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娶妻先过招湛亮两个女人亦舒痛快日记蔡康永中国之旅余秋雨

返回顶部

  终于回到台湾了!

  虽然离开不过十多天,但乐眉却觉得过了好久好久,眼前的马路、树木、花草,是既陌生又熟悉。

  “你住哪儿?我送你。”昝立珩做了乔装,又推着一个伤脚女,没人认出他就是鼎鼎大名的巨星。

  “不用了。”她直摇头。

  “为什么?我刚刚已打了电话,不一会儿就有人来接机了,顺道送你一程而已。”他不解地挑眉。

  “我真的不需要。”乐眉摇摇头,“其实一点不顺路,我可以自己坐计程车。”

  “你还真固执,还故作神秘。”昝立珩半眯起眸,像是想看透她的心思。

  “对不起。”乐眉垂下脸。

  “好,不勉强你,我帮你叫车,你就休息一星期,再视情况上班,但不要故意不来,我可是会去找你的。”昝立珩叮嘱后,便为她拦下一辆车,体贴的扶她坐进车里,目送她离开。

  从后照镜望着他的身影愈来愈远,她的心口不免抽紧。

  摇摇头,乐眉要自己别再想了,还是维持平静的生活才是正确的,这辈子她不愿再受感情的牵绊,只求平安过日子。

  经过数十分钟的车程,乐眉终于回到家。

  车子一到,就见张奶奶牵着小伟在门外等她。

  “天呀乐眉,你的脚伤还好吧?”张奶奶赶紧过去扶她。“怎么伤成这样,未免太不小心了。”

  “对不起,我一时不注意扭到。”乐眉很不好意思地说。

  “先别说了,快进屋休息。”张奶奶和小伟小心翼翼的扶着她步进屋里。

  “妈咪的脚上长了大馒头。”小伟天真的说:“妈咪一定很痛对不对?”

  “对,真的很痛。”她拍拍小伟的小脸。“想不想妈咪呢?”

  “好想,想得都哭了。”他嘟起小嘴。

  “对不起,妈咪以后不会和你分开这么久。”乐眉抚着他的发,半开玩笑说:“不过小伟长胖了,好像不是这么想我喔!”

  “我想妈咪。”他急得又快哭了。

  乐眉笑着将他拥进怀里。“妈咪逗你玩的,男孩子不可以这么爱哭,一定要勇敢懂吗?”

  “我懂。”他点点头。“以后我不再哭了。”

  “这才是妈咪的好儿子。”乐眉突然想到什么,从包包里掏出一只盒子,“这是妈咪买给你的电拼图,拼对了电路相接,会发出音乐喔!”

  “真的吗?是什么音乐?”小伟兴奋的张大眼问。

  “妈咪也不清楚耶!等你拼出来就知道了。”乐眉笑望着他,“快去玩吧!”

  “好。”小伟抱着它快步奔回房间。

  “张奶奶,这是给你的小礼物。”她又拿起一个盒子。

  “我也有?”张奶奶开心的接受了,然后坐在她身边说:“小伟真是个好孩子,听话又懂事。”

  “嗯,我打算等他上小学就告诉他他的身世。”乐眉皱着眉,“你说,那时的他应该懂了,也承受得住了吧?”

  “会不会太早了?等国中吧!”张奶奶实在不舍他这么小的年纪就要面对这残酷的事实。

  “国中再告诉他太晚了,他会怪我。”

  “好吧!既然你这么决定就好。”张奶奶又问:“我听小慧说,你的老板是位非常红的明星,是吗?”

  “对。”一想起昝立珩,乐眉心底就泛起甜与酸。

  “他结婚了吗?”

