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上天送我一个王子2银世英包子的香气苏栩纪委在行动易卓奇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武侠 > 连锁 > 第七部:书房中的哭声和陌生人的电话

第七部:书房中的哭声和陌生人的电话

  云子在离开了酒吧之后,立即登上了一辆出租车,向司机说出了她住所的地址,车子迅速向前驶着。

  云子在车子疾驶期间,心一直在剧烈地跳动着。当晚所发生的事,对她来说,简直就如同是一个可怕之极的噩梦。

  事情开始没有什么特别。当天下午三时,她如常在家,电视节目很沉闷,她关掉了电视,放了一张唱片,听到一半,又将唱机关掉。

  唱片中一个女人在唱歌,云子愈听愈难过,她本来也可以唱得那样好,但是现在可不能了。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突然不再演唱的原因,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她失声了!

  声带的轻微破裂,使她完全唱不出高音来,她的歌唱生涯完了!恰好在这时候,她认识了板垣。板垣是一个成功的商人,风度好,手段豪阔,一直在追求她。可是云子从来也没有半分爱意在板垣的身上。不过,不能再唱歌了,在这个大城市中,她能做什么?她为了生活,只好做板垣的情妇,没有第二个选择。

  当板垣以为自己成功地将云子带上床之际,是云子最伤心的一刻,板垣得意的笑声,在她听来,像是魔鬼的呼叫,但是她还是要不断地和着板垣的笑声,使板垣觉得他的钱花得并不冤枉,使板垣可以长期供养她。

  每次和板垣幽会回来,云子都要花一小时以上来洗澡,想洗去板垣留下来的羞辱。她是在出卖自己的身体,云子很清楚地知道这一点。然而,她却也没有什么可以怨恨的,为了生活,她必须如此。

  关掉了唱机之后,板垣的电话来了。板垣的电话一直很简单,不是“今晚七时在那里等我”,就是“今天我没空,明天再通电话”。

  云子的生活,也就决定于板垣的电话。板垣约她,她就要开始装扮,准时赴约,板垣不约她,她就可以有别的活动。

  那天下午三时过后,板垣的电话是:“今晚我没有空,明天再打电话给你。”

  云子放下了电话,怔呆了半晌,懒洋洋地站起身,倒了半杯酒,一口喝干。自从她知道自己不能再唱歌以来,她开始喝酒。灼热的酒在血液中奔流,可以使她有一种膨胀的、塞满四周围空间的安全感。

  她旋转着酒杯,还想倒第二杯,可是结果却放下了酒杯,她该做什么呢?至少,可以为自己弄一些可口的食物,虽然实际上她什么也不想吃。

  那一天下午,接下来的时间是怎么过去的,云子也想不起来了。太平凡刻板的生活,会使人的记忆力衰退,云子做了些什么?无非是整理房间,抹着早已干净之极的家。在厨房里,小心而又缓慢地将蔬菜切成细小的一块一块。就在天色将黑下来时,电话突然又响了起来。

  云子从厨房中出来,在围裙上抹干手,拿起了电话。

  当时她在想:或许是板垣忽然改变了主意,这种情形以前也发生过,那样的话,她就该快点妆扮自己。所以,她一面拿起电话来,一面侧着头,向镜子中望了一下。

  就在这时,她听到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自电话中传出来,声音很低沉,听来充满了磁性,很动人,容易令女人想入非非。可是那是一个陌生的声音。

  那声音道:“请大良云子小姐。”

  云子略怔了一怔:“我就是。”

  那陌生的声音道:“明天是不是一切仍照计划进行?通常,我会给一个最后考虑的机会,如果改变,请现在就告诉我。”

  陌生声音的语气很有力,充满着自信。话讲得很快,但是吐字清晰,云子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然而云子却听得莫名其妙,她呆了一呆:“你说什么?我不明白!”

  陌生声音笑了几下,说道:“我明白了,一切照原定计划进行。”

  云子忙道:“什么……”

  她本来是想说:“什么原定计划”的,可是才说了“什么”,那陌生人的声音就打断了她的话头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失手,明天中午就有结果,如果你不离家,可以留意电视或收音机上的新闻报告!”

