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喜欢你是我的秘密玉宝爱是动词—红鞋的血咒西岭雪玉兰花开金河仁

返回顶部

  在拍片现场昝立珩被记者追问得头疼,回到住处又看到报上的报导,完全气炸了。

  “可恶,简直是乱写!”他立刻打电话给乐眉,“乐……乐眉,你看过报纸了吗?”

  “看过了。”她现在正在往南部的车上。

  “别生气也别担心,我会处理。”他对她笑笑,“反正这种事,我已经习惯了。”

  “我没关系,其实我担心的是你。”乐眉急问道:“你还好吧?我要听真话。”

  “什么样的真话?我很想你吗?”他咧开嘴笑了笑。

  “你又来了!”乐眉笑着流下泪,看着趴在她腿上睡着的小伟,“你可以尽量反驳那些报导,千万别让自己受伤了。”

  “那种八卦新闻,我根本不放在心里。”他故作轻松的说:“其实报纸上写的也没错,我的确是正在追你啊!”

  “你还真豁达。”她也没辙了,“对了,你记得要好好照顾自己,要按时吃饭,知道吗?”

  “有你这么尽职的助理,我还担心什么呢?”昝立珩靠在沙发背上,“明天就能看见你,真好。”

  “反正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一定喔!”她没告诉他她以后不会再去了。

  “好吧,小伟呢?”

  “他睡了。”

  “改天我再带他去玩。时间已不早,你也早点睡吧!”他隔着电话线给她一个吻,让她又哭又笑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切断电话后,她看向窗外,随着外头景色的流逝,她知道自己离他愈来愈远了。

  昝立珩挂断电话后,愈想愈不对,她刚刚为什么一直叮咛他要照顾自己,难道她以后不照顾他了吗?

  心里隐隐感到不安,他决定还是去看看她。

  他迅速出门,在开车离开大楼时,仍看见有几位记者待在那里等着他。

  “真要命!这些人不累吗?”他暗骂了声。

  直到乐眉住处,他敲了半天门却无人回应,“乐眉……这是怎么回事?有小伟在,她不可能这么晚还出去。”

  因为不安,他愈叫愈大声,因而吵醒楼下的张奶奶。她穿着睡衣走出大门,在楼梯口喊道:“你是谁呀?”

  “这位奶奶,请问住在这里的江小姐在吗?”

  “她……”老奶奶揉揉眼睛,“你……你就是那小伙子!”

  “小伙子?!”

  “我的意思是,你该不会就是那位大明星?没想到本人更帅呀!”张奶奶笑着直点头,“我们乐眉真有眼光。”

  “你知道我?”他讶异地问。

  “我当然知道,在这里说话不方便,去我家里吧!”张奶奶说完就回头进屋里。

  昝立珩见了,也赶紧下楼走进张奶奶家。

  “请问你是?”

  “我是乐眉的房东。”张奶奶请他坐下,又为他倒了杯茶。

  “谢谢。”他拿起茶杯喝了口,“你知道乐眉去哪儿了吗?”

  “她带着小伟去南部了。”

  “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激动的站了起来,“难道……难道她是为了报纸的报导?”

  “你别急呀!”

  “我怎会不急?她去南部的哪儿?我去找她。”

  “你坐下,有件事我想问问你。”看他坐下后,张奶奶才说:“虽然我只是房东,但是一直当乐眉是亲孙女,你们的事我都知道。”

  “我想你是担心我会因为乐眉有个孩子而心存芥蒂,但是绝对不会。”他很认真的表达自己的心意。

  张奶奶顺口提到,“那你也知道小伟不是她的亲生孩子吗?”

  “什么?”他眉一扬,“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她没提?”

  “没……她没说这一点。”昝立珩眉心一蹙,“那小伟是?”

  “是乐眉从小在孤儿院一块儿长大的好友生的,她死后就把小伟交给她照顾,乐眉将小伟视如己出,一直扮演母亲的角色。”张奶奶将乐眉以前的事告诉了他。

  “老天,她真是太善良了,也太辛苦她了。”他随即道:“她在哪儿,请你快点告诉我。”

  “她回去小时候住的孤儿院。”张奶奶又说:“她说过几天会回来拿行李,那时我会通知你。”

  “为什么要等到那时候?”

