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安琪儿写照亦舒你可听见我的心在动李李翔星月圆舞曲(麻雀要革命前传)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武侠 > 连锁 > 第八部:来自印度的古老故事

第八部:来自印度的古老故事

  云子的衣箱在小巷中被发现之后,没有多久,就送到了健一的办公室,奈可立即被召来,只向打开了的衣箱望了一眼,就肯定地道:“是云子的,箱子、衣服,全是云子的!”

  我和健一互望一眼,奈可的话极肯定,不应对他的话有怀疑。

  奈可又说道:“原来云子一直在东京!”

  健一闷哼了一声:“别自作聪明,云子一定是在全国各地逃避,最近才回东京!”

  奈可眨着眼,对于健一的判断十分不服气,我同意健一的判断:“是的,她最近才回东京来,你看衣箱中的衣服,有几件较厚的反而在上面,显然是她最近穿过,而且她曾到过北方!”

  在我说话的时候,健一已将每一件衣服取起来,摸着袋子,取出了一点看来无关紧要的东西,如一些收据、一些票根之类,从这些对象的日期上,可以看出云子这些日子来,到处在流浪。

  但是,她终于又回到东京来了!她早已知道板垣的死,也应该早已知道警方正倾全力在找她,如果她回东京来,应该直接和警方联络,为什么她的衣箱会被-弃在一条小巷子之中?

  我一想到这一点,立时道:“云子可能有了意外!”

  健一皱着眉,就在这时候,伏在他肩上的那只白色小眼镜猴,忽然耸身一跳,跳进了衣箱之中,拉过了几件衣服,堆在衣箱的一角,身子缩在这几件衣服之中,眼珠转动,看来像是对这个新窝,十分满意。

  健一叱道:“快出来!”

  他一面叱着,一面做着手势。由于这几天来,我一直和健一在一起,而健一又一直和这头小眼镜猴在一起,所以我可以知道,那眼镜猴完全可以听懂健一的话。在我的经验之中,健一要它做什么,它不会反抗。

  但这次,眼镜猴却仍然伏着不动,健一有点恼怒,再大声叱喝,眼镜猴一面“吱吱”叫着,一面还露出了牙齿来,像是想反啮健一。

  这头可爱的白色小眼镜猴,忽然露出了这样的凶相,我倒是第一次看到。健一对它的态度,本来一直相当温柔,但这时或许是由于心情烦躁,所以态度也变得粗暴了起来,两次叱喝它离开不果,陡地伸手去抓那小眼镜猴,想把它抓起来。

  健一的手才伸出去,我已经看到那小眼镜猴的凶态不寻常!虽然健一和它之间,堪称毫无隔阂,但即使是人与人之间,有时再亲热的关系,也难免会发生冲突,何况是人与猴!

  所以,我立时叫道:“健一,小心!”

  可是我的警告,已经迟了一步,健一的手才伸出去,小眼镜猴白牙森森,陡地张大口,向健一的手掌咬来。健一连忙缩手,在掌缘上,已被咬了一下,健一十分恼怒,顺手一挥,一掌向它打去,小眼镜猴的身手极其敏捷,立时一跃而起,自衣箱之中,跳到了桌上,从桌上再一跃,已向着窗外,直跳了出去。

  健一一看到这等情形,也顾不得手掌的边缘几个深深的牙印正在冒血,立时也向窗子奔过去,一面口中发出一连串怪叫的声音来。

  我自然听不懂健一所发出的那一连串古怪声音是什么意思,或许是叫眼镜猴回来,也或许是在道歉。反正这种声音,只有猴子才听得懂。这时,小眼镜猴已跳上了窗子,听到了健一发出的声音,转过头来,神情有点犹豫。看来像是决不定应该跳出去,还是跳回来。

  就在这时,窗外突然传来了一下尖锐的、十分怪异难以形容的声音。像是哨子声,又不像哨子声。

  那下声音才一传来,小眼镜猴便下定了决心,耸身向窗外跳了出去。

  健一办公室的窗子,下临着一条小巷,这时,我也已经开始向窗子移动身子。一看到小眼镜猴跳向外,我手在一张桌上一按,越过了那张桌子,已经来到了窗前。

  其时,恰好是小眼镜猴向外跳去之际,所以我可以看到,在那巷子中,站着一个人,一个身形高大、面目黝黑的印度人,正仰着头向上望来,手中拿着一件奇形怪状的东西,看样子正待向口中凑去,而小眼镜猴已直跳了下去,那印度人口中发出了一下低沉的欢呼声,双手向上,去迎接小眼镜猴。

  健一的办公室在三楼,那印度人可能由于心情紧张,也可能由于怕小眼镜猴跌伤,所以双手向上迎去之际,他手中的那件奇形怪状的东西,便落到了地上。

  一切事情,全在同一时间发生。印度人跌落了手中奇形怪状的东西,小眼镜猴跃下,也被他双手接住。

  印度人一接住了眼镜猴,立时转身,向巷子的一端奔出去,我大叫道:“拦住他!拦住这印度人!”

