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电脑山庄杀人事件天树征丸荒原上的阳光何顿腐蚀茅盾小女子掰掰红杏

返回顶部

  第二天一早,乐眉因为不放心,还是前往昝立珩的住处。

  才进入里面,就见有许多陌生人在里面打包,她却四处找不到他的身影。

  “请问你们是在做什么?”她问着其中一人。

  “我们也不知道,这间屋子的主人要我们来打包东西,他好像准备离开这里。”对方只知道这些。

  “离开这里?!”她蹙起眉,怎么也想不通,才转身就见昝立珩回来了。

  “你这是做什么?”乐眉快步走向他。

  “我要搬离这里。”昝立珩轻描淡写道。

  “为什么?”她直望着他,“这里离电视台很近,难道你要搬到更近些的地方?”

  “你不是不再理我了吗?还管我做什么?”他走过去将纸箱拿来,将一堆杂物塞进去。

  “这些不是你这次开拍新戏的资料,怎么乱放呢?”她走过去想为他整理。

  “不必了,这出戏我已准备缩短,没必要留着。”他阻止她动手,“不劳你费心。”

  “你-”她愣了下,又听见有人开门的声音,出去一看原来是严峻。既然他不肯告诉她,她只好问严叔了,“能不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昝先生说想转换跑道,不再演偶像爱情戏。”严峻也是一脸为难,“昨晚他打电话告诉我时,我也吓了一跳!”

  “昨晚?!”她深吸口气,难道是因为她说的那番话?“严叔,你知不知道理由呢?”

  “我也不太清楚,他只说不需要太多粉丝,不要被牵制,不要-”

  “严叔,你今天的话也未免太多了吧!”昝立珩走出来,对她说:“这不关你的事,请你离开吧!”

  “能不能让我留下,听我说句话?”

  “你都不肯听我说话了,我又何必听你说?快走吧!”他挺直胸膛睇着她瞧,“今天我不想听任何话。”

  “拜托,只要一下下。”她不能让他放弃自己好不容易打拚来的成果。

  “我现在急着打包,连一下下的时间都没有,你快走吧!”说完,他便转身回到里面。

  严峻走向乐眉,“他既已决定的事是很难改变的,你先回去吧!我会再和你联络。”

  “可是……”

  “他现在好像还在气头上,说什么也没用的。”严峻好言规劝。

  “好,我知道了。”她点点头,“我先回去了。”

  乐眉回头又看看严峻冷硬的背影,这才离去。

  来到楼下,她却没有离开,而是站在大楼门口等着,如果他下楼来,她一定要拦下他好好跟他说清楚。

  而楼上的昝立珩见她离开后,便从冰箱翻出啤酒,“严叔,要不要来一罐?”

  “不了,我不喝。”严叔摇摇手。

  “还真是,连陪我喝也不愿意。”他轻嗤。

  “为什么要这么做?”严峻问,他这样的行为,一看就知道是意气用事。

  “要骂我吗?”他挑眉望着严峻。

  “我不会的,只是想劝你,能不能再好好考虑考虑?”想他有这番成就可不容易,就这么放弃不可惜吗?

  “不用考虑,我绝不后悔。”他伸了个懒腰,“昨晚一夜没睡,现在困死了,我去房里睡一下,你走时帮我把门带上。”

  “好,我会的。”看着他走进房间,严峻也只好离开,而他意外的在楼下遇到乐眉,“你怎么还没回去?”

  “我想等他下来。”她耸耸肩说:“他现在人呢?”

  “他去睡了,我看你还是先回去吧!也不知道他要睡多久。”严峻递给她一个安抚的笑容,“八成又是因为你,对吧?”

  “我……”她点点头,“你一定很气我了?”

  “怎么会呢?不过解铃还须系铃人,就靠你了,如果你真想劝他改变心意,就上楼等吧!”严峻建议。

  “上去他还是会轰我下来,我还是在这里等,装可怜一点,他应该就不会这么强硬了。”她强颜欢笑地说。

  “你这丫头,好吧!随你了,我先回去了。”严峻对她鼓励的一笑后,便走向前面停车场。

  接着,乐眉便一个人坐在大楼外的石阶上等着。

  一直等到过了中午,直到傍晚,她终于看见他的车从地下室开出来。

  她也无法多想危不危险,立刻跑过去张开双臂拦下他。登时,耳边传来一声刺耳尖锐的煞车声!

  当昝立珩看清楚是她时,立刻变了脸色,“你……你这是?”

