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凤凰于飞楚惜刀娶妻先过招湛亮邪鸠偷香莫辰幸福了吗?白岩松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上卷 第四章

  来自北重的汇报简明扼要,有事实,有数据,颇有说服力。用杨柳的话说就是:事实再一次证明,省政府当年做大做强北重集团的决策是英明而富有远见的。因此杨柳在汇报结束时提出,为了新形势下的可持续发展,做出行业大格局,文山柴油机厂最好也能划入北重。

  赵安邦觉得挺符合省政府的思路,当即表态说,好啊,你们给省国资委打个报告吧,我也会打招呼。国企就是要形成拳头,做大做强嘛。组建北重集团时文柴要进来,是你们死活不要嘛,怕包袱太重。

  杨柳笑着解释,赵省长,当时周总还没过来,我也不是一把手。

  赵安邦说,知道,我知道,我不是怪你们,只是指出一个事实。

  其实,指出这个事实,就是对前任北重集团领导的批评。组建北重和几大国有控股集团,是赵安邦出任省长后的一个大动作。当时许多人不理解,认为是搞拉郎配,一时间阻力很大,什么意见都有。北重前任党委书记就在会上公开说,把一群叫花子组成集团,还不如让他们各自讨饭呢。赵安邦当时就发了火,批评说,你这同志咋这么没出息啊,只想着讨饭?就没想过凝聚力量,占领市场吗?!他不管那一套,说干就干了,一边和各路诸侯谈判,讨价还价,一边拎着乌纱帽铁腕推行。现在看来效果不错,尤其是北重集团,因为有了杨柳和孙和平这两员能干的大将,发展速度远远超出了他和省政府的想像。

  于是,赵安邦又说,现在你们想整合文柴,省政府当然支持,文柴和北柴都是生产发动机的,早就应该整合到一起了!文柴交到孙和平手上就活起来了,孙和平手上有市场,有融资平台嘛,是不是?

  杨柳满面春风道,是,是,赵省长,孙和平同志是大能人嘛。

  赵安邦对杨柳和孙和平都挺欣赏,这两位企业干部都是他在这场集团化改革中发现的人才。杨柳政治上强,落实执行省委精神不打折扣,雄心勃勃,却又一直保持低调,风格颇为稳健,是个帅才;孙和平有开拓拼命精神,市场适应能力很强,风风火火的,是员能横刀立马拓疆辟土的大将。现在北重集团有个国内上市的北方重工,有个香港上市的北柴股份,国内国外都有了融资平台,局面很好。因此,赵安邦心情不错,夸杨柳说,你也是大能人嘛,没两下能震住孙猴子?

  周到直乐,说,哎,赵省长,你也知道孙和平外号孙猴子啊?

  赵安邦笑道,我可不官僚,你们董事局主席杨柳一个,孙和平一个,还有一个刘必定,汉江大学三杰嘛!遗憾的是,刘必定完了,闹成了上市公司杀手,不到三年搞垮三家上市公司,好像判了几年吧?

  杨柳说,是,赵省长,判了五年,正在省城模范监狱服刑哩。

  赵安邦说,但愿他在监狱里能安份些!现在要搞股改了,也不知被他搞垮的那些上市公司怎么改啊,包括希望汽车。哎,杨柳,希望汽车控股权好像转让给你们北柴股份了吧?北柴股份要付对价吗?

  杨柳汇报说,希望汽车的股权谈了大半年了,北柴股份未必就能和刘必定谈成功。如果真谈成了,按股改规定是要支付一定对价的。

  赵安邦说,北方重工可是国有绝对控股,对价又准备咋付啊?

  杨柳道,哦,我们股改方案已经正式公布了,每十股送三股。

  赵安邦嘱咐说,方案公布后要和中小投资者多沟通,别让中小股东给否了。股改文件我看了看,这次中小股东可真有了否决权啊。

  周到抱怨道,就是,上面给中小股东的权力太大了,前所未有。

  赵安邦说,我看也该给中小股东一些权力了,都是你大股东说了算,资本市场就搞不好。说到这里打住了,又说起了文柴的事。现在文柴虽说还比较困难,但不是包袱,你们一定要有发展眼光。北柴股份就是例子嘛,不是困难时候能收到手啊?孙猴子他们肯定不干嘛!

