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他人的梦亦舒投胎(上)郑媛致死坐席森村诚一钻到极品老公惜之

返回顶部

  「起来、起来!」一阵毫不客气的脸颊轻拍,惊醒了林可洁。「还是上班时间-,-睡什么大头觉?快起来把我要的文件弄好!」

  秘书A趾高气昂地责备,脸上却隐含得意窃笑。整个办公室,她最喜欢整可洁,常抓她的小辫子,逼她不得不一直道歉。把人踩在脚底下的感觉好爽!

  「……是,前辈。」她晕红着脸,努力驱赶瞌睡虫。

  她的月事迟了,自从利用电脑计算出危险期后,她就手脚发软地「-着等」。月事像一张判书,更像人生双叉口,怀孕与没怀孕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生。

  看过一大堆令人眼花撩乱的医学报导,她才为时已晚地知道,夏总那晚不但没做任何防护措施,而且很刚好的,都用了最容易让她受孕的体位,加上她有一颗成熟的卵子正在「待命」,所以中奖机率很高。

  她漫不经心地敲着键盘。

  唉,她也知道与其傻傻地等,不如快去买验孕剂,反正测验结果出炉,一翻两瞪眼,省得心头不安,老是恍神。

  「恶……」一股恶心的感觉上升,整个胃像被翻过来,她不得不立刻-着嘴,往化妆室冲。

  秘书们同时抬起头,除了明小姐看不出表情外,其他人互相交换暧昧的窃笑。

  一个负责送文件的大男生从职员电梯上来,正巧捕捉到可洁冲进化妆室的背影。「林小姐怎么了?好像不太舒服,-们不过去看看她吗?」

  他刚进「夏城集团」没多久,就听闻过秘书室那「一朵小花」的消息。

  虽然林小姐不想积极拓展人际关系,但想跟她作朋友的男人却多如过江之鲫。她的单纯普遍受到男士们的喜爱。她长得不错,看起来乖,纯洁害羞,又不爱奢侈浪费,当女朋友或许逊了点,但是娶回家当老婆?那就非常完美。

  秘书A冷笑。「跟过去干嘛?给人家难堪啊?」

  「难堪?怎么会?」大男生永远不解女人间的心结。

  可洁受欢迎,难道秘书们会不知道吗?就是因为知道、嫉妒,她才常被整。

  「你们心目中的清纯女神,怀孕啦。」秘书B话酸得可以。

  「怀孕?」大男生双眼暴凸。「怎么可能?林小姐不是……还没结婚吗?」

  「惦惦吃三碗公,没听说过吗?」秘书A愈说愈露骨。「看起来愈清纯的女人,私底下可能愈闷骚。」

  「我以为各位从一流大学毕业,接受过秘书训练,已经懂得适可而止。」

  明小姐开口,声音足以让地狱结冰。

  大男生连忙告声退,脚底抹油逃出去,这时可洁正好回座,头低得不能再低。

  「哼。」秘书A轻蔑地哼了一声。

  「谁对我有意见?」明小姐明刀明枪地接招。

  「谁敢不服明小姐?我不过是喉咙痛,咳一下而已。」秘书A恨得牙痒痒。

  怎么?这天大的丑闻在她的地盘上不许说是不是?

  那好哇,她就四处去广播,看林可洁顶着纯洁之名,能招摇撞骗到几时!

  林可洁把手撑在水箱上,弯着腰,不住干呕。

  方才午休前,她冲到药妆店去买验孕剂,验了一次又一次,每个结果都呈现阳性反应。

  也就是说,她真的怀孕了!

  想到跑回「夏城集团」时,还在人行道上,撞到夏总与他的内定未婚妻黎紫曼,心里一难过,忍不住又呕出更多酸水。

  她按下冲水键,仔细包好用过的验孕剂,藏在垃圾桶底部,再抽几张卫生纸,捏成小纸团掩盖住,然后跌跌撞撞地走到洗手台前。

  大片梳妆镜映出她苍白、没有血色的容颜。

  她怀孕了……

  她瞪着镜中的自己。

  她怀孕了。

  镜中的自己无助地回望着她。

  她怀孕了!

  怎么办?小生命突如其来,对她来说惊多于喜。

  她轻抚依然平坦的肚皮。她有Baby了,可她的存款不多,要怎么养活纵情过后的「纪念品」?