  “给她个惊喜,或做你该做的表现,否则你去了也白搭,我知道她的拗脾气。”张奶奶笑了笑。

  “那么奶奶会帮我?”昝立珩赶紧问。

  “当然了。”

  “好,既然如此,我愿意等。”他看看表,“时候不早,打扰你了,我也该回去了。对了,这是我的电话。”他拿出一张名片。

  “好,如果乐眉回来,我会马上通知你。”张奶奶可对他充满了好感,乐眉有这样的男人爱着,真是有福了。

  “谢谢奶奶。”昝立珩向张奶奶一鞠躬后,就离开了。

  回到车上,他不停想着乐眉的事,没想到她可以为朋友做这么大的牺牲和奉献。

  他微微弯起嘴角,明白这样的女人更值得他付出一切去爱她。

  虽然工作忙碌,但是等等的时间仍是格外漫长。

  昝立珩每天盯着手机,就是没有接到张奶奶的电话,正当他想要打电话去问问的同时,手机刚好响了。

  他赶紧接起。

  “请问是昝立珩先生吗?”是张奶奶的声音。

  昝立珩急问:“是不是乐眉有消息了?”

  “对,她来电话说这个星期天会回来拿行李,这是个好机会,不要错过喔!”张奶奶笑着说。

  “是,我一定会好好把握的。”他兴高采烈地回道。

  “我也会等着看你的表现。”张奶奶不忘给他鼓励,“好好做,听到了没?现实生活中追女朋友可不是在演连续剧。”

  “我知道的,我一定会好好做。”挂了电话后,昝立珩开始思索星期日该怎么迎接这个老是喜欢落跑的女人。

  同时间,在艳阳高照的台湾南部,乐眉正在大院子里晒被子,与小伟两人手里各拿着一根木棍,将被上的灰尘打出来。

  “好好玩喔!”小伟开心的乱打着。

  “这个很好玩对吧?不再难过了?”乐眉笑望着宝贝儿子。

  “虽然好玩,但是我还是想念叔叔,想念张奶奶。”回台南后,小伟变得不太快乐,乐眉原以为时间可以解决一切,他会慢慢习惯这里的环境,但其实不然。

  “张奶奶不是常跟你通电话?”

  “那叔叔呢?”

  “……叔叔有自己的事要忙,不要再想了。”她只好劝他忘了。

  “他真的不能做小伟的爸爸吗?小伟好喜欢他……”小伟委屈的说。

  “我知道你喜欢他,不过……”说得太深奥又怕他不懂,可看他嘟着小嘴的小脸,她更心疼了。“这样吧!过两天妈咪要去台北拿行李,你要去吗?”她转了个话题。

  “要回去看张奶奶吗?”他的一双眼睛闪闪发亮。

  “对,要回去看张奶奶。”乐眉拍拍他的小脸,“想回去是不是?那么这几天乖乖的,不要再皱着眉头啰!”

  “好。”他随即又举起棍子帮忙敲打棉被。

  这时,乐眉口袋里的手机响起,她赶紧接听,结果是通打错的电话,她不由放松,却又有份失落感。

  傻瓜,他没来电话不是很好,她还失落什么呀?

  等回台北将所有东西都带走之后,她或许会有好长一段日子不再回台北,与他也就算真正的分手了。

  乐眉带着小伟回到台北,一进入张奶奶家门,小伟立刻抱住她,“张奶奶,好想你喔!”

  “哇!小伟长高了。”多日不见,小孩子的成长是惊人的。

  “妈咪说我以后会长得张奶奶还高。”他可爱的比了个长高的手势。

  “一定会的。”张奶奶牵起他的小手,“让妈咪去楼上整理行李,我带你去市场走走吧!”

  “好。”

  “你这小家伙,有了张奶奶就不要妈咪了。”乐眉笑睨他一眼,“我这就上楼去,要听张奶奶的话喔!”

  交代过后,乐眉便步上顶楼,看着熟悉的环境,她突然觉得好不舍。

  走进房间,拿出皮箱慢慢整理着,就在这时,她突然听见客厅传来音乐声,好奇的走过去一看,竟看见昝立珩就坐在小沙发上,手里拿着手机正播放着MP3。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她惊愕地看着他。

  “欢迎你回来。”他潇洒地站了起来,“南部的生活还不错吧?应该很悠闲才是,看你都晒黑了。”

  “你是什么意思?”她现在脑袋像是一团浆糊,怎么都想不透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我说错了?”他眉一挑,“连通电话都没有。”

  “你还不是——”

  “咦?莫非你也在等我的电话?”他露出一脸诧异,“真让我意外,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了呢!”