  周到说,赵省长,您可不知道,当时孙猴子对我们可是感激啼零啊,恨不得给杨董磕头哩!现在倒好,成香港上市公司了,牛了……

  杨柳忙打断周到的话头,哎,该牛就得牛,理直气壮的牛嘛,就象赵省长说的,把企业搞上去了,就该理直气壮前排就座嘛!你我和集团都得支持他前排就座,比如说这次厅局级干部民主推荐……

  赵安邦这时并没注意到杨柳为孙和平跑官的意图,仍想着文柴厂的事,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觉得与其把文柴划给北重集团,倒不如让北柴股份直接在市场上融资收购了。这一来,既壮大了北重集团和北柴股份的产能实力,又盘活了国有存量资产。可这想法一说出来,杨柳和周到都坐不住了,二人语气婉转但异口同声的一致认为不行:由北柴股份融资收购有个漫长过程,资产划拨很简单,一纸文件啥都搞定了。而文柴划入集团后,集团还要进行整顿治理,在整顿见到绩效,且行业拐点出现时再装入上市公司,应该更为有利。

  ……赵省长,您想啊,等我们把文柴厂收拾光鲜了,行业拐点又出现了,不是能多卖点银子吗?今天在这里我得做个检讨:两年前把北柴股份搞到香港上市,我和孙和平都太急躁了点,如果不急,推迟半年到一年上市,H股筹资起码增加四五个亿。所以,赵省长……

  赵安邦也没坚持,好,好,杨柳,别所以了,你这想法也不错。

  杨柳搓着手,满脸歉意,赵省长,我们可不是故意顶撞您啊!

  赵安邦说,嘿,讨论问题嘛,该顶就得顶!孙猴子也常顶你吧?

  周到正要接上来说什么,杨柳却抢先开了口,我们董事局讨论问题有时也比较激烈,但孙和平对事不对人。他这个人作风正派,为人正派,真抓实干,尽管没出任副厅实职,可这括号也括了三年了……

  赵安邦挥了挥手,不在意地说,什么正厅、副厅,还括号!搞企业就是搞企业,世界五百强都啥级别?国家级还是联合国级啊?

  杨柳温和地干笑着,多少有些窘,赵省长,咱这不是在中国搞企业吗?搞得又是大型国企,干部配备讲级别也不是一时能改得了的。

  周到也说,就是,国企的头头们赚不了大钱,不就图个级别么。

  赵安邦有些意外,看着杨柳和周到说,你们一个正厅级董事局主席,一个正厅级总裁,在我省企业集团里少有啊,还嫌级别小吗?

  杨柳忙摆手,不,不是,不是,赵省长,我们说的不是自己。

  周到也赔着笑脸说,赵省长,您误会了,我们是替孙和平说的。

  赵安邦心里不由一惊,哦?都是替这位孙猴子邀功讨赏的?如此看来孙猴子还真牛起来了,官瘾见长啊!本事也不小嘛,竟能让北重的两个一把手替他来跑官要官!脸上却没动声色,笑了笑,说,好,好,正事谈完了,还有点时间,你们想说啥就说吧,哎,谁先说啊?

  杨柳先说了起来,口气极是恳切,带着充沛的感情历数了孙和平这些年来的功劳苦劳和疲劳。周到顺着杨柳指引的方向又忽悠了半天,给赵安邦的印象是,象孙和平这样的干部再不提拔简直是罪过。

  赵安邦收拾着桌上文件,漫不经心地听着,待得二人都说得差不多了,才问,你们想咋提他啊?集团再增加个正厅级?说得过去吗?

  杨柳说,赵省长,我们也知道在北重集团安排不了,可咱省厅局级单位多着呢,就说这次民主推荐吧,十二家厅局,还有三个市市长。

  周到也说,就是,就是!赵省长,你都不知道孙和平现在威望多高!我们北重八十八名处以上干部,他得了八十七票啊,前所未有!

  赵安邦一下子明白了:这二位一唱一和说了这么多,无非是想把孙和平弄走。却也没说破,只问,你们觉得让孙和平当市长合适么?

  杨柳略一沉思,赵省长,我看挺合适的。您对孙和平很了解,他可是个能开拓局面干大事的人,我觉得他不比现任的许多市长差……

  周到插上来说,赵省长,我个人意见,孙和平还是摆在条条里比较好,比如机械厅,哦,对了,现在没机械厅了,变行业协会了……

  杨柳瞪了周到一眼,没让周到说下去,自己接着说,赵省长,如果省委、省政府对和平同志还要再看看,可以考虑先安排副市长嘛。

  赵安邦看看表,已经十二点了,不愿和他们泡了,起身送客,行了,你们的意思我听懂了,不就是想把孙和平给提拨走吗?!孙和平这次是不是就安排,怎么安排,不是哪个人能定的,常委会上看吧!

  杨柳和周到似乎看到了啥希望,对视了一下,抢着和他握手。

  周到握着他的手,激动地说,赵省长啊,孙和平这次要真能安排了,我们北重集团五万三千名员工感谢您,感谢省委、省政府啊。

  杨柳把周到拉开了,说,周总,别激动,你别这么激动……

  赵安邦心想,还别激动?我都激动了。你们为孙和平这么泡,戏过了!却也不愿直接点破,只问,杨柳,你们班子最近没出问题吧?

