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火爆贵公子水蓝伤城记(心慌的周末)亦舒堕落天使(掮客)缪娟(纪缓缓)

返回顶部

  接下来整整一个月,乐眉的都非常忙碌,因为昝立珩一年一出的连续剧代表作正在筹划中,而他也全心全力的投注其中,几乎每天都与工作团队在家开会到很晚才休息。

  “江助理,你不是晚上都不能加班,还是早点回去吧!”昝立珩看着还留在这里的乐眉,“大家都走了,连严叔都回去了。”

  “没关系,我是你的助理,这些不做完,明天就没办法继续了。”她做着手边的工作。

  “是,你的固执永远不会变。”他看她一眼,撇嘴笑笑,“那请你将那个黄色资料袋拿给我。”

  “好。”她立刻走过去拿资料袋,“是这个吗?”

  “对。”昝立珩接过手,正要打开,突然“啪”的一声,屋内一片漆黑。

  “啊!怎么回事?好暗。”乐眉吓了跳,“是停电吗?”

  她不是没遇过停电,却不曾待在这种密闭的空间里,伸手不见五指。

  “你待在原地,别乱动,我过去你那儿。”他才刚说完,就听见一声剧烈的碰撞声。

  “不用了,我可以慢慢摸出去。”她不时眨着眼,想从漆黑中看见一些影像。

  砰!又是一声撞击,接着是东西落地的声音,“啊!”

  “你怎么了?你有没有哪儿受伤?”他摸到窗边,用力将窗帘和窗子打开,窗外月色射进室内,终于有了些许光线。

  昝立珩看见乐眉被一堆资料和书压在下头,一颗心差点跃出喉咙!

  “你怎么了?”他冲到他身边,搬离压在她身上的东西,“你说说话,快说说话呀!”

  “我……我没事……”她缓缓张开眼,“只是背好痛。”

  真惨,为什么老是在他面前受伤呢?

  “背?我看看。”乐眉还来不及说什么,他已掀开她的上衣,这下她觉得更狼狈了。

  上回是脚,这次是背,下次又会是哪里呢?

  她急着想拉下上衣。

  “这样痛不痛?”他轻按了下她的背部。

  “啊!”她疼得咬牙。

  “年纪轻轻不是这里拐伤就是那里撞伤,老了看你怎么办?”他的语气虽然差,但关心多于责难。

  “我早已老了。”她这是在强颜欢笑。

  “不错,你还会开玩笑嘛!”他都急死了,她还有心情用这种口气对他说话,“快说,有多疼?”就怕伤了脊椎,那就麻烦了。

  “我没事的,”她勉强一笑。

  “真的没事?”他很怀疑她的说法,“这样的你真的让我很担心。”

  “我……我想躺一下。”一直躺在地上真的很怪。

  “好。”昝立珩立刻将她抱起,送进他房间的床上。

  “呃,我躺沙发就好了。”乐眉不自在地说。

  他顿时板起脸色,眉头微微一掩,跟着就要抱起她转往沙发,“这么害怕,那就随便你好了。”

  “不要……我躺这里好了。”她鼓着腮,红着眼眶,“干嘛这么生气,也不会体谅一下伤者。”

  “你要我体谅你?!”他冷哼了声,“你是伤在外我是伤在内,谁严重?”

  “那你就别理我,你走开。”她赌气的背转过身,又一次弄疼了背,抿紧春低泣出声。

  “你怎么了?”听见向来傲气的她居然哭了,他有点心慌,“是不是哪里很疼?”

  “没有没有,我已经不疼了,你去忙你的,我躺一下就会自己离开。”乐眉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伤心、难过,只知道他对她好她也难过,对她凶她更难过,不理她时一样难过。

  没用的女人,既然早决定要与他疏离,就别想太多,就别在意他的反应呀!

  “你怎么又耍小孩脾气?”他没好气地说。

  “我……我……”一声声的哭泣无助的从她嘴里逸出,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成这样。

  其实她的背还是还疼,如果半身不遂了,谁来照顾小伟?想着想着,泪水更狂肆的奔出眼眶。

  “干嘛呀?”他拉起她,用力将她拉进怀里,“你这样子,让我怎能放心离开,别哭了。”

  “你不必理我,真的不必理我。”她抽着鼻子说。

  “老天,你真的让我不知该拿你怎么办才好?”他轻拂她的发,“我先送你去医院,再送你回家。”

  “不要,我只想待在这里,好困……”哭累了,又因为连续忙了好几天,她已经没力气再起身。

  小伟今晚本就睡在张奶奶那儿,她也不用太担心,精神松懈下来之后,睡意立即来袭。

  “好,那你就睡吧!”昝立珩心底轻叹了声,半眯起眸望着她平静的睡颜,“看来,你只有睡着的时候比较可爱。”

  天,停电没冷气还真热呢!找来一本杂志,他坐在椅子上轻轻为她扇凉,光看着她的睡颜,他一夜也不觉得无聊。

  乐眉醒来时天色才刚转亮,微微翻了个身,背上的僵麻让她的眉头霍然紧皱,才张开眼,就看见躺在沙发上的昝立珩!

