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窝藏兔小姐裘梦天若有情亦舒魔像倪匡听笨金鱼唱歌藤井树香罗带高庸

返回顶部

  夏鼎昌头痛欲裂地醒来。

  他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认出雅典娜尊贵套房的装潢,记忆一点一滴流回脑子里。

  最近才刚敲定一件大型企画案,派遣大将到美国做最后的签约动作,心情放松加上周五狂欢夜,他和最新女伴有个激情之约。

  他坐起来,看看床侧,没有人。

  「该死的!」这次的女伴似乎不太了解游戏规则。

  他已经忍耐够了,他要的是激情,陶月妮偏偏想玩欲拒还迎的游戏。

  他跟所有女伴的关系,说白一点,就是「银货两讫」,任何恋爱的花招对他来说,都不管用。

  陶月妮告诉他会准时赴约,却故意迟到,这已是他最痛恨的犯规。即便她后来到了,纡解了他的生理欲望,但她的自作聪明,依然让他不悦。

  他从床头柜上拿过烟盒,抽出一根烟,划亮火柴点燃。

  陶月妮提早离开,想必又是想弄个「距离造就美感」的印象,在她陶醉的戏码里,他得抱着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去求佳人回心转意,再度良宵。

  很可惜,他没那心情,今天他想回办公室,晚上有家庭聚餐,没时间陪她风花雪月。

  如果她因此气得跺脚,那也是她家的事。他从来不做哄女人开心的事,即便未来或许会有新例,陶月妮也不是开创新局的那一个。

  奇怪,是他天性凉薄吗?好歹人家陪他缝绝一夜,他想起她却满心厌恶。

  但想起昨晚的翻云覆雨:心里却有种特别的感觉。Sex非常棒,但陶月妮却令他皱眉,最糟糕的是,他脑中竟闪过一张不该在此时记起的娟秀小脸。

  那张小脸还布满了欢愉过后的红晕,微分的樱唇娇喘着,眼中净是依恋。

  怎么会想起她?太突兀了!他狠狠吸了口烟,感觉欲望在蠢动。

  去冲冷水澡!他翻开被单下床,冷不防被洁白床单上的血渍吓了一跳。

  陶月妮早就不是处女,床上怎会有血渍?

  他-起眼,朦胧意识中,依稀记得身下女子痛苦的尖叫以及轻声的抽泣,这一回想,他当时似乎还曾觉得困惑,却未多询问。

  但那声尖叫如此真实,他愈回想愈感觉到不对劲。

  难道说,昨夜那女子不是陶月妮?

  如果不是她,又会是谁?

  老天!

  可洁作梦也不敢想象,她居然「冒名顶替」了夏总的女伴,跟他……上床。

  即使已经过了好几天,那夜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

  她从来没有那样放纵过自己,与夏总裸身相拥,她彷佛不再是平凡无奇的林可洁。

  他的吻、他的指、他的爱抚、他的冲刺,激烈催化她变成一个浪荡的女人,她喊他的名、她吻他的唇、她挑逗他的欲望、她迎合他的节奏,一切竟不可思议地熟练,彷佛做那些事都是天经地义。

  老天,那根本不是她!

  她赤艳着小脸,勒令自己不准再回想随他摇摆的点点滴滴。

  那晚--不,那天清晨,她趁着夏总终于不胜酒力,衣服一穿就赶快溜。幸好她平时就仔细,没让她漏了一丁点儿私人物品在「犯罪现场」。

  第一次和暗恋的人亲密接触,身体依然留着他的体热,体内深处彷佛还感受着他劲健的冲刺,她又羞涩又不安又亢奋又紧张。

  离开饭店后,她堪堪赶上六点之约,恍恍惚惚地把没达成的任务,送回公司给即将出差的主管,第一次没理会质问与抱怨,又恍恍惚惚地回到租屋处。

  顾不得房东太太犀利谴责的眼神,她倒头就在床上睡了一天半。

  之后,她躲夏总躲得更凶,深怕与他单独相处。虽然她立誓要封印那晚的记忆,无奈每当不得已要开口喊他,她总会忍不住,险险叫出「鼎昌」两个字。

  不知道是她心虚,还是怎地,她总觉得夏总有时看着她的眼神带着寻思。

  有一次,听到前辈们在讨论避孕方式,她才惊慌地想起,那晚缠绵太多次,他又没做防护措施,不知道会不会……怀孕?

