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姻缘米悠悠姻缘慢半拍晓叁桃花灿烂方方魔幻郎君宫绫武林三绝梁羽生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上卷 第二章

  种种迹象都在指向一个事实:孙和平和北柴股份正尝试摆脱北重集团,一步步走向独立,最明确的信号就是对希望汽车控股权的极度渴望。这理所当然的引起了杨柳的疑虑:希望汽车控股K省正大重机,一旦落到孙和平手上,北柴就不仅仅生产系列柴油发动机了,它将获取重卡机械整装能力,事实上成了又一个北重集团。到那时,谁是儿子谁是爹,可就说不清了。所以,当孙和平把收购希望汽车股权的方案报上来时,杨柳代表集团明确提出,最好由集团出面收购。孙和平不干,声称北柴的收购方案已经董事会决议通过,不能轻易变更。

  杨柳却非要变更不可。专门把孙和平从平州请过来喝了场酒,喝得隆重而热烈。许多敲山震虎的话都是在喝酒佯醉时说的,话题明确无误指向历史:北重集团对北柴股份的解救史,他对孙和平个人的恩义史。言谈之中还数次请出了符拉基米尔.伊立奇,两位老同学不无深情地重温了伊立奇同志的著名教导: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孙和平有数得很,在酒桌上大肆上演感动秀,频频敬酒。敬酒时眼里泛着泪光,不住地说,杨董,你就是不提伊立奇他老人家,我也不敢忘记过去,真的,打死也不敢忘啊!大学毕业后,你去了省管大厂北重,后来又搞集团。我和刘必定被发配到平州柴油机厂,不是投奔了你和北重集团也没今天。杨柳说,是嘛,没有集团的支持,哪来北柴股份这家香港上市公司?更甭谈啥董事会了!你不是不知道,为你们香港上市,集团砸进去了几个亿啊!孙和平连连点头,就是,就是!可杨董,咱集团对北柴是相对控股,只占24%的股权,所以,你的提议一上董事会肯定被否。杨柳说,就算集团绝对控股了,只要你不想干的事,我十有八九也干不了。你现在抖了,成人物了嘛!孙和平忙道,那我也不敢忘记过去啊!杨柳说,但愿如此吧!对了,你和刘必定当年骗平州工行三千万贷款,也是我替你们还的吧?没有我怕还真还不了,你们就等传票吧!孙和平说,是,是,就冲这,我还得敬你三杯,杨董,你随意,我喝干。说罢,这厮又是三杯灌将下去。

  这么一来二去,孙和平便喝多了,最后被他和大伙儿抬了出去。

  回家想想,杨柳才觉得不对头,孙和平好像是故意喝醉的,醉了之后谁也没法和他谈正事了。果不其然,第二天一早再找他谈希望汽车时,他已离开省城,驱车回了平州。据他在电话里说,吐了一路。

  现在看来,当初支持北柴股份在香港上市只怕是个错误。给了孙和平一个资本运作平台啊,而且是天地广阔的国际资本平台。这个平台的触角一直延伸到美国华尔街和德国法兰克福,——北柴股份最新一期财报显示,华尔街上两家著名基金和德国一家投资银行已名列十大股东,持股量还都不小。他也真不能搞中国特色,牛不喝水强按头了。于是,才有了让北方重工私下加价收购希望汽车股权的新设计。

  时至今日,孙和平司马昭之心可谓人人皆知了。在最近的一次集团董事会上,他务虚说了个规划:下一步考虑整合集团旗下产业,在条件成熟时,吸收合并在香港上市的北柴股份,和在国内上市的北方重工,实现集团在香港和内地的整体上市。孙和平一听就急了,跳脚反对,说是吸收合并北柴股份的条件永远不会成熟,除非他不在了。

  散会后,王小飞凑到他面前说,杨董,你这不是故意刺激人家孙猴子吗?集团整体上市,北柴股份岂不又成了集团的大型生产车间?

  王小飞是北方重工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对杨柳一直很忠诚。可杨柳城府颇深,才不会轻易让人看出他的心思呢。在王小飞这样的亲信面前,杨柳仍多般掩饰,看你,都想哪去了?孙总也有他的道理嘛!