  在巷口,有几个途人经过,也一定听到了我的叫声,其中一个身形相当健硕的青年,也试图照我的话去做。可是他才一拦在那印度人的身前,就被印度人向前奔驰的势子,一下子撞了开去。

  健一这时,也已来到了窗前,他看到的情形可能没有我多,但至少也看到那印度人抱着小眼镜猴,直奔出巷子去。

  健一大叫一声,转身向外便奔,我跟在他的后面,冲出了办公室,奔下楼梯,绕过了建筑物,来到了那条巷子之中。

  虽然我和健一都以极高的速度移动着自己的身体,但是等我们来到那巷子中时,至少已是两分钟之后的事。两分钟,足可以使那个印度人消失无踪了!

  来到了巷子之中,健一继续向前奔,奔向巷子的出口……那印度人奔出的方向,我则停了下来,在地上,拾起那印度人跌在地上的那件东西。

  当我在三楼的窗口,向下看去,看到那印度人拿着这件东西之际,我实在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儿,所以只好称之为“奇形怪状的东西”。这时,我将这件东西拾了起来,仍然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仍然只好称之为“奇形怪状的东西”。

  那奇形怪状的东西,显然由树叶组成,约二十公分长,七公分宽,形状像新月,大小如同一柄梳子,编成了口琴的形状,编织的功夫相当粗,但很紧密,有几个突起部分,是树叶的叶柄部分,看不出有什么作用。

  整件东西是作什么用的,相信不会有人一眼之下就回答得出来。不过我曾看到过印度人准备将之凑近口去,那东西无论如何不会是可口的食物,印度人不见得会想去吞食它。

  我又想起曾听到一下奇异的声音自外面传来,就是那一下声音,导致小眼镜猴下定决心,不听健一口中所发出的古怪声音的召唤,向外跳出去。用树叶和草编成的东西,有时是可以吹出声音来的。

  我将那东西凑向口间,试着吹了一下,但是,却没有发出声音来。

  我还想再用力去吹时,健一已经又愤怒又懊恼地走了回来:“你在捣什么鬼?”

  我将手中那东西向他递过去:“这是那印度人留下来的,这东西发出的声音,使那头小眼镜猴不听你的话,跃进了印度人的怀中!”

  健一立时大怒,看他的神情,我讲到的像是并非是一头猴子,而是说及他的情人或妻子离开了他而投入了印度人的怀抱。他甚至胀红了脸,额上的筋也现了出来,用极其愤怒的声音说道:“我不懂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我耸着肩:“正视事实吧,健一君,那印度人显然比你更懂得如何逗引猴子!”

  我实在不应该这样说的,虽然我说的完全是事实。

  健一不等我说完,就大叫了一声(声音完全和猴子叫一样),一拳向我挥了过来。我完全未曾料到健一会出手打人,“砰”地一声,一拳正中左颊。

  任何人,突然之间中了一拳,最自然的反应就是还手,我也不例外,立时一拳还击,打中了健一的左胸,我的一拳,力道比他那拳重,健一又大叫了一声(这次叫声像人,不像是猴子),向下倒去。

  巷子两头,都有人奔了过来,来看热闹。

  我捂着左颊,健一抚着左胸,当我们两人互望之际,相视苦笑。健一道:“万分对不起,我太冲动了!”

  我苦笑了一下,日本人就是这样子,健一和那开锁专家并无不同,他们都致力于维持自己专长的尊严,为了这种劳什子的尊严,他们宁愿散出许多愚蠢的行为。

  我放下了手:“算了吧,快设法去找那印度人,他是整件怪异的事情中,最关键性的人物!”

  健一对我的话,像是无动于衷:“云子才重要!”

  我道:“云子也重要,可是你必须分一半人力出来,去找那印度人!”

  健一勉强同意,点了点头,我看出他不是很热心:“这样好不好?找印度人的责任交给我!”

  健一立时欣然同意:“我们还是可以每天见面,一有了云子的消息,你也立刻可以知道的!”