  不管如何,她不再只是站在人生双叉口,她已经朝未知的那条路走去。

  化妆室的门一开,明小姐踏了进来,反手锁上门,主动推开每个小隔间的门,确认没有别人存在。

  她回到可洁身边。「不小心玩出人命了?」

  她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否认。「不、不是……」

  「-是哪一种?」明小姐懒得-嗦,这种事就是要速战速决。「是私下玩过了头?还是纯情到不知道要避孕?或者,-是故意怀孕,想用孩子牵绊住男人?」

  「我……我都不是。」知道消息已悄悄传开,她只能软弱地一直否认。

  明小姐彷佛看到当年面临同样状况的自己。「好吧,对方是谁?」

  她闭了闭眼睛,感觉好羞耻。事情被她弄得一团乱。「我不能说。」

  明小姐叹了口气。她一直以为可洁很洁身自爱,但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别说同事一场,我没关照过。一个未婚女子要带大孩子太辛苦,外面有太多蜚短流长等着伤害-,还有更多心怀不轨的男人想借机占-便宜。」

  她从口袋里抽出一张名片。

  「如果-没有那么想要这个孩子,就早点放手。孩子留不住男人的心,该处理掉的,还是要趁早着手。」

  可洁怔然瞪着推过来的名片,那是一家小有名气的妇产科诊所。

  「我是过来人,未婚生子的苦与乐,我最了解。如果-还有机会脱身,不要把生命浪费在无谓的坚持上。」虽然她真的很爱她的那两个小宝贝蛋。

  「明小姐……」她欲言又止,想跟她商量又不知如何求援。

  「我言尽于此,该怎么做,-自己衡量。」她把名片往她口袋一塞。

  可洁呆在原地,那张名片就像沉甸甸的沙包,将她的心压着压着,直往下沉。

  「-,你说,那个胆子小小的秘书助理,为什么要买那么多验孕剂?」

  回到总裁办公室,黎紫曼坐在夏鼎昌对面,把玩着纸镇,垂着眼问。

  「-当下不是有了结论,说她大概是很想确定自己有没有怀孕吧。」

  他眼睛盯着公文,却有些心不在焉。

  最近这些日子,秘书助理愈来愈常进驻他心里,往往一个不留神,她的模样就浮上脑海,卡得大脑当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不特别美,白皙的肌肤、清爽的五官只构得上端庄的边,但她偏偏有种说不出的韵味,在他心底缭绕。