  云子仍然是莫名其妙,她说道:“对不起,先生,你打错电话了?”

  那陌生声音有点嘲弄似地笑起来:“好,我明白,我不再说下去,对不起,打扰你了!”

  云子还想说什么,可是对方已经挂上了电话。电话里变得一点声音也没有。云子并没有立时放下电话。她的反应正常,通常,在接到了一个如此突兀的电话之后,总会发上一阵子呆。

  云子握着电话听筒,发了一阵呆。她在那短暂的几分钟之内,将那陌生声音在电话中所讲的话,从头至尾,想了一遍,可是全然想不起对方所说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她假设对方是打错了电话,但对方又清清楚楚地叫出了“大良云子”的名字。

  云子终于放下了电话,又回到了厨房,她被那个电话弄得有点心神不属,在切菜的时候,甚至切破了手指。

  云子将手指放在口中吮吸着,心中发着惊,忽然她想见一见板垣。

  她和板垣之间虽然没有感情,尽管板垣说过好多次爱她,云子在当时也装出柔情万种的样子,但是在内心深处,她始终感到她和板垣之间的关系,是买卖关系。板垣花了钱,在她青春美丽的肉体上,得到性的满足,得到一种虚幻的、重新恋爱的感觉。而她,在献出自己身体之后,得到了板垣的金钱。

  这种关系能够维持多久,云子自己也不知道。但是经过长时间的来往之后,板垣成了云子的一种依靠,如果不是有这种关系存在的话,云子也可能爱上板垣。

  云子突然想见板垣,告诉他,有一个怪电话令得她困扰,是不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被人知道了?

  云子心不在焉地吞下晚饭,好几次拿起电话来,又放下。

  板垣为了要维持关系的秘密,绝对禁止云子打电话到他家里或是办公室去。所以云子遵守着板垣的吩咐。

  到了将近十时,云子实在耐不住寂寞,她离开了家。

  云子离家之初,没有一定的目的地,只是想在街上逛逛,排遣一下寂寞和心中的困扰,她漫无目的地走着,搭着车,可是在四十分钟之后,她发现自己已经自然而然的来到幽会的地点附近。

  “既然来到了,就上去坐坐吧,或许板垣会在,当然,那要有奇迹才行。”云子心中想:“反正钥匙一直在身边。”

  所以,云子就径自走向那幢大厦,在快要到大厦的时候,她用手拨着头发,改变了一下发型,又戴上太阳眼镜,竖起了衣领。每次她总是这样子,好不被人认出来。

  走进大堂,管理员照例向她打一个招呼,云子也照例只是生硬地点一下头,像是逃走一样地进了升降机,直到升降机开始向上升,她才松了一口气,感到自己安全了。

  升降机停下,她走出来,取了钥匙,打开了那居住单位的门,着亮了灯。

  没有人,那是意料中的事,云子在一张沙发上坐下来,手撑着头,心中很乱。她打量着四周围,这里的一切比她的住所华丽舒服得多,可是在云子看来,却有一种不真实的、虚幻的感觉。华丽的陈设,只不过是板垣享乐时的陪衬。

  云子一想到这一点,就站了起来,想离开这地方。也就在她一站起来之际,她忽然听到,在书房的门后,传来一种十分奇异的声音。那种声音,接近一个人的哭泣声。可是云子从来也未曾听到过如此哀伤、悲切的哭泣声,那种哭泣声,听来令人心向下沉,沉向无底深渊,遍体生寒!才一传入云子耳中之际,听来还十分模糊,但是却渐渐清晰起来。云子可以肯定,在书房之中,有一个人在哭,好象是女人,正在伤心欲绝地哭着。

  一则是那种哭声听来如此悲切,二来,这地方应该没有人,忽然有哭声传来,令云子感到害怕,所以云子僵立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书房中怎么会有人呢?云子的思绪十分混乱。

  她一面吞咽着口水,一面想起这间书房,板垣对她似乎隐瞒着什么,自始至终,都给她一种神秘之感。

  “太华丽了!”云子在板垣第一次带她到这里来的时候,赞叹地说。

  从乡下地方来,在东京这个大都市中,又一直未曾真正得意过的云子,真心真意这样赞叹。

  板垣用十分满足的神情望着云子:“喜欢?这里,以后就属于我们,是我们两个人的天地!”