  我没有再说什么,健一向我伸出手来,我和他握了一下手,表示刚才的行动,纯属误会,然后,我就开始行动。第一步,是先要弄清楚那奇形怪状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那东西用树叶编成,数了数叶柄,一共有七张叶子,在编织过程中,曾将叶子切割,我没有将它拆开,估计每一张叶子,约有十五公分长,十公分宽,呈椭圆形,叶边有细密的锯齿,叶身上,有着相当细密的白色茸毛。叶的正面是深绿色,看来像是有一层蜡质,背面的颜色较浅,在叶脉的生长处,呈现一种灰白色。

  我形容得已经够详细了。我对于植物的认识,不算深刻,也不浅陋,但是我却不知道这是什么树的树叶。

  我先去找参考书籍,没有结果。于是,我去请教专家。

  专家是一所大学的植物系主任。

  专家毕竟是专家,有整橱的参考书,还有整橱许多标本,有五六个年轻学生做他的助手,也有专家的派头,当他初听到我的来意,只不过是要他辨认树叶是属于什么树,专家的派头就来了,头半仰着,向上看,视线只有一小半落在我的脸上,以至我向他看去,只可以见到他一小半眼珠子。

  一小半眼珠子,充满了不屑的神色:“树叶?是属于什么树的?拿来!”

  我双手恭恭敬敬地将那不知名物体奉上,专家以手指将之拈在手中,眼珠子还是一大半向上,将之凑到脸前,看了一看,“哼”地一声:“这是奎宁树的树叶!”

  他已经准备将那不知名的东西还给我了,我诚惶诚恐地道:“请你再鉴定一下,奎宁树的叶,不会那么大,也不应该有浓密的白毛!”

  专家怔了一怔,高扬的眼珠子落下了少许:“嗯,那么是……”

  他又说出了一种树名,我再指出他的不对之处,他的眼珠又下落一分,一直到他连说了五种树名,我将这五个说法全否定之后,专家总算平视着我了。

  这时候,我的眼珠开始向上升:“我想还是查参考书的好!”

  专家和他的助手开始忙碌,我也没有闲着,一厚册一厚册的书被翻阅,一夹又一夹的标本,被取出来对照。

  三小时之后,专家叹了一口气,眼珠子向下,不敢平视我:“对不起,世界上植物实在太多了,几乎每天都有新的品种被发现,这种树叶……”

  他没有讲下去,因为花了那么多时间,他无法说出这是什么树叶。

  我告辞,专家送我到门口,倒真的讲了几句专家才能讲出来的话。他道:“这种树叶,我虽然不能肯定它属于什么树,但可以肯定,一定是生长在原始密林的一种树,这个密林,一定是热带,而且雨量极多,这是从树叶上的特征判断的结论!”

  我听得他如此说,心中一动:“譬如说,印度南部的丛林?”

  专家想了一想:“有可能。”

  我吸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将那不知名的东西小心放好,离开。

  我想到了印度南部的丛林,是由于一连串的联想而得到的结果。首先,这不知名的东西,从一个印度人的手中跌下来。其次,这印度人用这东西,吹出一种怪异的声音。这种怪异的声音在我们听来,只觉其怪异,并不觉得有什么别的特殊的意义。

  但是这种怪异的声音,对来自印度南部丛林的眼镜猴而言,却一定有特殊的意义。因为眼镜猴在和健一建立了深厚的友情之后,竟也禁不起这种声音的引诱,而跃向印度人。

  而健一又是天生具有与猴子作朋友的本领的人。

  小眼镜猴来自印度南部丛林。

  那么,这种树叶,也有可能产自印度南部丛林。眼镜猴听到了发自来自家乡的树叶的声音,就毅然舍健一而去了!

  这样的联想,看起来很合逻辑。

  根据我的联想,那印度人既然有这样的树叶,他应该来自印度南部,至少应该到过印度南部。他弄了这样一个树叶编成的东西,目的如果是要诱捕白色小眼镜猴的话,他要那小猴子,又有什么用呢?不见得他是动物的爱好者。

  白色小眼镜猴是罕有动物,当然很值钱,任何有规模的动物园,至少都会以超过一万美元的价格收买它,但我却一点也不觉得这件事中有金钱的成分。我只觉得神秘的成份笼罩了一切。

  我的首要任务,是找到这个印度人。

  要找这个印度人,健一和他的同僚,已经尽过很大的努力,没有结果。但如今的情形,多少有点不同。要找一个印度人难,要找一个有一头白色小眼镜猴在一起的印度人,应该容易得多。