  「喂、喂!」一双手在他面前猛挥。「夏鼎昌,你在发呆耶!」

  他一瞬间回神。「我没有发呆,-看错了。」

  「是吗?一个从不发呆的人,居然会失神,有问题喔。」黎紫曼奸诈地笑。「该不会是……很介意某人去买验孕剂吧?对了,为什么会介意呢?莫非……」

  她旁敲侧击,夏鼎昌也就任她敲边鼓。

  事实上,比起验孕剂,他更介意他与神秘女子共度的一夜,就落在秘书助理的危险期,而真的,她左看右看都不像会去算安全期的人。

  现在传闻她怀孕了,之中的巧合令他忍不住牵挂。

  而当时被他派到美国签约的主管,曾经告诉他签约延期的原因,是他的新任秘书不上道,把漏签的文件交给秘书助理去处理。

  事后他问秘书助理,为何无功而返,她答说因为太晚去打扰总裁不好意思,原本想隔天清晨再去打扰,但因为睡过头了,所以没让总裁签到名。

  这番说词,有点怪。

  黎紫曼再度挥手,召回他的注意力。「看你好像很为她担心,不如让我去跟她谈谈,也许她需要一些帮助。」

  这也是个办法。「-谈归谈,可别把我的人拐走。」

  她狐疑地挑起一边眉毛,要笑不笑地问。「你的人?」

  他也暗暗诧异自己的措辞,立刻不动声色地更正。

  「讲太快了,应该是『我手下的人』。」

  她一脸垂涎。「真的不能拐?」

  「除非-想跟『夏城集团』所有男性职员为敌。」他不是不知道,下属们心目中最热门的新娘人选。

  「我的『性向』常常使我成为男人的眼中钉。如果我拐了她,你也会与我为敌吗?」她故意问。

  他抬眼看着她,再一次诧异,她话里的认真程度。

  「-真的那么想要她?」

  她摇摇食指。「照你的规矩,不许用问题来回答问题。」

  「我的规矩是给别人遵守的,我不受限于此。」他反驳回去,始终没回答她的问题。

  黎紫曼还想争辩,这时,明小姐敲了敲门,走了进来。

  一看到她,黎紫曼立刻跳起来,自动自发走出去。

  「我不妨碍你们谈公事。」

  明小姐来得正是时候,他太需要转移注意力。

  「说真的,-是因为紫曼的『性向』而排斥她吗?」

  「不是。」

  「那是因为她曾经向-求欢,-不能接受,所以排斥?」

  「也不是。」

  这道世纪谜题,已经让他猜了千万遍,如今已厌倦。

  「可否请-直接公布答案?」

  「我排斥她,是因为你看到的黎小姐与我眼中的黎小姐,性格相去十万八千里,请务必当心,日后将会因为她而出乱子。」

  「什么乱子?什么叫做『性格相去十万八千里』?」他问。

  明小姐没答,酷酷地放下一堆公文,转身离开。

  「可洁,-在这里。」

  黎紫曼晃进咖啡室,找到正在替前辈准备咖啡的林可洁。

  「黎小姐……好。」可洁看到她,双眼睁得大大的,罪恶感袭上了心。

  黎小姐出身文化世家,族中长辈有经营艺术品交易、有拍卖古董的,整个家族非但生活优渥,而且内涵十足。

  黎小姐家这一分支,才华在音乐。她本身即是竖琴演奏家,对弦乐造诣颇深,原本是单纯的文化人,因为才貌出众,正逢东方热方兴未艾,她投身中国弦乐之列,利用东方艺术、西方科技,成功为几部名扬国际的武侠大片配乐,荷包赚得饱,人也明艳大方,那家世、那背景、那机缘,都是可洁难以望其项背。

  她是夏总的内定未婚妻,也就是说,他们几年之后会成婚。

  因此,眼前这女人才有资格孕育夏总的孩子,而她,卑鄙偷了黎小姐的权利。

  「-还好吧?」她意有所指地瞄了瞄她的小腹。「穿太紧的牛仔裤对胎儿不好喔。」

  「嗯……嗯。」她胡乱应着,一边把糖球、奶精往托盘上猛放。

  跟她在一起,她全身直冒冷汗,除了罪恶感,还有一种奇怪的直觉,好像觉得自己……不太安全。

  「-知道我跟鼎昌的婚约。」黎紫曼帮她拿出橱柜里的咖啡杯,若有似无地强调她未来的身分。「我也希望帮鼎昌妥善照顾他的员工,做个称职的当家主母。」

  她排好杯盘与咖啡匙,转过身,温柔地握住可洁的手,她想抽回来,反而被握得更紧。

  明明是个关怀的举动,但为什么她心里这么不舒服呢?

  是因为她暗恋的男人、她贝比的父亲,已注定属于黎小姐的关系吗?

  还是因为……那种莫名的不安全感,令她颈后寒毛根根竖起,不由自主想跟她保持「以策安全」的距离。

  「关于-的--」黎紫曼抽开手,冷不防探向她的下腹。「有什么事,是我应该先知道的吗?」

  「不,没有。」她内心颤抖着否认。

  「如果有任何困难,随时找我商量,我会给-一切必要的协助。」

  「……谢谢黎小姐。」她勉强自己挤出些场面话。

  心里那种不安的感觉,愈来愈扩大--

  从明小姐那方,确知秘书助理真的怀孕了之后,夏鼎昌也决心采取行动,找出那夜的神秘女子。

  他登门造访信任的征信社。

  征信社长记下他当晚的行程,告诉他这事不难追查,很快就有消息回报。

  「最后要问问你,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征信社长双手交握,直视他的眼睛。「酒醉也有三分醒,你能不能提供任何你想得到的名单?」

  夏鼎昌沉思许久,脑中百转千折,最后松口,说出一个人名--

  不,一个身分。

  她始终出现在他最火辣、最放肆的梦境里,强烈得让他无法忽视。

  「我的秘书助理。」

  「叫什么名字?」征信社长拿笔记下。

  他怔了一下。「我叫明小姐回电告诉你。」

  老天!秘书助理到底叫谁名啥,他到现在还是不太清楚。

  坐在租屋处的单人床垫上,守着一房间空寂,可洁只亮一盏小灯。

  怀孕了,她怀孕了耶。

  她穿着睡衣,隔着棉质布料轻抚肚皮。

  真不可思议,这方小小的天地,住着夏总跟她的孩子。这种骨血融合,甜蜜的负担,一开始她先是「惊」,定心后想想,是「喜」才对。

  她不只跟他有了一夜情,还留下最珍贵的纪念品。

  正常的孩子总是有爸爸,有妈妈,她该把Baby的事……告诉夏总吗?