  “天,我到底做了什么?”

  她想起自己昨晚好像拼命哭、拼命耍赖,硬赖着要睡在这里,却忘了这是他的家呀!

  她慢慢坐直身,背上的疼虽然还在,但已经好多了,再休息一会儿之后,她走向昝立珩,蹲在他面前看着他长长的睫毛、挺直的鼻梁、方正有力的下颚、俊魅迷人的五官。

  “你在干嘛?”

  她吓了一跳,身子往后仰去!

  昝立珩及时拉住她的身子,笑意盎然地瞅着她说:“你在表演特技吗?”

  “醒了也不说一声,怎么这样?”她吐了口气。

  “故意的,你整得我一夜不能睡,我也得整回来呀!”他望着她羞怯的容颜,“背好些没?”

  “好多了。”她稍稍动了下。

  “那就好。”他起身拿了车钥匙,“走,去医院。”

  “不要,我说我已经好多了。”老让他送医院,好像她身体多差呢!

  “那我送你回家睡觉。”

  “我睡了一整晚,倒是你没好好睡,快上床吧!我去客厅。”她将他拉起往床上推,不料他却抓住她的手臂,两人同时扑到床上。

  “我现在肯定你背伤真的好很多了,竟然有力气拉我。”昝立珩双手圈住她的腰,“你也休息,否则我不放手。”

  “你——”她没辙了,“好,我休息,不过得先吃早餐,我去楼下买。”

  “这才乖。”昝立珩终于放开她。

  乐眉整整头发后走出房间,看着外头凌乱的一切,想到昨晚意外停电的事。

  这时,门铃声响起,她走过去将门打开,门外站的正是上回拍摄短片的女主角游洁。

  “呃……请问昝立珩在吗?”游洁直端详她,突然喊了声,“哦~~我记得你模拟是他的助理是不是?”

  “对,他在。”乐眉看见她手里提着早餐,“请进,他待会儿就会出来,我有事正要出去,你自己坐。”

  “好,那你去忙吧!”游洁对她点点头。

  乐眉苦涩地笑笑后便出门去,游洁则关上门步进屋里,看着里头狼藉一片,“天,这里刚刚发生过战争吗?怎么一团混乱?”

  昝立珩冲好澡出来,乍见她的瞬间露出意外的表情,“游洁!你什么时候到的?”

  “我刚来,是你的助理帮我开的门。”游洁笑说。

  “她人呢?”他急促地问。

  “她说她有事,所以先走了。”她看着他怪异的表情,“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事……”他爬爬头发,笑问道:“你怎么来了?”

  “怪我没有事先说一声?”游洁拿高手里的早餐,“带来早餐还有你爱的咖啡,上次你不是说要多多联络吗?”

  “没错。”他看着杂乱的客厅,“不好意思,昨晚停电,摸黑走路造成的结果,我们去餐厅吧!”

  “原来是停电,我还以为遭小偷呢!”游洁小心翼翼地跨过杂物,坐在餐桌前与他一块儿吃早餐。

  “听说你有连续剧要开拍,恭喜。”这是她今天来的另一个目的。

  “谢谢。”他嘴里应着,却心神不宁。

  “还没拍吧?”

  “预计下星期。”

  “对了,有没有首映券,给我一张,我想去电视公司看看。”游洁也想趁机多认识一些导演或制片。

  “有,不过日期还没定,时间确定我会打给你。”他用面纸拭拭唇,“等我一下,我去拿。”

  他再一次走进像战场般的客厅,正要打开抽屉,却看见乐眉放在沙发上的皮包!这……这女人到底在干嘛?怎么这么没心眼呢?

  什么都没带就离开了,她怎么回去呢?

  拿起皮包,他立刻对游洁说:“我有事出去一下,你稍坐一会儿,等下严秘书就会过来。”才说完,他就冲出大门,开车沿路找着她的身影。

  好一段时间后,昝立珩终于看见她一个人在人行道上踽踽独行,他赶紧开到她身边按了声喇叭,“上车。”

  闻声,她怔怔地转向他。

  “上车。”他扬高声调,并高举她的皮包。

  “我的……”她想伸手拿。

  “上车才给你。”昝立珩递给她一个微愠的眼神。

  乐眉叹了口气坐进车里,“你怎么出来了,客人走了吗?”