  云子在板垣的脸上轻吻了一下,又道:“有两间房间呢。”

  板垣一伸手,将云子拉了过来,搂在怀中,在一个长吻之后,板垣将云子抱了起来,走向一扇门,打开门,那是一间极其舒服的卧室,板垣一直将云子抱到床前,放下来。

  云子知道板垣需要什么,她也完全顺从板垣的意思。

  在他们快要离开之际,云子指着另一扇门道:“那一间房间是!”

  “是书房。”板垣一面整理着领带,一面走过去,将另一扇门打开来,云子跟过去看了一下,是一间陈设比较简单的书房,有书桌、有书架,和一张长沙发。

  在云子走近板垣的时候,板垣又趁机搂住了她,在她的耳际低声道:“下次,我们或者可以试试在沙发上……”

  云子不等板垣讲完,就娇笑着推开了他,后退着。她看到板垣关上了书房的门。

  这是云子第一次看到这间书房,也是云子唯一看到这间书房的一次。

  和板垣幽会,板垣由于时间的仓促,每次一到,总是立刻和云子进卧房,然后又叫云子先走,他才离去。

  云子根本没有机会打开书房的门看看。事实上,也没有这个需要。板垣所要的,其实只不过是一张床。

  只有在记不清哪一次,是离第一次到这里来之后多久的事,云子偶然问起:“书房,也应该整理一下吧!”

  云子记得,她说这句话的时候,人在客厅,板垣还在卧室中,云子一面说着,一面已走向书房的门,握住了门柄,要去开门。那时,板垣突然从卧室冲了出来。

  板垣真是“冲”出来的,云子从来也未曾看到过板垣的动作急成这样子,他当时的神情,甚至惊恐慌张,以致令得云子转过头来,呆望着他。

  板垣冲得太急,几乎跌了一交,但是他不等站稳身子,就叫道:“别理它!”

  云子忙缩回手,她已经习惯了听从板垣的一切吩咐,板垣喘了一口气,站定了身子:“书房一直空着,让它空着好了,不必理会它!”

  云子连声答应着。

  板垣的神情,像是想解释什么,但是他却终于没有说什么。

  这一次,接下来的事,和经常并没有什么分别。

  又是记不清在什么时候发生的事。他们幽会,板垣总先到,在等云子,云子来得很准时。那一次,云子开门进来,板垣还没有到。

  板垣在那一次,迟了三分钟。

  在板垣还没有来到之前,云子也没有做什么事,她在厅中坐了一会,忽然好奇心起,想进书房去看看,因为板垣上次那种情急败坏的情形给她的印象很深刻。

  她来到书房的门前,握住了门柄,可是转不动,门锁着。她后退了一步,打量着书房的门,还未有进一步的行动之际,板垣已经开门进来了!

  “交通太挤,迟到了,真对不起!”板垣一面径自向她走来,一面说。

  云子也记起她自己的身份,和这时应该扮演什么角色,念什么台词,她幽幽地道:“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再也看不到你了!”

  板垣抱住了云子,连声道:“怎么会?怎么会?”

  只有三次,云子和书房有过联系。对她来说,在这个居住单位之中,书房是一个很陌生的地方。可是就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却传出了女人的哭泣声!

  云子不住地吞咽着口水,她的第一个反应是:板垣另外有一个情妇在这里!板垣利用了一个地方和两个情妇幽会。

  云子立时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板垣不像是有这么多空闲时间的人。

  那么,在书房中哭泣的女人是什么人呢?

  在惊呆了足有十余分钟之后,云子鼓起了勇气,大声道:“请问,是谁在这里面?”

  她连问了两声,没有回答,哭泣声也仍然在继续着。云子的胆子大了一些。一个哭泣中的女人,不会伤害别人,她想。所以她有了足够的勇气,走近书房门,在门上轻轻敲了两下,又道:“请问,谁在里面?”

