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线偶叶冰伦无所谓先生子澄淘气公主求爱记2胡伟红鲁迅小椴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上卷 第六章

  低迷的熊气笼罩着2005年7月的中国股市。浓厚的乌云压得人们抬不起头来。高速增长的中国经济震惊着世界,却难以消溶股市的坚冰。作为经济晴雨表的证券市场曲线没有以同步上升反映出中国经济的成长,而是反常地不断下滑破位,如临深渊。随着沪深各类证券指数日复一日的下行,数以万亿的国民财富水银泄地般的流逝了。

  中国证券业面临着从未有过的全行业危机。七千万股民亏损累累,几近绝望。各证券公司营业部门可罗雀,了无生气。一个又一个资本庄系资金链断裂,相继崩溃。许多闻名遐迩的著名证券公司已经破产清算或濒临破产清算。祁小华所在的汉江证券公司就属于濒临破产之例,到2005年累计亏损高达二十五亿,净资产已不足三个亿。

  汉江证券之所以迄今仍没破产,还得感谢祁小华前夫刘必定。

  刘必定的宏远系在崩溃之前让公司自营盘及时撤退,汉江证券避免了近四亿元的损失。公司金总因此说刘必定是义庄,刘必定入狱后还去探过监。而只有祁小华知道,刘必定才不愿当义庄呢。是她借助妻子的有利地位,凭职业的敏感,及时嗅到了刘必定宏远系即将崩溃的危险气息,向金总紧急汇报后,亲自指挥了一场敦克尔克大撤退。

  直到今天,祁小华仍记得很清楚,那是2003年1月18日上午,上证综指1432点,深圳成指3654点。她走进自营室向操盘手们下了一道严厉的命令:不要问为什么,三天内抛空宏远系做庄的所有三只股票,其中包括希望汽车。希望汽车那时被宏远系盘踞着,正浓妆艳抹表演投资价值,年报据说每股利润九角,号称绩优股。股价也高高在上,竟达三十五元。希望汽车的回家之路就是从那日上午她下令抛空开始的,从当时三十五元飞流直下,直到如今的三元多,折损90%。

  刘必定和宏远系的大崩溃也始于那个上午。她组织的敦克尔克大撤退没给刘必定和宏远系准备船只。刘必定和宏远系在深沪两市的滩头阵地坚守了十二天后,被2003年的市场一举歼灭。刘必定和他手下的三名宏远系盟友,也在其后两个月中先后失去自由,进了大牢。

  这种结果祁小华事先并没完全想到。她想到了宏远系会崩溃,却没想到崩溃会来得这么快;想到了刘必定会被挫败,却没想到他会进监狱被判上五年。刘必定在接到判决书当天,提出和她离婚。她想了几天,最终同意了,在省城模范监狱内和刘必定签订了离婚协议书。

  签协议时,刘必定仍气愤难平,骂她背叛,骂她是狼,是汉江证券安排在他身旁的奸细。她一语不发,默默听着,直到临走,才噙着泪发泄说,我咋知道你们宏远系会这么快垮掉呢?你的事和我说过多少?你发达起来后,哪天不是美女相拥,夜夜狂欢?我们还像夫妻么?刘必定哼了一声,我明白了,你这是报复!祁小华头一摇,你想错了,我犯不着这么报复你,可也没必要陪你一起来坐牢。这九个亿如果不撤出来,汉江证券就要破产,我和金总都有麻烦。你不是不知道这九个亿是从哪来的?那全都是客户的保证金啊,动一分都犯法!

  嗣后的情况比祁小华预料的还要糟。没想到2003年1月18日的1432点和3654点还是市场的阶段性高点。近两年过后,上证综指和深证成指滑到了今天的1005点和2601点。国家出台股权分置改革措施,也未能改变这种令人沮丧的低迷市道。上个月六号,上证综指竟跌破1000点,报收998点23点。在祁小华看来,股改是个利好,上市公司非流通大股东为取得流通权,要向中小流通股东支付相应对价,一般是每十股送三股,借以弥补流通盘扩大后可能带来的股价下跌损失。可这种利好却被市场理解为利空,送股后股票大都贴权。这晌对价股份刚送出去,那晌股价便持续阴跌,让市场人士大跌眼镜。

  偏偏在这时候,希望汽车突然来了个涨停板。成交也明显活跃起来。从每天不超过一百万股,放大到五百万股,而且到当日收盘,涨停板的位置上买盘仍有八百余万股。就是说,如果卖家出手放货,当日成交肯定在千万股之上。更重要的是,这只是涨停的开始,谁知道希望汽车以后还会有多少涨停板?难道股改的利好发挥作用了?显然不是,大盘仍在沉寂,市场还在昏睡,唯一的可能是新机构进场。