  那个印度人既然曾在酒吧出现过,我就从酒吧开始。

  当晚,我一家一家酒吧找过去,东京的大小各式酒吧之多,如果不是我想在酒吧中找人,只怕一辈子也想象不到。当时间已接近午夜,我至少已进出一百五十家以上的酒吧,向酒保和吧女打听一个印度人,一点没有结果。在到了第一百五十一家酒吧时,那老板娘很善良,她告诉我:“印度人?印度人很少到普通的酒吧来,他们自己有一个小酒吧,在一个相当冷僻的地方,你不妨到那里去找找看。”

  老板娘也不知道确切的地址,只告诉了我一个大概。我循址前往,到了附近,在一个喝醉了的印度人口中知道,那不算是酒吧,只不过是一个在日本的印度人经常聚会的地方,性质和私人俱乐部比较接近。当我推门而入之际,我发现自己置身一个相当大的客厅之中,不少印度人在地上盘腿而坐,一个须发皆白的印度人坐在中央,在弹着印度的多弦琴。

  多弦琴的琴声极动人,围听的人一点声音也没有,我进去,虽然令得每一个人都以极讶异的目光望着我,但是也没有人出声。而且,当我以标准的印度人姿态坐下来之后,讶异的目光也渐渐消失。

  有一个印度妇人,给了我一杯味道十分古怪的饮料,我叫不出这种饮-的名堂,看看其它的人全在喝这种饮料,想来不会是毒药,也就放心饮用。

  多弦琴的琴音在继续着,有四个印度妇女,搬出许多支蜡烛来,点燃,灯光全熄,烛火在黑暗中闪着光,气氛在-那间,变得十分神秘,甚至有一点妖异。

  然后,琴音突然停止,白发白须的印度老人轻轻放下抱着的多弦琴:“古老的国度,有各种古老的故事……”

  他的声音很低沉、苍老,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吸引力,似乎他的声音比多弦琴更吸引人,四周也更静。

  我不知道这位印度老人想讲什么,但是他的声音是这么迷人,而且开场白又是这样地令人心醉,所以我也自然而然的保持着沉默,不想去打扰他。

  印度老人讲了两句之后,突然向我望过来。在烛光的闪映下,他的眼珠看来呈现一种深灰色,极其深邃。当他向我望来之际,我不由自主,直了直身子。

  印度老人望着我:“有陌生朋友在。我不知道陌生朋友为什么而来,在这里,陌生朋友除了故事之外,不能得到别的什么。陌生朋友想听什么故事?”

  我在事先一秒钟,根本未曾想到要听故事,自然更想不到要听什么故事。可是这时,我一听得印度老人这样问我,我立时冲口而出:“我想听听有关白色小眼镜猴的故事!”

  我的话一出口,其余的印度人都以奇怪的眼光望着我,印度老人也呆了半晌,在片刻之间,只有他无目的地拨动多弦琴琴弦的“铮铮”声。

  静默维持了好一会,印度老人才叹了一口气:“想不到陌生朋友要听这样的故事!”

  他一面望着我,目光更深邃,又道:“这个故事,其实最令人失望!”

  我道:“不要紧,请说。”

  老人又叹了一声,声音陡然之间,变得很平淡,纯粹是一个置身事外的讲故事者。他道:“白色的眼镜猴,是最罕见的一种灵异之猴,是灵异猴神派到世间来的代表,古老的传说,传了好几千年,谁能得到白色的眼镜猴,这种灵异之猴,就会给他带来三个愿望。”

  我听得心头怦怦乱跳,“三个愿望”,这和我所知道的一样。但是看在座印度人的神情,他们看来全像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现出十分惊讶、十分有兴趣的神情。由此可知,这古老的传说,也不是每一个人都知道的。

  我吸了一口气,使自己略为镇定一点,老人继续道:“所以,自古以来,不知多少人,想捉到、见到白色小眼镜猴,可以给他带来三个愿望,可是到现在为止,只有一个人成功过,那个人,是一位王子,他可以实现三个愿望,可是灵异猴神,在他说出三个愿望之前,要他先看看自己……”

  我听到这里,心跳陡地加剧,再也忍不住:“看看自己,那是什么意思?”

  我打断了老人的叙述,不少人都向我望来,目光大都很恼怒,但是老人却看来并不怪我,只是道:“是,问得很好,我只知道讲故事,也不知道灵异猴神说的“先看看自己”是什么意思,只知道故事后来的发展!”