  王小飞说,有啥道理?我看孙猴子是想跳出如来佛的手心了!杨董,请面对现实吧,北柴股份对集团喊爹称臣的日子已永远过去了。

  杨柳笑道,谁让北柴股份喊爹称臣了?你们这种心态就不对。这才似乎无意地把思谋了许久的底牌打了出来,让王小飞以北方重工的名义秘密到监狱去会见刘必定,加些价设法拿下希望汽车的股权。

  王小飞心里啥都明白,有些不屑地说,你还费劲和孙猴子争股权啊?向省委做个汇报,让省委把这只不听指挥的坏猴子撤了就是。

  真这么简单就好了,他也不会为这猴消耗这么多脑细胞了。从组织原则上说,下属干部要服从上级安排,他是能以组织名义把孙和平从北柴董事长的位置上调开。也试过,给这猴安排天宫里的职位,可不是弼马瘟啊,是集团监事局主席、党委副书记兼纪检组长,名列他和总裁之后的集团三把手啊。可人家偏不愿干,说是不想当官只想干事。当然,也说了,若是不让他离开北柴岗位,在集团兼几个职,他愿勉为其难,为当年老班长多挑点担子。杨柳听了这话,气得差点没晕过去。这坏猴想得倒美,一边抓着独立王国,一边当着集团领导。

  王小飞说的撤职就更不可能了。你有啥理由撤人家?人家没日没夜的工作,为融资,为订单,国内国外满天飞,又没犯啥错误。再者说,人家现在也玩大了,全国政协委员都当上了,是能轻撤的主吗?

  于是,杨柳当时就很正经地对王小飞说,你不要想这么多,我让你们拿希望汽车的股权,不是为了对付孙和平和北柴股份,而是觉得还是集团出面比较好,更有利于整合市场。王小飞听了也没再说啥。

  那日,王小飞走后,杨柳又揣摩开了,撤了这猴不太可能,在集团里给升个三把手,这猴还看不上眼。那私下里帮他跑跑官呢?让他升大点,升得正式点呢?比如弄个正五品的市长、厅长啥的干干呢?

  毕竟是大学同学,又在一起共事多年,杨柳自认为还是了解孙和平的。此人有官瘾嘛,行政支配欲很强烈嘛。在汉江大学做他手下班委时,就把班委的职能行政化了,弄得很象官,还教他咋做班长,让他保持什么神密感,对大家要多表扬,少批评之类。平州柴油机厂改制成为北柴股份划入集团后,他先是挤进集团党委做了委员,为此还跑到他家送了一堆平州土特产。后来建立集团董事局,他以北柴股份董事长的身份进来做了董事还不满意,还妄图做董事局副主席……

  思路由此豁然开朗。除了正面狙击,杨柳还真就在背地里试着为孙和平谋起官来。在分管省长书记面前汇报时,总有意无意地夸孙和平,说是北重集团有人才啊,孙和平就是一个,省里应该考虑使用。

  这事不知咋的让集团总裁周到知道了,周到颇为恼火。周到贵为集团老总,却极难收获来自北柴和孙和平的必要尊重,对孙和平意见最大,有一阵子甚至闹到见面不说话的程度。周到找到杨柳,怒火冲天的责问:孙和平算啥人才?是不是造反抗上的人才?集团下属这么多子公司孙公司如果都象他那么干,集团也别做大做强了,干脆散伙吧!杨柳见周到发这么大火,迫不得已,也只好含蓄地把“踢升”孙和平出局的设想和周到说了说。周到的火这才消了,却也有所疑惑。

  十天前,省委组织部要全省县处以上干部民主推荐厅局长和几个市的市长,杨柳找周到一嘀咕,二人暗中布置了一下,结果北重系统八十八名处以上干部几乎一致推荐了孙和平。孙和平听说后很得意,在他面前感慨说,这叫公道在人心啊,我这些年的拼搏大家还是看到了。杨柳趁机探问,省委真让你离开北重你就舍得?孙和平说,当然舍不得,可得服从组织安排不是?说罢,咂了咂嘴又说,也得看咋安排,市长书记那是干事的位置,我当仁不让,一般厅局就不能考虑了。

  孙和平现在就是这么牛,连一般厅局都不考虑了!如此说来,他还得按市长书记的方向给他去跑?这不极大地增加了跑的难度么?!

  更没想到的是,孙和平得意之下忘了形,没大没小地把汗毛裸露的长臂往他肩膀上一搭,恳切探问,杨董,你咋回事?我怎么听说你这次只得了一张推荐票?是不是因为工作得罪了不少人?杨柳把孙和平的长臂扒开后,强压着一肚子不快说,这次是推荐厅局级,我早就正厅了,不在推荐之列。孙和平这才惭愧了,哦,哦,我还搞错了?