  “你来这里就是为了对我说这些?”若是以前,他一定会生气的骂她不告而别,可他现在的态度真的让她捉摸不定,更让她猜不出他究竟在想什么。

  “当然不是。”

  “那你的目的是?”她觉得好疑惑。

  “想找你出去走走。”昝立珩别有所意地说。

  “就我跟你?”

  “没错。”他双臂抱胸地瞅着她,“你好像很踌躇?”

  “你疯了吗?上次去看电影,已被记者们逮到,现在又和你一块儿出去,肯定会被路人认出来——”

  “你害怕?”他一句话就堵住她的问句。

  “对,我怕,怕又带给你困扰。”他难道不知道她为何要忍痛离开心爱的他吗?居然还明知故问!

  “偏偏我最爱困扰了,一天没困扰,我会觉得生活很无趣。”他扬唇一笑。

  “你还真是无药可救。”她注定拿他没辙吗?

  “别多话,就听我一次,我们走吧!”昝立珩拉起她的手便走了出去。

  乐眉看着他,“你今天怎么不稍稍做个遮掩?”

  “我没必要遮掩,这就是最真实的我。”他开心的走向自己的车子,“上车吧!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是哪儿?”她没心思去猜。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他对她眨眨眼。

  “神秘兮兮的,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她对他的疑惑愈来愈深。

  “我卖什么药,等你尝过就知道了。”他还真是搞神秘。

  “好吧!我拭目以待。”乐眉被他的表情逗得一笑,既然猜不透,她也不想猜了,反正她从严就说不过他。

  “我说过你的笑很美,一定要多笑。”他发动车子往前行。

  “嘻嘻!这样可以了吧!”她故意在他面前做个鬼脸。

  “原来你还有调皮的一面,像个小女孩一样,这样你要怎么教小伟呀?”他话中有话的暗示道。

  “你是什么意思?”她心下一惊。

  “我都知道了,你这个重情重义的傻女孩。”他的眸子半眯,只要一想起这点,他就不禁佩服她。

  “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何况小伟很乖。”她猜到他已得知一切,“是张奶奶告诉你的?”

  “你说呢?”

  “你和张奶奶见过面了?”乐眉的眸子一瞠,恍然大悟道:“哦~~我回来的事也是她告诉你的?”

  “嘿嘿!我长得帅,奶奶喜欢我呀!”他嘻皮笑脸的。

  “厚,你的王子病更严重了。奶奶也真是的,告诉你这么多做什么?”乐眉拧起眉。

  “你放心,不管小伟是不是你亲生的,我都会好好疼他,就跟亲生父亲一样。”他说着,伸出右手握住她的小手,传递自己的深情。

  “立珩……”他对她这么好,要她如何离得开他?

  不久,他将车子停在闹区,指着前面一大片电视墙,“你看——”

  她随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突然眼睛一亮,“你看,好多气球喔!好漂亮的心形气球……”

  “喜欢吗?”他也转向那个方向。

  “喜欢。”她说完,想想不对又道:“又不是送给我的。”

  “那可不一定,看看电视墙吧!”

  昝立珩话才说完,就见电视墙出现闪光,而后乐眉的照片就出现在上头,下面还打出几个大字——

  江乐眉,我爱你,嫁给我好吗?昝立珩。

  “你……你怎么有我的相片?”她的舌头都打结了。

  “上次偷拍的,忘了吗?”他戏谑一笑。

  “老天!”还想说什么,可是乐眉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眼泪直淌。

  “我是要让你开心的,怎么哭了呢?”看见她掉泪,他吓了一跳。

  “感动嘛!”她愈哭愈大声。

  “天,这样不行。”他将她拉出车外,指着前面,“你看。”

  乐眉朝她的方向看去,才发现在电视墙前围着一群人。

  他牵着她的手走向那群人,大声宣布道:“大家好,我是昝立珩,我身边这位就是江乐眉小姐,我爱她,我要向她求婚,有记者的就快来拍照存证,可别又拍不清楚了。”