  老人向我望了一眼,像是在征询我对他的答复是不是满意。我苦笑了一下,摊了摊手,示意他说下去。

  老人这才道:“王子答应了,看到了自己。”

  老人先说灵异猴神,要故事中的王子“看看自己”,接着又说王子“看到了自己”,他的这种说法,在我的心中,造成了极大的震动,以至我要集中精神,才能继续听下去。

  在我提出要知道白色眼镜猴故事之际,我只不过想知道一下古老的传说而已。

  我再也想不到,出自印度老人口中的古老传说,内容竟如此丰富,而且有“看到了自己”这样的句子。

  “看到了自己”,这样的一句话,对别人来说,或许是听过就算:就算要深究,也无法弄得懂真正的涵义。

  但是,我却是知道的!

  因为,我曾看到过我自己!

  老人继续道:“王子看到了自己之后,灵异猴神问他:‘现在你的三个愿望是什么?’”

  王子毫不考虑地答道:‘第一个愿望,我要快乐;第二个愿望,我要快乐;第三个愿望,我还是要快乐!’

  我吞了一口口水,没有说什么,老人继续说道:“本来,灵异猴神既然答应了给人三个愿望,就一定会实现,可是,灵异猴神听了王子的这三个愿望之后,却叹了一声:‘很抱歉,你的这三个愿望,我一个也无法实现!’王子哀求道:‘为什么!伟大的神,我的三个愿望极简单,只不过要快乐!’灵异猴神回答道:‘简单?这是最难达到的愿望!不信,你从今日起,开始去环游天下,只要你能够遇见一个快乐的人,我就可以使你实现这三个愿望!’”

  老人讲到这里,停了一下,又伸手拨了几下琴弦。

  四周围静到了极点。

  老人的声音更平静:“于是王子就开始旅行,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他的足迹遍天下,等到几十年之后,年轻的王子,已经变成了一个老人,他才又回到了灵异猴神的面前,灵异猴神问道:‘你有没有遇见过一个快乐的人?’王子道:‘没有。’灵异之神叹了一声:‘世上根本没有快乐的人,所以我也无法实现你的愿望。现在,我准你再重提三个愿望,请说。’王子仍然毫不考虑地道:‘我只要一个愿望就够了!’”

  老人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缓缓地转动着头,视线自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

  有几个人口唇掀动着,显然是想说话,但看来他们对这个老人十分尊重,所以并没有出声。老人的目光,最后停在我的脸上:“陌生朋友,故事完了!”

  我呆了一呆:“完了?没有啊!王子重提愿望,他的愿望是什么?”

  老人叹了一声:“陌生朋友,故事到这里就完了,王子的最后愿望是什么,讲故事的人照例不讲,如果一定要追问,讲故事的人会反问你:‘如果你是王子,在经历了数十年,在旅行了万千里而未曾遇到一个快乐的人之后,你的愿望是什么呢?’”

  我呆住了,出不得声。

  照故事所说的情形看来,王子,或是任何人,只有一个选择,不会有其它的愿望了。

  这唯一的愿望是什么?

  讲故事的印度老人不说出来。

  我也不必说出来。

  稍为想一想,谁都可以想得到的。

  不但我没出声,别人也没有出声。

  印度老人又拿起多弦琴来,拨弄着弦琴,琴音很平淡,并不凄怆,但是这种平淡,却比任何的凄怆更令人不舒服。

  我不等老人将曲奏完,就有点粗鲁地打断了演奏,大声道:“如今,又有一头白色眼镜猴出现了!”

  周围的人,本来对我极其愤怒,可是我说的话,分明引起了他们的兴趣,所以他们的愤怒变成了讶异。

  印度老人却一点也不现出任何讶异的神情来,只是淡然道:“是么?谁得到它,谁就可以有三个愿望。”

  我不肯放松:“对着它来许愿?”

  老人摇着头:“故事中没提到这一点,只是说,王子得了白色眼镜猴之后,先去见灵异猴神。”

  我道:“你的意思是,白色眼镜猴会带人去见灵异猴神?”

  老人道:“我也不清楚。”

  我知道再问下去,也问不出什么来,因为老人始终是一个故事的传述者,并不是故事的创造者,他已经传述得很不错了!

  我吸了一口气:“各位,有一头这样的白色眼镜猴,由我带到东京来,交给一个对猴类有特别心得的朋友,可是却被一个印度人,用一种奇特的声音引走了。”

  我说到这里,自口袋中取出了那不知名的东西来。

  印度老人一看到我手中的那东西,忙道:“给我!”