  孙和平搞错了,他杨柳可不会搞错:为了未来有一个强大的北重集团,希望汽车两亿一千万股的股权必须拿到手,孙和平也必须尽快滚蛋。现在看来,这两件事办得都不错。见利忘义的刘必定多收了三五斗,已经对王小飞承诺将股权转让给北方重工。赵安邦省长那里风也吹到了,今天一次约好的汇报也许就能将孙和平“踢升”出局。

  约定的时间是上午十一时半,汇报半小时,谈文山柴油机厂的资产整合,周到一起参加。十时半左右,周到匆忙赶到了他办公室,进门就说,走吧,杨董,咱早点去等赵省长吧,别让赵省长等咱们啊。

  杨柳说,不忙,你坐下,有些事咱得先通好气,别到时说漏嘴。

  周到没好气地说,还通啥气?不就是想法把孙和平提拔走么?我全面配合!这孙猴子早该滚蛋了,他不滚蛋,咱们集团就别想安生。

  杨柳笑道,看看,还这么大情绪,我就担心你这情绪!你既知道得让省里提拔了他他才能走,就不能有情绪嘛,就得诚恳替他忽悠。

  周到有些怀疑,哎,杨董,你说这招真行么?就孙和平这种不顾大局无法无天的主,还真弄个师长旅长的干干了?省里能听咱忽悠?

  杨柳坦诚道,周总,实话说这我也不知道。可孙和平是进入赵省长和其他省领导视野的风云人物,赵省长挺欣赏他,三年前就刮号副厅了,这次民主推荐又得了咱们这么多票,提一提也不是没希望……

  就说到这里,桌上的电话响了。杨柳看了看来电号码,笑了,对周到说,你说巧不巧,孙和平的电话!说着,拿起了话筒,哦,孙总啊,你在哪里?孙和平那边没好气,还能在哪里?在平州总厂,正布置落实你和周总的重要讲话精神呢!杨柳应付着,哦,好,好,这气冲冲的,又啥事啊?孙和平在电话里直叫,啥事?杨董,我咋听说北方重工的王小飞也找刘必定谈希望汽车股权了?还加价三千万?杨柳想都没想就说,哪有这种事?是刘必定和你说的吧?你别上当,他是借口抬价!孙和平说,我建议你还是找王小飞问问,别让他陷我于被动,陷你于不义!杨柳道,好,好,我回头就找王小飞问,可我也得提醒你:绝不能上刘必定的当啊,你若上了当,加了三千万价,咱俩都说不清!刘必定是你我大学同学,外界会怀疑咱向他输送利益!孙和平叫苦说,所以难啊,你就说我咋办吧!杨柳说,我咋知道?你看着办好了,只要别给我找麻烦咋办都行!说罢,果断地挂了电话。

  放下话筒后,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浮上了嘴角,杨柳的情绪一下子变得好极了。夹着公文包和周到一起出门时,情不自禁地哼了几声小曲。小曲出口造成事实后,杨柳才意识到自己不小心犯了得意忘形的错误。周到从他的错误中悟到了啥,上车后就说,希望汽车的股权真要能被王小飞弄到手可是大好事啊,就把孙和平的独立梦掐了。杨柳不语,像没听见似的。周到这才挑明了问,这事你真不知道?杨柳没法回避了,语气诚恳地道,我真不知道,就算我再想拿下希望汽车股权,也不能让王小飞这么内哄嘛。说到这里,略一沉思,还是留了余地,不过,就算小飞这么做了,也是北方重工的事。通过控股希望汽车拿下K省的正大重机,有利可图的买卖小飞为啥不能干?周到似乎明白了,会意地笑道,对,北方重工也好,北柴股份也好,都是集团下属控股公司嘛,两个儿子干上仗了,咱当老子的只能协调,协调不下来,就收归老子所有嘛,杨董,你实在是高。杨柳呵呵笑了起来,周总,啥都瞒不了你啊,不过,看透不说透,还是好朋友!

  就这么一路说笑着,轿车徐徐驶入了省政府大门。在赵安邦办公室所在的一号楼前下车时,杨柳又对周到交待了一句,周总,要注意情绪啊。周到一脸笑容说,放心好了,我现在的情绪史无前例的好。

  杨柳的情绪也挺好,颇为愉快地想起了一首关于“送瘟神”的著名诗句,甚至已经考虑起“纸船明烛照天烧”的欢送事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