  “我把客人丢在家里。”他没好气地望着她,“为什么走也不跟我说一声?好像我在你心里可有可无……不,应该说根本不存在。”

  “谁说不存在?你乱说。”乐眉不喜欢他这么说。

  “难道不是?如果是,你会三番两次拒绝我?算了,说好不再提,我不想让你以为我耍无赖。”他面无表情地盯着前面说。

  他的反应让她浑身忍不住颤抖,他一定不知道她因为心底有了他,变得有多么不像自己了;他一定不知道当看见有女人提了早餐来见他,她有多么想哭?

  “我要下车。”她握紧拳说。

  “别再闹脾气了。”

  “我是说真的,让我下车。”乐眉咬着下唇,很激动地说。

  昝立珩轻吐了口气,“我送你回家。”

  “我想一个人走走,拜托了。”她闭上眼,眼中流转着一圈又一圈的泪水,却挣扎着不让它落下。

  他望了她一眼,眸影突地黯下,随即打转方向靠路边停下,“那么喜欢独处,就让你下车吧!”

  “谢谢,我的皮包。”她的唇隐隐颤抖。

  他紧眯起双眸,将皮包递给她。

  乐眉一接过手,立刻推开车门下车,往反方向走去。

  数步之后,她便听见身后发动机引擎驶离的声音,又走了几步,她的双腿已颤抖的动不了了。

  她爱他,她竟然这么爱他,比她想象的还爱……但是她能爱吗?她有勇气放开一切去爱吗?

  扶着路灯,她靠在那儿不停抽噎,“我该怎么告诉他,而他会相信吗?会接受吗?”

  无意识的拖着脚步继续朝前走,到了前面公车站牌,乐眉竟发现他的车违规停在红线旁。

  “你干嘛把车停在这里,快开走呀!”她紧张的瞧瞧是否有交警。

  “我现在是公车,你上车吧!”见她为他而紧张,昝立珩紧绷的心情稍得安慰,随即走出车外为她打开车门,恣意的望着她,“我这司机前思后想决定原谅你一次,谁教你还有背伤,我不能丢下你不管。”

  “你……”她怔怔地望着他。

  “快上车呀!交警很快就会过来了。”

  乐眉无奈地笑了笑,坐上车,而他为她关上车门后回到驾驶室。

  看着他淡漠的侧面线条,她觉得好心痛!

  突地,她往他怀里扑了去,“你……你说的都是真的……不是欺骗或玩弄我的感情?”

  “你怎么了?”他被这样的她吓到了。

  “你不是问我心里有你吗?那我告诉你,我心里有你,满满的都是你。”她抬起小脸,泪眼朦胧地望着他。

  “你……”他表情一怔,“你……你是真心的?”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乐眉的眸影似水。

  他点点头,“没错,我喜欢你,不想和你只是上司与助理的关系。”

  “好,那我同意与你交往,用一颗真心、爱你的心与你交往,我不想再昧着心将你赶离身边。”她眼中的雾气凝聚成一滴滴的泪。

  昝立珩瞬也不瞬地望着她,跟着用力将她抱个满怀,“太好了,真是太好了,以后你可不能再耍脾气,否则我可是会打你屁股。”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她羞赧一笑。

  “今天我真是太高兴了!”他仰首想了想,“走,今天就罢工一天,我带你去玩。”

  “不好,我们还是回去吧!拿出好成绩来,这样我会更开心。”她漾出微笑,,明白爱他就该帮他。

  “固执果真是你的代名词。”他点点她的额头,“好吧!那就回去,等拍完这部戏,我们出国去玩。”

  “到时候再说啰!”乐眉从不知道当敞开心去爱自己所喜欢的男人时,会是这么愉快。

  见他发动车子往前开,她不时回头注视着他俊挺的侧面线条,真不敢相信这么优秀的男人竟会爱自己。

  这就是幸福啊!

  经过多日来精心筹划,昝立珩的年度新戏终于开拍了。

  这是出爱情剧,吻戏自然不可少,每每排练或拍摄这个桥段时,乐眉都故意转开眼睛或离开,不让自己的心受到干扰。

  只是,明明知道这是演戏,为何她还是会计较呢?难怪人家说情人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

  今天拍戏结束后,昝立珩带着乐眉悄悄溜了。但乐眉却不知道他的用意,“你要带我去哪儿?”