  我将那东西递了过去,印度老人接在手中,将那东西凑向口中,像是吹口琴一样,立时吹出了一首短曲来。那东西发出的声音,十分奇特,说剌耳又不刺耳;说悦耳,也绝不悦耳。老人吹奏完毕,将东西还了给我:“这是用树叶编成的叶笛,印度南部的人,都会编这种简单的叶笛。”

  我问道:“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老人道:“这种树叶,我以前从来也未曾见到过,除此以外,我看不出有什么特别。”

  我又道:“我想找一位印度先生,他的样子是……”

  我讲到这里,陡地讲不下去,因为我发现如今在我身边的印度男人,几乎全和我要找的印度人外形相仿。我要找的那个印度人,至今为止,还未曾看清楚他的脸容,也说不出他有什么特征来,要找他,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在停了一停之后,只好道:“那位印度先生,有一头白色的眼镜猴,各位之中有谁如果发现他,是不是可以通知我一下?”

  一个看来很有地位的男人走过来:“如果白色眼镜猴真有这种灵异力量,我想,谁得了那头白色眼镜猴,一定以最快捷的方法,去见灵异猴神了!”我怔了一怔,这人说得极其有理,我忙道:“灵异猴神在哪里?”那位先生笑了起来:“当然在印度!”

  他的话,引起了一阵笑声,但是我却一点也不觉得好笑,反倒重重打自己一下头!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那印度人用这种不知名的树叶所编成的“笛”,发出奇异的声音,引走了白色眼镜猴,他当然是回印度去了!而我却还在东京的酒吧中找他,这多么愚蠢!

  虽然,我的时间不算是白浪费,在那印度老人的口中,我知道了更多有关白色眼镜猴……“奇渥达卡”的故事。到如今为止,书上的记载和老人所讲的故事结合起来看,很混乱、很不统一。老人说,白色眼镜猴会带人去见灵异猴神,书上记载的传说是要用白色眼镜猴的前爪来制成“猴子爪”。

  有一点是相同的,白色眼镜猴可以导致人类达成三个愿望……传说是如此。

  我向印度老人行了一礼,感谢他讲了那么动人的一个故事给我听,然后,我离开了那地方,和健一通了一个电话,要他给我若干方便,再然后,直赴机场。

  在机场的出入境办事处,我抱着一线希望,因为我要找的印度人,如果他离开日本,回印度去,和一只白色的眼镜猴一起。

  这是很重要的线索,我想就凭这一点线索,找到这个印度人的行踪。

  我要求负责登记出入境的官员,将自眼镜猴被哨声引走之后起,出境的印度人的名单先找出来。很意外,并不多,一共只有九个印度人离境。

  负责官员又找来了检查行李的关员、警卫,以及有关的工作人员等等,来供我询问。当我大致形容了那印度人的样子,和指出这个印度人可能携带了一头小猴子出境之际,一个中年关员,发出了“啊”的一声低呼。

  “是的,有这样一个印度人,我记得他,他是搭夜班飞机离开的。”那中年关员叙述说:“当时,搭客并不多,那印度人也没有什么行李,只提着一只手提袋!”

  我忙道:“那只小猴子,就藏在手提袋之中?”

  中年关员的神情有点忸怩:“这……这我们着重于金属品的检查。而且,毒品、大麻等等,在日本最贵,不会有人带出境,所以……所以……并没有注意到……”

  我苦笑了一下:“你没见到那只白色的小猴子,那你怎么知道这个印度人,就是我要找的那一个?”

  中年关员的神情变得很肯定:“我曾经伸手进那手提袋去,碰到一团毛茸茸的东西,我望向他,还没有发问,他已经说道:‘是一件玩具,带回去给孩子的,日本的玩具,做得真可爱!’”

  负责官员带着责备的神情:“你就连看都不看一下?”

  中年关员抹了抹汗:“我看了一下,看到有一团白色的毛,像是一件玩具,所以没有在意。”

  我心中迅速地转着念,那印度人可能是替白色眼镜猴注射了麻药,才将它当作玩具,就这样放在手提袋中带出去。

  不知这个印度人的名字,但这也无关重要了,因为所有的离境印度人,目的全是印度的新德里。我不禁苦笑起来。在日本要找一个印度人还比较容易,但是当一个印度人到达了新德里,渗进了六亿印度人之中,再要找他,那简直没有可能!

  不过我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我已经知道上这个印度人,已经带着白色眼镜猴,回到印度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