要接吻?”她嘟着嘴儿。

  “那说说你以前的那段感情吧!说出来你心底的结就会打开,也不会老是离我远远的。”

  “我不想说,那是场非常失败的感情,也让我看透了男人。”又加上千瑜的死,两个好姐妹同时遇上薄情郞,在她心灵上造成很深的影响。

  “那你就忘了过去,重新跟我开始,怎么样?”他回头睇了她一眼。

  “求你别再说了,这种话听多了会烦。”现在她的心累、身体也累,一直撑着上半身,都快努力了,“你能不能走快点?”

  “你为什么不趴在我背上?硬撑着上身做什么?”昝立珩撇撇嘴,用他独特低沉的魅惑嗓音说:“害怕与我有太过亲密的接触?”

  “你胡说。”乐眉的小脸又是一阵潮红。

  “你就承认吧!又没人怪你。”这下他笑得更激狂了。

  “对……啊!”他居然故意一蹬,让她整个人趴在他背上,两团胸脯就这么紧贴着他,她相信她一定感受到她剧烈的心跳了。

  她慌张的再度挺起身,却发现他背部不停颤动着,难不成他在偷笑?

  “昝立珩,你笑什么?”她捶着他的背。

  “笑我的诡计得逞。”

  “你真的好过分。”她抡起拳头,继续捶他的背,“老爱戏弄我,难道这样你就很开心?”

  “喂,你住手啊!会痛。”他喊道:“不过是逗你玩玩,何必这么在意?”

  “是呀!只是玩玩,”她拧起眉,“男人就爱玩爱情游戏吗?快放我下来。”

  “谁玩游戏了,真会误解别人的心意,你再忍忍,就快到了。”昝立珩摇摇,随即加快脚步,直往山下走去。

  乐眉只能咬紧唇,内心起伏不定,猜不透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医生,她的脚伤怎么样了?”昝立珩发现乐眉的脚踝比刚刚更肿了,看她痛苦的的表情,一定更疼了。

  “幸好送医的早,好好休息就可以了,这阵子万万别使力。”医生一边写病历,一边说道。

  “不能使力?可是我马上就回台湾了。”她急切地说。小伟不定期在等着她回家呢!

  “又不差几天。”昝立珩警告的睨她一眼,“医生,你就尽量为她处理吧!我们一定会照办。”不理会她的抗议,他直接对医生说道。

  “嗯,我先让护士为她冰敷一下。”医生笑着回应。

  经过简单的治疗后,昝立珩又背着她走出医院。

  “广告拍完了是吧?”她淡淡问道。

  “对,拍完了。”

  “那你们先回台湾,不用等我了。”乐眉心里清楚他们每个人都很忙,回台湾后还有其他事要做。

  “我会让他们回去,我留下来陪你,这阵子忙着拍广告,连玩的时间都没有。”拦了辆计程车,他扶她坐进车中,坐在她身侧。

  “你不是常来新加坡?也不差这次吧!”她如此的认为。

  “你或许不信,我每次出国都很忙,根本没有机会玩。”他转过脸,朝她绽放迷人的笑。“愿不愿意陪我?”

  “我脚都不能走了,如何陪你玩?况且,我急着赶回去。”她皱着眉,摸摸自已的脚踝,“这脚到底要多久才会好?”

  “我发现你出国之后总是心不在焉的,台湾到底有什么事在等着你?”他疑惑地问道。

  “我只是想早点回去我熟悉的地方,这样也不行吗?”她没将小伟的事说出业,似乎潜意识里害怕着……当他知情后,也会和其他追求她的男人一样离开她。

  她几次她都骂自己是个傻瓜,既然不相信他,又何必在乎他?

  “既然受伤了就好好养伤,相信你一定很快就会痊愈,到时就可以回家了。”他突然握住她的手,轻轻拍了拍。

  “谢谢你。”她不自在地又抽回手,尴尬的垂下脸,“其实今天有好多事都得谢你,却一直找不到机会开口。”

  “这么客气干嘛?”他笑了声。

  乐眉用眼角余光看他,忍不住问“你……为什么要拒绝齐燕柔,是国为她还没离婚吗?”

  “不是,我只能说我心里已经没有她了。”

  “男人果真善变。”

  “不是善变,而是感情会因为背叛而毁灭,这是人之常情。”他已为燕柔伤心了几年,这样也应该够了。

  她点点头,“你说得是。”

  “好难得,你居然会同意我的论点,不再为反对而反对。”他意外的扬起魅笑。

  她拧起眉,“我什么时候为反对而反对了?”

