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性感男仆子澄谁是大英雄狗尾续金四妹子陈忠实末代教父马里奥·普佐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上卷 第三章

  合上手机,孙和平陷入了短促的沉思。果不其然,杨柳绝口否认北方重工争夺股权的事实,更绝的是,还不准他加价。北方重工可以加价,他却不能加,一加就是所谓利益输送。这真是狼和羊的现代寓言啊,狼对羊说得很清楚了,你或者逃避出局,或者被吃掉。如此看来,那张护身符还真得要呢,多付一千万也得付,算他妈付保安费吧!

  主意打定便不再去想了。孙和平在车里坐正了,振作起精神,对总经理田野和董秘钱萍说,希望汽车的事就这么定了,田总,回头你打个电话,通知家里修改合同,在北方重工的报价上再加码一千万。

  田野从前排座位上偏过头说,好,好,这样最好,这一来就没政治风险了。孙和平却说,只可惜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啊,便宜刘必定那小子了。又交待说,你们可一定要看到王小飞的书面报价啊,否则我们没法向公司董事会交待,也没法对付来自集团那边的风言风雨。

  说这话时,车已驶出省城模范监狱所在的模范马路,驶往通向机场的高速公路。飞K省的飞机一点起飞,而且就这一班,赶不上这班飞机,他们一行就得在省城住上一夜了。一夜之间还不知K省正大重机那边又会发生啥事。拿下希望汽车并不是此役的结束,而仅仅是个开始。K省的狙击战已经打响了,据可靠情报:正大重机为阻止积怨甚深的市场竞争对手北重集团入主,正和国际重卡机械装备巨头JOP紧张谈判,拟定向扩股引进JOP,改变希望汽车控股的被动局面。

  田野也说起了正大重机,孙董,正大重机的任总不好对付啊,不愿见咱们的代表小仲,小仲连电话都没能和任总通上。孙和平想,这是意料中的事嘛,人家现在不知你的底牌,防守狙击很正常嘛。田野又说,小仲刚来了个电话,建议我们暂缓过去。孙和平这才问,JOP大中华地区高管的薪酬标准搞清楚了吗?董秘钱萍回答说,搞清楚了,他们的年薪大至在人民币二百五十万至四百万之间,不算太高。

  田野知道他的意思,分析说,这个标准我们付得起,可集团只怕不会同意,除非希望汽车的股权落到王小飞手上。再说咱也不知道人家任总他们愿拿美元还是拿人民币?JOP毕竟是国际著名大公司啊。

  钱萍也赔着小心说,孙董,我觉得现在最重要的事还不是应对正大重机,而是明晰产权,争取省国资委的支持,把北柴股份的国有控股权从北重集团划到省国资委来。这一步要不走通,就算我们拿下希望汽车,入主正大重机,也仍活在北重集团的笼子里,没有自己的一片天地。今天说到省城来,我原以为会顺便去省国资委送报告呢。

  孙和平这才想起问,哦,国有股权划转申请报告你们搞好了?

  钱萍说,搞好了。孙董,你看这样好不好:K省我就不去了,代表你和田总到省国资委去送报告,国资委女主任孙鲁生我挺熟悉的。

  孙和平觉得不行,想都没想就一口否决了。现在还没到送这份报告的时候。在没完成全盘布局之前,他不能撕破脸皮和杨柳交火。日后的分手是必然的,但他希望最大限度回避可能引发的冲击波。却也没和钱萍多解释,只提醒道,钱萍,你别忘了一个事实啊,迄今为止北重集团还是咱最大的常年客户,每年吃进我们六万台发动机啊。

  田野是总经理,对此心中有数,孙董说得对,六万台发动机不是小数目,如果我们不能找到替代客户,独立之日也许就是死亡之时。

  孙和平没再说什么,可脑子仍在飞快地转着: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搞定正大重机。搞定它不仅能使北柴股份获得重型卡车和大型轮式机械的整装能力,还可以让正大重机成为北重集团的替代客户,起码每年能吃进北柴股份四万台发动机。随着以后的产能扩张,完全有可能全面替代北重集团。这是最坏的设想。往好的方向设想呢,北重集团寻找新发动机生产商也有个过程,过渡期的订单也许还能拿到一些。

  这时,田野的手机响了,是打前站的小仲从K省打来的。小仲在电话里不知和田野说了些啥,田野脸色先是变得难看起来,其后冲着手机直叫,小仲,你这公关部长还能干么?不能干辞职!去了三天了,倒落了这么个结果!你告诉正大的人,就说我们已经上飞机了。

  孙和平急于知道情况,拍拍田野的肩头,田总,给我,给我,我来说。田野又吼了句,你向孙董直接汇报吧!这才把手机递给他。

  孙和平口吻很平静,小仲,说吧,他们任总不愿见我们是不是?

  小仲嗓音嘶哑说,是,人家明说了,让我们别打他们的主意。您看这咋办?你们三位领导是不是先别来了?这种气氛真没法谈事啊!