  “为什么这么问?”乐眉眸子一瞠,“老天,该不会你以为我跟他不可能,我从没想过结婚这件事。”

  “但你总不能一辈子孤单一个人啊!”张奶奶可不希望她永远拒绝爱情。

  “这种事我不敢再想,如果找错男人可要比一个人生活更惨。”乐眉很认真的说,“所以我不会轻易再谈感情。”

  “你这傻女孩。”张奶奶摇摇头,“对了,饿了吧?要不要吃点点心?有绿豆汤。”

  “好,张奶奶煮的绿豆汤最好喝了。”她甜甜说道。

  “马上帮你端来,这几天你就住在楼下,等脚伤好了再说吧!”张奶奶的贴心让乐眉感动不已,真不知该如何报答她。

  转眼间,一个星期过去,乐眉的脚伤也好得差不多了,她决定去找另一份工作,不再做昝立珩的助理了,如此才能真正的远离他,回复以往的生活。

  于是她开始找新工作,只是结果都让她泄气。

  “乐眉姊,你不是说要带我去见昝立珩,怎么忘了?”小慧来找她,“听奶奶说你不做了,这又是为什么?”

  “因为和老板不合。”她随口说。

  “跟昝立珩不合?这怎么可能,他虽然很红,但是对歌迷可是很好的。”小慧很惊讶地说。

  “我又不是他的歌迷,他何必对我好?”她不好意思地说着违心之论。

  “你也真是,不会对他撒娇吗?男人都喜欢女生撒娇的。”小慧故意装着嗲嗲的腔调。

  乐眉听了噗哧一笑,“你真的很好玩。”

  “厚,我是在教你耶!”小慧一脸伤心,“呜讨厌啦!人家等了好久,结果却是这种结果。”

  “对不起小慧。”乐眉好愧疚。

  “你还没去辞职吧?”小慧又问。

  “我是跟秘书提过,但他没答应,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反正像昝立珩这种名人,要打助理是很简单的事。”只要不再见他,不用多久他就会彻底忘了她,而这一切都将成为过往云烟。

  “那就是他不可能来找你了?”小慧还抱着一丝希望。

  “我可不是什么重要的人,他会来找我才怪。”乐眉笑着摇摇头。

  “唉~~好失望喔”她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听见电铃声,“咦?是谁?小伟还没下课呀!”

  小慧到门口将门拉开,就在这刹那,尖叫声从她嘴里嚷了出来:“啊”

  “怎么了?”乐眉走过去一看,顿时震住,动弹不得:“你你怎么找来这里?”

  “我看了你的履历表。”昝立珩靠在门边,慢慢拿下墨镜与帽子,“你还真是绝情,说不上班就不上班。”

  “我已经和严叔说了。”她为自己辩解。

  “他没允许,不是吗?”他双臂抱胸,半眯着眸瞅着她。

  一旁的小慧被他的帅气给吸引了目光,呆若木鸡似的杵在原地,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他,“你好帅喔!”

  闻言,昝立珩才发现一旁的小慧,对她礼貌的点点头,“你好。”

  “你好。”小慧笑得嘴儿都阖不拢了,“我可以跟你合照吗?”

  “当然可以。”

  “那”她拿出手机,兴奋地走到他身边,拍了张与他的合照。

  “谢谢,我一定会将照片裱起来挂在房间。”小慧笑得好开心。

  “谢谢你的支持啰!”他潇洒的勾唇一笑。

  “真的好帅”小慧随即收回视线,看看皱眉的乐眉,“你们好像有话要说,那我就不打扰了。”

  “谢谢你。”

  待小慧走下楼,昝立珩走向一语不发的乐眉,“你到底要不要回去上班?”

  “我不回去。”她摇摇头。

  “真不回去?”他又逼近她一步。

  “我已考虑很久,既已做出决定就不会改变。”乐眉深吸口气说道。

  “好吧!既然你已确定,那我只好这么做了。”他坐了下来,直接掏出合约,“你该知道这是什么吧?”

  “你你真的要这么做?”她蹙起眉。

  “你若坚持不回去,我当然也可以坚持要你回去。”他眉一挑,笑着问:“怎么样,我可以学你。”

  “拜托!”她无奈一叹,“你不是很忙吗?怎么有这闲工夫特地来找我?”

  “非常忙,今天为了你还推掉一个服装秀。”他无所谓的拨拨头发,“这场秀有六位数的价码。”

  她抚额一叹,“意思是你钱很多,所以不在乎了?”

  “嗯我的财富虽然比不上一些大企业家,但是养你是足够的。”昝立珩贴向她,瞧她脸上的惊愕线条。

  “你怎么可以这样?”