  这两个字就像核子弹在她心头炸开,让她坐立难安。她每天都提早半小时到公司,利用网路查询安全期的计算法,但怎么看就怎么花,怎么算还是怎么乱。

  她一边惴惴地查询各个网站,一边瞥着萤幕右下角的小时钟。

  夏总快进公司了,自从那晚之后,每到他进公司的时间,她一定躲到厕所去,深怕被他看出端倪。

  她好不容易查到一个自动计算安全期的网页,才输入资料,就听到电梯传来叮的一声。

  糟糕!他今天怎么提早到了?

  现在才跑去化妆室躲人,一定来不及!

  她顾不得多想,立刻就转身蹲下,抱紧双膝,压低小脑袋,缩进桌子底下。

  夏鼎昌走进秘书室,浓眉一皱。

  奇了,还是没有果酱味道,他的秘书助理最近改变早餐口味了,是不是?

  他左右一眺,更奇,还是跟前几天一样,没看到她的人影。

  他向前走了几步,才惊觉在走道中间停下来,已经是他新近养成、最不自觉的习惯。

  他隐约有种感觉,不像她不在这里,空气中有束她存在的电波,他接收得到。

  他转头去看,只看得到空荡荡的椅子,还有未关的液晶萤幕。

  彩色的?像--网页?

  他浓眉一挑。

  「夏城集团」规定,不到上班时间,员工可以自由使用办公室资源,只要不造成无端损失即可。然而对于电脑萤幕总是清一色的简报系统与文书系统的秘书助理来说,突然间上网好像有违她的本性。

  他走过去,拉开椅子,弯腰察看。

  女人的私密话--安全期月历&计算小帮手?

  他两眼一瞪。他那超纯洁、超害羞、超保守、看到男人会脸红、说话保证头低低的秘书助理,在算「安全期」?

  另一个视窗,则洋洋洒洒罗列了「怀孕的初期症状」?

  怀孕?她怀孕?谁干的?

  老天,他甚至连她「已经不是个处女」都无法想象!

  他移动滑鼠,发现这是一个可以输入资料的网站,她已经输入上个月的生理期与生理周期,巧的是,画着小贝比的「危险期」,竟涵盖了他与神秘女子共度的那一夜……

  慢着,他在想什么?秘书助理?神秘女子?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巧合?

  他后来想起的细节愈来愈多,神秘女子生涩却热情的反应,跟她的作风相去甚远。他不该想不起神秘女子的身分,就把秘书助理对号入座,塞进记忆里。

  他想着,突然感觉脚边彷佛有谁在不安地颤动。

  「出来。」他力持平稳的语气。

  鼎昌……不,夏总不是在叫她,绝对不是在叫她!

  可洁鸵鸟似的愈缩愈进去,闭上眼睛、埋着头,以为这样就不会被发现。

  「-还想躲在桌子底下多久?」他厉声一喝。

  没听见、没听见、没听见……

  夏鼎昌退开一步,看着桌下蜷得像颗球的她。「-蹲在那里做什么?出来。」

  他是总裁,他是盘据她心窝的男人,他最大!