  孙和平说,没法谈也得谈啊!你马上行动,弄清一件事:看看这位任总家住哪里?我们下午下了飞机,晚上就直接到他家门口去堵。

  小仲请示道,那孙董,要不要准备点礼物啊,比如茅台啥的?

  孙和平说,不必了,这位任总不是几箱茅台酒就能打发的。

  小仲毫无信心,赔着小心再次建议说,孙董,您和田总是不是别这么急呢?我……我担心任总不让你们进门,毕竟来日方长嘛……

  孙和平这才火了,斥责道,什么来日方长?我只关心今天,从不幻想明天!我怎么说你就给我怎么办!结束通话,把手机还给田野后,孙和平马上问身边的钱萍,小钱,那位任总的有关材料带来了么?

  钱萍摇了摇头,语声有些怯,任总的材料我不早就给你了么?!

  孙和平脸拉得老长,给我不错,可明知今天要去会见任总,你们该带的材料还得带嘛!我满世界打仗,你们的后勤服务得保障好嘛!

  钱萍灵机一动,哎,孙董,我……我都能把任总材料背出来了!

  孙和平怔了一下,把眼睛眯了起来,努力坐舒服了,那你背吧!

  钱萍面无表情地背了起来:任延安,男,56岁,民族,汉,党员。清华大学机械动力专业毕业,研究生学历,历任正大重机助理工程师、工程师、副总工程师、副厂长兼总工程师、厂长、厂长兼党委书记,企业改制后,任正大重机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兼党委书记……

  孙和平听得有些不耐烦,睁开眼道,咱又不是组织部门,不是对任延安进行组织考察,你尽背他的简历干啥?说说他的性格特点!

  田野插上来说,孙董,你别难为小钱了,任延安的材料我也研究过,还真难找到多少性格和人格弱点。记者们在报道中的描述比较一致,说此人性格内向,话不多,不喝酒,不抽烟,甚至连茶都不喝。

  孙和平“哼”了一声,那他还活个啥劲啊?哎,他玩不玩女人?

  田野呵呵笑了起来,哎,孙董,你是不是准备给任延安安排一场美人计啊?小心他弄了咱们的美人不中计。哎,钱萍,你说是不是?

  钱萍没接这话头,看了孙和平一眼,孙董,我是不是继续?

  孙和平又眯起了眼,哦,继续,继续吧,都别开玩笑了。

  钱萍根据对材料的顽强记忆,继续介绍任延安的情况:根据我们找到的多方报道,任延安是个实干家,最困难时接手了正大重机。在“国退民进”许多人大肆瓜分国有资产时,他带着班子顶住了包括来自JOP的收买诱惑,保住了这家国营大厂,在K省企业界威信很高。

  孙和平的记忆也被唤醒了。任延安何止在K省企业界呀,在全国重卡装备行业的威望也很高。此人不但是实干家,还是重型机械专家。作为北重集团的市场竞争对手,在集团董事会上,杨柳和周到都没少谈过任延安。五年前JOP试图入主正大重机的事也听说过,据说任延安当时是基于做大做强民族装备工业的理想,才顶住了这一卖厂求荣的诱惑。那今天的任延安为啥又和JOP谈起了合作?问题肯定出在希望汽车股权上,希望汽车股权在刘必定手上是财务投资,落到竞争对手北重集团手里就是亡厂灭种。所以任延安宁予洋人,不予对手。正大重机可不知道北柴股份和北重集团的微妙关系啊,把北柴股份也当做北重集团了,如此说来,此行似有必要道破这个微妙而深刻的秘密,让任延安和正大重机明白,未来的北柴股份并不属于北重集团,也许恰恰是任延安和正大重机对付北重集团的可靠盟友呢。

  钱萍仍在介绍,无意中带上了些分析:任延安在正大重机公司根基很深,一言九鼎,是个铁腕人物,班子其他六名成员都唯他马首是瞻。正大重机目前所谓的狙击阵营,其实就是任延安的个人意志……

  孙和平眯着眼,顺着钱萍的话头想,任延安有铁腕,能一言九鼎也是好事情。对付一个铁腕比对付一批群氓容易,擒贼擒王讲的就是这个道理。况且这位铁腕还颇有民族主义理想,这也是可以加以利用的。如果他代表北柴股份亮出脱离北重集团的底牌,重新唤起起任延安的民族主义理想,应该能在相当程度上瓦解正大重机的心理抵抗。

  只是第一次见面是否就揭这张底牌一时还吃不准。杨柳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啊,如果不借王小飞之手设局,他还真不敢考虑向正大重机进行战略交底呢。他呢?现在交底是不是也属于聪明反被聪明误?