  这个机构是谁?祁小华头一个想到的就是北柴股份和孙和平。孙和平为刘必定手上两亿一千万希望汽车的法人股权折腾了大半年,昨天上午还到模范监狱见过刘必定。其实,孙和平前脚走,她后脚就去探监了。得知刘必定已答应将股权转让给北柴,她当即就想到了北柴可能谋求在国内市场借壳上市。孙和平电话里偏不承认,反倒和她大谈正大重机的资产整合。现在看来资产整合是可能的,进一步在市场上吃进流通股也是可能的,但另一个事实是:这么吃进势必拉高希望汽车股价,孙和平在没最终和刘必定签订转让合同之前不会这么做。

  那么,谁希望希望汽车的股价上来呢?前夫刘必定算一个。合同毕竟还没签,他为了最后提价,完全有可能在二级市场把希望汽车的股价炒上去。刘必定失去了自由,他所谓董事会几个人还在外面的天地里自由飞翔,而且据说在宏远系崩溃过后,仍秘密潜伏下来不少资金,起码八千万。只是昨天探监会见时,刘必定没给她任何明示或暗示,一直在和她谈女儿慧慧的教育问题。自从2003年背叛的故事发生后,他们之间的任何谈话都再没有关乎各自市场动作的信息了。

  第三个可能进场的应该是杨柳。这位北重集团掌门人没能拿到刘必定手上的股权,又极不希望即将打起独立大旗的孙和平拿到这两亿一千万法人股权,也有可能指挥旗下资金大举入场,促使刘必定再次大幅度提价,杀得孙和平一个透心凉,让孙和平最终知难而退……

  次日开盘前,召开例行的工作晨会时,祁小华仍想着希望汽车蹊跷的涨停,眉头紧皱,一脑门官司,却没把话题主动在会上抛出来。

  在这黑暗时刻,首席分析师卜东阳保持着乐观和自信,认为股改的启动在宏观上为中国股市提供了一轮大牛市的坚实基础。从技术层面看,大市也在构筑大底,筑底后将反身上攻。公司自营盘经理陈红没这么乐观,发表意见说,股改本质上是重大利空,流通盘超常规扩大,势必要导致大盘继续下沉,下一步将见600点。因此,现在要抛开大盘做异动个股,在某些个股上制造局部牛市,比如希望汽车。

  祁小华眼睛一亮,哎,陈红,你就说说这个希望汽车吧。

  陈红说了起来,希望汽车股性活,曾是宏远系的看家股。宏远系垮了后,尤其是我们大肆出货后,股价先暴跌后阴跌,竟跌破了净资产。破了净资产后,引起了我们的密切关注。最近有消息说,国际机械装备巨头JOP在和正大重机秘密谈判,准备收购正大重机……

  晨会结束后,祁小华才问陈红,希望汽车涨停是不是你们制造的?陈红摇了摇头,没您指令,我们哪敢啊,我也是盘后发现的。祁小华迟疑道,我们自营盘这阵子进了近一千万股吧?是不是趁机出掉一部分呢?陈红说,我的意见恰恰相反,不是出,而应该进,它有控股正大重机,被外资变相并购的概念哩,而且股价现在并不高啊。

  祁小华想想也是,心一横,好,那就跟进吧,注意跟进节奏。

  从自营室回到办公室,刚打开电脑,孙和平就来了个电话,开门见山问,祁小华,你和汉江证券方面是不是对希望汽车股票动手了?

  祁小华道,哎呀,孙和平,你咋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你北柴又不准备借壳上市,我要这种冷门股干啥?我们又不想入主正大重机!

  孙和平说,那谁在大买希望汽车啊?妹妹,你帮我分析一下。

  这时,沪市已经开盘,开盘点位1009点,希望汽车又是一个涨停板,涨停价是四元二角七分,集合竞价成交十二万股,涨停位置挂着五百多万股。祁小华看着盘面,不动声色对孙和平说,我也注意到了这只股票的异动,但真说不准谁在买?会不会是正大重机那边发动了反控股?或者是私募、游资炒你们的借壳概念?要不北重进场了?

  孙和平说,正大重机不可能搞什么反控股,不瞒你说,我现在就在K省正大重机公司里,正在他们任总的陪同下视察生产线呢!

  祁小华又敏感起来:如果JOP入主正大重机是真的,孙和平就不会呆在正大重机。希望汽车的这两个涨停会不会是哪方高人做的局啊?资本市场的故事总是充满惊险,充满悬疑,让人听得悚然不已。

  孙和平又说,我估计杨柳也不会让北重集团在股票市场上和我开战,他真想拿控股权,可以再向刘必定加价嘛,妹妹,你说是吧?

  祁小华完全失去了判断力,心里唯有惊疑和不安,敷衍说,也许是市场游资的袭击吧?孙总,你也别太着急,我们再观察几天吧!