  “你近来脸色不太好,是不是都没运动呢?”他皱眉看她一眼。

  “我本来就少运动。”

  “难怪了,这阵子一忙你的脸色就变得苍白,这样不行,我的女友怎么可以这么没用呢?”他边说边开车上路,“走,运动去。”

  “天色都暗了,要去哪儿运动?”她实在想不透他要做什么。

  “自然有地方。”他撇嘴笑笑,加快车速朝前奔驰,不一会儿就见他开进一出停车场。

  “这里是哪儿?”她疑惑的四处看看。

  “跟我来你就知道了。”他从后车厢拿出一袋东西,跟着握住她的手走向旁边一个大门内。

  “昝先生,你来了。”守卫一见到他便客气打招呼。

  “对,还有房间吗?”他问道。

  “有。”

  “好,那我要一间。”昝立珩交代后便往里面走去。

  “等等。”乐眉拉住他,“你刚刚说什么,订房间……不,我不去。”虽然答应接受他的感情,但她还没做好做这种事的心理准备。

  “哈……”昝立珩听了忍不住笑出声,“你以为我想干嘛?”

  “呃!我不知道,你干脆明说好了。”难道是她会错意了?

  “现在说清楚就不好玩了,你先跟我来吧!”在他的坚持下,乐眉只好随他过去。

  最后她终于明白了,他所说的房间原来是玩壁球的地方!

  “这套衣服给你。”昝立珩将手上的提袋打开,将里头一套衣服给她,“快去换上吧!”

  “立珩……”原来他早已准备好一切,百忙中还特意为她挑了件这么好看的运动服。

  “还傻看着我干嘛?快去换呀!”他拿过她的手,把衣服交给她。

  “好,我马上去换。”她开心的接过手,去换衣间更衣。

  当她再回到他身边时,他点头笑说:“真好看,可见我的眼光真的不错,喜欢吗?”

  “我很喜欢,很漂亮。”

  “不是衣服漂亮,是你漂亮。”他欣赏着她美丽修长的双腿,“以后这么短的运动裙只能穿给我看喔!”

  “你也真是,什么时候这么会贫嘴了。”乐眉掩嘴一笑,“不过我没玩过这种球,运动细胞又很差,会不会太难呢?”

  “对运动细胞差的人的确难了点,不过放心,有我在。”他拿出球拍,一个她,“先看我打一次。”

  他先发球,以矫健的身手接着墙壁反弹的球,看他跳跃、挥拍的动作,简直就是帅气到无以复加。

  “好了,你试试看。”他让出位子。

  “好,我试试。”乐眉也学他发球,可是这一发力道太强,弹回时直接击向乐眉的方向。

  昝立珩一见,立刻冲过去推开她,但是球却狠狠砸中他的右颊,“哎呀!”

  “怎么了?”乐眉上前扶住他,但看见他颊上的红肿时,小脸出现一丝惊愕,“天,好红!都怪我,我不该闪的。”

  “你不闪的话,挂彩的就是你了。”他恣意一笑,“我没事,我们继续吧!”

  “真的没关系?”他可是连续剧的男主角耶!

  “我保证,开始吧!”

  昝立珩发了球之后,乐眉打回球,本来还会漏接,但她愈玩愈顺手,笑声不断。

  听着她的笑声,又不时转头看她,昝立珩嘴角的弧度也跟着拉高。

  一场球结束,他立即夸赞道:“很棒,你打得真好。”

  “真的很好吗?”她觉得自己还不够灵活,但是玩得很开心。

  “当然,我没必要骗你。”他递给她一条干净的毛巾,“擦擦汗,我相信回去后一定可以睡个好觉。”他的嗓音温和,直沁入她心里。

  “谢谢。”

  “跟我谢什么?”他像摸小孩似的直摸着她的脑袋。

  “不要摸了啦!把我的头发都弄乱了。”她嘟起嘴,“都变丑了啦!”

  “就是要你变丑,才不会被抢走。”他端起脸色,“我昝立珩从来没有对一个女人这么不安过。”

  “要说不安,应该是我才对。”乐眉垂下脸说。

  “怎么了?”

  “你是巨星,环绕在你身旁的都是美女,我有时会……”她鼓着腮,因为对自己很失望,已说不下去。

  “吃醋?”他替她说了。

  “对,就是吃醋,心里很酸很酸。”她深吸口气,“但你放心,我会慢慢调适的。”

  “呵!这表示你真的爱上我了!”他开心大笑,爽朗的笑声响彻室内。

  “我当然爱你,就这样不知不觉、日日加深。”她偏着小脸羞赧一笑。

  “那我太高兴了,不但你能睡好觉,我也能睡好觉。”昝立珩仰首大笑,表情充满喜悦,“你放心,就因为我见过太多女人,所以我的心才更不会动摇。”

  她弯起嘴角,点点头,“那快点回去睡觉吧!不用送我了。”如果他要送她,得绕好长一段路。

  “不,还是让我送你,这么晚了,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回去。”他坚持。

  “如果你不放心我,就送我去坐公车,嗯?”乐眉抓住他的手,“答应我。”

  “你……既然你这么说,那好吧!”他搭在她肩上,“走,我送你去搭车。”

  她回以一笑,两人肩并肩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