  她曾有过犹豫。然她是孤儿,出生后便无父无母,被弃在育幼院门口,她很早便体会,一个小生命的诞生,不一定是喜悦的泉源,也许是恶梦的开始。

  她不认为每个男人听到「我怀孕了」这句话,都会呆愣两秒,然后跳起来雀跃地说:「我要当爸爸啦、我要当爸爸啦!」

  至少夏总不像是这种人。

  那一夜,她没有拒绝,反而投怀送抱,喝醉酒的男人是很容易被引诱的,而她又有意星火燎原,导致欲火一发不可收拾。

  她好坏,为了满足心里的愿望,居然毫不羞耻地逗引他。如果夏总清醒,他绝不可能喜欢上她,绝不会对她有任何感觉,但她却卑鄙地利用他醉得厉害,献身给他。

  他不是自愿的,根本不是。他以为,她是他要的另一个女人!

  而她,不是他要的……压根儿就不是。

  想到这里,眼眶忽然有点湿湿的。

  傻瓜林可洁!-在不知足什么呀?-暗恋夏总,-跟梦中情人有过一夜情,看过他最狂野、最霸悍的一面,而-也把握机会豁出一切,与他激烈交合,超Lucky的!-该偷笑了,有什么遗憾让-哭哭啼啼?

  她抽抽鼻子,右手轻抚小腹。

  既然当初是她飞蛾扑火,现在当然也没必要跟夏总报备怀孕的事。

  身为无父无母的孤儿,从小就承受太多怜悯的眼光,她讨厌被人当作小可怜、讨厌把自己跟「责任」、「负担」划上等号。

  她更不希望成为夏总心里的烫手山芋,被心爱的人当成麻烦来处理,是最最悲哀的事。

  就把那一夜,当作是最美丽的回忆,然后结束这场暗恋之梦吧!

  她顿了一下,从床上爬起来,坐到桌前,拿出十行纸与笔,咬着指甲,开始思索,如何措辞……

  隔天,林可洁依照以往的步调上班。

  花了大半夜,赶走因怀孕而迅速增殖的瞌睡虫,她终于写好辞职信。

  所幸她只是个小小的秘书助理,只要向明小姐提出辞呈,写妥交接清单,就可以快速闪人。

  她不知道怀孕的症候,还能隐瞒身边的人多久,在肚子愈来愈明显之前,她必须溜得远远的,连家当都要快快款好搬走。

  她的房东太太是个卫道主义者,三不五时就对时下男女同居歪风痛斥不已。当初排队租屋的无壳蜗牛有好几打,房东太太千挑百选,才钦点到她,正是因为看中她乖乖的,不会作怪。

  房东太太还逢人就宣扬她的清纯,推销她是优质媳妇的最佳人选,只差没拿扩音器,到处广播她是本世纪最后一个处女。

  要是再过一两个月,见她肚子挺起来,房东太太不气到手脚发抖,四处去更正「错误情报」才怪。

  想到邻里街坊的指指点点,她就头皮发麻。她要搬得远远的,找个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

  她无言地递过辞职信,明小姐接过手,心下了然,没多问原因。

  「到人事处去办个手续就可以了。」

  「到人事处去办什么手续?」有人耳尖听到了,还大呼了起来。

  「可洁,-该不会是要结婚离职、光荣引退吧?」

  「婚事、孕事一起来,好热闹喔,看不出-是这种惦惦吃三碗公的女人-!」

  她愣住了,没想到「她的」秘密已经成为「众所周知」的秘密。

  怎么办?她最最最不想发生的,就是这个消息在「夏城集团」里流传开来,万一夏总听到了,怎么办?

  就算他从来没有注意过她,她也不愿背着「未婚生子」的名声离去啊!

  「-干嘛那么惊讶?我们又不是不知道,-已经怀孕的事。」

  「说吧,『经手人』是谁,可以让-这个『玉女派掌门人』破功?」秘书A拉住她的衣领。

  可洁本来就不习惯别人太过靠近,更何况是一只玉爪直接揪过来。

  「不,别这样……」

  她闪开去,但秘书A仍揪住她的衣领,弹性极佳的棉质上衣硬被扯下一角,浑圆匀嫩的肩头露出一大片肌肤。

  「放手。」她软弱地抗议。

  「干嘛,还害羞啊?」秘书A哈哈大笑。

  「不都怀孕了吗?」秘书B不怀好意地奚落。「怎么?-的玉体只给男人赏玩,都不许给女人看哪?」

  明小姐站起来,双掌往桌面一拍,盛怒之意不言可喻。

  「可洁,我相信-已经把办公桌收好了,到人事部办手续,就可以离开了。」

  见明小姐面有愠色,其他秘书都垂下头来,不敢再多说话。

  「是。」

  可洁低下头,知道明小姐是在为她解围,忙提起手提袋,匆匆踏开去。

  感谢明小姐,要是她再待下去,一定会羞愧到死。

  但她怎么也没想到,一双炯炯火眸就在百叶窗后,盯着她的右肩背,几乎冒出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