  只见他站了起来,在屋里绕了一圈,观察她居住的环境--摆设极为简单,小小的客厅摆了张L形的小沙发,一个矮柜,柜子上有台老电视,和角落的电风扇,如此而已。

  见他不发一语,乐眉不死心地又问:“真的不能让我离职吗?”

  “不能,答应我明天回去上班,否则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他拧起眉,“你这里连冷气都没有?”

  “对。”他知道他享福惯了,一定受不了顶楼的酷热,“走,我们去外面说。”

  “我没关系。”他只是怕她太辛苦,“需不需要我帮你装台冷气?”

  “虽然很热,但我已经习惯了,不用的。”他每每对她好一分,她的心就不禁软了一寸。

  “你可真会伤别人的心哪!”他皱起眉走近她,抚上她的小脸,“既然经济上有困难,为什么不工作?”

  “我”她抿紧唇。

  “原因在我对吧!如果我不再对你说那些话,你是不是比较开心一点?”他望着她,眼神一黯。

  “嗯。”乐眉点点头。

  “好,那我答应你,除非你愿意,我不会再对你示爱或表白,也会公事公办嘱咐你办事,办不好一样会骂你。”他气定神闲地说。

  她听着他这些话,心口紧揪了下,“真的吗?”

  “对。”他承诺,“我向来说到做到。”

  “好,那我愿意试试。”乐眉终于卸下心防,答应他。

  “那太好了,这样我也放心了,我走了。”昝立珩放下手,跟着不再多说一句话的离开了。

  听见他主动关上门的声音,乐眉突然觉得好沉重,有预感他们以后的相处已无法回到以前那么自然了。

  隔天,乐眉去上班了。

  见到严峻,她的眼泪竟不自觉的淌出:“对不起,我擅自作主,一定让你为难了,真的很抱歉。”

  “来了就好,来了就好,昝先生在里面等你呢!”严峻拍拍她的肩,“不要想太多了。”

  “好,我一定会尽力的。”乐眉笑笑后步向房间。

  昝立珩听见开门声,一见是她便笑开嘴:“你果然来了。”

  “对,我来了,有事要吩咐吗?”她尴尬一笑。

  “我等下有一个单元剧要开拍,你跟我过去,衣服已经挑好了,一块儿带过去。”他果真如他所言,公事公办。

  “好,现在就出发吗?”她点点头。

  “没错。”他想到什么又问:“桔茶带了没?”

  乐眉赶紧从随身提袋里拿出保温杯,“这次还加了桔肉。”

  “以前怎么没加桔肉?”他扬眉。

  “因为加桔肉贵十块钱。”她不好意思的吐吐舌。

  “我说过可以请款,你没必要这么小气。”看着她那自然不做作的样子,他的心又不禁一动,不过既已答应她,他不会再做出让她不开心的事。

  “我只是想替你省点钱。”她为他拿来衣服,“可以出发了。”

  “好,走吧!”他将外套穿上,便走出房间,问着严峻:“严叔,该走了,剧本带了吗?我要在车上看。”

  “带着了。”他立即回道。

  “车子还是停在老地方吗?”昝立珩回头又问。

  “没错,还在老地方。”

  “那走吧!”昝立珩潇洒的走出大门,上车之后就开始看剧本,一句话都不说。

  凶他如此缄默,着实让乐眉感到不安,她随即找着话题开口:“要不要喝点桔茶?”

  “不用。”他头也没抬地说。

  严峻疑惑地望着乐眉,又看看专心读剧本的昝立珩,不难看出他俩之间一定出了什么问题,只是他们不说,他也不好问哪!

  乐眉轻轻一叹地收起桔茶转向窗外,从没想过她还能再回来做这份工作、回到他身边伺候他。他会对她这么冷淡,也是她要求的,她能埋怨吗?