  他将车开到旁边,迅速下车双手叉腰说道:“你这是在干嘛?表演自杀吗?”想想不对,他又问:“这时间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没回去。”她有点胆怯地说。

  他一双俊挺的眉头飘得好高,“你一直待在这里?”

  “对,我一直待在这等你出来。”她故作轻松地开着玩笑,“终于等到你,让我松了口气,要不我还以为得在这里搭帐篷呢!”

  “你给我回去。”他却一点也不觉得好笑,“快回去,我知道你留下想说什么,但我不想听。”

  “好,那你走吧!”她坐回原来的石阶上。

  “你-”昝立珩瞪着她。

  “不管你去哪儿,我都会在这里等你,直到你愿意听我说话为止。”要赌气的话,她可不会输给他。

  “你还真是。”他重吐了声,“上车吧!你要说什么就快说。”

  昝立珩坐进车里等着她。

  乐眉这才慢吞吞地走了过去,坐进车里,“你不要一直板着张脸,这样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他深吸口气,跟着才道:“好吧!你可以说了。”

  “你……你真的不必为了我生这么大的气,做出这种错误的决定。”她看着他说出这句话。

  “这些话我听多了,不想听了。”

  “好,那我说你想听的吧!”乐眉深吸口气,“游洁说得对,你根本不了解我,你知道我有个儿子吗?”

  她转过脸看他,果真从他脸上看见震惊,“你会这么惊讶,我一点也不意外。”

  “你……你有儿子?!”他紧盯着她,又问了一遍。

  “对,一个六岁的儿子。”乐眉对他微笑道:“他是我的宝贝,我最爱最爱的宝贝。”

  “不!”昝立珩瞠大眸子,完全不敢相信,“这是你编出来的藉口吧?”

  “绝不是藉口,我知道你一定难以相信,甚至后悔追过我。”她强忍着泪道。

  “我……”一时间,他实在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又哪有心思去想后不后悔的事!

  她抿唇一笑,“应该也怨我到现在才说吧?”

  “是有点怨,但我更想知道原因,孩子的爸呢?”他幽炽的眸直透进她的灵魂深处。

  “他……是个没良心的坏男人。”她已不想再提那个人。

  “是那个让你伤心的男人?”他眸子里闪着火苗,“老天!”

  乐眉望着他困惑的脸孔,知道即使她没提出分手,他也不太可能接纳已为人母的她。所以,这样也好,这样也好……

  “我该说的都说了,所以像我这种人不值得你生气,更不值得你放弃一切,让一切回归原点吧!回到你原来的生活。”忍痛说出这番话后,她就要下车。

  昝立珩趁她还没下车之前,将车门的中央锁锁上,让她怎么都开不了!“这门怎么了?”

  “我上锁了。”他直接说道。

  “那你快打开,为什么要锁上?”她急急说道。

  “你每次都这样,说完自己想说的话就走,我当然要先提防了。”他用力转过她的身子,“告诉我那家伙在哪里,我去找他算帐!”

  “拜托你,现在重点不是他,而是你。”

  “我的事我自己会处理。”他紧盯着她看,“你不肯告诉我,该不会这只是你绞尽脑汁想的办法?为什么不肯承认?”

  “怎么?你还是不相信,或是不能接受呢?”她冷着嗓问。

  “我是不相信。”他目光如炬。

  “我看是不能接受吧!”她淡淡一笑,“有哪个男人愿意接受一个有小孩的女人呢?过去真是我太异想天开了。”

  “这么说……是真的?”他慢慢放开了她。

  “对,千真万确。”她苦涩一笑,“你可以慢慢想我说的话,现在可以让我走了吗?”

  昝立珩直望着她的眼,想起她所说的那番话,他的心竟止不住的颤抖,最后他还是将车门给打开。

  听见开锁时‘卡’的一声,乐眉心里清楚,他终于放手了!心痛地又看了眼他僵直的侧面后,她推开车门离开了。

  看着她慢慢走远,昝立珩整个人无力的瘫在椅背上,嘴里喃喃念着,“儿子……她竟然有个儿子,这怎么可能呢?”

  自从上次与昝立珩分开后,乐眉已将近十天没见过他,但她从严叔那儿得知他最后并没有搬走,并且继续赶拍连续剧,让她终于安心。

  想念他时,她会打开电视看他主演的连续剧,藉以抚慰自己的思念之情。

  “妈咪,你不是说要带我去小公园散步?”小伟摇摇她的手,将她从失神中唤回。

  “对,去散步。”她握住他的小手,步下楼。

  两人正要越过马路时,突然一辆轿车停在他们前面,从车里走出一个男人。

  昝立珩脸上带着抹飒笑的笑容,先看看愕然的乐眉,再看看小伟。

  小伟看着他,随即瞠大眸子,大声喊道:“爸爸-”

  “小伟!”乐眉吓了跳,赶紧将他拉到身边,“不要乱叫,他不是爸爸。”

  “哦……”他失望的噘高嘴。

  乐眉虽不知道他为何又跑来这里,但她已不想知道原因,急着牵起小伟的手,“我们走吧!”