  可洁怯怯地睁开眼睛,他倾身看她,虽然面无表情,但看得出眸中的不悦。

  这是那夜之后,他们第一次面对面,她不能低头躲避。

  「夏总……」她抬起头,不小心敲到桌子,双颊透红,坐在地上。

  「-在做什么?」他的声音像丝一样平滑,却有股不可小觑的力量。

  但她知道,那性感的唇除了命令人之外,也会发出难耐的低咆,尤其当他猛烈冲刺时,粗重的喘息简直就是对女人最棒的恭维。

  不要再想了!「我……」她脑子糊成一片。

  「在躲我?」而且还躲到桌子底下!不知为何,想到此,他颇不爽。

  「不、不是,我……我只是在找东西。」

  她痴痴地望着他的眼神,那双眼睛即使醉眼迷蒙,依然电力十足。眼睛是灵魂之窗,当他投身欲海,眸里的火光灿烂,轻而易举就让她意乱情迷。

  「东西呢?」他提高声调,唤醒神游太虚的他。「-在找什么东西?」

  她满脸通红,为遐思不已的自己感到羞耻。

  「笔……我的笔掉了。」她随口瞎掰。

  「我没看到有笔掉在地上。」他压根儿没低头看,径自下了结论。

  如果她不是在撒谎,那他自愿把总裁宝座拱手让给她坐。

  「那……一定是我搞错了。」她心虚地垂下视线。

  「-在躲我。」这是肯定句。「因为我长得像鬼?」

  「不!」她急急否认。「你很好看,很性感,很有男人味。」

  话完,她飞快-住自己的嘴巴。她在说什么呀?她怎么能对顶头上司说出这么不庄重的话?

  况且,很性感、很有男人味?

  天天天天、天啊,这么暧昧的形容从来不存在她的大脑语汇区。

  心底一个声音,冷冷地提醒她,更「不庄重」的事,她都跟他做过了……莫非就是「亲身体验」过,她才说得出这么不知羞、但中肯的「评价」?

  夏鼎昌瞪着她看,太诧异她会说出这种话。然而,她爆红的双颊令人怀疑她的心跳、血压是否都快冲破表,为了她好,他选择放她一马。

  「起来。」他伸出大掌。

  啊,久违的大掌,厚实、粗糙、炙烫的触感,曾一遍又一遍爱抚她,不管是激情时失控的揉捏,还是挑逗时若有似无地轻划,都让她颤栗不已。

  「我说,起来。」她未免心不在焉得太严重,到底在想些什么,这么入神?

  被他一喝,她慌慌地递出小手。

  他一把握着,大手包着小手,手心传来奇异的感觉。她的手比他想象中更细致,他用力将她拉起来,没想到她太轻盈,一个不小心,便被他扯入怀里。

  一瞬间,小脸埋进他胸口,回忆又滚滚涌回。

  她记得这个,她枕过,赤裸的、热烫的、精壮的、汗湿的、因做爱而剧烈起伏的胸膛,多么令人迷恋--

  停!她应该强制停止永无止尽的色情思想了。

  拥着她,夏鼎昌也感到无端的熟悉,彷佛在什么时候,他们的生物距离曾经拉到最靠近最靠近,甚至水乳交融。她的体内像有一块磁石,不断吸引他靠近。

  顿了顿,他轻轻放开她。「站好。」

  「是。」她低着头,往后踉跄几步,直到身子抵到桌边。

  他转过身,走进总裁办公室。

  可洁不自觉目送他离开,为他什么都没发现而松了口气,但也无端涌现不少失落感。

  好矛盾!又希望他注意到自己,又怕他发现那晚是她冒代……

  她回座,发现萤幕保护程式正在跑,连忙坐下来,移动滑鼠。

  天哪!她居然没把计算安全期的网页关掉!

  夏总刚刚也碰过滑鼠。他看到了吗?老天,他会不会猜到那天晚上「代打上阵」的女人其实是她?

  可洁既不安,又阿Q地安慰自己。夏总刚刚没什么特别的表示啊!何况天底下女人这么多,总得了解安全期的概念嘛,所以她实在不需要想太多。

  真的,不需要烦恼太多……

  她其实是需要再想更多一点的才对!