  “严叔,这段剧情有点问题,我已经把疑点写在上面,你替我与对方沟通一下。”昝立珩指示道。

  “好的,我会在开拍前处理好。”

  过不久,他们已到了电视台,才下车又是一群影迷围上,和以往一样,他为每一位签过名后才进入大楼。

  “欢迎欢迎,昝先生能答应参与这次短片的演出,还将片酬捐出,我们真是太感动了。”电视台副理亲自过来接待。

  “哪里,能为贫困孩童筹措营养午餐是我的荣幸。”昝立珩笑说。

  站在一旁的乐眉听了他们之间的谈话,对他更是多了一层了解,原来他也有感性的一面。

  “这份资料你看看,是分配各地山区国中、小学的额度。”对方将几张纸交给他,“没问题的话,我再去影印一份。”

  昝立珩看过后便对乐眉说:“江助理,帮我把这份资料拿去影印一份。”

  对方听见立即道:“不必,由我们的人去印”

  “是我要的,就由我的助理去。”他对乐眉点点头,“快去吧!”

  “是。”

  乐眉拿着资料爬上二楼,心情复杂得要命,他刚刚喊她什么?江助理

  心底念着念着,眼泪不由泌出眼眶。

  “嗨,好久不见,这次能和你合作这支短片真的很开心。”

  拍完短片后,女主角游洁端了两杯咖啡来到休息室,与昝立珩一起喝咖啡、述旧。

  “自从上次合作到现在也快一年了吧?”他笑意盎然地问道。

  “没错,你记性不错喔!”游洁将一杯咖啡递给他,“我记得你喜欢爪哇咖啡,应该没变吧?”

  “我没这么善变。”他接过咖啡喝了口,“真好喝,谢了。”

  “别跟我客气。”游洁望着他,“这两年来你可是愈来愈红了。”

  “你也不赖呀!演而优则歌,什么都被你赚了。”他又喝了口,“有空可以经常见面聊聊,谈谈过去也很棒。”

  “说得是,不过最近听说他的绯闻不少,我约你,会不会被你的众女友攻击?”游洁半开玩笑。

  “你呀!还是和以前一样爱开玩笑。”

  昝立珩飒爽的笑声,正好被进来的乐眉听见,再看看他身边的女星,她有礼地对他们一鞠躬,“对不起,我不知道这里有人。”

  说完,她慌忙的步出休息室,抚着胸口想着,为什么他今天一切淡然的对待,对她而言都是种痛呢?

  走到阳台,她突见严峻走来,“严叔,你忙完了?”

  “对,现在可以离开了,昝先生呢?”严峻问道。

  “他在休息室与人聊天,暂时别去打扰吧!”乐眉微笑道。

  “也好。”严峻也靠在围栏。“我们聊聊吧!”

  “好呀!”

  “你和昝先生之间发生什么事了?”严峻关心地问:“是不是他对你的关心给你压力了?”

  “我其实不能说是压力,只能说我承受不起,更不清楚他说的是真是假。”她不自觉的说出心里话。

  “我想他说的是真的。”严峻眯起眸说道。

  “为什么?”

  “我在他成名前就认识他了,虽然他看起来漫不经心、游戏人间,不过他不会乱说话,所说的承诺一定会做到。”

  “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很奇怪。”乐眉苦涩一笑。

  “奇怪什么?”

  “像我这么普通的女人,他到底是哪里看上我?”乐眉不懂。

  “感情这种事很难说,或许你有某一种特质吸引了他,只是你自己不知道罢了,为何不愿意接受他呢?其实他真的不错。”

  “严叔”

  “好好想想吧!”这时,他们同时看见昝立珩走出休息室,严峻立即上前说道:“昝先生,我们可以回去了。”

  他抬头,眸光却转向乐眉:“好,回去吧!”

  坐上车后,昝立珩便对严峻说:“派人到江助理家中安装冷气。”

  “什么?”严峻和乐眉同时吃一惊。

  “江助理上回随我去新加坡表现不错,这只是奖励而已。”昝立珩勾起嘴角笑望着她,“怎么?吓到了?”

  “对,但是不必了。”

  “你别在意,阿震和小渊都得到应有的奖励,我看该在意的应该是严叔才对。”他拍拍严峻的肩,“你会吗?严叔。”

  “哈才不会。”严峻也跟着笑出声。

  乐眉看着他们开心的笑容,也忍不住笑了,这是多么好的气氛呀!希望他们相处的气氛可以一直这么的和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