  “等一下。”昝立珩挡住他们,在小伟面前蹲下来,“你叫小伟是吗?”

  “对。”小伟笑着。

  “你刚刚为什么喊我爸爸?”昝立珩笑问道。

  “妈咪问过我你做我爸爸好不好?呃……妈咪生气了。”小伟看着一脸不悦的乐眉,赶紧捂着嘴,躲在昝立珩身后。

  “你经常惹妈咪生气?”他笑望着直瞪着他们两人的乐眉。

  “才没有,我很乖。”

  “既然这么乖,那我带妈咪和你去游乐场玩好不好?”他拍拍小伟的小脸,宠爱地说。

  “游乐场?!”小伟的眼睛都亮了。

  “够了,不要闹了好不好?”乐眉深锁起眉心,“小伟,不是要去公园散步吗?怎么还不走?”

  “妈咪,人家想去游乐场。”他嘟起小嘴。

  “下次妈咪再带你去。”她牵着他的小手,“以后不能随便喊人爸爸,妈咪会生气。”

  “乐眉,你这是干嘛?他想去就带他去吧!”昝立珩走向她,“你拒绝是针对我吗?”

  “不是的,因为这样做是不对的。”既然不能接纳她,又何必给她这种不必要的幻想呢?

  “这有什么不对呢?这阵子我想过了,我喜欢你,我爱你,愿意接纳你的一切,我也会用心去爱他。”他很认真地说道。

  他这番话听在乐眉耳中能不感动吗?但她好不容易才得以平静的心,实在不希望因为他几句话又起了波动。

  “不必这么牵强,我和小伟已经决定相依为命过一生了。”就算他愿意接纳,但她和小伟势必会成为他事业上的阻碍。她不能害他,绝对不能害他。

  “你以为我说假话吗?”他拧起眉,“这几天没来找你,就是为了让自己沉淀,好好仔细思考,所以我绝不是随便说说。”

  “立珩!”她痴迷的望着他,“我知道你一向认真,但是我也想清楚了,过阵子要带小伟回南部去。”

  “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要躲我?”他吃惊的攫住她的手。

  “不是躲你,而是在南部生活比较方便。”

  “钱的问题?我可以给你。”他少年激动的冲口而出。

  “你怎么说出这种话?”她意外的颦起眉,“我什么时候跟你要过钱了?”

  “我-对不起,我只是一时心急。”他重叹了口气。

  “叔叔,妈咪,你们不要吵架嘛!”小伟直望着他们说些他听不懂的话。

  “好,妈咪不吵架。”忍不住,她还是湿了眼眶。

  “这样好,今天先别去游乐场,因为妈咪心情不好。”昝立珩蹲在小伟身前笑说:“我们去看电影,叔叔知道有Keroro的电影上映喔!”

  “叔叔,你也知道Keroro呀?”小伟开心地张着大眼,“妈咪都不知道耶!”

  “你妈咪很辛苦,要赚钱养家,没有时间看卡通,以后小伟可以和叔叔讨论。”他摸摸小伟的头。

  站在一旁的乐眉看得心好热,又见小伟这么开心,她也不好说什么,只好纵容一次,“别在路边说话,要看电影就快去吧!”

  “妈咪答应了!”小伟大大地笑了。

  “对,不过下不为例。”乐眉又转向昝立珩,“今天就麻烦你,也谢谢你了。”

  “怎么这么说?”昝立珩牵着小伟的手,“走吧!我们现在往电影院出发,看完后妈咪以后也会知道Keroro了。”

  “好。”小伟回得很大声,还不停的看着昝立珩笑。

  乐眉从这里便可发现,小伟有多么需要一个父亲。

  只是这父亲的位置不属于他,而他也不属于她一个人的男人。

  坐进车里,小伟在后座玩着熊布偶,乐眉则坐在昝立珩身边直望着他。

  “干嘛一直看着我?”他回头看她一眼。

  “因为喜欢看着你。”她也说不上为什么,好像不再这么看他,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其实我也想这么看着你,只可惜我要开车。”他撇撇嘴。

  “你为什么会接纳我?”虽然这问题很傻,但她却想知道。

  “因为爱,心里有爱,有什么不能克服的,不能因为我来不及参与,而对你的过去有任何不满,这样就不算爱了。”他望着她,非常自然的说出这番话。

  她听了眼睛都热了,“你果然是演员,好会说话。”

  他回头看她,“怎么哭了?”