  当天上午,专业的明小姐,干练的明小姐,被紧急召入总裁办公室。

  「夏总。」她垂首恭立在办公桌前。

  夏鼎昌双手交握,搁在桌上,神色十分凝重,即使是善于察言观色的明小姐,也看不出他所思所想。

  无言伫立了十分钟之后,她受不了了。

  「如果是我做错事,你大可以扣我薪资。」反正身为秘书之首,夏总爱将,她的薪资很优渥。「但请不要叫我浪费时间,在这里当木头人。」

  夏鼎昌沉吟了下,「……安全期。」

  明小姐迅速翻脸,「什么『安全期』?」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想当年,她就是遇上个花心浪子,没做好保护措施又算错安全期,才会怀胎十月,产下一双亲爹不睬的可爱小娃。

  「我看到秘书助理……在浏览计算安全期的网页。」

  明小姐诧异了下,怒气全消。她谨慎地看了他半晌。

  「夏总,打小报告这种事,通常是下属对上司,而非上司对下属。」

  他当然知道!只是那个网页在他脑海中奇异地挥之不去。他是想,明小姐统领秘书室,又格外关心秘书助理,所以才叫她进来谈谈。

  「夏总有何高见?」明小姐锐利的目光,彷佛在戳刺他。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秘书助理的网路漫游,感到前所未有的好奇。然而明小姐犀利的目光暗示他,再不作出个解释,她就要「谏言」了。

  「-知道,」他清清喉咙。「我一直在考虑,是否要在职员的工作契约上,附加道德条款。」

  现在不伦事件那么多,难保哪个猪头三主管滥用职权,以升官发财之名,诱拐纯情下属上床,造成一大堆问题。

  桃色风波对企业形象的杀伤力最大了!

  去!该死的!今天以前,他可以振振有词,说一切规范皆以「夏城集团」的商誉利益为优先考量,禁止办公室恋爱或不伦。

  但看过秘书助理萤幕上的网页,他无法再畅言大道理。因为他知道,此时的郁怒都是来自于早上的「震撼教育」。

  「-听说过她有过从甚密的男朋友吗?」

  「如果有,我一定会知道。」

  「无论如何,她在计算安全期,总不会有错。」他不懂自己怎么会记得那么清楚,她上回来潮是上个月五号,月信周期是大约三十天左右。

  「我以为这是她母亲才应该担心的事。」明小姐四两拨千金,顺便在话中设陷阱,想知道夏总对可洁了解多少。

  如果他对她感兴趣,想必会对她作一番身家调查,这个话中陷阱马上就可测知他行动了没有。

  「我管她妈妈担心不担心!」夏鼎昌耙梳过墨发,没有注意到明小姐放宽心的笑容。「总之,我要-多注意她的一举一动,不要让她……误入歧途。」

  「什么时候开始,她成了『夏城集团』的道德标竿女郎?」她揶揄看起来很烦躁的铁腕总裁。

  「从这一刻起。」他根本没发现自己在低吼。「还有,我说了算!」

  上个周末夜,他缺席一次。

  这个周末夜,夏鼎昌照例来到「雅典娜饭店」的尊贵套房。

  陶月妮一改姗姗来迟的恶习。她原以为缺席一次,会让无处「发泄」的他更容易被驯服,没有想到上周她在这里傻傻守了一夜,今晚他又面无表情。

  周末夜的激情之约,显然没有制约他,两周没见,他看起来比之前更冷酷了。

  她眼睛骨碌碌地转,识相地去换上性感内衣,套上吊袜带,殷勤地斟了杯他最爱的纯酿威士忌。

  夏鼎昌坐在沙发上,看她忙来忙去。

  他回想起有个小巧可爱的胎记,在神秘女子的右肩后方,但陶月妮肩上并没有胎记,也没有刺青。

  「怎么都不说话?」她奉上纯酿威士忌,弯腰时刻意挤了一下乳沟。

  鲜红内衣衬出肌肤的白皙,但他不为所动。她开始有些担心玩过头了。

  「-玩纹身贴纸吗?」他突然问。

  「你喜欢我贴那种东西吗?我可以为你考虑考虑。」她风情万种地答。

  「对我说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不要用问题回答问题。」

  「哟,好讨厌,你怎么这样『硬邦邦』的?」陶月妮一语双关,大胆坐在他的腿上,抵着危险禁地轻扭。「跟我调情,说话温柔一点嘛。」

  调情?他冷笑。没有「情」,怎么调?