  书房中的哭泣声停止了,变成了一个哭泣之后的啜泣声,云子再敲门,又问了一遍,听得门内有了一个抽搐的、回答的声音:“是我!”

  云子的好奇,到达了极点,她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要哭?”

  她问了一连串的问题之后,并得不到回答,她道:“请你打开门。”

  当云子在这样说的时候,她已试过握着门柄,想推门进去,可是门柄却转不动。而当她要房中的女人打开门之后,过了没多久,门就打了开来。

  云子十分惊讶,因为门在她意料之外的那个方向打开来。门一打开,她就看到了门后的那个女人,也就是打开门来的那个女人,当然也就是躲在书房中哭泣的那个女人!

  云子才向那女人看了一眼,就整个人都呆住了。

  那女人就算生得再难看,再恐怖,云子的惊骇也不会如此之甚!事实上,那女人一点也不难看,十分美丽,有着大而灵活的眼睛,尖尖的下颚。虽然泪流满面,神情极其哀痛无依,但一样十分动人。这个女人,云子再熟悉也没有,那就是她自己!

  任何人,当看到了自己之际,都不会吃惊,但是也决不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在这样的情形之下看到了自己,任何人都会吃惊!

  “看到自己”,会吃惊,连我,卫斯理都不能例外。当我自墙洞中望进去,看到了自己之际,连颈骨都为之僵硬。

  云子不记得自己是怎么逃走的了,当她和她四目交投,她看到了自己的双眼之中,有深切无比的悲哀,她就转过身,冲向门口。

  她在门口撞了一下,然后才打开门奔出去。她甚至来不及等升降机,从楼梯上一直奔下去,所以她由另一个信道离开了那幢大厦,没有经过大堂,也没有遇到管理员。她直奔到酒吧,要了一大杯酒,由奈可扶着她到了一个角落。直到这时,她才定下神来,发出一下惊呼声。

  云子自己也料不到自己的这一下惊呼声是这样尖厉,事实上,她这样叫,是因为她的心中感到真正可怕。

  一个照面,只不过几秒钟,然而她自己的那种哀切,那种悲痛,那种无依,那种绝望的眼神,都深印进了她的脑子,她可以毫无疑问地肯定,那是她自己,这种眼神,正是她想也不敢想的许多事交织而成。她平时不敢想,做了商人的情妇,一个三流失声歌星将来会怎样,可是“她自己”却分明一直在想,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神情。

  她平时将这些事埋在心底,不去碰它们,所以在镜子中看来,她青春、美丽、动人,在男人的怀中,会令任何男人怦然心动,但实际上,她应该悲哀,应该绝望。她终于看到了这一面,在她自己的眼神中看到,在她自己的哭声中听到。

  云子之所以发出尖叫声,是因为她觉得实在非叫不可!她叫了一声之后,反倒镇定了下来,看看四周围惊愕无比的各色人等,她匆匆地道了歉,奔出酒吧去。她上了出租车,向回家的途中驶去。

  她到了家,进门第一件事,就是拿起电话来,她一定要告诉板垣,在他们的幽会场所,她遇到了这样的一件怪事。

  电话通了之后,她故意将自己的声音变得很低沉:“请板垣先生。”

  对方的回答是:“对不起,板垣先生和夫人去参加宴会,还没有回来。”

  这时候,板垣经过幽会场所,看到有灯光透出来。

  这时候,奈可算定了云子应该回家,打电话给她,但由于云子正在使用电话,所以电话没有打通。

  云子一听说板垣还没有回家,立刻放下了电话。才一放下电话,铃声突然响起,云子吓了一跳,忙又拿起电话。

  电话中传来的,又是那个陌生的声音:“怎么一回事?是不是有了什么意外,要不要改变你的计划?”