  “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不介意。”乐眉用力抹去眼角的泪水,“过去追求我的男人,只要一听我有个儿子立刻逃之夭夭。”

  “那是他们笨,我也很感激他们不够聪明。”昝立珩扬起一丝笑影,“你放心,所有的一切我都深思熟虑过,也打过电话去美国问我父母,说我太爱你这个女人了,可不可以连你的孩子一起爱。”

  “他们怎么说?”她紧张地问。

  “他们要我把握,不要以后后悔就行了,所以我这么做日后绝对不会后悔。”他转过脸笑睇着她,“这样满意了吧?”

  “真的,他们真的这么说?!”他这番话让乐眉的心底融入一股暖意,将一直以来的沉闷一扫而空。

  “没错,这样你该放心了吧?”他扯唇一笑。

  “嗯,不会带给你压力和不好的影响就好。”她什么都不能给他,总不能净带给他坏处。

  “说你傻,你还真傻,我老实说吧!一开始我是被你的话给吓到,但我完全没有反悔的意思,只是挣扎着该怎么接受这个事实,又该怎么对我的父母解释,虽然他们很开明,但我认为有必要让他们知道。”瞧她终于展露笑容,他索性一口气把话说清楚。

  “说这么大声,小伟会吓到的。”看他说得这么激动,乐眉终究忍不住笑了出来。

  “好久没看见你的笑容了,真美!”他笑说道。

  “你又来了!”她不安的看看小伟,幸好他正开心玩着布偶,没听见他们之间的谈话。

  “答应我,要一直开心下去,永远开心下去。”似乎被她渲染了般,昝立珩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

  她点点头,虽然没说话,但可以从她脸上看见久违的阳光。

  乐眉看着报纸上的相片,还有记者的片面报导,她的心一寸寸往下沉,原本脸上的阳光也跟着消失了。

  真糟糕,她怎么又忘了他是名人,狗仔绝不会放过他,为何还要答应和他去闹区看电影?

  虽然照片拍得不是很清楚,但可以明显看出他的脸,还有手里牵着小伟与身旁的她……天,这下真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打开电视,看着众多记者围绕着他发问,让她看得更是心疼。本来就打算去南部生活的她,这下只好提前回去了。

  由于东西不少,她先整理了简单的行李,便急着带小伟离开。

  “张奶奶,我先带一些东西离开,其他的我过两天再回来拿。”她来到楼下对张奶奶打声招呼。

  “怎么说走就走?是因为报上的事吗?”张奶奶急问。

  “呃……你看得出是我?”乐眉一惊。

  “我怎么会看不出来呢?唉……他是名人,没想到会有这么恐怖的结果。”张奶奶一叹,“好吧!先去避避风头也好。”

  “那我现在就走了。”她朝她点点头,“谢谢张奶奶这阵子的照顾。”

  “快别这么说。”张奶奶不放心又问:“要去住哪儿呢?”

  “以前的院长愿意让我回去待一阵子,帮忙照顾其他小朋友。”她指的是自己从小生长的孤儿院。

  “那就好,如果想回来随时欢迎你。”张奶奶笑着抱住她,“房间会为你保留的。”

  “张奶奶!我好舍不得,真的舍不得你……”她感动的都哭了,而后拭拭泪,“等安顿好,过两天我就会回来看你。”

  “傻瓜,你只是暂时避避风头,又不是不回来了。”张奶奶拿出口袋里的手帕为她擦擦眼泪,“对了,小伟知道吗?”

  “他知道。”乐眉掩下双眼,“上次和他一起去看电影,他开心极了,所以刚刚我打电话去幼稚园说要带他离开时,他就有点不开心了。”

  张奶奶握住她的手,“其实他能接纳你,我真的很高兴,但为什么记者要乱写呢?什么外头偷偷结婚有了孩子,而这本杂志更离谱,还说他勾引有夫之妇!”

  闻言,乐眉敛下眼,“是呀!真的很糟糕。”

  “别生气了,为这点小事气坏了身体可不好。”乐眉也只能尽量安抚她的心情,“以后我不会再给他们机会乱报导了。”

  “你这么做只能治标不能治本。”

  “无所谓了,我去接小伟下课,马上出发。”她看了看时间,“我走了,张奶奶,你自己要多保重。”

  和张奶奶再次拥抱后,乐眉提起行李,离开这个她生活好些年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