  「回答我。」他的嗓音降得更低更威严。

  「好嘛好嘛,我承认,我只玩过一次,那种东西会让我皮肤过敏。」

  「那个纹身贴纸,-贴在哪里?」

  她倾身向前,指着自己的右肩后方。「这里。」

  他微微一惊。「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几年前喽,那时纹身贴纸正流行,我也买来玩玩看,贴一朵牡丹花艳丽又Sexy,哪知道马上就过敏了。」她将海咪咪拱向他。「你问这个做什么?」

  夏鼎昌的注意力并未被转移。「上个月十九日,-依约到『雅典娜饭店』了吗?」

  「没有。」她噘起了唇蜜闪闪的红唇。

  他闭了闭眼睛,脑中不断重播那一夜的片段记忆,细致娇软的轻吟与热情生涩的反应。那真的不是她!

  那么,神秘女子在何方?

  「为什么没来?」他再度丢出问题,对于她的去留,已有定见。

  她轻打他一下。「人家不是跟你说过,好想要一条钻石手炼,明示暗示那么多次,你都没有反应,人家当然会不高兴啊。」

  她洋洋得意,大拿丰厚的「本钱」当赌注。「我没来,只是一种测试。」

  他抽紧下巴。「测试什么?」

  「你对我的爱有多深啊。」她咯咯娇笑。

  他猛地推开她的手,陶月妮咚咚咚地从他腿上滚到地面,威士忌泼了他一身。

  她不知死活地挑逗。「鼎昌,我帮你把身上的酒舔干净。」

  她缠回去,却被他一手格开。

  「鼎昌!」她再度跌落在地上,杏眼圆睁,再也无法装傻。「你疯了吗?干嘛这么用力推我?」

  他面无表情地宣布:「明天律师会跟-谈提前解约的事宜。」

  「为什么?」陶月妮尖叫。

  「-不合我的胃口。」

  「怎么可能?」她持续发出高八度的尖响。「你不可能找得到比我配合度更高的女人!」

  为了钓这只大鱼,她使出了各种绝招。

  虽然她早已风闻,夏鼎昌是出了名的铁性男子,一季换一个女伴,有律师处理「银」、「货」双方的意愿与报酬,但……

  她以为铁汉终究敌不过柔情,只要她多使出欲拒还迎的招数,搭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夏鼎昌一定会误入粉红陷阱,爱她无法自拔。

  比起合约上那丰厚的酬劳,她更哈「夏城集团」总裁夫人的宝座!

  「我一开始就说过,我不打算在-身上找到爱情,对我来说,-只要是个懂得守分寸的漂亮女人就够了。」

  「我哪里没分寸了?」破了!灭了!她的总裁夫人梦!

  「-在该出现的时候没有出现,-在奢望不属于-的头衔地位。」他冷酷说道,揭开她自以为保密到家的真正目的。「大门在那里,自己出去。」

  陶月妮气不过,站起来,抓起先前为了取悦他而脱下的衣服,粗暴穿上。

  一定是有人横刀夺爱,才让她提前被踢出局,可恶!

  「不管是谁抢走了你,我都会让她深深地后悔!」她眼神歹毒,充满报复的决心。「我一定会把那个女人找出来!」

  随她去!连他都不知道该上哪去找那个神秘女子,她找得到才奇怪。

  大门砰一声关上,夏鼎昌的身影融入黑暗中,陪着他的,依然是醇酒香气。

  到底两个星期前的今天,是谁在这里,与他缠绵一宿?

  片段记忆中,那夜的佳人并没有受辱的不情愿。他可以感觉得到,她或许不适应身体被入侵的感觉,但她在床上真的是他火辣辣的绝配。

  总会有些线索,让他查出寅夜相访的佳人是谁。他已经给了她两周的缓冲期与自首期,既然她坚持按兵不动,他也顾不得骑士风范。

  他要找出她,就算翻了天、掀了地,也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