  “你就是这样还不承认?等回去后让我抓到把柄时,我会让你无话可说。”他恣意一笑。

  “回去?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她摸摸脚,现在只担心这一点。

  昝立珩看着她,从她的眉宇间看出她的不安,又看看她的脚踝,一种想法在他心底萌芽。

  隔天,就是原订返回台湾的日子,阿震和小渊都很开心,唯独乐眉愁眉不展的。

  本来昝立珩要留下陪她,但是在她的强力拒绝下,他终于决定放弃,准备和小渊与阿震一起回国。

  “乐眉,对不起,我们应该留下陪你,但是在台湾接下来还有CASE。”阿震不好意思极了。

  “是呀!留你一人下来,我们实在很不放心,手机一定要开,保持联络喔!”小渊也上前说道:“还有,千万不要逞强,脚伤才会早点好。”

  “我知道,谢谢你们,放心回去吧!”坐在沙发上的乐眉,身边多了一根拐杖。

  阿震问着小渊,“奇怪,昝哥怎么还没到?”

  “怎么说都应该上来跟乐眉道别啊!”阿震忍不住喃呢,“好歹乐眉也是他的助理。”

  “没关第,我无所谓。”她纵肩一笑,心底难免失落。

  “好,那我们走了。”阿震和小渊朝她摆摆手后,便离开了。

  乐眉轻叹口气,再看看自己的脚,还真是无奈到了极点。

  拿起拐杖,她困难的站了起来,才不过一天,在使用上她还谈不上熟练,走起路来非常缓慢。

  才走到门口,房门突然被推开,就见昝立珩潇洒地站在门外对着她笑说:“嗨,早安。”

  “你……你怎么还没去楼下,阿震他们在等你呢!”乐眉慌张地说:“时间不是快到了吗?”

  “不急,我要他们先走,我搭下一班。”他俊逸的眉一挑。

  “为什么?”

  “因为我要和你一起回去。”他退开身,让乐眉看见他身后的轮椅。

  “这是?”她疑惑地问。

  “有了这个,你就可以早点回去,由我推着你,免费当你的双脚,这样是不是很完美呢?”他对她扬唇一笑。

  “你……”她心口一撞,已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快整理东西吧!我已经订了机票。”他走进房里,替她将行李搬出来,“要不要我帮你?”

  “不要,我自己来。”她阻止他劝她的衣柜,里面有她的私密物,怎能让他动呢?

  “好吧!那你慢慢收,我就在这里等你。”他对她眨眨眼,坐进沙发,拿走桌上的杂志翻阅着。

  她看他一眼,一拐一拐的走到衣橱前,将衣服搬出来放进行李箱内。

  “喂,你的内衣款式怎么这么老旧,要不要我买向套新款的送你?”虽然他手里拿着杂志,却偷瞄着她的动作。

  “拜托,你快把眼睛闭上。”乐眉紧张的将行箱合上。

  “好,不看就是。”昝立珩转过身,“动作快点,否则会赶不上飞机。”

  “我知道。”由于没带多少衣物,她不一会儿便收拾完毕,“我收好了,不过我还要换衣服。”

  “你还真麻烦,那我出去等你。”昝立珩瞅着她晶莹的眸子好一会儿后,才走出房间。

  直见他合上房门,乐眉才收回视线,迅速将身上的牛仔短裤与无袖衫换掉,换上一套轻便的裤装,好遮住她那包得比蜂窝还大的脚踝。

  听见开门声,昝立珩回过头,“来,我帮你提行李。”

  “谢谢。”乐眉直望着他俊魅的笑容,心想原本该是她伺候他的,怎么变成他这位巨星在照顾她呢?

  “坐吧!”他扶她在轮椅坐下,“现在出发罗!”

  “我……我真的很谢谢你……”虽然已道谢好几次,介不定期次她是既愧疚又衷心。

  “你就只会说谢吗?听都听烦了。”昝立珩推着她朝前走。

  “但我还是要说,如果不是你,我不知道得在这里耗多久。”总不能一个人拄着拐杖又拖着行李离开吧!

  “我只要你记得,我帮你是因为不想离开你,那就够了。”他炽热的眸子里流露真情。

  “你——你何必这样?”她好怕自己有天会在他面前弃械投降。

  “我只是说我该说的,如此而已。”昝立珩吹起口哨,直接推她进入电梯。

  电梯内的乐眉看着镜中反映出的他和自己,明显感觉出两人的差异,这般众星拱月的他又为何会喜欢她呢?

  这是哪时候发生的?而这份喜欢又能维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