  云子的手在不住发抖,又是那个陌生的声音!要不是因为这个陌生的声音令得她心烦意乱,她不会到那幽会的场所去,不去,也就不会看到她自己。

  云子一声都没出,重重放下了电话,不由自主喘着气,转过脸来,身后就是镜子。云子连忙偏过头去,她没有勇气向镜子望,生怕镜子中的她自己,又是这样绝望无依。

  她不知道该怎样才好,她只想到要离开,离开这里,离开东京,她拉出了一只皮箱,匆匆收拾着衣服,合上箱盖,就离开了住所。

  这时候,板垣已经回到了家里,趁他妻子不注意时,打电话给云子,但云子已经离开了她的住所。

  云子搭上了一班夜车,她使自己的身子尽量蜷缩,戴着黑眼镜,没有勇气看同车的任何搭客,唯恐又看到她自己。

  列车到了静冈,她没有离开车站,又买了车票,毫无目的地向前去。到了第二天晚上,她住进了一家小旅店,这家小旅店,在她从来也没有到过的一个小地方。

  在这家小旅店的房间中,云子才松了一口气。过去的十多小时,她简直就是在逃亡,究竟在逃避什么,云子自己也说不上来,她是在逃避自己?自从看到了她自己之后,她心中有说不出来的恐惧,不进行这样的逃避,她的精神非崩溃不可。

  她静了下来,喝了一杯热茶之后,顺手打开了房间中的电视机。在打开电视机半小时之后,她在新闻报告中,听到了“东京一个成功商人板垣被神秘枪杀”的新闻。

  云子呆在电视机之前,身子不住发抖。板垣死了!被人枪杀,中午发生的事,这是怎么一回事?是板垣的妻子发现了板垣有外遇,所以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板垣死了,自己以后应该怎么办?

  云子没有法子想下去,她只是呆呆地站着,直到电视机的画面变成了一片空白。云子慢慢转过身来。

  “我应该回东京去!”云子想,“板垣死了,警方一定会展开调查,一定在找我?我和板垣的事,是不是另外有人知道?”

  云子想了很久,仍然未作出决定,而天已经亮了。云子又匆匆离开了这个小地方,继续她的“逃亡”。她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一直到警方将她的第一次绘图,在所有电视上播出来。她立刻换了打扮,但是她的身份终于被揭露,当她的真实照片在电视上播出来之后,她下了决心,回东京去。

  云子提着衣箱,神情疲惫不堪地在东京车站下车,准备走出车站之际,忽然感到有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来到了她的身边。

  云子本能地站定身子,向来到了她身边的男人看去。那是一个高大、英俊、黝黑的年轻男人,大约三十出头,衣着得体、高贵,有着一股说不出来的男性魅力。

  而这个陌生男人,正在凝视着她。

  云子心想,这是警方人员?倒比电视片集中的“神探”还要好看,她苦笑了一下:“我回来了,我不知道,一点也不知道!”

  那男人扬了扬眉:“云子小姐,我本来不应该再多事!”

  那男人才讲了一半话,云子陡地一震,手一松,手中的衣箱,落到了地上。她心中真的吃惊。那声音,就是两次电话中的那个陌生人的声音!

  云子张大了口,那男人已经有礼貌地弯身,提起了衣箱:“我想我们应该谈一谈,全东京的警员都在找你!”

  云子问道:“你不是警员?”

  那男人笑了起来:“真想不到你还有心情开玩笑,为了你,为了我,我们都应该好好谈一谈!”

  云子心中疑惑之极,有点不知所措:“你……先生,你和我之间,有什么联系?”

  那男人皱了皱眉,像是听到了一个他绝不欣赏的笑话。接着便一伸手,不由分说,抓住了云子的手臂,带着云子向前走去,出了车站,上了出租车,在车中,云子几次想说话,但都被那男人示意制止。

  由于那男人的外型讨人喜欢,虽然他的行动不合情理,云子心中倒也没有什么害怕,她只是极度的疑惑。

  出租车停下,那男人又拉着云子进入了一条小巷,在那条小巷中,那男人将云子的衣箱,用力-了开去。

  云子吃惊道:“我的衣服!”

  那男人不理会,拉着云子,穿过小巷,又上了另一辆出租车,同样不让云子有讲话的机会。

  云子只好暗自思量:他是什么人?他要将我带到什么地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