  从没被这么多人注意着的乐眉,羞赧又害怕的直往他怀里钻,“拜托你不要这样。”

  “那你愿意嫁给我吗?”他端起她的小脸,直瞅着她。

  “呃……这么多人,我不知道。”现在她的心已被“惊喜”填满,完全无法思考。

  “记得我曾说过,我只为心爱的女人唱歌,你想听哪一首?”昝立珩搂紧她的腰问着。

  “我……”

  “快说呀!我们好想听他唱歌喔!”路人比她还急。

  “我怕我说了你不会唱,就唱你想唱的。”她露出幸福的微笑。

  “那就唱一首由EdwardHeyman/VictorYoung作词的英文老歌WHENIFALLINLOVE。”他闭眼想了想。

  “好。”乐眉笑着点点头,大伙也跟着鼓掌。

  昝立珩揽着她的腰,一手掬起她的手,边和她跳起舞——

  WhenIfallinloveitwillbeforeverorI'llneverfallinlove

  Inarestlessworldlikethisis

  Loveisendedbeforeit'sbegunandtoomanymoonlightkisses

  Seemtocoolinthewormthofthesun

  WhenIgivemyheartitwillbecompletelyorI'llnevergivemyheart

  AndthemomentIcanfeelthatyoufeelthatwaytooiswhenIfallinlovewithyou

  AndthemomentIcanfeelthatyoufeelthatwaytooiswhenIfallinlovewithyou

  唱完,昝立珩再问一次:“请你嫁给我吧!”

  “答应他,答应他……”

  在众人的鼓噪声中,乐眉终于点头答应了,一枚闪亮的钻戒同时套在她的指上,也牢牢圈住她的心。

  两人在众人的见证之下深情拥吻。

  “太感动了!”路人不由红了眼眶。

  “谢谢大家,谢谢大家的见证。”说着,昝立珩便拉着她的手回到车里,离开闹区。

  “你突如其来的举动真的把我吓坏了。”她虽然这么说,脸上却满是幸福。

  “你已经答应嫁给我,可不能后悔喔!”他点点她的额。

  “我才不会后悔呢!这么大一颗钻戒,我怎会后悔呢?”乐眉也开起玩笑。

  “你这女人!”看见她的笑,昝立珩可是无比欢欣。

  “老实说,你刚刚唱的歌真的不错,阿震和小渊没听见一定很呕。”她掩嘴一笑,“婚礼那天再献唱一次吧!”

  “那有什么问题,就算献唱一百首也行,因为我很开心。”说完他竟畅意大笑,还将敞蓬车的车蓬按开,仰天大叫。

  “你就这么开心呀?”乐眉看在眼里好感动,不敢相信这是属于她的幸福。

  “当然,可以和心爱的女人共度一生,我能不开心吗?”他扯开嘴角,“我还要打电话跟我父母说,在国外也办一场婚礼。”

  “你就不怕耽误你的事业?”

  “我有自信不会,如果真有影响也不怕,反正我也赚够了,再说我的专长是模型制造,这门在国外是很吃香的。”他早有了打算,总不能让她跟着他吃苦。

  “立珩……”她倚在他肩上,看着天上的星星,“天色暗得好快。”

  “黑夜过去又是黎明了。”所以要往好的方向想。

  “我懂你的意思。”乐眉看看这条路,“现在要去哪儿?好像是回去的路,要送我回家吗?”

  “带你回家接小伟一起出来吃饭。”他笑意盎然地说。

  她感动的看着他,没想到才一开始他已把小伟放进心中,打从心里将他视为一家人。

  “我已事先订了餐厅,还请厨师准备小孩子爱吃的点心,他一定会喜欢。”他转首看了看她,眼中满是笑意。

  “你那么好,小心我可是会缠着你,让你脱不了身。”乐眉噘起唇,甜腻地笑望着他。

  “欢迎来缠,我还怕你不缠,直将我往外推呢!”他可乐了。

  “好,到时候一定让你吃不消,让你知道我的缠功有多厉害。”说着,她便搂紧他,直往他身上钻。

  “老天,那我可要向小伟求救了。”他哈哈大笑。

  “你说什么嘛……不准笑……”

  这一路充满了欢笑声,车子所经之处,将这份欢欣传到每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