  如果没有JOP的外资收购事实,她是不是该把已下达的命令收回来呢?放电话,祁小华极度不安起来,在心里不断这么问自己。股市熊到今天,公司自营购入的股票大都套牢了,手上的资金子弹已没多少了,万一吃了圈套被关到希望汽车里,她可真不好向金总交待了。

  然而,希望汽车的盘面却也怪,涨停上的巨大买单没撤,一直是五百多万股。这说明就算做局人家也做得信心十足,现在根本不是她想不想被关进去的问题,而是能不能抢进去的问题。于是压在电话上的手几次要拨电话,又几次中止了,最终没向陈红下达反手做空的新指令。熊市中这难得的机会必须抓住,甭管谁在买进,她都得跟进。

  这时,电话又响了。竟是本市《人民证券》报总编于文发的。

  祁小华心里不由一惊,马上敏感地想到,这位老总该不是为北方重工股改兴师问罪的吧?王小飞前不久打着杨柳的旗号找过她,和她达成了一项秘密协议:只要汉江证券客户投股改赞成票,北方重工就对汉江证券进行奖励,每股赞成票奖五分钱。这一来,汉江证券就意外地多收入二十几万元,也能给在熊市中饿绿了眼的员工们发点奖金补贴了。可这于文发却以中小股东代表自居,自从股改开始后,就让手下记者四处抓这种负面新闻,将其称之为“投票门”。仗着手上掌控着一张证券报纸,四处找“卖票”券商机构的麻烦。对这样的主,可不能怠慢,于是,没说话先送上了一串笑,哟,于总,咋想起我了?

  于文发说,哎,祁总,你们咋回事啊?北方重工中小股东准备联手和大股东博弈一场,纷纷委托我们《人民证券》投反对票。其它证券公司都支持,起码也不反对,咋就你们汉江证券要反对阻挠啊?!

  祁小华强做镇静,哦,是这事啊!那我解释一下:北方重工对股改很重视,和我们沟通过,我们考虑它是本地重点上市公司,就建议一些小股东委托我们投赞成票,这也仅仅是个建议嘛,就像你们建议股东委托你们投反对票一样。觉得凭《人民证券》征集的那点反对票侈谈博弈几乎是个笑话,便又问,哎,于总,你们征集多少反对票了?

  于文发说,这是机密,现在不能告诉你!能告诉你的是,这一次我们准备在北方重工上做篇好看的大文章,进行一场真正的博弈!

  这种蚂蚁战大象的博弈,股改后已发生了十多起,《人民证券》参加了其中的三起,每次都征集投票,却无一成功,这总编真幼稚。

  祁小华便笑着调侃,于总,您和《人民证券》真是中小股东的杰出代表啊,屡战屡败,屡败还屡战,这又瞄上北方重工了?哎,我给你投篇寓言稿咋样?题目叫蚂蚁和大象的博弈。一群斗志昂扬的蚂蚁决定干掉大象,打着《人民证券》的旗帜,发誓掐断大象的脖子……

  于文发没容她再说下去,停,停,祁总,你也怀疑股改博弈吗?

  祁小华断然道,我当然怀疑,小股东一盘散沙,你们省点事吧。

  于文发叫了起来,看看,这就是问题实质所在!怪不得大家都说对价博弈是假的,是个大忽悠,原来连你这证券公司老总都不相信!

  祁小华道,本来就是大忽悠嘛,你有那劲,不如多拉点广告了!

  于文发硬梆梆说,广告我要拉,股改博弈也得搞。祁总,别陷入投票门啊,真陷进去了,别怪我不讲情面!我相信,众多蚂蚁总能掐断一两只大象的脖子,也许这只大象就是北方重工!先向你们透个底吧:这次有位神秘而厉害的蚂蚁参战了,你等着看我们的报纸吧!

  祁小华本想问:这神秘而厉害的蚂蚁是谁?于文发却挂了电话。

  这该死的东西,明白警告她和汉江证券哩。杨柳和王小飞手上的五分钱看来不好挣啊,被于文发和《人民证券》抓住把柄就惨了。便到楼上金总办公室,把于文发的电话说了说。金总听罢,牙疼似的抽了半天气,骂了句脏话,才苦着脸说,杨柳是你老同学,咱该帮的忙照帮,不过别要那五分钱了,让你老同学看着办吧!给咱发点实物也行啊,都穷得揭不开锅了,昨天又有四个员工到我这儿辞了职。祁小华知道,这阵子饿跑的业务骨干不少,金总日子也不好过,便应了一声,准备离去。这时突然发现:金总电脑上竟也是希望汽车的K线图,便说了句,今天我让咱自营室继续跟进了。金总“哦”了一声,我正要和你说呢,我把你的指令取消了。指着电脑屏幕,你看看,封涨盘这么多,今天咱或者买不到,真让咱买到了,可能就是阴谋啊。