  正这么不无激情的畅想着,不知谁的手机响起来了,连响了好几声。田野提醒说,哎,孙董,电话,你的电话。孙和平这才发现是自己的手机在响。看了看来电显示,嘿,竟是刘必定的前妻祁小华。

  祁小华是汉江大学公认的校花,学财经的,曾是他、杨柳和刘必定共同的偶像。在那场青春激荡的爱情中,最初的胜出者是杨柳。三年大学生涯,杨柳和祁小华缠绵了至少两年。可最终的胜利者并不是杨柳,而是最不可能成事的刘必定。刘必定不知靠啥手段赢得了祁小华的芳心,让祁小华背叛了杨柳,和他结了婚,搞得杨柳很狼狈。刘必定案发生前后,祁小华又大张旗鼓和刘必定离了婚。不过,有人说祁小华这次并不是背叛,她和刘必定其实是假离婚,可谁知道呢。

  祁小华在电话里开口就问,孙和平,我怎么听说你们北柴股份要吃进刘必定手上两亿一千万股希望汽车?咋的,想在国内借壳上市?

  孙和平眼前晃动着祁小华的芳姿丽影,心里潮湿着,嘴上却不敢乱说。祁小华的身份可是汉江证券副总经理,分工管理汉江证券旗下庞大的代客理财项目和自营盘,他这里稍有疏忽,希望汽车的股价就能飞上天。便反问起了祁小华:哎,你咋知道的?你前夫和你说的?

  孙和平,你别给我提刘必定啊,提我就和你急!我现在就问你。

  问我你不如直接问刘必定,他愿不愿转让还不知道呢!哎,祁小华,我可告诉你:今天我出于同学情谊去探监看望刘必定了,这家伙精神真他妈好哩,比在外面还好!你说咱人民监狱是不是特锤炼人?

  孙和平,别和我胡说八道啊,你是不是也想进去锤炼几年?哎,说正事,北柴股份有借壳打算吗?如果有我可以帮你合计合计嘛!

  孙和平仍是胡说不休,我要你合计啥?你又不愿做我老婆,你和刘必定离了婚也没来找过我!哎,我咋听说你又去找杨柳叙旧了?

  祁小华笑道,怎么?吃醋了?我找他还不如找你呢!你有心没心我不知道,起码你嘴比他甜,在寂寞的时候也能勉强充当替代品。

  孙和平夸张地叫道,啥替代品,你直接说是自慰玩具不得了。

  祁小华大笑起来,笑罢说,行了,别对我搞性侵犯了。我先透个秘密给你吧,知道这次民主推荐厅局级,你为啥得这么多选票么?

  孙和平心里格登一下,预感到了哪里不对头,嘴上却说,还能为啥?原因很清楚嘛,咱群众的眼睛贼亮,我的拼搏奋斗获得了肯定!

  祁小华一声冷笑,拉倒吧,孙和平!你们集团以杨柳为代表的高管层一致想把你踢升出局,请注意一个关键词啊,踢升,不是提升。

  孙和平这才恍然大悟,却原来杨柳和周到这帮人在这事上也做了手脚!怪不得杨柳会问他离开集团舍不舍得,看来他们要他出局的心情比较迫切啊!于是,在另立门户的问题上也不瞒祁小华了,想用一个秘密去掩饰另一个秘密。小华,那我也和你交底,不用杨柳赶,我正准备离开北重呢。不是我一个人走,是带着北柴一起走。刘必定手上的股权就是我另立门户的资本之一。所以我不会考虑借壳上市,而是通过希望汽车股权,整合K省正大重机,搞一个新的整装集团!

  祁小华说,其实,这和借壳上市并不矛盾,我建议你再想想。

  孙和平坚定地说,用不着想,起码在产业整合完成前我不考虑。

  结束了和祁小华的通话,孙和平不由警觉起来,要钱萍打开手提电脑,看看希望汽车股票有没有异动?股票价格万一长起来了,刘必定的报价没准又要抬高。上网看了看,还好,希望汽车走势正常,上午前市成交不到一百万股,价格一直在三元五角八分至三元六角一分之间的三分钱范围内盘整,近期K线显示没主力机构入驻迹象。这时,沪市前市已收市,上证综指收在1005点,孙和平这才放了心。

  车到机场已过十二点了。飞K省的飞机一点起飞,正式吃午饭是来不及了。孙和平便吩咐田野和钱萍,一个去排队换登机牌,一个去候机厅打开水泡方便面,自己却跑到在候机厅外面抽起烟来。

  抽烟时禁不住又想起了祁小华的电话:祁小华的信息都是从哪来的?杨柳能把“踢升”他的阴谋都告诉她?这不是杨柳的风格嘛。如果真能告诉她,那说明杨柳和她的关系不一般,没准旧情复萌又滚到一张床上去了。还有刘必定,在监狱里蹲着,信息也这么灵通。是凭智商分析的,还是谁告诉他的?祁小华和她的这位前夫又是啥关系?

  站在省城国际机场候机厅外,看着2005年7月的一片晴好天空,孙和平在心里默默问自己,在这么危机四伏的情况下,他当务之急真的是飞K省,向任延安亮出底牌吗?此一去是一飞冲天,还是落入地狱?会不会等他回来时,杨柳就得给他开欢送会了?踢升出局,很有创意啊,以升的形式让他走人,他咋早没想到把杨柳给踢升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