  杨柳一脸无辜,赵省长,您咋这么问呢?我们班子咋会出问题呢?我们大事讲原则,小事讲风格,是个特别团结的领导集体。

  赵安邦话里有话,好,特别团结就好。你带个话给孙猴子,让他好好搞他的发动机,进一步扩大市场份额,少考虑啥厅级、副厅级的!

  这话是故意说给杨柳听的,让杨柳感到一种威胁:若是哪天他因为今天跑官的事批评了孙和平,孙和平这猴头是决不会轻饶了他的。

  果不其然,杨柳一听这话就急了,赵省长,您可别误会,我为孙和平说公道话,既不是搞本位主义,孙和平本人也不知道。可孙和平不该考虑的事,我们,哦,您和省委得考虑嘛,不能让好人吃亏嘛!

  赵安邦不愿和杨柳再烦了,行了,行了,好人吃不了亏的。

  送走杨柳和周到,到机关食堂吃饭时,在食堂门口正好碰上了省国资委主任孙鲁生。赵安邦把孙鲁生叫到小餐厅,先说了说文柴厂的事,继而问起了北重班子的团结问题,主要是杨柳和孙和平的情况。

  孙鲁生汇报说,赵省长,北重集团的班子确实挺团结,只是杨柳和孙和平的情况不太妙。北柴股份日渐坐大,已有和集团分庭抗礼之势。孙猴子一心想跳出如来佛的手心,独立门户,私下里和我说了几次,想把北柴股份的国有控股权从集团划到省国资委来。那个如来佛杨柳呢,则一心想削藩。据孙和平说,杨柳已在考虑吸收合并在香港上市的北柴股份,和在国内上市的北方重工,搞集团的整体上市了。

  赵安邦心里一阵不安:这两个他都挺欣赏的能人竟拼起来了,一个要独立,一个要削藩,全是胡闹嘛!北柴独立于北重集团不符合做大做强省属重点国企的既定方针;杨柳和北重削藩也没多少道理,好端端一个国际融资平台,你乱削啥?没事找事啊?怪不得今天这么热情地为孙和平跑官要官,目的怕就是要把藩王礼送出境,实施削藩。

  说到后来,孙鲁生直叹气,赵省长,现在他俩都心怀鬼胎,随时可能撕破脸皮,我还真不好多说啥,我们国资委管资产不管干部。

  赵安邦不吃了,放下筷子,这么说,杨柳和孙和平要调走一个?

  孙鲁生叫道,哎,赵省长,你还问我呀?一山不容二虎,你不把一只虎调出来,天下能太平么?只能调出一只,让它到外面咬去嘛!

  赵安邦想了想,孙鲁生,那你看把哪只虎调出去比较好?

  孙鲁生想都没想,当然是孙和平了,调出来,给他提提!

  赵安邦一怔,哎,孙鲁生,你没吃杨柳他们的回扣吧?

  孙鲁生有些奇怪,我吃杨柳啥回扣?是你省长征求我意见的。

  赵安邦说,杨柳今天来了,也是这意见,提提,让孙和平走。

  孙鲁生笑了,这叫不谋而合嘛,赵省长,那你和省里的意见呢?

  赵安邦又吃了起来,我和省里的意见不能告诉你,再想想吧。

  孙鲁生起身说,好,赵省长,你就好好想吧,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下午国资系统有个会,布置股改,我省股改已全面推开了……

  赵安邦却又将孙鲁生叫住了,等等,孙鲁生,我问你:杨柳和周到咋这时候突然想起文柴厂来了?他们是不是准备在北柴股份独立出去后,甩掉对北柴股份发动机的依赖,自己配套生产发动机啊?

  孙鲁生怔了一下,说,有这个可能,杨柳肯定得留后手嘛。

  赵安邦追问道,那杨柳是不是和你们国资委透露过这层意思呢?

  孙鲁生说,这倒没有,杨柳又不是孙和平,哪会这么直来直去。

  赵安邦心里有数了,让孙鲁生走了,自己继续吃起了饭。

  继续吃饭时,心里想的仍是北重集团山头上的两只虎。一只盘踞山头多年的笑面虎,一只随时准备下山扑食的凶猛饿虎。孙鲁生说得没错,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可当真把孙和平调离吗?调走孙和平,北柴股份会是啥局面?会不会再冒出另一个孙和平?北重集团对北柴股份毕竟是相对控股啊。如果孙和平离去致使局面失了控,海外H股股东趁虚而入,推出个新董事会又怎么办啊?削藩就得不偿失了。

  必须和他们说清楚:独立和削藩都是不能允许的。他们这两只虎不但必须在一个山头上好好呆着做大做强,还不能内哄乱咬。谁咬谁走人——没提拨这回事,就是撤职走人。当然,该做的工作,他还得做一做,先礼后兵嘛。必须尽快安排个时间,分头和他们都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